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5:32

最近发现一本口碑还不错的小说《长风浅雪挽离墨》,作者筱含精心创作了这本主角是卫离墨陌浅雪的古代言情架空小说,长风浅雪挽离墨小说情节动人让人遐迩,小说很精彩~精彩片段:神色沉郁的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叶初夏,陌浅雪深幽透彻的瞳眸里满是无奈,“没有其他办法了?”

长风浅雪挽离墨小说 精彩章节

叶初夏抿唇思考了一会儿,漆黑深邃的眸子蓦地一亮,“还有一个办法!”

众人的眼神也是不由一亮,齐齐期待的看向了叶初夏,叶初夏勾唇一笑,看向陌浅雪的眼神尽是宠溺,“浅雪,还记得我们出圣宫之前圣皇给你的那颗珠子吗?”

陌浅雪意念一动,一颗漆黑的透亮的珠子便是出现在了陌浅雪的手中,陌浅雪看向叶初夏,深幽透彻的瞳眸之中满是疑惑,“你说的是这个?”

叶初夏点头,从她的手中接过那一颗珠子,然后毫不犹豫的往那弱水之中一扔,陌浅雪倒是没有任何其余的反应,就好像那一颗珠子不是她的一样。

奇怪的是,那颗珠子并没有像之前的羽毛一样落入湖中,而是稳稳地停在了那湖泊的上方,叶初夏伸出白皙修长的大手,往那颗珠子里面注入自己的灵力,然后,众人便是看到了让他们极其惊讶的一幕,那湖泊竟然像是被拦腰斩断了一样,弱水竟是从中间隔离开来,给他们造出了一条可以行走的道路出来。

众人不由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眸,就连陌浅雪也是一阵惊讶,她自然是知道圣皇那家伙给的东西是不会差的,可是她也没有想到这一颗小小的珠子竟然会这么有用,竟然是连弱水都能够制服住的。

看那湖泊之间多出了一条道路,而众人却还是处在说不出的呆愣之中,陌浅雪心里也是一阵无奈,可是也不得不将他们从惊讶之中唤醒,清冷干净的嗓音里是满满的无奈之色,“别发呆了,还不趁这个时候快走?!”

众人这才齐齐回过神来,然后便是急急忙忙的一路踏过了那湖泊,等到所有人都踏过湖泊到达了对面,陌浅雪才是和叶初夏并肩走到了对面,确定了所有人都已经到达了这一边,叶初夏便是再次伸手将那颗小小的珠子收了回来,递给了陌浅雪。

陌浅雪将那小珠子收起来,然后看着叶初夏微微泛白的俊脸,深幽透彻的瞳眸之中是满满的担忧之色,“初夏,没事吧?”

叶初夏默默的将涌上喉头的血腥咽了下去,略显苍白的俊脸勾起一抹柔和的弧度,清贵优雅的嗓音微微染上了几分沙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看他的确是没有什么大问题,陌浅雪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从进入了这虚无之境之后,叶初夏便是有些不对劲了,可是她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她也不是没有问过叶初夏,可是叶初夏给她的答案就是没事,她也就只能暂时将这事情压在心底了。

见陌浅雪不再追问自己,叶初夏这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若是陌浅雪再这样追问下去,他就真的不能保证还能不能将自己的情况彻底的隐瞒下去了,毕竟,从踏入虚无之境之后,他便是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了。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叶初夏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隐隐闪过一道担忧的光芒,他自己的身体他自然是清楚的,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估计在不久之后,他就不能再守护在陌浅雪的身边保护她了。

叶初夏的沉思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因为陌浅雪已经准备带着众人继续前进了,所以自然也是要把他从沉思之中拉回来的。

解决了面前的问题,一行人又是继续上路了,而陌浅雪不知道的是,更大的危机还在前面等着她。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平静了许多,一行人走走停停的在这虚无之境之中度过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麻烦便是又找上了他们。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还是叶初夏,面前的薄雾实在是来的蹊跷,一把将陌浅雪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叶初夏温润俊美的脸上已经隐隐的有了些许沉郁之色,清贵优雅的嗓音更是染上了几分冷意,“大家注意一下,这雾气有古怪。”

然而,众人发现的终究还是有些晚了,不知不觉之中,所有人都莫名的分散了开,就连被自己严密的保护在自己身后的陌浅雪,也是在一瞬间消失在了自己的身后。

叶初夏漆黑深邃的眸蓦地冷了下来,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气息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了,叶初夏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站在原地,如同一座精美的雕塑。

