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10-10 20:31

爹不疼妈不爱,为了公司利益还被当做筹码嫁给了从没见过的男人沈围...我以为自己就这样没感情的过一生,却不想那个男人将最好的给了我,把我宠上天...《恶少的专宠娇妻》

恶少的专宠娇妻by四四是条鱼无弹窗阅读

第一章  婚礼

“妈,我是不是一定要嫁给沈围?”顾意带着一丝绝望问向陈咏梅。

“小意,你知道的,你爸爸的公司从去年就开始亏损,如果你不嫁,公司就要破产,我们一家人都没有活路了。”陈咏梅说的有点为难。

顾正原的公司正如她所说,至今为止已经有1.5个亿的亏损,资金链马上就要断裂,如果没有人注资,后果会很严重。

“那为什么要是我嫁,不是姐姐?”顾意反驳,眼中的绝望逐渐转为恨意。自从五岁被接回顾家之后,她一直过的很不好,明明她和顾勤勤都是顾正原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她就好像寄人篱下,不被待见。

“你和勤勤不一样。”陈咏梅接着说,“勤勤有一个爱她的男朋友,还是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她的未来不可以被限定,可是,你不一样……”你什么都没有。

陈咏梅没说完的话就像一根针一样扎进了顾意心中,她不一样,就因为从小没在顾家长大,不是名牌大学毕业,没有男朋友,所以她就是被牺牲的对象。

她甚至都不认识沈围,这个名字还是三天前陈咏梅告诉她的。

视线逐渐被泪水模糊,这就是她的人生,生来就是利益下的牺牲品。

“我知道了,婚礼定在什么时候。”顾意仰起了头,强行将眼泪憋了回去。

“婚礼自然越快越好。”陈咏梅喜出望外,“我这就和你爸爸去安排。”

婚礼定在一周之后,在顾意答应嫁给沈围的第二天,顾正意的公司就拿到了1.5个亿的投资,当然这笔钱,是沈围出的。

出嫁的那天,顾意看起来非常漂亮,圣洁的白婚纱映衬的她好像一个公主。

看着镜子里的人,唇红齿白,顾意觉得无比的讽刺,在这一周之内她没有收到任何的关心和祝福,也根本没有见过沈围一面,好像这场婚礼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于沈围,自从知道要嫁给他之后顾意特别的去了解了一下。

沈围,中恒集团的最高掌权人,风度翩翩,身价不菲,出现最多的是在财经杂志和娱乐杂志上。

第一次见到真人自然是在婚礼上,顾意被顾正原牵引着走红毯的时候沈围正不耐烦的等候。

沈围当然不是第一次见顾意,早在他提出要结婚的要求时就将顾意的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他是个生意人,亏本的买卖他从来不干。

黑衣黑发的沈围看起来比往常更加神采奕奕,在和顾意交换戒指的时候他抬手轻薄的掐了一把她的脸,“往后我是不是得叫你老婆了。”他在顾意耳边低声说道,语气有些嘲讽也有些玩味。

顾意一眼瞪了回去,沈围的气息若有若无的萦绕在她脖子周围,有点痒,也有点怪异。

“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台上的神父接着说道。

顾意还没回过神来,唇上蓦然一痛,沈围不是用亲的,他是用咬的。顾意疼的吸了口凉气,刚想出声却又被沈围堵了个结实。

第二章  新婚之夜

“味道还不错。”半分钟后沈围才松开,顾意的耳根不由得红了,她不知道沈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唇蜜的味道还不错,还是她的味道……

仪式结束后顾意便被送到了酒店的新房,至于沈围,顾意只看到他接了个电话然后匆忙的走了,走的时候神色都是焦急和不安。

新婚之夜,丈夫抛下妻子不知所踪。

顾意在洗手间认真的卸妆,女为悦已者容,她不需要为任何人装扮自己。

婚礼本就是繁琐事,这一套流程下来顾意也累的够呛,卸完妆后她又放了满满一浴缸水,泡了大半个小时的澡后她便舒舒服服的上床睡觉了。

沈围不在也好,那么她担心的事也暂时不会发生了。

一夜无梦,第二天她便被人送到了沈围位于半山的别墅,都已经和沈围结婚了,就再也不可能住在顾家了。

沈围的别墅非常大,三层洋房,自带花园和游泳池,这也是顾意第一次来这里。

“太太,房间在二楼。”沈家的阿姨小心翼翼的向顾意说道。

第一次被人称作太太,顾意根本没反应过来。

“太太,房间在二楼。”阿姨看着顾意没反应又重复了一遍。

顾意闹了个大红脸,她有些局促的说道,“不用叫我太太,叫我顾意就可以。”她还没有适应自己的这里女主人的身份。

阿姨把顾意领到了沈围的房间,房间布置的简单大气,整体是黑和灰的格调。

顾意没有进去,只在门口仔细的看了看,她清楚的知道这场婚礼的意义,她也不想过多的掺和沈围的生活。

“有客房么?”随即她便转头朝阿姨问道。

“客房?”阿姨明显被问的一愣,明明是刚结婚的小夫妻,为什么要住客房。纵使心里这么想,阿姨也没问出口,“太太,请跟我来。”

