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5:45

萧易沈芊芊小说

退伍极品保镖全文阅读

主角叫萧易沈芊芊的小说名字是《退伍极品保镖》,此书又名《护美狂龙》,是网络作家白老大为大家带来的一本都市兵王小说。特种兵萧易为了替兄弟报仇不惜反组织纪律越国境杀人,为了让他戴罪立功,组织安排他回到家乡贴身保护富商之女沈芊芊,这一回来又会发生一些什么呢?

第一章 王者归来

  临海的南宁市,坐拥水陆商贸枢纽。四通八达的道路,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时刻勾勒着这座城市的繁华。

  天色渐黑的时候,萧易刚刚走出机场,就被迎面而来的马达轰鸣与略带咸腥气味的潮湿空气,扑了个措手不及。

  “没想到离开南宁三年的时间,这里变化竟如此大。”

  看着车水马龙的钢铁大都,萧易靠在路边的路灯柱上,叼起根廉价香烟,吧嗒吧嗒抽了起来。烟雾中,一双眸子闪烁似星光。

  三年的特种生涯,萧易习惯了和兄弟们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龙刃代号也已深入骨髓,本以为此生就这样度过,哪料到,现在却被迫离开组织,回到家乡,接受了什么保镖的任务。

  贴身保护南宁市天盛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沈芊芊!用孟老的话说这叫“戴罪立功!”

  谁让他严重违反组织纪律,不仅越国境杀人,而且,还致使罪犯偷盗的华夏国古墓文物被其同伙炸了个粉碎。“不过那个畜生,害我兄弟,总得要付出代价!”

  想到这里,萧易莫名抬手,摸了摸额头的一道疤痕,若没记错,在那名为“甲骨龙碑”的古物炸开之后,似乎有着什么东西,顺着额头伤口钻进了自己脑袋,而且这些天眉心隐隐发痛,应该和这东西有关……沉思中,耳边忽然传来急促的刹车声,萧易回过神,抬头看去,一辆大众牌轿车停在面前,车窗摇下,身穿白衬衫的男子露出头来,咦了一声“萧易?竟然是你!”

  “是我,你是……张凯?”萧易认出了这位当初的同学。

  在校时,两人因为同时追求班上的班花,搞得关系不是很好,不过三年过去了,萧易早就不在意这些小恩怨,于是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

  “没想到你现在混的不错啊。”白领,轿车,貌似还载着一个小妞。

  萧易本是和他客气客气,哪料这小子还得瑟起来:“哪里哪里,不过是毕业后去了天盛集团在高新区的分部就职,而我就在人事部,混了个组长当当,还算不错,话说手底下还有几个同学跟着我呢。”

  天盛集团可是这次任务的雇主,萧易当然知道,这个集团在南宁属于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哪怕是在分部混个一官半职,也确实足以炫耀。

  说完后,张凯又对着萧易打量一番,眼中闪过一抹鄙夷:“你呢,这几年你都去哪了,当初只听说你家里出了事情,本想着看望你,却找不你人影,现在怎么看起来这样落魄?”

  只因低调出行,走的有些匆忙,哪里顾得上打扮。一身宽大的衬衫,有些破旧的七分裤,蹬着双大拖鞋,外加看似瘦弱的身子骨,难免让人小看。

  对此,萧易颠了颠肩头挎包,无所谓道:“家中变故,被迫外出闯了几年,现在回来看看罢了。”

  “咳咳,那就闯荡成这副德行?!”哈哈笑了一声,张凯又似想起什么,从旁边搂过车里的小妞:“对了,忘了给你介绍,喏,还认识她不?”

