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4:31

苏棉宋夜沉是小说《对不起正在撩妻中》的主角,小说讲述了苏棉宋夜沉之间的虐恋情深,文笔清晰,值得一看。

对不起正在撩妻中by娘娘万岁在线阅读

第一章 随便你做

苏棉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丈夫逼得出轨。

——我再提醒你一次,保住我的工作另外加一百万,否则离婚免谈!

手机显示信息是一分钟前收到的,而发件人,正是苏棉的丈夫,林江余。

多么讽刺的事情,丈夫出轨,她要离婚还得拿出一百万,就因为父亲患有严重心脏病,不能受刺激。

三年表面和美实际丑陋的婚姻,让她看清楚了躺在身边的是人是狗。

深吸一口气,苏棉走进了约定的包厢。

“苏棉,你来了。”

苏棉的心刺了一下,五年了,这个男人的声音居然真的变得陌生了。

昏沉灯光中,宋夜沉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英气逼人,英俊如刻的脸庞一如往昔,他一只手搭在沙发上,指节分明,另外一只手摇动着酒杯里的红酒。

“宋夜……宋少爷,我没想到你的电话还能打的通,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你早就……”苏棉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苦涩。

不管做了多少心理建设,再次看见五年前的恋人,她还是觉得如鲠在喉。可偏偏,她能求助的人,只有他。

“早就什么,本少爷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揣测。”宋夜沉的声音慵懒,倒是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他轻轻抿了一口酒杯的酒,抬头看着苏棉:“有事?”

“电话里我没有来得及说……我现在的老公林江余……他在你的手底下做事,是你们集团一个分公司的研发员,现在犯了错要被公司开除了……他整天借酒浇愁,好像没了这份工作就没了半条命,我想,你能不能再给他个机会?”

“你的老公,关我什么事?”宋夜沉缓缓开口,一双眼睛露出锋利的寒光,除了冷漠,也渐渐堆起怒气。

“宋少爷,江余他以前也算是你的师兄,你就不能看在同窗的面子上,稍稍帮他一把吗?”

宋夜沉冷笑起来,这种阴诡的气氛充满了包厢的每一个角落,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却像一把刀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向苏棉进攻。

他带着轻蔑开口道:“我以为你清楚我的性子,今天是来跟我谈生意的,没想到是来求我的,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苏棉愣了一下,她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大学三年的甜蜜最后却葬送在了他母亲给的两百万现金里。她就像一个不知廉耻的拜金坏2017注册秒送金,在宋夜沉的世界早已经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哪还有什么资格向他求情。

“宋少爷,我知道,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但是……”

“知道就不用站在这了,滚。”

苏棉心里泛起一股悲戚,但还是强忍着:“宋少爷,江余真的是不小心的,你知道他的才华,你知道他留在你的公司可以创造多少的利润!当年……”

“当年?”

下一秒,苏棉的脸感受到一阵凉意,宋夜沉把没有喝完的红酒全都泼到了她的脸上,随即把酒杯给随意地摔在地上。

苏棉闭上眼睛,感受着红酒从自己的睫毛上落下,就好像流血的心。

液体顺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往下,沾湿了她胸前的白色衣料,几近透明,在灯光下诱惑得人移不开眼。

“唔……”黑暗里,苏棉知道宋夜沉吻上了自己,不由得发出无声的抗议。对方的吻霸道而热烈,舌头撬开贝齿就开始了疯狂的占有。

苏棉觉得羞耻,但她没有拒绝,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从她打通了宋夜沉电话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有任何退路和选择。

两个人的身体在激吻中渐渐升了温,宋夜沉的手在苏棉玲珑的身体上游走,终于……解开了第一颗扣子。

“等一下!”苏棉猛地睁开眼睛,猛地推开对方。

宋夜沉邪魅地笑着,张开怀抱,配合地退后了两步:“苏棉,要是林江余知道你曾经和我睡过无数次,而且每次都欲仙欲死……肯定会发疯吧?他一直把你当做干净的小师妹,没想到你在床上也是贱2017注册秒送金一个!”

