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2

主角叫赵德崇的小说是狂妃相忆深,出自沧海遗珠所写的小说《狂妃相忆深》。有喜欢该古言现言类型小说的读者们,可以关注一下沧海遗珠届时我们会更新更多该作者小说。

狂妃相忆深

推荐指数:8分

《狂妃相忆深》在线阅读全文

狂妃相忆深第5章 【04】时空穿梭

铃铛更加诧异的看着她,扶她到床边坐好,“那是崇郡王和你的表妹羽姑娘,噢,不对现在应该叫羽夫人。你是俞洛妍啊!”

天啊···!

时空穿梭竟是真的,借尸还魂也是真的,小说中的臆想并非全是假的。

很快,张颖和便从铃铛口中了解了许多的消息!

原来她穿越到了北宋975年,赵匡胤是公元976年驾崩,也就是说穿越到了赵匡胤死前的最后一年,然后不知怎么就借俞洛妍的身体重生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21世纪的张颖和,而是9世纪的俞洛妍!

那个崇郡王,居然是宋太祖赵匡胤的侄子,宋太宗赵光义的长子——赵德崇!别看只是郡王,这赵姓嫡系血统的郡王,远比异姓的藩王亲王高贵太多。当然这个时候的皇帝还是赵匡胤,赵光义还只是晋王。赵德崇也只是郡王。

对于宋朝历史,张颖和也只是一知半解,历史传闻赵光义的长子因为没当上太子,最后被气疯了,性情变的很残忍,动不动就杀人砍人。

这个崇郡王莫不会就是那个被气疯的‘神经病’皇子吧?

想到这里,张颖和忍不住哈哈大笑,心中倒是很解气,这个崇郡王原来有‘精神病’隐患。哈哈哈···邢羽儿还美呢,若是她知道崇郡王日后是个‘神经病’看她还能不能笑出来。

俞洛妍是一年前被囚禁在郡王府,也就是南唐覆灭期间被赵德崇这个‘神经病’囚禁了,原因不得而知。

张颖和还从铃铛口中得知,真正的俞洛妍深爱着崇郡王,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可是崇郡王接连娶了正妻杨氏,侧室彤夫人,以及现在的邢羽儿,却始终都不肯娶俞洛妍,导致俞洛妍心灰意冷,终日寻死腻活。

弄明白后,张颖和心都凉了半截,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21世纪的我是死了吗?怎么死的?”

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教练老公出轨女学员,被张颖和堵在训练房的换衣间。

暴跳如雷的张颖和按住女学员一阵暴打,连鼻子的假体都给她打出来了,老公嘉明怕出人命,就上前拉她,她又追着老公暴打。

跆拳道教练出身的嘉明因为出轨心虚,也不敢还手,扭头就往街上跑,张颖和在后面玩命追着打他,好像来了一辆卡车,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想不到睁开眼后,就到了这里。

“这可怎么办?还能回到21世纪吗?我还没来得及把老公‘下面’给废掉就死了,这下可真便宜他了。”

出轨是张颖和最不能忍受的事情,结婚时就说了,老公怎么滴都成,要是敢出轨,一定会亲手把他‘剪掉’。

“老天为啥不等多几分钟,等我把老公打残后在让我死。”张颖和欲哭无泪。

“这下好了,不在一个世界了,老公肯定会跟小三结婚,然后小三住着我的房,开着我的车,花着我的钱,睡着我老公,想想这口气怎么咽的下?”

21世纪的我,死时肯定是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回到21世纪,不为别的,就为了废掉老公那根不听话的东西,让他打一辈子光棍,不然这口气不顺,在另一个世界也会死不瞑目的。

弄清楚一切后,张颖和心里憋屈的不得了,可也无计可施,一时间也想不到回21世纪的办法。不得不接受现实,接受新的身份。只能迅速在脑海中调整自己的状态。

目前这具躯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连站起来都费劲,肯定在被囚禁的一年中,糟了不少苦头。

必须要先将身体养好,恢复体力后,在作打算!