顾意从酒店带过来的东西并不多,一个行李箱,里面装了几件替换的衣服和护肤品。顾家的东西,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

安置好自己,顾意就开始盘算自己什么时候明天要不要回去工作。

结婚之前她是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瑜伽老师,顾家虽说有自己的公司,可顾正原把一切都交给顾勤勤打理,从来不让顾意插手。

顾意知道顾正原信不过自己也不想自讨没趣,所以就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瑜伽去当老师。

原本请假了一周,可婚礼前前后后也就三天,剩下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回去工作,她可没想过要跟沈围去度什么蜜月。

快点去工作还可以增加收入,自从顾意开始独立工作以后顾正原就再也没有给过她一分钱了。

一直到天黑,顾意也还是没有见到沈围。

顾意对沈围并不是很关心,只是单纯的好奇,就算是忙也要分个时间段,应该没有人在结婚的时候还这么忙。

顾意分析沈围不露面的原因只有一个了,就是他根本不想见到自己。

不出现也好,反正她也不想见到他。

想着明天还要去上班,顾意敷了个面膜,早早的睡下了。

第三章  你也是我的

顾意原本以为今晚也不会见到沈围,自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事实证明她自己想多了。

凌晨三点,她被窗外的汽车声给吵醒了。紧接着就是开门声和玻璃的破碎声。

回来的自然是沈围,他喝多了,进门的时候不下心把楼梯口的花瓶碰碎了。

顾意听到外面的动静,整个人都清醒了,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客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顾意这会儿正从床上爬起来慌乱的穿外套。

“你……你回来了?”顾意外套才套到一半,呆呆的望着门口的人。

沈围这会儿眼神迷离,领带歪歪的挂在脖子上,额前有细碎的头发垂下,衣服也还是昨天的那身。

这幅样子一看就是心情很不好,受到打击的样子。

“你还好么?”顾意见门口那人不回答又试探性的问了一遍。

沈围这会儿歪歪扭扭的往房里进,“你在这儿睡的挺舒服的是吧?”他一边问话一边邪气的笑。

花园里有路灯照进来,沈围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忽明忽暗。

“你先出去,这是我的房间。”顾意防御性的说道,她有点害怕,喝醉酒的人都是不理智的,她不知道沈围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沈围脚步并没有停下,反倒是一边走一边将自己领带给扯下来扔到床上了。

“房间是你的?”他冷哼了一声反问道,“这个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最后几个字沈围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大的外面的声控灯都应声而亮了。

顾意吓的都要尖叫了,她虚虚的往后退了两步,“你到底想干什么,让我先休息好么?”她的声音里似乎都带上了讨好的意味。

沈围没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的朝顾意逼近,顾意只得一步一步的继续后退,退到床沿,她整个人失去平衡,一下子仰面倒在了床上。

这个姿势,非常的暧昧,好在没有开灯,借助窗户外面微弱的灯光几乎什么都不见。

顾意刚想爬起来,沈围就靠了过来,他的手直接握住了顾意的膝盖。

“你在这里睡的挺舒服的是吧?”他又重复刚才的话,整个人单膝跪在床上,朝顾意俯下身去。

顾意穿着睡裙,以这样一个怪异的姿势,很容易有走光的危险,她稍微挣扎了一下,把自己裙子往下拉。

“你……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顾意说话气息不稳,声音里都带上了颤抖,说话的同时她小心翼翼按住了沈围握住她膝盖的那只手。她十分害怕那只手会乱动。

“回答我先。”沈围身体又向下沉了两分,嘴唇几乎是贴着顾意耳朵问的,问话的语调不是逼问,平白多了几分暧昧。

婚礼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回来了。

“我睡得还可以。”沈围身上的酒气似乎有种魔力,引导着顾意不自觉的回答沈围的问话。

夜晚本来就像深渊一样有着无尽的吸引力,尤其是在凌晨三点这种夜到极致的时刻。

第四章  有意思没意思

“你先放开我。”顾意挣扎,说话的同时她用另一只手轻轻推了沈围一把,沈围的胸膛温度很高,顾意碰到他几乎像是被烫到了一般。

好在沈围没有继续为难她,依照顾意说的,他起身放开了她。

顾意松了口气,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慢慢从床上起来。

“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你先回房休息。”顾意见沈围没有挪脚的意思不由得再问了一句,这话其实是有赶人的意思了。

沈围又退了两步,退到了窗户边,他整个人高大挺拔,这会儿斜斜的倚在窗户边上竟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你过来。”他朝顾意勾了勾手指,然后自顾自的点了根烟,仰着头吸了口烟,沈围缓缓的吐了口烟气。

