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0:32

《美女董事长的御用保镖》是出自于作者我爱吃火锅之手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李修然和罗绮之间的情感故事...面对李修然的厚脸皮,罗绮只想把他踹走...

美女董事长的御用保镖by我爱吃火锅最新章节阅读

第一章  神经病

冰火酒吧,是东城最火的酒吧之一,一年四季都是爆满的状态.

灯红酒绿,劲爆的音乐震动一群年轻男女.手臂摆动,扭动腰肢,尽可能在倾泻着青春的不羁.

略有不同的是,今天的冰火,来了一个美的超乎寻常的冰山女神.独自坐在吧台,高冷的眼神下,浅浅的眼线带着一丝醉意的慵懒,漂亮到惊艳的俏脸蛋冷若冰霜.

她已经漂亮到在这个满是年轻人肆意放纵的地主却几乎没有什么人敢上前搭讪的地步.

所幸,在离她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端着酒杯的帅气青年已经注意她很久了.

并不是不敢去搭讪,而是在近距离的观察.

她就是李修然从数天前就已经开始暗中保护的目标,但对于这种绝色美女,仅仅是暗中保护,那也太没意思了,所以,在暗中观察了几天之后,他决定,现在去撩她!

此刻,他站起身,理了理自已笔挺的西装和时尚帅气的发型,含笑一步步走了过去.

"看你一个人很久了!"

他轻松自然的打了声招呼.

以李修然这样一米八的身高和帅气的脸庞,以及又满是绅士风度的礼貌打的招呼,几乎没有任何女孩会去拒绝.

然而眼前这个冰山女神却仅仅慵懒的撇了她一眼,然后吐出一个字:"滚!""好吧,那我坐在这儿喝酒冲不影响你吧?"李修然笑了笑,"看得出来,你对我们男生似乎充满了偏见.""神经病,离我远点儿!"罗绮不耐的扭过头,坐得离他远了一些.

"喂,我好歹只是普通撩你一下,凭我这长相,说这翻话不算过份吧?"李修然欺身近去,一下子靠近了罗绮."生理期的女孩儿难道脾气都这么火爆?"罗绮原本还略有醉意的样子瞬间变得警醒起来.

然而下一刻更过份的是,李修然竟然把搂住了她的肩膀.

"喂,你变态啊,再不放手我不客气了!"罗绮脸上露出了怒意与厌恶,她最恨这种追不到就强泡的男人,天底下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只是相比于这个,更令她吃惊的是,眼前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已现在正在生理期?

可就在这时,李修然地轻嘘一声,一努嘴,示意罗绮往自已两腿间看.

只见那里正有一小股鲜红的血流顺着黑丝袜流了下去.

瞬间,罗绮脸就变得通红,脸色变得无比尴尬,她紧张的看向四周,正好发现不少人正向她这里看过来.

李修然嘴角一笑,师父让自已暗中保护的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还真有意思,"小哥,来杯葡萄酒!"

酒保小哥立即开了一瓶倒在杯中.

罗绮刚抬起头,就看到李修然端着葡萄酒,冲她嘻嘻一笑,哗啦一声倒在了她身上.

鲜红的酒汁顺着修长的美腿流了下去,瞬间将之前的血污给盖住了.

李修然贴身上前,轻声在罗绮耳边深嗅了口香气,低声道:"你不觉得该给我一巴掌,然后骂我神经病么?哦对了,你真香!是那种我很喜欢的香!"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几乎是汗毛碰汗毛的感觉,这种感觉比直接皮肤的深度接触还要灵敏,仿佛来自灵动.

耳边传来的鼻息声让她娇躯本能的一缩,身体却似乎对这种热呼呼痒痒的感觉隐隐有种兴奋感.

罗绮很清楚,这是人身体的本能,无关喜爱.就像人天生就得吃东西一样.这中本能她虽然讨厌,但却无法控制.

只是,李修然这样帮她,她心里确实产生了一丝感激,低声说了句谢谢,略一犹豫,就伸手一把推向李修然.

可手刚伸出,贴到他的胸膛,就被一把抓住了.

李修然嘻嘻一笑:"你这样抓着我的胸可是很暧昧的,你这让我很难做啊?要是让大家看到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你……你快放开!"

"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放."李修然坏笑道.手却抓着罗绮的手紧紧的贴在了自已宽碍的胸上.

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温度,罗绮又羞又怒,原本一张冰山般的俏脸此时羞得通红.

