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8

杨战陈梦瑶全文阅读

暗血狂兵全文阅读

主角叫杨战陈梦瑶的小说名字是《暗血狂兵》,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莫逍,小说暗血狂兵全文讲述了主角杨战在年幼时为了控制体内的暗血之力,他追随师父离开家乡征战国外,当七年后他回到故乡,在国外成为传奇兵王的他会有怎样的都市际遇呢?

第1章 最后一个任务

  金星月,位于阿尔讷斯、巴尔斯特、和伊凡达三国的交界地区,是仅次于金三角的毒.品生产地区。因此地区形似星月,故得名金星月,是世界三大毒.品产地之一。

  诺扎哈,是本地的一位军阀,控制着周边地区百分之六十的毒.品军火贸易。他的老窝,位于一座小村庄的半山腰,在这里诺扎哈有一座别墅。山脚下的村庄,被他经营成贸易中心,进行各种违法交易。至于村里的村民,几乎都是诺扎哈的人,在毒.品和金钱的控制下,对诺扎哈特别忠心。另外,他还拥有一支三百人的武装部队,装备精良。

  此刻,一名穿着迷彩服的青年,正站在对面的山头,俯视着眼前的村子。

  他,杨战,七年前被他那无良师父带到这,成为了一名雇佣兵。七年时间,他可以说杀出了一片腥风血雨。如今这里的人,提到他无不谈之色变。

  “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了,完成这个,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

  进入狙击阵地,透过瞄准镜可以看到别墅的三楼。诺扎哈正坐在起居室内,与自己的手下谈论着什么。

  十字准星瞄准了诺扎哈的脑袋,正当他开枪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诺扎哈运气太好了,他的一名手下走到了面前,正好挡住了狙击枪的弹道。

  坐在对面的诺扎哈,正打算喝咖啡,鲜血淋了他一头。愣了足足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尖叫一声趴在地上,叽里咕噜的乱喊着什么。没多久,凄厉的警报声在整个村子响起。

  大批的步兵从村子里出来,沿着森林搜索他的踪迹。杨战注意到,诺扎哈在手下的护送下,准备逃跑。

  杨战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想跑?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接下来,是狩猎的时间。杨战嘴里咬着军刺,如猎豹一般遁入黑暗。

  诺扎哈听到村子里传来的骚乱,意识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叫上自己的手下,带上自己的资产进入密道,这条密道是他为了今天特地准备的。

  从密道出来,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寒光袭来,走在前面的几名手下都捂着脖子倒下。自己也被一颗石子击中了小腿,倒在地上,钞票还有金子散落的到处都是。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在前面,靠着树吸着香烟。

  吐出一口香烟,杨战说道:“怎么这么慢,我可是在这等你很久了。”

  诺扎哈从地上爬起来,拔出手枪对准他,厉声喝问道:“你、你是谁?”

  “我?”杨站慵懒的伸一个懒腰:“我不过是一名雇佣兵而已。来收你的性命。”

  “雇佣兵?”诺咋哈眼底闪过一抹凶厉之色,低声道:“杀了他。”

  他身后仅存的手下扑向杨战。杨战一甩手,下一秒他的手下全都倒在地上,脖颈分别插着一把匕首。

  “咕噜……”诺扎哈恐惧,颤抖着身体道:“你到底是谁?”

  “杀你的人。”

  “等等,你们雇佣兵是为钱卖命对吧?要多少,我给你们双倍,不,三倍四倍,只要你愿意放我一条生路。如果你愿意跟我这,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啊,用金钱收买我吗?我的价格是很贵的。”

  “哈哈哈,贵又怎样,我又的是钱。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杨战摇了摇头,指了指他:“我要你的命,能给我吗?”

  诺扎哈闻言愣了一下,勃然大怒:“你耍我!”

  开枪的瞬间杨战踢出一颗石子,击中了他手里的枪。

  诺扎哈捂着手,声嘶竭力的威胁道:“不,你不能杀我。我认识猫山的首领,你要是杀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别忘了,这里可是猫山的地盘。”

  “猫山?难怪了。不过,你觉得我血鹰会在意一个小小的猫山吗?”

  “血、血鹰!”

