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11:41

欧曼西凌喻城全文阅读

婚非婚,爱非爱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欧曼西凌喻城小说的名字是《婚非婚,爱非爱》,这是一本超级虐的现代言情小说,诗酒年华作品,全文讲述的是欧曼西和凌喻城结婚三年但是凌喻城却一直没有碰她,就连好不容易的怀孕也是欧曼西设计凌喻城得来的,可是为了表姐,凌喻城竟想让她打掉孩子。

第一章 得知怀孕

  今天,是我25岁生日,也是我嫁给凌喻城的第三年周年纪念日。

  我比平常早起了一个小时,一如往常,我身旁男主人的位置依旧是空落落的。

  结婚三年,凌喻城他一直都睡在书房。

  但这并不影响我每天准时起床,为他准备早餐。

  我相信,只要我不吵、不闹、足够安分,有朝一日,凌喻城一定会知道我的好。

  三年来,凌喻城从不记得我的生日,今天,他会记得吗?

  我的心里蓦然涌起一丝期待,手中的菜刀却不小心切到了手指。

  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都说十指连心,我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这时,刘嫂刚巧进来,我正想招呼她给我去拿一个创可贴,而她,却像未看见我一样,将手中的食材放进冰箱,就走了。

  我的一颗心顿时落了下来。

  被划伤的手指还垂在半空中,但我却已不觉得疼了。

  和凌喻城结婚三年,他一直对我很冷漠,连带着家中的下人也瞧不起我,将家中的家务活都推给了我,我这个凌家少夫人的身份根本就是有名无实。

  等我正端着一碗汤从厨房出来,凌喻城已经坐在餐桌上。

  一身黑色的西装穿在凌喻城身上,却不显得沉闷,反而有种特殊的魅力。

  从窗外透过的金黄阳光淡淡地洒在凌喻城身上,使得他一向凌厉的脸庞,都被衬的有些柔和了。

  此时,凌喻城正低着头仔细的看着手中的报纸,两只脚自然交叠着。

  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却将我所有的视线都占据,完全忽视了手中的汤是有多烫。

  很快,汤碗的烫度和从手指伤口处传来的灼痛感,换回了我的思绪。

  我惊呼一声,手中的汤碗就掉在了地板上,砸了个粉碎。

  许是动静太大,凌喻城终于抬起了头,却只是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看着报纸。

  我的事情,从来没有值得他关心的地方。

  可是,作为凌家的女主人,我打翻了汤碗,却连一个打扫的下人都没有,不禁让我觉得嘲讽。

  被烫伤的手指立马长满了水泡,我没有去管它,而是默默地拿起了一旁的扫把,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完毕,我才重新坐回了餐桌。

  期间,我手指上的水泡被磨破,新伤旧伤加在一起,我却早已麻木。

  等我来到餐桌前,准备跟凌喻城一起用餐时,他却一脸嫌弃地看了眼我的手。

  我的心顿时慌张,我摇着头:“我洗手了。”

  凌喻城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我嘴角浮起一丝苦笑,在凌喻城的心中,我不仅是个心计深沉的2017注册秒送金,也是个浑身上下都不干净的2017注册秒送金。

  连带着,我对他的爱。

  在凌喻城看来,也是肮脏无比。

  凌喻城他会跟我结婚,完全是为了履行小时候我的亲生父母和他的父母早就定下的婚约。

  我的亲生父亲曾经为他的父亲挡了一刀,当时正直他母亲和我母亲同时怀孕,凌父一感激,便为我们两个定下了娃娃亲。

  只可惜在凌喻城出生没多久,他的父亲就跳楼身亡了,他的母亲也随之离家出走,而我父亲也在这段时间内突然失踪,母亲为了寻找父亲,便将刚出生的我寄养在了云县慕家……当然,这些都是我被接回我母亲的娘家苏家之后,听苏家的下人讲的。

  闻着食物传来的香味,我的胃部忽然一阵翻滚……我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跑到洗手间里去吐了个昏天黑地,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了两周,除了干呕,还有嗜睡。

  可即使我闹出这么多响动,也没见谁来关心我。

  当我洗了把脸又坐回餐桌,凌喻城却不耐烦地放下手中的筷子,冷冷的瞧了我一眼,然后扔下一句:“有病就去医院!”

