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7:30

主人公叶深简宁的小说叫做《一诚意心苒》,小说讲述了:简宁想按关门按钮已经来不及了,三个护士冲上来,有两个左右架着她的胳膊,剩下一个,对着自己的手臂就是狠狠一针……

一诚意心苒by南音在线阅读

第1章 你跳,我看着

怀孕八个月,简宁逃跑八个月,如今看到叶深,她知道自己再也无处可逃。

“谁的野种?”

冰冷无情的声音像是把利剑,猛然插进简宁心里,翻搅的鲜血淋漓,她苦笑。

隐婚七年,她足不出户困在家里,孩子还能是谁的?

“是你的,阿深,他是你的孩子。”

“我的?”叶深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让简宁的心瞬间揪紧。

“既然是我的孩子,那你跑什么?”

“...”简宁咬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该怎么说?难道说她子宫壁薄,不能再流产了?

“又不是第一次流了,”叶深没功夫跟简宁废话,将手慵懒地插在裤子的口袋里,漫不经心地说,“打掉,你就还是叶太太。”

“不,阿深,我不会打掉他的,不会!”

简宁惊恐地向后退,很快就退到了天台的边缘,退无可退。

“想我动手?”

叶深吐出一口烟圈,一步一步地向向她逼近,在距离她大约三步远的位置时,简宁猛然站上天台的边缘,孤注一掷地嘶吼。

“阿深,别动孩子,只要你答应我别动孩子,我立刻下来!”

七年时间,她以为叶深到底对自己有点感情,可叶深没有。

他的脸上没有不舍,没有犹豫,只有一片冰冷,以及唇角戏谑的弧度。

简宁突然有些想笑,她抬头望向阴暗的天空,鼻尖酸涩,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宝宝,妈妈真的好想带你看看这个世界。

风凌冽地刮着,她颤抖着跨出左脚,却听见身后男人毫无感情的声音。

凉薄,讥诮,带着不屑一顾的冷漠。

“你死了,我会叫人在监狱里好好关照你弟弟简易,黄泉路太孤单,我不忍心你一个人。”

什么??

简宁像是被雷劈中,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刚伸出的脚僵住。

是啊,她怎么忘了,今天她冒险出来,就是为了接下午出狱的简易。

她已经连累了简易一次,难道还要害死他吗?

叶深,你够狠!

趁这个空档,叶深立刻将她从天台边缘扯下来,一只手狠狠地掐着她的下颚,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只手轻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别哭,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因为,你不配。”

下一刻,简宁便被叶深狠戾地推在地上。

砰!

她的头狠狠地磕在地上,没等她反应过来,叶深高大的身躯便欺身而上。

男人指尖的冰凉让简宁打了一个哆嗦,她吃力地抵着他的胸口,低声哀求。

“别这样,阿深,我求你别这样....”

简宁泪眼朦胧的样子让他心头烦躁,尤其是她浑圆的肚子,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曾被别的男人肆意拥有过的画面。

叶深满脸阴沉,将她翻转过来,不再看她的脸,反剪着她的手,轻哼一声。

“简宁,你这么喜欢折腾,我满足你。”

对简宁,叶深从不心慈手软,这一次,也一样。

但无论她被怎么折腾,她的双手都紧紧地托着自己的腹部,不停地安抚。

而肚子里的孩子也像是感知到了她的抚摸,时不时动一动让简宁安心。

简宁的不专心让叶深眸色渐深,越发加重挞伐的力度,可无论他如何狠戾,身下的2017注册秒送金就是一声不吭!

他突然觉得无趣,放开那个满脸隐忍的2017注册秒送金,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用纸巾擦干净手,这才后退几步,转身到不远处打电话。

简宁扶着栏杆,强撑着站起来,趁他背对着自己的空档,想都没想,抬脚就朝天台楼梯口,跌跌撞撞地跑过去。

第2章 要你陪葬

天台门被她反锁,她步履蹒跚地走进电梯,按下通往车库的楼层键,心仍然控制不住地狂跳。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居然敢在叶深的面前逃走。

叮!

电梯门打开,通向的,却并不是车库。

简宁想按关门按钮已经来不及了,三个护士冲上来,有两个左右架着她的胳膊,剩下一个,对着自己的手臂就是狠狠一针。

冰凉的液体扎进她的身体,就像扎进她的心上。

恍惚间,她听到一声冷笑,叶深的冷笑。

叶深,他什么时候从天台下来的?

