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7:32

长久的国庆假期结束啦,新的工作生活又开始了,在闲暇之余快来看看小编推荐的小说提提神吧!这次给大家推荐的小说是写手大神姬无命所写的一本都市虐恋小说哦,小说名字叫做《都市恶人行》。小说主要讲述了小说主角张君姜鱼的故事,目前连载中。喜欢的小伙伴不要错过了哟!

都市恶人行

推荐指数:8分

《都市恶人行》在线阅读全文

都市恶人行第6章 把这玩意儿给吃了

韩方南想起了五年前张君留在他身上的伤痕,这伤痕像刺一般时常扎在他的心里。加上昨天出去办事的兄弟们发回来消息,绑了那个景泰高科的美女总裁,却在半路上被这张君横插了一杠子,所有的计划都宣布告吹。

这可算是旧恨加上新恨,今天他韩方南要是不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还怎么有脸面在这T市混下去。

他翘起二郎腿冷笑道:"你张君是想给这女孩出头对吧,可以,今天你昔日的小弟刘成俊也在这里,就给我做个见证,给我跪下来磕三个响头,你过去留给我的伤,我也不计较了。咱们以往的恩怨也一笔勾销。"

张君不怒反笑:"韩方南,谁给你借的胆子,敢对我这么说话了。我张君当年能挑断你的手筋,今天也能挑断你的脚筋。"

韩方南嘭地一拍茶几站了起来,指着张君怒声说:"你不是仗着你自己手脚利索能打吗?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就能请到比你还能打的人。"

他翘起大拇指向后指着说:"我身后的这两位,是从国外请来的,都是当过雇佣兵的人,今天收拾你张君绰绰有余。"

站在韩方南身边的刘成俊假意上来劝和:"韩总,君哥之前对我有恩,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两位就不要针尖对麦芒了。"

这番场面上的话说完以后,刘成俊又俯在韩方南耳边低语:"今天的事不要和他硬杠,毕竟我以前曾仰他鼻息,等离了这个地方,你不管用什么方法报仇,都和我无关。"

韩方南今天认定自己要把张君拿下,也不会在意刘成俊这么一个小小的地产商的面子,横推了他一把:"一边儿去,这货刚出来就坏了我一桩大事,今天非收拾他不可,谁他妈说话都不好使!"

韩方南说这话意有所指,他刚出狱做了什么事情,不就是在省道上救了一个景泰高科的女总裁吗?这家伙话里所透露的意思不就是说,那绑架案是他主使的。

这家伙说话滴水不漏,就算让张君知道了也没任何证据。

张君冷着脸肃然说:"韩总,你不是要找场子吗?今天我给你这个机会。"

他话音刚落,韩方南伸手从茶几上抓起一盏水晶杯,用力地掷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霎那间从两边的走廊里跑来五六名汉子,把包厢们堵了个严严实实,这可算是实实在在的摔杯为号。

张君低头翘起嘴角,怪不得这家伙一副吃定他的样子,原来是早有准备,他怎么会事先知道我会出现在这苏荷酒吧,想必是从刘成俊嘴里得知的罢。

他心中不由得感慨,昔日跟在他身后的小兄弟越来越有出息了,毫不犹豫就能将自己出卖。

把自己置身事外的刘成俊慌忙向张君辩解:"君哥,这事儿我事先不知情,我要是知道,怎么敢把你带到苏荷酒吧来?”

张君没拿眼睛去瞟刘成俊,低头对蹲在地上的女孩说:“妹妹,离开这个地方躲一躲,别到时候溅你一身血。”

女孩抬起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说:“大哥哥,对不起,我不想让你因为救我赔上你自己,你快跑吧!”

张君轻松地笑了笑:“这不是你的错,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你走吧。”

站在韩方南身后的一名壮汉突然开口说:“这是韩哥看中的2017注册秒送金!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放她走!”

只在这霎那间张君突然暴起,一个飞腿正中那壮汉的侧脸,使他整个人横飞出去,把韩方南面前的玻璃茶几砸了个粉碎。

另一个家伙脸色大变,迅速掀开西装下摆,从腋下掏出手枪对准了张君。

张君冷然一笑,伸手抓住了手枪的枪身,猛力一拉,上膛的子弹从抛壳口飞了出来,再迅猛往前一推,枪机、撞针和弹簧被拆卸下来,哗啦啦掉落了一地。

这壮汉惊慌地松开枪柄,后退半步抬腿朝张君踢来,张君握着枪身对着他膝盖上穴道狠砸下去,顿时发出了惨叫声,捂着膝盖跪倒在地。张君随即一个飞腿横扫,将其侧身掼倒在地,这家伙络腮胡子的脸颊蹭满了玻璃渣子,鲜血突突地往外直冒。