"你快放,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能多不客气尽管来,反正我又不怕人家看你抓我的胸,你是女神嘛,我又不是."罗绮气得宽阔的胸怀大起大伏的,她看了看四周,似乎已经有人将注意力集中到这里了.

"罗绮……"

她妥协了,轻声说道.

李修然凑过她耳边,一声大喊:"啥?音乐太响我听不见!""哎呀!"罗绮被这一嗓门震得耳朵直嗡嗡,气愤的瞪着李修然:"臭流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是没听见嘛!"李修然嘻嘻一笑,不过却不再过份,而是松了罗绮的手,"看你心情不好才给你打个招呼,谁让你像是母夜叉似的那么凶?""你才是母夜叉!"罗绮气得直瞪眼,更是将头扭了过去.

可她等了一会儿,见李修然那边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不禁扭回头来,便看到李修然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走吧,就你现在这满身的葡萄酒,你还想在这儿喝啊?你长得丑不怕丢脸,我这么帅可是人保持形象泡妞的.你先去卫生间洗洗,然后我送你回家吧."罗绮气坏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人敢说她丑呢,哪怕她明知道是调侃,可也让她受不了.

"你才丑,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哼,我有车,不需要送!"说着,她起身就向卫生间走去,李修然嘻嘻一笑,跟了上去:"大家说你长得漂亮,虽然我也承认你长得马马虎虎,但我只有说你丑你才记得住我嘛.""切,自作多情,谁认识你!"

罗绮说着,已经走进了卫生间.

就在这时,李修然注意到,不远处顿时来了一小帮人,为首的是一个脸带邪笑的青年,眉宇间隐隐有着凶戾之气,而他身边则有个小弟拿着手机,不停的说着什么,一脸的兴奋.

"阳少,我说的是真的,照片都是现场拍的,绝对错不了!""哈哈,干的好,如果那小妞真像你照片上的这样,本少给你发五千块钱奖金!她人呢?""我刚看到她好像跟一男的去了卫生间,喏,就是那个靠着墙的家伙!"另一个小弟眼睛非常尖的说道.

阳少一听,顿时大怒:"什么?男的?去卫生间?他妈的,走,过去看看!"说着,他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向着李修然所站的位置走去.

第二章  阳少

"喂,小子,滚一边去!"

阳少的跟班上来气势汹汹的指着李修然的鼻子骂道.

至于阳少,则是淡淡的憋了他一眼,甚至连多说句话都不愿,只是不屑的一笑,叼着烟,气势昂扬的站在那里.

"我这人脾气不太好,而且很能打,你们最好别惹我."李修然也不知道上哪儿顺了把指甲刀出来,一边剪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哟,好久没听到有人在本少面前这么装!"阳少冲身边几个小弟阴冷一笑,"上次在我面前装的那家伙后来怎么样了?""嘿嘿,阳少,也没啥,就是被扔江里喂鱼了,听说也很能打的嘛!"身边小弟配合的天衣无缝.

"哈哈哈,听到没?本少现在心情好,识相就滚,不识相,本少请你喝鱼汤!"阳少怒目而视不屑的瞪着李修然.

可李修然像是没听到一样,自顾自挫着自已的指甲,吹了吹,压根儿把阳少这帮人当成了空气一样.

"你可真是作死!"阳少眼中寒光一闪,冲小弟道:"去,把大彪他们多叫几个人来,把这小子废了扔出去喂狗!.""小子,等死吧你!"小弟狗仗人势的瞪了李修然一眼,转身就回去了.

没一会儿,那叫大彪的一听阳少有事儿,不出两分钟就来了.正巧,此时的罗绮正好走出卫生间,她顿时被这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一大帮人吓住了.

原本阳少想先好好教育李修然,可当看到罗绮的瞬间,他除了上床已经不再有其他别的想法.当即罢手示意大彪站一边,他自已迎了上去,一个壁咚,就将罗绮壁咚在了墙上.

"美女,你好.我叫季阳,是冰火酒吧的大股东,我爸是虎狼集团的董事长,我的名下有十多辆豪车,几十幢别墅,更是有花不完的钱.说这么多,并不是想炫耀什么,只是说,只有我这样的高富帅才配得上你,不是么?"说罢,季阳还非常绅士的放开了壁咚的手,笑眯眯的望着罗绮.

"怎么样,至少给我一个聊聊天的机会不是?"

罗绮眨了眨眼,看了看四周,看到季阳身后那帮凶神恶煞的打手们,本能的感觉有些害怕.这一幕被季阳捕捉到,他转身一瞪眼:"还不到一边儿去,把人家吓坏了!"直到此时,罗绮这才注意到一旁正笑眯眯不以为意的李修然.

