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09:40

老谋识权郑为民

老谋识权全文阅读

老谋识权是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煮酒当年,小说老谋识权全文讲述了主角郑为民是特招入伍的大学生,他因为一次训练事故,无意间成了别人的替罪羊,结束了美好的前程,还在转业时得罪了领导被贬乡镇,看他会如何带领村里的百姓致富,去踏官阶步步高升……

第1章 客车上的劫匪1

  盛夏七月,骄阳似火,A省省会江洲市闷热的像蒸笼,街面上,车流如水,熠熠生辉,放眼望去,一幅幅明星代言的巨型,耸立在高楼大厦之间,彰显着都市的繁华和大气。人们在密如蜘蛛网般的街巷间,川流不息,寻找各自的梦想,奔忙各自的营生。

  此时,一个理着平头,提着军用迷彩包的年轻人,左冲右突的穿梭在街边来来往往的行人中间。

  他抬头挺胸,目光坚毅地注视前着方,如急行军般,迈着矫健的步伐,向着江洲市长途汽车站赶去,他看了看手腕上的那块瑞士产黑色军表,不觉加快了脚下的步速,

  去秦唐市的客车,下午还有最后一趟,离发车时间不到十分钟,他必须在发车前赶到车站,否则,要是在江洲市耽搁一晚上,明天和军转办主任的约定见面机会恐怕就要告吹。

  郑为民边走边思考着,如果坐不上这趟车,他决定花上几百块钱,连夜搭乘一辆出租车从省城赶回去,这是他当特种兵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做事执著,守时如命,他要给地方领导一个好印像,因为他今后的路在地方,部队的生活已经结束了,尽管留恋,但路还得往前走。

  一辆豪华大巴停在车场内,肥头大耳的司机看着头顶上方的计时器,面无表情的起动了马达,松离合,轻踩油门,车子缓缓地从停车位倒退了出去。

  郑为民冲进了车站,透过玻璃幕墙,见去秦唐市的大巴已经起动,大声喊道:“师傅,等一下。”司机似乎没有听见他的喊声,继续在车位倒着车。

  买票显然已经来不急,郑为民直冲到进站口,“干嘛呢!到窗口买票去。”一个穿着白色短袖制服,胸挂过塑员工标识牌的中年妇女,凶巴巴地拦住了他的去路,大声吼道。

  “对不起,同志,车已经发动了,麻烦你帮我代买一张车票吧。”郑为民迅速从下衣口袋里掏出了两百块钱,塞进中年妇女的手里。

  还没等2017注册秒送金开口放行,郑为民已经单手扶着进站口过道不锈钢栏杆,轻轻用力,整个身体很轻松的飞了过去。

  “我靠,这哥们也太牛逼了吧,栏杆那么高,一只手也能轻松跳过去。”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对坐在他身边的同伴惊呼道。“瞧那哥们的气质和体型,估计不是个特种兵,也是哪个大老板的保镖。”

  中年妇女看着已经远去的大巴,脸上露出了不易觉察的笑容,双手把两百块钱一张张的拉直,对着外面的亮光照了照。

  还行,两百块钱是真的,不像假钞,这才朝远处的售票窗口假模假样的走去,到了一个拐角处,趁着没人注意,赶紧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因为是最后一趟班车,去往秦唐市的人都想赶着这趟车回去,车上人很多,座位差不多坐满了人。

  郑为民只得找了个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因为乘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一路风尘劳顿,加之整夜没合眼,感觉身体稍稍有些疲乏,干脆背靠座椅,眯起眼,打起盹来。

  大巴车刚出车站的大门,有三个从外表看起来很像农民工模样的年轻人,每人手里提着一个红蓝条编织袋,见大巴车过来,迅速伸手拦车,满脸呈现焦急之色,看起来,像是也要乘坐这最后一班车,赶回秦唐市。

  司机在外奔波多年,非常理解农民工的幸苦,冒着被罚款和吊销驾照的危险,迅速打开车门,看着三个年轻民工,神色慌张地催促道:“快上车,要是被交警发现了,就麻烦了。”

  三人年轻人敏捷地跃上了车,动作干净利落的与外表的纯朴憨厚,似乎有些不相匹配,三人中间一个个头足有一米八五的年轻人,面无表情地朝司机说了声“谢谢!”声音有些冷,像是从冰窟里传出来的。

