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1

《妻约已过,再会无期》是由“月茶”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宋词、欧阳烨,呜呜,宋词再发不出清脆的声音,只有呜咽含糊不清的哀鸣,像只困兽,被锋利的长箭刺透了喉咙……

妻约已过再会无期在线阅读_宋词欧阳烨小说阅读

第一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医院,病房。

宋词吃力的喘息,她刚刚做完流产手术,麻药的药效过去,疼的脸色惨白。

宋词眸光慢慢凝注,这是她第三次为他打掉孩子……咣当,房门被人一脚踢开,欧阳烨大步冲了进来,眸底一片森寒,几步走到床前,单手狠狠地钳住宋词的下巴。

宋词被迫看向他,“烨总。”

“呵。”欧阳烨冷冷的给出一个单音节,“又不吃药!有了就打,又一个月不用伺候我,你算计的可真好!”

宋词本能的垂眸想把自己眸底的痛掩住,欧阳烨手指猛地用力,宋词不得不抬眸,让他欣赏她的狼狈。

欧阳烨像是被宋词倔强痛苦的眸光烫了一下,一把甩开宋词,宋词匍匐在床上。

“好好养身体,安安跟我结婚的时候,你还要做伴娘。”欧阳烨冷冷的扔下一句话,转身大步离开。

宋词伏在床上良久,耳边只剩下输液袋里药水落下的声音,滴答,滴答,像是不知疲倦的鼓锤,一下一下狠狠地砸在她的心上。

他们终于要结婚了吗?

她要在他的婚礼上做伴娘?

呵,呵,宋词忽然笑起来,笑着笑着嚎啕大哭。

那个曾经把她捧在掌心的男人,现在对她如此残忍。

*宋词和欧阳烨,同年同月同日生,两家是旧识,他们幼儿园开始同班,宋词是欧阳烨的小跟班,一跟多年,后来他们自然而然的相爱。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世上最美的词。

宋词以为她会和欧阳烨会一直这么无忧无虑的爱下去……宋词痛苦的阖上眸子,那天是他们生日,慕易约了宋词,准备给欧阳烨一个惊喜,没等宋词和慕易赶到约定地点,接到了母亲出车祸的消息。

宋词一路赶过去,欧阳烨也在。

车子上抬下两具烧焦的尸体,尸体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个是欧阳烨的父亲,一个是宋词的母亲。

宋词懵了。

欧阳烨也懵了。

警察说肇事司机重伤被送医。

宋词手抖脚抖的给父亲打电话,却被告知,宋先生车祸肇事在医院抢救。

宋词的世界,黑的彻底。

欧阳烨的电话响起,欧阳夫人接受不了丈夫和好友私奔,从三楼跳了下来……那天,天崩地裂。

最后,私奔的两个人当场烧死,追的那个成了植物人,唯一没有出现在现场的2017注册秒送金,摔断了双腿,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呵……

宋词虚弱的笑响起,她那时就知道她和欧阳烨走不下去了,他们中间隔着人命,他们父母的。

她约了欧阳烨,算是告别,告别美丽的青春,也告别最爱的人。

但,欧阳烨出现之后,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生猛狠厉不顾她反对的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宋词吃力的抬手在脸上擦了一把,她到现在都记得他那天的话,‘宋词,想学你妈跟男人私奔,做梦!你这辈子都别想安生,在我身边,好好赎罪!’

宋词哭着说她和慕易只是朋友,但,欧阳烨不信,也不许她再提起慕易,她也再没见过慕易,听说是被欧阳烨赶出国。

那天起,她成了他的秘书,随时面对刁难。

那天起,她成了他的私人物品,想上的时候扯开衣服。

那天起,她不再叫他阿烨,称呼烨总。

那天起,她没再笑过……

第二章:我宋词是这个世上最下贱的2017注册秒送金

倾城酒店。

宋词出院后的第一天就被欧阳烨带去见客户。

客户是个中年男人,一看见宋词眼睛直接眯成一条缝,盯着胸口位置不放,笑嘻嘻的让宋词坐在他身边倒酒。

宋词看了欧阳烨一眼。

欧阳烨眸光凉凉的。

宋词心里轻轻的颤了一下,她为什么还会有一丝奢望,他会护着她。

宋词轻笑坐在客户的身边,一杯接一杯的倒着酒,起初男人还顾及体面,几杯酒下肚,直接抓着宋词的手不放。

欧阳烨刷的起身,眸光定在宋词身上,火辣辣的。

宋词身体一僵。

“既然许总和宋秘书聊得这么好,我不打扰你们了!”欧阳烨咬牙切齿的出声。

宋词长睫狠狠地颤了一下,欧阳烨,你把我当什么了?