"嘿嘿,你求我我就救你!"李修然笑眯眯的说道,他指向了季阳,"像这种人渣,表面上客气,你要真敢拒绝一下,你看他会不会给你来个霸王硬上弓."闻言,季阳目光阴冷的扫了李修然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杀机.

只是当着罗绮的面,他实在不愿表现的太过凶狠霸道,他暗中发誓,只要将眼前这美女骗到手,转头就把这碍事的小子干掉.

"怎么可能,别听他胡说."季阳露出笑容.

"对不起,我对你没兴趣."罗绮转身就要走.

季阳尽可能保持笑容,但却伸手顶住墙,拦住了罗绮的去路.

"相见即是有缘,我们只是聊聊天而已,你看当着这么多小弟,我下不来台啊!""那是你的事,你再不让开,我要报警了!"罗绮俏脸有些阴沉下来. 季阳一看,今天这事来软的彻底是没戏了,同时他也没耐心再后期去泡,索性一丢香烟,怒骂道:"他妈的,在老子的地盘,你能翻了天去?美女,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本少今天吃定你了!大彪!给我把那小子做了!"说罢,季阳狞笑一声,直接一把向罗绮搂去,吓得罗绮一声尖叫.

咻!

一道寒光在空中闪过.

那是一把指甲刀,啪的一声,瞬间就打在季阳的脸上.

"啊!"

季阳惨叫一声,脸上瞬间被指甲刀划出一条血口子.

大彪反应极快,他一马当先,骤然冲向李修然.

这一刻,李修然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在大彪近身的瞬间,他猛的一腿就直接将他抽飞到一边去.

"啊?老大!"一帮跟班看到老大竟然顶不住一招,皆大吃了一惊.

"废物,都他妈给我上啊!"季阳气得脸都红了,青筋突起,脸上的鲜血横流.

可这时,李修然已经来到季阳面前,在季阳惊恐的目光中,他的头发一把被李修然抓住,然后被划出血口子的那边脸啪啪啪被连着抽了十几个大巴掌.

每一巴掌都配着季阳撕心裂肺的惨叫,直到最后一下,他彻底昏死过去.

"啊?阳少!"一帮人惊慌失措起来.

就在他们以为李修然会拿季阳当人质时,没想到他却丢垃圾一样把昏死过去的季阳丢到了一边,然后旁若无人的转身看向罗绮.

"你没事吧?"

"你……"罗绮瞪大了眼睛,她万没想到,刚才那个让她讨厌又不讨厌的家伙,竟然身手这么好.

"喂,宝贝儿,你还没求我呢,我就已经救了你了.你说,该怎么谢我?"李修然满脸坏笑的盯着她.

"你胡说什么,不请乱叫!"罗绮俏脸有些发烫,"是你要救我的,关我什么事?""啊?这样啊!哦."李修然点点头,然后把罗绮推到前面,"喂喂喂,大甩卖了啊,冰山女神,五百块一次,随便糟蹋,我绝不出手啊!"大彪等人一个个有些吃不准,远远的包围着李修然,特别是大彪,刚刚吃了一脚,他知道李修然看着好欺负,其实绝对是那种身手变态的家伙.

不过,对于罗绮被推出来,还真有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贴了上来,吓得罗绮一声尖叫,连忙躲到了李修然背后,紧紧的抓住她的衣服.

"妈的,你们还真想来啊!"李修然上去就是两大巴掌把那两个家伙给抽翻.

然后,他扭头嘿嘿坏笑着,盯着罗绮:"怎么,现在求不求?""你这人怎么这么混蛋?"罗绮怒冲冲的低声骂道,"我不求,反正你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哟呵,你还摸准我的心了你,偷走我的心,我可是会懒你一辈子的知道不?"罗绮俏脸羞红,忍不住道:"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别再油嘴滑舌,这儿我一刻也不想呆了!""哦,好,听你的!"李修然嘻嘻一笑,"抓稳了,我这就带你飞!"说罢,在罗绮一道惊呼声中,他一把搂住了罗绮她柳若无骨的小蛮腰,紧紧的贴在了身前.

在罗绮瞪大眼睛时,她已经被搂着直接冲入了这帮打手人群之中.

第三章  怎么会是你

夜深,晚风吹佛,坐在汽车副驾驶的罗绮瞪大了眼睛,盯着身边这个帅气却又带着坏笑的家伙.

这家伙明明看着有一股痞气,可偏偏又带着一股神秘的感觉.

