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20:31

时间如流水,转眼间就进入到10月份了,10月份有哪些小说值得大家一看呢?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就是由女频小说的专业大神蓝小汐所写的《怎奈余生只爱你》,小说感人至深,情节连贯紧凑,小说主角顾安然沈墨寒也是个性凸显,各类配角也是有着非常鲜明的特征,喜欢这类都市虐恋小说的小伙伴们不要错过了哟!快来看看吧!

怎奈余生只爱你

推荐指数:8分

《怎奈余生只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怎奈余生只爱你第20章 她吻了他

顾安然接过酒杯,看着又被减了一半的报纸,疑惑的盯着叶司承,才这么短时间他就忘记了吗?

可恶!她的整个脸颊都红扑扑的,这酒的确够烈,宏博的同事们都知道顾安然的酒量差得人神共愤。

叶司承对她的疑问视而不见。两人站得更紧近了,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从他身上发出的丝丝冷气,他在生气?为什么生气?明明答错的是他!

主持人:“第四题:现在最希望对方做的事情是什么?”

顾安然想也不想赌气的回答:“微笑!”

叶司承冷然而霸道的说:“吻我!”

顾安然震惊的瞪着他,疯了疯了!她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下吻他。

她凝视着他幽深的眸子,阳光下的他周身仿佛铎了层金边,雕塑版完美儿深刻的五官俊朗性感,薄薄的唇娇艳诱人,让人想要一口咬住,细细的品味。

酒劲上来,顾安然浑身燥热,她醉眼朦胧的看着叶司承,她是不是以前就见过他?

女友契约第65条,只要不违背伦理道德,男方的要求女方需无条件执行。

围观的人群里发出赞叹的呼声,有人跟着起哄“亲吻!亲吻!”

主持人也配合着将游戏推向高潮:“哇哦!我们是不是应该成全26号男嘉宾的愿望呢,来,让我们一起说:吻他!吻他!吻他!”

夏风吹乱了她的秀发,也吹乱了她的心,她对他有种情不自禁的向往,是捉弄还是是惩罚已经不再那么重要。

他们之间只有十厘米的距离,只要她往前买出一小步……

叶司承静静的等着,只要你肯迈出一步,接下来的那九百九十九步全部由我来走完。

赛场上出现了胶着状态,顾安然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观众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主持人正要打圆场,顾安然突然往前迈了一步,确切的说她是被叶司承拉了一下,身体撞进他坚实的怀抱,她下意识的抱住了他的腰,四目相对,是谁意乱情迷?

她迷茫着醉眼,踮起脚尖在叶司承的脸颊轻轻吻了一下。

浓浓的酒香混合着她的味道刺激着他的触觉和嗅觉,她柔软的嘴唇蹭得点起了他的渴望。

只这么一下,叶司承却仿佛受到了巨大的鼓励,灼灼的目光不敢置信的盯着她,刚才她竟然……

顾安然眼中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她显然醉了。

她扯着叶司承的领带笑眯眯的瞪着他,焦距却有些散乱:“好好吃,像……恩……巧克力,棉花糖,恩……不对不对……像什么呢,我再尝尝。”

她调皮得像个不谙情事的小女孩,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嘴里散发着香甜浓烈的酒气,眼中五光十色……

她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摩擦着他的身体。

该死,这只小妖精!

他的欲望仿佛即将喷薄而出的岩浆汹涌翻腾着,涨得他生疼,他低咒一声,打横抱起他大步朝村长家走去。

她扯着他的领带徐软无力的说:“放我下来,我要下来!我要答题!讨厌……”

她不动还好,这么一动叶司承差点忍不住当场把她给办了。

他把她甩在床上顺势将她压在身下,她不安分的扭了扭身体,他的身体立马有了变化,眼底的火焰熊熊。

他说:“这是你自找的!”

他不是圣人,而且他是真的想要,不是玩玩,也许,如果是她,他可以……走出过去。

她像只无辜的小兔子:“我……难受……好热,呜呜……”

他困住她的手脚:“丫头!”

她怔怔的歪着脑袋看他:“丫头?沈墨寒……哥哥?”

她眼中升起一层水雾,眸子亮的如钻石一般,“不对,你不是他,你是同性恋,你应该去找赵暖暖。”

他不知道她口中的赵暖暖是谁,是男是女是人是妖,他只知道自己涨得发疼,他忍不住了!

他一边吻他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安然,乖,哥哥疼你!”

