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09:41

犯错秦可卿朱怀镜

犯错全文阅读

女主秦可卿男主朱怀镜的小说名叫《犯错》,是由作者白衣折扇俊美少年所著的都市小说,又名《未曾说的秘密》《禁忌的爱欲》。犯错小说全文讲述了公公朱怀镜面对自己漂亮性感的儿媳秦可卿,脑子里忍不住产生了奇怪的想法,他会付诸行动吗?

第一章 别脱我裤子

  别,别脱我裤....躺在草丛里的秦可卿红着脸,有点焦急地喊道。

  虽然这里不算荒郊野岭,但也人烟稀少,所以朱怀镜顾不得什么,他不顾秦可卿的反对,就动手脱了她的裤子。

  望着秦可卿脱了裤子的双玉腿,朱怀镜忍不住咽了口水,实在是太美太诱人了,修长,白皙,触碰之处还是嫩滑有弹性。

  令朱怀镜更加心跳急速的是,秦可卿腿根半镂空的白色蕾丝小内内,半遮半掩着一片黑森林,实在是太有诱惑了。

  虽然这是他儿媳妇,但是朱怀镜内心已经乱了方寸,脑海里已经理会不了那些禁忌。要知道他这儿媳妇才嫁进来不久,可已经是家里美艳的一道风景啊。

  这秦可卿是朱怀镜医院里面的一位男科主治医师,算是医院里的一个招牌医师,她不但医术高明,更重要的是,她一米六八的身材火辣,曲线突出,前凸后翘的,加上样貌艳美,简直就是男人们垂涎的女神。

  “啊....别吸,那里脏...可卿突然娇呼出声,但生怕别人听到,她又硬是把语调压低下去,接着她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脸上的红霞越来越浓,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地上的草。

  “必须尽快把毒液吸出来,不然可就麻烦了。”朱怀镜用嘴吸住秦可卿的大腿下的伤口,吐出一口血水说道。

  这次春游是医院里组织的,已经是三年没有过旅游的医院,这次是作为院长的朱怀镜破例给这些医生组织了一次春游,还可以选择了这个芳草碧连天,温泉纯天然的地方。

  但是此刻是春夏之交,已有毒蛇出没,这不,秦可卿就中招了,要不是刚好在附近的朱怀镜及时上前帮忙,可就要耽误了。

  摸着这玉腿,嘴巴零距离接近,朱怀镜虽然是在救人,但是双眼余光看到那半遮半掩的黑森林,他早就有反应了。

  “爸,应该没事了,你.....秦可卿本来又羞又尴尬,想阻止一下她家公的,但是家公突然嘴巴用力一吸,她忍不住有了点奇怪的感觉。

  这本来就是,秦可卿除了她老公之外,第一次这样让其他男人对待她的玉腿,这男人还要是她家公,这乱了道德的刺激,让她心慌意乱,有点想阻止,又有点继续。

  要知道她结婚这么久,和丈夫都是少聚多离,那种夫妻的生活基本靠手,尤其她还是一个男科医生,接触男人那活儿,是经常的事。

  “可卿,好了,你先别动,我给你在附近找点草药敷上。”朱怀镜感觉自己的嘴唇有点热有点麻,但好在儿媳妇伤口的毒液基本被清理了。

  但此时,朱怀镜却望到儿媳妇潮红的脸,有着一股妩媚的美,尤其是那双眼眸似乎有点迷离和春潮,尤其是起起伏伏的胸前,在白衬衣之下,更是要破茧而出,加上张开的双腿,一抹森林若隐若现,他不由得看呆了。

