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5:32

男女主角分别是无双萧君奕的小说《夜深闲共说相思》是下笔成章的作者一碟晓菜所著的一本爆款新书,这部小说中的主角无双萧君奕活灵活现,更多精彩敬请期待~!章节片段:无双好奇的扭头去看,只见一盏茶不到的功夫,太监领着一名恰似双十年华的妙龄女子而来,她装作简朴,五官小巧而精致,那张脸更是小得一个巴掌就能覆盖住似的。

夜深闲共说相思小说 精彩章节

只是这样盯着看久了,无双越瞧越觉得眼熟,猛然间觉得那种熟悉感来源于自身,她、那名布衣女子和自己长的却有几分神似。

难道是阿九?

无双只知道萧玄钰对自己的关注,来源于自己长了张略似阿九的脸。

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以为这就是阿九,可是,抬眸去看萧玄钰的时候,他眼中也是有震惊,却没有该有的柔情。

四周已经有人开始低低的议论了,无双听不甚明白,却发现皇后脸色大变。

只见那名走至殿中,跪地道,“民女香芸见过皇上!”

她的跪拜之礼行得极为标准,显然是宫中多年的调教,她的那一句“香芸”在人群中爆炸开来,一开始不敢置信的人已经议论起香芸郡主。

是啊,死去的人又活了过来,谁能不让人吃惊?

无双的思绪彻底停滞,盯着那香芸,闻着她从身边而过那淡淡的雪兰花,一瞬间,便什么都明白了。从幸福的天堂坠入深渊,真的、真的只需要一瞬间足矣。

她就是香芸,就是萧君奕爱而不得、魂牵梦绕的女子,她身上有萧君奕所迷恋的雪兰香,她有萧君奕喜欢的温柔笑意……

她的一切一切似乎都和自己相反,而她的一切一切都曾是萧君奕的至爱。

无双茫然的看着殿上的香芸,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萧君奕生日那天,她攒了那么多的雪兰,从空中飘散,她一直以为萧君奕只是单纯的喜欢雪兰,可惜她错了,他喜欢的从来都不是雪兰,而是香芸!

而自己,因为长得像香芸,也被他爱屋及乌的喜欢了。

从始至终,她不过是个替身而已。不论萧玄钰还是萧君奕,他们心底都有深爱的人,而那个人不是她、一直都不是她!

香芸的出现,在所有人心中狠狠凿下一锤,兰妃担忧的扭头看着无双,果然,那曾明眸爱笑的女子这会儿如暮色中的花儿,黯然失色。

香芸就跪在皇后面前,皇后大骇,“你不是死了么?”

“姑母,你自然是希望我死,可惜侄女命硬,不能让您称心如意了。”香芸冷声道。

皇上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香芸,你不是早就死了么,朕都糊涂了。”

“皇上,香芸没死,你听她说。”太后道,“香芸,你有什么冤屈现在都说了吧!”

香芸冲太后跪拜一下,道,“在说之前,香芸恳求皇上宽恕,香芸曾无意欺瞒皇上,一切都是逼不得已,还请皇上恕罪。”

“朕赦你无罪,说吧!”

“首先民女要说的就是,民女并非皇后的侄女,只不过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子,皇后见民女有几分长得像九公主,就让民女入宫,当初目的是……是引诱恒王……”

九公主?无双心思一动,难道这就是阿九?可是,公主不是皇上的女儿吗?萧玄钰难道喜欢自己的妹妹?!

“你住口,休要胡言乱语!”皇后怒斥打断了无双的思绪,太后深深皱眉,“皇后,你莫要做贼心虚,听香芸说完。”

皇后跪在地上,不敢多语。

香芸继续说,“哪知事情并没有按照皇后希望的那样发展,我没能讨恒王喜欢,成不了恒王妃,也成不了皇后的细作,反而和萧君奕越发亲近,皇后便让民女假意喜欢萧君奕,然而等赐婚后再背弃他,说自己和恒王有染且深爱恒王,萧君奕性子烈,自是受不了这份侮辱,二皇后的目的,就是要挑拨萧君奕和恒王的兄弟之情,为了达到效果,她不惜让民女假死。”

皇上脸上满是怒意,无双听着香芸的话,终于将一切串联起来了,原来当初一切的一切,真的就是因为这个香芸。她的一场诈死,让原本亲如兄弟的两个人从此分崩离析,越走越远。

“原本皇后是让民女假死的,可是,她为了不让这秘密泄露出去,居然杀了我的家人还要追杀我,逃亡中,我跌入河中,皇后以为我死了,便也不再派杀手追杀,而我被渔民所救,也不敢出来。虽然皇后杀了我的家人,但民女一介弱女子想报仇谈何容易,渐渐的,也就将仇恨放下了,可是,却听闻皇后之子当了太子,皇上,这个万万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皇上眉宇深皱。

香芸把身子伏得更低,“十皇子非龙族,自然是不能继承大统,还请皇上三思。民女就是因为知道太多,才招致杀身之祸。然而,今民女放弃安逸生活再次出来,就是希望将坏人绳之以法,还请皇上替民女做主。”

“皇后,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太后猛地一拍桌子,皇后佯装强硬,“区区一个小丫头的话,何以为信?不过是她的片面之词,因为没能嫁给萧君奕,她怀恨在心,诬陷本宫。”

“你还敢狡辩!”太后勃然,“香芸,你说,你可有凭证。”

“皇后与人私通,这是民女亲眼所见。因皇上极少宠幸皇后娘娘,皇后怕后位不保,故找人生子,而这个人,皇上也认识!”

