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12:09

《灭世狂仙》是作者八月八所写的一部仙侠小说,主要讲述了杨叶重生归来,带着前一世的记忆,他决定找到幕后凶手,王者归来...

灭世狂仙作者八月八在线阅读

第一章  重生

"这是哪里,我竟然没死!"破旧的屋子中,少年转醒过来,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不过转瞬之后,他已经镇定下来、"天蓝星,战王府,小战王杨叶!"

少年坐起身来,震撼的低语出声.

"我竟然重生了,我明明记得,我在度过武仙劫,只可惜,在最后关头,数十个未知地之中,无数的神兵飞出,使得我功亏一篑!""杨叶,想不到这个少年与我的名字相同!"

少年在低语.

他名叫杨叶,但是此刻的杨叶,已经不是以往的杨叶.

原本的杨叶已经死去,取而代之的,是镇压时代,只差半步就可以踏足武仙之境,不死不灭的狂尊杨叶,只可惜,在即将渡过武仙劫的时候,他惨遭毒手,至此陨落!

"亘古未知地!"

"早知今日,本尊就不应该留下你们!尽早斩除,否则也不会面临这样的窘迫!"杨叶双拳紧握,眸光深邃的紧握.

他在梳理脑海中的记忆,片刻之后,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少年虽然是小战王,但是,那也只是曾经,如今的他,宛如丧家之犬!

"百战王国,战王反叛而死,小战王废掉武功修为,沦为废人,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小战王,可是如今,却连个奴仆都不如,在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国主分明是想要他死!"杨叶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他这具身体的父亲,是原本功高盖主的战王,忠心至极,当战斗结束,却被国主铲除,甚至还按了一个叛国的罪名,以至于杨叶也同样没有逃过惩罚.

"好狠的心!"

"父亲为了百战王国付出一切,到头来,却迎来这样的结果!""白杨镇么,这就是如今我这具身体所在的地方,没有关系,既然你已经死去,我承载了这具身躯,那么,你的仇,你的恨,就由我来承载!"杨叶坚定的自语.

好似感知到这些话语,陡然,杨叶感觉自身的灵魂,已经与肉身完美的融合了起来.

那是这具身体内的残魂,最后的执念.

"昔日的小战王,竟然沦为这种下场,百战王国,终有一日,我杨叶会亲自来临,将其镇压!"杨叶沉声自语,话语坚定至极.

这是昔日,那尊盖世狂尊的承诺.

"可是现在还不行,我此刻还是太过弱小,需要增长修为才行,这具身体……好弱的体魄,武功废掉,修为散去,连经脉都被挖出,能够苟活这么久的时间,你已经尽力了!"内视体魄,杨叶感到有些头痛.

这具身体.

实在是太差劲了,比之他见过最弱的身躯,都还要弱小!

"没有经脉,就无法储存天地之前的灵气,也就无法在体内,运转成为玄气,这样的体魄,废物得可以,不过,并非没有办法可行!无法以自身承载灵气转化,那就以体魄,自行淬炼出玄气!""武道境界,最初的等级分别为气武,玄武,天武,这三个境界,都是在自身躯体内凝练玄气!只要达到天武境,便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重塑武脉!""炼体!"

"为今之计,只能够修行炼体法,以此手段,来强行迈步气武境,当炼体极致,同样可以比肩甚至超越寻常的武道修士!"杨叶瞬间有了决策.

仙武大陆,修行者众多,最为主流的便是炼气为主的修行法,以天地灵气淬炼体魄.

当然.

也有人先天无法吞吐天地灵气,故此,也拥有炼体的方法,只不过,炼体武者与炼气武者的差距十分的巨大,大陆之中的共同常识,同境炼体武者绝对无法战胜炼气武者.

可是,这样的想法,在杨叶这里,并飞如此!

"炼体,并不弱于炼气,体魄绝强,可以轰杀一切的玄妙,昔日的我,也是一尊炼体武者,迈步至尊主境界,成为无上的武尊,号称狂尊,本身就是炼体武者中的杰出强者!""这是这条路太过艰难而已!"

杨叶自信的开口,经脉断绝,他并不在意.

因为昔日的他,本身就是一个极其纯粹的炼体武者,体魄无双,单凭肉身之力,就足以镇杀一切!

"虽然经脉断去,不过好在,这具身体的底蕴很好,昔日战王还在的时候,应该没少用灵丹灵药来喂养,故此在肌体之中,堆积了大量的药力!""上古仙武诀!"

