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8

林靖雯庄逸阳全文阅读

情不自禁靠近你全文阅读

主人公是林靖雯庄逸阳的小说名字是《情不自禁靠近你》,又名《危爱》,这是由网络作者五月晨语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林靖雯被自己的丈夫设计了,把她送到了上司庄逸阳的床上,还让她以为他痴心一片。当真相被揭穿的那一刻,林靖雯万念俱灰,她一定要复仇!

第1章 错局

  直到现在我都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十分荒唐,因为我婚内出轨了。

  我只是个普通妇女,而我出轨对象却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土豪,我之所以会和他所有交集,一切拜我老公所赐。

  当时我老公杨瑞的公司接了一笔大单子,把所有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眼看距离项目完成越来越近,却没想到对方无缘无故扣押了一千五百万的尾款。

  期间杨瑞也去沟通了很多次,可对方态度强硬,坚决不给。

  眼看着公司要破产,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怕保不住,我气的自己跑去找他们老板要钱,可连庄氏的大门还没进就被轰出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可都行不通。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从杨瑞口中意外得知庄氏集团的老总庄逸阳在富康大酒店休息。

  我当时就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就算庄逸阳是老虎,我也必须去找他将钱给要回来。

  为此我特意打听到庄逸阳休息的地方,所以到了酒店之后我直接到了他房间门口。

  按照原计划我应该理直气壮地直接敲门,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门突然自己打开了。

  紧接着我被一只手直接拽了进去,然后就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将我抵在门上。

  我下意识想要逃跑,但对方把我禁锢在门上我压根动不了。这时我看清了他的脸,确定是庄逸阳,但他满身的酒味,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张嘴解释却被他的大嘴堵住了,只能呜呜的叫着。

  我使劲拍打着他,却被他直接扛起扔到床上,直接用床单捆住我的手。我哭喊着,怒骂着,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件地落地。

  他贯穿我的那一刻,我使劲咬在他的肩膀上,入口的血腥味都无法冲淡我的耻辱。

  我泪流满面地任他折腾,到最后这羞耻中居然还带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

  暴风雨后庄逸阳似乎清醒了,递给我一张支票让我走,很显然他将我当成了卖肉的。

  羞愤当头,我一把撕了支票,裹着浴巾就哭着跑出去了。

  我就算是报警,那也只能查出来是我主动进入他的房间,所以这等于吃了个哑巴亏。

  我这身装扮,在路上引起无数人指指点点,等我回到家,居然没有人。

  婆婆不在家,杨瑞也不在家。

  这让我害怕的心落地,赶紧去泡个澡,好好地洗一洗,将那个男人的味道去掉。

  换身衣服,在家等着杨瑞,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我居然婚内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给他戴了绿帽子,他现在能承受得住这么残忍的消息吗?

  前几天他就自杀了一次,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

  再加上婆婆那么厉害,让我将这个消息直接隐瞒了下来。

  面对杨瑞的彻夜未归,我甚至都不敢问,好在他也没有问过昨晚几点回来的。

  听闻我也没有将钱要回来,杨瑞脸色有些发白,主动地就要提离婚,说是不要拖累我。

  “不,不要离婚!我们可以继续要钱,实在不行就打官司。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我本来心中就有愧,这个时候怎么能扔下杨瑞呢?

  可是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劝,杨瑞都是铁定了心,一定要离婚。

  我只能求助婆婆,她直抹泪,说不管我们两个的事情。

  看着一纸离婚书,上面写的是给我一套小房子,没有任何债务。

  杨瑞这是要将所有的债务都扛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越是这样,我这心中就越发地难受。

  下定决心,不能离婚,必须要再次找庄逸阳,要回属于我们家的钱。

第2章 婚内出轨

  那一夜,我的手机钱包全部都丢在那里。

  所以这一次,我是在前台要求见庄逸阳,告知房间号,日期。

  面对前台小姐轻视的眼神,我心中酸楚,但更怕他不见我。

  半个小时后,庄逸阳的助理程贺将钱包手机都送下来给我,并且将那晚的支票一起给了我。

  “林小姐,庄总不希望有后续!”

  这明显是怀疑我欲擒故纵,手机钱包故意丢在那呢?