  诺扎哈闻言浑身颤抖,眼里透漏着深深的恐惧。雪鹰在雇佣兵之中可谓人尽皆知,他只接受S级的任务,并且每一次都圆满的完成。同样出名的还有他的手段,每次任务都注定会血流成河。最让他绝望的一点是,雪鹰似乎极度痛恨贩*毒者。因为这些人,最后往往都死状凄惨。

  “啊!”似乎在做最后的困兽犹斗,诺扎哈想要抓住地上的枪。

  杨战弹出手中的香烟,以极快的速度击中诺扎哈的咽喉。诺扎哈捂着自己的脖子,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不断的在挣扎。杨战站在他面前,眼神一片冰凉。最终,这位恶贯满盈的军阀,倒在了他搜刮来的金钱上面。脸部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眼神透露出深深的恐惧。

  杨战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步入黑夜。七年,五十个S级任务圆满完成,杨战注定会成为一个传奇,不对,他已经是一个传奇了。

第2章 机场解围

  两天后,杨战坐在前往杜宫市的飞机上。悠闲的伸了个懒腰,哪怕是他,坐了一整天的飞机都会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他进入中国特意换了好几个身份,如今他是一位海外创业归来的海归。想到多年未见的父母,还有可爱的小妹,杨战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

  飞机降落到杜宫市,下了飞机杨战深吸一口气,这是故乡的味道啊。

  “就这么光这手回去不行,给爸妈买点礼物。妹妹今年应该上初中了,买点什么好呢?”

  正当杨战思索买什么礼物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异样的气息。他看着候机厅人来人往的人群,目光最终锁定到两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身上。

  这两个人乍一看没什么特别,但杨战却能感觉到,他们身上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感觉。这种感觉这七年来他接触的最多,是杀手,职业杀手。

  “这里怎么会有杀手,他们的目标是?”顺着杀手的目光看去,顿时愣住了。

  美女!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正提着行礼从机场走出。眼睛小小的很有灵气,像是会说话一样。鼻子很俏,樱桃色的嘴唇有点小可爱。年龄应该还是学生,穿着白色的衬衣白色的短裙,齐肩的黑发披在肩上,头上还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

  杨战见过很多美女,但很少有女孩能让他心动。这个女孩的眼神真漂亮,带着不谙世事的单纯。那两个杀手的目标,是这个令他有些心动的女孩子。

  两名杀手看到目标出现,互相使了一个眼色。杨战迟疑了一下,决定偷偷跟上去看看情况。

  陈梦瑶刚刚跟父亲通完电话,这是她到杜宫市的第一天。刚走出机场,便有两个年轻人走上来。

  “你是陈梦瑶小姐吧?”

  “我是,你们是?”

  “太好了,我们是你父亲派来的,”说着他凑过来小声说道,“我们俩是市局的便衣,特地来接你的,跟我们走吧。”

  “好的。”

  一旁偷听的杨战一口血差点吐出来,你好歹怀疑一下啊,你这大萝卜。

  或许是杨战心里想的起作用了,陈梦瑶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我刚跟我爸爸打电话,他说会亲自过来接我的。”

  “没错,你父亲很快就会过来,我们带你去找他。”

  “你们真的是警察吗,我要看看你们的警官证。”

  陈梦瑶开始怀疑了,总算没那么笨。

  “警官证是吗,好的,”其中一人笑了笑,张开口袋露出里面黑洞洞的枪口,“这个可以证明了吧?”

  “你、你们……”

  另一个人上去抓住她的手,厉声说道:“别动、最好别出声,乖乖跟我们走。”

  “你们究竟是谁?我爸爸是警察局长,他会抓你们的。”

  “警察局长又怎么样,他现在救不了你。”

  “梦瑶?”一只手拍在她的肩膀上,“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认错人了。”

  “你、你又是谁?”