苏棉的眼里没有愤怒,只有情欲 。

这一回,她主动吻上了宋夜沉,将脸上的酒渍揉碎在暧昧里。

在宋夜沉挺进的最后一刻,她说:“答应我,帮我老公,随便你做!”

第二章 我和你老板睡了

苏棉好歹是个已婚2017注册秒送金,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最脆弱。

宋夜沉用看小姐的眼睛看着苏棉,直到在她身上耗尽了所有的悲愤,不甘。

当然,在这之前他是一口答应了苏棉的,所以结束之后,宋夜沉自觉越加无趣,缓缓坐起,将苏棉一个人抛在沙发上。

他看了看苏棉,瘫软而满足。

她不是在银行上班吗?倒是像极了这里的小姐!2017注册秒送金……永远表里不一,出人意料!

“如果……如果我老公还是被辞职了,我该去哪里找你麻烦?”苏棉平静地,带着略微沙哑的声音问。

宋夜沉一只手将衬衫抓起,穿在了身上,连目光都不愿意施舍在苏棉的身上。只要是关于林江余的,对自己而言,都是一种耻辱!

苏棉凭什么最后选择了他!

“你老公知道。”

苏棉也坐了起来,毫不遮掩地在宋夜沉面前穿好了衣服,面无表情,眼角亮亮的,不仔细看不可能看到泪水,还以为是得意之色。

“宋少爷,你没变,沙发上也没有退步。”

“滚!”宋夜沉怒吼一声,将苏棉的挑逗之语尽数接收,化作额头上的青筋。

苏棉拿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皮筋,利落地将头发扎起,悠悠开口,理所应当:“我要钱。”

“什么?”宋夜沉皱眉,显然没有想到苏棉还会得寸进尺。

“宋少爷,我今天虽然是来找你帮忙的,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这笔交易还是我吃亏了些,所以,我要钱。”

宋夜沉本来就紧紧皱着的眉头更加松缓不下来,他愣愣地看了苏棉很久。

他早该放弃心中的那一点残念,苏棉就是苏棉,就是那个视财如命的苏棉,一点都没有苦衷。

“你要多少钱?”宋夜沉直截了当地问道。

苏棉眨了眨眼睛,看似天真可爱,心中没有关于钱财的秤杆,开口却直接是一百万。

宋夜沉的目光变得颇为玩味:“一百万?苏棉,你觉得你值一百万吗?”

“值不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百万不过是你宋少爷身上的一根牛毛,你的一根牛毛可以养活我一家人好几年,我为什么不来敲你的竹杠?打电话的时候你可以直接拒绝我,刚刚亲我时候也可以马上停止,可是你做了……”

“看来,你在银行工作的不错,日子精打细算。不仅要用你自己的身体养活你的老公,还想养活他的小三。”

苏棉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再没有那种得意的笑容。

宋夜沉怎么会知道?

“宋少爷,给钱就爽快一点,人都睡了,为什么还在这种事情上扯皮?”

宋夜沉不再说话,拿起沙发上一边堆着的西装,从口袋里拿出钱夹。

苏棉知道的,做生意的人一般都习惯在身边放一两张支票,如今的宋夜沉果然也不例外。

见宋夜沉爽快地在支票上签上了名字,却没有填数字,苏棉惊讶。又见他把支票给自己递了过来。

“别说本少爷小气,数字你随便填,就算你想吞掉集团都无所谓,只怕你没有这个胆子!”