回想起方才亲身经历过被搂着打架的时候,罗绮还感觉心经肉跳的,这家伙怎么这么能打?

"别看了,再看你就忘不掉我了!"李修然目光直视,头也不歪的说道.

"切,你很想我忘记你?"

"不,心理暗示,我越这么说,你就越记得我."

"呸,臭流氓!"罗绮不满的翻了翻白眼.可她仔细一想,今晚跟这家伙呆在一起的整个过程,惊险又刺激,还超有安全感,让她忍不住微微咧了咧嘴.

只见李修然从车后排拉了件外套盖在罗绮身上.

"喂,你干嘛对我这么好?丑话说前面,我不想找男朋友,你追也白追."罗绮提前打了支预防针.

"酒后不能着凉,不然感冒了就好不了."李修然压根儿没回答他的问题,"衣服别弄脏了啊,这可我是1365个女朋友亲手给我订制的!""切,你这种人有很多女朋友我信,但也不可能多成这样啊?""不信?咱们比比看啊,你的小脸蛋比我所有前女友都漂亮,胸围比除了我第三个女朋友外都大,腰的细度和柔韧度比最好的第1542个女友还要完美,还有你的大长腿,你的气质,比……""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罗绮彻底被这个满口胡诌的家伙打败了.

"说真的,你的腰搂起来真有感觉,又软又舒服,再让我楼一会儿呗!"李修然嘻嘻坏笑,冲罗绮挑挑眉放了股电.

罗绮全身一阵鸡皮疙瘩,她羞吼道:"闭嘴!再不好好说话,我下车了!"李修然耸耸肩,抖着腿,吹起了口哨.

罗绮捂着额头彻底无语,这家伙就没个正形么.

把罗绮送到了家,她的车子则让代驾送来了,这一次李修然非常出奇的没有嘴贱,等罗绮下了车,一挥手,转个车头便开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

身为当年撩妹王的师父亲自教导过,对于美女要欲擒故纵,若即若离.深受师父教导的李修然,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他知道,自已越是表现的随性散漫不合常理,罗绮必定越容易对自已产生好奇,这是2017注册秒送金的天性!

果然,罗绮略有不满的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这家伙怎么这样,赶着投胎啊!!"实际连她自已都没发现,自从遇到李修然这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她说了除工作外,比一个星期的话还多.

要知道,在平常,她除了工作,几乎不跟人交谈.

这一夜,她洗澡躺床上后,真是一点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李修然又坏又绅士的复合体.那种撩她时候的风趣自信,保护她时的霸气,帮她化解生理期尴尬时的机智聪明,还有调戏她时的痞气.

一幕幕的画面,让她一夜无眠,硬是第二天顶着个黑眼圈去上班了.

罗绮是一个工作至上的女孩,父母一生沉浸科研,早早就将若大的企业压到了她头上,爷爷更是无故消失多年,让原本就对爷爷非常依赖的她一瞬间像是长大了.

她的生命除了工作,似乎再也没有其他乐趣可言.许是长久的枯燥也让她心里有了一丝波澜,才鬼使神差的在昨晚去了躺酒吧,才巧合的遇到了一个……混蛋! "小丽,不是说你面试过关的那个总裁助理兼秘书要我亲自面试吗?去把他叫来吧!"罗绮放下电话,压下心里那家伙到现在还总是浮现的身影,认真的翻起了文件.

很快,笃笃笃的敲门声传来.她说请进之后,并未抬头,而是接着看自已的文案.

在感觉到那人已经进来并把门关好后,她这才抬头.

可一抬头,在看到眼前这张熟悉的带着坏笑的帅气笑脸,罗绮瞬间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呆在那儿了.

"咦?总裁,昨晚似乎没睡好啊,是不是梦到什么人了?"李修然笑嘻嘻,一脸人畜无害.

"怎么会是你?"罗绮震惊的盯着他,"你就是来应聘助理兼秘书的?""咋?看不起我?能捡到我你就偷着乐吧,我不光能言善辩,善歌善舞,还上知企业管理,下懂经济大局.前能提刀安天下,后能居家当暖男.你还想我怎么样?"罗绮俏脸略黑,她心里嘀咕道:"你还忘了一样,中间你还能脸皮厚破天际!"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为了更好的贴身保护她,李修然也算是费了不少心思,早在他接到师父保护罗绮的命令后,就已经对罗绮及企业进行了全方面的调查.

恰好因为罗绮一天到晚太忙,所以有心找一个助理兼秘书,因此,他毫不犹豫的就来应聘了.