  看着突然冒出来,装作一副很熟路样子的陌生人,陈梦瑶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你忘了,是我啊,这才多长时间你就不记得我了。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这突然冒出来的,自然是杨战了。一旁偷听的他,还是忍不住站出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可不能让这两个歹人劫持了。这两个家伙,手头上的命一定不少。

  “他们……”陈梦瑶以为对方真的认识自己,下意识想呼救。不过注意到杀手冷厉的表情,改口道,“他们是来接我的。”

  “这样啊,你们好,我是紫轩的朋友。”杨战笑着伸出手,对方不疑有他,一根人伸手跟他握住。握住手的瞬间,杨战突然发难咔嚓一声捏断了他的手指。

  对方惨叫的同时,杨战一脚踢向另一名杀手的小腿。一脚击中,对方失去平衡。

  知道他们手里有武器,杨战下手非常的狠辣,一手一脚让两人都失去了战斗力。接下来拉开他们的外套,将惨叫的两人捆在一起。为了以防万一,杨战卸掉了这两人的胳膊和下巴,防止他们逃跑和自杀。对这些职业杀手,在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看着一旁还在发愣的美女,一时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

  “啊,你、你、你做什么?”

  “你发呆的样子真有趣,还不赶紧报警。”

  “哦,报警报警。”

  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按下了110。突然想起忘记跟对方道谢了,抬起头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第3章 回家

  惨叫的两人,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机场的保安过来了解情况,尤其是看到两人怀里的枪械,连忙通知机场警察前来处理。

  “瑶瑶、瑶瑶?”一名穿着警服的中年人慌忙走进机场值班室。陈梦瑶正在里面休息,听到声音欣喜的站起来,“爸!”

  “太好了,瑶瑶!”中年人是陈梦瑶的父亲,陈峙,杜宫市的警察局长。见到女儿没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来的路上接到通报,知道自己的女儿差点被人劫持,吓得他连闯几个红灯赶到机场。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下心了。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来的。”

  “我这不是没事吗,爸。刚才多亏了一个人,是他帮助了我。”

  “是谁?”

  “唔,不知道。一转眼他就不见了,我连他名字都没来得及问。”陈梦瑶一脸苦恼。

  这时候,门外有一名警察敲了敲门。陈峙让女儿在这等一会,自己走出去。

  “怎么了?”

  “陈局,那两人自杀了。”

  “自杀了?你们怎么看的。”

  “抱歉陈局,我们也不清楚他们怎么死的,正在等法医鉴定。”

  “算了,有结果告诉我。”

  陈峙挥挥手让他退下,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突然想到女儿手里那个救命恩人,让人照顾好女儿,自己则去机场的监控室,命人把机场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到杨战突然出手,制服两名杀手仅用了不到几秒钟。他也是军队之中,从视频可以看出杨战的身手很强,难道是军队出身。

  而此时,杨战坐着出租车准备回家。

  从小被师父接去习武,然后去国外拼杀,已经十多年没回来了。变化太大了,他都快认不出这里是自己的家乡了。

  在国外的几年,偶尔他也会让零查一查自己的父母的近况。知道老两口在市集开了个水果摊,这个时间应该还在市集摆摊吧。路上他买了点吃的用的,回来的事情他没有告诉父母,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市集距离他家很近,还有这里是老区,变化不大。让出租车载他到市集停下,自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不过父母的水果店在哪他不知道,只能找人问问。爹妈在这开了这么多年,问的话很容易找到。

  这不,刚问第一家就有人知道,而且这位大妈还猜出他是老杨家的大儿子。

  “你爸你*妈经常把你挂在嘴边,说你在国外创业多么多么厉害,我们耳朵都听的出茧了。”说到这,这位大婶脸色变了下,“差点忘了,你赶紧先回去吧,你爸妈出事了。”

  “什么,我爸妈怎么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人说是被什么人打了,店铺都让人砸了。”

  话音刚落,气温突然变得阴冷起来。好心肠的大婶不禁打了个冷颤,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杨战表情阴沉的可怕,“大婶,我这些东西先在你这放一下。”

  问清楚水果店的位置,杨战一路走过去,很快找到了父母的店铺。就像那位大婶说的那样,水果店被人砸了,放水果的架子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架子上的水果掉的到处都是。一位初中的小女生正在店里打扫卫生,一边扫一边抹眼泪。

  小女生穿着校服,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长得非常俏丽,年龄还小已经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小女生一边打扫,一边把地上还算完好的水果捡起来,擦干净后放到一旁的筐里。诺大的店里只有她一个小女生,也没人帮忙。

  这个初中小女生,应该是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小妹杨茹。他被师父接走的时候,小妹还没有出生。也是之后从父母的来信知晓小妹的出生,可惜一直没机会回来。

  杨茹正在店里打扫,看到一个陌生人走进店里,误把杨战当作那帮人的同伙。举起扫帚哭喊着:“你、你们还想怎么样,房子我们不要了还不行吗,滚出去啊。”

  “等一下,小茹,我不是坏人,我是你哥。”

  “哥?你是杨战哥哥?”