  之后,凌喻城便离开了家。

  我的眼眶逐渐湿润。

  他果然……

  还是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豪宅大厅里,看着眼神闪烁的仆人从我身边来来去去,却没人愿意关心我一句。

  也没有一位仆人送我去医院。

  我在凌家,一向卑微至此。

  突然,凌柔的电话打来了。

  每天这个时候,她都会打来电话,日常“询问”我一番。

  凌柔是凌喻城的姑姑,在凌喻城父母双亡后,是她一手将凌喻城拉扯大,凌喻城一向最听她的话。

  凌柔的声音很不善,一开口就是质问我的肚子最近有没有动静。

  我回答说没有,就又被凌柔骂了一顿。我不敢顶嘴,只得默默听着。

  因为我没有为凌喻城生个孩子,凌柔一直都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惹她不高兴。

  挂断电话后,我一抬头,就碰上那些看好戏的下人,各种讥笑讽刺的目光。

  以前,他们还会顾虑一下,如今这样的日子,都持续了三年,他们自然也就明白了个所以然。

  人都是这样,只会踩着低的,捧着高的。

  我做好了家务后,带着包,径自出门,准备去医院检查。

  凌家的司机我是指望不上了,这三年以来,每一次我要用车,他们都会以各种理由回绝我。

  凌家的别墅在郊区,我得走差不多三四公里,才能走到道路旁打到车。

  顶着39度的高温,我深呼吸一口气,出了门。

  到了市中心第一医院,我跟医生说了一下我最近的情况。

  按照医生的要求,我先去验了个血。

  等待了片刻,才终于等来医生的一句——“HCG高于正常五倍,恭喜你,你怀孕了!”

  听了医生的话,我怔了一下,等我反应过来,初当人母的喜悦将我所有的思绪浸满。

  凌喻城要当爸爸了……

  我们,有孩子了。

  三年婚姻,凌喻城从未碰过我,连同床共枕都是奢望。

  以前,我以为凌喻城不喜欢小孩子,可是有一次我却无意中撞见他抱着邻居的孩子,笑的那样幸福,所以才会在几个月前设计了一场醉酒,不顾一切的跟他发生了关系。

  想来这个孩子应该是那一晚留下的吧……

  随后,便是医生的一番叮嘱:“你身体本就弱,以后要注意身体,饮食要规律,睡眠也要充足……”

  其实,医生后面的话我根本没有仔细听,此刻我心里只想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凌喻城。

  接过化验单,我几乎是步履匆匆的走出了化验科的大门。

  这个孩子是我对未来生活的希望,我盼望着凌喻城会因为他而注意到我,爱上我……想到这里,我紧攥着化验单的手又收紧了几分,脚步也不自觉的加快了,却忽视了迎面而来的人影,就这样直直的撞了上去……

第二章 被迫给情敌捐献骨髓

  “对不起,小姐,你没事吧!”耳旁的男音,软软的,很温柔。

  接着,一双有力的大手便扶住了我。

  我现在只想快点回去告诉凌喻城这个好消息,无暇顾及其他,只是拂开了男人的手,快速回了一句没事,就急匆匆向外走去。

  自然也就忽略了男人在看向我背影时,嘴角浮起的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才刚出了医院大门,凌喻城就打来了电话。

  我正琢磨着,是不是凌喻城已经猜到我怀孕了?

  按下接听键,我的心脏砰砰跳,“我怀孕了”这几个字呼之欲出。

  却被凌喻城冷冷的声音打断:“立刻过来,市中心第一医院302病房!”

  医院?病房?

  我喜悦的心情瞬间崩塌,一股不安占据了我浑身上下每个细胞。

  凌喻城生病了?