  发现家公炽热的目光,秦可卿不由得娇羞地别开脸,赶紧夹上腿说道:“谢谢爸,不用敷草药了,我这回去上点药就可以了。

  “这怎么行呢。”朱怀镜突然也感觉到尴尬,赶紧移开视线说道。

  “可以的,爸,我先回去了。”秦可卿说着,赶紧把裤子穿上,然后就匆忙往住处跑去。

  此刻的秦可卿心想,再不跑的话,她担心会让家公发现她都湿了的秘密。这个家公五十出头,高大壮实,俊朗雅儒,成熟睿智,风度沉稳,魅力十足的成功男人,基本上是2017注册秒送金的梦中情人,所以她刚才不知不觉就失态了。

  望着秦可卿匆忙离开的背影,朱怀镜内心还是澎湃不已,他突然发觉今天儿媳妇穿的这条紧身裤更加美了,紧身的弹力裤勾勒出下体饱满的曲线,给人的感觉真是既丰腴白嫩又匀称性感。修长浑圆的大腿间,被紧身裤绷得鼓鼓的花园,让男人看见一种有心慌的诱惑。

  离开草地之后,处理过伤口的秦可卿便不敢去公众的温泉池泡,她跑遇上家公,所以就跑去了2017注册秒送金专用而朱怀镜则和另外几个老主任医师在大药池泡澡,他从草地哪里回来,下面的家伙就没有放松过,脑海里全是儿媳妇的玉腿和那一抹风光。

  在医院里也有过不少小护士找他朱怀镜潜规则的,但是他从来没有行驶过这种权利,即使他老婆已经逝去十多年。

  所以在作风方面,朱怀镜这些年还是做得十分好,但是这个秦可卿让他动了心,这是十多年来,他唯一一次动心,这好像要破了他的道行。

第二章 那里有点痒

  “啊? 该不会是泡温泉感染了细菌吧。”朱怀镜听言,心跳砰砰地快速跳了起来,要知道这样看秦可卿那里,可是他想得发疯的事情,如今居然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不知道,现在里面奇痒无比,钻心一般,我忍受不了。爸,你帮我检查一下。”秦可卿紧紧夹住双腿,扭动着身子说道。

  本来她想自己检查的,但是即使有工具,也无法自己检查里面,所以她不得不寻求家公,在医院里面,这个家公是妇科这方面成就比较突出。

  其实在来找朱怀镜的前一刻,秦可卿也后悔着为啥自己跑去那一群妇女泡的池子里,本来她那里就十分敏感,极其容易感染细菌。

  “嗯,那你快过来,躺这里,我这里只有简单的工具,先替你看看。”朱怀镜听言,激动得刚才疲惫的小弟又斗志昂扬,他做妇科很多年,见识过不少2017注册秒送金的那里,但是看自己心动2017注册秒送金那里,他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当然,此刻俩人心底还是顾及着道德底线地问题,所以都如医生病人一样规矩,秦可卿还是犹豫了很久才躺倒了朱怀镜的床上。

  而朱怀镜则去翻他外出都会随身带的小医疗包,这个习惯可是在他去乡村义诊形成的,没想到多年以后,还派的上用场。

  “爸,这些年你都是这样过来的吗?”躺倒床上的秦可卿突然开口说道,此刻她看到床边缘的几团纸巾,以及闻到那股男性精华特别的气味,作为男科医师的她,那里还不明白呢。

  一听这句话,朱怀镜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他就想起刚才慌乱之下,仍在床边的纸巾团,心想这个儿媳妇是这方面的医师,自然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立即红着脸,有点尴尬地说道:“爸虽然这把年纪,但还是个健康的男人,身边又没有找到合适的女伴,也只能这样。”

  “其实我觉得咱们医院的护士长廖翠霞挺适合你的呀,爸,你要不和她处处呗。”秦可卿才知道自己失言,不应该问家公这些问题的,所以赶紧找个话题圆回去。

  “呵呵,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来,我先给你检查一下。”朱怀镜笑了笑,廖翠霞确实端庄妩媚,风韵不已,是个不可多得的少妇,但是他并没有心动。

