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10:39

我是神医焦阳薛美琪

我是神医全文阅读

男主叫焦阳女主叫薛美琪的小说名字是《我是神医》,此书为网络作家一柱擎天倾力之作,是一本内容非常有意思的都市小说。焦阳是一个退伍的军人,为了拯救自己误入传销组织的哥哥,焦阳走进了都市,也开启了他治病救人一展才华的大好风光。

第1章 火车上的小美女

  焦阳没有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哥哥焦鹏竟然走上了传销的道路,而且还把村里的亲朋好友三十多个人全都骗进了传销组织。

  在十年前,父母身体不好,比焦阳大五岁的十七岁哥哥焦鹏就扛了家里的大梁,种地、砍柴、做饭一样不落。

  每块地都修正的整整齐齐,跟狗舔了似的。每根木材从山上背下来,砍好后码好放在柴火堆上,整齐的就好像阅兵的队伍一样。

  有焦鹏这样勤快的壮劳力,焦家总是种地的先进户。焦鹏把自己家的活干完后,见到谁家有困难就去帮忙,可谓村里的大好人,村民津津乐道。

  那时候全村人都说焦鹏是个能人,以后生活会越来越好,而提亲的媒婆都把焦家的门槛儿都踢破了。

  焦阳的父亲焦建伟因为焦鹏受到了村民们的尊敬,在村里可谓风光无限,顺利成为村里德高望重的村长,威望相当的高。

  焦阳在三年前当兵的时候,焦鹏还是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把焦阳送到了县城的武装部,焦阳坐上部队汽车的时候,焦鹏跟着车一边跑一边大叫:“在部队好好干。”

  焦阳清晰的记得,当时哥哥焦鹏哭了,而当时焦阳也忍不住流下了分离的眼泪,那一幕,焦阳现如今还是记忆犹新。

  没想到,这才三年多,一切都好像变了。听到父亲电话里面的哭泣声,焦阳的心跟被针扎似的,一时间刺痛不已真是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啪”一个包装鲜亮的蛋黄派砸在了焦阳的身上,让焦阳从沉思中回过了神来。

  这个蛋黄派是从焦阳对面座位上的女孩子的手中扔过来的,这个女孩子是一个美女。她扎着一头蓬松的马尾辫,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上五官小巧而精致。

  她上身穿着紧身的红色T恤,下身穿着一件超短的黑色短裤,露出雪白迷人的长腿。

  一眼望过去,这个女孩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青春而富有朝气,继续去看,就会觉得女孩子就好像一个小精灵,俏皮可爱的不行。

  不过,她现在的眼神很不友善,正眯着眼撅着嘴不怀好意的看着焦阳。

  坐上火车找到座位后的焦阳就注意到了对面的这个女孩子,但是想到家里的事情,焦阳就心事重重再也没有多看。

  焦阳知道,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不给他好脸色,曾经焦阳喜欢一个女孩子不敢开口就处处针对那个女孩子,这个焦阳深有体会。

  焦阳没想到自己没有盯上面前这个小美女,反倒被这个小美女盯上了。现在的女孩子也真是的,见到帅哥就想攀扯一下,真是够开放的。

  对于自己的容貌和身材,二十二岁的焦阳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虽然在部队里面,焦阳的皮肤已经被晒成了古铜色,但是还是挡不住平头下清秀的脸颊,跟少年时期的古天乐有的一拼,简直就是一个黑马美男子。一米七八的个子,身材直板而匀称,虽然穿着一身迷彩服,但是丝毫遮挡不住焦阳那充满阳刚之气的身材。现在站有站姿,坐有坐姿,端的是一个阳刚健硕,风度翩翩。

  “长得帅,真没办法。”焦阳心中一笑,扒拉了一下平头,拿起女孩子扔给自己的蛋黄派,潇洒一笑道:“谢谢。”

  “真不要脸,臭流氓。”女孩子撅嘴喝道。

  “呃”正想要拆开蛋黄派准备吃蛋黄派的焦阳顿时愣在了哪里,回过神来,焦阳问道:“我怎么流氓了?”