  而还未等我多说一句话,凌喻城的电话已经挂断。

  我不敢多加耽误,转身就往回走,我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了302病房。

  直到推开病房门的时候,我还仍旧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喻城,你……”一见到凌喻城的背影,我就急忙开了口,可最后的话却在见到病床上的表姐苏艺瑾和床边站着的舅舅苏封严和舅母温美时,被硬生生的堵在了喉间。

  听到我的声音,他们四个人都同时回过头来。

  看着这阵仗,我心底顿时浮上一丝不好的预感……见我来了,苏艺瑾轻咳了一声,挣扎地坐起身来。

  凌喻城将原本放在我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立刻往苏艺瑾背后垫了一个枕头,动作温柔。

  这是凌喻城这三年,对我从未有过的温柔。

  我的心如刀割,大口喘着气的同时,恨不得窒息过去。

  而苏艺瑾,朝凌喻城淡淡一笑,酒窝浅浅,本就美艳的脸庞此时更多了几分病娇美。

  眼前的两个人,就像是平常夫妻般甜蜜。

  而我,这个正室,不过是个局外人。

  看着眼前这一幕,我的心抽得疼,我干脆闭上眼,装作什么都不知。

  对待苏艺瑾,凌喻城他,从来都是不同的。

  他们自小就青梅竹马,凌喻城能够成为如今一手遮天的凌氏集团董事长,靠的也是苏家的帮忙,我不过是个突然闯进来的小丑。

  “曼西,进来坐吧。”苏艺瑾的声音无论何时,听起来都是这么温柔大方。

  闻言,凌喻城挪动了一下脚步,站在了窗边。

  注意到我的目光,凌喻城只是紧皱着眉头,看着病床上的苏艺瑾,至始至终未曾见我一眼。

  见我毫无动静,舅母温美笑眯眯的将我拉了过去:“曼西,别杵在门口,快进来!”

  我无法挣脱,只能任由她拉着。

  可我心底却十分清楚,只有有事求我的时候,这个一直以来都只会骂我‘贱人’的舅母,才会对我展露笑容。

  当然,这都是为了这个正躺在病床上,像一颗钻石般耀眼的,我的表姐——苏艺瑾。

  苏艺瑾,苏家大小姐,大学时,因为病毒感染,得了白血病。

  而我的骨髓血型,刚好与她相配……

  “曼西……”苏艺瑾温和的看着我,言语之间有些为难。

  见苏艺瑾一脸为难,凌喻城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将你的骨髓移植给艺瑾,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听完凌喻城的话,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苏艺瑾,苏艺瑾,永远都是苏艺瑾。

  在凌喻城的世界里,似乎除了苏艺瑾再无其他。

  我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条件?”我定定地看着凌喻城,“什么条件都答应么?”

  凌喻城脸上闪过一丝意外,大概在他眼里,我一直都是十分听话乖巧的:“是。”

  我盯着苏艺瑾那双好看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的条件是,等我的孩子生下来,我再给我亲爱的表姐捐赠骨髓!”

  我清晰地看到苏艺瑾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她双眼含泪地看着凌喻城,似乎是在质问他。

  但这些还不够解气,抢了我老公的这三年,岂是苏艺瑾这一点痛苦能偿还的!

  凌喻城也是一脸震惊,一动不动。

  我不慌不乱地从包里翻找着化验单,再一次证明,我是真的怀孕了。

  苏艺瑾的眼泪已经出来了,她扑倒在凌喻城的怀里:“这不可能……”

  凌喻城眸子闪过一丝懊恼,只是一瞬,他看向我的眸子里又恢复了冷淡:“你故意的!”

  我的确是故意的,故意告诉苏艺瑾,我跟凌喻城发生了关系。

  我也是故意想看到苏艺瑾痛苦。

  更是故意想将捐赠手术延期到孩子生下来,至于苏艺瑾能不能坚持那么久,就得自求多福了。

  我冷冷一笑:“我的条件已经说了,没事我就先走了。”

  凌喻城怒吼了一声:“你敢!”