苏棉眼神微闪,随后淡笑,毫不客气地拿过了那张支票,确认了支票的签名之后,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起身就想走,一点也没有留恋。

“等一等。”

宋夜沉已经重新坐到了沙发上,就好像过去的激情从未发生,冷漠仍旧是他对待苏棉的主要态度。

“回去记得吃药,别他妈怀了我的孩子。”

苏棉脑子里轰隆一声,像打了个响雷。她拿起自己的包,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包厢,再也不回头。

人在快乐和痛苦的时候大概都是没有时间观念的。

苏棉从夜总会里出来才发现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大街上车水马龙,夜生活正猛。

手机震动起来。其实之前已经有两三个电话催过来,只不过苏棉刻意设置了手机静音,没有接而已。

“终于接电话了,我以为你死了!怎么样啊,事情办好了没有,我的工作有没有着落,钱有没有拿到?”说话的正是苏棉的老公,林江余。

苏棉冷淡说了一句“快到家了”,然后挂掉电话,更多的是不耐烦。

手里的支票和原本用来扎头发的皮筋都被她死死地拽住。

抓住最后一丝尊严。

街道上吹来冷风,穿过苏棉的衣服,直刺骨髓。

这个世界上同一时间,有人在狂欢,也有人在悲伤。

而刚才她做的荒唐事,还在脑子里不断地盘旋,夹杂着时不时跳进来的关于五年前的那些回忆。

苏棉红了眼睛。

她从来没想过,五年后和宋夜沉的再次见面,会是这般样子,会是这般狼狈。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林江余!

第三章 脖子上的“草莓”

“不就去求个情,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要说你没有本事,真是什么都做不好!”面临失业威胁的林江余端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斜眼看着苏棉,无比讽刺。

苏棉若无其事地换鞋子。

“我问你呢,事情到底做好了没有?我可最后再警告你一次,我要的东西你没有办好的话,婚是别想离的,你爸妈那里要是知道了……我记得你爸妈身体不好吧……要不你再努力努力?”

“啪”的一声,苏棉把支票摔在了桌子上。

林江余的眼睛发了亮,马上抓起支票,仔细一看,几乎要狂喜而倒,人都跌跌撞撞的了:“看来我估计的没错,你还真有这本事!我说要一百万那姓宋的竟然就给你一百万!哈哈哈!”

苏棉在一边冷漠地看着他:“现在可以离婚了吗?”

“可以可以。”林江余拿到了钱之后一改之前死皮赖脸的态度,对于离婚这件事情那是满口答应。

不过他不傻,追加了一句:“我的工作呢?这也是很要紧的,我丢了工作靠这一百万也不行啊。”

“你放心吧,宋夜沉已经答应了,他会保住你的工作,他从来就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你不是不知道。”

林江余狡猾地摆了摆手,还摆出一副教育苏棉的样子:“你不懂,他现在帮着家里做生意了,生意场上都是老狐狸……不过,我现在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苏棉心里的火气是在慢慢地熬着煎着的,她怕自己一旦把火烧起来了就可能引火自焚,所以面对林江余的出轨,甚至是向宋夜沉求情,她都希望尽量能够在离婚之后再解决,再算账,免得偷鸡不着蚀把米!

“你要求我的我都做到了,下周一拿上户口簿和结婚证,民政局门口见。我也会在这之前搬出你家的。”

林江余现在是乐坏了,抱着那张一百万的支票就已经乐不思蜀,苏棉说什么他都嗯嗯点头不反对。

终于,苏棉转身回侧卧的一瞬间,林江余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红印,全部理智和侦查力瞬间恢复:“你等等!”

他的口气立马就变了,从沙发上起来,然后逼近苏棉的脖子。

“你这脖子上……什么东西?”

苏棉也不知道自己脖子上有什么,在客厅的镜子边照了照:一颗草莓就种在脖子上,成为夜总会纵欢的证据。

“没什么。”苏棉依旧冷漠地回答,但她是故意的。

林江余就如苏棉所预料的那样,立马就着了激将法,整个人烧了起来:“什么叫没什么?你这出去一趟是跟人搞床上了还是怎么着?你……你不会跟宋夜沉?!”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不安分地把手搭上苏棉的脖子,好控制自己的视野在那颗草莓上再研究一番。

“我就跟宋夜沉上床了,怎么了?”苏棉快手打掉了林江余的魔爪。

她不管偷鸡不着蚀把米了!该气林江余就把他气到死!