杨叶盘坐,开始运转修行的功法.

他在压榨体魄,想要炼体而行,首先也需要将肉身淬炼,可是如今,时间来不及,故此他需要先将玄气压榨出来,而后在慢慢的淬炼体魄.

武道修行,讲究灵动变换.

轰隆隆!

太古神武诀运转,体内的药力,被飞快的运转,而后没入身躯之中,无尽的力量澎湃而动.

轰!

陡然之间,一声轻响传出.

在杨叶的肌体之中,一道道浅显的玄气出现.

"还好身躯中的药力足够,能够借助这门无上的功法,将肉身强行推送至可以凝练玄气的程度,现在应该算是步入了气武一重境界!""还不够,体内的药力,还没有化尽,这些药力堆积,并非什么好事,若是不能全部消耗殆尽,对于日后的修行,反而是巨大的隐患!"气息增长.

他突破至气武一重天,但是这样的境界,他并不感到满足.

太古仙武诀再度运转.

他体内的肌体和气血,都宛如在沸腾和翻滚.

轰!

数刻钟之后,杨叶的气息再度暴涨,直接突破了气武一重,达至气武二重的境界.

啪!

一声爆响传出,杨叶对着身前一拳轰击出去.

气劲翻滚,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

"万斤巨力,气武二重,在这样的境界还算不错,不过,终究还是根基不足,否则,在气武二重,应该拥有三万斤的力量,炼体,在于不断的淬炼体魄,这具肉身,现在还只是在借助残存的药力,强行拔升境界而已!"杨林低语,他知道自己当前的状况.

"不过这样的修为,在白杨镇中,已经足够用了."

沉吟片刻之后.

他不再修行,径直走出房屋,向着其外行去,炼体修行,仅仅依靠药物支撑,是最为下乘的手段,所需要的,是实打实的体魄淬炼.

"停留在屋舍中,无法成为真正的体魄强者!"

杨叶十分的坚定.

方才走出屋舍,陡然之间,他就发现了无数的争端,在房门之外,五个面色狰狞的壮汉,出现在庭院之中,在人群之中,一个身穿破旧衣物,长相甜美至极的少女被包围其中.

"妹妹!"

看到这样的情景,杨林的双拳紧握了起来.

在他的心中,一团怒火,在疯狂的涌动,那个少女,正是杨叶的妹妹,杨灵,自从战王府破败,战王陨落之后,杨林的亲人,就只有这个妹妹,两人相依为命,在这座白杨镇中苟活.

如今,这群人竟然在欺负自己的妹妹.

这,杨林绝对无法忍受!

而且,昔日的杨林,虽然是盖世无双的狂尊,但是自幼没有亲人,更是从来不曾挺会过,亲情的感觉,自身躯的记忆中,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兄妹两之间的亲情.

这份温暖,是杨林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

也是最为不能让人破坏的东西!故此,他瞬间就愤怒了!

人群之中,这些壮汉将杨灵拦住,尽皆流露出猥琐至极的笑意,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以往的时候,也时常来临,对杨灵窥觑已久,只是没有这么的明目张胆而已!

"小妹妹,你还是跟我们走吧,我们大少爷已经看上你很久了!""就是,你那个废物哥哥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死了,以后没有人可以保护你,可是我家大少爷可以啊!""只要跟了我家少爷,保证你日后在白杨镇中,可以呼风唤雨!"这群壮汉猥琐的笑道.

他们是白杨镇白家的狗腿子,口中的大少爷,正是白少阳,白杨镇年青一代第一人,而杨林前身,之所以会死,也正是因为白少阳暗自出手,将他活生生打成重伤而死!

第二章  狂浪十八重

杨林双拳紧握,目中怒火在燃烧,汹涌至极.

"住手!"

他发出怒喝,一下子冲入人群,将妹妹拉在自己的身后,妹妹是自己如今,唯一的亲人,谁也不能够轻易的动她!

若是想要带走杨灵,那么,除非是踩着自己的尸体!

杨林无比的坚决.

听到这声怒喝,这群壮汉齐齐愣了一下,纷纷后退数步,随后,他们发现是杨林,心中再度稳定了下来,将两人包围在中央.

"我还以为是谁呢!"

"原来是杨林这个废物,哈哈哈,废物小子,想不到你命还挺硬,这样都都没死!""不过可惜,这是大少爷的意思,你没死也无法改变结局!"这群壮汉冷冷的笑道.