  “你从上车到现在就一直盯着我,你到底看够没有?再看我的话,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女孩子狠狠的说道。

  “看你?”焦阳纳闷了,自己上车以后就看了两眼,然后就是睡觉和想心事,怎么看她了?

  不过焦阳一下子想起来了,自己的眼睛一直直直的盯着前方,就是女孩子的方位,让她误以为自己看她了。

  从大风大浪中走过来的焦阳,现在的心境已经淡定了很多,听到女孩子的话,也没有多说什么,顿时苦涩的摇了摇头,把蛋黄派放在了女孩子的面前,然后转头看向车外。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自己理亏了?知道理亏,现在就给我道歉。”女孩子喝道。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一个个都变成野蛮女了,韩剧真的看多了吧!焦阳发现女孩子真的喜欢自己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这般死缠烂打,焦阳不由转头直视着女孩子,呵呵笑道:“丫头,喜欢哥是吧!”

  “喜……喜欢你?”女孩子惊叫了一声,脸上顿时浮起了两片红晕,随即喝道:“你以为你长得很帅吗?看你黑的都快成非洲难民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帅哥了。”

  口是心非,死不承认,这都是女孩子的特性。焦阳也不生气,伸手道:“我叫焦阳,认识一下吧!”

  “薛美琪。”女孩子说了一声,脸颊大红,紧接着说道:“你……你什么意思,谁要认识你啊!”

  “名字不错!跟你的人一样美。”焦阳由衷的夸赞道。

  “美不美不管你的事,警告你,别打本小姐的主意,哼。”女孩子说完这句话后,转脸看向车窗外,再也不看焦阳一眼了。

第2章 紧急事件

  “紧急事件,紧急事件,有顾客晕倒在车厢,需要医生去三号卧铺车厢三零七帮忙。”

  听到车厢喇叭里面播报的紧急事件,焦阳顿时和薛美琪一起站了起来。

  “你是医生?”焦阳和薛美琪同时惊异的看着对方问道。

  “我是。”焦阳回答道。

  “我是护士。”薛美琪说道。

  “走。”焦阳说完之后,然后拉着薛美琪白皙的小手向前跑去。

  被焦阳这样拉住,薛美琪的脸上一时间变得血红不已,跟着焦阳边走边挣脱道:“你放手。”

  “别矫情。”焦阳头也不回的呵斥道。

  谁矫情了?薛美琪一脸无辜,看着焦阳高大的身躯,心神一阵恍惚,挣扎一番后发现只是徒劳,只好被焦阳小情侣般拉着手向三号车厢走去。

  薛美琪在焦阳上车之后就盯上焦阳了,焦阳虽然皮肤有点黝黑,但是却还是一个大帅哥。

  男人喜欢美女,2017注册秒送金喜欢帅哥,都是一样一样的,所以薛美琪才与焦阳斗嘴,希望引起焦阳的注意。

  不过如今貌似得偿所愿了,但是薛美琪又有点想要退缩了。父母常说女孩子一定要矜持,现在薛美琪才想起来了这句话。

  三号车厢是卧铺车厢,因为有人晕倒,现在通道里全都是人。

  焦阳来到之后,顿时吼道:“都让让,我是医生。”

  焦阳话语一落,车厢中围观的人马上让出了一条道路,而焦阳拉着薛美琪就向三零七车厢走去。

  到达三零七车厢外面,有两个健硕的青年带着满脸的威严堵在车厢门口,从两个人的空隙,可以看到地板上放着一块白布,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躺在了车厢的地板上,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为老年人诊治,但是却束手无策,急的手忙脚乱,脸上满是汗水。

  焦阳对两个把门将军说道:“让开,我是医生。”

  看着焦阳年纪轻轻,两个青年人的眼睛里面都带着一丝不相信,而一个青年人威严的问道:“有医生资格证吗?”

  “一边去。”焦阳大喝一声,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证书,那东西那么有用吗?