不过事关工作,她并不会因私废公,该面试还是要面试的.

"公司有公司的制度,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的回答如果让我满意,我便留你,如果只会油嘴滑舌,你还是趁早滚蛋!"李修然嘻嘻一笑:"别那么严肃嘛,这么漂亮,脸一板就更好看了,万一我爱上你怎么办?"罗绮直捂额头,她真想把这家伙直接赶走,可偏偏这样一句话,又让她不知道该拿什么理由去赶,特别是还被他夸的挺舒服的.

"第一个问题,身为总裁的助理和秘书,你认为有什么职责,它们有什么区别?""哈,这个简单.助理的职责就是帮老板分忧处理一些上司来不及处理,又必须处理的事务.比如上门讨债,密切关注公司内部拉帮结伙,上班时间磨洋工打牌玩游戏等现象.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听老板的话.有人欠你的钱不还,我帮你打他.如果你欠别人钱,敢来要,我帮你打他!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打死他!"罗绮哭笑不得,这家伙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把自已的企业当黑社会了么?

不过这翻维护老板的话,不管合不合理,她听着还是很舒服的.

"你能不能正经点儿?那秘书呢?"罗绮反而很好奇,这家伙又能扯出什么弯弯绕来.

"秘书就即伟大又辛苦了!"李修然一本正经道.

"怎么说?"

李修然咧嘴一笑,站得笔直,大声道:"伺候好老板,为老板能更好的工作,端茶倒水洗衣搓脚暖被按摩必须无一不通,要随时能想老板所想,忧老板所忧.时刻维护老板的光辉伟大形象.最重要一点,时刻做好为老板赴汤蹈火的准备,绝对服从老板的命令,坚决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完了!""你能做到么?"罗绮带着一丝兴致的问道.

"报告老板,不能!"