  萧易闻言望过去,只见那小妞依偎在张林怀中,浓妆艳抹的脸上依稀有些熟悉的影子,不过此刻却挑着嘴角,看向自己的目光,带有几分浓浓不屑。

  “罗丽莉!”萧易面目微沉,连带着眸子间的一点寒芒都变得锋锐起来,不过,转瞬即逝。

  这女孩正是他当初追求的班花,不过现在看这情景,似乎已经和张凯在一起,张凯停车哪是什么和自己打招呼,分明是在嘲笑打脸自己。

  至此,萧易懒得再多说废话,用句装逼的话说就是,在他眼中这两人简直蝼蚁一般,连让自己生气的资格都没有。

  张凯却以为得胜,又是大笑几声,还想讽刺几句,便在这时候,旁边缓缓停下一辆奥迪A7。

  一看车牌号码,萧易认出,这正是天盛集团派来接机的。

  果然,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职业套装女子,二十四五岁的年纪,画着淡妆,俏脸红唇,胸前的挺拔被V领衬衫绷紧,深深沟壑一览无余,下半身黑裙则露到膝盖以上,更加衬出一双大长腿的白皙丰满,韵味十足。

  萧易之前与她通过电话,传过照片,自然知道她的身份——沈芊芊的表姐,天盛集团分部总经理,周琳。

  唔,也就是张凯的顶头上司!

  从方才车子刚一停下,张凯显是就认出了这位领导,看着周琳走过来,赶紧凑上前去打招呼:“周经理,您这是过来接人么,还是外出公干?要是接人这点小事的话,一个电话,手下我就替您做了。”

  “你是?”公司那么多人手,周琳还真没一一记住。

  “我是人事部的小张,张凯啊。”

  “哦。”也不知道想没想起来,周琳淡淡的点点头,看了一旁的萧易一眼,又对张林道:“你们俩……”

  “他啊,这我一同学,多年没见了,没想到混成这副德行,这不刚才遇见,寻思帮衬他点,公司最近刚好招收清洁工……”

  正说着,忽然看见周琳脸色沉了下来,张凯不知自己说错什么,赶紧闭嘴,只听周琳的声音莫名比刚才冷了不少。

  “哼!那是公司的车子吧,现在下班时间,你竟然公车私用?看来人事部老王这用人的眼力越来越不行了。”

  “这样好了,你要是还想留在天盛的话,就先从这清洁工做起吧。”

  “周经理,你这……”张凯一下子慌了,寻常这点小事,公司上级都睁一眼闭一眼的,懒得去管,今儿是触了哪门子霉头?

  还想解释,周琳却已经越过了他,来到一直未曾开口的萧易身前,打量几眼,开口问道:“请问,是萧易萧先生么?”

  “嗯,是我,叫我萧易就好。”萧易笑着点了点头,眼神却瞄向了对方胸前的雪白,三年时间,基本都是和群大老爷们一起,好不容易解放,自然要饱饱眼福。

第二章 天盛大小姐

  周琳秀眉一蹙,似是习惯,也没太在意:“我是周琳,董事长特地派我过来接你,若没什么事的话,咱们走吧,我想大小姐都在家等着急了。”

  “什么?董事长?!大小姐?等他?!”

  听着这话,一旁的张凯瞬间脸色惨白,仿佛凭空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他就是再傻,这刻也明白,自己触的竟是萧易的霉头,亏得自己还在他面前显摆,嘲讽。

  可他现在到底什么身份?张凯震惊,疑惑,后悔,又想抽自己俩嘴巴子。

  只不过,这份疑惑注定得不到解答,因为萧易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坐上车就此扬长而去。

  车子在夜色流光霓虹中穿梭,萧易懒散的靠在皮质座椅上,除了偶尔瞥几眼,周琳那对因安全带而紧勒凸显的挺拔外,便开始思考起天盛集团的大体信息。

  天盛集团是南宁前五的大企业,主营服装餐饮等行业,当然这只是明面上,华人习惯财不露白,新崛起的天盛更是如此,实则,这个集团与组织与多有合作,暗地里的科研成就巨大,可谓潜力无限。

