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6:32

《驭妻有道一宠上天》是由“酷爽萌萌”所创作,为了得到一个角色,宋安亦可是赔上了自己的后半生,而郁景承对宋安亦可是一见钟情,那么他们的感情到底会怎么样?如大家感兴趣就来看一看。

第1章: 小可怜啊

月上中天,晚风吹得窗外梧桐簌簌作响,似乎想要试图掩盖满室旖旎。

房间里,精致的意大利手工织毯上凌乱地扔着一地衣服,男士衬衫西裤,女士连衣裙高跟鞋......

宋安亦躺在男人怀里,青葱一般的指头在他胸口打着圈:“郁少,满意吗?”

郁景承大拇指指腹摩挲着她的藕臂:“说吧,条件。”

宋安亦唇角含笑,张扬明媚:“郁少果然是个爽快人。我听说,郁少新投资了一部影视剧?”

她眼角微挑:“我觉得我当女主角正合适,郁少你觉得呢?”说着,她又往男人怀里靠了靠。

“宋安亦,你不过是个十八线的小明星,你凭什么?”郁景承嗓音极低,低地沉冷,仿佛能令人不安。

“凭我能躺在你郁景承的床上。”宋安亦笑的无害,她起身,弯腰在地上随意捡了件白衬衫披上。她拨弄着如墨般漆黑的长发回头看他。

和暖的灯光洒开,郁景承头发微湿,羽绒被盖住小腹,露出男人小麦色皮肤和诱人的胸肌。

宋安亦一直知道,帝都‘锦尚’娱乐的总裁,娱乐业人人称之一声的‘郁少’,长相不输于任何一个明星。

但现在看来,倒是别有趣味。

郁景承转头,四目相对。

“郁少考虑的如何?”宋安亦看着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眸光,迎着冷漠笑的明媚。她想了想:“唔......如果郁少觉得不值这个价,我们可以继续?”

说着,她起势爬上床。

姿态婀娜,身上的白衬衫挎着两颗扣子,曲线玲珑,引人遐想。

郁景承眉心微蹙,眼底闪过一抹不耐烦。

他掀开被子起身,宋安亦停住了动作,坐在羽绒被上,看着他的背影十分得意,看来是有着落了。

浴室里传来流水声。

宋安亦赤着脚装模作样地敲门:“郁少,您要是欲求不满,可以直接跟我说呀,何必这样难为自己呢?”

话音落,水流声停住。

门开,郁景承挺拔的身子遮住光,脸上留下一片阴影,只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那种微微的怒意。

“宋安亦——”郁景承低吼一声。

他目光紧缩在面前的2017注册秒送金身上:“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郁少过奖了,我们彼此彼此。”宋安亦修长干净的手指捏着一张纸条,递上前:“那我就当你默认了?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一般人我可是不给的哦。”

郁景承没接。

宋安亦也不在意,随手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右手做打电话状:“联系哦。”

她捡起床边地上的衣服鞋子,还没来得及换上,便见一阵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嘈杂绕耳。

只仅仅半分钟,房间的门被打开。

记者蜂拥而入,闪光灯照的人刺眼,她们手里的话筒几乎要凑到宋安亦嘴边。

宋安亦纤细漂亮的眉宇微蹙,该死,怎么会有记者!

“郁少,请问您和宋小姐是什么关系呢?”

“宋小姐,‘锦尚娱乐’新投资的一步影视剧开始选角,请问您夜班私会郁少可否因为这个角色?”

......

第2章: 哪里没变

郁景承眸光凌厉,拿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宋安亦被挤到了角落,记者提问一个比一个犀利,势头上也丝毫不减,前拥后挤地眼见着就要贴在她身上。

她转头看郁景承。

他很高,人堆中异常明显。

而他就冷眼看着,没有任何动作。

宋安亦才不会傻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解释呢,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沉默永远比解释有用。

但是——

该死的,她是个女的!一堆2017注册秒送金贴在一块儿!

