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2:02

裴忆婷冷峻峰的小说名字叫做《早知我爱你》,故事讲述:关于爱冷峻峰这件事上,裴忆婷心里有太多憋屈与恨,面对他对自己的仇恨,只能任他在自己身体里的横冲直撞,百般蹂躏。

早知我爱你

第一章 情敌归来

这天晚上,冷峻峰也没有回家。裴忆婷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的感觉,冷峻峰虽然平时比较冷漠,但是从不会夜不归宿,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她望望墙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

正在这个时候,楼下一阵汽车声打破了宁静的夜。裴忆婷冲到窗前向下看,只见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了楼下,车门打开,一个艳丽的女子从驾驶座上下来,走到副驾驶座上打开车门,搀扶出一个醉熏熏的高大男人。裴忆婷马上冲到楼下开门。

门打开的那一刻,那张化妆精致的脸,带着得意嘲弄的笑容,展现在裴忆婷眼前。

“是你?”裴忆婷认出了孟蓓。

“没想到吧!我又回来了!”孟蓓抬起下巴,嘴角示威式的上扬。她紧紧扶着摇摇晃晃的冷峻峰,把他的头靠在自己胸前,一幅很亲密的样子。

“他为什么喝这么多?”裴忆婷压住心头的怒火问道,但是孟蓓却并不回答,而是径直进了屋,经过裴忆婷时还撞了下她的肩。裴忆婷想从孟蓓手里接过冷峻峰,但是孟蓓却推开她,扶着冷峻峰直接往楼上的卧室里走去。裴忆婷只好跟着上去,站在房间门口。

孟蓓把冷峻峰放到床上,这时冷峻峰嘴里嘟囔着“蓓蓓”,伸手一拉孟蓓,孟蓓就势倒在了冷峻峰的怀里,任由冷峻峰的抚摸拥抱。

裴忆婷气得冲到床前,大喊一声“孟蓓!你在干什么!你给我起来!”

孟蓓好像没听见似的用手轻抚下冷峻峰的下巴,用甜糯的声音说道“不要嘛,乖啦!”,然后才缓缓从冷峻峰身上起来,冷峻峰头一偏枕头就睡了过去。裴忆婷怒目圆睁地看着孟蓓,孟蓓换了严厉的声音说道:“你别吵醒他好不好?咱们去外面说。”说完便向屋外走去。

裴忆婷跟在身后,随手带上卧室房门。两人站在门外,裴忆婷紧盯着孟蓓说:“你说啊,你们今晚干什么了?为什么冷峻峰喝这么多?”

孟蓓慢悠悠说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冷峻峰看到我回来了,他想跟我在一起,他说跟你在一起这些年他很痛苦。”

“你胡说!”裴忆婷不愿相信孟蓓的话。

“有没有胡说很容易就知道啊,”说罢,孟蓓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摆在裴忆婷眼前。照片上是冷峻峰环抱着孟蓓的腰坐在沙发上激吻,“我们今晚去酒店了。”孟蓓冷笑地看着裴忆婷的表情。

裴忆婷觉得心里痛极了,她暗恋了五年,结婚了三年的男人,就这么轻易地和别的2017注册秒送金搞到了一起。

她忍住流血的内心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次回来,我一定要夺回本该属于我的位置!”孟蓓的眼光变得凶狠起来。

“你以为做小三就可以成为冷太太吗?你也太小看冷峻峰了吧!”裴忆婷不想输得那么惨,她要奋力一博。

“那就要看看咯!”孟蓓不怀好意地冷笑道。

第二章 迟来的孩子

正在裴忆婷疑惑间,孟蓓边冷笑看着她,边慢慢蹲下身去,此时她正在楼梯的边缘。只见她用手脱掉高跟鞋,然后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啊!”裴忆婷吓得大声惊呼起来,看着滚到了楼梯脚的孟蓓,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鲜血从她的额头上渗了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冷峻峰从房间里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摸着头说道:“什么事这么吵?你在干什么?”看到脸色惨白的裴忆婷,再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看,发现孟蓓躺在地上,惊得酒马上就醒了大半:“蓓蓓!”边喊边冲下了楼梯。

他抬起孟蓓的头查看伤势,“蓓蓓,醒醒,你醒醒!”