简宁呆滞地盯着他,而叶深同样也在看她。

就在一群医护人员之间,目光淡漠地注视着她,就像是在注视一个毫无还手能力的蝼蚁。

那样冰冷的眼神,将她从里到外都冻的彻彻底底。

没等她回神,护士已经将她拖进手术室,抬着她的腿就要往手术台上架,简宁拼命挣扎着,眼角赤红地嘶吼。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是犯罪!你们这是杀人!”

“简小姐,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孩子畸形,叶先生已经决定引产,长痛不如短痛!”

“什么畸形?谁说我的孩子畸形??我前天才做过产检,孩子好好的,孩子很健康!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简宁肝胆俱裂,居然猛地挣开护士的钳制,拿起手术台上的手术刀抵在自己脖子上,声嘶力竭地吼。

“谁敢动我孩子!谁敢!”

所有人都被简宁这股气势震住,面面相觑,一时间顿住都不敢上前。

“让开!通通让开!”

简宁一手用刀抵着脖子,一手挥开想要靠近她的人群,有血液顺着刀刃往下滴,可她却像是不知道似的,拖着沉重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往手术室外走去。

汗,一滴一滴从她的额头滑下。

简宁只感觉小腹一阵一阵的坠疼,拿着手术刀的手不停在抖,眼前的景象也如同打上雪花,一阵一阵闪着白光。

坚持,再坚持一下就好....

简宁咬牙强撑着,却听到一声惊呼。

“小宁,你这是干什么!”

听到这声呼唤,她的眼眶瞬间通红,她眼前模糊着,紧紧地攥着来人的手,低声哀求。

“云柔,你来就好了,带我走,阿深要杀我的孩子....”

“小宁,别这么激动。”苏云柔温和地笑着,抬手握住她抓着刀的手,紧接着,凑到她耳边,用仅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杀就杀呗,之前你流掉的那两个孽种炖的汤一点都不够喝,这个正好足月了,还能给我补一补。”

什么?她,她说什么?

简宁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来不及反应,就见苏云柔握着她拿刀的手,往自己身上扎,边扎边惊慌失措地喊。

“小宁,你干什么,不要冲动!”

砰!

混乱之下,苏云柔放开她的手,重重地跌在地上。

而简宁眼睁睁地看着汩汩的鲜血从苏云柔的双腿间流出来。

“简!宁!”

她终于看到了叶深脸上出现了除冷漠以外的其他神情。

惊惶,恐惧,还有彻骨的恨意。

小腹的抽痛更加明显了,简宁的脑子嗡嗡作响,似乎有什么在狠狠地下坠。

陷入黑暗之前,她听见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简宁,如果云柔有事,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陪葬!”

男人抱着苏云柔转身离去,而简宁两眼一黑,陷入昏厥。

第3章 还不动手

“不要碰我的孩子!”

简宁从昏迷中惊醒,一睁眼,就看向自己的肚子,她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还在,她的孩子,还在!

可她的庆幸没有持续几秒,视线就触及到病床旁叶深那张阴云密布的脸。

昏迷前的事瞬间历历在目。

简宁满脑子都是苏云柔那句骇人听闻的话,浑身冷汗,死死地捏着被子裹在身上,犹如困死的兽,开口便说。

“阿深,是苏云柔她自己摔倒,她还把我们的孩子……”

啪!

她的话没说完,一个录音笔猛然砸在她身上,她的声音从里面播放出来,恶毒而又凶狠。

“苏云柔那个贱人敢抢走我的老公,我就弄死她的孩子!千金大小姐?我呸!”

居然是她的声音!

简宁彻底懵了,想都没想地开口。

“怎么可能?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句话!”

听到她矢口否认,叶深心底压抑的怒火彻底爆发,他狠狠地按着她的肩膀,手指似要穿透她。

“简宁,简宁,铁证如山你还不承认,云柔对你有恩,你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

她这才回过神来,拿起那只录音笔,慌忙解释。

“不是我,阿深,录音一定是伪造的,我根本就没说过这句话!你相信我!”

“还在装?”

叶深冷笑一声,他捏着她的下颚,力道又重又狠。

“要不是专家的鉴定,我还真会被你楚楚可怜的样子给骗了!你故意打电话引云柔到医院,又费尽心思安排记者,不就是想公开你叶太太的身份,让云柔背上小三的骂名,一箭双雕吗?”

简宁满脸错愕。

“什么故意引云柔来,什么记者,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不明白为什么不过短短几小时,所有的事情都天翻地覆。

可即使如此,她简宁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

简宁忍着肩膀的剧痛,目光悲切而又坦然,“阿深,我嫁给你七年,七年时间,为什么我非要熬到现在才做这种杀敌一百自伤八十的事?”

