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9

姜瑾如萧元宸小说

我见青山多妩媚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牛油果奶昔为大家带来的《我见青山多妩媚》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我见青山多妩媚姜瑾如萧元宸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姜瑾如是萧元宸的王妃,但是萧元宸却总是怀疑她的忠心,在嫁给他的第六年,姜瑾如被萧元宸亲手杀死,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离开他,不知过了多久醒来之后的姜瑾如发现自己重生在了二妹姜若水身上,而她,马上要嫁给萧元宸...

第一章 只有死人才不会逃走

  衣裳散落一地,姜瑾如的身上布满了被刀子划过的痕迹。萧元宸用手抚着她的伤口,所到之处,鲜血淋漓。

  他从背后抱住一丝不挂的姜瑾如,开始吻她的侧颈。他吻地忘情,姜瑾如却痛得浑身痉挛。

  “萧元宸,你放开我!”话一说完,萧元宸便翻了个身,将她狠狠压在身下。“伺候本王就这么不情愿?你还是想逃,想和苏亦清双宿双飞是不是!”

  “不妨告诉你,苏亦清已经被本王五马分尸,就在昨夜子时!”这一句话犹如一道惊雷,把姜瑾如劈的措手不及。苏亦清死了?被萧元宸杀了?

  “你混蛋!他是你的得力属下,为你鞍前马后对你忠心耿耿,你居然……”

  双腿被用力分开,萧元宸毫无怜惜地冲撞她的身体,她身上流出来的血,已经染红了背后的絮垫。

  “忠心耿耿?他若真对本王忠心,就不会妄想将你从本王身边抢走!”“姜瑾如,认清你的身份,你是本王的王妃!”

  萧元宸紧捏着她的下颚,面色阴沉,一遍又一遍地提着她苏亦清是为何而死。

  身心俱痛,姜瑾如已经快要被折磨疯,眼泪混着鲜血流出,她讥讽大笑:“从始至终,亦清都只是想救我逃出地狱!你却认定我们两个有私情,萧元宸!我当初怎么会眼瞎到喜欢你!”

  她以为他如表面般温文尔雅,直到嫁给他后才明白,他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眼瞎?姜瑾如,你后悔了是么!”

  萧元宸眸中酝酿着腥风血雨,阴骘的神情让姜瑾如莫名打了个寒颤。同样,也让她眼睛生疼喉头饮血。“对,我就是后悔了!萧元宸,我恨你!”

  姜瑾如喉咙里弥满了铁屑的味道,身上再痛,都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她恨他杀了苏亦清,更恨她杀死了她记忆里的萧元宸,亲手摧毁了那些弥足珍贵的美好。

  萧元宸的动作猛然一顿,两具身子迅速分离,他狠狠掐住了姜瑾如的脖子。“你说什么!”萧元宸咬着牙,从牙缝里生生挤出这四个字。

  昔日将她捧在手心,连一滴雨都不舍得她淋到的萧元宸,此时此刻却掐着她的脖子,带给她满身伤痕。

  姜瑾如咳嗽着,窒息般的痛楚铺天盖地般袭来,她却笑得格外璀璨。

  “我说……我恨你,只要我还有一条命,一口气……我就会想方设法地离开你,谁让你杀死了我最爱的人……”他杀死了她心里的萧元宸。

  那个温文尔雅,将她视作心头朱砂掌中之宝的萧元宸……萧元宸松开她,笑容却越来越阴冷。坚硬冰冷的匕首被他用力握着,他黑眸微眯,尖锐的刀尖瞬间割破姜瑾如的脖颈。

  鲜血不断涌出,姜瑾如仿佛早就料到这结果,脸上笑容不断,像极了一朵盛放的罂粟花。“阿如,这是你逼我的!只有死人,才不会逃走……”

  萧元宸抱紧了她,眼眶忽然变得湿润。姜瑾如视线模糊,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一个声响。终于轮到她了……死了也好,省得她终日陷于回忆,逃不出,又不敢忘……她伸手,想要摸一摸萧元宸的脸。但却没有了力气,在悬上半空的那一瞬间,她的手,便重重地垂了下去……

第二章 不嫁也得嫁

  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置身在了幽兰苑的大床上。

  床是红的,屋子里的一切布置,都是红的。

  就连她身边,都还放着大红的嫁衣。

  这样格外张扬的颜色让姜瑾如倍觉刺眼恐惧,她想起她被囚禁在王府的密室里四年,有很多次,萧元宸都是穿着一身红衣走到她面前,将她折磨的死去活来。

  她猛地掀开床上的被子,走到镜子面前,当她看到镜子里的那张脸的时候,整个瞳孔都狠狠缩了一下。

  这张脸像极了自己,更像极了那个今年刚好十六岁的二妹姜若水。

  脖子上还布着依稀可见的勒痕,姜瑾如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自己死了,现在又活了?