守在门口的汉子们都倒吸了口凉气,看着都特么的疼。

这两个家伙不是韩方南胡吹,真是当过两年的境外雇佣兵,还在异国他乡的地下拳场打过黑拳,端的是凶神恶煞。韩老板为此还付出了每月十万美金的报酬,专门请他们两个来打压出狱后的张君,结果被人家一个照面就放倒了。

张君把脚放在昏厥的壮汉身上,轻轻地掸了掸脚面上的灰尘,回头对守在门口的汉子们说:"谁的手痒痒,想过来切磋一下,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这些家伙面带惧色全部后退了半步,稳如泰山坐在沙发上的韩方南本来还挺镇定的,但此刻那戴着金劳的右手不由自主哆嗦起来,慌忙赔着笑脸说道:“君,君哥,哈,刚才只是给你开的一个小玩笑。”

韩方南比张君大了五六岁,嘴里叫起君哥来,脸上说不出的尴尬。

“玩笑?呵,我也跟你开个玩笑。"张君蹲下.身从地上捡起一片被打破的高脚杯,伸到了韩方南的嘴边:"把这玩意儿啃吧啃吧吃了,我就是当你是开玩笑。"

这玩意儿哪能吃啊,吃到肚子里把胃都扎破了。

韩方南苦涩地抬起笑脸:"君哥,我不是开玩笑,我只是想试试君哥的功夫有没有长进,所以给你找了两个陪练。"

张君弯下腰凑近他的脸,和颜悦色地说:"是吗?功夫这种玩意儿,是杀人技,不能胡乱试,会、出、人、命、的。"

说这番话的时候,张君用手拍着韩方南的脸,把他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的尊严和自信,又重新拍进了凡尘泥土中。

站在旁边的刘成俊心中感慨,张君不愧是张君,骨子里的那种霸道和悍性,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他本来想借着韩方南这棵大树,彻底消除张君带给他的那种阴影。但现在看来,这家伙完全不够看,已经被张君打压得没有了脾气。他应该去寻找更可靠的靠山。

"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吃下这半个杯子,第二,我再挑断你一根手筋。"

"不许动!乖乖站起来。"他的身后传来女警姜鱼清脆的声音。

张君无奈地撇了撇嘴,这小片警丫头,来得真是时候。

姜鱼在他身后双手平举着枪,怒声说道:"张君,我怀疑你对他人使用暴力,刚出狱没两天,老毛病就犯了对吧。"

围在包厢门口的那些汉子,全都配合地蹲在地上用抱着头,韩方南也面露喜色站起来,可算是来了救星了。

"警察同志,你可要替我做主啊,他要强迫我吃下玻璃杯,如果不吃就要挑断我的手筋。"

姜鱼不耐地横了他一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抱头蹲一边儿去。"

这帮人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滚刀肉,怎么会怵一个刚上岗的小女警,只是今天这场面,姜鱼的出现恰巧解决了这些人的困境,就像斗兽棋一般,偏偏她就能克张君这个煞神。

姜鱼把手铐从腰间解下来,递给张君:"自己拷上,跟我到局里走一趟。"

张君没好气地点点头,一边说道:"我昨天才帮你阻止了一起绑架案,像这样的良好市民,到哪里去找。"

"别跟我贫嘴,到了局里再说。"

张君回头对躲在角落里的刘成俊说:"你就在这里等我,待会儿回来还有事儿要问你。"

姜鱼刚领着张君从苏荷酒吧里走出来,一个女孩脆脆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警察姐姐,刚才不是那样的,刚才是那个老板动手调戏我,这位大哥哥出头帮了我。"

姜鱼回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双目清澈的女孩问:"你叫什么名字,刚才在酒吧的时候怎么没有说?"

女孩怯生生地说:"我叫唐宁,因为我在酒吧里上班,不能得罪老板的贵客,所以只敢追出酒吧来说明真相。"

张君的内心有些小感激,这小姑娘不错,知恩图报,她明知道自己惹不起那帮人,却也甘愿跑出来给他澄清。

他举起手铐说道:"这下真相大白了吧,可以把手铐给我解开了吧?"

姜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你见义勇为可以,但是记住不要过当。要是让我抓住你干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绝对不会轻饶你。"

姜鱼给他松开手铐,转身离去。

唐宁走到张君的跟前,抬头感激又钦佩地看着他:"谢谢你,大哥哥。"

张君点了点头说:"女孩子最好不要在这种地方工作,你得学会洁身自好。"

唐宁的眼中闪过一丝湿润,性子要强的她不愿意让面前的这这个男人误会。

她的家里有些困难,父亲和黄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才供出她这么一个大学生。今年夏天父亲从家里打来电话说,弟弟身患重病,家里不但不能给她提供学费,还希望她能想办法给弟弟凑点钱。

为了帮父亲分担一下压力,她不得不穿上了暴露的短裙,来到这苏荷酒吧打工。对于女大学生来说,这里的收入相对是最高的。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