许总笑嘻嘻的说,“烨总真是有眼力,以后我的合同都是你的。”

欧阳烨甩袖出门。

宋词猛地回过神,起身就要跟过去,许总一把扣住宋词的手腕,“宋秘书,烨总都走了,咱们也就不用掩饰了。”

“许总,你喝多了。”宋词用力挣扎。

“喝多了,也不影响我上你。”许总满是酒气的嘴凑了过来,“你们烨总的意思,看不明白吗,你让我睡舒服了,单子就是你的。”

“不。”宋词用力的推开许总。

许总一个趔趄,站稳了之后抬手就是一巴掌,“别特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圈子里谁不知道你是欧阳烨睡烂了的贱货,老子肯上你,是你的荣幸。”

宋词跌坐在地上,贱货……

她在欧阳烨身边,最终剩下这两个字。

许总见宋词不动以为她服软了,整个人扑了过去。

宋词被压住尖叫着一把抓起地上的一个瓶子砸了过去,许总疼的惊叫出声,“贱人,你特么找死!”

宋词手上沾到了血,惊慌失措拔腿就跑。

楼下,冷风嗖嗖,宋词惊恐的全身战栗。

“这么快就结束了。”欧阳烨清冷的声音响起。

宋词打了一个寒颤回身,欧阳烨单手抄兜另一手燃着一支烟,优雅的靠在车子上,姿态矜贵。

宋词缓步朝欧阳烨走过去,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云彩上,软绵绵的,她那么爱他,爱到受了多少伤害有不在乎,爱到卑微的以为,他心里是有她的,只是有些事情过不去!

她等,她可以等,狠狠地等下去。

但她等到了什么?

等到他要结婚的消息,等到他把自己扔给一个意图不轨的男人!

呵……

“对啊,年纪大,不行了,不像烨总那么持久坚硬。”宋词一字一顿,杠上欧阳烨的目光丝毫不闪躲。

啪!

欧阳烨抬手就是一巴掌,“下贱!”

啪!

宋词回手就是一巴掌,对着欧阳烨嘶吼道,“我特么就是下贱,欧阳烨,我宋词是这个世上最下贱的2017注册秒送金!”

欧阳烨愣怔。

宋词眸底一片猩红,转身踉跄跑开。

路上车流穿梭,宋词像看不见车子似得,死命的跑,一辆面包车迎面撞了过来,车灯刺眼,宋词本能的闭上眼睛。

死了吧,干干净净,安安静静。

第三章:叫小词一起去吧

“宋词!”焦急的男声响起,宋词的手腕猛地被拉住,带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宋词!你特么找死!”

宋词抬眸,泪眼婆娑看着欧阳烨一脸怒火,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挺好的嘛。”音落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醒过来的时候,周遭是刺眼的白。

宋词用了一分钟让自己的意识回笼,这里是医院,谁把她送来的?欧阳烨?

怎么会?

呵,应该是崔岩,欧阳烨的特助。

宋词撑着胳膊起身,手背的针刺破了血管,小血珠涌了上来,她眼眶一酸,以前欧阳烨见不得她有丁点伤痛,现在,怕是她被车子碾的血肉模糊,也不会心痛了吧……一个小时后,宋词回到盛世集团,欧阳烨的帝国。

总裁办公室。

欧阳烨正在处理文件,看见宋词进门,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眸光淡漠的看着宋词。

“我来辞职。”宋词看着欧阳烨,淡淡的开口,像是在说天气,波澜不惊。

欧阳烨扶着扶手优雅的起身,缓步走到宋词面前。

宋词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欧阳烨跟了一步,单手勾住宋词的下巴,“宋词,怕我?”

“烨总,我来辞职。”宋词倔强的看向欧阳烨,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去,何必留在这里折磨自己。

嘶!