  听言,秦可卿脸颊又是一阵红潮,她望着家公,犹豫着,好一会才慢慢曲起双脚,撩开浴袍,慢慢张开双腿。

  到最后,秦可卿双眼一闭,心一横豁出去了,伸手把小内内也脱掉,任由朱怀镜去检查。

  望着这鲜嫩红润的入口,朱怀镜手都抖了一下,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这是他职业生涯里,第一次在病人面前失态。

  撩开入口边缘的乱草,朱怀镜用小棒子轻轻挑开那口子,用带着手套的手指往里张开一下。

  感受到冰凉的棒子入侵,秦可卿敏感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她本来就敏感的身子,忍不住有了反应,尤其朱怀镜用手指往里探的时候。

  检查了一番之后,朱怀镜已经是一手的甘露,心想儿子就是有福气啊,这么水灵灵的一个姑娘,草起来多爽啊。

  “是感染了细菌,你这里是敏感体质,我这里有点杀菌的药,先上点吧。但是现在只是治标不治本,要回到医院上专门对口的药才可以。”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着,朱怀镜还是看出病症,还小心翼翼地帮她上药。

  随着药力,秦可卿慢慢就不感到痒,她不经意间看到家公因为弯着腰,浴袍已经张开了,那灰色的内内包囊着一根大物,轮毂可见,这可得多大啊,更要命的是随时要奔跑出来- -样。

  但是很快秦可卿又红潮上脸,她还发现了灰色的内内在包囊大物顶端的那里,明显有着水泽。这家公还真可以忍,这都快要喷发了。

  但是秦可卿红脸的原因是她知道家公的职业道德,根本不可能会对病人又这样的反应,除非是他心里有了歪心思。她这么一-想,心里又惊又喜。

  其实朱怀镜何尝不是啊,他恨不得立即就脱掉内内,把儿媳妇睡一顿舒坦的,尤其是他看着那鲜嫩的入口,开开合合的,一股股甘露不停往外流,用纸巾擦了又来,如此往复。

  只是,这是他儿媳呐,他不能这么禽兽!

  “药上好了,你到时候回医院的时候,在开点专门对应的药,三五天应该就没事了。但是这期间,你不要再去泡温泉了。”朱怀镜怕自己在这样看下去,真的会做出禽兽的行为,毕竟他抬头间,又看到秦可卿,上面的浴袍已经开了个口子,两座山峰又白又大,此刻起起伏伏的,动感十足。

  “嗯,谢谢爸。”秦可卿望着朱怀镜转身的背影,说道,然后才赶紧拿过旁边的纸巾擦擦,穿回小内内,坐了起来。

  “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放下工具的朱怀镜笑了笑,端起水杯就喝了几口,他嘴唇已经干涩了很久,他不敢坐下来,因为那里硬着很不舒服。

  “嗯。”秦可卿说着,整理好衣服之后,就站了起来,但是她并没有立即离开,反而对朱怀镜说道:“爸,那让我帮帮你吧,你也知道我的专业。”

  “你这丫头,帮爸啥呢,我又没有那方面的病。”朱怀镜喝着水,听到秦可卿这么一说,差点呛到了。

  “你都是老医生了,这点还要我明说嘛,你知道过度手瘾是不好的,而你刚才已经试了一次,现在又如此憋秦可卿作为男科医生,早就没有避忌这些,只是现在面对的是家公,所以内心还是有点心跳狂乱。

  “这要不得啊,我是你的家公呢,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回去吧。”朱怀镜听着,心想自然是好,只是他最终没有跨过道德底线那一关,所以立即说道。

  “我作为一个医生,对病人这方面的保健建议是专业的,在病人面前,我们能计较得这么多吗?再说爸你已经有点岁数了,不好好保健,你也知道坏处的。”秦可卿见家公既想要,又憨厚老实的样子,惹得有点开心。