孟蓓缓缓睁开眼,迷蒙地看着冷峻峰,虚弱地说道:“峻峰,我没事,不要怪忆婷,她不是故意的。”

听到此话,冷峻峰将目光狠狠地投向楼上呆立的裴忆婷:“是你干的好事!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歹毒的2017注册秒送金!蓓蓓如果有个好歹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就抱起孟蓓,扶到沙发上,然后打电话给家庭医生。

裴忆婷喊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是她自己滚下去的!”她完全没想到孟蓓可以为了夺回冷峻峰,不惜伤害自己,也没想到孟蓓竟然会用这样的手段来诬陷自己,现在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无论她怎样解释冷峻峰也不会相信的。

冷峻峰像没有听到她一样,完全不理她了。裴忆婷感到四肢无力,有些头晕,其实最近一直这样,今天受到刺激就更不舒服了。

家庭医生来了,看了看孟蓓。冷峻峰在旁边焦急地问“医生,她怎么样?伤得严重吗?”裴忆婷站在旁边听着。

“还好,不是很严重,不用太担心,一点皮外伤,脚可能崴了一下,需要好好休养几个月。”医生检查完说道。

“好的,谢谢医生,我送你出去吧。”冷峻峰陪着医生走了出去。裴忆婷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便靠近沙发看着孟蓓,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本来一直闭着眼的孟蓓,此时睁开了眼,看着裴忆婷笑道:“想不到吧?是的,为了得到冷峻峰,我可以做任何事。”

裴忆婷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觉得眼前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真的太可怕了。头又疼了起来,她赶紧扶了扶旁边的椅子扶手,没再说一句话,拖着步子离开了客厅。

医院。

裴忆婷做完检查出来问医生:“医生,我这是什么病?为什么最近总是感到头晕没有力气呢?”

“没病,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注意好好休息。”医生边说边写着病历,写完了抬起头,看到裴忆婷脖子和锁骨处多处的淤青,又交待说:“头三个月要节制一下,以免流产。”

“嗯嗯。”裴忆婷下意识地拽紧领口,挡住脖子,这都是冷峻峰留下的,每次不把她弄到遍体鳞伤他都不罢休。

但是怀孕了?结婚三年,她一直盼着能给冷峻峰生个孩子,想着也许有了孩子两人关系就会好一些,但是却一直不孕,也因此总是被冷家父母嫌弃。

第三章 他的心事

可是在眼下这种时候,在她心灰意冷想要放弃的时候,她却怀孕了?裴忆婷感觉老天爷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裴忆婷心思沉重地走出医院,手机响了,一看,是爸爸身边的林秘书。

“喂?林秘书,怎么了?我爸还好吗?”裴忆婷还没从刚才的心情里转换过来。

“那个,裴小姐,有时间的话,回来看看你爸吧。”林秘书说话有点吞吞吐吐的。

“我爸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裴忆婷马上着急起来。

“没有没有,不是身体,只是,最近公司有些事,比较烦心,你回来的话,可以开导开导他。”

“哦,他现在是在家里吗?……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来。”挂了电话,裴忆婷赶紧开车往家里赶。

一进家门,她就急急地奔向爸爸书房,“爸、爸!”,只见裴松平坐在书桌前,低着头,神色有些苍白。听到女儿的声音,才慢慢抬起对来,想要站起来,却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又颓然地坐下了。

裴忆婷第一次看到裴松平这个样子,很是担心:“爸,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她跪在父亲旁边,握着裴松平的一只手,看到上面皱纹多了很多,手瘦了。

“小婷啊,我没事,没有不舒服,你不用担心。”裴松平慈爱地摸摸女儿的头,“那个,你过得好吗?嗯,阿峰对你还好吗?”

“嗯,”裴忆婷含糊地应了声,回避裴松平的眼光。

“那就好,”裴松平没有留意到女儿的神色,“有件事,本来也不想麻烦你们的,但是现在,公司遇到点困难,搞不好,可能会很麻烦。”

裴忆婷抬起头:“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不得已向女儿说这些,裴松平有点为难,“之前有个投资,没想到……钱都回不来了,现在银行逼得紧,贷款还不上的话……看看阿峰那里可不可以帮忙周转一下?”