  不过,正因此,也引来诸多敌对竞争的眼红与手段,天盛董事沈天盛白手起家,大风大浪见得多了,倒也不惧这些,唯一担心的便是自己爱女,沈芊芊。

  经过一次的绑架事故之后,沈天盛也是怕了,于是便经人有意介绍,雇佣到了萧易。

  萧易今年二十一岁,保护一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大小姐,轻松而惬意,倒也不错。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已过,奥迪车子在高新区东郊的一座独立别墅前停下,这便是沈芊芊的住处,高墙大院,四面绿木葱葱,格外豪华清幽。

  二人下车来到院门前,周琳抬手按下门铃,可等了会,却不见有人开门,又试了几次还是一样。

  “怎么回事?”周琳还在纳闷,一旁的萧易隐约感到不对,脑仁突突突直跳,多年的生死杀伐,使他感到一股股微弱却又极为清晰的杀意,从别墅传来,一闪而逝。

  紧接着,他听到一声尖叫。

  “啊!救命!”

  是个女声,难道……沈芊芊!

  二人都是面色一变,沈芳突然想起自己车里貌似还预留把钥匙,刚想回去拿,却见着萧易招呼了一声,然后后退几步,一个助跑就翻过墙头。

  跃下之后,借着惯性的力道,翻滚起身,萧易几步冲进别墅大厅,四下无人,唯有二楼上有些杂乱声响。

  他默不作声,几乎是脚尖轻点地面,如同小猫一般的跑上去。

  一道长长的走廊,左右各有房间,房门紧闭,不用寻找,仔细感知,杀意来源正是身旁的房间。

  “蓬!”飞起一脚,踹开房门,萧易纵身扑进,里面有个带着骷髅眼罩的黑衣人,刚好从窗台跳进屋中。

  四目相对,两股无形的凛冽气势在空中碰撞!

  既然确定了敌人,就要先下手为强,霎那间,萧易眼中寒意迸发,腰身一弯,脚指头紧扣地面,全身肌肉紧绷,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捕食的猛虎,轰然冲了出去。

  “呼!”带着破风声,萧易的大拳头狠狠砸向黑衣人,黑衣人身手不错,身子侧扭,急忙躲过,抬腿就是一脚,萧易双手下压格格挡,同时一个下盘横扫,黑衣人只得后退几步,可萧易动作连贯,几乎不加停顿,立马欺身而上,肩头一摆,轰然就将黑衣人撞了出去。

  “噗”后背靠在窗台之上,黑衣人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嘴角有丝血迹溢出,眼看着萧易携凌厉气势,再度狂猛攻来,牙关一咬,眼中突然冒出一抹森然的血红之色,低低吼了嗓子,竟然硬抗几脚,然后一把抓住萧易的肩头,猛地扭身将他扔了出去。

  “哗啦。”砸翻一张台桌,萧易寒着脸站起身子,察觉到对方莫名增强的战力,重重冷哼了声,体内一股热气开始攒动,以至于衣衫都大大鼓动起来!

  “内息武者!”

  黑衣人发出嘶哑的惊叫声,眼中红光跳动,好似挣扎犹豫了番,最终还是扭头扑向了窗外,萧易见此,猛然前冲,伸手一探,却只将黑衣人衣物撕裂,露出大片白皙的肩头,还有一个放射状赤色斑纹。

  “嗯?是个2017注册秒送金……”身子一顿,再探身下望时,这人已然落地,又轻松的跳上后院院墙,消失在夜色下。

  仔细感知,杀意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萧易松了口气。

  这时候,旁边一间卧室传来阵细微声响,他走过去,扭动几下把手,发现房门从内锁上,内息一鼓,直接将门锁直接震开,打开房门的瞬间,一个小姑娘攥着一根木棍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喂,住手!”回过神,萧易侧身闪过,可能是地板较滑的关系,持着木棍的小姑娘在惯性下一个踉跄就朝前直直摔去,身上的薄裙吊带都下滑大半,萧易下意识将她伸手抱住,可随后掌间传来的温软弹性的触感,让他脸色微变。

  低头看去,映入视线的是薄衫下隐约可见的挺翘诱人曲线,而自己双手则刚好抓在此人胸前的丰满处。

  萧易不由一呆,紧接着,屋中响起了一声超分贝的尖叫“啊!臭流氓!你给老娘放手!”