冷冰无情生杀予夺的叶司承竟然说出如此哄骗手段,高高在上霸气凛然的叶大总裁不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

顾安然嚷嚷着还想说什么,却被叶司承一下子封住了嘴,手下的触感让他浑身兴奋的直颤,原来他的身体还保持着三年前对她的记忆,那种清晰的快感被完全唤醒。

他疯狂的吻她,身体强烈的渴望着她,恨不得立刻将她狠狠占有。

他伸手探入她的裙摆,她不由自主的发出难耐的低吟。

他不再压抑自己……

熟悉而陌生的契合,依稀三年前那晚。

他更加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这个认知让他更加兴奋,吻得更加炽烈缠绵。

他轻轻唤她的名字:“安然,看着我。”

他要她知道他是谁,他要她看清他们正在做什么,他要她明白他到底想要什么,而且他要的不止这些。

他要她的人,更要她的真心。

原来她早已在他心里扎下了根,那个纯洁可爱,柔弱而又倔强的女孩子,那个坚强、果断、干练、冷静的女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保护她、拥有她。

他的吻纷纷落下,声音轻柔而暗哑。

顾安然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她睁开朦胧的醉眼,看到那张英俊的脸,他健壮的肌肉上渗出了汗珠,眼神深邃如海。

“安然,我是谁?”他问。

“你是……”她颤抖着承受着一阵阵酥麻,脸颊绯红,醉意未退。

“我是叶司承,安然,喊我的名字。”

“叶……司承,唔……”她的呼喊嘤咛被模模糊糊的封住,心不知道为什么隐隐作痛。

叶司承动作更加猛烈,眼前的情形和三年前的情形相互重叠,那个纵情的夜晚,那张熟悉的面孔,那双倔强的眼神,那张红艳的唇。

三年前他因为被女友伊茜抛弃心情不爽遇见了她,放纵了一晚。

那么现在呢?

顾安然泄得一塌糊涂,挣扎的力气渐渐变小,叶司承终于放开她的唇:“记住谁才是你的男人。”

叶司承强壮有力,弹药充足,每次发泄完之后也不愿退出,就这么紧紧抱着她,休息一会——又精力百倍的重新开始。

他来来回回差不多折腾到太阳快要西下才放过她。

她其实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已经醒得差不多了,白酒的后劲大,她脑袋晕晕的,身体跟散了架似地。

他眼光深邃而饱含深情,他愉悦的和她享受雨水之欢乐,她很确定,她酒后乱X了!

顾安然躺在叶司承的怀抱里懒懒的不愿动弹,是什么心情呢?说不清楚,后悔吗?没有。

她已经不是什么纯洁的善男信女,从她想要复仇的那一刻起,她已经不纯粹了,还有什么能比男友背叛,家破人亡更让人难以承受的呢?

叶司承吻着她问:“后悔吗?”

顾安然愣了一下,微微摇头:“不后悔……”

做了就不后悔,任何事情她都是如此。

他开心而灼热的望着她,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变化,连忙推开他:“饶了我吧,好累。”

他抱得却更紧了:“安然,我很开心!”

他很开心?一般酒后乱X或者419之后不是应该这样说的吗?

一般情况下男人会说:“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2017注册秒送金骂:“混蛋!你这个混蛋!”

或者是,男人无可奈何:“对不起,我……我会负责的。”

2017注册秒送金不屑道:“得了吧你,大家只是玩玩,各需所求,何必太当真!”

什么叫我很开心?这么诡异的话怎么能从霸道冷酷的叶大总裁嘴里说出来!

顾安然确实累得不行了,竟然没有注意到叶大总裁的话是多么的温柔亲昵。

她昏昏沉沉中感觉有人抱着她进了浴室,为她细细的清理着身体,为她打上泡泡浴,把她揽在怀里,还一遍遍的说着什么。

她没有听清,因为温热的水温舒服的“靠垫”让她抵制不住睡觉的念头,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老村长的四合院外不远处的柳树下,一个英姿挺拔的男人靠着柳树枝干闲闲的望着天边的残霞。

他的十指和中指间的烟灰积了长长的一节却依然没有落下,星辰般的眸子里映着夕阳的余晖,有些落寞,有些孤独,有些怅然,还有些淡淡的温柔和不甘。

萧慕寒不远千山万水的追来了,却看到她柔柔的依偎在别的男人的怀抱,他嫉妒的快要疯了!

赵龙涛和周凯怎么都压不住他,最后干脆一棍子将他打闷了,如果不这样他恐怕非宰了叶氏总裁不可。

他吸了口烟,弹掉烟头的灰烬,心里刀割一般的疼。

顾安然,这算是对我的惩罚吗?你怎么离我那么远,我要怎样才能走近你。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