  门口就有两名保镖拦住了我的去路。

  苏艺瑾还在低声抽泣,凌喻城却已经来到我身旁,他居高临下,低气压死死压迫着我:“欧曼西,这由不得你!”

  我警惕地看着凌喻城,我怎么给忘了,这个男人,岂是我又能够想算计就算计的。

  “你想干什么!怀孕的人不能捐赠骨髓!”我提醒着凌喻城。

  “那就打掉!”

  下一秒,凌喻城冷冷的话让我的手顿在了半空,整个人如五雷轰顶一般怔在了当场。

  凌喻城的声音,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生命里突然投射进来的一道阳光,听得多了,也会觉得温暖。

  但是,却从来没有哪一句,如这句般,像是一阵凄厉的冷风,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几乎要将我立地凌迟。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凌喻城:“那是你的孩子!”

  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了苏艺瑾眼神里的嘲笑,和苏封严、温美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凌喻城走近一步,他高大的身影将我完全笼罩住,凉薄的语气灭顶而来,“我不会承认,它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恶心?

  我倒退了一步,埋头大笑,我笑得浑身颤抖,却依旧不顾他们的看法。

  我真傻。

  其实我的心底早就知道凌喻城爱的是苏艺瑾,可我还骗着自己,只要自己足够好,凌喻城迟早有一天会爱上我!

  可是一直以来,凌喻城对苏艺瑾的保护,对她的那些温柔的动作,温柔的话语,温柔的眼神,都是从未赐予过我的。

  凌喻城果真如当初所言的,只会给我一个凌太太的身份。

  就连现在,在凌喻城看来,我怀上他的孩子,都是一种罪恶。

  都是肮脏的,恶心的……

  我的眼泪渐渐模糊了眼前的一切,我真想逃啊,或者离开这里,就能不这么痛苦了?

第三章 车祸流产

  但我现在还不能逃,因为有个疑问,一直埋藏在我心底三年了。

  我看向凌喻城,几近咆哮:“你既然这么喜欢她,当初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如果只是为了一纸婚约,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的心里有人了?

  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一次一次让我绝望?

  “有话回去说!”凌喻城沉下脸,话语里的寒气如北极的冰霜席卷而来。

  回去说?

  是怕我在这里打扰到苏艺瑾的休息吧!

  我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凌喻城心心念念的人还是苏艺瑾!

  原来,即使我赔上一生的时间都无法令凌喻城喜欢上我。

  这三年,我输了,彻底的输了。

  我知道只要是凌喻城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这个孩子应该是保不住了。

  “凌喻城,这就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么?”我双眼无神,仿佛说完这句话用尽了我一辈子的力气。

  凌喻城的身形突然轻微地摇晃了一下。

  我转身离开,看着门口的两个保镖,第一次用命令的语气:“让开!”

  保镖看了眼凌喻城后,便自动给我让出了一条道。

  同一天,我来这个医院一共两次,没想到两次的心情却是决然不同。

  她苏艺瑾得了白血病,就需要我的孩子来偿命么!

  当初,苏家来云县接我回去,我还以为是我的亲人来找我了,却不知,那一早就是个阴谋!

  苏艺瑾一家找我回去,并不是为了什么亲情,只是因为我的骨髓与苏艺瑾的正好相配。

  欧曼西,你真是条可怜虫。

  街上,大雨淅沥,寒冷刺骨,像是在祭奠我失败的婚姻。

  我在雨中狂奔着,我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苏家不是家,是恶魔的地狱,凌喻城的家不是家,只是一座冰冷的囚笼。

  跑了许久,我才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

  突然,一道亮光忽然向我投射了过来,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我赶紧伸出手去挡住那束亮光。

  片刻,却闻得耳畔有刺耳的刹车声——

  好痛!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被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终于解脱了么?