欧阳烨猛地抬手,直接扯碎了宋词上衣,露出大片的皮肤。

“欧阳烨!”宋词惊呼出声,她踉跄后退,单手护着胸口。

“挡什么,哪里我没见过?”欧阳烨一步一步把宋词逼到角落。

“欧阳烨!你混……唔!”宋词咒骂的话来不及出口,就被欧阳烨封住了唇,狠狠地撕咬,疼的眼泪都蹦出来。

欧阳烨呼吸炙热,一把住址宋词的胳膊把她扛了起来。

宋词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她哪有力气挣扎,被欧阳烨狠狠的扔在办公桌上,承受他的重量。

“宋词,你特么给我听清楚,我说过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辞职,呵。”

“做梦!”

“你敢走出盛世,我立刻让人拔了你爸的氧气管!”

宋词全身骨头都疼,心更痛。

黄昏时分的光透过落地窗大片大片的落在宋词身上,不是应该挺温暖的吗,怎么那么冷?

宋词眸光迷离的看着欧阳烨,他只是拉开了裤子的拉链,狠厉的发泄着他的欲望……敲门声响起。

欧阳烨的动作顿住,“谁!”

“欧阳,是我。”门外响起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娇媚的声音。

宋词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岳安安,欧阳烨的未婚妻。

欧阳烨抽身整理了一下自己,一把扯过宋词的胳膊直接把她塞到了办公桌下面,几下捡起宋词的衣服,有些气急败坏的扔到了她的脚边。

宋词靠在冰冷的模板上,看,心爱的2017注册秒送金来了,欧阳烨多着急,哪像对自己,想块抹布,用过随手一扔。

“欧阳,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岳安安笑着问道,她伸手去挽欧阳烨的胳膊,欧阳烨一个错步躲开了。

“有事吗?”

“我提醒你别忘了晚上夜渡酒吧的聚会,都是你生意上的朋友。”岳安安丝毫不窘迫,笑的无害。

“嗯。”

“叫小词一起去吧,我都好久没见到她了。”岳安安接着说道。

欧阳烨眉心轻蹙,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办公桌,宋词缩在那,一动不动,像块石头,火气腾的冲了上来,“知道了。”

第四章:宋词,说你是我的

宋词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睡着,脚上猛地一痛,宋词吃力的睁开眼睛,入目是欧阳烨冰冷的眸。

“穿上,去夜渡。”欧阳烨冷声说道,一身崭新的衣服扔到了宋词脚边。

宋词唇动了动刚想拒绝。

“宋词,小心你爸的氧气管!”欧阳烨咬牙切齿的补了一句,转身离开。

嘭!

房门被重重的关上。

宋词打了一个寒颤猛地醒了过来,爸爸……不。

一个小时后,宋词下车,腿软的厉害,她缓了一下,抬腿准备进夜渡。

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宋词本能的想躲开,两个人像是在猫抓老鼠的游戏,拦住宋词的去路。

“你们做什么!”宋词气恼的出声。

“小妞,一晚上多少钱。”

“滚!”宋词脸色涨红。

“渍渍,装什么贞洁烈女,看你那腿,摆明就是刚刚别人弄过,合不拢。”另一个男人嬉笑着说道,伸手朝宋词胸前抓了过去。

宋词急忙踉跄后退,退了两步撞进一个坚实的怀抱。

“啊!”宋词惊叫出声。

“别怕,小宋词,是我。”熟悉的声音响起。

宋词惊愕的回眸,“慕、慕易。”

“是我。”慕易唇角扬起灿烂的笑,收紧怀抱,抬眸冷冷看向刚刚拦着宋词的那两个人,那两个人自然看出慕易不好惹,嘀咕了几句,快步离开。

宋词瞪着眼睛看着慕易,“你没事,真的没事?”

“嗯,我回来了小宋词,我回来带你离开。”慕易看着宋词话说的深情款款。

“呵。”一个清冷的笑声响起。

宋词身体一僵,欧阳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们身边。

慕易环着宋词,挡在她身前,“欧阳烨,我要到小宋词离开。”

欧阳烨看着慕易,唇角的笑肆意放大。

慕易刚要出声,欧阳烨猛地出手一拳重重的打在慕易脸上,慕易吃痛踉跄后退了两步。

“慕易!”宋词正要去扶慕易,手腕被欧阳烨一把钳住。

“崔岩。”

“烨总。”崔岩大步上前。

“给我好好招呼。”欧阳烨冷硬的说道。

“不要,欧阳烨,不要伤害慕易,慕易快跑!”宋词大喊道。

欧阳烨眸底的锋芒越发冰冷,一个用力把宋词抗在肩上,大步朝停车场走了过去。

岳安安侧身站在夜渡的门旁,好看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宋词,贱人,已经卑贱到那种程度,欧阳烨心里竟然还放不下她!