他们的体魄之上,玄气涌动,这群人,显然是气武境一重的高手,在整个白杨镇中,都可以算是数一数二的力量.

"废物小子,我劝你乖乖的让开,不然死了,可不怪我们!""你只是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而已,杨灵小姐跟着你,根本没有未来可言,与其和你一起等死,还不如跟了大少爷!""就是,你别不知好歹!"

他们摩拳擦掌,冷冷的开口说道.

武者与凡人之间的差别,十分的巨大,他们或许不是以往的杨林对手,但是如今,杨林只是个废人而已,想要镇杀轻而易举!

"大少爷?白少阳?就凭他,也能够给我妹妹幸福?一个声色犬马之人,竟然还妄想得到我妹妹,全都给我滚!"杨林眸光冰冷的呵斥出声.

"你这是找死!"

"废物小子,我们没有直接对你出手,只是因为,不想要让杨灵小姐怀恨在心而已,你还真以为,我们不敢对你动手了?""哼,实话跟你说吧,就算是你妹妹,对于大少爷而言,也只是一个玩物而已!""战王后人,你以为你还是曾经那个,名动王国的小战王?如今的你,只是一个废物而已,白杨镇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大荒山,是被放逐之地!"这群壮汉冷哼.

他们目中杀机涌动.

白杨镇背靠大荒山,是最为偏僻和荒芜的区域,时常会有兽潮爆发,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大量的镇内居民死去.

这里,是混乱和血腥的代名词!

但凡留在这里的,没有谁是仁慈之人,能够在此地建立势力,白家由此可见一斑!

"废话少说!"

"动手吧,没准大少爷玩腻之后,还能够分给我们一杯羹也说不定!"这群壮汉中,有人淫秽的一笑道.

轰!

他们同时出手,四双拳头齐齐的轰击过来.

气武境一重的力量爆发,气浪翻滚,汹涌的气劲在涌动.

"哥哥!"杨灵满是担忧的惊呼出声.

她知道以杨林的状态,面对这样的攻势,只有死路一条,她死死的抓住杨林的衣袖,不希望哥哥与这群人正面碰撞.

"没事的."

"妹妹,从今日起,哥哥发誓,再也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一定会带你走出大荒山,再度回归国都,为父亲正名!"杨林气质与以往截然不同.

他无比坚定而又自信的开口,一只手搭在杨灵的肩膀上,给她一种如山般的安全感.

眼前的少年.

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高大,伟岸,充斥着一种强大至极的威仪.

砰砰砰嘭!

四声爆响传出,尚且在冲击的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全部都倒飞了出去.

他们狠狠的跌落在地面之上,大口的吐血.

杨林站在原地,傲然而视.

"气武境一重,就这样的垃圾修为,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他冷冷的开口,目光冷冽如刀子,落在众人的身上,使得他们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了恐惧.

气武境二重!

杨林竟然已经达到了气武境二重!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经脉都断掉,不可能再度修行才对,可是,杨林却分明爆发了,气武境二重的实力,轻易的将他们都击败!

"这不可能!"

"气武境二重,你修为怎么可能会恢复过来,经脉断去,你就是个废物才对!""你,你!"

这群壮汉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们死死的盯着杨林,内心震荡至极,再也不复平静.

经脉断去,也能够重归气武境二重?

这不可能!

古往今来,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记载,怎么可能会有人,以这样的身躯,修为归来!

"不可能?"

"他人不行,并非意味着,我杨林不行!"

杨林一脚踩在一个壮汉的胸口上,一脚将他的生机抹灭,他是谁?他乃是无上狂尊,纵横天地无数岁月,半步就将要成为盖世武仙的存在!

"从今日起,谁若是胆敢对我妹妹心怀不轨,此人就是下场!"杀鸡镇猴!

方才他一脚踩死一个壮汉,就是这样的目的.

"滚!"

杨林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剩余的壮汉,连忙从地面爬起,向着白杨镇内飞奔而去,他们不敢多说半个字.

这个人太可怕了.

之前的气势,他们就好似遇到了一尊古老的猛兽.

狂暴而且可怕.

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之心,而且气武境二重的修为,也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够抗衡的存在,故此,他们狼狈的奔逃离开.

"哥哥,你,修为恢复了?"杨灵的小脸蛋上,充满了开心之色.

"还没有."