  我张大眼看着这诡谲的雨景,人影婆娑,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从不远处一闪而过。

  我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凌喻城,你的目的终于达成了。

  耳旁一个陌生男人焦急的呼喊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接着,我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听不见了……

  ……

  从噩梦中惊醒,已经是早上了。

  柔和的阳光从窗户外一缕一缕的倾泻进来,照的整个房间亮堂堂的。

  我努力动了动手指,没想到还能动弹,小心地试探起四肢,胳膊和腿都还有知觉。

  原来自己还没死,也没残废,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只是,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就像是,少了些什么……孩子!

  我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肚子,车祸的那一幕似乎在我的脑子里又重现了一番,我抱着头,痛苦嘶吼:“不要抢走我的孩子,那是我们的孩子啊……”

  我的激动情绪,引起了护士的注意,很快就有医生跟护士来到我的病房:“欧小姐,你刚流产,要好好休息!”

  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可是当它被人再一次宣判告诉给我时,我的内心还是像被撕裂般的疼痛。

  我歇斯底里,似乎想将所有的委屈、不甘、痛苦都宣泄出来。

  护士见我这么激动,眼神十分慌张,医生立刻给我打了一针镇定剂,我又陷入安静的沉睡。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了那个人熟悉的声音。

  凌喻城的声音带着一丝哀伤:“曼西!”

第四章 苏艺瑾的挑衅

  等我醒来,凌喻城还在我的病房。

  他靠着窗边,背影有些落寞地抽着烟。

  这一觉,让我也清醒了很多。

  凌喻城本就容不下这个孩子,与其让孩子生下来自小就被亲生父亲憎恨,还不如……我将眼泪眨了回去。

  似乎是发现我醒了,凌喻城沙哑地问道:“醒了?”

  我没有回答凌喻城,只是换了个方向继续睡觉。

  我感觉到凌喻城的目光盯着我看了很久,还有一声微微的叹息声,而后,凌喻城便离开了病房。

  我流着泪,一夜未眠。

  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

  第二天,我的病房里,来了一个我不想见的人。

  “曼西,我来看你了!”苏艺瑾站在我的病床前,笑的如沐春风。

  除了欣赏我的惨状,估计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高兴了。

  虽然她的嗓音一贯清脆悦耳,可现在在我听来,却如同地狱里爬出的恶鬼般,狰狞可怕。

  我挣扎的坐起了身,语气不善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可不认为她是来关心我的,没来害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苏艺瑾反语气轻快,却十分的不真心:“你可是我的表妹,现在流产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要来关心你啊!”

  她特别强调了‘流产’这两个字,在我的心口剜了又剜,鲜血四溢。

  万箭穿心的感觉,大抵就是如此吧!

  但我此时已经不想跟苏艺瑾斗了,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她还想要什么?

  骨髓么,命么?

  那便都拿去好了!

  我沉声道:“说吧,你想干什么?”

  苏艺瑾轻蔑的笑了一下,而后一本正经道:“跟喻城离婚!”

  我浑身一颤,只觉得身体上下的血液要被抽干。

  跟凌喻城离婚……

  我想过凌喻城可能会一辈子不爱我,也想过自己婚姻的失败,但我唯独没有想过跟凌喻城离婚。

  我看了眼苏艺瑾,她果然还是按耐不住了么?

  连最后这个凌太太的位置,也迫不及待地想取代了!

  “凭什么?”我笑的比她冷,以为我还是三年前那个软弱的任她欺负的小姑娘吗?

  “我可以不要你的骨髓,也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可以安度余生,只要你跟喻城离婚!”苏艺瑾笃定我一定会答应。

  骨髓?

  钱?

  我的孩子都没了,我还要那些做什么?

  我只剩下凌太太这个空虚的头衔了,可这个却是她苏艺瑾做梦都想得到的!

  我呵呵一笑,勾起唇角:“喻城,他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爱你吧?”

