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2:32

《狂龙萌爸》小说讲述了陈川林傲雪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狂龙萌爸陈川林傲雪小说,狂龙萌爸陈川林傲雪小说主要讲述:夜幕降临,整个东海呈现一片灯红酒绿。一幢幢偌大的写字楼纷纷熄灭灯火,承接绚丽的是各大KTV,酒吧,舞厅乃至路边的喧嚣夜宵摊。穿着暴露的美女少妇随处可见。

狂龙萌爸
推荐指数:★★★★★
>>《狂龙萌爸》在线阅读>>

《狂龙萌爸》精选章节

夜幕降临,整个东海呈现一片灯红酒绿。一幢幢偌大的写字楼纷纷熄灭灯火,承接绚丽的是各大KTV,酒吧,舞厅乃至路边的喧嚣夜宵摊。穿着暴露的美女少妇随处可见,黑丝短裙几乎成为了夜生活的标配,空气中弥漫着性感和火辣!

南城区的灯火最为璀璨,这里聚集了大多数的夜生活娱乐场所,KTV,酒吧更是遍地皆是,而同样的,林中国际也同样属于南城区范围,这些娱乐场所,大多都是为了给那些上班族释放野性的。南城区作为东海最早的开发地,随着时间推移,已经渐渐变成了东海的中心。

迎着各种浓妆艳抹的少女,陈川缓缓低调的走进了一家名叫“夜尚海”的酒吧。

原本陈川经过一天的奔波,想要倒床就睡,奈何一闭上眼睛,那一幕幕鲜血淋淋的画面就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神经,无法入睡。大城市的好处就是随处都能找到地方喝酒,而酒吧自然是最好的买醉场所。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古老的唱片在留声机里缓缓地转动着,流出的既是音乐,也是记忆。之所以在千篇一律的夜店之中选择了这一家,也正是因为它的年代感和静缓的音乐。陈川是一个经历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的男人,已经不再贪图世间功名利禄,正如这悠悠歌声,平静而不起波澜,却带着隐秘的绚丽和奢华。

酒吧的装饰风格整体偏老,上下共有两层,和古时的丽春院倒是有几分相似。木质的地板和屋檐多少有些年代感,里面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相比那些让人在外面穿得风骚卖弄姿态拉客的酒吧,实在要冷清太多,不过陈川恰恰就喜欢这种氛围。

陈川坐到了角落的吧台上,要了一杯威士忌,一杯烈酒下肚,整个人才微微清醒了一些。曾经的他滴酒不沾,如今却要靠它清醒,靠它昏睡。

二楼的雅座内,一名优柔风雅的女子身穿白红相间的旗袍,开叉的下半身露出一条雪白纤长的腿,优雅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带着一丝愁容端正的坐着。

一个三十岁不到的男子匆匆的跑了过来,轻声的说道:“兰姐,来了个眼生的。”

一边说着,那男子已经将手指向了下方正在一杯一杯喝着烈酒的陈川,娄子兰顺着手指的方向,将目光对了过去,这人刚刚她也注意了许久,从进来之后就一直坐着喝酒,点的还都是最烈的酒,整个人散发出来的忧郁气息让她都不由的想到了伤心的往事。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忧伤?

“阿军,他不是大飞的人。”娄子兰摇摇头,眼神久久不能从陈川的身上转移。

话音一落,酒吧门口突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只见一个长相彪悍的男子气势汹汹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嚣张的笑容,笑起来还露出一颗闪耀的大金牙,身后跟着四个弟兄,手里都还拿着没喝完的啤酒瓶,看样子是已经有些醉醺醺了。

“都给老子滚,今天这破酒吧,我大金牙包场了!”大金牙扯着粗狂的嗓子,一声呵斥。

“凭什么呀!我们也付了钱!”

“对啊,凭什么让我们走!”

“……”

大金牙的作为顿时引起了酒吧里不少人无知群众的不满,但是很快,他们就闭口不言了。只见大金牙一把夺过身后小弟手中的啤酒瓶,朝着嚷嚷的人群直接丢了过去,破碎的玻璃渣子溅了一地,没喝完的啤酒四处乱飞。来这里消费的大多都是些上班的小白领,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当即就四散的逃跑了。

坐在二楼的娄子兰眉头紧皱,这大金牙她再熟不过了,正是大飞的得力手下之一。

“兰姐,你千万不要露面,我去处理!”阿军见娄子兰想要起身,赶忙阻止,然后自己迅速的跑下了楼。

“大金牙,这里是坤哥的地盘,你最好不要乱来!”