  “是我,我回来了。”

  杨茹慢慢放下扫帚,“你真的是杨战哥哥吗,不是骗子?”

  杨战无奈的笑着,自己这妹妹还挺警惕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她,杨茹一看照片脸就红了,因为这是她小时候的照片。而这张照片,父亲寄给了在国外的哥哥。看到这张照片,杨茹确定这就是自己哥哥,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

  “哥,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是我,让你受委屈了。”杨战心疼的抚摸着杨茹的脸颊,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

  “哥,你怎么才回来啊。”

  杨茹抱着他哭了起来,把这几天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已经没事了,我已经回来了。我听说爸妈被打伤了,是怎么回事?”

  “哥,爸爸妈妈他们……”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店外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几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走进来,其中一个人不怀好意,一脚把杨茹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水果筐踢倒,里面的水果全都洒出来。

  “你……”那可是她一上午好不容易清理的。

  杨战眼神一凝,手指轻弹激发一道内劲,将一颗水果送到这人脚下。这嚣张的混混一脚踩在水果上,仰面摔倒在地。外面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捂着嘴笑起来,连杨茹都忍不住笑起来。

  “哎呦!疼死老子了,还不快扶我起来。妈的,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转头看向杨战和杨茹,杨战小混混直接无视,“小丫头,咱老大可是警告过你们,不许你们再开店。怎么,我们老大的话这么快就当成耳边风了?”

  “我、我才没有开店,我只是收拾一下这里。”

  杨茹显得很害怕,躲在杨战后面。

  “呵呵,骗谁呢你。呦,这是你的小情*人啊。看你长得这么清纯,没想到还是个婊*子,我……哎呦!”

  杨战哪能容忍别人侮辱自己妹妹,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腕。咔嚓一声,将他的手扭断。

  “我、我的手,啊啊,你、你竟敢。”对方看着自己九十度反过来的手腕,疼的说不出话来。

  杨战耸耸肩:“抱歉,似乎有点用力了,我帮你弄回来。”说着,抓着他的手,上下扭了几下。骨头清脆的声音响个不停,将他的手骨头都复原,这过程疼的他不停的惨叫,最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至于另外两个跟班,早就看傻了。杨战转头看向他们两个,一个滚字蹦了出来。

  两个小跟班后退几步,看着跟死猪似的同伴,两人决定先回去报告老大。至于倒在地上那个,则被他们遗忘了。

  杨战冷哼一声,将地上这家伙拖出去扔到外面。回来看着目瞪口呆的妹妹,好笑的捏捏她的小脸。

  “嗨,回神了。”

  “啊,哥哥,好厉害!”

  “那是当然,你哥我在外面也是学了几手的。告诉我谁干的,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可是、可是他们人多。而且爸爸说,他们背后有人。”

  杨茹又有点担心。

  “先别说这些,跟我讲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茹点点头,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杨战的父亲杨仁,在老区这有一栋老宅,而事情就出在老宅身上。杨家早年在本地也是一富豪人家,后来因为战乱等各种原因,逐渐衰落。到杨战爷爷这一辈,家里就剩下这栋老宅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杨仁在娶了杨战的母亲刘秀英后,攒了点钱把老宅重新整修一番。后来有专家说,他家的老宅是历史建筑,保留原基础上进行修缮。

  大概一个月前,有人找上了杨仁,提出要买他家的老宅。先不说杨仁肯不肯买,光他出的价钱远远低于老宅评估的价格。可那人说,看上他家房子的,是罗哥。

  杨战带着妹妹坐上出租车,去医院看望父母。听到杨茹说到这,他问道:

  “这个罗哥是谁?”

