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1 06:32

男女主角是霍震霆杜安安的小说名叫《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是由作者可可西里编写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经过描写,使人物更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小说内容剧情特别出类拔萃。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

推荐指数:8分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在线阅读全文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第6章打胎

“你已经躲我躲了好多天了。好像有这么多天了。”霍庭深伸着双手,傻呵呵的走到浴缸边,盯着正躺在里面双手捂胸的杜安安。

“我在洗澡,你快点出去。”杜安安很怕霍庭深会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休想。”霍庭深说话间脱了自己的衣服,便翻身进了浴缸。

杜安安吓坏了。还好霍庭深喝醉了,动作没有那么麻利,躺进浴缸他以为躺在床上,所以不小心呛了一口水,才让杜安安有时间爬出浴缸。

在浴室的地毯上,还是被霍庭深扑倒在地。强行的在杜安安身体里发起了进攻。

“啊,求你快停下来。好痛。”杜安安感觉到自己下体有热乎乎的东西滑出时,她知道情况不妙。

“停不下来。”霍庭深坏坏地笑着。

“我出血了,出血了。”杜安安几乎用哭声央求着说。

“真是扫兴,败坏兴致。”霍庭深摸了一把血,这才停了下来。

杜安安感觉得到身体里一点点下滑的血,那是她的骨血,是她的孩子在一点点的流失。

她慌了。

她哭了。

“霍庭深,我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好痛,求你了。”杜安安表情痛苦,双手捂着下腹,血顺着修长的腿流到了脚面上。

“你真是麻烦。还不把衣服穿上,难道要光着去医院吗?”霍庭深看着痛苦到脸色毫无血色的杜安安,他还是动容了。

霍庭深表面冷酷着,但他开车的速度明显比往常要快了三分,只是他不自知。

到医院,医生立马做了抢救措施,将杜安安安排在观察室里。

“你老婆怀孕了,现在不足三月,是胎儿最不稳定的时候,所以这两个月最好学要同房,否则再有下一次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医生铁着脸,职业的语气。

“嗯。”霍庭深随便的应了一声。

当着杜安安的面,霍庭深竟然答应了医生,这让杜安安竟然有一丝丝的激动,内心澎湃着,差点要哭出声来。

医生便走开回了办公室。

杜安安还没来得及感动完,时玲的电话便打给了霍庭深。

“亲爱的,我和闺蜜在看婴儿用品呢,好可爱呀。你说将来我们结婚了生几个孩子?要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我都好想买了。”时玲甜甜地声音透着满满的期许。

“呃,这个还早,到时候再说吧。”霍庭深有点应付地说。

“不嘛,不嘛。我要先备两套,我要给你生儿子,我决定了要和你生两个,这样你们时家就会很热闹了。”时玲兴奋地说道。

“好,随你。”霍庭深对时玲永远都那么有耐心,那么的温柔。他把他的温柔和耐心全给了时玲。

然而霍庭深转身,便对着的是躺在床上即将流产的杜安安。

“你都听见了。有2017注册秒送金愿意为我生孩子。所以把那个不健康,根本不该来的胎打掉。”霍庭深指着杜安安的肚子坚定的说道。

“什么?”杜安安愕然,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是你的亲骨肉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就凭你妈害死我父母的家仇,我就不能让仇人生下我霍家的孩子。你真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东西了?你只不过是我的泄欲工具,上你只不过是为了报复你而以。”

霍庭深高昂的头象征着他傲骄的身份和地位,若要门当户对,杜安安已然落迫到千里之外。

杜安安的一点点尊严还被霍庭深无情践踏,她无力反驳。这两年她所承受的也正如霍庭深所说。

泄欲工具而以!

但是她的孩子的命运,怎么能由他来决定?

“不,我坚决不同意!”

“你肚子里既然是我的种,那能不能生出来,该不该生出来,都由我说了算。这不是你能决定的。”霍庭深冷冷地说着,便动手想要拉着杜安安往医生手术室去。

“我不要,我不要。这是我的孩子。我求你放过他。”杜安安手使劲作抓住病床边缘的扶手哭喊着。

“我劝你别再磨我的耐性,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更别说那个孽障了。”霍庭深拉扯着不肯走的杜安安。

遇上来询房的医生和护士,赶紧过去制止霍庭深的粗暴行为。

“先生,她是病人,你不能这样对她。否现会导致孩子保不住的。”医生拉开霍庭深的手,着急劝说道。

“我劝你们不要来多管闲事儿。我霍家的事儿,你们管不起,最好不要惹我,不然我让你们统统立刻滚蛋。”霍庭深正在气头,却遇上不开眼的人来劝架,他最恨的便是别人和他唱对台戏。

医生们全都傻眼了。几个小护士吓得立马就跑了,生怕霍庭深记住了她们的面孔,以后混不下去。

医生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该要如何,她不能如小护士般那样转身撒腿就跑。便过去将杜安安扶到床边坐下。

“霍先生,无论霍家实力多强,我相信也应该是讲道理的,有话还是好好讲。”医生总是不忍心杜安安的惨状。

这一天就遇上两回杜安安,实在让她揪了心。

“现在,立刻,马上把她给我抬到手术室,把孩子流掉。再啰嗦,我明天就让你们医院关门。”霍庭深根本不允许医生违背他的意愿。

仅管杜安安哭着,极不情愿,但是霍庭深给的压力太大,惊动了副院长,所以医院妥协了。

将杜安安带进了手术室。

医生让杜安安躺在手术架上,自己清洗工具,消完毒再做手术。

医生护士全都走开了,都去清洁双手,给工具消毒。没有人看着杜安安。杜安安见无人看着,她从手术架上下来,由于身体不适,动作并不轻,下来时还不小心把手术架下的垃圾桶踢翻了,可是医生护士却无人回头。

她便从手术室的另一道门里走了出去,那是工作人员通往后院的小门,专门为了丢手术室的垃圾而开设的门。

直到杜安安走出后院后,医生才让一个不明所以的护士出去问病人的去向。

“病人上哪里去了?手术准备好了。怎么还不见人?”小护士理直气壮地问守在门口的霍庭深。

“什么?她不是和你们进手术室了吗?怎么还问我要人?”霍庭深不明真相,皱着眉。

“在准备做手术前,病人说要大解,想要上厕所。她就出来了,再没进去,原以为和您在一起。”小护士说话不像假的,霍庭深从她脸上没有发现谎言。但他不信杜安安还能长翅膀飞了,便打开手术室门冲进里面去看。

除了护士,医生外,并无杜安安的身影。

霍庭深,气得一拳狠狠捶在门上面,转身出了手术室。

立马打电话,派人去找寻杜安安的身影。

杜安安从医院后门跑出来,正好看见远处霍家的保镖在四处张望。杜安安吓得魂飞魄散,她躲在角落里,看着保镖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她才快速的朝着反方向逃,她生怕霍庭深追上,脚下一刻也不敢停,一直小跑着。

只要穿过对面那条路,她便能打到车。

她应该能逃出霍庭深的手掌心,她的孩子便还有希望活着。

只顾脚下,却忘记了看对面急驶的车子。车辆如长龙般密密而行,只是一个间歇,并未到红灯,心急的杜安安便趁机想要横穿过马路。

“嘀嘀——”

车灯立刻亮起,杜安安瞳孔睁得很大。

糟了,糟了。侥幸逃出一场灾难,却又要在另一场灾难中毁灭。要被车撞死了,杜安安心中惶恐带着绝望。

她腿软地坐了下去,车子停在她的脚边,并没有撞上她的肚子。她惊魂未定,眼神呆滞,但望见车子里下来的人时泪潸然落下。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