张颖和环顾一下屋内的环境,虽算不上破旧,但丝毫也没有一点皇家的奢华。

空间也不算大,摆设更是寒酸,只有几张简单的古式桌椅,一个木制屏风,简易的一道幔帘将房间与外室隔开。花瓶字画古董之类的珍贵摆设一样没有。

“唉!这么寒酸!”张颖和暗自叹息,不过想来也是,‘阶下囚’能有什么好待遇。

只是脚上为什么要锁一条铁链?是怕原主逃跑吗?

“美女,能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吗?还有麻烦你帮我开了这铁链?”

铃铛瞪着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看着张颖和,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妍姑娘,你叫我美女?”

张颖和一愣,反应过来,在21世纪,见2017注册秒送金习惯都称呼‘美女’。

“呃,对呀,你确实是个小美女啊!”

铃铛确实长的也挺好看的,大眼睛,小圆脸,白里透红的肌肤,唯一不足的就是太矮小了些。

铃铛大大的眼中闪出一丝羞涩,羞怯的转身跑去倒水去了。

“妍姑娘请喝水!”铃铛很快就倒好水端了过来。

张颖和实在太口渴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温正好。一饮而尽后,惊讶的发现杯子居然是木质的。

“宋朝不是该用宋青花的瓷器吗?”张颖和很费解,但是浑身都酸痛,头也疼的厉害,只想躺下来休息。

“铃铛,帮我开了这铁链呗,我又不是条狗!哪有把人当狗一样给拴起来的!”张颖和抬了抬脚,铁链“哗啦啦”的响了一声。

铃铛一脸的难色,“钥匙在崇郡王手里,只有崇郡王才能打开铁链。”

“啊?这个死变态,神经病,不爱就不爱呗,还玩什么铁铐捆绑,这年代也流行SM吗?”张颖和忿忿不平的骂着,将脚链甩的哗哗响,“可真够丧良心,死变态难怪没命当皇帝,活该被气疯。”

远处鞭炮声和礼乐声持续不断的传来,想来是那对‘双贱合璧’的婚礼开始了。

喧闹声很大,可以想象的出来婚礼十分的隆重。

“切,纳个妾有必要这么隆重吗?像是故意炫耀一般,真让人恶心。”

铃铛立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颖和,这让张颖和浑身不自在。

“你这样看着我,我睡不着的。”

“妍姑娘,你不用太刻意掩饰,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铃铛说话的神情认真又真挚,不像虚情假意。

弄的张颖和满头雾水,“我为什么要哭?”

铃铛的眼神怀疑中带着怜悯,看的张颖和直发毛。

“···妍姑娘真的不难过吗?这已经是崇郡王第三次娶亲了!”

看着铃铛悲悯的神情,张颖和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俞洛妍,不是21世纪的张颖和,为了不让铃铛怀疑,张颖和只好假装难过一下下。

“呃——!是有些难过,但我被气的失忆了,许多事都记不住了,所以还好了,···那个有吃的吗?”

“啊?”

铃铛大跌眼镜的神情让张颖和想笑。

“饿了,有吃的吗?”

“···天啊,妍姑娘你居然主动开口要吃的。”

张颖和听后,很诧异的看着铃铛,“难道我从前不吃东西的吗?”

铃铛揉着发红的眼圈,好像自己要东西吃,她特别感慨一样。

“妍姑娘稍等,铃铛这就去传膳坊!”说着铃铛便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这丫头,别说,还真可爱!”

张颖和浑身都痛,只想躺下来休息。还没来得及躺稳,只一分钟,铃铛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吃的呢?”

铃铛看张颖和安然无恙后,腼腆的笑笑,“铃铛怕姑娘又做傻事!”

张颖和不解,皱眉问,“做什么傻事?”

铃铛又换成那幅怜悯的眼神,拉起张颖和的手腕,撸起袖子给她看。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