  大巴关门继续前行,三人并没有急于落坐,而是在车厢内慢悠悠的扫视了一圈,像是在打量乘客,又像是在寻找多余的空位,此时,没人注意,他们的眼睛快速扫视了一遍车上的乘客后,所露出的婪贪阴鸷之色。

  与郑为民间隔两排座位上的两个女孩,说着标准的普通话,模样青春靓丽,全身充满着蓬勃的朝气,看样子是两个放暑假回家的大学生。

  两人一会儿说一会儿笑,一会儿疯一会儿闹,彼此亲密无间的像两个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能见到人与人之间这种纯洁的友谊,让车厢内的乘客好生羡慕,受气氛感染,许多连坐的乘客也开始相互搭讪起来,一时整个车厢气氛明显活泛了许多。

  车厢内2017注册秒送金占了大多数,男人只有十一个,除了郑为民和三个刚才上车的农民工模样的小伙年轻点之外,其他几个男人,都是些四、五十岁左右,身体或瘦如竹杆,或叠肚发福的中年人,看他们肤色,气质和穿着,似乎与农民工不同,估计都是些城里做买卖的市民。

  三个小伙很有深意的对视了一眼,脸上似乎很是得意。

  车子绕了一个小时,才驶出城外,这时,车厢内的活跃气氛,随着乘客话题的减少和空调车内氧气的稀薄,导致人身体的疲惫困乏,而渐渐安静下来。

  客车快进入高速收费站时,突然被高速公路上的减速带顿了一下,正在头靠着椅背打盹的郑为民,猛然被顿醒。他迷糊中睁开眼睛,看见三个年轻人,人手提着一个红蓝条纹编织带,站在过道内,偷偷打量车厢内的乘客,那眼睛特别的凶狠和贼辣。

  郑为民在G军区特种大队当连长期间,多次参加,保卫过来华的各国元首和多次以武警名义参加过国内处突任务,对各种暴力事件了如指掌,长期养成的职业敏感性,对各种暴力和恐怕分子有着天然的分辩能力。

  眼前三个小伙看似农民工打扮,但那份邪恶阴鸷之气,不经意的从全身散发出来,不是经过长期的作恶多端,很难在体内形成这种戾气。

  不要说像郑为民这种特种兵出身的连长,就算普通老百姓,只要稍稍观察,也能很准确地判断出,眼前三个小伙绝非普通的农民工,而是一群作恶多端的暴力犯罪团伙。

  郑为民意识到一场危险正在悄悄向车厢内的乘客袭来。他打起精神,迅速朝车厢内扫视了一周,心里猛然一沉,除了自己,整个车厢很难找到敢于出来配合自己制服歹徒的男人。

  怎么办?歹徒提袋里的凶器是什么,他们作案的动机和手段是什么?郑为民一点不清楚,自已手无寸铁,两手空拳,凭自己的判断,对方决不是一般的混混流氓,也许就是几个穷凶极恶,杀人如麻的流窜狂暴分子。

  作为军人,长期在部队接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教育,已经深入骨髓,在人民生命财产遇到危险时,他不能明哲保身,否则违背了自己的职业道德,丢尽军人的脸。

  此刻,就算粉碎骨,也要冒死出手保护车厢里乘客的生命财产安全,郑为民很清楚,要是在野外,依他的身手,这三个歹徒他并不含糊,可在狭小的车厢内,无法施展手脚,车内又都是些柔弱的2017注册秒送金,如何化解这场危机,对郑为民来说,是个很大的考验。


第2章 客车上的劫匪2

  随着客车远离了市区,车内座位上的乘客,有的头靠着椅背开始昏昏欲睡,有的翻看手中的杂志,报纸,有的出神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郑为民前面座位上的两个女孩也没有了初上车时的疯狂劲,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郑为民眯着眼在观察着车上三个小伙的举动,只见一个小伙悄悄往司机座位方向移动,一个站在车门边,还有一个走到最前面一排座位旁边。

  郑为民心里极速想着对策,本想现在就出手,怕三个人狗急跳墙,乱杀无辜,毕竟在车内,自己不好施展拳脚,一旦乘客乱了方寸,在车里乱窜起来,三个人的施暴行为还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的。