  “罗哥名叫罗勇,他是本地的一名恶霸,手下有二十来人。”提到这个罗勇,杨茹脸上浮现出厌恶,“他经常带着小混混,到市集里收保护费。如果不交就会把摊子砸了,不让人做生意。大家对他没办法,只好每个月给他交一笔钱。”

第4章 罗勇

  “这种事情,警察就不管吗?”

  “他舅舅是这里的派出所所长,有闹事的话,罗勇会叫他舅舅来抓人。那些被抓紧派出所的人,都被打的很惨。哥,你打了他们的人,那个罗勇肯定会来找你麻烦的。要不,你先出去躲一躲吧。”

  “放心,先带我去看看爸和妈。”

  杨战摸着妹妹的头,让她放宽心。

  一帮小混混,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可如果是警察,他就要三思了。他可不希望自己下辈子,被全国通缉。

  他记忆里有一个电话号码,是他师父留给他的。说等他回国的时候,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打这个电话。可依他对师父的了解,那王八蛋绝对没那么好心,肯定埋着坑等他。

  “小茹,那个罗勇为什么要咱家的老宅?”

  “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一点不光是她,她的父母也很纳闷。他们家的老宅已经很老旧了,最近又被文物部门划定为历史保护建筑。就算买下来,也不可能卖出去。老宅是杨家的基业,杨父也不可能卖掉。正因为如此,罗勇的手下三番五次来这里闹事。昨天,他们把店里的水果都给砸了。杨仁上去跟他们理论,被他们打伤。至于母亲气的病倒了,面对这种情况,杨茹也只好请假回家帮忙。

  听到父亲被打伤住院,杨战心里怒火中烧。很好,这帮家伙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他有的是折磨人的办法。

  来到父母的病房,杨茹连敲门都顾不上,跑进去对爸妈喊道:“爸、妈,你们看我带谁来了。”

  杨仁一只手打着石膏,脸上还有被打的淤青,坐在杨茹母亲的病床前。刘秀英身体本来就弱,这一受到惊吓,老毛病又犯了。

  “小茹,这里是医院,小声点。你不是在店里忙活吗,刚才你说带谁来了。”

  杨战这时候走进来。杨仁看到他时,愣住了。就这么看着杨战五六秒钟,突然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平儿?(杨战的小名)”

  他的本名为杨平,后来他师父将其改名为杨战,杨平就成了他的小名。

  “爸,我回来了。”

  杨仁用另一只手摸着儿子,泪水忍不住留下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这兔崽子,一走就是十几年,我都快忘记有你这个儿子了。老婆,起来,看看我们儿子回来了。”

  “儿子?是平儿吗?”刘秀英睁开眼睛,看到杨战的时候,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儿子。哪怕十几年没见,在母亲眼里都能分辨出来,“平儿,我的平儿你终于回来了。”

  杨战走上前去,跪倒在父母面前。

  “爸妈,儿子不孝,离开你们这么长时间,让你们受苦了。”

  “哪有什么委屈的,你能够回来我跟你*妈就高兴。”

  “平儿,过来让我看看你。你都长这么大了,有没有媳妇了?”

  杨战差点被呛着,咳嗽几声无语道:“妈,我才十八岁,哪有那么快。”

  “哦,十八岁,十八岁也不小了。”

  “哎呦,真是一副亲情重逢的感人画面啊。”病房外面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看起来是个老实忠厚的人,可杨战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残忍。之前被放走的两个小混混,就站在他身后,指着杨战小声嘀咕什么。

  杨仁看到他,怒声道:“罗勇,你来这做什么?”

  “我当然是来探望你啊,杨仁叔你也太不小心了,自己居然摔倒了。怎么样,伤的严重不。”

  “你……”

  杨仁气的说不出话来。明明是被罗勇手下打伤推倒的,到了他嘴里居然变成自己摔伤了,老实本分的杨仁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你就是罗勇?”杨战站起身,冷冷的盯着他。

  被杨战双眼盯着,罗勇感到好像被一头野兽看上一样。过了一会他反应过来,勃然大怒,自己居然被一个小鬼吓着了。

  “你就是杨仁叔那个跑到外国的儿子吧。”

  “我叫杨战,为什么打伤我父亲?”