  我在对方鄙夷的眼神中收了那张十万块的支票,然后将我的名片递给对方。

  “告诉你们庄总,还欠我们家一千四百九十万的工程款!”说完我就在坐在楼下等着。

  今天来,我可没有打算走。

  如果对方不见我,我就一直等下去,等到他见我为止。

  程贺拿着我的名片,迟疑了一会就转身回去。

  又等了十分钟,前台小姐通知我去顶层见庄逸阳。

  面对阳城第一富豪,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不要再被蛊惑。

  已经对不起杨瑞一次,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

  要回这工程款,就算是将功赎罪。

  一路走进庄氏集团老总的办公室,那是真切地让我感受到上市公司与我们家公司,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我坐立不安地等着庄逸阳忙完,甚至都不敢去看他。

  白天的他太过于冷漠,那天晚上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才会热情得跟一个火炉一样,燃烧得我失去了理智。

  许久,他抬起头,“你是瑞龙公司的人?”

  一句话就让我倍感苦涩与羞耻,很显然他忘记那晚的事情。

  我点点头,在他那漠视的眼光下拿出两家公司的合同,“庄氏集团没有给我们结尾款一千五百万,请您今天给我!”

  他公事公办地拿起合同,看了几眼,然后打了个内线,该项目经理跟财务人员一起进来。

  听着他们的汇报,我这时才明白,是杨瑞以次充好,交付验收的时候被查出来,所以庄氏集团拒付。

  而这一切,杨瑞根本就没有跟我说,真是羞得我当场要钻进地缝。

  “杨夫人,这钱,我们怕是不能给你了!如果没事,我要去开会了!”庄逸阳站起来居高临下地说着,抬腿就走人了。

  我有什么立场,再拦住对方呢?

  估计没有那一夜,今天这办公室我都进不来。

  所以,我赔上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换来!

  这十万块简直就是个笑话,我将支票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开。

  既然以次充好,那我们根本就没有欠下那么多的外债。

  杨瑞啊杨瑞,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骗我?

  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公司,居然发现他的秘书衣衫不整地从办公室出来。

  秘书许琴更是挑衅地看着我,扭着腰去工作,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看见我,杨瑞先是惊讶,很快又恢复了那爱理不理地样子。

  原来这才是离婚的主要原因吗?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人!

  “我同意离婚!但是财产要合法分割!你根本就没有亏损那么多,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吼起来!

  心如刀割,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要走一生的人,却伤我最深!

  “合法分割?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有这资格吗?”杨瑞撕破脸皮,变成了一副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

第3章 再遇

  婚内出轨?

  呵呵,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一副为我好,不让我背负债务,离婚还给一套小房子,这算是施舍吗?

  为什么会有婚内出轨这一茬,他难道不清楚吗?

  翻脸无情说得就是杨瑞这种人,这次直接让我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有。

  这个婚,我当然不能就这样离了。

  两年来,公司,家里,我付出多少心血。

  凭什么就这样离了,本来我对他有着愧疚之心,现在全部都是恨意。

  在公司里,别人指指点点,闲言闲语,大部分都是在说我水性杨花,婚内出轨。

  杨瑞倒是站在了苦情的一方,我欲哭无泪,更是无法申辩。

  难道要跟别人说,我没有跟庄逸阳睡?

  估计在别人眼中,这是我占了大便宜,吃亏的是她们的男神。

  离婚是在所难免,就在我决定放手的时候,接到我妈的电话,我爸住院了。

  千里之外的临城,我下了高铁直接奔赴医院,这才了解到我爸的病情,肝癌!

  看着两位老人花白的头发,他们明明才五十岁,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我当即就为爸爸匹配了肝源,然后一边伺候我爸,一边等待结果。

  我妈多次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都叹气未说。

  我知道她想问杨瑞怎么没来?老丈人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这做女婿的再忙,也应该到医院来探望探望!

  满心苦涩,无法言语!