  他现在只能极力控制着情绪,看后面出现的情形在见机行事,他想看看这三个歹徒,下步要干什么,他们的编织袋里是什么凶器,再一个他们的在车上作案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只是简单的抢劫钱物,那就好办多了,自己早就想好了对策,保证车里乘客安然无恙,还能不受一分钱的损失。

  如果三个歹徒是暴力恐怖分子,只是为杀人而杀人,他会果断采取行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制服三人,必要时精准的击毙三人,当然期间很可能要造成乘客的伤亡,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也是极力要避免的。

  大巴车很快走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高速路口不远处的紧急停车带。

  突然三个歹徒,同时迅速打开红蓝条纹编织袋,从中一人拿出了一把四五十厘米长,闪着幽光的锋利砍刀,大声吼道:“停车,快停车,都他妈别动,谁动砍死谁。”

  郑为民坐在最后一排,悄悄观察着三个人的举动,当三人把凶器拿出来之后,郑为民暗吧了一句:还好。

  这三人手中没有枪,郑为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至少这三个歹徒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造成伤害,自己的安全应该没问题。

  此时,车里已经乱了套,男人们一个个哑着声,脸上虽然极力保持冷静,没有多少恐惧之色,但心脏跳动的速度明显加快。

  2017注册秒送金们吓得脸上苍白,浑身发抖,有几个胆小的2017注册秒送金已经哭出了声,一个歹徒冲着在哭的妇女吼道:“哭你妈的逼,再哭老子一刀砍死你,都他妈的闭嘴,别作声。”

  司机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真不该冒着罚款,吊销驾照的危险让这三个作孽的家伙上车,谁知道是这种情况,自己开车五六年了只听说过,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看着歹徒手中的砍刀,司机不敢作声,乖乖地按照自己身边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歹徒的指挥,打着方向盘,把车驶进了高速紧急停车带。

  郑为民并没有急于行动,他想继续观察一下三个歹徒的下一步行动,他刚才通过紧急停车带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司机把车准确停进紧急停车带的情况来看,判断出这三个歹徒对这次抢劫犯罪早就有预谋了,估计至少踩点了好几天。

  想到刚才自己通过车窗,在下高速路口看到的可疑现象,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

  “把身上的钱拿出来,快点!”站在最前面的歹徒,用刀指着坐在最前面一排,一个身体稍胖,脑袋秃顶,四十五六岁的中年人,吼道。

  “兄弟,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犯罪知道吗?你们有没有想过后果。”中年人似乎有些不情愿从自己口袋掏钱,看着歹徒轻声颤抖地说道。

  话还没有说完,中年人头上被重重地拍了一刀,这一刀有点重,只听中年哎哟一声,双手捂着头,表情痛苦地蹲了下去。

  “起来,再不起来,老子砍死你。”刚才用刀拍中年男人头部的歹徒吼道,此时,站在司机边上的歹徒气势汹汹地提着刀走了过来,叫道:“虎子,谁要是再他妈说个不字,在头上砍一刀再说。”

  此时,车内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第3章 客车上的劫匪3

  捂着脑袋的中年男人,被从司机旁边走过来的歹徒,抓着衬衣的领子给提了起来,然后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中年人的脸上,骂道:“他妈的,你敢顶嘴,再敢说一个不字,老子让你脑袋摆家。”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砍刀,做出了欲下砍的姿势,吓唬着中年人。

  男人嘴里赶紧求饶,从下衣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钱夹,那动作比专业小偷还快,掏出了钱包,中年男人准备从里面掏钱给歹徒。

  还没等男人的手伸进钱包里,钱包就被歹徒一把夺了过去,“拿来!”原先站在中年人身边的歹徒很是凶狠,他掰开了钱包,从里面,把厚厚的一叠钞票拿了出来,塞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

  钱夹里面已经没有了自己要的现金,见还有一张银行卡和身份证,歹徒把银行卡拿了出来瞧了瞧,然后在男人的眼前晃了晃,凶巴巴地问道:“银行卡密码是多少。”

  中年人赶紧报了一个数字,另一个歹徒提醒道:“虎子,要他卡干啥,谁知道他说的真的假的,给他。”手拿银行卡的歹徒,觉得有道理,把卡放进了钱夹。

  然后,拿起钱夹,照着中年人光溜溜的头顶,狠狠地砸了下去,中年人又捂着头忍着疼痛,小心地哼了几声,这才赶紧捡起掉在地上的钱包,迅速放进了下衣口袋,坐在座位上,用手摸着肿胀发红的头顶,表情痛苦,欲哭无泪,心里痛惜那两千块钱。

