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1

非常有特点的一本小说名为《见你如初颜》小说,故事让人拍手叫好,作者兜里小糖所写,男女主是君御洛初颜,每个人物都附有独特之处,精彩片段:若不是老爷子辞去温氏培训机构的职务,那教育部也不会收回培训机构,还直接改了名字,玉凤每每思及此,都觉得心痛无比,原本培训机构迟早是她女儿的啊!

见你如初颜 精彩章节

“你说洛初颜失忆了?这事儿千真万确吗?好的好的,谢谢你了啊!”

玉凤挂断电话后,神色难掩激动,这若是真的,那三年前的事情应该可以翻篇了吧?

这么一想,玉凤心里十分火热,只要哄得洛初颜把老爷子请回帝都催眠学院,到时候再改回温氏催眠培训机构,温家就能再次回到上层圈子里,她的儿子和女儿再过个一两年,也该找个合适的对象了。

玉凤早就打听过了,将来的儿媳妇和女婿,她心中都有了人选。

她为此埋怨君御,既然不相信洛初颜死了,为什么又要把培训机构送出去?

玉凤想早点见到洛初颜, 无奈现在天快黑了,她再上门,恐怕连见一面都是问题。

唐宫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最好是让洛初颜出来,这样她说话也不用胆颤心惊,担心被君御听见。

温建华回来,进门就看见玉凤杵在门口,差点撞了她,不由问道:“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玉凤一愣,转身往客厅边走边说:“刚好听见车子的声音了,出去接你不行啊?”

“咳咳,我有什么好接的。”温建华看着她的身影,嘴角上扬,温声问道:“女儿的情况好些了吗?”

玉凤突然转身,幽幽的问他:“静静的情况不着急,倒是你外甥女,回来这么久都没来看我们,也没去看你爸,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温建华上扬的嘴角倏然下沉,硬声硬气道:“她不来就不来,有什么好想的。”

“你真这么想的?”玉凤摇摇头,不相信的看着他。

温建华眉头一皱,坐在沙发上,脸色不太好看。

玉凤端了一杯温水给他。

温建华接过来喝光后,叹了口气说:“她平安回来就行了,来不来都无所谓,如今静静这个情况,我们把她照顾好,其他的人就不用管了。”

这是心里存了气了。

也对,自己掏心窝子的对待外甥女,结果父亲住在疗养院不回来,女儿被带走三年回来却痴傻了,这搁在谁心头,都会有一肚子气!

脾气大点的,直接就闹上门去了。

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

“哦。”玉凤点头,尔后愁眉苦脸的说:“我听说吴薇是你外甥女的好朋友,我们若是告了吴薇,你外甥女会不会插手啊?”

不等他开口,她便劝道:“要不算了吧,我们不告了,不然闹大了说我们做长辈的,为难自己的外甥女,出门还被人指指点点,到时候爸爸更不想回来了。”

“为什么不告?”

温建华生气的拔高声音,中气十足:“如果不是吴薇胡乱诊治,静静根本不会变痴傻,吴薇是心理医生啊,我们家静静被她害了,难道再让她害更多的人?老话说得好,不是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她不是这块料,还是趁早关门的好,省得害了别人。”

“你别生这么大的气,忘了医生怎么说了呀?你好好养着身体,我们娘俩还靠着你养呢!”玉凤轻轻拍了拍他的胸口,给他顺气。

温建华不再做声。

但心里却对外甥女有了三分不喜。

先不说她回来这么久,连温家的门都没登过,静静的事,她可能不知道,也可以不说,但爸爸那边,她总该去看看吧?

难不成因为静静做的事,她连老爷子也怨上了吗?

他以前还觉得外甥女很懂事,现在看来,许是有几分是装装样子的。

“饿了吧,我去厨房看看饭菜好了没,。”

玉凤成功在他心里埋下钉子后,起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温建华看了眼她的背影,靠在沙发上还未闭眼假寐,楼梯间忽然传来女儿咯咯咯的笑声,他循声望去,只见女儿抱着一只小鸭子,将它放在了楼梯间,然后用鸡毛掸子推着小鸭子往台阶下跳。

温建华:“……”

他越看越是心酸,不知不觉间眼角溢出了泪水。

今年静静还不满二十二岁,人生刚刚起步,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管这是谁的错,他看了都止不住的心疼和难过啊!

甚至有时候会后悔来帝都重振温家。

生活在小镇上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一家人都还在,日子清苦一点,却没有这么多麻烦,没有这么多算计,一家人和和乐乐的,比什么都好。

来了帝都后,温家还是小镇上的那个温家,别人卖的不过是君御的面子,他爸都没有君御的面子大。

特别是培训机构成立后,一个又一个家族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但外甥女失踪,老爷子住院,君御的人把静静带走后,那些跟温家友好交往的家族,一个个避如蛇蝎,酒会上遇见了也当做不认识,当真讽刺至极。

怪不得他爸住在疗养院不愿出来,丢人啊!