  当年为了杨瑞,我不惜跟父母闹翻,远嫁千里之外。

  如果不是我爸生病,估计我们都没有缓和的机会。

  手术费用还差二十万,我虽是一口答应下来,可是身上却只有五千块。

  早知道有这么一出,那十万的支票就不要清高还给庄逸阳,最少能解燃眉之急。

  一周后匹配出来,我跟我爸的肝源完全吻合,现在只要交上手术费就可以了。

  我妈趁我不注意,打电话给杨瑞,希望他能来看看我爸,另外我捐肝后也需要人照顾。

  谁知道杨瑞这个混蛋,居然用这个威胁我,让我签离婚协议书,他就到临城完成我妈的心愿。

  无奈之下,我只能同意离婚,但是让他给我一百万,这样就可以解决爸的手术问题,还有后期康复。

  他却一口回绝,我们在一起五年,结婚两年,家里的一切都是共同奋斗来的。

  他现在却这样无情,口口声声地要我净身出户,否则就将我出轨的消息告诉爸妈。

  “杨瑞,你这个混蛋,离婚就离婚!”我气得对着电话大喊,然后手机直接砸地上,转脸就看见我妈泪流满面地靠在墙上。

  未等我想好什么借口安慰她,她就一把抱住我,哭喊着我爸的病不治了,也不能让我为难。

  安抚好她,我买了一张机票就返回阳城,心中怒火在强烈燃烧。

  因为没有饮食,在机场,我撞到一个人后,就晕倒了。

  陷入黑暗前,我似乎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等醒过来的时候,居然看见庄逸阳,他这是做好人好事吗?

  看了下VIP病房,这费用我可支付不起,赶紧起来。

  “庄总,大恩不言谢,我有事得先走一步!”口袋没钱,我都不敢提费用多少。

  趁着他没有反应过来,就准备开溜。

  “你怀孕了!”庄逸阳一句话,就让我停下来了。

第4章 两难抉择

  怀孕了?

  我跟杨瑞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同房,那这孩子只能是庄逸阳的。

  结婚两年都没孩子,跟他那一夜的疯狂,已经种下孽根了吗?

  “是我的吗?”庄逸阳补了一句,让我不禁冷笑起来。

  那天装作不认识我,公事公办,现在倒来问这孩子是不是他的?

  男人都是这样虚伪吗?

  “庄总,您怕是多想了,我是有夫之妇。”虽然即将离婚,可杨瑞还是我法定意义上的丈夫。

  庄逸阳似笑非笑地盯着我,让我有一丝慌乱,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这男人似乎能够看破人心,真的好可怕!

  “离婚?净身出户?需要我帮你吗?”庄逸阳抛出一个诱饵,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

  可我该相信他吗?

  庄逸阳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只有号码,很显然这是他的私人电话。

  他一步步靠近,壁咚了我,那撩人的气息,让我有些站立不稳。

  额头上一热,等我抬起头,他已经离开了病房。

  我摸着额头,这算什么?

  我即将要成为离异妇女,他这算不算特殊癖好。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怀孕怎么捐肝?

  如果不捐肝,我爸就会死!

  捐肝,就得让孩子死!

  麻木地走出医院,居然在大厅里看见了杨瑞小心翼翼地搂着那秘书。

  那2017注册秒送金摸着小腹,一脸幸福跟得意。

  难道他们也有了?

  “你怎么在这?手里拿的是什么?”杨瑞看见我,立刻没了好脸色,一把抢过我手上的化验单。

  顿时脸就黑了,一巴掌甩过来,我岂能傻傻地站在这被他打。

  “你居然怀了个野种?”杨瑞紧接着要来打第二下,却被人给拦住了。

  是个陌生的黑西装男人,我也不认识。

  “我怎么怀上这孩子,你心中没点数吗?她那才是野种吧!”我指着秘书许琴的肚子,是我傻,居然看不出来这两个人早就有问题。

  他算计我离婚,顺便能坑一把庄氏集团,我却傻傻地看不出来。

  杨瑞一边骂我,一边又想打我,黑西装男人挡在前面。

  周围看热闹的人,更是指指点点,我扭头就想走,却被许琴拽住了衣服。

  “林靖雯,你这野男人一个接一个,瑞哥伤心我安慰他,这不是他的错,是我心甘情愿的。”许琴摆出一副痴情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我打不过杨瑞,还能打不过她吗?

  一巴掌甩过去,手心都疼!