  “听医生的话,过去躺下来,我帮你大保健一下。”秦可卿说着,走过去伸手推着朱怀镜往床那边走去。

第三章 奇怪的保健

  “这不太合适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怀镜老脸一红,在儿媳妇的推动之下,还是有点别扭地挪挪身子说道。

  “我说爸你都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我都不怕,你倒是还撒娇了。”秦可卿捂嘴一笑,又是轻推一下朱怀镜说道。

  那也只能这样,朱怀镜见儿媳妇都这样说了,便没有再犹豫,乖乖躺在床上,把浴袍脱了,只留着一条内内。

  望着朱怀镜这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完全没有大叔的老态,尤其是内内那鼓鼓的一包,秦可卿看得脸颊一红,浑身又燥热起来。

  作为临床经验十足的男科医师,秦可卿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失态,她迟疑了好一会才敢伸手去按摩在朱怀镜的腹部,一路而下因为实在是太熟悉这些穴位和位置,秦可卿没按几下,朱怀镜便闷哼起来,呼吸也沉重,因为专业,他不感觉到一阵阵刺激在撩拨着他的那里。

  最后,秦可卿迟疑一下,她望一眼已经闭上眼睛的朱怀镜,才帮他脱下内内,顿时惊呼出声。

  好家伙啊,这算是国内的翘楚了,尤其是秦可卿见过不少男人这玩意,这么壮大宏伟的,她还是头一次见。

  听到儿媳妇的惊呼,朱怀镜睁开双眼,有点自豪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孩子,你可是男科医生,见过不少这玩意,别逗爸了。

  “爸你这真大,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吧。”秦可卿笑了笑说道,脸上有点娇羞的神色,但是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这不,用力按在会阴那里,让朱怀镜舒服得忍不住叹出声。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暧昧而压抑,尤其是朱怀镜,在儿媳妇的动作下,脑海里的刺激一浪接一浪,次次都冲击着巅峰那个突破点。

  就在这个时候,朱怀镜的房间门又被敲响了,接着传来了一把女声:“朱院长,您在休息吗?这女声一听,便知道是护士长廖翠霞。

  但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秦可卿的力度不由自主地重了一下,这可让朱怀镜完全没有忍住,直接泄了,一股股的,又多又浓,弄得秦可卿脸上手上全都是。

  “我本来想说抱歉的朱怀镜,心一想不对,便清了一下喉咙说道:“廖护士长,我在的,有什么事吗?'

  说完,朱怀镜赶紧抽出纸巾递给秦可卿,还帮着她擦脸上的精华。

  没有任何防备的秦可卿,被弄了这么多的,她的脸红得像红霞,慌乱地拿着纸巾擦手,然后往卫生间走去,此刻她的心像要跳出来一样,要是护士长看到这样,这还怎么见人啊。

  “是这样的,张主任他们在外面弄了烧烤,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廖翠霞站在门外问道,她听到房内好像有点动静,但是她张望着头,又不敢过问。

  “哦,那你们先烤着,我这换着衣服呢,我待会就过去了。”朱怀镜沉吟了一下,便说道。

  “那好,你待会过来就是了,我顺便去喊喊可卿。”听言,廖翠霞心里一想,原来朱院长再换衣服,难怪好像有点动静,所以她没有再犹豫就离开了。

  等廖翠霞一走,朱怀镜才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自己下面,然后快速换上衣服,来到卫生间门口说道:“可卿,那我先过去了,你晚点再出来,免得被他们撞见就不好。还有,刚才我没忍住,不好意思哈。”

  “没事的,爸。你先过去,帮我拖住廖阿姨哈。”洗着脸的秦可卿小声回答。

  既然这样,朱怀镜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走出了房间,还带上了门,环视了一下四周才快步离开。

  离开房间之后,朱怀镜的心还在砰砰加速,他在想,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真是太荒唐了,这可是自己的儿媳妇啊。

  但是转念一想,刚才又太刺激了,让他找回了年轻活力的冲动感觉,这感觉真好真爽!