"不过已经可以修行,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足以恢复到以往的境界,但是,这还不够,若是想要杀回国都,最起码,也需要拥有天武境的实力才行!"杨林摸了摸小妮子的脑袋,温和的开口说道.

天武境.

这对于现在的杨林而言,还十分的遥远.

武道最初的三武境界,每个境界之中,分为九重天,十分的艰难,每个境界的突破,都相当的不容易,而且,他所修行的,还是炼体道路!

这就使得,他的修行,越发的缓慢和艰难了起来.

"每个境界九重天,不,太古仙武诀更加的奇异,每个境界……拥有十重天,想要突破到十重,其上的难度,等同于这个境界的总和!"杨林深吸口气,有些无奈的想到.

炼体武者想要战胜炼气武者,很难,但是太古仙武诀可以,只是所需要的条件,同样无比的苛刻而已.

"好了,我们回去吧."

杨林收回心绪,他略微安慰好妹妹,而后再度向着山林行去.

这片山林,是大荒山的边缘地带,其内有大量的凶兽盘踞,不过品级不高,只需要气武境一重的修为,只要不深入其中,就足以安然自保.

"论及战斗经验,我已经足够,当务之急,是为了修行,借助山林中的天然器材,淬炼肉身体魄!"杨林低语.

如今的家中,一贫如洗,没有好的器材淬炼体魄,只能够进入山林,借助那些天然的阻碍.

炼体.

是最为艰难的修行道路.

无论是修行的难度,还是所需要耗费的时间,都是极其巨大的!想要走到炼体武道的尽头,非大毅力大决心之人,无法坚持下来!

第三章  苦修

空阔山林,走兽奔行不断,林木震荡,无尽的轰鸣声炸响而起!

在山林某处.

一棵数人合抱的古树之下,杨林满头热汗,他正褪去上衣,不断的轰击身前的古树,树木震动不止,拳印,手肘,腿部,他全身的任何一处,都好似成为了最强的武器.

不断的轰击出去.

这颗古树,乃是最为坚韧的铁木,可是,在这样的高强度轰击之下,硬生生的出现了无尽的凹陷,古树被轰击,树皮飞溅.

"喝!"

"哈!"

杨林吐气如林,在疯狂的淬炼体魄.

肉身,就宛如一件件最为原始状态下的铁器,需要不断的去打磨和淬炼,才能够成长为最为精妙的状态.

对于炼体武者而言.

自身的躯体,就是最为完美的玄铁,只是需要不断的打磨和熬炼.

这个过程,无比的艰辛,容不得有半点的疏忽!

轰!

终于,经过数个时辰的捶打,这颗古树,自树干的区域,轰的一声爆碎开来.

"还不够,体内的药力并未消磨干净!"

"肉身的潜力,也还不曾全部压榨出来,这样,还没有达到极限!"杨林没有丝毫的懈怠,他换一颗古树,再度开始淬炼体魄,肉身极致,甚至可以徒手硬抗无上强者的至尊兵器.

可是如今,杨林的身躯还是太弱.

唯有不断的修行,才可以缓慢的增长,他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必然是他人数倍,乃至数百倍才行!

"太古仙武诀!"

功法在运转轰隆,体内的玄气震荡,不断的被引动,在肌体中肆意的穿行,帮助肉身蜕变.

轰隆隆!

数个时辰之后,杨林不再修行.

他停留在一处瀑布内,借助瀑布冲刷体魄,将浑身的污秽清洗干净!这么长久的修行,他的肉身,早已有些吃不消,若是强行修行,反而会留下隐患!

"这具身躯,还是太弱了!"

"药力全部耗尽,体内的力量,也不过堪堪达到三万斤,气武境二重,三万斤力量,与我想象中的模样,还是差距很多!"杨林对于这样的成果,并不满意.

按照他的推断.

气武境二重,起码也需要四万斤的力量,才能够算是巩固了基础!

"可惜没有丹药和一些天才地宝的辅助,否则,炼化其内的力量,来补充气血,转化玄气冲击肉身,进步会更加的巨大!"杨林显得有些无奈.

瀑布轰隆,无尽的冲击力垂落下来.

他在这里洗刷自身,但是同时,也在借助瀑布之力,帮助自身,逐渐的协调肌体的增长!

簌簌簌!

陡然.

在山林之中,阵阵的响动传出,杨林的耳朵而动,迈步气武境二重,他的听觉十分的灵敏,能够分辨出瀑布声与山林响动的声响区别.

"有人."