  “喂喂,小兄弟,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杨仁叔是自己摔倒的,跟我们可没关系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对啊对啊,我们亲眼看到他自己摔倒的。”

  身后的人应和着。

  “你也听到了,这是大家都看到的。”

  单纯的杨茹都气的直发抖,大骂这帮人无耻。

  杨战让妹妹去照顾爸妈,这件事交给他处理。

  “你想怎么样?”杨战冷冷的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来探望杨仁叔的。还有顺便谈一谈你们老宅的事情,怎么样,我还是那个条件,三十万。你们家老宅可是荒废了那么久,三十万也不少了。”

  “滚,罗勇,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把祖宗的基业卖掉的,你给我滚。”

  杨仁指着罗勇让他滚出去。

  罗勇冷笑几声,说道:“好吧,杨仁叔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转身的时候心里想着,“老东西,真是不知死活。过几天把你儿子女儿弄进牢房,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求我。”

  “等一下,我说让你走了吗?”

  罗勇停下脚步,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战,一手指着自己问道:“怎么,你是在跟我说话?”

  “当然,难道还有别人吗?你不是想要我家的老宅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聊一聊,如何?”

  “你能做主吗?”

  “当然,爸,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如何?”

  “平儿,不要去。他们要的只是我们的房子,大不了给他们。”

  比起老宅,还是自家儿子更重要。

  “爸,相信我,你就在医院好好养伤。小茹,过来一下,听我说。”

  交代完后,杨战和罗勇一起离开。他们没走多远,就在医院附近一座天桥下面。罗勇这家伙,听手下说杨战很能打,于是叫了七八个人一起来医院。

  “这里应该可以了。”离开了医院,面对杨战这小鬼,罗勇原形毕露,“好了小鬼,我没闲工夫给你玩。二十万拿去,老宅归我。”

  “二十万?我没记错的话,刚才你在病房说的是三十万吧。”

  “嘿嘿,小子你打伤了我的人,这十万块就当作医药费。”

  杨战也笑了起来,说道:“我可没打算给你谈老宅的事情。之所以和你出来,是想算算你打伤我爸的帐。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我早知道你很能打,不过在能打又怎么样。”

  罗勇试了试颜色,他的手下都拿出橡胶警棍。这种警用器械,他们居然人手一个。这玩意打在人身上疼不说,还不会留下伤痕。想到小茹说罗勇的舅舅是派出所所长,这两人还真是狼狈为奸。

  一下子,杨战就被包围了。罗勇在外面叫嚣:“给我狠狠的打,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一个人挥舞着警棍,杨战直接抓住他的棍子,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

  “太轻了。”

  用力将其拉过来,肩膀撞在对方身上,一下子栽倒在地。

  杨战挥舞几下警棍,残忍的目光看着这群小混混:“我来教教你们,怎么用这个吧。”

  小混混再多,对杨战来说就跟绵羊一样。他就跟虎入羊群一般,打的这帮小混混哀嚎不已。半分钟不到的时间,七八个小混混躺满了一地。

  “切,这么不禁打。”杨战甩了甩胳膊,他都没怎么用力。

  此时罗勇已经吓傻了,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明明他们人多,怎么一转眼他的人全躺地下了。看到杨战走过来,罗勇这才反应过来转身想跑。结果跑得太急,左脚绊倒右脚摔在地上。

  “等、等一下,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杨战哪跟他客气,一棍子落在他的腿上,疼的他大声惨叫。连打五六下,都打在不同的部位。不会有什么内伤,但会让你疼的死去活来。等他停手的时候,罗勇已经有气无力了。

  “别、别打了,求求你。”

  杨战提着他的衣领子,质问道:“说,为什么要买我家的老宅。老实交代,不然我们继续玩。”

  “我、我说、我说,别打。是、是有人找我,要我买你家老宅的。”

  “是谁?”