  “蓬!”额头被撂了一棍子,萧易一脸黑线,果断松手。

  “吧嗒!”

  “哎哟,你个要死的混蛋!”

  嗯,弹性不错。

  宽敞的大厅中,一身浅黄色连衣裙的沈芊芊,正咬着银牙,一边用恨恨的目光瞪着萧易,一边撒娇似的挎着周琳的胳膊说些什么。

  她本就对老爸给自己安排保镖之事分外不满,不过经过上次绑架,受了点苦头后,也只得听从安排,今天听闻萧易要来,便受老爸嘱咐在家等着。

  这等了一天,天色已然渐黑,所谓的保镖也没来。炎夏的季节,太过闷热,少女又爱干净,便想着先洗个澡再说,可刚洗完澡,换上浴裙,就看见一个鬼似的黑影趴在窗户上,直愣愣看着自己,她顿时吓得惊叫起来,赶紧躲回卧室,反锁上门。

第三章 这个真没有

  过了会儿,只闻门外有打斗的动静,却不知发生何事,因此萧易强行打开卧室门的刹那,沈芊芊提起棍子就出手,却没想到就这样被人占了便宜。

  虽是意外,可她大小姐的身子何时被人碰过,甚至更为窘迫的是,自己尴尬的样子都被随后赶来的表姐周琳撞个正着。

  此刻想到这些,再细看萧易,虽然不算难看,但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搓着手,一脸回味的表情,当真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沈芊芊拿起枕头就砸过去“臭流氓!你离老娘远点!看见你就来气!”

  萧易一把接住这第三个枕头,左右看看,一阵无语,自己这蹭到到沙发边上了,在远点可就只能蹲地上,于是他很自觉的起身抱了个皮墩,坐到了沙发对面。

  “嗯,不错。”刚一坐下,萧易就暗叹一声,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沈芊芊和周琳一双修长的白腿,以及裙下些许春光。

  不得不说沈芊芊确实是个小美人,身材匀称,长腿笔直,一头长发挽在脑后,显得小脸格外青春俏丽。

  “臭流氓!看什么看!”沈芊芊咬牙切齿,整了整裙子,胸前不算大挺拔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扭头对周琳道:“姐,你看看他,整个就一臭流氓,你还是打电话给老爸说说,让这人赶紧滚蛋吧!”

  “这哪行,萧先生可是舅舅好不容易请来的。”周琳虽然对萧易的表现也有些不满,可她毕竟之前见过后者的身手,摇着头提醒沈芊芊:“舅舅用人不会错的,萧先生也确有过人之处,还有,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上次吃的苦头?”

  被周琳这一提,沈芊芊顿时泄气,一周前被绑架的一幕,虽然身上没受什么伤,可是心理难免有些阴影,想想刚才明明有人闯进屋中,可老爸安排的那些保镖竟然没一人察觉,要不是萧易的话,自己不知还会遇到什么不测,她心头恼怒稍减,只是脸色仍旧不太好看。

  周琳又在一旁安慰了好大一会,这个大小姐才撅着嘴巴,瞅了萧易一眼,问道:“喂!那你都有什么能耐?”

  “会打架算不算?”萧易随手比划了两下子,还露了露自己并不明显的肱二头肌。

  “又不是请你来打架的,况且你这身板……”沈芊芊眼中带着不屑,明显不满“还有别的呢?”

  萧易感觉被打击到了,自己虽然看起来瘦弱,但这叫劲力内敛,徒手碎金石不在话下,只是懒得解释,想了想,眼睛一亮:“唔……我眼力不错,一个B,一个C。”

  “什么?”沈芊芊还没明白,等扭头看到周琳脸色微红的样子时,愣了一下,才旋即恍然。

  “滚你的!”