  还是活到了自己的二妹身上?

  这太匪夷所思了吧!

  吱——

  门推开的声音把姜瑾如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回,她回头一看,便见到若水的贴身丫鬟阿绿正眼泪朦胧地看着自己。

  “小姐……你别难过了,奴婢知道您不想嫁给凌王殿下。大小姐才过世不到一个月,要是看见您这样,她该有多难过……”

  阿绿抽泣的声音让姜瑾如浑身一震,嫁给凌王殿下?

  萧元宸?

  姜瑾如倒吸了口凉气,她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袖子,拼命将心头的情绪压了下去。

  “天下女子那么多,他为何非要娶我?”

  她的声音在颤抖,听得阿绿心脏抽疼,“您虽不是夫人亲生,可您长得太像大小姐了……”

  姜瑾如喉咙腥甜,整个身子摇摇欲坠,差点没撞到尖锐的柜子。

  “原来……是这样……”

  萧元宸真狠,杀了她和苏亦清还不够,连她妹妹都不放过!

  她真想把这个男人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

  “小姐……您别难过了,奴婢知道您喜欢柳公子,可您现在背负的,是姜家上下几千条人命,您不能再做傻事了……”

  姜瑾如愣了一下,随后便觉四肢发凉。

  双手几乎快要攥出血来,她含泪点头,“好。”

  萧元宸或许就是她命里的一个劫,哪怕她得幸重生,她仍旧逃不过。

  阿绿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奴婢伺候您上妆……”

  姜瑾如点了点头,镜子里的人,美得惊心动魄,眉眼与她何其相似。

  她自己都忍不住恍惚。

  六年前,她嫁给萧元宸,也差不多是这个打扮。

  那个时候,她满心欢喜,万分庆幸。

  如今,却什么都变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换上嫁衣走上花轿的,等她回过神来得时候,她人已经被送进了洞房。

  她忐忑不安地坐在床边,这里的烛光太亮,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宽大的袖子下面藏了一把尖锐的剪刀,姜瑾如的手心已经浸出了薄汗,长达四年的囚禁与折磨让她对萧元宸这个名字已经存了深深的恐惧。

  她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

  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姜瑾如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迅速将红盖头盖好,握着剪刀的力道,也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第三章 阿如,我爱你

  萧元宸走到姜瑾如面前,满身的酒气,呛得她直皱眉。

  盖头被揭开,她看到他的瞳孔狠狠地缩了一下。

  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果然,萧元宸眸子猩红,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开始撕她的衣服。

  “你不要过来!”

  姜瑾如猛地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她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剪刀,坚韧的刀锋对准萧元宸,手却一直在发抖。

  “不自量力!”

  萧元宸嗤笑,伸手就去夺那把剪刀。

  姜瑾如瞳孔骤然紧缩,萧元宸的手臂被划出一道血痕,她手微微一抖,剪刀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萧元宸嘴角扯出一抹笑,嘶啦一声,姜瑾如的衣裳被扯破,散落了一地。

  “不要……”

  姜瑾如哆嗦着身子,颤声开口。

  萧元宸紧拽着她的手腕,将她狠狠压在身下。

  衣袍落了一地,萧元宸疯狂吻着她,从侧颈到锁骨,每一吻,都格外用力。

  姜瑾如浑身颤栗,泪水无助地落下,萧元宸似乎能感受到她的恐惧和绝望。

  “乖,别怕。”

  萧元宸忽然温柔地说了这句话,原本凉薄的眸子霎时变得情深无比。

  他进入的时候,姜瑾如痛得死去活来。

  万箭锥心般地痛楚提醒着她,萧元宸就是一个梦魇,她挣不脱,逃不过。

  哪怕再世为人,她仍旧渡不过这个叫萧元宸的劫。

  “阿如,我爱你,我以后会待你好。”

  “情到深处”时,萧元宸用着姜瑾如认为世间最好听的说着这句最残忍的话。

  六年前,她和他的新婚之夜,他摸着她的头发,将这句话说得格外感人。

  一双眸子里都溺满了柔情。

  而她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后来他亲手了结她的性命,她得幸重生,活在了若水身上。

  他抱着若水的身体,喊着她的名字,重复着六年前那句话。

  姜瑾如内心涌现出一股巨大的沉闷感及讽刺,萧元宸,何必呢?

  事到如今,他又装作一副情深不寿的样子给谁看?