  “我、我不认识。我真的不认识他,不过他答应事成之后给我一千万。”

  一千万?对这个地方的人来说,是一笔大数目。是什么人,花这么多钱要他家老宅。正当他思索的时候,周围传来了警笛声。

第5章 警察局长

  听到警笛声,杨战看向脚下的罗勇。罗勇举起双手,表示不是自己报的警。

  两辆警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头前一辆车下来一个人。罗勇看到他,惊喜的喊了声舅舅。

  陈所长下车后,看到杨战后面躺了一地的人。而自己的侄子,正被一个年轻人踩在脚下。

  这是怎么回事?

  “舅舅,快救我。”

  “把手里的武器放下,快!”

  陈所长指着杨战说道。

  杨战心里暗骂一声,这是被人阴了吗。罗勇是不可能报警的,他一直盯着。谁通知了这位陈所长,这下难办了。

  他把手里的警棍扔在地上,在警察的喝令下举起双手。两名警察上前去,抓住他的手腕给他拷上手铐。

  “勇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舅,多亏你来了。”

  陈所长把自己的侄子搀扶起来。罗勇看着杨战,得意的说道:“小子,你不是很能打嘛,有能耐你连警察一块打啊。我就站在着,有种你打我啊、打我啊。”

  杨战一脚揣在他的小腹上,后面两名警察喝令他老实点。杨战半跪在地上,满脸无辜的说道:“这不关我事啊,是他自己让我打的,我只是照办。”

  “老实点,把他带回所里去。勇子,你这是怎么搞的,这小子是什么人?”

  “舅,他就是杨家那早年跑去国外的大儿子。这小子,哎呦疼死我了。舅,待会你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你放心,到了所里他就是头老虎也得给我趴着。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去不去,我跟着去,把这小子弄个半死。”

  罗勇现在还浑身疼的厉害,走路都得让人扶着。

  杨战被押上了警车,一行人坐着警车回到了派出所。这一幕,被躲在不远处的杨茹看到了。她因为担心哥哥,跟爸妈说好偷偷跟着出来。见到哥哥被警察带走了,杨茹心里急坏了。尤其是罗勇的舅舅也在,哥哥被抓进去一定会吃苦头的。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哥哥说过……”

  杨战临走之前,跟她说一旦自己没有回来,就让她去打这个电话。电话号码她记在脑子里,马上到附近的小卖铺里打电话。

  “00000001接着是2130003。”

  一个非常奇怪的电话号码,杨茹甚至怀疑能否打通这个电话。结果,电话真的打通了。响了两秒后,有人接听,是一个很甜美的女声。

  “喂,你好,这里是二十三后勤中心,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

  “你、你好,是我哥哥让我打电话过来的。”

  “你哥哥是哪位?”

  “他叫杨战,他被警察带走了,请你们救救他。”

  “警察?这怎么可能,是不是搞错了?杨战,好像没有这个人。小妹妹,你哥哥他有没有跟你说别的?”

  “别的?啊,对了,他说他的师父是原机。”

  杨茹听到电话那头一阵骚乱,好一会儿那个甜美的女生重新问道:“你说啥,原机大师?你现在不要着急,仔细和我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杨茹有点发呆,还是照着对面的意思,把事情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一遍。

  “原来如此,我明白,小妹妹你放心,你哥哥不会有事的。你现在先回你爸妈那,很快你哥哥就会回家。”

  杨茹愣愣的挂掉电话,这就完了?

  另一边,杨战被押到警局后,直接被送到审讯室。知道他很能打,陈所长命人给他带上手铐脚铐。

  坐在审讯室里,杨战看着一旁得意洋洋的罗勇,不由得说道:“我说,审讯的时候有旁人在场,这不怎么符合规矩吧。”

  陈所长和另一名警察坐在另一头,他点了根烟冷笑道:“审讯?不,现在还没开始的。而且这里有外人吗,我怎么没看到。”

  罗勇捏着拳头,带着两名手下走到他面前。

  “小子,刚才打的很过瘾是吧,现在该我了。”他让人拿一本书,放在杨战胸口,自己一拳锤在书上。

  杨战面不改色的看着他,说道:“这就是你们的私刑?拜托,别像个2017注册秒送金一样,力气大一点。”

  “嘿,我就不信了。”

  被杨战轻浮的表情气到,罗勇连锤了五六下,手都疼了。最后一下的时候,他感到一股力量反弹回来。要不是后面有墙挡住,肯定会摔一跤。不过撞在墙上的滋味也挺不好受的,一口气差点闷不过来。

  杨战打了个哈欠:“好困啊,就这点能耐吗?”