  伸手去拿枕头,没摸着,只得拿起沙发上的一个塑料方块砸了过来。

  “十秒还原!”

  “啪!”萧易头也没抬,伸手抓住,一看却是一个九阶魔方,每行九格,花花绿绿的被打乱。

  “就这还用十秒?”不屑的挑了挑嘴角,萧易眼神一凛,满脸严肃,呼啦呼啦的动起手来。

  可十秒过后,他面色逐渐难看,又过十秒,啪的一声,魔方被他重重的扔在桌子上,没好气的吐了句“不玩了,太幼稚!”

  沈芊芊顿时无语,一看之下,只见魔方还是花花绿绿被打乱的样子,想起刚才面前这家伙还一副高人莫测架势,可转眼间吃了瘪,顿时感到心里痛快不少。十七岁的她虽然出身豪门,但并没有多少大小姐的任性,反而有点女汉子气质,被萧易这一逗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周琳在一边皱着眉头,拿起魔方看了看,面色一变,因为她发现魔方虽然看似被打乱,但实际上每面都摆弄出了一个字的样子。

  都是“品”字。

  周琳心中吃惊,这可比还原难多了,不过她却不挑明,萧易故意做出无能为力的样子,明显也是在逗沈芊芊开心,倒也有几分心思。

  经过这一番说闹,眼看着天色太晚,周琳默不作声将魔方收到一旁,提议道:“这么晚了,想必大家都饿了吧,不如咱们先去吃个饭?”

  本就在飞机上没吃多少东西,萧易自然无异议,沈芊芊也举手赞同,不过临走前拉着周琳去楼上换身衣服,萧易趁机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整了整发型,对着镜子自恋一番。

  脸颊线条分别,只是带着点苍白,额前一头碎发垂下,打碎了眸子间偶然闪烁的精光,如果收起懒散之态,再换上身干净利落的衣服,也是帅小伙一个。

  自恋完后,在门口等了会儿,沈芊芊穿着小短裙,格子衫跑下楼,不施粉黛,浑身洋溢着一股与御姐范周琳完全相反的活泼清纯气质,让萧易暗赞不已。

  “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臭流氓!!”沈芊芊看着周易,心中也是一动,不过嘴上仍然不饶人。

  三人坐上车子,在沈芊芊的指挥下,左拐右拐的,竟然来到了闹市区的一个烤串摊子,这里人蛇混杂,最易出事,不过看沈芊芊一脸兴奋的样子,萧易也不好扫了她的兴致,就没有多说什么。

  下了车,沈芊芊二人先行寻座位,他则去一旁接了个电话。

  “嘿,萧老大,听说你回南宁了?!现在在哪?俺这就过去找你叙旧!”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其中就传来一声有些激动的粗犷嗓音。

  能叫自己老大,再加上这副粗嗓子,萧易一下子就猜到是谁:“老胡啊,和你说多少次了,你比我还年长好几岁,喊我名字就成!”

  “那不行,想当年俺的命还是你救的,俺从那时候就把你当成了俺老大,虽然……”说着,电话中的声音顿了顿,变得梗咽起来“虽然俺现在离开了组织,可你永远是俺老大!”

  萧易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颤。老胡名叫胡光奎,是一年前加入的龙刃组织,性子狠厉但极为重义气,因为一次任务中,自己替他挡下一发致命子弹,从此服服帖帖,打心底认同自己这个老大,不过也正是由于那次任务,胡光奎伤到左腿,落下残疾,这才被组织好心劝退。

第四章 十秒滚蛋

  这次他能联系到自己,肯定是孟老给的消息,他老家也是南宁这块,退出组织后,貌似在道上混的不错,指不定以后能派上用场。

  想了一下,萧易道:“我现在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待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也不用着急,还有!多大人了,少给我哭哭啼啼的。”

  “好的,萧老大!呜呜呜,俺可想死你了!”