裴忆婷没想到事情有这么严重,看着父亲憔悴苍老了许多,一定是为这件事操劳的,自己却全然不觉,心中一阵愧疚。“好的,我知道了,爸,放心吧,我会让他帮咱们家的,你别太担心了,要多注意身体,你看你现在都瘦了。”裴忆婷心疼地埋怨道。

“没事,没事,你别担心。你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啊。”裴松平爱怜地看着爱女。

裴忆婷这才想到了怀孕的事,鼻头有点发酸,可又怕被父亲看出来,只好“嗯嗯”地点头应着。

其实她很想一股脑地全告诉父亲,但几次话到嘴边她又忍住了。如果父亲知道了她怀孕,一定会很高兴,也一定啊会坚持她把孩子生下来。

如果她告诉父亲自己现在和冷峻峰可能过不下去,她不想要这孩子了,父亲很有可能去找冷峻峰算账!

第四章 不许生

从家里出来,她想了一下,就赶紧去往冷峻峰的办公室。冷峻峰的助理小谭看到她很是意外,他告诉裴忆婷,冷先生不在公司,早早就回家了。

看着小潭脸上有些奇怪她连老公回家都不知道的表情,裴忆婷马上掩饰道,“哦,我上午出去了,他不知道。”她突然想起了家里的孟蓓。

客厅里没人,书房里也没人,裴忆婷想了想,便往孟蓓住的客房走去。隔着门,就听到了一男一女的说笑声。“砰”一声,裴忆婷猛然推开了门,只见冷峻峰坐在床边,孟蓓把头靠在他的肩头。看到裴忆婷,两人却并没有躲闪,孟蓓只是把头抬起来,甩了甩头发,摆出一幅傲慢的样子。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冷峻峰,我们还没有离婚,你不可以这样对我,而且还是在我家里!”裴忆婷气得发抖。

“我们并没干什么,就像你看到的那样,也不行吗?而且,”冷峻峰站了起来,挺拔健硕的身材让人不得不仰望他,他走向裴忆婷,压下身子盯着她:“这是我的家。”

裴忆婷看着冷峻峰那对深邃如墨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这时,孟蓓嗲嗲地说道:“峰,你别跟她说那么多了,哎哟,我这腿有点疼,你帮我揉一下呗。”

冷峻峰刚要过去帮她揉,裴忆婷已经先他一步冲到孟蓓跟前,“你要揉是吧,我来帮你揉!”揪着孟蓓的头发猛晃,疼得孟蓓大声尖叫。

“你发什么疯!”冷峻峰掰开裴玉婷抓孟蓓头发的手,拽住她再往后一推,裴忆婷一下没站稳,往后撞到椅子扶手,一下摔在了地上,一阵腹疼袭来,裴忆婷本能的捂住肚子,虽然觉得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可是此刻,她却想要保住。

冷峻峰却先去摸摸孟蓓的头,帮她捋顺下头发,回头看着裴忆婷:“怎么还不起来?难道还要我扶你起来吗?”

裴忆婷忍住疼,声音都变得虚弱:“峻峰……孩子……我们的孩子……”

“什么?!”冷峻峰蹭的一下站起来,他盯着裴忆婷,但是只一会,他又坐下了,重新冷漠起来,“是我的吗?还是樊鸣的?嗬,好啊,现在你们连孩子都有了,那是不是应该叫你相好的来啊?”

