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1:41

陈壮赵铁柱全文免费阅读

盛世花香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村头老王为大家带来的《盛世花香》又名《山野春情》、《山野美景》,这是一本极好看的都市小说,陈壮赵铁柱雪梅是小说中的几位主人公。赵铁柱为了给自己死去的孩儿报仇,竟然丧心病狂的对陈壮说将自己的媳妇让给他,而陈壮需要做的就是帮他报复村长。

第1章 不可思议的要求

  “壮子,你看我媳妇,大不大?圆不圆?”

  “铁柱哥你疯啦?为什么带我偷看嫂子洗澡?”

  “壮子,我不仅让你看你嫂子洗澡,我还要让你跟你嫂子睡觉!”

  陈壮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赵铁柱,惊的说不出话来。

  几分钟前,陈壮刚从河里洗澡回来,赵铁柱就拦住他,神秘兮兮的说带他去看一场好戏。

  可陈壮万万没想到,赵铁柱带自己看的好戏,竟然是从墙缝里,偷看他媳妇雪梅洗澡!

  陈壮此时心里虽然纳闷,但眼睛还是忍不住往砖头缝里瞅着。

  房间的正中央摆着一个老旧的木盆,赵铁柱的媳妇雪梅,此时正光着丰韵的身子、坐在盆里认真的擦洗着自己的身体。

  雪梅长得极美,是河畔村公认的大美人,当年,赵铁柱他爹为了给赵铁柱说个好媳妇,拼死拼活半辈子,砸锅卖铁从山里把雪梅给他买了回来,全村男人都对她心馋不已。

  年轻的陈壮,对雪梅嫂子也一直心有幻想,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他都是靠着幻想雪梅嫂子,来解决年轻人旺的苦恼。

  陈壮看着雪梅嫂子的身体就暴露在自己眼前,不由得暗自咽了下口水。

  赵铁柱这时候嘿嘿一笑,在一旁说:“壮子,你嫂子是不是很漂亮?”

  血气方刚的陈壮目不转睛的点了点头,呆呆的说了一句:“漂亮!”

  赵铁柱点头一笑,神秘兮兮的说:“我告诉你,你嫂子还有更漂亮的地方!待会儿你就能看到了!”

  陈壮感觉脑子里懵懵的,有些慌乱的看着赵铁柱,低声问:“铁柱哥,你这到底是啥意思啊……”

  赵铁柱嘿嘿一笑,对陈壮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先别说话,快看,好戏来了!”

  陈壮急忙顺着墙缝,瞪大眼往里看去。

  只见雪梅嫂子已经把两条修长的玉腿,从盆里移了出来,八字形叉开,景色直接暴露在陈壮面前。

  这时候,雪梅嫂子伸出自己的右手,修长的手指缓缓探到了水里……雪梅美目微闭,长而弯翘的睫毛轻轻颤抖。

  特殊的动作一直持续了几分钟,陈壮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眨。

  几分钟后,雪梅整个人才仿佛泄了气一般,瞬间停止了一切动作、瘫坐在木盆里不断的喘气。

  陈壮知道雪梅嫂子刚才做了什么,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自我安慰了。

  只是,他想不明白,雪梅嫂子不是有赵铁柱吗?为什么还要自己趁着洗澡的时候弄这事儿?

  这时,身边的赵铁柱小心的将抽出来的小砖块又塞了回去,陈壮看的意犹未尽,心里感觉空落落的,唯独那里还膨胀着。

  赵铁柱看了一眼陈壮裤子上的隆起,开口问他:“壮子,你想不想试试你嫂子?”

第2章 血海深仇

  陈壮被赵铁柱的话吓得一哆嗦。

  他一万个不理解,铁柱哥为什么带自己偷看他媳妇洗澡,还问自己想不想试试她。

  他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正当陈壮百思不得解的时候,赵铁柱忍不住催促一句:“壮子,你他娘的傻啦!我问你话呢,想不想试试你嫂子?”

  “我……”陈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赵铁柱见陈壮半天不放一个屁,当即说道:“壮子,我跟你说实话吧,你哥那玩意,一年前就不行了,守着你嫂子,想来也来不了,如果你愿意,以后你嫂子就是你的了。”

  “啊?”陈壮目瞪口呆的看着赵铁柱,说:“铁柱哥,你今年才30出头吧?怎么这么年轻就不行了?”

  赵铁柱深深叹了一口气,问他:“你记不记得一年前那场车祸?”