  令我意外的是,苏艺瑾竟然听到我的这番话后,脸上瞬间惨白。

  这样的反应,就好像是我猜对了一样。

  我的心脏砰砰跳,原来凌喻城真的没那么爱她,那是不是,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喜欢我的?

  若是凌喻城真的爱苏艺瑾,就不会什么都给她,除了凌太太。

  苏艺瑾也不至于来我这里,给我开条件,让我跟凌喻城离婚!

  因为,是2017注册秒送金都会明白,这个“名分”究竟是有多么重要。

  可能是我的眼睛突然有些光泽,令苏艺瑾觉得厌恶,她冷冷一笑,将一个可以将我拉入了黑暗的深渊,从此万劫不复的真相告诉了我。

  “你以为当初喻城只是听了你的名字,就答应跟你结婚是因为什么?”

  “你亲生父亲欧顺生,当初可是害的喻城父亲公司破产,逼得喻城父亲跳楼身亡,还顺带拐跑他的母亲,令喻城自小失去双亲的人。”

  “喻城他跟你结婚,完全是为了报复你!报复你父亲曾经做下的那些龌龊事!”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苏艺瑾:“我不信,苏艺瑾,你休想骗我!”

  虽然我嘴上是这样说,可是心里早已震惊不已,被苏艺瑾的这番话说服了。

  我很早之前就疑惑,为什么凌喻城会娶我。

  我也曾想过凌喻城娶我的各种理由,却唯独没有想过有这一条——复仇。

  “不信是吗?那我就让你相信!”苏艺瑾忽然走到我的病床边,抓着我的头发,逼着我听着从她口中吐出来的,那些能让我的心陷入无边绝望的真相。

  “你跟他结婚第一年,他跟你说自己亲戚得了白血病,你的骨髓血型跟他很配,叫你去捐献了骨髓,其实只是为我做的一个匹配测试。”

  “他是不是有一次一连十几天都没有回家,其实是跟我去国外旅游去了。”

  “包括十八天前,他的生日,他都是跟我在一起的!欧曼西,你醒醒吧,喻城,他爱的是我!”

第五章 得知真相

  苏艺瑾的话,一句一句的传进我的耳中,声音不大,却震得我耳膜发烫。

  见我的目光越来越呆滞,苏艺瑾终于满意地放开了我的头发。

  原来,我和凌喻城的婚姻,都不过是他亲手策划的一场报复阴谋。

  可笑的我还傻兮兮的相信,终有一天,凌喻城会爱上我。

  我用了三年时间去陪葬,还赔了我的一个孩子!

  原来,从一开始,凌喻城就根本不会爱上我。

  “还有这场车祸,保不准也是喻城为了帮我顺利得到你的骨髓而策划的!”苏艺瑾咯咯的笑着,毫不吝啬地在我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她随口的话,却让我联想起车祸昏倒前,在人群看到的一抹熟悉的人影。

  我的眼底顿时酸涩异常,那些斑驳陆离的与凌喻城在一起的,我小心珍藏的时光如潮水一般袭来,瞬间便淹没了我的眼耳口鼻,似要将我拉入黑暗的深渊,万劫不复。

  你让我失去了一切,那么苏艺瑾你也休想好过!

  我歇斯底里地朝苏艺瑾吼道:“我要告诉凌喻城,当年你是故意喝下那瓶药的!”

  我这句话十分奏效,苏艺瑾听完后浑身一震。

  “你敢?”苏艺瑾狠狠地瞪着我,威胁我。

  我不禁嗤笑,苏艺瑾这副模样,哪里还像之前高贵的公主?

  可对于现在一无所有的我来说,根本就不值得惧怕。

  “我有什么不敢?我都被你们逼疯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我随手抓起病床上的枕头就朝苏艺瑾扔了过去……可是下一秒,苏艺瑾却快速的拿起旁边桌上的花瓶,朝我诡异一笑,而后猛地朝自己的额头砸去……顿时,鲜血四溢,花瓶也随之掉落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我十分震惊地看着她。

  苏艺瑾捂着额头,假装满脸哀伤的看着我,“曼西,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

  我错愕的看着她的这一系列举动和表情变化,感觉像回到了三年前在那个仓库中看到的令人惊讶的真相……苏艺瑾要干什么?