宋安亦恶狠狠瞪了郁景承一眼,强忍着怒火却没什么办法。

门再次被打开,进来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他们动作十分迅速地清理了人群,房间里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领头保镖走向郁景承:“郁少,是我们失职了。”

“事情处理干净,我不希望再看到。”他已经换了身衣服,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内敛优雅。

“是。”保镖应声而去。

房间里再次剩下两个人,宋安亦压着心头的火,好言道:“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惊喜,今天真是来值了。”

说罢,当着他的面换上衣服,动作利落从容。

“我们随时联系。”宋安亦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开了门出了酒店房间。

时值深秋,冷风吹在身上刺入骨髓。

宋安亦只穿了条无袖连衣裙,却像是没有感觉一般。笑意敛起,剩下的,只有满眼的冷漠。

她沿着马路往前走,也不知过了多久,路边停下辆车。车窗摇下,探出张清秀甜美的脸:“安亦,上车!”

宋安亦转头看了她一眼,开了车门进去。

车里开了空调,她一坐进去带着一股子寒气。

季莜莜无奈:“穿这个你也不怕冻死?”她看了她一眼:“啧啧啧,瞧你这样儿,受刺激了小可怜儿?”

宋安亦才不理她,拿了盒烟点了一根。

“你不是都把烟戒掉了?怎么又抽上了。”季莜莜一脸幸灾乐祸:“你倒是不怕死,今晚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老野能念死你!”

“呵——摊上老野这么个经纪人。”宋安亦只吸了一口,便把烟熄灭。

“搞定了?”

“不知道。”宋安亦轻呼了口气,唇齿间是淡淡的烟味。

面对郁景承,她心里没底。

烟雾绕着指尖弥散开来,她吸了一口,闭了眼。任烟雾自鼻尖缓缓吐出。脑子里盘旋着的却是郁景承那双漆黑的眼,还有那句‘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变?呵——

哪里没变?虚荣、拜金?还是不择手段?

季莜莜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心疼:“安亦,你是不是还......你以前不会做这种事的。”还喜欢他。只是,后面那四个字被她硬生生憋回去了。

“那是以前。”宋安亦并不多做解释。

以前医院里的老头子情况稳定,不需要手术。以前她不需要为了钱必须去夺到一个角色。以前......她可以躲他躲得远远地。

“安亦,我问你,如果投资方不是他,换了别人,你还会这样做吗?”

“不会。”宋安亦几乎毫不犹豫。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季莜莜不明白。

宋安亦斜眼望过去:“你今天话特别多?”

第3章: 试镜

季莜莜抿唇,不再多说什么:“明天我就不陪你去试镜了,我有个通告。记得给我好消息。”

“嗯。”她应了一句:“去查了吗,这缺德事谁干的?”她指的是今晚上记者堵到酒店的事。

“查了,说是有人散了风声。”

“谁?”

“刘婧。”

宋安亦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她冷嗤一声:“倒是小看她了。”她勾唇,呵——她很成功的惹了她。

......

第二天,下午两点十分。

宋安亦踩着高跟鞋拾级而上,进了二楼的大厅。

老野见她进来,连忙上前,指着自己手上的表一阵猛戳:“姑奶奶,你看看,你看看时间!都几点了啊?你迟到了十分钟啊,整整十分钟!”

宋安亦摘了墨镜,淡淡道:“急什么,现在不是刚刚好?”

“刚刚好?我告诉你宋安亦,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要是.....”

宋安亦怕了他:“好,我错了。我先去准备。”

老野一脸严肃:“宋安亦我告诉你,你这次要是再搞砸,别怪我不客气!我不求你争取个女一女二,好歹是个有分量的配角。”

“要就要女一。”宋安亦接了句嘴。

“你可别说大话!”

老野还想往下说,宋安亦已快两步先走了。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心不在焉地翻着剧本,眼睛四下打转,最后在评委席一个身影上停下。

郁景承?

老野可没告诉她他会来。

她心下一动,从包里拿了东西迅速补了个妆,又理了理衣服。

正巧那边工作人员在喊:“下一个,七号宋安亦。”

宋安亦起身,抿了抿唇,踩着高跟鞋过去。那是个不大的舞台,台下第一排是评委,除去郁景承,剩下几个就是导演制片方等。

后面则是同来试镜的演员。

宋安亦一上台,下面就开始小声议论开来:

“她就是宋安亦?本人倒是比镜头上漂亮。”

“漂亮?呵——不过是个花瓶罢了。前段时间她拍的那个MV你们看了没,我的天,那面瘫脸......”