第四章  不许勾三搭四

罗绮刚喝口水都给喷出来了.   不能你喊这么大声?还这么理志气状?   她气得胸口一阵起伏,这混蛋简直太可恶了,怒问道:"你不能,你来干什么?""泡妞!"刚说出,李修然立刻捂住了嘴,一脸嘻笑的看向罗绮.   "你走吧,我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泡妞的地方."罗绮脸色冷了下来.   "哎呀,开个玩笑嘛,老板你太严肃了,你变这么漂亮我真会爱上你的.我连你生理期都能掐指算出来,这些小事怎么可能做不到?你说吧,让我打谁!"罗绮望着嬉皮笑脸的李修然,真是感觉一阵头疼,同时俏脸又一丝绯红,她想起昨晚自已生理期没注意差点儿丢脸的事,要不是李修然,她就难堪了.   可这家伙不仅脸皮厚,还喜欢满嘴跑火车.   "我这是公司不是黑社会!"罗绮气道.   她想了想,自已身边也确实得有个武力不错的家伙保护自已,虽然眼前这混蛋非常可恶,但也就嘴上占便宜,没真欺负过自已,也算靠得住.   关键是,他还是自已属下,可以被自已约束,要敢不听话,随时让他滚蛋!   这样一想,便已经有了主意,道:"李修然,我可以留下你,但你记清楚,这里不是你把妹泡妞的地方,明白么?""啥,那……难道一辈子都不准谈恋爱?难道全公司的人都必须单身一辈子,不能结婚?"李修然哀嚎道.   罗绮捂住额头,头痛道:"当然不是,你……你正常找对象我不会多说.""那就是允许泡妞咯?"李修然顿时喜笑开颜.   罗绮真恨不得把办公桌上的小盆栽砸过去,最终一咬下,还是忍了下来,冷冷道:"是!不过,你必须一心一意,不许勾三搭四.""嘻嘻,老板,有了你,我哪还敢勾三搭四?现在都已经管上我了,看来以后在一起的日子可不好受咯!""呸,谁跟你在一起?还想不想干,不想干滚蛋!"罗绮气得要发疯了.   李修然心头嘿嘿直笑:"想干,当然想干,就怕你不同意."当然,表面他没敢再这么说,他真怕这2017注册秒送金逼急了把自已开了,到时得暴露身份才能保护她,那就不好玩了.   所以,他露出一幅憨厚的样子表明立场.   罗绮当然不会相信他,不过也算接受了他这个态度,轻哼一声,道:"对了,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啪!   李修然一拍大腿:"老板你这问题可算问到点上了.想当年我出生之时,天地大变,天生异象.后来意外得遇世外高人路过,他经过我家门前,感知有大事发生,当即进屋,一点刚出生的我,大声说了句‘这小子,真他娘的是个天才!’于是我被世外高人带走,苦修二十多年,学得一身惊天动地的武学,这才得以下山投奔老板.老板!我就问你,感动不?""这家伙真的是昨晚那个又绅士又会撩人的家伙么?"罗绮暗想道,要不是她没喝水,否则一准被李修然这翻话说得喷出来.   "你这是病,得治!"她面无表情,直接冷冷的给李修然下了个定论.   可没想到,李修然嘻嘻一笑,绕过办公桌走到了罗绮身边.   "嘿嘿,老板!"   只见他手中一晃,不知哪儿就变出一躲漂亮的玫瑰.   "哎呀,别生气嘛,送你一朵玫瑰,调节调节心情."   罗绮一愣,顿时俏脸微怒,猛的站起来:"李修然,你别太过份了,这里是公司,是工作的地方,你再这样,别怪我把你开除了!""不是,真没那意思,我又没跟你表白,就送一朵花让你这儿多点儿活力,你想哪儿去了?""胡闹!!"罗绮俏脸生寒,她一把夺过花,猛的丢进了花蓝中.   她觉得不能这样任由李修然主导下去,不然她还不得被牵着鼻子走,指不定哪天就被骗了呢!   没想到李修然一点失望之色都没有,嘿嘿一笑,指了指罗绮肩膀.   "有蜘蛛!"   "你才是猪……"罗绮本能的回道,可突然一想,感觉不对.   扭头一看,她啊的一声惨叫,一个猛子就扑到李修然怀里.   "快!快把它赶走,快呀!"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咔嚓一声开了,财务部的小丽顿时便看到两人紧紧相拥的这一幕,而且罗绮还紧紧的搂着李修然,不断的喊着快快快!   "天内,总裁不是一直很冰冷的么,平常连话都不说,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小丽头心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过这小帅哥倒合我的胃口,看找机会要不要潜他一下!""咳咳!好了,蜘蛛被我弄走了,能不能不要再占我便宜了?"李修然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闻言,罗绮顿时羞得面红耳赤,她看到了边上看得目瞪口呆的小丽,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俏脸几乎红得快滴血了.   偏偏李修然还火上浇油,他冲小丽道:"哎呀,那个美女,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没有拥抱,你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根本没有那回事,我跟总裁是清白的!你要相信我啊!"罗绮感觉自已快要爆发了,她拽紧了羞拳,全身气得直哆嗦.   "李!修!然!"   "啥?"   "你给我滚出去!!! 罗绮刚喝口水都给喷出来了.   不能你喊这么大声?还这么理志气状?   她气得胸口一阵起伏,这混蛋简直太可恶了,怒问道:"你不能,你来干什么?""泡妞!"刚说出,李修然立刻捂住了嘴,一脸嘻笑的看向罗绮.   "你走吧,我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泡妞的地方."罗绮脸色冷了下来.   "哎呀,开个玩笑嘛,老板你太严肃了,你变这么漂亮我真会爱上你的.我连你生理期都能掐指算出来,这些小事怎么可能做不到?你说吧,让我打谁!"罗绮望着嬉皮笑脸的李修然,真是感觉一阵头疼,同时俏脸又一丝绯红,她想起昨晚自已生理期没注意差点儿丢脸的事,要不是李修然,她就难堪了.   可这家伙不仅脸皮厚,还喜欢满嘴跑火车.   "我这是公司不是黑社会!"罗绮气道.   她想了想,自已身边也确实得有个武力不错的家伙保护自已,虽然眼前这混蛋非常可恶,但也就嘴上占便宜,没真欺负过自已,也算靠得住.   关键是,他还是自已属下,可以被自已约束,要敢不听话,随时让他滚蛋!   这样一想,便已经有了主意,道:"李修然,我可以留下你,但你记清楚,这里不是你把妹泡妞的地方,明白么?""啥,那……难道一辈子都不准谈恋爱?难道全公司的人都必须单身一辈子,不能结婚?"李修然哀嚎道.   罗绮捂住额头,头痛道:"当然不是,你……你正常找对象我不会多说.""那就是允许泡妞咯?"李修然顿时喜笑开颜.   罗绮真恨不得把办公桌上的小盆栽砸过去,最终一咬下,还是忍了下来,冷冷道:"是!不过,你必须一心一意,不许勾三搭四.""嘻嘻,老板,有了你,我哪还敢勾三搭四?现在都已经管上我了,看来以后在一起的日子可不好受咯!""呸,谁跟你在一起?还想不想干,不想干滚蛋!"罗绮气得要发疯了.   李修然心头嘿嘿直笑:"想干,当然想干,就怕你不同意."当然,表面他没敢再这么说,他真怕这2017注册秒送金逼急了把自已开了,到时得暴露身份才能保护她,那就不好玩了.   所以,他露出一幅憨厚的样子表明立场.   罗绮当然不会相信他,不过也算接受了他这个态度,轻哼一声,道:"对了,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啪!   李修然一拍大腿:"老板你这问题可算问到点上了.想当年我出生之时,天地大变,天生异象.后来意外得遇世外高人路过,他经过我家门前,感知有大事发生,当即进屋,一点刚出生的我,大声说了句‘这小子,真他娘的是个天才!’于是我被世外高人带走,苦修二十多年,学得一身惊天动地的武学,这才得以下山投奔老板.老板!我就问你,感动不?""这家伙真的是昨晚那个又绅士又会撩人的家伙么?"罗绮暗想道,要不是她没喝水,否则一准被李修然这翻话说得喷出来.   "你这是病,得治!"她面无表情,直接冷冷的给李修然下了个定论.   可没想到,李修然嘻嘻一笑,绕过办公桌走到了罗绮身边.   "嘿嘿,老板!"   只见他手中一晃,不知哪儿就变出一躲漂亮的玫瑰.   "哎呀,别生气嘛,送你一朵玫瑰,调节调节心情."   罗绮一愣,顿时俏脸微怒,猛的站起来:"李修然,你别太过份了,这里是公司,是工作的地方,你再这样,别怪我把你开除了!""不是,真没那意思,我又没跟你表白,就送一朵花让你这儿多点儿活力,你想哪儿去了?""胡闹!!"罗绮俏脸生寒,她一把夺过花,猛的丢进了花蓝中.   她觉得不能这样任由李修然主导下去,不然她还不得被牵着鼻子走,指不定哪天就被骗了呢!   没想到李修然一点失望之色都没有,嘿嘿一笑,指了指罗绮肩膀.   "有蜘蛛!"   "你才是猪……"罗绮本能的回道,可突然一想,感觉不对.   扭头一看,她啊的一声惨叫,一个猛子就扑到李修然怀里.   "快!快把它赶走,快呀!"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咔嚓一声开了,财务部的小丽顿时便看到两人紧紧相拥的这一幕,而且罗绮还紧紧的搂着李修然,不断的喊着快快快!   "天内,总裁不是一直很冰冷的么,平常连话都不说,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小丽头心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过这小帅哥倒合我的胃口,看找机会要不要潜他一下!""咳咳!好了,蜘蛛被我弄走了,能不能不要再占我便宜了?"李修然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闻言,罗绮顿时羞得面红耳赤,她看到了边上看得目瞪口呆的小丽,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俏脸几乎红得快滴血了.   偏偏李修然还火上浇油,他冲小丽道:"哎呀,那个美女,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没有拥抱,你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根本没有那回事,我跟总裁是清白的!你要相信我啊!"罗绮感觉自已快要爆发了,她拽紧了羞拳,全身气得直哆嗦.   "李!修!然!"   "啥?"   "你给我滚出去!!!