都怪他们一时脑热,听了外甥女画的大饼就想也不想的回帝都了。

温建华已经忘了他们足足考虑了大半年的时间。

本是经过深思熟虑做下的决定,全家人也是同意了的,现在到他的嘴里,就变成头脑发热,被蛊惑了。

这是因为他心中带了不满,和一丝恼怒,因此看对方无论什么都觉得不好。

暗中偷偷观察他的温伊宁无声笑了。

不高兴就对了!

只有她爸越不高兴,将来洛初颜才会越惨!

不过她没想到洛初颜会失忆,这倒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温伊宁把小鸭子一路赶出了别墅,往她亲自挖的小水池方向走过去,到了后,把小鸭子赶到水池里,她伸手捞出一个防水袋,里面赫然是一支手机。

这是她以前的旧手机。

虽是旧手机,但也只用了一个星期而已,跟新机子差不多。

藏在房间容易被她妈发现,还是外面比较好,小心点就没人发现得了,毕竟一个傻子是不会玩手机的。

温伊宁迅速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短短的的六个字:【洛初颜失忆了】

她相信,对方会比她更迫切的做某些事,谁让她比她还要惨呢!

至于她妈妈,温伊宁蹙了蹙眉毛,决定还是跟她摊牌,以免她妈妈被君御当成出头鸟给打了。

她在这个家里,有且唯一相信的人,只有她的妈妈。

这是温伊宁观察了这么多天,得出的结论。

因为她妈妈对她比对哥哥还要好!

温伊宁刷了一会儿微博,没搜到什么有用的讯息,倒是微博对洛初颜和君御的名字解禁了。

那些在君临集团官方微博下祝福他们的,她直接掉过,但有人抨击或是骂洛初颜的,她一一记下了对方的id。

“静静——静静——”

恰在这时,玉凤的声音由远及近。

温伊宁连忙把手机装进防水袋,丢入小水池中,然后捞起小鸭子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玉凤打着手电筒照了照四周,看见女儿怯怯的蹲在角落里的模样,心里十分不得劲,但更多的是心疼。

她扯出一抹温暖的笑容:“静静,我是妈妈,我们带小鸭子回房间睡觉觉好不好?”

温伊宁歪着脑袋看着她半晌,才微微点了下头。

饶是这样,玉凤也开心了,牵着她的手就往别墅走去。

她边走边说:“静静呀,刚才方医生打电话说,明天带你出去散散心,我们明天去广福寺好不好?”

“方哲哥哥吗?”温伊宁眼底划过一抹精光。

没想到女儿还记得,玉凤笑眯眯的说:“对对对,你方哲哥哥明天吃了早饭就来接我们,所以咱们等下就洗澡睡觉觉哦!”

温伊宁故作失落的低头:“不能和小鸭子玩吗?”

玉凤瞥了眼女儿怀里湿漉漉的鸭子,眉头皱了皱,之前女儿养了只小鸡仔,搞得家里到处都是鸡屎,臭烘烘的,被她扔了后,女儿一天都没和她说话,她只好买一只小鸭子回来,至少小鸭子的屎没小鸡仔那么臭。

她说:“明天我们回来再和它玩。”

温伊宁委屈的偏头看她,点点头说:“好吧。”

玉凤笑了,摸了摸她的头:“静静真乖!”

温伊宁对她傻气一笑。

玉凤嘴角僵了僵,心里郁闷得不再说话,牵着她把小鸭子丢到阳台上的小笼子里,然后回房间洗澡,睡觉。

哄了女儿睡着后出来,玉凤决定后天就去找洛初颜!

……

唐宫。

初颜正在和大小宝,还有奶奶视频通话。

君御突然进来了。

小宝高兴的挥了挥手:“爹地~”

大宝也喊了一声:“爹地。”

君御看了他们一眼,对君老太太说道:“奶奶,我明天上午过去接你们。”

“真的吗?”小宝一双杏眸弯了弯,可见他十分开心。

大宝眯着眼狐疑的看着他。

初颜也诧异的偏头,今天上午君御还说过两天接他们回来,怎么晚上就改变主意了?

君御的手搭在初颜的肩上,和她脑袋凑在一起,看着屏幕上的小崽子,低沉开口:“你们不小了,我物色了一家幼儿园,明天一起去看看吧。”

小宝:“……”他才三岁啊!

大宝直接翻了个小白眼。

果然是满满的套路!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