  萧元宸抱着她,让她在地狱与天堂之间反复回旋,当两具身子契合度到最高峰的时候,他总是在她耳边,一边又一遍地念着一个名字。

  阿如……

  他说,阿如,我爱你。

  我以后会对你好。

  姜瑾如听着听着,就笑出了声。

  他爱她就是将她囚禁在昏暗里,让她每天备受折磨,在不死不活中苟延残喘。

  他爱她就是亲手将利刃架在她脖子上,赠她万劫不复。

  他爱她就是在她死后不到一个月强娶若水,害得若水与心爱之人分离因此自尽!

  如果这就是萧元宸所说的爱,她宁可不要。

  他的爱都如此廉价,至于所谓的对你好,又还有半分的可信度么?

  姜瑾如不知道。

  若水的身子骨一直很虚,今夜更是初经人事,在萧元宸的一遍又一遍地折腾下,早就不堪重负。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的枕边早已空无一人,只留下了满地的狼藉,还有干涸的血迹。

  姜瑾如紧紧地抓着被子,身上痛,心更痛。

  她恨萧元宸,恨不得立马送他下地狱。

  可真让她拿着刀子扎进他胸膛,她却做不到。

  她不是萧元宸,没有那么利落干脆,也学不来他的果断狠绝。

第四章 谁是谁的替代品

  吱呀一声,门被倏然推开。

  姜瑾如蓦然抬头,一双眸子毫无生气。

  萧元宸的脚步一顿,黑眸微微眯了眯。

  “将这个换上!”

  不容拒绝的声音在姜瑾如耳边响起,衣裳砸在身上,泛起了微微的刺痛感。

  “殿下让我穿这个?合适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姐姐的衣裳。”

  姜瑾如声音有些抖,她紧紧地攥着衣裳的衣角,指尖几近泛白。

  海棠红广袖流仙裙……

  她六年前嫁给萧元宸第二天所穿。

  她依稀记得他当时夸赞她美得惊心动魄,他还说,娶到她,是他三生有幸。

  肩上传来一阵巨痛,顷刻间便将姜瑾如从短暂的美好回忆中拉回。

  萧元宸目光凉薄,字句如刀,“本王娶你,不过是因为你长得像阿如,一个替代品,没有资格说不!”

  “到底是我这个替身没有说不的资格还是姐姐同样没有说不的资格,殿下再清楚不过了,何必自欺欺人!”

  姜瑾如眼尾发红,笑容如明珠般璀璨夺目。

  她仿佛能听到心中城池轰然倒塌的声音,好一句替代品。

  他一句轻描淡写的替代品,葬送了若水的大好年华,更赔上了若水的情与命!

  这么多年,她到底是看错他了!

  萧元宸紧拽着她的手腕,凉薄无情的眸子里凝满了血雨腥风。

  “呵……”

  他忽然笑出了声,其中的阴冷让姜瑾如莫名打了个寒颤。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么?不去让你见见你姐姐,你就不知道忤逆本王的下场是什么!”

  姜瑾如的指甲猛地陷入掌心,耳边像是被什么炸开一般一直嗡嗡作响,脑袋一片空白。

  她不是已经死了么?

  哪来的姐姐供自己见?

  “嘶!”

  胳膊被狠狠地扯了一把,姜瑾如连人带着被子摔在了地上,手肘渗出了一丝丝血。

  “你到底是选择穿,还是让本王把你拉出去让所有人都见识见识你是如何玉体横陈?姜若水,你最好给本王考虑清楚!”

  毫无温度的话在头顶响起,于姜瑾如而言冷酷又残忍,宛如一把刀子狠狠刺在胸膛,疼得她目眦欲裂。

  手心几乎快被攥出血来,她讽刺一笑,嘴角的苦涩慢慢溢出,“好,我穿。”

  她没有别的选择,如果真让她在众人面前裸露身体,她宁可撞墙而死。

  姜瑾如忍住心头的屈辱与怨恨,一点一点地穿上那件本该被焚烧成灰的广袖流仙裙。

  萧元宸的眸子此刻倏然温柔下来,他一把抱起姜瑾如,将她带到镜台前,为她挽发描眉。

  更在她额间画了一朵极为好看的梅花。

  他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姜瑾如不大记得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明美艳绝伦,姜瑾如却如坠冰窟。

  衣裳是六年前的衣裳,妆容发饰更是与六年前如出一辙!

  如果不仔细看,只怕真的会将若水错认成六年前的自己。

  她果然成了一个替代品。

  自己的替代品……

  萧元宸从背后抱住她,温柔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姜瑾如却觉遍体生寒。

  他说,“阿如,你真好看。”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