  “……”

  与胡光奎随便聊了一会儿,萧易挂掉电话,寻着沈芊芊二人。刚一坐下,周琳就将菜单推了过来。

  “萧先生,请吧。”

  见她一直这么称呼,萧易还真不习惯,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都说了,喊我萧易就成。”

  也不去接菜单,直接对着服务员喊道:“小妞,来五碗大份骨汤拉面,记住!多加五个荷包蛋,不要香菜!”

  “噗!”沈芊芊差点将喝进嘴中的茶水喷出来,瞪着大眼:“你想吃拉面自己去面馆啊,谁告诉你我们要吃拉面的?”

  “不是给你们。”萧易一本正经的摇头:“是我自己吃!”

  扑哧!姐妹二人一起喷了。

  这时候,服务员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对,对不起先生,这个真没有……”

  萧易临时起意,也只是怀念一下当初的味道,毕竟以前在老家时,爷爷经常给他做这种拉面,既然没有,索性随着沈芊芊二人,随便点了些。

  沈芊芊是个活泼性子,看来之前也常来这种地方,很熟练的点完菜之后,还顺带要了几瓶酒水,大夏天的啤酒,肉串,吵吵闹闹的喧哗,确实让人心情大爽。

  吃饭期间,萧易大概挑明了一下自己想法,既然做为沈芊芊的保镖,必须做到保护周全,因此暂住在沈芊芊的别墅,此事,之前想必沈天盛已经和这个宝贝女儿说过,沈芊芊纵然是心中不乐意,那也没办法。

  第二点就是,沈芊芊必须换间房间,而且需要住在自己隔壁,这样也好有个及时的照应,毕竟像今天那个房间,后面就是后院,如果有些能耐之人很轻松就可闯进。

  对此沈芊芊还是无奈,连第一点她都都答应了,第二点更不用多说,况且今天黑衣人的闯入正是个很好的警告。只是沈芊芊心中对萧易始终有些芥蒂,毕竟一个大男人住在自己隔壁,真是一百个不习惯,好在表姐周琳答应,以后晚上不加班,也住在别墅,这才放心。

  至于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将天盛集团所认为的敌对势力的资料准备一下,这个周琳早就备好,储存在U盘当中,交给了他。

  想想其他事可以以后再说,萧易便开始专心致志的解决面前的肉串。别看他身子瘦弱,可是因为修炼内息、体能所需,他的饭量一向很大,足足几百根肉串,外加四个烤馒头填进肚子,还意犹未尽,彻底惊呆了两个小伙伴。

  沈芊芊无语的看着他“你是猪么?”

  萧易对此的解释是,能吃就能干,吃不饱怎么保护大小姐。

  沈芊芊撅起嘴巴,还想着挑衅几句,突然仿佛看到了什么,面色一沉。

  萧易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背心黑裤的青年,带着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混混,从不远处处走了过来。

  裸露的胳膊上布满肌肉,脸颊略黑,整个人充满着精悍之气,不过目光在看向沈芊芊时,明显透露出一丝淫秽之色。

  “哟,沈芊芊,你在拒绝劳资的时候,不是说不喜欢男人么,啧啧,怎么现在开始和小白脸勾搭在一起了?”来到餐桌旁边,青年瞥了一眼萧易,分外不屑,又打眼看到内座的周琳,顿时眼睛一亮:“没想到小白脸艳福不浅,这还有一个极品。”

  “赵泽山,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老娘不是不喜欢男人,而是看见你这种就恶心!”一拍桌子,小妮子倒也有几分泼辣,拉起周琳的手,对萧易使了个眼色“我们走,懒得和这无赖一般见识。”

  “你说我无赖?那我今儿还就无赖了!”一挥手,身后几个混混围上来,赵泽山挑着嘴角:“小妮子,别给脸不要脸,本大爷看上你可是给你面子!”