杨林身形一动,翻身进入瀑布下的河流之中.

他藏身其中,压抑自身的气息,不让自身暴露出来.

踏踏踏!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紧随其后,腥风鼓荡,一道苍老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瀑布的旁边,这个老人,无比的虚弱,很显然受到了极重的创伤,自身的血液,止不住的流淌.

噗通!

在靠河流的时候,这个老者,再也坚持不住,轰的一声栽倒在水中.

他的身躯无比的虚弱,正要顺着水流向着远处流淌而去,无尽的血液,将河流都染红!正在这个时候,杨林的手掌探出,一把将老者抓入水中,捂住他的口鼻,使得此人,不至于顺水远去.

正当老者被抓入水中的时候.

轰!

两道神光,突然自远处迸发而来.

那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看起来不过二三十岁,气息十分的雄浑,驾驭神光长空,奔行在长空,飞速的激射向此地!

"天武境!"

"如此年轻的天武境,大荒山,莫非这里是荒山未知地的所在地,那么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是来自未知地中的传人!"杨林目中寒光涌现.

不过他并未贸然现身,以他现在的修为,离开水底,自身必死无疑.

昔日,他是仙武大陆中的盖世狂尊,将要突破武仙劫,永生不死,成为武仙强者,可是,却被数十个未知地,齐齐偷袭陨落,这其中,就有荒山未知地的存在.

未知地.

这是极其古老的存在,一切都充满了未知.

上一世,杨林不想与之争锋,却死在这群无耻之徒的手中,如今,他一个偶然的决定,竟然救下了未知地追杀的老者!

"这个老人的身份,应该很不凡!"

杨林揣测道.

他将老者死死的抓住,不让他随着水流而去,并且逐渐的以自身稀薄的玄气包裹,使得老者流淌出来的血液,越发的稀少,以至于这片河流,逐渐的清明起来.

"那个老东西跑不远!"

两人中的女子冷冷的开口,"师兄,血迹蔓延到河中,而后消失了,他会不会躲藏在河中?""应该不会."

在女子的身旁,男子眉目如剑,冰冷的说道

"他被荒主打伤,重伤之下,不可能坚持这么久,能够跑到这里,已经是他的极限,躲在河底?这不可能的,你看那些血迹,已经越发的浅淡了,很明显,他应该是顺着水流,向着远处漂流而去了!走!我们一定要追上那个老东西!"男主目光冰寒的开口.

嗖!

两道长虹穿空,瞬间向着远处飞驰而去.

哗啦!

在两人离开之后,杨林瞬间离开水底,一把将老者抗在肩膀上,没入山林之中,他沿途寻找草药,借助其上的气味,掩盖那浓郁的血腥味!

"天武境,足以驾驭长虹,飞遁长空,这也是炼气武者比之炼体武者的优势所在,炼体武者,除非达至尊主境,否则,根本无法凌空飞遁!""依照那两人的速度,很快就会找到血迹的尽头,暂时还不能出去,没有了山林和草药的遮蔽,太容易被暴露出来."依照经验,杨林瞬间做出了决策.

之所以选择拯救这个老者,他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是因为,这个老者与荒山未知地有仇而已!

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上一世,他是盖世狂尊,可是,这并非意味着,他自身就完全不依靠他人.

"不知道这个老者,到底有何等何能,能够与荒主抗衡!"杨林躲藏在山林之中,他打量老者,沉思想到.

这个老者没有太大的出奇之处.

甚至根据杨林的猜测,此人最多也只有天武境而已,而且与那对男女相似,处于天武境的初期,与荒山未知地之主,根本没有可比性.

然而,此人竟然可以自荒主的手中逃脱出来.

最为重要的是.

以那些未知地之主的谨慎,老者逃脱,追逐出来的,不是荒主,而是这些晚辈俊杰,那么显然,荒主也必然受到了巨大的限制!

"这很恐怖!"

"能够以天武境之力,重伤荒主逃脱出来,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为何在我的记忆中,从来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景象!"杨林都有些怀疑了起来.

这段时间中,他梳理记忆,得到了当下时间,这与他陨落的时间,相差不远,那些未知地强者,齐齐出手杀伐他,虽然有些损耗,但是应该不至于如此巨大才对!

"有些不可思议,你先待在这里吧,等到入夜,我再将你带回家中!"杨林摇头,没有过多的深思.

有些东西,既然想不通,那就不需要太过耗费脑力,否则那就是自寻烦恼!