  这可是昨天晚上和省城的老同学打麻将赢的,没想到还没回家跟老婆报喜,已经落入这帮抢劫犯的腰胞。

  这帮歹徒太猖狂了,不但抢钱,还连带着恐吓羞辱乘客,郑为民大为恼火,他抬了抬屁股,很想冲过去收拾这帮混蛋,可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曾经在部队处置那么复杂的突发任务都经历过了,这点小场面实在没必要太过于激动。

  只要过程没有预想的糟糕,就不要太在意,自己要的是一个完美的结果,想着这儿,郑为民还是耐着性子,坐了下去。

  “我是个下岗工人,这五千块钱可是我从省城亲戚家借来给我女儿看病的,她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的,我求你们了。”一个四十五六岁左右的2017注册秒送金,见歹徒从她的身上去摸用手帕包着的钱,赶紧捂着胸口,带着哭腔哀求道。

  “他妈的,给我拿来,再嚷嚷,老子一刀捅死你,你是要钱还是要命。”叫虎子的歹徒,把手伸进了2017注册秒送金的胸口,夏天,天气很热,但车厢内温度舒爽适宜,2017注册秒送金在米黄色无袖衫外罩了一件超薄带有内口袋的紫色纯棉外套。

  歹徒手触摸到柔软,情不自禁的捏了一下,2017注册秒送金没有反抗,侥幸的以为,只要歹徒捏的高兴,说不定会放过自己,她甚至想,只要不把自己口袋里的钱拿走,哪怕在车上侮辱了自己,自己也心甘情愿。

  她显然高估了这帮歹徒的品行,干这一行养成的铁心冷血已完全掩盖暗淡了人性的光芒,歹徒并没有在2017注册秒送金的丰满上停留几秒,直接把手伸进了2017注册秒送金藏钱的口袋,一把拽出了用白底蓝色条纹手帕包裹的五千元钱。

  2017注册秒送金坐在靠过道一边的座位上,见歹徒毫不手软地从她的口袋里抢出了钱,她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她不是去玩命抢夺歹徒手中紧握的钱,而是噗通一声给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歹徒,跪了下来。

  “我求你了,这位小兄弟,我女儿得到脑梗塞,要等着这钱保命呢,我求求你了。”2017注册秒送金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歹徒成当没听见,继续用刀指着后面的一位男乘客,2017注册秒送金见歹徒对自己的求饶视而不见,干脆一把抱住了歹徒的腿,继续哭求着。

  歹徒一皱眉头,用劲抽出腿,转身照着2017注册秒送金胸口就是一脚,这一脚估计力道很足,2017注册秒送金一个后仰,应声倒地,2017注册秒送金躺在车厢地板上撕心裂肺地哀号着,似乎把腰闪了,见其挣扎着想爬起来,身子稍稍抬了一下,又跌落了下去,脸上溢满了痛苦的神色。

  郑为民此时瞅见叫虎子的歹徒眼神中略过阴鸷的寒光,手握紧了刀柄,脸上露出了一股杀机,他再也坐不住了,想着自己再不动手,估计这女的肯定会遭歹徒的黑手。

  这些念头在郑为民脑中一闪而过,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咬着牙,一个箭步朝歹徒冲了上去。


第4章 客车上的劫匪4

  见有人大步冲上来,在车前面的歹徒大声提醒着同伴:“虎子,小心,后面有人!”说完,喊话的歹徒和另外一名歹徒同时提着刀朝叫虎子的歹徒这边冲了过来。

  郑为民还没等歹徒虎子反应过来,闪电般抓住歹徒虎子的手腕,只轻轻一扭,砍刀就到了郑为民的手里,另外两名歹徒本已冲到了郑为民的跟前,却见对方已经用胳膊死死卡套住了同伴虎子的脖子,不敢上前动手。