该死!

公寓。

欧阳烨看着宋词直接进了浴室,宋词被摔进了浴缸里,没等她站起来,欧阳烨一把扯过花洒开到最大,冰冷的水,瞬间落满了全身。

“啊!救命!”宋词尖叫出声。

“救命,谁能救你!慕易!”欧阳烨一边扯掉宋词的衣服,一边冷声质问。

“不!”宋词双手在半空中用力的挥舞,想要推开欧阳烨。

欧阳烨火大一手抓住宋词的头发,另一手举起花洒,水流直接砸到了宋词的脸上,疼的她睁不开眼,“不,唔,救……”

“宋词,说你是我的!”

欧阳烨扯着宋词的头,猛地朝浴缸里按了下去……

第五章: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宋词死命挣扎,飞溅的水花湿了欧阳烨身上的衣服,他也不在乎,一个用力把宋词拉了出来。

“说话!”欧阳烨吼道。

“啊!”宋词尖叫,嗓子都破了音。

欧阳烨火大,扯着胳膊把宋词拖出了浴室,扔在床上,狠狠地压了上去。

宋词的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只有欧阳烨的声音。

他说:宋词,你特么是我的。

他说:宋词,你特么别想跟慕易离开。

宋词唇动了动,她想说,欧阳烨……伤我你真的不痛吗?

欧阳烨意识到不对,立刻抽身,“宋词!宋词!”

医院。

宋词高烧到四十度,昏厥。

医生一边检查一边数落欧阳烨,欧阳烨冷着脸,手却一直抓着宋词的手没松开。

宋词病的很重,反反复复一个多星期才有些好转。

欧阳烨每天都处于焦躁的边缘,直接把工作丢给崔岩,呆在医院,看着宋词一针一针的打下去,一把一把的药吃下去,烦!

以前壮的跟头牛似得,现在怎么身体这么差。

午饭,宋词吃了两口就不再动筷子。

“吃。”欧阳烨冷冷的出声,“等我喂你。”

宋词长睫轻轻的颤了颤,“我不饿。”

“不饿不饿,你就知道不饿,昨天你就没怎么吃!”欧阳烨刷的起身,眸底满是暴躁。

宋词轻轻的咬唇,“我不饿。”

“宋词!”欧阳烨想掐死宋词。

宋词低头不再出声。

欧阳烨刷的转身出门,再不走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动手。

咣当!

砸门声响起,像是夹住了宋词的心,疼的厉害。

以前,欧阳烨哪会这样对她……

宋词苦笑,对哦,那是以前。

宋词缓缓的滑进被子里,晕晕乎乎的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气中弥散着饭菜的香气。

宋词吸了吸鼻子睁开眼睛,入目是欧阳烨英俊的侧脸,他正在摆菜,见宋词睁开眼睛,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口,“醒的倒是时候。”

宋词撑着胳膊起身,小桌子上摆了几样小炒菜,白米粥。

宋词眼眶酸了一下,菜是欧阳烨炒的,她闻得出来,以前她生病不肯吃饭的时候,他就会下厨做她喜欢的菜,哄着她吃下去。

欧阳烨拧着眉,把筷子塞到宋词手里。

宋词的手不断的收紧,上前,大口的吃着菜喝着粥,眼泪吧嗒吧嗒掉在碗里,她一并吃下去。

欧阳烨一把把碗夺了下来。

“哭什么!”

“阿烨……”

欧阳烨手指僵住。

“我做错了什么?阿烨。”

欧阳烨呼吸加重。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从来没有爱过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宋词哭着说道。

“我不知道他们会一起离开我们……”宋词抬手握住欧阳烨的手。

欧阳烨眸光定在宋词脸上。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宋词抬手胡乱的擦了擦眼泪。

“我们能不能试着忘了过去,重新开……”

咣当。

宋词话还没说完,房门被推开,岳安安快步冲了进来,一下扑进欧阳烨的怀里。

欧阳烨蹙眉。

“欧阳,我怀孕了。”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