  陈壮连连点头:“记得……”

  这么大的事情,陈壮怎么能忘。

  一年前,刚上一年级的狗蛋儿第一天开学,赵铁柱大清早骑车送他去镇小学,没想到,爷俩刚到村口,就被村长马来财开车给撞飞了。

  马来财刚在镇上喝了一夜的酒,醉醺醺的开着他那辆捷达轿车回家,车开得飞快,看见赵铁柱他爷俩,根本就没减速。

  狗蛋儿被撞的当时就不行了,赵铁柱虽然活了下来,但腿瘸了一条。

  马来财打通了关系,拿一万块钱就把赵铁柱打发了。

  陈壮特别同情赵铁柱,知道他丧子又残疾,所以这一年来,没少给他家帮忙。

  回想一年前那场惨剧,赵铁柱整个人顿时沉默了起来,他坐在地上,掏出一包皱巴巴的廉价香烟,掏出火柴来点燃了一支。

  火光映衬下,陈壮看到赵铁柱双眼通红,眼泪不住的流。

  这时候,赵铁柱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一个30多岁的汉子放声大哭:“狗日的马来财,不但撞死了我的狗蛋儿,撞瘸了我一条腿,还把我撞的当不成男人!我赵家三代单传的香火,在我身上断了啊!”

  陈壮听完,心里也难受的很。

  农村人最在意的就是续香火,赵铁柱就狗蛋一个儿子,辛辛苦苦养到七岁,被马来财喝醉酒开车给撞死了,现在他又没了能力,这赵家的香火,确实是已经断在他身上了。

  断了香火,都没脸去见列祖列宗。

  这时,赵铁柱叹了口气,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狗蛋儿浑身是血的找我来了,他问我,爹我死的这么惨,你咋不给我报仇……”

  说到这儿,赵铁柱手捂着胸口,唉声道:“我这个心里难受的啊,比被人拿刀刮了还痛苦,你说我这算个啥?儿子死了,自己瘸了,现成的老婆也用不动,这么大的血海深仇还报不了,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陈壮听到这里,也忍不住骂道:“这个狗草的马来财,真他妈不是东西!”

  赵铁柱把烟头往地上狠狠一摔,怒骂道:“我告诉你壮子,我这次一定要让马来财家破人亡!”

  陈壮惊呼一声:“铁柱哥,你疯啦?马来财势力那么大,你哪惹得起他?”

  赵铁柱恨恨道:“我已经决定了,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我得让我儿子走的安心!我得对得起他叫我七年爹!”

  说完,他盯着陈壮,认真说道:“壮子,我一定要杀了马来财,不但要杀了他,我还要杀了他闺女!杀了他老婆!让他也尝尝灭门之痛!事成之后,我肯定活不了了,到时候你嫂子就拜托你照顾了!”

  陈壮支支吾吾的说:“铁柱哥,你可不能冲动啊……”

  赵铁柱摆了摆手,一脸坚决的说:“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谁也改变不了,壮子,你嫂子她还年轻,你要是愿意以后跟你嫂子搭伙过日子,那我回去就劝劝她,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找别人!”

第3章 达成共识

  赵铁柱的话,让陈壮脑海中,顿时浮现起梅嫂子那完美的身段。

  陈壮暗想,自己光棍一条,家里穷的只有两间破屋,根本没钱讨媳妇,如果能跟雪梅嫂子在一起,那还真是好事一桩……这样的好事儿,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陈壮急忙说道:“铁柱哥,我愿意!”

  赵铁柱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不过壮子,你想得到你嫂子,得先帮我个忙。”

  陈壮一想到雪梅急忙说道:“铁柱哥,你尽管说,什么忙我都没问题!”

  赵铁柱咬牙道:“我要杀了马来财全家!”

  陈壮吓的一哆嗦:“铁柱哥,我胆子小,杀人这事,我可帮不了你……”

  赵铁柱说:“我不要你帮我杀人,我要你帮我给马来财戴一顶绿帽子!”

  “绿帽子?”陈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赵铁柱道:“就是睡他媳妇!他二婚娶的那个柳凤娇,不是号称十里八乡最漂亮的2017注册秒送金吗?比你嫂子还漂亮几分,你去把她给睡了!”

  陈壮尴尬的说:“柳凤娇是村长媳妇,眼高过顶,看谁都不拿正眼瞧人,我哪有那个本事睡她啊!”

  赵铁柱哼笑一声,道:“你有那个本事!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你身上有个宝贝,柳凤娇如果看见,一定会心痒痒!”

  陈壮摸了摸自己的前胸后背,笑道:“铁柱哥,我家里穷的叮当响,哪有什么宝贝?”