“是谁?”皇上已是龙颜大悦。

香芸道,“那人背上有块红胎记。”

红胎记!

无双震惊失色,她知道谁有红胎记!

皇上猛地扭头,这世上有个人有红胎记,和他称兄道弟,是他最信任的大臣。皇上一脸阴郁,走下龙椅,朝那陪审的大臣走去。

他站在司徒仲的面前,伸手拉他后背衣领,司徒仲亦不敢反抗,只见顷刻间,衣领下滑,露出他后背那块红胎记。

“司徒仲!”皇上咬牙切齿,司徒仲“砰”的一声跪下,“皇上明察,一块红胎记能说明什么?请您不要听信香芸一面之词,这世上有红胎记的人数不胜数。”

“是数不胜数,如果哀家没有记错,十皇子后背也是有红胎记的。”太后说着,示意侍卫上前,任皇后如何保护,十皇子还是被拽离她的怀抱,衣服一拉,也露出了那块红胎记。

“司徒仲,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皇上勃然大怒,“你们一个是朕的妻子,一个是朕最信任的大臣,居然……居然……”

皇上气得身子发抖,太后道,“皇上,你还在等什么,这等祸乱后宫、混淆龙种的大罪,诛九族都嫌不够。”

“皇上,您要相信臣妾,不是,香芸说的不是真的……”皇后跪在皇帝脚下,扯着他的衣摆苦苦哀求,哪里还是那曾经高高在上、母仪天下的皇后啊。

“贱人!”皇上已经怒火中烧,将她一脚踹开,曾经所有的信任这一刻土崩瓦解,一切揭穿后,他越发觉得十皇子像司徒仲。

“一个人是凑巧,两个人也是凑巧,那三个人呢?皇后、司徒仲,你们还不快快俯首认罪!”太后勃然道,“去将司徒连晟带上来!”

连晟在司徒府,前来传懿旨的公公和司徒府素有交情,遂将宫中事说与其听,司徒夫人听后,只觉天崩地裂,险些晕了过去,惶恐之余,定要求要一起来。

很快,连晟和司徒夫人都被请入宫来。

然而,殿上已经是乱成一团,司徒夫人进去的时候,就听太后在说要诛司徒府九族,一个都不留,吓得她噗通跪地求饶,“冤枉啊,还请皇上明鉴。”

“明鉴什么,你以为证人还少吗,何止一个香芸?”太后怒斥,凤仪宫的宫女也出来指证皇后和司徒仲私下交往密切,皇后经常去佛寺,出来时神色慌张,一切的一切,让皇后和司徒仲百口莫辩,也一句狡辩的话都说不出。

“证据确凿,还敢不认罪,你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皇后,哀家本念着十皇子尚小,你若老实招了,就留他一命,可是如今你抵死不认,那就莫怪哀家不客气了。李太医有法子一试便知十皇子究竟是不是龙种,又是何人之子,别说哀家没给你机会,你自己不说,待哀家将一切查明,你和十皇子一个都别想活!”说罢,道,“宣李太医。”

皇后已是六神无主,她以为死咬就没事,以为滴血认亲根本就不靠谱,也可以不认,可是,李太医有法子,什么法子?

只见那李太医上来,便拿出一系列医用道具,皇后见都没见过,只听李太医让太后放心,这个检验是否嫡亲的法子他用过无数次,绝无偏差。

太后甚为满意,“皇后,给你机会,你不自己说,现在,哀家查出来,你就彻底没机会了……”

皇后咬牙没反应,拒不认罪。

只见李太医拿着一枚长长的银针,又让人按住十皇子,十皇子年幼什么都不懂,哭闹个不停。李太医也不含糊,将银针插入十皇子指甲里,才入一点,十皇子难忍剧痛,哭得晕了过去。

李太医也没有停下,继续,皇后心如刀绞,看着十皇子手指出血,所有的心底防线彻底崩溃,上前抱住十皇子,“我认了、我认了,求太后饶他一命,他只是个孩子,求太后,是我罪该万死,孩子是无辜的……”

“你认什么罪?”太后道。

皇后抱着十皇子,已是四面楚歌,哭着说,“我和司徒仲偷生十皇子。”

“你胡说!”司徒仲不承认,“我从来就没有,皇后,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司徒仲,你儿子都要被逼死了,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只求自保?只要我们都承认了,太后就会饶他一命,你不是说为了我们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吗,现在呢,现在就是需要你做的时候。”

“皇后娘娘,你饶了我吧,我没做过,你让我承认什么?”

“没做过?司徒仲,你倒是撇得干干净净,如果我说你大腿内侧有颗黑痣,你说,我们之间还会清白吗?”

“你……”司徒仲震惊失色。

皇后也是豁出去了,只要能救十皇子,她什么都认,“还有,你很怕痒,睡觉喜欢熏点香,右胸口有处箭伤,肚脐上方有个旧疤,还有……”

“够了!”将对方的身体了解得清清楚楚,不是有奸情,还能是什么?皇上可丢不起这人,怒不可遏道,“朕不想看见他们,全部拖出去斩了、满门抄斩!”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