顾意低声的咳嗽了两下,烟气对于一个睡意朦胧的人来说味道非常刺激。

不过她还是按照沈围说的,抬步朝他走过去了,在离沈围三步之遥的位置,顾意停住了脚步。

因为个子的悬殊,她不得不仰头看着他,顾意没有出声,她不明白沈围的意思,所以在等着他发问。

“我又不会吃了你,再靠近一点。”沈围又吸了两口烟接着说话,他虽然喝多了,可还不至于神志不清,他能清楚的分辨他的新婚妻子在害怕他。

一点一点蚕食一个人的意志力,他觉得这才是最好玩的地方。

顾意依言又往前走了一步,还没等她靠近便被人一把拉了过去,下一秒她便靠进了一个火热的怀抱。

沈围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扣着顾意的腰,虽然只有一只手,却很有分量,顾意动也不能动。

“我让你搬进来,不是让你住进客房的。”沈围低声说道,此刻他的声音根本不像醉酒,反倒是多出三分清明。

顾意这会儿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沈围会过来找事,大概是回房没见到人不合他心意。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搬到主卧。”顾意深吸了一口气,她不是不知道搬到主卧是什么意思,既然和他结婚了,该来的总得来。

沈围的嘴角又咧开了那抹怪异的笑,他反手将烟头掐灭了,“不用等到明天,现在就搬。”说话那人的语气坚定中又带着狠绝。

顾意不如刚开始那么害怕了,她倒是觉得有点烦了。

她和他结婚了,但她又不是犯人,凭什么他沈围可以对她大呼小叫,尤其还是在凌晨三点,大家都睡的正熟的时候。

“我说了,明天再搬。”顾意反驳。

沈围掐着顾意腰的手又紧了两分,顾意的话有挑衅的意味,这让他感觉眼前的人十分的不自量力。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从这扔下去。”他的语气十分轻松,像是在开玩笑一般,但是另外一只手却用力扣住顾意下颌迫使她抬头。

顾意吃痛,眉头不由得皱起来了,那人到底什么想干什么?

“沈围,你为难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有意思没意思。”顾意的语气有些委屈,可说出的话又分明带着嘲讽。

第五章  为难你又怎么了

沈围被这句话彻底气到了。

窗户是落地窗,外面的阳台有个半人高的护栏。沈围一手扣着顾意一手打开窗户快速的将人拖了出去。

“我就是要为难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他讥讽的回道,“你不是我老婆么,我为难你又怎么了?”说话的同时他便将人抱上了护栏。

四月的天气不算寒冷,但也不算暖和,尤其是顾意还穿着睡裙光着腿,这会儿她已经开始发抖了。

沈围就站在顾意双腿中间,胳膊虚虚拦着顾意的腰,他只需要用力一推,顾意轻而易举的就从二楼掉下去了。

二楼说高也不高,摔下去摔不死也得摔残。

顾意这会儿后悔死了,跟一个醉鬼过不去,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你先让开,我要下来。”她的语气已经带上了讨好,沈围喝醉了她可没喝醉,要是自己真有个三长两短,是不会有人为自己惋惜的。

自从陈咏梅让她嫁给沈围的时候开始她就已经明白了,没人爱自己的时候要学会自己爱自己。

沈围闻言,脸上的笑意更甚,“你不是挺能的么,现在知道害怕了。”顾原现在的表现倒是让他很满意。

说话的同时他又抬手在2017注册秒送金脸上掐了一把。

顾原的皮肤很好,细腻光洁,触手的手感非常好。

沈围手上的力度有点大,她都有点疼了,即使这样她还是不敢出声,比起摔下去的痛感,还是被人掐一把感觉比较好。

“沈围,放我下去吧……”顾原沉默了片刻又接着说道,外面真的挺冷的,再僵持个十分钟,她一定会被冻感冒的,都已经跟俱乐部的人约好了,明天要过去工作。

“我们不是刚结婚么,老婆,叫一声我听听。”沈围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并且重新调整了下顾意的姿势。

他喊的这声老婆和婚礼上的那声一样,不带任何感情,更多的调笑和讽刺。

“老公,放我下来。”顾意依言喊道,她不是不明白沈围的意思,他喊的那声老婆没有感情,她的这声老公也同样没有感情。

沈围是围了讽刺,顾意是为了活命。

成年人就是这一点不好,做任何事目的性都太强。

沈围听到了自己想听了,也没再为难顾意,自己转了个身兴致缺缺的离开了。

顾意这才松了口气,抓紧栏杆小心翼翼的爬下来,在冷空气中冻了一刻钟,她的双脚都已经失去知觉了。

抱着自己的枕头顾意慢吞吞的往主卧的方向去了,今晚她要是不过去,估计就别想睡觉了。

主卧里有相连的浴室,有哗哗的水声传出来,沈围在里面洗澡。

顾意心虚的朝水声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脸不由自主的又红起来了,“你到底在想什么?”顾意手臂夹着枕头双手捧着脸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秉承沈围一贯奢华的风格,主卧的床非常大。顾意找了个小角落便将自己缩了进去。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