  “你混蛋!”沈芊芊秀眉蹙起,显然拿赵泽山没有办法。

  赵泽山曾经和沈芊芊一样,同为南宁大二学生,但半年前辍学后,就经常和街头混混在一起,算是社会人士,不知道玩过多少女孩子。一直追求沈芊未成,到现在破罐子破摔,开始耍起无赖。

  沈芊芊虽然有家庭背景,可毕竟还小,不愿惹这些疯起来不要命的家伙,一时间有些为难。

  萧易不知道两人有什么过节,可既然赵泽山想要无事生非,身为沈芊芊的保镖再不出手可就说不过去了。将筷子啪的往桌子一放,挡在沈芊芊身前,萧易嘴里含着牙签,斜眼看着赵泽山,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什么意思?!”

  “十秒,十秒钟的时间,给我滚!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看着萧易瘦弱的小身板,还想英雄救美,赵泽山冷笑一声,攥起拳头就猛然朝着萧易砸了过去。

  “妈的,给我去死吧!”

  “不要!”沈芊芊根本不知道萧易曾经身份,而周琳则只见过他翻墙的本领,一紧张同时喊了出来。

  萧易却面色不变,眼看着这一个拳头就要砸在脸上,他冷哼一声,轻描淡写的抬手。

  啪!似乎没用多少力气就将赵泽山的拳头攥住。

  “嗯?”赵泽山面色微变,对方的手掌就好像铁钳一般,仍凭自己怎么用力也挣脱不了。

  “七秒!”萧易淡淡吐了句,然后毫无征兆的飞起一脚!

  蓬!赵泽山一百四十多斤的身子直接被踢出几米远去。原本吃饭的人群见着这一幕,不想惹事上身,纷纷闪到一边,倒是腾出了打架的空子。

  那几个小混混一看,自己老大都被打了,哪能坐以待毙,纷纷咒骂着对萧易出手,奈何萧易曾经可是生死边缘徘徊过,就这几个小混混还真不够看的。

第五章 嫂子

  身形一扭,展开了架势,出手如风,腿如长鞭,每一招都砸在对方脖、颈关节等各大要害,不多时,几个混混便全部躺在了地上。

  “还有三秒!”冷冷出声。

  几个混混闻言,顿时想起刚才萧易说的十秒滚蛋,哪里还敢待在这里,连滚带爬的架起赵泽山一溜烟的跑远,隐约间,还能听到几人恨恨的话语。

  “山哥,先别冲动,这小子有几手,我看还是想办法请虎哥出面吧”

  “对对对,虎哥可是胡老大调教出来的,对付这小子应该不在话下!”

  一听到胡老大这个名字,赵泽山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犹豫一会,牙一咬“那就只能这样了。”

  萧易因为修炼的缘故,五感大大超出常人,几人的私语全部听到耳中。

  “胡老大,难道他们说的是老胡?”

  刚才还通过电话,未想现在就立马扯上关系,看来是缘分,反正老胡哭哭啼啼的非要见自己,那就见一面吧。也好让他管管自己的手下!

  想到这里,萧易给胡光奎发了条短信,然后又蹲回了座位,沈芊芊急了“喂,你还不走啊,虽然你是很能打,可他们回去肯定会找来帮手,到时候就麻烦了。”

  “麻烦?如果不好好教训教训刚才那孙子,他一直纠缠你,岂不是更麻烦?”萧易摆摆手,示意她与周琳不用担心。

  沈芊芊只好无奈坐下,可还是有些担心焦急,周琳则毕竟年长些,成熟稳定,抓着她的手安慰着,心中更多的是想要看看萧易到底有多大本事。

  果然,等了大约十几分钟后,三辆小型轿车停在了摊子前,车内陆续走出十几个身穿黑衣的青壮年,其中当然包括赵泽山在内,此刻这小子正点头哈腰的跟在一个光头男身后,见着萧易竟然还没跑路,不由露出一丝阴笑。

  “虎哥,就他,我先前在这吃饭的时候,和兄弟们赞了你几句,就这小子不服,还把兄弟们都打了。”

  “嗯!”光头男嘴里叼着根香烟,闷应了一声,走到萧易面前“就你小子打了我的人?”