叶深皱眉,手上的力道渐渐放松,简宁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可没想到下一刻,他转身就将护士叫了进来。

当那些冰冷的仪器被推进病房,简宁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冻僵,就连呼吸都带着寒气。

砰!

七年了,她第一次跪在叶深面前,挺直的背脊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连呼吸都带着疼。

“阿深,你不是一直想离婚?我同意,我净身出户,不要叶家一分一毫....”

“阿深,你不是一直讨厌我的纠缠,我保证,只要你放过我的孩子,我一定滚,滚的远远的,永远消失在你面前....”

简宁的恳求越来越没有尊严,却让叶深越来越烦躁,他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低斥道。

“你的傲骨呢?简宁,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

简宁的头更低了,死死地护着自己的肚子,声音暗哑。

“叶先生说像什么就像什么。”

“好,好的很!”

简宁这样没脸没皮的样子刺红了叶深的双眼,他陡然暴怒,掐着她的手,一下就把她从地上拧到床上,紧接着,转身对两个噤若寒蝉的护士下令。

“还不动手?”

简宁狠狠地咬在叶深控制自己的手背上,血腥味立刻冲上鼻尖,可叶深仅仅是眉头微皱,继而,便示意护士继续操作。

“啊!”

眼见针头插进自己的身体,简宁控制不住地悲恸出声,她动的太厉害,针头在血管里来回捅刺,根本无法完成输液。

“别动我的孩子,求你们别动我的孩子!”

第4章 原来,是这样

按住她手臂的护士眸光微闪,开口说道。

“简小姐,你误会了,我们是来给你保胎,不是给你流产的。你受了刺激,差点早产,叶先生才安排我们给你输营养液调养身体,你想想,如果我们真要给你流产,为什么不在你昏迷时候做?”

简宁愣住,呆滞地看向叶深。

可那张脸,仍旧一如既往的冰冷,哪里有半点温情和关心?

果然,下一刻,简宁听到他说。

“我说过,不会让你死的太痛快。”

语毕,叶深终于放开对她的钳制,用消毒湿巾擦过刚才碰过她的手,转身大步离去。

简宁怔然地注视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缓缓闭上双眼。

没事的,简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至少孩子还在,至少他对她不是彻底的无情无义。

简宁安慰自己,等孩子情况稳定下来,她就想办法逃出去。

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却根本不敢睡。

刚才护士的话提醒了她,她必须保持清醒,时刻清醒。

咔哒!

病房的门被打开,她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似乎是给她换药的护士。

“这年头真是小三上位,正妻遭殃,我那天看监控,明明是小三握着简小姐的手,自己把自己孩子作没了,子宫也给摘除了,可这叶先生居然要把简小姐的孩子,送给小三,那孩子还能活吗....”

简宁浑身一震,差点从床上惊坐起来,藏在棉被下的手,死死地握着。

“小声点,想给自己惹事是不是?我听八卦说,当初是简小姐用手段拆散叶先生和苏小姐的,严格说起来,简小姐才是小三...”

“可护士长,就算是这样,等孩子生下来就做子宫移植也太过分了吧!先不说生产后的子宫根本没恢复,做了也是白做,而且手术过程十有八九会大出血,那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哎,子宫移植本来成功率就低,全世界也没几例,还不是看苏小姐哭的凄凉,存心给她出气,人死在手术台上,大不了赔点钱,这年头,有什么事情是钱解决不了的?况且听说这简小姐的娘家还指着苏家过活呢...”

“可护士长,我心里挺难受的,简小姐为了孩子命都豁出去,可那个叶总居然能狠心把他们母子都弄死,一个丈夫,怎么能这么狠心!护士长,干脆我们放简小姐走吧!”

“傻孩子,放走她,你来替?人命天生就有贵贱,这是别人的事,你瞎操什么心,你才刚工作,以后见的事多了,就知道明哲保身,别多管闲事。”

两个护士关上门走远,直到没人的地方,才用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带着恭敬。

“苏小姐,都照您说的,把事情全推到叶先生身上,您放心,这病人醒没醒我当护士这么多年一眼就看的出来,她一定听到了,收您的钱就一定给您办好事!”

.....

护士一关门,简宁才猛然地挣开双眼,她想坐起来,可发现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瞬间抽空,连动都动不了,只能睁大双眼瞪着天花板,死死地瞪着。

让她保胎,是为了拿她的孩子给苏云柔弄死。

让她输营养液,是为了子宫移植,好给苏云柔出气。

简宁!这就是你爱了十年的男人!这就是你不顾一切救过的男人!!

