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10:31

长久的国庆假期结束啦,新的工作生活又开始了,在闲暇之余快来看看小编推荐的小说提提神吧!这次给大家推荐的小说是写手大神道门老九所写的一本恐怖灵异小说哦,小说名字叫做《冥府鬼探》。小说主要讲述了小说主角宋阳黄小桃的故事,目前已完结。喜欢的小伙伴不要错过了哟!

冥府鬼探

推荐指数:8分

《冥府鬼探》在线阅读全文

冥府鬼探第十五章 白醋蒸尸法

死人复活’的惊奇一幕,可算把众人吓傻了。

黄小桃瞠目结舌地问道:“宋阳,你是怎么办到的?”

“生中有死,死中有生,就算是已经死亡的尸体,还是能够通过某种特殊手段,恢复它的部分身体机能的。”我解释道。

“这……这也太玄乎了吧?”

“一点儿不玄乎,人死亡的时候肺里或多或少会憋进去一口气,除非是溺死或者窒息。刚刚你们看到的‘诈尸’其实是死者肺里这团空气把尸体给顶起来罢了。”

我把地上的冰碴子用镊子夹起来,拿在眼前仔细观察,冰碴子上面沾了血和一些碎肉。

“那死者的肺里怎么会有冰块?”黄小桃问出了在场所有警察都想问的。

“因为他死后被人冷冻过一段时间,但体表没有留下水迹,大概是用干冰或者制冷剂冷冻的,所以尸体的腐烂程度被大大减慢了,造成了死亡仅有十小时的假象。但是身体内部是做不了假的,我刚刚通过‘听骨辩音’发现死者的内脏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腐烂,完全是死亡四十八小时的特征,因为尸体被冷冻过,所以憋在肺里的那口气凝结成了冰碴子……”我微微笑道。

黄小桃听得直愣,猛的一拍我说道:“宋阳你太厉害了,我都有点怀疑,你真的是自学成材的吗?”

我笑了笑:“别废话了,我们接着验尸吧。”

我拜托一名警察搬来一张长桌子,在屋子中央放倒,四条腿朝上。

与此同时,我用绳索在桌腿上缠了好几圈,制成了一副简易的绳床。

然后在下面放上电热炉,插上电源,上面架上铁板。

黄小桃拿起我袋子里的多肉盆栽说道:“你们大学生活还挺多姿多彩的,什么玩艺都有,对了,你要这盆栽干嘛?”

“等会你就知道了,过来帮忙把尸体脱-光搬上去!”我吩咐道。

两名警察把尸体的裤子脱了,搬到绳床上面,看见死者不雅部位的时候,黄小桃皱着眉把视线移开了,脸上泛起一道红晕。

我心想,大概黄小桃没谈过恋爱吧?看见那东西才如此害羞。

我打开白醋,用力将生姜拧出汁来,滴到醋瓶子里,等铁板烧热之后,将一瓶白醋全部泼了上去。滋的一声,满屋子都是白醋蒸气,呛得人鼻子好酸,好多警察受不了,捂着鼻子退到了一旁。

我继续泼醋,眼睛死死地注视着死者的身体。

醋烟袅绕中,死者的身上开始出现一块块紫红色的印迹,我及时关掉电热炉,待醋烟散去之后,在场的人同时发出一阵惊呼!

死者身上出现了许多手印,而且这手印和之前我用红伞从另一名死者身上验出来的一模一样!

“天啦,是2017注册秒送金的手印,难道真的是女鬼杀人!”黄小桃惊讶道。

我一阵暗笑,这手印比成年男性要小,而且手指很纤细,但也不能据此就说是2017注册秒送金的手印,更不能说是女鬼作案,也不知道黄小桃这一级警司是怎么升上来的。

“愣着干嘛,赶紧拍照!”我催促道。

“对对,小王,相机拿过来!”

一个小警察在黄小桃的吩咐下,立刻围上来,对着尸体喀喀地拍照。

我这一招叫做‘白醋蒸尸’,同样是提刑官宋慈发明的绝技!

