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3:01

《天命绝卦》小说讲述了林一元叶薇竹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天命绝卦林一元叶薇竹小说,天命绝卦林一元叶薇竹小说主要讲述:不容他做出反应,叶薇竹发出几声桀桀笑声,猛地伸手就向他抓去,丝毫不畏惧林一元肩上的阳火。

天命绝卦
推荐指数:★★★★★
>>《天命绝卦》在线阅读>>

《天命绝卦》精选章节

不容他做出反应,叶薇竹发出几声桀桀笑声,猛地伸手就向他抓去,丝毫不畏惧林一元肩上的阳火。

惊慌失措之下,林一元慌忙后退几步,结果谁料竟然踩到乌龟壳上,啪的一声顿时摔了一个四仰八叉,后背更是被散落地上的铜钱洛的生疼。

感觉后背生疼的林一元脑中电光火石的一闪,铜钱?嘿嘿……钱经万人手,阳气最重了,我不相信你不怕它!

一想到这里,林一元当即拾起一枚铜钱,扬手冲叶薇竹脸上打去,见她竟有躲闪忌惮之意,林一元当即毫不犹豫地抓起一大把铜钱,趁机揉身欺上,不顾叶薇竹再次伸手掐他脖子的疼痛,随即单手卡住其腮帮子,待她一张嘴,当场眼明手快地将手中铜钱尽数塞了进去,并且两手并用,死死地箍住其嘴巴不撒手。

只见铜钱一入嘴,叶薇竹仿佛抽风一般浑身发颤,嘴角更是抑制不住的白沫四溢,没一会儿整个人身子一软,当场瘫倒在了地上。

林一元见状,上前拨开她的眼皮看了看,见瞳孔色泽正常,并没有再次出现眼白翻的跟两个卫生球似的症状,他这才放心的坐到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暗自唏嘘不已。

次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来时,叶薇竹终于醒了,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自己,又看了看对面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用糯米敷脖子的林一元,随即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清醒一下,神情当中透出几分迷茫。

“你这是怎么了?”叶薇竹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道。

“嘿嘿!瞧瞧我在你床上找到了什么?”林一元冷笑一声,抓起旁边的一张白布扔了过去。

“这不就是普通白布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叶薇竹拿起白布翻来覆去地看了一番,随即仍旧是一脸茫然地看向林一元。

“仔细看白布右下角有什么?”林一元小酌一口咖啡后,抬了抬眼皮道。

“啊?这是……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叶薇竹犹如触电一般慌忙将白布丢弃到一边,缩到床角满脸惊恐地叫道。

林一元见此情景,当即放下咖啡杯,神色凝重地走到叶薇竹身旁,拿起被扔到一边的白布指着右下角上戳的标签说:“看到没有,这上面写的是医院太平间裹尸布,并且还带着编号呢!

这说明以前是用来盖在尸体上的,现在反而藏在你床罩里被你这个活人当被子盖!唉……”

“那……那它怎么会跑到我的床罩里去?”叶薇竹被这突如其来地变化吓的面容惨白,浑身上下瑟瑟发抖地问道。

“你还不明白吗?这是有人布局要整你啊!不管是半夜鬼敲门的蝙蝠,还是玻璃窗上的血手印,以及这裹尸布上附着的脏东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分明都是冲着你来的啊!”林一元急的连忙起身拍着大腿道。

“你是说是有人暗中潜入到我家搞的鬼,这会是谁呢?呃……我去!我知道了,这种事情除了我那败家哥哥,还能有谁干的出来!

他巴不得我精神崩溃,早点滚出董事局才好,免得晃来晃去碍他的眼!”叶薇竹当即一股脑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玉面生寒,双眸里迸射出一股杀气道。

“你们豪门内斗的事,我就不瞎掺和了,我先走一步,报酬直接打到我的账户上就行了。不过,真的太悬了!要不是我那房东又半夜打电话来催房租费,咱俩说不定还真就交待在这儿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这裹尸布上弄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说着话,林一元找了一个铁盆子,将裹尸布丢了进去,划燃一根火柴开始焚烧。

叶薇竹望着正冒着熊熊火光的裹尸布出神,忽然叮叮叮的一阵急促铃声响了起来,她连忙循声从手提包里翻出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原来是负责楼盘施工的包工头打来的。

她蹙了蹙秀眉,暗自嘟囔一句大清早的就来烦我?不过,出于职业习惯,她还是接通,语气平和的道:“我是叶薇竹!大清早的有什么事吗?”

“叶总,出大事了!我们今早施工,在工地上刨出一口奇怪的棺材!吓的工人们都不敢继续干活了!”电话一头的男子扯着嗓门焦急的喊道。

…………

半小时之后,一辆白色路虎风卷尘烟地驶入工地,随即嘎吱一声,当即一个漂亮的原地甩尾之后,猛地停在了人满为患的现场。

“我说这个项目到底是不是你牵头啊?我作为董事局的人都到了,你还好意思姗姗来迟?”穿着花里胡哨西装的叶世杰戴着一副大墨镜,握着雪茄的手冲叶薇竹指了指。

“哼!你还好意思倒打一耙?你在我别墅里动了什么手脚,你自个心里清楚!要不要我在爸爸面前全给你抖落出来?”刚下车的叶薇竹一听叶世杰如此说,当即气不打一处来,拎着手包上前几步,当着众人的面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这……我这不是给你开个玩笑嘛!万圣节不是快到了吗?恶作剧,恶作剧而已啦!你赶紧来看看你这工地上挖出的大棺材!”叶世杰做贼心虚,一见事情败露,赶紧胡乱转移话题。

一旁的司马南眼见叶世杰如此怂包,还没怎么着就直接承认了,心中似乎颇为有些不满,暗自摇头轻叹一声。

“这棺材怎么是柳木做的?”一下车就直奔事发地的林一元,懒得理会叶家兄妹的争吵,犹自耐心地蹲在挖出棺材的土坑旁观察,这时忽然冷不丁地发问道。

“愚钝!连柳木挡煞的道理都不懂,也敢出来接活儿?这棺材用柳木制成,自然是里面有脏东西,需要封阴阻煞咯!”司马南把玩着手里的两枚狮子头核桃,一脸讥讽地道。

“不对,这棺材长约四丈,什么样的人需要这么大一口棺材装啊?而且封棺的铆钉竟然是三十六颗,这不是对应三十六天罡吗?”林一元皱着眉头,伸手指着棺材边上的铆钉,转身冲司马南反驳道。

“我早就说过这地方有问题,你还不信!你这种天天只知道在外面喝酒玩2017注册秒送金的败家子懂什么啊?我这就打电话给爸爸,让他亲自来看看,他宠爱的大儿子和他公司里的风水顾问都选了块什么地!”

原本心中早有怨气的叶薇竹此时亲眼看到这么大一口棺材沿缝钉满铆钉,当场忍不住指着叶世杰的鼻子厉声喝问道。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