她的理智在崩塌,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要走,立刻就走,她不能让她的孩子死在他丧心病狂的父亲手上!

简宁抬起手狠狠地扇在自己脸上,终于找回半点力气,她颤抖着从床上翻下来,搬着板凳走到窗户旁边。

这里是一楼,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你在干什么!”

第5章 这笔交易,很划算

一声冷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继而,一阵呼啸的厉风扫过,她脖子一痛,意识,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这一次,简宁的梦境再也没有那些奋不顾身的回忆,只有一片空茫,寂灭的空茫。

她缓缓睁开眼,入目是叶深那张晦暗不明的脸,一张早就刻进她心底的脸。

可此刻,她却觉得陌生,无比陌生。

简宁望着他,突然笑了。

“叶先生,怕我死了,孩子和子宫就没用了?”

她麻木僵直的笑容,让叶深心头一跳,他皱眉,甩掉自己心头涌上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冷漠地拿出一份文件,扔到她面前。

“签了它,补偿随你开。”

捐献器官同意书。

简宁一页一页地翻过去,心变得越来越冷,唇角的弧度越来越深,“一条人命,一个子宫,两千万,叶先生不觉得有点少了?”

她笑着的样子让叶深心里的异样感越来越重,他眉头紧蹙,拿出一本支票簿,摆在同意书上面,冷漠的声音带着警告。

“这本,够了?”

简宁捂着眼睛,好像这样就看不见他施舍的表情,好像这样就能止住即将决堤的泪水。

她的眼,真的是瞎的,三年暗恋,七年婚姻,她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

他从来不是她的良人,他只是一个道貌岸然,杀人不眨眼的衣冠禽兽。

“叶先生,你真大方....哈哈哈...你真是太大方了,一本不限金额的支票簿我用几辈子,都用不完。”

简宁越笑越开心,笑的连泪都出来了。

叶深攥紧拳头,眉头死死地纠结在一起,嗓音暗哑着,“只要你签字,不光是你,你的弟弟,父母这一生都能荣华富贵,这笔交易,很划算。”

简宁点头,“划算....”

叶深愣住,他没想到简宁居然会这么听话,果然,什么跳楼,逃跑,不过都是欲擒故纵,为的就是多拿点钱!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简宁的配合明明才是他想要的,可为什么,他会这么生气?

思索间,简宁已经直起身子,左手拿着同意书,右手拿着支票本,又准又狠地拍在叶深脸上。

“划算个屁!”

四个字在空荡荡的病房里回响,瞬间烧红了叶深的眼,他眼底怒涛翻涌,视线却在触及简宁眼底蚀骨的恨意时,怔住。

她,恨他?

这样一个绵软温顺,甚至唯唯诺诺的2017注册秒送金,怎么会有恨?

“叶深,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感恩戴德?你是不是觉得,能被你叶深拿走子宫,抢走孩子,你还愿意给我补偿,我就应该知足,就应该听话??”

“我认识你三年,嫁给你七年,十年时间,就算是养条狗,也该有感情了吧!”

可叶深,我没想到,在你眼里,我和孩子的命连狗都不如,狗尚且有生命,而我们只是交易的货品,是你讨好苏云柔的工具!叶深,我想问你,你就不怕报应吗!”

简宁披头散发,怔然地看着眼前男人,眼眶干涩到连泪也流不出,嗓音撕扯着质问。

叶深被她这幅悲痛欲绝的模样震住,那沙哑的嗓音就像一把钝刀,居然轻而易举地砍在他心尖,闷疼。

“我告诉你,子宫我不会捐!孩子我也不会让你抢走!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简宁浑身颤抖着,嘶吼的几乎破声。

叶深压制着心头的火焰,沉声冷斥,“云柔因为你,子宫才会摘除,因为你,才会失去孩子,你别忘了,要不是她救你,十五年前你就死在了大火之中。这一切,都是你欠她的!”

因为她?

简宁想笑,“我欠她?苏云柔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十五年前,要不是她贪玩放火,苏家别墅根本就不会烧毁!她把我反锁在房间里,要不是我找到了钥匙,我早就死在别墅里!”

隐忍了多年的委屈彻底爆发。

“要不是我父母都在苏氏工作,我妈又告诉我苏云柔因为贪玩被烧伤留疤,你以为我会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吗?”

“叶深,你根本就没有看到当时发生的一切,你有什么资格人云亦云,说苏云柔是我的救命恩人!”

简宁的泪水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地倾泻而出。

“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格....”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