人的手掌会分沁出极其微量的汗液,而汗液是碱性的,利用白醋的醋性与其中合,就会浮现出手印来。

但这手印是维持不了太久的,果然几分钟后,它们逐渐消失了。

黄小桃问道:“宋阳,我看电影里鬼魂不是虚无缥缈的吗?怎么会留下手印?”

“谁告诉你是鬼魂了,这明明是凶手留下的,我敢肯定凶手是个人。你有没有注意到,在死者小腿肚上各有一个清晰的手印,呈包覆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问道。

黄小桃一边比划一边猜测:“凶手曾经用双手抓住死者的小腿……”她突然捂住嘴:“我知道了,凶手是个变态!”

我被她搞得哭笑不得,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出:“凶手曾经抓着死者的小腿拖动过他的尸体!”

“原来如此,有道理!”黄小桃点了点头:“不对啊,按你的说法,死亡时间是四十八小时左右,可是两名目击证人都说,昨晚邓超还跟她们在这一起,难道他当时已经死了?”

“眼见未必为实,人证与物证自相矛盾的时候,我更倾向于相信物证,我觉得死者不是邓超,尸体是从其它地方搬运进音乐教室的。”我说道。

“那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黄小桃一头雾水。

“眼下还不清楚,不过案情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答道。

这时王大力跑了进来说道:“阳子,东西我都给你弄到了……”

他突然不说话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尸体,尸体被脱得光溜溜地架在铁板上,这一幕估计把他吓到了。

“卧槽,我每次一离开,你们就玩得更重口了,这是在干嘛,给尸体蒸桑拿吗?”

“没有,我们在商量到底是蒸还是煎。”我耸了耸肩膀。

王大力大概是联想到吃的东西,把东西塞给我,捂着嘴冲出去了。

一旁的黄小桃也脸色铁青:“你验尸的时候能不能别说吃的东西,很恶心的,你到底是不是学生啊,这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吧!”

“不好意思,我这人神经历来有些大条。”我笑道。

王大力找来的磁铁是从音响上拆下来的,我把磁铁蒙在白纸上,放在尸体断裂的脖子上来回移动了几下。

弄完之后,我把白纸取下来,用手兜着,给黄小桃展示我的‘成果’。

虽然这些颗粒很小,小到一个喷嚏就会吹飞,但在白纸的衬托下,普通人也能看见它们。

“这些是……”黄小桃凑近研究。

“是一些尖锐的金属碎片。”我解释道。

黄小桃看看我,又看看纸上的东西:“喂,这东西比螨虫还小,你怎么看清的!”

“经常吃胡萝卜,所以眼睛好喽!”我笑道。

“那这‘尖锐的金属碎片’是从哪来的?琴弦上面的吗?”黄小桃问道。

我把白纸包好,以免重要证物被风吹走,然后取了一根琴弦给她看,琴弦细如头发丝,但仔细看其实是螺纹状的。它实际上是由数根细钢丝拧出来的,因此上面就算有破损,也不可能掉下‘尖锐的金属碎片’。

“能掉下这种碎片的工具,应该是锯子或者锯条,锯条正是用铁做的,而且在锯的过程中很容易磨损。”我解释道。

“锯子?你是说,死者的脑袋其实是被锯子活活锯下来的?”黄小桃瞪大了双眼。

“先不着急得出结论,对了,你有手帕吗?”我问道。

“等等!”

黄小桃找一名警察借来一块手帕,我把那盆多肉盆栽掰掉一些,裹在手帕里,使劲拧出汁水,然后蘸着汁水在死者的颈部轻轻拍打。

渐渐的,颈部的切口变成了紫色,并且能清晰地看到,皮肉上有切割的纹理,而骨头上却是锯条反复拉锯后留下的摩擦痕迹。

“看明白了吗?”我说道:“死者的皮肉是被刀子剖开的,但是脊椎骨却是用锯条锯断的。”

黄小桃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多肉植物对金属很敏感,所以我用它的汁水擦拭伤口,就能看清作案工具留下的痕迹。”我说道。

“宋阳,我认识你还不到一个小时,你就像变戏法一样用了各种奇怪的手段验尸,而且这些手段我当警察以来从来没见过。不行,你得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

黄小桃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看那副架势仿佛非要问出个答案来!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