“不,峻峰,你别这样,我和他没有,这孩子是你的,求你,送我去医院吧。”裴忆婷挣扎地想坐起来。

冷峻峰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用冷冷的眼神看着裴忆婷:“这孩子,不能生。”即使说出如此残酷的话,他的眉目依然俊朗。

裴忆婷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为……为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你的,你不能这样,峻峰,我求你了,送我去医院吧!”裴忆婷艰难的爬向冷峻峰,这时她感到身下涌出一阵黏腻,低头一看,血已经滑了出来。

第五章 离婚的条件

孟蓓惊得叫了起来,赶紧捂住了嘴。

冷峻峰看着裴忆婷痛楚的脸,还是那么娇艳动人,可是怀的却是别人的孩子,想到这里就恨得想掐死她。

裴忆婷紧紧抱住冷峻峰的腿,突然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赶紧摸摸肚子,“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她挣扎着要起来。

一个护士闻声进来,按住裴忆婷:“别动,你还在输液呢。”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还在吗?”裴忆婷紧张地拉住护士。

“没错,已经没有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冷峻峰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床边,蓝色的衬衫衬得他越发凛冽。

裴忆婷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了……”她扯起被单蒙住脸哭了起来,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冲冷峻峰喊道:“是你,是你杀死了我的孩子!”

“这个孩子,不能留,这是对你的惩罚。我们,离婚吧。”冷峻峰悠然地靠着窗台。

看着每一句,每个字从冷峻峰的嘴里说出来,就像用刀子狠狠刺向裴忆婷的心,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从十几岁第一次见到他时就发誓要嫁给他的男人吗?就是她坚持了那么久在等他爱上自己的男人吗?

裴忆婷揪住自己的衣领,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冷峻峰看着她,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爱的根本不是自己,还跟别人鬼混,却在自己面前装得如此痛苦。

“好,要我离婚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裴忆婷止住了眼泪,眼睛带着恨意瞪住冷峻峰。

冷峻峰看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身体羸弱的2017注册秒送金,就看看她还有什么花招可使吧,“条件?好啊,那你说说看。”嘴角漫不经心地扬起。

“我可以同意离婚,但是我只求你一求件事,求你看在我们夫妻结婚三年的份上,求你能帮我爸一把,求你,只要能救我爸的公司,我同意离婚,然后我会走得远远的,从此不来打扰你。”裴衣婷的眼泪又忍不住盈满了眼眶。

“这个嘛……”冷峻峰顿了顿,他的表情那么淡然,让人完全猜不出他的心思。“说起来,当年你爸为了和冷家联姻,也是费尽了心思,只可惜啊,不懂经营,有再好的借力也做不起来,这也只能怪你爸他自己了。”冷峻峰用食指摸摸嘴角,每次他缺乏耐心的时候就习惯这样做。

裴忆婷了解他这个动作,赶紧补充:“你就当做做好事吧,好吗峻峰?只要帮我爸过了这关,我们就再也不来烦你。”

“我是个做生意的人,不是做慈善的,做生意要看的是回报,可是我帮你爸,我能得到什么回报呢?你倒说说看。”

裴忆婷一下子答不上来了,半响才嗫嚅道:“我们再不来烦你。”

“哈哈哈……”冷峻峰仰头大笑,看到裴忆婷这样卑微软弱的样子,心里有种莫名的痛快。三年来,裴忆婷一直都是高傲的公主,如今公主的自尊再也没有了。

看着冷峻峰狂笑的样子,裴忆婷的心都凉了,这个男人不仅绝情,还如此冷酷,原来自己这许多年来的爱只是一场独角戏,以前一直以为时间可以让他爱上自己,只要能和他相伴一生就足矣,但是生活却狠狠打了她脸,这个男人至始至终不曾爱过她一丝一豪。

冷峻峰走到床前,抬起裴忆婷的下巴,看着她的双眸,冷冰冰地说:“你和你爸,这么多年来,对我们冷家只有利用,现在还要最后再利用一把是吗?我告诉你,这个婚,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说完,便拂而去。

裴忆婷身子一松,颓然坐在床上,想到孩子,想到爸爸,不禁悲从中来。

冷峻峰办公室。

谭助理小心地再向冷峻峰确认:“真的要帮裴氏集团吗?”

“嗯。”

“可是,冷老爷那边怎么交待?”

冷峻峰抬头冷眼瞪着谭助理,谭助理知道自己不该再说什么了,冷峻峰要是决定了的事谁说也没用,即使是冷老爷。

谭助理弥补刚才的冒犯,奉上一份文件:“让我查的那件事已经有结果了,这是那个孩子的DNA报告。”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