阿军很快就到了大金牙的面前,眼神死死的瞪着他。

“坤哥?”大金牙随手拿起了吧台上倒好的红酒,一饮而尽,顺势将酒杯直接砸在了地上,满是不屑的说道:“坤哥都死了多少年了,还跟老子坤哥坤哥的,快叫那姓娄的小寡妇出来陪老子喝两杯。”

闻言,阿军面色阴沉,当即冲着大金牙就冲了上去。

“哟呵,还想动手?”大金牙见状,冷冷一笑,迎着阿军直接将他的拳头整个接住,顺势就是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阿军瞬间嘴角鲜血直流,一只手还被大金牙死死的抓着。

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大金牙不仅体型彪悍,而且身后还跟着兄弟,阿军单枪匹马,怎么都不可能是对手的。

“小寡妇,再不出来,你的宝贝手下的手我可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大金牙肆无忌惮的说道,握着阿军的手又用力的几分,疼得他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坐在二楼的娄子兰看不下去了,当即就要起身下楼,刚走下来到了楼梯口,却听见一旁的阴暗吧台角落里,传来了一声醉醉得声音。

“再来一杯。”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大金牙都愣住了,这酒吧内的人都被他赶走了,就连吧台的服务员都战战兢兢的躲在了吧台下面,此刻居然还有人敢说话,着实吓了大金牙一跳。

“你他妈是人是鬼!”大金牙忍不住骂道,顺带着将后边小弟手上的啤酒瓶整个扔了过去。

也难怪大金牙没有发现,只能说陈川太过于低调,他坐的位置就是个比较阴暗的角落,加上他在部队这些年,让他练就的气质就是不起眼,他要是不想让人发现,他就算是在这位置蹲上个三天三夜,估计都没人察觉的到。

黑暗中的陈川轻轻抬了抬手,就将高速射过来的啤酒瓶整个接住,这一幕让娄子兰和大金牙都不由的暗惊,这个酒瓶的速度和他和陈川的距离,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结果他居然徒手就接住了。

是接住,不是躲过!

虽然心中有些暗惊,但是直觉告诉大金牙,对方是在装神弄鬼,于是他直接丢下已经半残废的阿军,走到了陈川的身前,举起一个沙包那么大的拳头,便朝着陈川的脑袋砸去,边恶狠狠地说道:“你奶奶的,让你滚不滚,跑来吓老子,老子揍扁你!”

娄子兰见状想要阻拦,这是她和大飞之间的事情,不应该牵扯到外人,但是大金牙的出手实在太快,快到她已经来不及叫停了!

砰!

一声脆响!

这一声脆响并不是大金牙拳头砸到陈川脑袋的声音,而是陈川手中的啤酒瓶砸破大金牙脑袋的声音!

场面死一般的寂静,这么近的距离,陈川居然躲过了大金牙的拳头,反手就是一瓶子,砸得大金牙晕头转向,脑壳上的血哗哗得往下流。

娄子兰也是见过大场面的2017注册秒送金,当初跟着坤哥在南城区没人敢惹她,但是自从坤哥死了之后,她就背上了寡妇的“美名”,忌惮她得叫她一声兰姐,觊觎她得就叫她小寡妇。但是眼前陈川这一幕,着实吓了她一跳。

这家伙的反应太快了吧!

酒劲有些涌上来了,陈川摇晃着身子,看都不看被他砸破脑袋的大金牙,径直往门外走去。

“他奶奶的,都干瞪着干啥!打他啊!”大金牙捂着不断冒血的头顶,冲着手下吼道。

四个手下面面相觑,刚刚的一幕还在他们脑海中徘徊,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恐惧,然而此刻他们已经不得不出手了,他们正好挡住了出门的道,陈川已经晃晃悠悠的到了他们跟前了!

拼了!

一咬牙,大金牙的四个手下蜂拥而上。

只见陈川颇有一种打醉拳的意境,一躲一闪一弯腰,一拳一脚一勾手,四个手下瞬间被打飞了出去,瘫倒在地上哀声四起。

“一群废物!”大金牙见状,气得眼冒金星,很想自己上去揍他,手一挪开脑袋,血就呲溜呲溜得往外射,只好立马又捂上。见陈川要走,大喊道:“他奶奶的,别被老子逮着,老子问候你全家!”

陈川原本并不想将事情闹大,刚刚不管是大金牙还是这几个小混混,他都只是随便教训了一下,无心和这群小混混玩,结果大金牙此话一出,陈川立马眼神变得阴森起来,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凌厉,杀气骤现!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