第五章  任务

"嘿嘿,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李修然嘻嘻笑道.

"出去!"

罗绮恶狠狠的瞪着他.

在这一刻,在有外人在的时候,她恢复了平常的冷漠与绝情,她不想让下属知道,自已突然之间性情大变.

然而她还是太嘀咕了李修然的无耻能力.

"哎呀完了完了完了.老板,你是不是经常生气了,刚才没注意看,你看你都长皱纹了,你看眼角.完了完了,老板,以后不能再生气了,越生气皱纹越多,老的就快啊!"听到这话,罗绮心头猛的一跳,俏脸的神色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她顿了顿,但为了保持形象,依然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出去!"李修然耸耸肩,双手插兜儿,吹着口哨走了出去.在路过小丽时,冲小丽抛个媚眼,送了个飞吻后,低声在她耳边道:"你今天穿的肉袜跟你超配,气质越来越好了."小丽顿时俏脸绯红.

她长得也挺漂亮,但跟罗绮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她这种漂亮就属于被李修然这种帅脸轻易就能撩得死去活来那种.

感受着耳边还残留着的带着痒痒的热气,她抱着文件,俏脸更红了,隐约间,她都觉得自已已经湿了,心脏砰砰直跳.

"尼玛,这家伙也太能撩了."

她心里想着,可不想被总裁看出毛病来,当即抱着文件低着头来到罗绮面前.稍一整理思绪,她便笑嘻嘻的先下手为强的说道:"老板,这个助理不错吧?我看他跟你交流的挺热烈的.""闭嘴!"罗绮气得呼哧呼哧的,"不错个屁!我告诉你,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哦!"小丽吐了吐舌头,心里却松了口气.

"对了,刚才他跟你说什么?鬼鬼祟祟的?"罗绮问道.

小丽的心顿时就提了上来,连忙道:"哦,没有没有,他只不过打了个招呼.""哼,这家伙肯定撩你了,真当我看不出来?这个臭流氓!"罗绮心里暗道,她也不点破,而后恢复了总裁的冷傲霸气,淡淡道:"对了,有什么事?""这些文件需要老板你亲自批示."

"哦,放下吧,没事你回去就好了,我要审阅文件."

"是!"小丽一吐舌头,放下文件扭头跑了.

等关上门后,罗绮又伸头左右看了一会,确定没人后,她这才拿出镜子,仔细的照了起来.

"没有啊?哪有皱纹?生气也没有啊?"

她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该死,又被那混蛋骗了,这个臭流氓,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罗绮气愤的嘀咕道,心里简直把李修然都快恨上天了.

突然,她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当即在一堆文件中翻找起来.

另一边,在李修然独立办公室内,他已经将监控设备全部搬了过来,看着视频中罗绮照镜子的样子,惹得他哈哈直笑.

"哎呀,这小妞外表看着冷,内里还是有颗放荡不羁的心嘛!"自从收到师父命令开始,保护罗绮方面,李修然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不止是公司,包括罗绮家里,除了一些隐私地方他没监控外,其他地方他都装了监控.

相比于罗绮以后知道后会生气与不满外,她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

罗绮的爷爷不知通过什么渠道联系上了师父,正是他托师父派自已来保护罗绮.

这些也是罗绮的爷爷单独打电话给自已重点交代的,在他心中,孙女的安危大于一切.只有保证孙女不会有事,他才能安心的为国家效命,付出自已生命最后的光和热.

正是因为知道罗绮的爷爷所做的事是何等重要,李修然几乎可以肯定,针对罗绮的绑架和暗杀是迟早会出来的,他必须把这种事情,扼杀在摇篮中.

在李修然考虑着该如何进一步去保护罗绮的安危的时候,画面中,罗绮终于在一堆文件中翻出一份来,俏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简单的笑容.

"李修然,这回我要让你体现一下什么叫做尴尬!"

说着,她打了的李修然办公室电话,把他给招了过来.

来到罗绮办公室,李修然点头哈腰:"嗨老板,十分钟不见,让我对你的思念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那黄河……""行了,你贫不啊贫啊!"罗绮翻了翻白眼,打断了李修然的贫嘴,"我是公事要你去做.""哦,啥事?"

罗绮没说话,她把文件往李修然面前一丢便坐了下来,抱着胸淡淡的看着他.

李修然看了一会儿,突然眉头一皱:"虎狼集团?"

"没错,我们公司跟虎狼集团有着不错的合作,但最近有一笔款一直要不回来.你去跟他们洽谈一下,看看能不能把尾款要回来."罗绮心里暗爽,终于找到机会让李修然吃瘪,表面却是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她接着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昨晚你打的那个阳少,就是虎狼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之所以派你去是有深度用意的,你能明白我的心思么?"她看李修然有些发愣,随即略有得意的轻笑一声,道:"看来,也有我们李大秘书搞不定的事啊.如果你做不到,我可以不派你去.我这儿有的是人才,不缺你一个."显然,她想把李修然贬的一文不值,同时又用激将法激他去办事.可是,办这事儿,在这种时候,谁去都可能成功,就是李修然不可能.

因为他刚把人家儿子打成那样,季天华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否则儿子也不会被宠成那样了,李修然去了还想拿钱?

罗绮可不相信,在办这种事的时候,李修然还敢来硬的打人明抢,有些事可不是武力能解决的!

所以,她料定李修然这件事办不成,最后还得求她,到时候,就到自已狠狠收拾她一回的时候了.

一想到这个,罗绮心里竟隐隐期待起来,动人的俏脸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

噗!

罗绮被李修然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差点儿没呛死.

她一瞪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李修然便嘻嘻笑道:"嘿嘿,小事儿,没问题,不过……我要是完成了,哒玲请你给我一个拥抱哦!""哒你个头,滚!"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