  “不怕死的,就过来,老子死了是烈士,是英雄,你们死了也白死。”郑为民看着两个冲到自己面前,神色慌张的歹徒,想要来点心理战,大声吼道。

  “快把刀放下,不然老子当场弄死他。”见对面两个歹徒手里牢牢地握着刀柄,气势汹汹地用眼睛瞪着自己,似乎想伺机冲上来救人的架式,郑为民边勒紧了胳膊套,边命令道。

  两个歹徒心理素质极佳,并没有听命于郑为民的命令,一米八五的高个歹徒,眼珠一转,朝车厢里扫视了一圈,见身后离自己不远处靠窗的座位上,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孩正用手机发着短信。

  高个歹徒快速冲了过去,一把夺过手机,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内容,狠狠地把手机砸到车厢的地板上,手机四分五裂,歹徒气呼呼地骂道:“臭婊子,还敢发短信报警,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说完,举起手照着女孩的脸就抽了一巴掌,女孩疼得捂着脸,眼泪涮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吼道:“你们会遭报应的。”“还他妈报应,诚心想吃刀子是吧。”高个歹徒用冰冷的刀侧在女孩的脸上拍了一刀,见女孩吓得脸色苍白,不敢作声,高个一把把女孩拽了出来。

  此时,全场人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人高马大的歹徒下一步会对眼前这个漂亮的姑娘会做什么。

  “哟,小妞还挺漂亮,不玩一玩实在是浪费了这张脸蛋。”高个歹徒说完,一把将女孩带入了怀中,在女孩的胸口上摸了两下,然后在脸上亲了一口,女孩使劲扭动着头,不让歹徒得逞。

  转瞬间,高个歹徒把刀迅速架到她的脖子上,威胁道:“再动一下,老子立马在你这张狐狸脸上开几条口子”

  女孩似乎被歹徒的话吓住了,闭上了眼睛,两颗清泪从眼角滑落了出来。

  高个歹徒主意力并没有在漂亮女孩身上,想着女孩手机上的内容,心里头有点着急,赶紧抬头对着郑为民吼道:“你他妈,少管闲事,快把人放了,把刀丢过来,不然老子杀了这个臭婊子!”

  此时,坐在郑为民身后的两名女大学生中的一个留着马尾辫的漂亮女孩,胆子特大,她悄悄地拿出了手机,她伪装的很好,包括同座位上的同学谁也没有发现,她偷偷地拍了现场发生的几张照片,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手机收了回去。

  歹徒抱住了女孩当人质的时候,郑为民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他内心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和鲁莽,明知道这帮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自己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如果不出手,估计躺在地上的中年妇女肯定会受到叫虎子的歹徒伤害,这一点,凭他多年的实战经验,不容置疑。

  现在郑为民是骑虎难下,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能见机行事,有些事情计划没有变化快,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

  面对眼前这种情况,他所能做的,除了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之外,尽最大可能的去制服歹徒,减少乘客的伤亡,至于事情具体能做到何种程度,郑为民给不出答案,决定权主要还是在那两个手拿砍刀的歹徒身上。

  “你们这是在犯法,希望你们立刻停止犯罪,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否则,被公安机关抓到,后果很严重。”郑为民想从心理上瓦解歹徒的意志。

  “你他妈,少废话,以为哥几个是吓大的,赶紧放人,不然老子就要在车上砍人了。”站在高个歹徒身后的瘦矮个,瞪着绿豆般的三角眼,邪歪着嘴,用刀指着郑为民骂道。

  瘦矮个的话像是捅到了马蜂窝,在他附近座位上的乘客一个个缩紧了脖子,吓得面色苍白,全身发抖,牙齿打颤,生怕自己成了歹徒的刀下之鬼。

  看着座位上一个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们,郑为民有些失望,此时,哪怕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和瘦矮个搏斗,分散一下高个歹徒的注意力,自己就可以一招制高个歹徒于死地,然后再很快解决手握砍刀的瘦个。

  “我是特种兵连长,就凭你们几个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希望你们几个不要负隅顽抗,否则,后果自负。”郑为民大声的吼道。

  尽管郑为民知道这帮坐在座位上的大老爷们,不敢站出来协住自己一下,但还是有意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刻意鼓励他们一下,看能不能出现一点奇迹。