走出这片山林围绕的区域,他将老者安置好,而后行进在山林之中,开始猎杀一些兽类,与这些强大的猛兽交战,在血与火之间成长.

第四章  开天八技,洞天指

山林沉寂,杨林方才背负老者,还有一堆兽肉,回归屋舍.

借助浓浓的夜色,他依然不敢掉以轻心,片刻之后,方才回归自身的住所.

"哥哥?"

破旧的小屋之中,烛火在轻轻的摇曳,杨灵满脸担忧,看到是杨林归来,顿时显得欢快起来!

"嗯,是我,灵儿来小心一些,将这个老人家放在我的房间!"杨林小声的低语说道,同时,他以大量的药草,来掩盖血腥气味.

"这个人受了重创,估计是在山林深处遇到了强大的凶兽,所以才会这样,不过没有关系,我这些时间,在山林中找到了不少的草药,或许能够对他有些帮助!"杨林低声说道.

他开始收拾这些兽肉,而后将采摘的药草,熬炼成为药汤.

前世他独步天下,对于众多的方面,都有很多的见解,药草之属,自然也十分的精通,熬制的药汤十分的玄妙,最起码为这个老者续命,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深夜!

吃饱喝足之后,杨灵缓缓的睡去.

这个时候,老者忽然震动起来,而后整个人自床上挺立而起,他看了杨林一眼,目光冷漠,毫无感情,随后,他走出屋子,对着月光,开始修行.

体内的玄气震荡.

大量的天地灵气,没入胸腹之中,帮助他恢复伤势.

"哎!"

当做完这些,老者发出轻叹,而后当着杨林的面,直挺挺的栽倒下去.

"有些意思!"

杨林眸光微动,他一直在注视老者的状况,受到这么巨大的创伤,还能够复苏过来,体内,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加持,显然,也正是因为那股力量,使得他还能够有机会,复苏过来,吞吐灵气帮助自身恢复.

"不知道他到底掌握了什么,竟然如此的奇妙!"杨林陷入沉思.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

朝阳初升,原本沉寂的小镇突然之间就热闹了起来,大量的强者,进入这座小镇之中,无数的风声传来,好似有风雨,在暗中汇聚.

"是兽潮将要来临了么?"

"应该不是,很多的大高手步入了白家,好像是为了什么事情,故此在召集白家的强者,将要在镇子中搜寻!""能够派遣这么多的强者出入,显然,他们想要寻找的东西,十分的非凡!"镇上的众人在相互交谈.

有强者来临,对于这个沉寂的小镇,是破天荒的大事,消息传播的速度,无比的迅疾.

"据说是一个人!"

"应该是一个老者,很强大,只是受到了重创,不过,我白杨镇中,貌似没有看到有什么外人来临啊?""外人?除了那对废物兄妹,还有什么外人!"

所有人都在议论.

提及杨林两兄妹,他们的面上,都流露出浓郁的不屑之色.

破旧的小屋中.

听到这些议论声,杨灵的小脸之上,满是担忧之色,她看着床上的老者,忽然觉得,这就好似一个巨大的隐患,随时都有可能迎来灭顶之灾!

"哥哥……"杨灵有些担忧的轻唤道.

"没事,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杨林轻声的安慰道.

此刻.

老者缓缓的复苏过来,他仍然很虚弱,目光冰冷的扫视杨林两兄妹.

"看来你们在这座镇子中,也不怎么受欢迎."老者语气漠然的开口说道.

"那不是你所需要关心的事情,老头,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至于受不受欢迎,这与你何关?看来你比我们受欢迎多了,这么多人想要找到你,将你碎尸万段!"杨林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你!"

"哎……多谢."

沉寂片刻,老者无奈的开口,"老夫名叫夜飞云,小兄弟,你也知道,老夫正是他们所想要找的人,莫非你就不怕,因为老夫连累了你?""不怕."

杨林异常的冷静,"能够与荒主交手,这样的人,值得我救,至于怕?在这处白杨镇中,最强的人,估计就是白家那个气武境四重的老东西,而这些来临的强者,既然是为了找你,自然不可能太强,真正的强者,都在荒山之中寻找!""既然如此,若是不顾自身的损耗,杀出去,我还是做得到的."他昂首,无比自信的开口道.

"你很自信!"

老者目中精光在闪烁,"不过可惜,老夫还是会死,荒主出手,太过霸道,即便这么久的治疗,老夫也最多是回光返照而已.""是的,我知道."