  正走着路的朱怀镜迎面撞上了一个人,这人正是刚才离开的廖翠霞。还等朱怀镜出手扶住她,她便惊叫一声,直直倒在他怀里。

  其实廖翠霞算是妩媚的少妇,这投怀送抱的,让朱怀镜还是有了男性的冲动,这可能刚才儿媳妇给他按摩的效果。

  “廖护士长,不好意思哈,我走的匆忙没有认真看路。”抱着廖翠霞的朱怀镜,老脸微微一红,说道。

  不知道为何,朱怀镜觉得今天小弟的战斗能力这么强,这才多久,又立了起来,还要顶在廖翠霞的大腿处。

  感受到朱怀镜好像有东西盯着她,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她娇声说道:“朱院长瞧您说的,我这也走得匆忙,没注意。”

  作为一个离异少妇,廖翠霞自然对朱怀镜这种魅力十足的大叔心仪已久,只是他一直没有给机会她,如今这么一抱,她怎能不激动。

  但是朱怀镜很快就松开了她说道:“那我们快点过去帮老张他们吧,弄点烧烤和那些年轻的医生融合融合。

  说完,朱怀镜便快步离开,也不理会廖翠霞会说些什么。

  望着朱怀镜的远去的背影,廖翠霞刚起的春心又失落了下来,她就不行这个男人能躲得了她,她气得跺了一下脚,才跟着走了上去。

  要知道在医院追求她廖翠霞的男人,多着呢,现在倒贴这朱院长,人家还不冷不热的呢,但是廖翠霞不会放弃的,这个男人才是她追求的对象。

  走远的朱怀镜发现口袋里的手机好像震动了几下,便掏出来看看,这一看,心跳加速了不少,原来是秦可卿给他发的信息。

  “爸,我不小心在你的卫生间滑倒了,崴了脚,站不起来,你找个机会回来帮帮我。”

  看到这条信息,朱怀镜站住了脚,转身就往回走去,毕竞儿媳妇是滑倒在他的卫生间,而且只穿着浴袍,当然不方便喊其他人帮忙。

  回走的时候,朱怀镜对跟上来的廖翠霞说了声,要回房间拿份文件让他们先玩着,就快步回了房间。回到房间,朱怀镜心虚地关上了门,才走去卫生间。

  走到卫生间一看,朱怀镜脸红心跳加速,忍不住咽了口水,毕竟儿媳妇此刻躺在地板上,正张着双腿,湿了的小内内那里,一抹黑森林的风景也若隐若现,加上她双眸含春,一脸潮红

第四章 惊艳的画面

  这惊艳的场景是朱怀镜万万也想不到的,他咽了下口水才上前说道:“可卿,你这是怎么了? 伤到哪里没?

  帮秦可卿整理一下浴袍,朱怀镜发现地上的那摊水,心想这儿媳妇一定是被这摊水滑倒的,他一手抱住她的大腿,一手搂住她的腰,直接搂着她走出卫生间。

  “爸,这地滑,我不小心就滑倒了。我感觉屁股那里很痛,脚应该也崴了。”被朱怀镜抱住的秦可卿脸红得要滴水,低着眼帘说道。

  “嗯,待会我帮你揉揉,你浴袍湿了,快换套干的。”把秦可卿抱出卫生间,轻轻放在床上的朱怀镜说着立即走进卫生间。

  刚一沾床,秦可卿便痛得龇牙咧嘴的,她估计自己是伤到尾龙骨了,望着关怀自己的家公走进卫生间,她不由心里暖暖的。

  嫁进了朱怀镜家里,她老公和她聚少离多,工作上,生活上都是家公细心照顾她比较多,尤其是现在这样的伤痛病倒。

  没一会儿,朱怀镜就拿出一套女装浴袍,递给秦可卿说道:“你赶紧把湿的浴袍换了,免得着凉了。”“爸,我这怎么换呢,你看秦可卿委屈地望着朱怀镜说道,手指了指她的脚和屁股说道。