“你出轨在先,我就不能学你的样子也找点乐子?”苏棉嘴角勾起恶意满满的笑,她不是个软弱的人,从来不是。

林江余顿时气疯了:“我知道了!你跟他就是藕断丝连!他没有回到东临市的时候,你跟我说他不在这里,我去他公司上班没有关系!现在他回来了……你特别高兴对吧?我在他公司上着班呢,你可以顺藤摸瓜摸上去,好了,今天直接睡在人家床上了!”

苏棉白了他一眼:“是又怎么样!你最好记住我的话周一去离婚,不然工作还是保不住!”

林江余看着说完话的苏棉要往侧卧走,一把拉住了她,然后气急败坏的指着门口大吼:“滚!不要脸的2017注册秒送金还住在我家干嘛?什么周一之前?现在马上滚!”

苏棉颤抖了一下嘴唇,把想说的想骂的全都咽了回去。如今和这个渣男离得远远的,一句话都不说应该是给自己最好的离婚礼物。

“好!我祝你跟柳梅梅在这房里天荒地老!”苏棉毫不拖拉,拿起包,东西一件也没有收拾“滚”出了林江余家,也“滚”出了自己住了三年的家。

下楼的时候,苏棉两行泪水在楼道灯的陪伴中流下。

恍惚中,一股潮水似乎推着自己往岸边走,是的,这段婚姻该上岸了,去他的林江余!

……

林江余始终不肯离婚,苏棉只能暂时住到单身的女同事家里,并且和父母那里保持着天衣无缝的隐瞒。

在离婚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前,她不想父母掺和进来,。

不过好在他们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家,轻易不会知道这边的情况。

可惜林江余的态度现在一直和苏棉的目标大相径庭,否则这件事情也能痛快解决了:林江余在她跟宋夜沉的交易中被激怒了,同时也尝到了甜头,还想虚与委蛇的维持婚姻关系。

苏棉打定了心思,她在丢下自己的羞耻之心和宋夜沉夜总会激战以后,就没打算再重新回到家庭之中,承受这些莫须有的屈辱。

苏棉正发着呆,短信提示音让她回过神来。

——下午,我要见你一面。

是一个没存的号码发过来的,但是苏棉知道,这是五年前宋夜沉在大学里用的号码。她想要忘记,奈何已经牢牢的刻在脑子里了。

苏棉的心里波澜万千。她只想不知廉耻地从宋夜沉那里获得一个贱2017注册秒送金的称号,没有想和宋夜沉再继续有什么牵扯。

反正现在他是东临的宋总裁,要什么2017注册秒送金没有?

苏棉忽略信息按下熄屏键,但没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出于在银行工作的警惕性,苏棉接了电话,以防是什么大客户。

电话那头是一个熟悉的2017注册秒送金声音,柳梅梅。

苏棉和她倒是没见过几面,但是从林江余的手机上听到过。自从知道她和自己的老公有一腿之后,柳梅梅就存在了苏棉的神经里,只要柳梅梅的声音一出现,神经就会被触发。

“是苏棉的电话没错吧?”

“你找我什么事情?”苏棉冷冰冰的接起电话,以防被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下了套。

“我们见一面吧,我知道你们银行中午都是休息的,我就在你银行门口等着你,你要是不出来见我,那我就进来找你们主任,你自己看着办。”

苏棉一声不吭按了挂断键。

见一面就见一面,她倒要看看,林江余跟柳梅梅这么轮番上场,究竟会上演什么好戏!

第四章 没关系,我让给你

中午下班时间一到,苏棉就提着包离开了银行,柳梅梅所言不虚,她真的就站在银行门口等着。

两个人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餐厅,只点了一些喝的就坐在那里准备摊牌。

“余哥要跟我结束这一段关系。”柳梅梅今天穿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画上了最浓烈的妆,面对着苏棉不兜圈子开门见山。

苏棉淡悠悠的,一点也不在乎,“所以呢,他和你分开为什么要跟我说?”

“我爱余哥,我跟他才是真正的一对。你不能这样子……”

“我不能哪样子?”苏棉真是越听越好笑,难道一个小三还有资格在这里和正室谈论爱情?谈论就谈论吧,没必要把她踩下去当垫脚石!