"不过我更好奇,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被荒主追杀,而且,如果没有看错,受到这么重的伤,你都不死,你应该与我一样,是炼体的武者!"杨林淡定的出声,他有种把握了话语权的感觉.

这种感觉,使得老者感到十分的奇异.

那样的目光和气质,他好似自何处感知到过,那个盖世无双的狂尊!纵横天下,只可惜,终究陨落了!

想到这里,老者的目光暗淡了下去.

"荒主想要的东西,是一门武技,玄妙至极的武技,也是只有炼体武者,才能够修行的武技,非炼体武者,体魄不足,根本无法修行!""我此行,本想将这门武技,交给一位天下间,最强大的炼体武者,只可惜,他陨落了,而后便发生了这一幕!""若是老夫能够早一点出行,或许那位,也不会陨落!"老者十分的懊恼.

"狂尊?"

杨林双目中爆发出精光,他忽然觉得自身陨落,并非那么简单,那些未知地,突然之间联手轰杀自身,是否有什么滔天的隐秘留存!

"你怎么知道!"老者一把挺身而起,死死的抓住杨林的手臂.

沉思良久之后.

杨林方才抬眸,他直视老者,玄气迸发而出,在眉心所在,一道繁复至极的印记,缓缓的刻画.

那是狂尊印!

这是昔日杨林,为自身身份所钻研出来的印记.

"你!"

"你没死!"

看到这道印记出现,老者十分的激动:"哈哈哈,你竟然没死,太好了!我炼体武者,不弱于任何炼气武者,你活着,带着这门武技活着,必然能够再度兴盛炼体一脉,之所以天地之间,没有强大的炼体武者,是因为他们在忌惮!"老者身躯都颤抖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身躯也出现了崩溃的痕迹.

回光返照.

终于将要支撑不住!

"忌惮,他们在忌惮什么?"杨林死死的看向老者,他感觉,这个老者,好似知道些什么,或许能够帮助他解除疑惑.

"我不知道,但是……尊主……只要你能够完全掌握开天八技,自然就能够知道原因,炼体,炼体一脉,并非不如炼气!"老者虚弱至极.

他突然一指点出,轰,一大股信息,没入杨林的脑海中.

而在这个时候,老者也再也坚持不住,陡然之间,身躯燃烧了起来,不过片刻之间,已经成为了灰飞!

"开天八技……这是,最为古老的武技之一,洞天指!"信息入脑,杨林双目都赤红了起来,巨大的痛楚,在脑海中翻滚,洞天指,一道道洞天的神意,在震荡脑海!

这是一门举世无双的武技!

它极其的神秘和强大,同样,想要修行,也艰难至极,开天八技,是昔日仙武大陆诞生之时,就已经出现的武技!

"竟然与这个有关吗?"

杨林头痛欲裂!

第五章  强势轰杀

洞天指的修炼难度极高,无比的玄奥,以杨林的心神接受起来也有些疲惫.

一股股洞天神意在脑海中凝聚了成了一根巨大的手指虚影.

虚影完成的刹那,杨林的意识仿佛穿过了无尽的混沌.一片广阔的天空在眼前展现,是那么的浩瀚.

这是,一根巨大的手指向苍天刺去.

"轰~"

天空如同镜子一般碎裂.

"噗嗤~"

杨林突出一大口带有灰暗色彩的血液.

"哥,你怎么了.这老爷爷怎么突然间对你出手了."杨灵关切的扶住了好似要倒地的杨林.

之前哥哥和好爷爷谈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什么哥哥是狂尊,然后老爷爷激动的对哥哥下了手,哥哥好像没啥事,但是老爷爷却化成飞灰.

现在看来哥哥好像被老爷爷打成了重伤.现在都吐血了.

"没事,灵儿,这老爷爷给了我一场很大的造化.传了我一门很强的武技."杨林将手放在杨灵的头上轻轻爱抚着,望着妹妹眼中的关切之意,心中生出无尽温暖.

'以后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杨林在心中暗暗发誓.

对此,杨灵抱着好意态度,充满灵性的可爱大眼睛狐疑的望着杨林,"可是你吐血了."指了指地上的鲜血.

"咔嚓~"

杨林刚要解释什么,房子的大门被人直接破开.

"大少爷,就是他,我们哥儿几个好心过来请杨灵姑娘入府,但是他却直接打伤了六弟."杨林望去,见到门口站了不少人,还有几个熟人,便是之前被自己赶跑的.只是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这群人中间站着一个衣着光鲜的少年.