  “哦哦哦,对对对,但我帮你换好像不妥当吧。”朱怀镜这才醒悟,但是很快他又发现了问题似的说道。“你看看外面有人没? 要是没人,你抱我回房间,我喊廖阿姨帮我。”秦可卿无语地白一眼自己家公,这个老大叔还真是不懂的情趣啊。

  “对对,好,我这就去看看。”说着,朱怀镜赶紧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张望了一下才回来说道:“外面没人,快,我们快点。

  这才说完,朱怀镜已经抱起秦可卿,蹑手蹑脚地去到了她的房间,把她放到她的床上,这期间,朱怀镜无意看到秦可卿那对傲物,又是一阵咽口水。

  “那我先出去,你待会喊廖阿姨过来帮你。”朱怀镜怕自己控制不住,赶紧别开脸,不敢再看她。

  “嗯,谢谢你爸。”说着秦可卿在心里笑了一下,这个家公太可爱了,明明想看的要死,却又装作一本正“和爸客气啥,我这就出去了,你有什么需要就给我发信息。”朱怀镜憋得难受,他夹了夹腿才舒服点,然后也没干再多看一眼儿媳妇,就往门口走去。

  望着家公这幅表情和背影,秦可卿笑了,优秀的男人就是可爱,本来她这样被家公看到,又羞又气的,但是现在想起来,居然还觉得刺激。

  尤其是想着她居然还帮家公做了大宝健,这可是多么乱了伦理的事情啊,实在是太大胆了,换做以前,秦可卿想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居然还做了出来。

  不过这家公的家伙就是宏伟啊,比起老公的还要厉害很多,而且精华更是浓而烈。要是一股股的全部都弄进去,那烫滚滚的滋味,一定能够高朝迭起。

  这都想些什么呐,越来越不要脸了,秦可卿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才给廖翠霞发信息。

  而朱怀镜走出儿媳妇房间之后,赶紧回房间洗一把脸,好一会才冷静下来,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做了出格的事情。

  最后收拾一下房间,朱怀镜才随便带了份文件出门去找老张,免得廖翠霞发现些什么。

  去到烧烤的地方,朱怀镜发现张主任正和那些年轻的护士医生畅怀豪饮着,便走过去,顺便把文件给他。

  一开始朱怀镜的心思完全不在这烧烤上面,所以酒也没敢放开喝,烧烤更加没敢多吃,知道廖翠霞给他打电话说要送秦可卿回去,他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所以慢慢的朱怀镜也放开了喝酒,尤其是那些年轻的护士,左一个朱院长,右一个朱院长的灌着迷魂汤。

  朱怀镜自认为自己的酒量不差,但是也经不起着车轮战,慢慢就有点酒上头,脑袋晕晕的。这期间,他发现张主任那几个老家伙,还占了不少年轻护士的便宜。

  本来在工作期间,朱怀镜是对作风问题抓得比较严,但是私底下,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大,他也不理。

  其实朱怀镜发现有个护士对他十分殷勤,换作以往,他一定是暗中提醒她,别搞这些没用的,但是今天酒喝得有点多,加上有秦可卿的刺激,他内心的天平已经倾斜了。

  见朱怀镜没有像以往那样对她们暗示,这护士内心十分高兴,毕竟在这里工作久了的人都知道,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所以她忍不住更加大胆地试探着,那双巧手还有意无意划过他的裤裆。

  裤裆的家伙被这么一撩拨,朱怀镜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不少,他赶紧抓住这护士的手,正想暗示她不要这样做,旁边精明的张主任却递过酒杯说道:“朱院长啊,给点机会这些年轻人,来来来,我们和他们再多喝杯西。”