  既然要当绿茶婊,那就好好地当。

  “林小姐,庄总让我护送您回家!”黑西装男人的一句话,让杨瑞愣住了,许琴更是不甘心地盯着我。

  他居然是庄逸阳的人,那这样闹一番,庄逸阳肯定就知道我这孩子不是杨瑞的。

  想想我就觉得头大!

  家,我哪里还有家,完全不知道去哪里!

  最后开了一间房,先住下来,再想日后的打算。

  我必须要弄清楚瑞龙公司现在的账目,再调查清楚许琴肚子的月份,既然我们都有婚内出轨的情节,那这财产就需要均分。

  我爸等着这救命钱,我没有时间打官司,现在又怀孕,怎样才能快速地拿到钱?

第5章 渣男配戏精

  第二天,打开房门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还是黑西装男,不过却换了一个人。

  “林小姐!我是庄总派来保护您的人!”

  庄逸阳这是开始监视我吗?

  就因为这肚子里还未成型的孩子,我这算母凭子贵吗?

  不免自嘲地笑了,我拒绝也没有用,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我今天主要去找瑞龙公司的财务主会计,她是我大学校友肖媛媛,我希望能够查清楚公司的账目。

  公司的大体盈利情况我是知道的,不算庄氏集团这项目,最少还有两百万的资金链。

  杨瑞以次充好,庄氏集团目前只是扣下尾款,并未起诉,没有赔偿款。

  而且这项目并未亏钱,靠着材料差价,杨瑞还小赚了一笔。

  但肖媛媛并不敢给我看账本,甚至都不敢说。

  只是告诉我,公司的人现在都被许琴给糊弄住,对我非常不利。

  她让我赶紧离婚,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而且越快越好。

  她眼神之间的闪躲,让我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我不再为难她,毕竟她还要在这工作,养家糊口。

  我直接去找杨瑞,在走廊上就看见许琴在那耀武扬威地训斥着新员工,老板娘派头十足。

  许琴见到我,秒变小白花,护着肚子,蹙着眉头,“林姐姐,都是我的错,你别再伤害杨总了,他胳膊到现在还是青紫一片!您现在又带一个男人来,要打就打我吧!”

  一边说着,一边还害怕地看着我身后的男人。

  戏精!

  “我竟不知现在瑞龙公司是你当家!这是当我不存在吗?”当初注册这家公司,我可是占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我走过许琴身边,直接将她挤到边上去,有本事现在再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个肚子疼!

  让大家都看看,她跟杨瑞珠胎暗结。

  杨瑞听到动静,将我拉到办公室里,跟以前一样,先是训斥我一番。

  只可惜现在的我不会这样逆来顺受。

  “给我一百万,我们离婚,好让你那儿子光明正大。否则,我将你以次充好的事捅给所有的合作伙伴!”我盯着他的脸,曾经的最爱,忍不住犯恶心。

  看我泛酸的样子,杨瑞脱口而出,“贱人!”

  呵呵,我贱,的确挺犯贱!

  我坐在沙发上,就看他给不给,这钱我必须要拿到手,去给我爸做手术。

  杨瑞又开始跟上次一样地威胁我,将渣男形象发扬光大。

  “如果我爸出事,我跟你同归于尽,你最好相信我说到做到!”我将茶几上的茶壶直接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他有些发愣地看着发飙的我,这是第一次。

  在我的再三逼问下,他犹犹豫豫地说出了实话,公司现在十万的流动资金都没有,下个月员工工资都不知道用什么发。

  钱都被他拿去给他妈买房子,也就是说,我现在逼不出来任何钱。

  我逼着他立刻卖房子,卖车。

  杨瑞反正就在那装死,不管我说啥,他就是没钱。

  这是要逼得我走投无路吗?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阳城的大街上,找不到一个帮忙的人!

  直接撞上了前方的人,我本能地说着对不起!

  “林小姐,总是习惯撞上我吗?”庄逸阳戏谑地说,伸出手揉着我头发,自然地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我整个身体立刻绷直,有些不爽地推开他,“放开,你是我的谁?”

  “我是这小东西他爸!”庄逸阳冷冷地指着我的肚子,似乎刚刚片刻柔情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