  赵铁柱神秘兮兮的说:“我说的,是你裤子里的那个宝贝,村里男人就属你最大,也不知道咋长的,跟他娘的牲口似的,柳凤娇要是看见了,保准她馋。”

  赵铁柱有一次在地里干活,无意间碰到过马来财跟柳凤娇野外办事,发现马来财小的跟蚯蚓有得一拼,而且软的很,上去三两下就缴械了,根本就无法让柳凤娇满足。

  打那时候,赵铁柱就知道柳凤娇那块地也是常年干旱,她这种2017注册秒送金,如果看见陈壮的身体,绝对抵抗不了。

  陈壮听赵铁柱讨论自己的小兄弟,有些不好意思,便岔开话题问他:“铁柱哥,人们都说馋好吃的,你说馋男人,是啥意思?”

  赵铁柱愣了愣,笑道:“忘了你小子还没体验过,等你体验过你就明白了。”

  说着,赵铁柱拍了拍陈壮,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这样吧,我回去劝劝你嫂子,明天先让你嫂子陪你几次你就知道了。”

  陈壮一听,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忍不住问他:“铁柱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赵铁柱说:“反正你嫂子以后要给你照顾了,早晚都得让你试试,还不如早点来,也好积累点经验对付柳凤娇!”

  “行……”陈壮点点头,道:“铁柱哥,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

  赵铁柱看了他隆起的地方一眼,叮嘱道:“今天晚上可别忍不住自己来,留着点体力,明天试你嫂子的时候,给你嫂子留个好印象!”

第4章 说服

  赵铁柱到家的时候,雪梅已经收拾好,准备睡觉了。

  两人早早的关灯躺下,赵铁柱从后面抱着雪梅的腰,在她耳边说:“媳妇,我昨天梦见狗蛋儿了……”

  雪梅身体一滞,紧接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赵铁柱见她不说话,又道:“狗蛋怪我不给他报仇,我心里快难受死了。”

  雪梅想起儿子死时的惨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赵铁柱也哭了,哭着说:“再不给儿子把仇报了,我怕我自己先绷不住上吊去了。”

  雪梅哭着说:“铁柱,你可不能这么傻,你死了我可怎么办……”

  赵铁柱说:“我要是死了,你就找个好男人过日子吧,你今年才二十八岁,正是好时候,别耽误在我身上,我连满足你的能力都没有,害得你只能每天在洗澡的时候偷偷来几下……”

  雪梅一下子哑口无言,她没想到,自己的小秘密,赵铁柱竟然都知道。

  赵铁柱这时候又道:“我要是把马来财弄死,以后就没法照顾你了,壮子这小子不错,我撮合一下,以后你俩就搭伙过日子吧。”

  见雪梅不说话,赵铁柱有心没心的说了一句:“壮子那小子,恨不能比驴还大,你跟了他,就再也不用守活寡了。”

  雪梅又羞又臊,她心里也对这样的生活无比绝望,儿子的仇也压在她的胸口,让她每日每夜都饱受折磨,如果赵铁柱真想去杀了马来财,那对他们夫妻二人来说,都是个解脱。

  雪梅内心深处也希望能够过上正常人的日子,白天在家带孩子做饭,自家男人外出干活;晚上自己把孩子哄睡着了,再好好伺候自家男人……只可惜,赵铁柱已经没了那能力。

  雪梅叹了口气,道:“铁柱,你要报仇我不拦你,不过就别撮合我跟壮子了,壮子他这么年轻,看不上我这种生过孩子的老2017注册秒送金。”

  赵铁柱急忙说道:“你放心,我已经跟壮子说过了,壮子答应了,我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什么?你跟壮子说了?”雪梅惊呼一声,心里顿时羞臊难耐。

  赵铁柱如实说道:“你洗澡的时候,我把壮子骗过来,在外面墙缝里偷看了半天,你的身子都让他看完了,就连你自己做的时候,壮子也都看见了。”

  “哎呀……”雪梅捂着脸说:“你怎么能带他偷看我洗澡,还偷看我……哎呀,我这以后哪还有脸见人!”