“呵呵,等着看吧。”

......

评委席上,郁景承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一身藏蓝色的紧身连衣短裙,长度恰到好处,正露出那双白皙袖长的美腿。胸前用纱质遮住,勾勒出玲珑线条。

她生得杏眼琼鼻,小巧的鹅蛋脸轮廓清晰,是个传统的古典美人。

偏右边眉旁长了颗桃花痣,深的妆都遮不住。配合妆容,倒是显得她的气质明媚张扬,带着些妖气的美。

仅仅是站在台上,便光芒四射。

“开始吧,盲女寻找男主角那一段。”导演开口。

台上灯光渐渐变暗,宋安亦看了眼郁景承,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她笑的明媚:“导演,我有个要求。”

导演微微皱眉:“什么要求?”

“一个人表演未免太过乏味,不如......”她目光转到郁景承身上:“不如让郁少配合来上一段。毕竟郁少这气质和长相,和男主角不谋而合啊。”

郁景承闻言,眉心紧蹙。

导演有些懵:“这......”他有些不安,清了清嗓子:“抓紧时间,下面还有其他人呢!”

宋安亦也不在意,继续道:“郁少莫不是怕了?昨天......”

“宋安亦——”她话为说完,便见郁景承起身,眉目间蕴着怒意。

第4章: 眼里都是她

他看着台上笑的漂亮的2017注册秒送金,竟然被威胁的没办法。

“郁少,请吧?”宋安亦故意让了个位,挑衅地看了他一眼。她对他还是了解的,昨晚那种事,对他来说恐怕丢面子吧?

郁景承视线紧锁在她身上,站在原地片刻,还是上了去。

留下一脸诧异的导演和台下那些心理极度不平衡的女演员!

难不成今天郁少心情不错?

这要换做平日,还不脸一拉,严肃道:这种人也能来参加试镜,当这里菜市场?是不是还要讨价还价一番?

导演抹了把冷汗,果然,投资方的世界他不懂......

试镜正式开始。

宋安亦看着对面的郁景承,敛起笑意。她闭了眼,随即缓缓睁开。目视前方向下45度的地方。

眼神悠远空洞,挪开一步,步履微颤。

“季深,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说那样的话,但我,但我爱你啊......”宋安亦投入情感,俨然就是剧中的盲女。

她双手四下摸着,孤独、害怕、彷徨......

脚下步子随着情绪加快,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可即使这样,双手在地上摸着,视线却始终定格在45度的方向。

瘦小的身子一点点向前,看的让人心疼!

终于——

她摸到了!

郁景承被她摸住了腿,浑身一僵,黑着脸没说话。

然后,他看着那2017注册秒送金攀着他的腿爬起来,一双柔弱无骨的手从他小腿处滑到了大腿处,然后是腰际处,背部......

她站在他面前,不过到他下巴的位置。

她手开始慢慢上移,对着他的脑袋伸了过去一阵乱摸!触感又软又麻,还带着淡淡的香味。

郁景承黑着脸忍不住去拨她的手。

她却更加肆无忌惮:“季深,是你吗?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扔下我不管的对不对?”

偏生她这一副可怜模样,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断。

“别离开我,好吗?”她踮起脚尖,凑在男人耳边,很轻很轻的一句话,与平常的强势张扬不同,显得异常娇柔。

听的人心中一动。

他微蹙着眉,身前的2017注册秒送金两处高耸不停地蹭着,蹭的人心头一紧,略有些燥热。

......

剧情结束。

台下响起掌声。不止是为了郁景承站在台上,更是因为宋安亦刚才的表演。赫然将一个盲女的悲与喜体现出来。

导演忙不迭起身:“好,好!”