  “是又怎样?”萧易面色丝毫不变。

  光头男笑了起来“哈哈,既然一人就能打我几个兄弟,想来本事胆子都不小,不如以后就认我做老大,跟着我混吧。”

  “卧槽!”赵泽山脸都绿了,自己请他来是报仇的,可他却在拉拢人,好在对面傻小子没应下来。

  “就你?还不配!”

  “呵呵,够狂妄!”光头男脸色沉了沉“既然不答应,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脚步后跨,腰身扭动,大腿借力一甩,呼的一脚对着萧易横扫而去,看这架势却是练过几手。

  不过也就如此罢了,萧易不屑笑笑,猛地站起,一个迅猛前冲,在光头男大腿还没踢到跟前的时候,一把就攥住后者的衣领,单手举了起来,朝前一推,然后身子旋转,彭的一脚踢在他的胸膛,狠狠的踹飞出去!

  “哗啦”砸碎了几张桌椅。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包括十几个小混混在内一片哗然,没想到这小子看似瘦弱,力气竟然这么大,甚至沈芊芊周琳二人都张大了小嘴,神色颇为不可思议。

  “都特么还愣着干嘛,上啊!”一招被败,光头男也知道自己不是这小子对手,恼羞成怒,吼了一嗓子“抄家伙!给我往死里打!”

  “哗啦哗啦!”一阵乱响后,十几个小混混从车上抽出一根根锃亮的铁棍,将萧易围了起来,一步步逼近。

  “你们先到后面去。”看这架势,萧易对沈芊芊二人嘱咐一句,再回过头来时,已经收起了懒散的样子,眼中凛冽寒光闪烁,一股隐藏许久起来的暴虐气势就此爆发而出。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急促大喊,一辆黑色轿跑打了个漂移,滑到这群混混后方,尘土飞扬中,胡子拉茬的汉子,满脸激动的摔门而出,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

  萧易一看,这人不是胡光奎又是谁?

  光头男看到胡光奎,脸上闪过一丝惧怕,却又有些得意,心中想着,这下那小子完了,自家的胡老大曾经可是特种兵出身,身手不凡,狠辣十足,不卸下那小子一根胳膊大腿才怪。

  赶紧凑上前去“老大,这小子…”

  “滚!”

  未想,自己话还没说完,便感到一阵劲风铺面,旋即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整个身子被自家老大一巴掌扇飞。

  “妈的,呆会劳资再收拾你!”

  光头男还在懵圈,只听胡光奎撂下这么一句后,急匆匆的一路小跑到了萧易面前,搓着手,一副恭敬的样子。

  “萧老大,你你没事吧,这帮小子没惹到你吧。”

  什么?!这小子竟然是老大的老大,光头男脸色发紫,险些没一口血喷出来。

  “我能有什么事?”萧易笑着和胡光奎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一年多没见,还是老样子。

  “那倒也是,想当年我们龙……我们哥几个,加起来都不是你的对手,更何况这帮臭小子!”胡光奎讪笑一声,又想起什么,问道:“老大,这次你来是执行任务?还是其他?有啥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嗯,一个小任务,不过具体就不说了。”萧易朝着身后沈芊芊与周林方向撇了撇嘴,又拍了拍胡光奎的肩头道:“既然你来了,还真有个事需要你解决。”

  目光朝着光头男与脸色惨白的赵泽山看了一眼。

  毕竟多年在一起的兄弟,胡光奎顿时会意,笑道:“原来老大是来泡妞的,嘿嘿,那肯定是这群小子不开眼,惹到了嫂子!”

  说着,猛地回头,一双眼睛瞪的滚圆“玛德,都给我听清楚了,这是劳资的老大,而这两位美女则是俺的大嫂,你们这群混蛋,哪个不开眼,劳资第一个就废了他!”

  这话说的,沈芊芊与周琳小脸通红,萧易也是无语。

  胡光奎又伸手一指光头男:“赵大虎,你过来。”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