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2:02

本站为您提供人间最得意第二十章在线阅读,山村里道路漆黑,那少年提剑时曾笑言:天地虽大,我只一剑。只不过这一剑气长九万里。


>>>《人间最得意》章节目录<<<

人间最得意第二十章

天牢里灯火通明,夜如白昼。

一身绯色官袍的谢陈郡站在天牢大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在他身后有个中年男人收了伞,却不曾开口,只是双手微微藏入衣袖之中,神情平淡。

在天牢门口相迎的牢头弯着腰,这个在偃师城天牢足足待了十几年的中年男人不敢抬头去看那位坐在偃师城官场上实打实得第一把交椅上的老人,实际上作为谢家这一代的实际上掌权者,谢陈郡不仅仅是谢家的当代家主,大周官场上的常青树,这位老人的行书被称为大周第一,乐理方面也是大家,至于在文章方面的造诣,便更是出类拔萃,除此之外,这位老人当年在大周先帝出兵南征之时,也是谢陈郡出任的统军大都督,只不过随着谢陈郡年事已高,这些年逐渐淡出朝野的视野,安心在这偃师城当着“养老刺史”可谢陈郡在大周的声望却是丝毫不减,一如既往受大周皇帝的信任,最直接了当的表现便是这个老人至今都还遥领着国子监祭酒的职位,而作为谢陈郡侄子的谢应则更是差点被大周皇帝招入皇宫之中成为大周驸马,种种迹象都表明,只要谢陈郡一日不死,谢家便一日不会倒,这偃师城便一日都不会改换门庭。

此时此刻,这个老人站在天牢门口虽未说话,但在场众人都感觉到一股不可言说的压抑,这种气势并非谢陈郡刻意散发出来的,反倒是久居高位自然而然养成的气势。

谢陈郡随口问道:“那两人是关押在哪一间牢房的?”

牢头低声道:“地字柒号,那两人本来就不曾犯什么大罪,因此牢里也不曾多上心,看起来也不像是穷凶极恶之徒,哪里知道会发生有越狱这件事……”

谢陈郡摆摆手,“不必多说了,此事过错不在你,这两人跑了也就跑了,不必在意,只是那间牢房以往都关押过些什么人,你需得查清楚。”

牢头诧异道:“地字柒号自从上次在此地死过一个穷酸读书人之后,便大约二十余年没有关押过其他犯人了,至于再往前面去看,更是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谢陈郡皱眉,“读书人?”

牢头点头说道:“根据天牢卷宗记载的确是有个读书人死在了这里,那个读书人为何被关进天牢,卷宗上语焉不详,只是知晓他好像在墙上曾写下一篇文章之后,便自绝在此。”

谢陈郡问道:“没有派人抄录?”

牢头脸色有些难看,“没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两个逃出去之后,墙上的文章也尽都消失了。”

这个垂暮之年的老人第一次看向牢头的眼睛,眼神之中虽说仍旧看不出什么情感,但牢头却瞬间感觉如坠冰窟。

他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求饶道:“祭酒大人,这的确是小人疏忽,求大人网开一面啊!”

大周朝朝堂之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若是有朝臣同时身兼数职,必定是要以官职最高的头衔来称呼,大周朝的刺史官员位列四品,而国子监祭酒一职却是二品大员,虽说这国子监祭酒是个虚职,但总归是比刺史高出不少的。

因此称呼谢陈郡为祭酒大人,一点都没错。

只不过谢陈郡在听到这个称呼之后,却是平和说道:“也对,祭酒大人的确也治不了你的罪,如此便算了吧。”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在偃师城,谢陈郡这么些身份之中,唯独也只有刺史大人这个身份才能治罪他了。

老人不再有丝毫想继续走进天牢的想法,只是转身,在他身后那个中年男人一直不曾多言,看着谢陈郡转身之后,便撑开了那把油纸伞。

两人踏入雨幕。

那架谢府马车离天牢还有一段距离,在这段路之间,老人忽然开口说道:“无奕,应儿今晚便要启程离去了?”