突然,从自己的正前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是独属于陌浅雪的清冷干净的嗓音,其中还蕴含着浅淡的宠溺与柔和,“夏儿,去叫爹爹吃饭了。”

稚嫩软糯的嗓音传来,出现在叶初夏面前的是夏儿那一张与陌浅雪有些七八分相似的小脸,清澈见底的凤眸里面是满满的依恋之色,夏儿扯着他的衣袖,软糯稚嫩的嗓音里是满满的娇憨,“爹爹,我们回家吃饭了。”

叶初夏心头一动,回家吃饭?多么美好的字眼,那也是他一直期望的事情,平淡的与陌浅雪和夏儿过完这一生,只是,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希望,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事实的。

轻轻的摸了摸夏儿的小脑袋,叶初夏在夏儿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中用灵力取走了他的生命,下一秒,夏儿的身体便是化作了飞灰消失在了叶初夏的眼前。

空气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嗓音,却是分不清男女,“哈哈,不错不错,果然不愧是圣宫的圣主,居然将事实与幻境分的这么清楚,即使那幻境是你毕生的心愿,你却是丝毫都没有要陷入幻境之中的意思。”

叶初夏的唇角不由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幻境永远都是幻境,即使我们再怎么期待它,它也永远都取代不了事实的存在!”

那道男女不分的好听的嗓音又响了起来,带着微微的嘲讽之意,“是吗?那若是你看到的不是幻境,而是未来呢?!”

话音才落下,面前的景色便是又完全的转换了过来,妖异的血红色布满了整个天空,清澈的海水也是成了鲜血的红色,朝着血红色的天空倒灌而去,他的面前一片模糊,唯有那白衣胜雪的倩影牢牢地抓住了他的眼球,只是,下一秒,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横亘而出的长剑没入了她的心口,那一袭胜雪的白衣染上了点点红梅,然后在他不可置信的眼光之中慢慢变成一道红色的小溪,很快的将那一道白衣胜雪的倩影染的通红。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脏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好像有一把钝刀在缓慢的一刀一刀的切割着自己的心脏,简直是疼到了骨子里面。

当那一道单薄的白衣胜雪的倩影像一只完全枯萎的蝴蝶倒下的时候,他在不经意之间看到了她的容颜,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脏会那样的疼痛,因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疼着宠着的陌浅雪啊!

另一边,陌浅雪也是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竟然跟众人走散了,不过她倒是并不着急,只是无所事事的在那里闲逛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的景色骤然改变,陌浅雪的呼吸也是一凝。

也是血红的妖异的天空,也是倒灌的却是鲜红的海水,不过陌浅雪的注意力却是全部都放在了那一袭蓝色的身影上面。

依然是如往常般的温润俊美,自然是那一袭干净温和的蓝衣,可是此刻,那一袭干净的蓝衣却是被鲜血染的通红,俊美的脸上依然温润如玉,可是却无法掩饰那满满的苍白之色,就好像他已经将他全身的鲜血都流干了一样,整个人的气息也是微弱的仿佛下一秒便会消失。

陌浅雪不敢相信的站在原地,精致绝美的俏脸因为看到叶初夏此时的状况也是一片惨白,甚至是不遑多让,就好像此时失血过多的人是她而不是叶初夏一样。

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脸色苍白的叶初夏,陌浅雪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叶初夏在她的眼里一直都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他的实力那么强大,谁又可以伤害到他呢?

可是,当叶初夏有那么一天真的那么虚弱的倒在了她的面前的时候,她才蓦然发现,原来,强大如叶初夏也是会倒下的,而且还是那么的突然,那样的彻底,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陌浅雪不知道叶初夏为什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可是她却知道,如果他的伤再不治疗的话,就真的是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正当她准备上前去为叶初夏治伤的时候,叶初夏的面前却是突然多出了一道白衣倾世的身影,那人手拿长剑,剑上甚至还是染着血的,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他也是手持着长剑一步一步的逼近叶初夏。

叶初夏本就重伤在身,不要说逃跑了,就连移动一步都是极其艰难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拿着长剑一步步的靠近自己,只是他的眼里却是没有丝毫意外之色,有的只是死水一般的平静。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