“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你拿了100万,所以余哥才会想重修旧好!你拿钱堵住他的嘴,堵住他的身体,不让他去追寻自己所想要的幸福,不是很卑鄙吗?”

“我卑鄙?”

苏棉没有一句回击的话,因为柳梅梅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足以成为自己的威胁,也不用自己解释。

“柳梅梅,你够了!”

林江余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了二人的这次约会,径直就冲了进来,拉住柳梅梅就想把她带离。

现场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柳梅梅化浓妆的眼睛更显怒气:“林江余,你放开我,我要跟她好好说说清楚,我要你,我不能离开你,你必须跟她离婚!”

“我已经忍了很久了,你一直说再等一段时间,再等一段时间,现在人家都主动提出离婚了,你为什么还要上赶着去黏住她?”

“柳梅梅,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谈,你不要招惹到苏苏身上。”林江余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看得苏棉都想吐,不过她还是挺有兴趣看这场好戏的。

看柳梅梅的样子,林江余演戏之前似乎没跟她打招呼?

“苏苏?你到现在还叫得那么亲热?”

“苏棉,我就老实跟你说了吧,我怀了林江余的孩子!”柳梅梅拿出了终极大招。

林江余作为当事人之一,显得很是惊讶。

“你再说一遍?”

柳梅梅继续盯住苏棉,想要将她的气势压下去:“你也知道余哥的爸妈最看重的就是抱孙子,你和余哥结婚三年了,都没有怀孕,我肚子里却已经有了他们的孙子,他们不会不高兴的,所以说,你就应该让位。”

苏棉叹了一口气,觉得如释重负:“没关系,我让给你。林江余,听见没有,离婚!你都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你得负责才是,否则我都替人家柳梅梅觉得不值。”

柳梅梅也吃惊了一下,一时说不出话了。”

林江余的脸如黑云压阵,他没想到柳梅梅是个猪队友,更没想到自己竟然变成了苏棉急切想摆脱的存在:“苏苏……”

“别这么叫我,你没资格这么叫我,出轨就是出轨,出轨的男人我也不要了,什么打小三,我是做不出的。”

本来苏棉这一桌上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就在这个时候,餐厅门口的风铃响起,而且声音不断,证明是有大概四五个人进来了。

苏棉看着一群西装黑衣人直朝自己而来,心里才真正起了惶恐之意。

如苏棉所料,他们真的是来找自己的。

带头的人恭敬而威严地说道:“苏小姐,宋先生的车子在外面。”

苏棉心里像有只猫挠了一下,疼痛而又不知所措,不知如何缓解,表面上还要装作云淡风轻的,挥了挥手。

“知道了,你去和宋先生说,等我这里的屁帐完结了,就会去,让他稍等一会儿,毕竟好酒越醇越好。”

说完,苏棉眼角带笑,像极了狐狸精,勾人魂魄。

柳梅梅有点乱了阵脚,她开始意识到,似乎自己今天特意引来的战争是自取笑话而已。苏棉没有挽回林江余的意思,因为她可能已经找到了下家。

“余哥……”柳梅梅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想,所以向林江余求救,希望林江余能给他一个确切的说法。

林江余的脸色已经不是能够用言语形容的了,愤怒,不甘,无奈,贪婪,所有的情绪几乎都集中在了他的脸上。

柳梅梅又自顾猜想,也许是因为苏棉找了下家,所以林江余觉得没有面子。她赶紧趁胜追击,搂住了林江余的手臂故作亲密。

“余哥,既然这样人家苏苏姐已经说了,我肚子里也有了你的孩子,你不能抛下我不管的……”

“柳梅梅你闭嘴!苏棉,我问你,你现在是彻底和宋夜沉那个家伙好上了是吧?你给我的绿帽子看来我是非戴不可了!”

柳梅梅大吃一惊:“外面的宋先生是宋夜沉?”