宋安亦闻言,手一伸,异常轻巧的拭去脸上的两行泪,连看都没有看郁景承一眼,便踩着优雅的步子下去。

俨然不再是刚才柔弱寡淡的盲女。

她走到导演面前,伸手:“导演,不知道刚才的表演,您还满意吗?”

导演点头,合手上去:“欢迎加入。”

“荣幸之至。”宋安亦心下一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一旁观战的老野见状,赶忙上前:“导演,那我们什么时候来谈一下合作事宜?”

宋安亦没兴趣听下去,这些都不是她该考虑的问题。

现在她想的,就是找个地方好好吃个饭。昨晚上到现在,一口水米未进,真是饿的头昏眼花。

台上,郁景承目光始终落在宋安亦身上。

第5章: 近五年的行踪

一直到她的身影离开大厅。

助理上前提醒:“郁总,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控制住了,应该不会有人乱说话。”

郁景承收回目光:“应该?”语气冷冽严肃。

“一定,一定不会有人乱说话。”助理连忙改口。

郁景承没再说话,片刻,才说道:“去查一下宋安亦。”他顿了顿,补充:“近五年的行踪。”

助理有些奇怪:“是。”这是他见郁总第一次查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的资料。

众人散去,导演走过来:“郁总,《盲女》的女一,已经给宋安亦了。”像是在报告事情的口吻。

郁景承看了眼宋安亦刚才离开的方向,目光悠远:“我知道了。”

*

晚上,风华酒吧。

季莜莜脑袋上的鸭舌帽压得极低,墨镜口罩遮的整个人都密不透风,这还要紧张的四下看着。

她小心翼翼进了一个包厢。

与其他包厢不同,这里没有五颜六色的光束,只是开着一个暖暖的小黄灯。

黄灯拉得坐在沙发上的人影修长。

她两指之间夹了根烟,烟雾散开来,一圈一圈的。而旁边的烟灰缸里,赫然扔了好几根烟蒂。

“你这是要成仙呐!抽多少了,不要命了?”季莜莜挥手打散烟雾。

跨过地上几个酒瓶子到宋安亦点面前:“你什么情况啊?”

宋安亦抬起头,刚喝了些酒,眼神迷离:“我高兴。”她仰着脑袋,动作妩媚。

“试镜通过了?”季莜莜在她对面坐下。

宋安亦没说话以示回答,然后突然抬眸:“那笔钱,打进去了没有?”她眼神中有紧张,有装的不在意。

“早进去了,估计还能撑一段时间,你也不用那么拼。”

宋安亦闻言,微微一松。

又吸了口烟。

“安亦,我不明白,你到底在倔些什么?郁景承是‘锦尚娱乐’的总裁,只要他一句话,你什么没有?”

季莜莜看着面前这个已经认识了许多年的2017注册秒送金,突然有些心疼。

她不知道为什么宋安亦一定要在郁景承面前作出一副她只为钱的模样,这不是在把自己往离他更远的方向逼吗?

宋安亦突然抬头,对上季莜莜的目光,表情难得的严肃:“就我?呵——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安亦......”季莜莜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晚上再帮我去一趟,打点一下。我妈她一个人处理不了那么多。”宋安亦掐了烟,喝了口酒。

“你自己去不是更好?”季莜莜话音刚落,便见宋安亦已经拿了包往门口走,手一挥:“账我结过了。”

*

大概是因为接了《盲女》这部剧,老野近期没再给她安排别的工作。

一个十八线的野模,转型到影视剧,这是她的第一部,在老野看来那简直是比命还重要啊!

手里拿着老野千叮咛万嘱咐要背的剧本,她却一点心思都没有。

翻了几页便拿过手机。

刷了一遍朋友圈,不是明星自拍就是秀恩爱。她关了微信,点开微博。她一般只看,不发。

老野不同意。

总是说她冲动,不计后果,一条发出去估计能一生黑。

宋安亦点开自己的微博主页,寥寥几条微博,不过十几万的粉丝。好多还是黑,专门创了小号在微博下骂。

宋安亦早已百毒不侵,扫了几眼,随手点了几下,就看到几个热门:

#《盲女》试镜结束,女模宋安亦拔得头筹。#

#女星夜会投资方,只为一角#

......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