第5章 客车上的劫匪5

  尽管郑为民给座位上的男人们投去了鼓励的目光,男乘客们弓身缩脖,身体似乎要缩成一团刺猬,极力把自己保护起来,哪还敢抬头看郑为民一眼。

  此时,一个意外的情况出现了,两辆摩托车从高速路口向客车急驰了过来,摩托车还没在客车旁边停稳,两个摩托车手急着从车上跳了下来。

  两人看起来,像是车内三个歹徒的同伙,个头都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其中一个矮个车手贴近玻璃车窗,踮起脚尖,朝车内仔细看了看,见里面情况不妙,赶紧焦急地拍打着车窗玻璃,似乎有重要的事要对车内的同伙说。

  车内抱着女孩的高个歹徒,听见车窗上传来的动静,迅速转头,这是一个稍纵即逝的难得机会,善于把握战机的郑为民,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说时迟那是快。

  他使劲往旁边甩开抱在怀里,已经是气喘吁吁的歹徒,提起砍刀,一个箭步,朝高个歹徒冲了过去,他出刀极快,直臂出刀,用刀尖迅速把歹徒握在手里的刀往外一拨,高个歹徒一愣神,头已经转了过来。

  郑为民知道这是一场你列我活的生死搏斗,容不得自己有半点的仁慈,他单刀直入,狠狠地插进了高个歹徒的右肩,瞬时一股鲜血从歹徒的肩上急速地流了出来。

  高个歹徒痛的龇牙咧嘴,右手瞬间失去了力量,人质女孩赶紧就势往下一蹲,挣脱开高个歹徒的怀抱。

  此时,郑为民身后的歹徒虎子,冲上来要从后面抱住郑为民,前面那个瘦矮歹徒见此情形,急红了眼,已顾不上砍人,举着刀朝郑为民冲上来。

  面对前后夹击,郑为民集中生智,此时,特种兵连长果断和刚毅的处突能力,体现无遗,他几乎是在潜意识里完成了极速判断和应对之策。

  他抬起长腿,带着风声,朝前面举刀向自己砍下来的歹徒的胸口,直踹了过去,出脚之快,令身材矮瘦的歹徒,始料不及,一个后仰,倒摔出二米。

  此时,车厢里的乘客全都乱了套,前部的乘客都往驾驶室跑,司机考虑到外面有两个骑摩托车的歹徒,不敢轻易开门让乘客下去。

  后面的乘客都唬得往后车厢跑,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不敢作声,有的干脆把脸向后埋进了其他乘客的身上,只有那个胆大的女大学生不停地用手机拍着照。

  车外的歹徒,见里面已经动手了,也拿着刀准备往上冲,推了几下车门见打不开,赶紧跑到车前部,站在车外使劲用刀拍着玻璃窗户,示意司机开门,司机装着没听见,任他们在车外嚎叫。

  郑为民见瘦矮个歹徒倒地,并没有急着上去制他,此时,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后面叫虎子的歹徒给死死地抱住了,只听见背后的歹徒冲着倒地的瘦矮个歹徒,大声吼道:“猴子,快上来砍死他!”

  瘦矮个捂着胸口从地上,赶紧挣扎着爬起来,表情似乎很吃力,估计是受了内伤,他提着刀踉踉跄跄摇晃着身子,朝郑为民走来,看见郑为民的眼神,似乎又不敢上前。

  这个动作对身高一米八的特种兵连长郑为民来说,构不成威胁,只见他脑袋用力使劲往后一仰,叫虎子的歹徒迅速放开的他,已经捂着鼻子说不出话来了。

  郑为民转身一脚,把虎子给踢飞了出去,车厢后面几个女乘客,见虎子倒在了自己脚下,唬得赶紧用手摭住自己的脸,身子拼了命的往后面人堆里钻。

  郑为民拿刀朝瘦矮个冲了过去,瘦矮个狗急跳墙,准备伸手去捞身边刚才那个被抢钱的秃顶中年男人做个人质。

  秃顶男人见大势已定,想着自己还有二千块钱在歹徒手上,瞬间来了勇气,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已经踉踉跄跄的瘦矮个,瞪着两个大鱼凸眼,因用力过猛,脸胀成了猪血色,见边上的男人们傻愣愣地看着热闹,赶紧气呼呼地吼道:“是男人就别当孬种,大家一起上,打死这帮为非作歹的家伙。”

  此时,男人们见有人带了头,鼓动了士气,雄性荷尔蒙突然急速增长,一个个如猛虎下山一般朝几个歹徒冲了过去。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