  赵铁柱说:“那有啥的,等你跟壮子真刀真枪的来两回不就熟了吗?明天我把壮子叫过来喝两杯,趁着酒劲儿,你俩就把事儿办了。”

  “这……这合适吗……”雪梅心里又害臊,又觉得隐隐有几分期待。

  她对陈壮的印象很好,这后生长得俊,身体壮,而且很能吃苦,关键是心还好,这一年来没少给自家帮忙,非常讨人喜欢。

  雪梅守活寡这么久,心里不想男人是不可能的,再加上平时与陈壮走得近,她心里最想的男人,其实就是陈壮。

  赵铁柱认真的说:“没什么不合适的,你那地荒了一年多,也该让头壮牛好好犁一犁了。”

第5章 抓贼

  第二天一早,陈壮起床之后,就把脏了的四角裤扔到了水盆里。

  他回想起昨晚,自己在梦里又梦见雪梅嫂子洗澡时的情形,梦见雪梅嫂子那美妙的身躯,竟然就跑马了。

  换了条短裤,陈壮便准备下地干活。

  八月的天气稍微凉快了一些,不过也是农村人最忙的时候。

  玉米眼看快熟了,陈壮惦记着再给玉米浇一茬水,浇过水,再等上一个礼拜就可以收了。

  村里种地浇水大都租四轮机,那种专门浇水的四轮机上改装了水泵,在河边就可以把河水泵上来,再输送到地里。

  不过陈壮想省点钱,一大早就提着扁担和两个铁桶下地去了,他家的玉米地离河边不远,挑水浇地虽然累点,但不用花一分钱。

  来到地里,陈壮便用铁桶装满两桶水,然后用扁担挑着,到玉米地边上,一行挨着一行浇水。

  忙了半个上午,日上三竿的时候,陈壮忽然发现不远处的玉米地里,有不寻常的动静。

  陈壮心里一紧,心想这八成是遭贼了!

  玉米眼看快熟了,经常有外村的小偷过来偷掰,昨天村西头的二丫家,两亩玉米让人偷掰了一半,把二丫她娘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农村人种地本来就不容易,辛苦一年眼看要收成了,这时候被贼给偷走,气都要气死。

  想到这里,陈壮抄起扁担,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靠近那块玉米地,陈壮隐约看到里面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是干什么好事。

  陈壮猫着腰钻了进去,眼看那人在不远处站定,他急忙冲了上去,撩起扁担猛地一下将阻挡在自己与那贼之间的玉米杆划拉开,怒喝一声:“妈的,偷玉米,老子打死……”

  “你”字还没说出来,陈壮就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傻眼了。

  面前的贼竟然是个2017注册秒送金,此刻刚在玉米地里蹲下,面朝着陈壮的方向,那印着碎花的裤子已经被她褪到了小腿上,跟裤子套在一起被退下来的,还有一条粉红色的三角短裤。

  陈壮不由自主的往下看去,那2017注册秒送金白嫩的双腿完全敞开。

  陈壮咽了咽口水,那2017注册秒送金正要蹲下小解,被他杀出来这么一吼,吓的一哆嗦……2017注册秒送金抬头怒视着陈壮,气急败坏的骂道:“陈壮你这个狗日的王八蛋!敢偷看老娘上厕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说罢,那2017注册秒送金抄起一块土坷垃,直接朝着陈壮砸了过来。

  陈壮这才看清那2017注册秒送金的脸,魂顿时都吓没了!这2017注册秒送金,竟然是马来财的老婆柳凤娇!

  紧接着,陈壮只感觉额头传来一阵剧痛,不由得哎呦一声,柳凤娇丢过来的土坷垃,刚好砸在他脑门上,瞬间就砸出一个大包。

  陈壮急忙解释道:“柳婶儿,我不是故意的!我看见这边不对劲,以为是偷玉米的贼呢,没想到是你在这儿……”

  说完,陈壮那双眼睛不由自主的又看向那里。

  柳凤娇见他还敢占自己便宜,气的又抓起一块土坷垃,奋力的朝陈壮丢过去,骂道:“你还敢看!老娘宰了你这个狗崽子!”

  陈壮吓的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喊:“柳婶儿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柳凤娇在玉米地里怒骂:“你个有爹生没妈养的小杂种,看我不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陈壮一边跑,一边气的在心里骂,柳凤娇你个骚娘们也太缺德了,老子又不是故意要看你上厕所,你他妈砸老子一个大包也就算了,还敢骂老子爹妈!

  陈壮十几岁的时候,爸妈就生病相继去世了,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所以被柳凤娇这么一骂,他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一想到赵铁柱想让自己帮他给马来财戴绿帽子,陈壮心里坚定不移的暗想:“柳凤娇,你给老子等着,老子早晚把你给整了!哪怕用强的也要把你给整了!让你一天到晚瞎得瑟!”

  摸了摸额头,感觉那个包越来越大,快撵上鸡蛋了,陈壮气的地干脆也不浇了,直接往村里的卫生所跑了去。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