  陈所长一拍桌子:“姓杨的,你给我老实点。”

  “陈大所长,”杨战示意手里的手铐,“我现在这副摸样,难道还不够老实吗?”

  罗勇跑到他舅舅身边,对他说道:“舅,我觉得这小子有点邪门。”

  “哼,别担心,我这里招多的事。你不是很有能耐吗,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陈所长和罗勇对杨战施加了各种私刑。结果是,杨战坐的都快睡着了。陈所长甚至让人拿来电机,给杨战上电刑。杨战自己倒是没事,电机反而烧了。面对杨战,这俩舅侄一脸抓狂。

  平常这些私刑,随便用上一两个。那些跟他们作对的家伙,都会求爷爷告奶奶。怎么在这小鬼身上,就不起作用了。

  罗勇看着一脸惬意的杨战,威胁道:“姓杨的,你也就现在能嚣张。别忘了,你家人还在外面呢。你那个妹妹长得蛮漂亮的,我想肯定有很多人会喜欢。”

  杨战猛地睁开双眼,杀气瞬间笼罩在罗勇身上。身上的手铐脚链一下子被挣脱,他一把抓住罗勇的脖子撑到墙上。

  “你这是找死!”

  杨战突然挣脱开来,把所有人都吓蒙了。几个人想将杨战制服,都被他一脚踢开。

  陈所长想拔出配枪,杨战却先一脚将他的手枪踢掉。之后抓住他,和罗勇一起按在桌子上。

  “啊啊,住手,你这是袭警。你死定了,赶紧放开我。”

  “陈大所长,都这时候了你还说这些话。而且,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

  杨战话里的杀气,令他们两个冷汗直流。

  这时候,审讯室的门开了。一个人咳嗽一声,对杨战说道:“小兄弟,你可以把这两人先放开吗?”

  “你是谁?”杨战皱着眉头看着这位突然出现的警官。

  陈所长看着站在门口这位,越看越觉得熟悉。突然间,他脸色惨白,想起了这人是谁。

  “陈、陈局长……”

  “陈局长?”

  “我是市警察局局长陈峙,你叫杨战是吧,可以请你先把这两人放开吗。”

  知道眼前这人是市警察局局长,杨战放开了罗勇两人。

  “陈、陈局长,你听我解释。”

  “不用了,你还是跟督察去解释吧。真没想到,我们的队伍里会有你这样的害群之马。”

  听到这话,陈所长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完了。至于罗勇,他哆哆嗦嗦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大所长和罗勇被带走了,他们的下场杨战懒得理会。陈局长陪在他身边,告诉他他是陈紫轩的父亲。感谢他在机场,救了他的女儿。

  “举手之劳而已,我看他们两个行为不轨,可能是人贩子。陈局长,你不会是特意追着我来吧。”

  “呵呵,是也不是。来的路上我也了解了,为你父母的遭遇我感到非常抱歉,这是我的责任。”

  “这我赞同。”

  那姓陈的说白了也是你的手下,不是你的责任是谁的。这番直白的话,让陈局长哭笑不得。

  “你父母还好吧,为了表示歉意,我想代表局里去探望他们。”

  “这,不用了吧。”

  “不不不,必须的,你也说了这是我的责任才导致了这些事情。走吧,我开车送你过去。”

  杨战有点困惑,这位陈局长对他客气过头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在陈局长的强烈要求下,杨战陪他一起去了医院。杨战的父母知道眼前这位居然是警察局长,吓得有点说不出话了。陈局长在两老面前也没有摆架子,非常的和气。对他们的遭遇,感到歉意,并且保证会严厉追究罗勇他们的责任。

  “哥,他真的是警察局长吗?”

  “如假包换。小茹,我给你的那个电话你打了?”

  “嗯,打了。那边说自己是什么二十三后勤中心,我跟她说了你的事,她让我回医院,说你很快就会回来。没想到,哥哥你真的回来了。”

  杨战摸着下巴,难道跟这个电话有关。该死,怎么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