  就在这一刻,病房门忽然就被人猛地推开了。

  来人裹挟着一身的寒气,咬牙切齿的叫了一声我的名字,便快步走过来,紧紧搂住了苏艺瑾,像对待一件珍宝般小心呵护着。

  看着苏艺瑾额头上的伤口,凌喻城的眸子里破天荒的有了一丝心疼。

  果然,爱与不爱,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自嘲一笑,亏我还以为在凌喻城心底我还是有一点点的位置的。

  简直可笑!

  “欧曼西,你别太得寸进尺!”随后,凌喻城便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腕,力道之大,似乎要将我的手腕狠狠的掰断。

  他看着我,如黑曜石般的眼眸里酝满了滔天的怒火,似乎要将我立地凌迟。

  “喻城,你别生气,曼西她不是故意的!”

  苏艺瑾又来装好人替我说话,温柔的语气,让我差点都忘了刚才她是怎么揪着我的头发,逼我听她说话的。

  在苏艺瑾的劝说下,凌喻城很快便放了手。

  此刻,苏艺瑾正光明正大窝在凌喻城——我丈夫的怀里,满眼怜悯的看着我。

  之前苏艺瑾对我说的那番话,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令我几近发狂。

  我气愤的将旁边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光,发疯似的朝他们吼道:“你们给我滚,给我滚……”

  物品碎裂的声音伴随着苏艺瑾的呼叫声,一阵阵的传到我的耳朵里。

  紧接着,凌喻城朝病房外喊了几声,便又有几个医生过来架着我,给我打了镇定剂,冰凉的液体在我的血管里四处流动着。

  在意识模糊前,我用尽全身力气,恨恨地说了一句:“凌喻城,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凌喻城的瞳孔忽然放大,动了动嘴唇,似乎有话要说,但我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病房的窗户已经被人打开了。

  我知道凌喻城还在这儿。

  可我依旧躲在被子里,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心里急切希望他离开。

  “我还是那句话,将你的骨髓移植给艺瑾,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凌喻城冷冷的话语,将我昏睡的头脑冷醒。

  我愤怒地从床上坐起来,瞪向凌喻城:“我的孩子没有了!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凌喻城在听到“我们的孩子”时,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可在我看来,他这就是心虚,就是为了折磨我,报复我的把戏!

  “只要你愿意将骨髓移植给艺瑾,孩子,会有的!”

  凌喻城的声音有些苦涩,却不敢看着我。

  看到高高在上的凌喻城,如今为了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竟然能低声下气到这种地步,我的心里没有想象中的愉悦,却是更加凄凉。

  为了苏艺瑾,你这样的事都愿意做?

  可是没有爱的孩子,即使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凄凉的啊。

  我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抱着最后的一丝期待:“孩子没有了,你伤心吗?”

  这句话像是触到了凌喻城的逆鳞。

  他重重的甩开我的手,语气里的寒冷似乎要将人冻结,“孩子是你不择手段得来的,现在没有了也好!”

  果然,我明知道结局,却还是想再问凌喻城一遍。

  眼眶里,此时已经氤氲了水汽,转眼已是泪眼婆娑。

  我胡乱的擦了个干净,冷笑道:“我早就知道了你跟苏艺瑾的计划,只是我没想到,你能为了让我给她献骨髓,竟然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气氛顿时沉寂了下来,凌喻城坐在病床前沉默良久,才轻启薄唇,冰冷的声音,像是恶魔的裁决一般,将我拖下地狱。

  “那离婚吧!”

  “如果我说不呢?”我脸上苍白如纸。

  “慕家会为你的任性付出代价!”凌喻城绝情的话语,一锤定音。

  我颤抖着身体,没想到他竟然会拿慕家人的性命威胁我离婚。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