  避免尴尬,朱怀镜只得松开那护士的手,任由她的手放在裤裆处,接过酒杯之后,朱怀镜大致说了些鼓励年轻人的话,就把酒喝光了。

  但是酒进肚子,他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清楚,好像这酒兑了些什么东西一样。没过多久,朱怀镜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他浑身燥热,口干舌燥的,脑袋又是一阵阵迷糊,老是出现些不好的画面,他想让自己出去吹吹风,没想没站稳,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了,要不是那个献殷勤的护士扶着他,还真就摔个四脚朝天了。

  “朱院长您没事吧? 要不我扶你回房休息吧。”这个护士立即关心地说道。都这个情况了,朱怀镜也只能点头说好,他完全不知道那酒里的东西。

  这个漂亮的小护士扶着朱怀镜回房之后,把他放到床上,才去关上门。她还进卫生间给他弄了条洗毛巾,但是拿毛巾过去的时候,她却耍了个小心机,故意绊了一下脚,直接倒在朱怀镜的怀里。

  面对着美女护士的投怀送抱,朱怀镜撑着身子坐起来,本能伸手去扶着她,但却只抓住了她胸前的东西,柔软得让他心跳加速。

  美女护士惊呼了一声,羞答答地低了下头,才突然吻住了朱怀镜的嘴,把他压倒在床上,双手更是主动替他解开衬衣的纽扣

第五章 拨乱的心情

  这漂亮小护士的主动,让朱怀镜乱了方寸,娇嫩湿润的唇贴过来,熟练的小舍头还轻易地撬开了他的牙关,伸了进去。

  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有试过这种滋味,朱怀镜只感觉身体的燥热更加强烈,脑海里的画面更加大胆刺激,所以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这护士的腰部,一路往见朱怀镜有了反应,这美女护士心里窃喜,她就知道张主任有办法,看来她以后评职称就容易了。就算不说评职称的事,要是能够和这么雅儒又魅力十足的大叔做一次,也是值得的。

  所以这护士就更加直接地去松开朱怀镜的皮带,顺手而下,直到抓住了一条巨蟒,她才又惊又喜的,夹紧的双腿,忍不住松了一下,那里顿时就湿了。

  但是朱怀镜感觉自己嚣张的家伙被嫩滑的玉手抓住那时,脑海又是一阵阵翻江倒海,但是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他赶紧推开这护士,用手提上裤头说道:“你出去吧,这样走捷径是要不得的。”

  想不到朱怀镜在这个时候把她推开了,这护士有点蒙了,但很快她就醒悟过来,她立即又扑了上去,抱住朱怀镜的背,就吻住他的嘴。

  只可惜朱怀镜趁着自己还清醒,还是狠狠地把她推开,并且严肃地说道:“你出去,你再这样我就不会再让你在医院里呆了。

  这漂亮的护士不知道自己那里做错了,委屈巴巴地站在那里,眼眸里的泪水哗哗的流,她想说话,但是望着朱怀镜这严厉的表情,最后也没有开口,擦一把眼泪,就哭着跑出了他的房间。

  等护士一走,朱怀镜赶紧去把门锁上,快步走进卫生间,把自己脱个精光,用冷水淋着自己,才保持着几分清醒。

  经过这一番的淋浴,朱怀镜算是清醒了不少,所以他穿上衣服之后,就给小刘医生打个电话,让他开车送自己回家。

  医院里,朱怀镜最信任的人就是这个小刘,虽然这个小刘调来医院才一年不到,但是为人老实医德又十分好,甚得朱怀镜的欢心。

  接到朱怀镜电话的小刘没多久就来到朱怀镜的房间,把他搀扶到车里,安全送到家里。

  因为小刘开车很稳,朱怀镜还打了一会盹才到家,只是到了家之后,脑海里的画面又开排山倒海般袭来,身子也开始燥热起来,他赶紧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换身睡袍就想睡。