林江余的脸已经彻底垮了,精气神全无,只剩下衰气。

“对啊!所以我要离婚!你要是肯放过我就跟我离婚,你要是觉得这样吊着我很有趣,那你就等着收法院的传票吧。”

苏棉站了起来。

她还以为今天柳梅梅会和自己说什么大事,原来也只不过是电视剧里老套的挽回情夫的那一招。反正这个男人自己是不要了,现在也算皆大欢喜。

不过林江余也够恶心,老婆上了别人的床,也能装作若无其事,并且因为利益足够,还想继续虚与委蛇的婚姻。

“等一下……苏苏,我真的错了……真的,你就不要拿宋夜沉气我了……他多恨你,怎么可能再重新接受你,我知道的……”

林江余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他有预感,苏棉走得这么果断,他想继续要的好处,怕是难了。

“余哥,你要是跟苏棉重归于好,就是负了我,你忍心吗?”柳梅梅死死拉住林江余,她可不会让自己好不容易抓来的鸭子飞了。

虽然,她挺羡慕苏棉的,钓了这么大的金龟婿。

苏棉下意识就把背后的声音过滤了,听起来模模糊糊的。

餐厅门外,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路边,后排的车窗拉着,但是能够隐隐地看到宋夜沉的侧脸。

苏棉深吸了一口气,拉开宋夜沉旁边一侧的车门坐了进去。

宋夜沉目视着前方,就算苏棉坐进来,他也从未有过一丝眼神偏移的欲望。

“宋少爷,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的屁账算完了?你和林江余彻底掰了?”

苏棉心里尴尬,但还是懂得要尊敬别人的,在回答宋夜沉的时候理直气壮地看着他:“是啊,可是这是我的家事,应该不劳宋少爷烦心吧。”

“是不关我的事情,老李,开车吧。”

在宋夜沉的一声吩咐之下,车子缓缓动了起来。

苏棉才真正的着急了:“宋少爷,我以为你约我只是有事情要谈,你这是要带我去哪?我下午还是要上班的。”

第五章 床上功夫不好

“你下午上班损失多少钱我赔付给你就好。现在,你只要闭嘴,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不要说话。”

苏棉哪那么容易同意?她敲着车窗,甚至想直接吩咐司机停下。但是,只要宋夜沉不同意,这辆车子就将无限地行驶下去,苏棉想要脱身,那只有跳车。

“宋夜沉,你到底要带我去哪?说明白我们才好做接下来的事情,这不是生意场最浅显的规律?”

苏棉刚刚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宋夜沉微微的瞥了一眼,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是林江余,立刻有了一些不爽。他在苏棉拿起手机的那一刻,就把手机夺了过来。

“你干嘛?”

苏棉大喊一声,却无法招架,只能看着宋夜沉按了接听键,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

“苏苏,是真的,我是真的错了,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学长……苏棉这样的贱2017注册秒送金,不值得你留恋,还是离婚吧,她的床上功夫也不大好。这样的老婆放在家里,何必?”宋夜沉一边说着,一边漫不经心的用手捋了捋苏棉的长发。

意料之中的柔软。

电话那头的林江余听出来是宋夜沉的声音,沉默了很久。

苏棉忍无可忍,拍掉宋夜沉的手,想要抢回手机,宋夜沉却笑笑,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按住了苏棉的肩膀,让她彻底被控制在自己的怀里。

苏棉被迫更加靠近手机,清楚的听见手机里面的对话。

“你……你不是恨苏苏吗?怎么又和她搞在一起了……宋大少爷,你和我们这种人不同,我要谢谢你放过我,但是……你能不能也放过苏苏,我们两个是平凡的夫妻……”

不得不说,林江余很懂男人的心理。

有句话叫,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更有句话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他想从苏棉身上获取长期利益,那就最好让苏棉一直维持着‘人妻’这个身份。

苏棉不想维持,他就想从宋夜沉这边入手。

也可惜,他遇上的人是宋夜沉。

“不能。”宋夜沉痛快地回答完,随即挂掉电话,把手机从车窗外扔了出去。

苏棉抢救不及时,眼睁睁看着自己刚买没几个月的新手机,就这样在高速行驶中粉身碎骨,此生再无相见的可能。

“宋少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老公,不,你前夫,太烦人了。从现在开始,没人会给你打电话,你可以闭嘴了。”

宋夜沉说完这话,看向了窗外,一直到司机说了句:“少爷,老太太家快到了。”

苏棉一直在生闷气,直到听到司机的这句话,突然抬头一看,车子已经进了一个小镇。

这个小镇的一切,苏棉都很熟悉!

