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11:01

本小说网为你提供韶华白首相思旧第2章,韶华白首相思旧3章全文阅读,话音刚落,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就对上了方作延的额头。“你......你凭什么杀我?”面对枪口,方作延立刻慌了。他结识的人脉不少,却从没见过眼前的这一位,男人周身的杀气实在太强,方作延的双腿止不住打颤。

>>>《韶华白首相思旧》章节目录<<<

韶华白首相思旧第2章

白晚舟死死咬住嘴唇,任由他肆意的折磨。看到她痛苦又隐忍的样子,秦戎胸腔的怒火更大了,一把扯下她的衣服,掐着她纤细的腰肢,狠狠的贯穿。

"唔……"干涩的刺痛感传来,白晚舟忍不住闷哼出声。

秦戎充耳不闻,沉重的压着她,深深浅浅的撞击。她痛的皱起眉头,身体被他一路抱上楼梯,抵在楼梯的围栏上凶猛挺进。

"说你还爱我,说!" 他凑上去,咬住她的耳垂,不断的喷热气。这是她的最敏感的弱点,他每次只要稍微一挑.逗,她就软的像春水一样,任他提出什么样的姿势要求都答应。

白晚舟咬紧牙关,躲开他隐含期待的黑眸,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会丢盔弃甲的回到他的怀抱里。

秦戎看到她这样,伸手掐住她纤细的脖子,粗暴的动作再也没有顾忌的冲撞开。 "白晚舟,你这个骗子,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他箍住她的双腿,抵在墙上用力的撞击几下,咬着她的耳垂陷入极致。

电光火石中,白晚舟听到他沙哑祈求的声音灌进她耳中。 "我会给你荣华富贵,会护你周全,我一定会,你再等等……再等我一个月。"

天蒙蒙亮时,秦戎终于疲惫的睡过去了。白晚舟看着这张让她沉沦的英俊面孔,心里的苦涩蔓延到四肢百赅。

军衔被撤,军队被强压,他以鲜血打下的城池危在旦夕。他日日奔波应酬,散尽钱财,连贴身士兵都派来保护她。而她,除了守在家里惶恐不安,什么也做不了。白晚舟恋恋不舍的抚摸着那张脸,心痛的要撕裂开。可她,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她起身到书房,持笔又写了一份和离书,咬破手指,摁上手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寂静无人的街道,一辆黑色的轿车已经在等她了。凌晨的天气灰蒙蒙的,绿皮火车头冒着浓浓的白雾,在嘈杂的人群中"呜呜"鸣响。

白晚舟坐在窄小的车窗前,不经意的,看到了窗外秦戎衣衫凌乱的身影。

他如鹰般的黑眸向火车射过来,刚要迈过栅栏,就被几个官兵拦下。

"呦,这不是我们戎爷吗,怎么这身行头就出来了?"带头的李副官扯着嗓子,语气间充满了冷嘲热讽。

"滚开!"秦戎紧盯着快要开动的火车,眸底染上一丝杀气。

"戎爷,醒醒吧,您现在可不是人人敬仰的少帅了,这火车马上就开动了,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李副官话音刚落,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秦戎的脑袋。 "呜呜呜……"绿皮火车发出沉闷的鸣声,缓缓驶出车站。

看到男人远远望来的黑眸,白晚舟慌乱撇过头,拉下窗帘挡住视线。 "啧啧啧,真是一对苦情鸳鸯。"

对面坐着的秦城目睹了一切,开口感叹道。白晚舟攥紧窗帘,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答应你们的我已经做到了,回去告诉你们大帅,我会远离西北,也希望他能做到他的承诺。

" 秦城挑挑眉:"把你护送到地点,我就离开。" 火车"呜鸣"的驶过这座城,带着最撕心裂肺的不舍,带着她四年的深爱。

韶华白首相思旧3章

三年后。容城。城内最大的烟柳之所望春楼内,贵客聚集,美人缤纷。

红木垒起的舞台上,白晚舟穿着一身月白舞服,踩着节拍一杯又一杯的喝酒。

三年前从西北离开后,迫于生计,她便一直在望春楼打零工,没曾想,最近却被一个大老板看上了。

那男人是容城人尽皆知的大势力,她惹不起,为了自保只能陪他喝酒。一杯又一杯,直到所有的酒水下肚,她才放下酒杯。 “方老板,可以放我走了吗?” 酒劲上头,白晚舟此刻已经有些摇摇晃晃,男人猥琐的大手直接揽上了她的腰。

“白小姐怕是要醉了,不如方某亲自送你回去吧!” 白晚舟头晕目眩,想要推开那只手,却被他猛地一拉,跌跌撞撞的往外带。

男人的手劲极大,迫不及待的穿过一道走廊,马上就要出了望月楼,迎面走来几个绿色的身影。

白晚舟死死盯着那些身影,想求助,却被方作延捂住嘴,踉踉跄跄拖着。

擦肩而过时,为首那个身影顿住脚步,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

“慢着。” 那个声音,像是隔了万水千山一般,穿过神志不清的意识,撞击在她的心脏上。

白晚舟奋力睁开眼,一寸寸望上去。厚重的长筒靴,墨绿的军裤,规整的皮带下,漆黑的手枪隐隐若现。

最后,她的眼睛落在那张面容上。那是张历尽风霜的刚毅面孔,张扬中带着肃杀,剑眉下的一双眸,如黑潭般深不见底。

他望向她,漆黑的眸底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

四目相对的一刹间,白晚舟脑袋“轰”的一下炸裂开,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我跟秦二少可是至交,识相点就赶紧把路给我让开。”

方作延仰着头嚷嚷道。男人踏着军靴走来,一双黑眸死死盯住白晚舟,低沉的嗓音像是从地狱传来。 “杀了他。”

话音刚落,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就对上了方作延的额头。

“你......你凭什么杀我?”面对枪口,方作延立刻慌了。他结识的人脉不少,却从没见过眼前的这一位,男人周身的杀气实在太强,方作延的双腿止不住打颤。

男人将他怀里的2017注册秒送金拽出来,夺过手下的枪抵在他眉心,唇角挂着嗜血邪肆。 “本帅的夫人,也是你能碰的起的?”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