"白少阳."仇人在前,杨林怒火燃烧.这白少阳不但对自己下死手,还对杨灵下手,不管那一条都是杨林无法容忍的.

将妹妹护在身后.

"哟,想不到你命还挺大的.这都让你活过来了.只是这次不会你不会有这么大的运气了."白少阳视线在杨灵身上不断扫视着,不由得暗暗吞口水.

同时将阴狠的目光看向杨林.

"大少爷,这小子现在是气武境二重."被杨林打过的狗腿子再白少阳耳边提醒道.

"本少爷可是气武境二重的天才,岂是他能比得了的.杨林,本少爷现在给你个机会,把你妹妹送到我府上,并且口头认错,我""去死吧!"前半句,杨林便听不下去了.之前老头给自己传输洞天指时,还附带了一些他天武境的玄气.

虽然""一直在消散,但现在还有些许残余.这力量打一个气武境四重的存在完全没问题.

含怒之下,一拳轰出.

眼前不断放大的拳头,白少阳,完全不惧,调运玄气迎了上去,自己天才,被这么一个废物逼退.

白杨镇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名号还要不要了.

"白痴,找死."

见白少阳不躲闪,杨林暗骂.但是也很欢喜,现在自己只有一击之力.

轰!

拳拳相交,白少阳被轰了出去,倒在了大门口的一边,口中鲜血狂吐.

几个呼吸后便没了动静.

"大少爷."一群家仆连忙扑了上去.严重看向杨林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一拳轰杀气武境四重,灭了他们这些气武境一重的还不跟玩一样.

"三个呼吸内还在我视线内的通通死."杨林吼道.

这些家仆哪里还有胆子存在,抱着白少阳不知是身体还是尸体的一溜烟的跑了.

跑了很远后,有个家仆回头喊到"杨林,打伤大少爷,你死定了."随后头也不回,直接跑远了.

"灵儿,准备一下,我们离开这里,进大荒山."

杨林将满是鲜血的右手露了出来.

"哥~"见此,杨灵吓得直接哭了出来.

"没事,这点是小伤,现在带上一些简单的东西,我们进大荒山.找一些药草,敷敷就好了,要是慢了就走不了了."听到前往大荒山就有药草,杨灵直接起身,拿了一些东西,就扶着杨林走出了家门.

家中本来就没啥东西,拿了两条薄毯,几件衣物,以及仅有的干粮.

至于钱这种东西,杨灵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上古武仙决缓缓的运转.

身为连体累的武决,疗伤这一功能几乎是标配.只是速度的快慢有些区别罢了.

在杨灵的搀扶下,杨林二人向白杨镇外面走去.

在这混乱之地,城门没有人把守.

没有规则就是最大的规则.

刚刚借用了不是自己的力量,现在整个右手都没有了知觉.但是随着上古武仙决的不断运转.体内的药力在不断的被激发出来.

很快杨林就恢复了自己行走的能力.

"什么!你说阳儿被人杀了!"

古朴的大厅中,一位魁梧的中年双目通红,对着家仆吼道,脸上满是不相信.

"是的,大少爷去找杨林兄妹,想不到被杨林一拳打成了重伤,最后家里的药师来不及医治……"外形也算是魁梧的家仆此刻唯唯诺诺的如同小媳妇儿似的.

"你们这帮废物,连少爷的保护不好,都给我下去陪他."玄气涌动,气武境三重的力量,一万五千斤的力量一掌向家仆打去.

家仆的身体瞬间爆开.

练气流,在气武境时,每提升一重,力量增加五千斤,但是炼体流,没提升一重则是增加一万斤.

杨林的上古武仙决,由于功法强大,所以每提升一重则是两万斤的力量.

前者对应着一般的普通修炼者.

白少阳之父,白河,身形闪动,向后院赶去,见到了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生命吉祥的白少阳,对着一旁白跑老者问道.

"赵药师,你救不了少阳吗?"眼中带着一丝怒意.

"白家主,大少爷送到我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我又不是圣药师,无法起死回生."见到白河,赵药师解释道.

"你们就说少爷被我派到远处历练去了,千万不可让夫人知道,不然你们都下去陪少阳."白河神色一冷,对着一帮魁梧汉子说道.

"现在你们带上护卫,把杨林兄妹带回来,杀我儿子,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是!"几人立马散去.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