她曾经在这里和宋夜沉共度了两个月美好的暑假,至此之后,大学里面的每年寒暑假,他们两个都毫不意外的要来到这里。只为陪伴一个老太太。

这位老太太,就是宋夜沉的奶奶。

五年过去了,这里显然比以前更发达了一些,有了很多以前都没见过的店面,道路也变得开阔了,只不过一个地方再怎么发展,也抹不掉原来的印记和属性。

“宋少爷,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看奶奶?你怎么不早和我说……其实……我并不会反对。”

宋夜沉转头看了苏棉一眼,终于是肯看着她的眼睛说话了。

“你没有资格叫奶奶。今天带你过来,是因为她老人家成天念叨着小棉花,为了她老人家才勉强把你送过来。你无需展示你虚伪的孝心提出主动,下午的这一切,仍旧可以归结为,交易。”

苏棉无话可说。

好啊,宋夜沉这是把自己和他之间唯一的一个纽带都给断了。苏棉心里升腾起一股抑制不住的痛,以前的一切,再怎么想抹去,也终归是发生了。

但是那又如何呢?她跟宋夜沉,只能是两条平行线。

断就断吧,反正不断,也没有可能回到从前了。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座宅院前。

宋夜沉率先下车,苏棉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是无奈只有这一个选择。

人家宋少爷说,这是交易。

苏棉自己实在不想把自己和和奶奶相聚的过程称之为交易,就算和宋夜沉的情义不在,和奶奶的情谊却是两码事。

宅院的门很老旧,不过好在里面还装了一层比较现代化的防盗门。

宋夜沉还未等得及自己去开门,里头就已经走出来了一个阿姨。她一开门见了宋夜沉就脸带笑容:“哎哟,是小少爷回来了,快进来。”

“我奶奶这几天还好吗?”宋夜沉半只脚才跨进院子,嘴上就已经在问着自己奶奶的近况了。

苏棉心里也知道,这是宋夜沉一贯的作风,他和自己的父亲关系不好,就更别说和后母的了,偏偏和带大自己的奶奶感情最好。犹如一对平凡的祖孙,根本就没有什么财阀家庭的光环。

“这几天啊,这几天情绪稍微平静一些了,不过还是老样子吧,嗯,过一段时间总会忘记一点事情,有时候也会认不出我是谁,反正总体控制的不错,小少爷你就不用担心了。”

苏棉听这句话怪怪的,听这个阿姨的话像是奶奶有病似的,而且好像还有点记忆力下降。怎么连人都会不认识了?

“宋少爷。”苏棉追到宋夜沉面前,急切的询问着:“奶奶怎么了?她怎么会不认识人呢?”

宋夜沉开口,倒也不避讳:“奶奶得了老年痴呆,吃药只会减缓衰老的速度,却没办法真的根治。”

苏棉心里马上有了一块大石头,死沉死沉的,堵住了心口,也堵住了呼吸道,很难呼吸:“奶奶,她怎么会?”

她刚刚自言自语道,屋里就慢慢的走出了一位老人。

这个老人满头白发,穿着宽松舒适的丝绸衣,迷茫地看着宋夜沉苏棉还有跟在后面的司机,包括在外面守着的几个下人。

苏棉立刻和奶奶对上目光,可是奶奶的目光并没有因为和她的眼神对视,而变得有东西起来。

空洞,麻木,这两个词就已经可以全部表达出奶奶的心态了,人的眼神是最复杂的,一旦简单了,那就是灭顶之灾。

“奶奶……”

“不许叫她奶奶!”宋夜沉记得紧,趁着空又喊了苏棉一句。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