  只是等他进了房间没多久,秦可卿却给朱怀镜打来了电话。

  望着想起的电话来电显示,是儿媳妇,朱怀镜本来是不想接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被老张他们在酒里动了手脚。

  但是电话停了却又响了起来,朱怀镜生怕儿媳妇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毕竟他记得儿媳妇在卫生间可是摔个不轻,所以就赶紧按下接听。

  “可卿,怎么了? 爸刚在换身衣服没接到电话。”朱怀镜接通之后立即说道。

  “爸,不好意思哈,我我想你帮帮忙,过来我房间一下可以吗?“秦可卿羞答答地说着,内心又是一阵动荡,她本来是不想麻烦家公的,但是尾龙骨实在是太痛了,不擦点铁打药油是不行,不然她得在床上趴着好几天呢。

  这个时候老公又不在家,她秦可卿还能怎么办呢?

  “我体来朱怀镜想拒绝的,毕竟他知道自己这次喝了不一样的酒,但他又不想拒绝儿媳妇第一次开口喊他,所以接着说道:“那好,我这就过去。”

  在去儿媳妇房间之前,朱怀镜还洗了把脸,让自己尽量清醒多几分。

  进了儿媳妇的房间,朱怀镜清醒几分的脑袋再次犯糊了,眼睛都看直了,毕竟趴在床上的儿媳妇只穿了一件丝质的睡袍,只盖在修长的大腿根部下一点点,说以性感的双腿笔直而且白皙诱人。

  浑圆的屁股更是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那肥腴的臀部,十分圆润翘凸,在丝质的睡袍下,充满着火热的韵味,让人看得忍不住压上去,狠狠来一番冲撞。

  听到房门打开,秦可卿知道家公进来了,她扭过头望着愣在门口的朱怀镜,脸瞬间红透了,她尴尬地伸手去拉一下睡袍说道:“爸,能能帮我在尾龙骨那里擦点活络油吗?我自己够不着。

  见秦可卿拉一下睡袍,朱怀镜才清醒了点,赶紧走过去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爸今天喝了不少酒,我“没事的,爸,我还信不过你吗? "秦可卿红着脸说道,她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一点,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想赌一把。

  加上秦可卿闻着朱怀镜呼出来的酒气,竟然还有点点奇异的感觉,那里不知不觉中有点痒了,还潮湿一片。

  “可是朱怀镜想说自己都信不过自己,但是秦可卿扭动一下大腿,直接打断他说道:“别可是了,爸,就帮帮我嘛。”

  最受不住秦可卿这语调,朱怀镜只好直点头,坐了过去,儿媳妇的床十分松软有弹性,不像他的那个床垫硬邦邦,不过他选择硬的床垫是为了腰间盘好。

  伸出手之后,在内心挣扎了一番的朱怀镜心一横,把儿媳妇的睡袍往腰间推了上去,顿时一个圆大翘凸的屁股就出现在他的眼前,更重要的是,这儿媳妇像是早做好准备一样,还不穿小内内。

  这白暂性感诱人的圆臀顺着一道沟,还可以看到那些黑森林,令人血脉喷张,更重要的是,这儿媳妇还扭动了一下腰部此刻朱怀镜下面的家伙已经胀痛不已,脑海那只御兽已经随时准备冲破困笼,所以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摸在那臀上面这手感可是好啊,嫩滑,活力且有弹性,酒醉上脑的朱怀镜不由得加重力度拍了一下。

  啪的一声,清脆悦耳,圆圆的臀部立即震荡了几下,白皙的肌肤浮起了一丝红印,看着朱怀镜双眼喷火。

  而秦可卿被这么一拍,也忍不住娇喘了一声,回过头,双眸含秋波地望着朱怀镜说道:“爸,不要这样,不能这样“不要?爸就要!”酒力药力彻底爆发的朱怀镜失去了最后-缕清醒和理智,他说着又是啪的一声,拍在儿媳妇光洁的圆臂上面.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