谢无奕撑伞走在雨中,实际上伞面全部倾斜到了谢陈郡那边,他被雨水淋了个结结实实,只不过这个本来就话少的中年男人并未露出一丝一毫的不耐烦意味,听着长兄问话,谢无奕平静答道:“少梁城那边的旨意早已经下来了,若不是追查那两名逃犯,应儿早该领着他那五千铁骑赶赴边塞了。”

谢陈郡看着这个比他小了近三十岁的胞弟,呵呵笑道:“五千是不是少了点?”

谢无奕生硬道:“应儿不过及冠之年,便能独领五千已经是不敢想的事情,大兄觉得还不够?”

谢陈郡平静笑道:“你担心什么,为兄自然知晓,可咱们这位陛下,同之前历代君主都不同,你若是觉得应儿年少成名不是好事,那担心便真有些多余了。”

抬头望向远处,谢陈郡感慨笑道:“谢家在大周朝堂扎根了几十年,在江湖更是传承了近百年,这份影响力虽说有可能会成为皇家的眼中钉,可只要咱们谢家不反,皇家哪有不倚重咱们的道理?”

谢无奕沉默片刻,低声道:“那便听大兄的。”

在这位谢家家主登上车厢之前,他朝着谢无奕嘱咐道:“应儿在城中结交了一个朋友,是个少年,不必拉拢,年轻人的事情,由着他们去便是,只不过若是那少年被其他人刁难,你适当在私底下解决了便是,也不必摆出什么姿态,免得生出误会。”

谢无奕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走进车厢,马夫自然而然的驾车而去,而谢无奕则是站在原地,并未跟着谢陈郡一起,这位在谢家地位仅次于谢新都,更是大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谢大宗师的谢无奕站在雨中,缓缓而笑。

从腰间拿出一壶美酒在雨中自酌。

这位嗜酒如命的江湖大宗师,只有在自家长兄面前,从不饮酒。

——

夜色深沉,也不见星辰,送走谢应和杨氏兄弟之后,这座客栈便真的只是剩下青槐和李扶摇两个人,李扶摇尚无睡意,推开窗在夜色之中发呆。

过了刻钟有余,李扶摇转头看向隔壁,发现青槐房间灯光摇曳,正有些出神,那扇木窗被人推开,青槐趴在窗旁,看着瞪着一双大眼的李扶摇,莫名觉得这家伙有些好笑。

李扶摇干笑道:“青槐姑娘还没睡么。”

青槐翻了个白眼,并不理会这个白痴问题。

李扶摇也不觉得尴尬,毕竟这种事情自己见得多了。

李扶摇想起之前和谢应的对话,忽然叹气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延陵人氏还是大周百姓。”

青槐插话道:“李扶摇,你知不知道这世上真有武夫能够以力轰杀修士。”

李扶摇木然转头,一脸的不可置信,自己之前的想法并没有错?

“三教之外的修士不多,但也不少,除去剑士完全是走的一条羊肠小路之外,其他野修大抵都是脱胎于三教之中,可你想没想过,为何破天荒会有剑士横空出世?”

青槐靠在窗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李扶摇蹙眉说道:“横空出世……”

一句话尚未说完,很快李扶摇便想到了一件事,他惊道:“难不成剑士便是武夫?”

青槐平静道:“只说对了一半,当年的剑士自然便是武夫,只不过后来便成为了修士,不过武夫轰杀修士之事,也的确发生在剑士身上。”

“当年那位领着剑士走上修行大道的剑仙,的的确确在成为修士之前,以武夫之力一剑斩杀过一位三教圣人!”

这一句话石破天惊,当即便让李扶摇震惊不已,武夫斩杀修士便算了,这还是击杀了一名三教圣人?

这当是何等彪悍的人物?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