  被焦阳这样一喝,两个健硕的青年人并不让开,全都冷冷的看着焦阳。

  焦阳想要推开两人,发现却推不开,两个人就好像千斤坠在了地上一般,站在原地浑然不动。

  卧槽,还尼玛练过!不过既然不让救,焦阳也不拿着热脸蛋贴人家的冷屁股了,顿时拉着薛美琪就向回边走边说道:“草!又不是我家人,我着急个屁啊。”

  这时一个人在车厢里面喊道:“让他进来。”

  焦阳却不管了,根本没听见屋子里面的话一般还是向前走去。

  两个青年却立即跑了过去拉住焦阳,刚才那个问话的青年歉意十足道:“刚才多有得罪,请你见谅,现在人命关天,请你救助我家老板。”

  “靠!现在才知道人命关天,刚才你们脑子进水了吗?”焦阳骂了两人一句,在两人黯然失色的眼神中,带着薛美琪快速走进了三零七车厢里面。

  焦阳的手放下薛美琪的小手,立即蹲在地上对医生问道:“什么情况?”

  “是心肌梗塞。”屋子里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回道。

  中年医生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接着说道:“心跳停止,呼吸停止,脉搏微弱。”

  焦阳听完两个人的话之后,右手顿时放在了老年人的脉搏上,脉搏空虚迟缓,马上就要停止跳动。

  没有心跳,只要有脉搏也是好现象。

  其实心跳、脉搏、呼吸全都停止,只要不耽误时间,照样能够救活。

  焦阳没有多想,双手紧握在一起,立即在老年人早已敞开的胸膛上狠狠的锤击了起来。

  “砰砰砰”

  焦阳用了五分的力道就好像是在锤击一个坏人一般,让旁边看的人眼中露出惊恐。

  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大喝道:“你干什么?”

  焦阳并不说话,也不想多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焦阳救助过无数的战友,焦阳的行医救治方法实用有效。

  “嗯”

  一声轻吟发出,地上躺着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已经复苏了。

  焦阳查探心跳很是微弱,呼吸也很微弱。现在还不算是脱离生命危险,心跳随时都可能停止。

  焦阳右手向裤子口袋一掏,一个卷曲狭长的黑色小布包出现在焦阳的手中。

  焦阳迅速抽出了一根中指长的银针,而这时小护士薛美琪拿着酒精棉球在银针上擦了擦。

  焦阳对薛美琪的眼力价由衷的赞赏,紧接着一针刺入了老人的天池穴,针尖向近心端,尽量往里刺。接着焦阳轻轻捻转针尾,随针上下,跟着进气、呼气。

  差不多行针有五分钟,焦阳再次持针刺入神峰穴,针入八分深,平补平泻,以知为度,不留针。

  这一针下去,老年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平复了正常。焦阳这样做,是为了调整心律,防止心跳再度停止。

第3章 纯金名片

  此刻老年人的眼睛睁了开来,看着周围的一切,老年人知道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焦阳却疲累的瘫坐在地上,额头和脸上满是汗水,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一般。

  这时小护士薛美琪拿着纱布给焦阳擦脸上的汗水,说不出的认真。

  焦阳抓住薛美琪为自己擦脸的小手,嘿嘿笑道:“不是做手术,我自己来就行。”

  薛美琪发现自己真的变成花痴了,这又不是手术,自己擦个屁啊!

  在焦阳嬉皮笑脸的注视下,薛美琪的脸颊好像被泼了一桶红油漆,已经变得血红不已,赶紧挣脱开了焦阳的小手,然后羞羞的说道:“我先走了。”

  焦阳并没有跟薛美琪一起出去,而是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说道:“老人家,你知道自己是心肌梗塞,怎么不带点药呢?这要是没有我,你的小命就不保了。”

  “你说什么呢!你知道他是……”刚才对焦阳眼色不善的青年在焦阳的身后喝道。

  “年轻人说的对。”老年人摆手打断了青年的话,对焦阳说道:“上车的时候带了,但是老是不舒服,就用光了。”

  老年人紧接着说道:“年纪轻轻,有这么高的医术,不得了啊!”

  “就是会点三脚猫的功夫。”焦阳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这时老年人已经被中年人扶了起来,伸手拉住焦阳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焦阳。”焦阳只好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子。

  老年人继续问道:“你是哪里人?”

  “我阳城的,不过我老家在乡下。”焦阳诚实的回答道。

  “如果不是你,我真的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老年人说着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本支票薄,一边递给焦阳一边说道:“你想填多少都行。”

  焦阳虽然当了三年兵,但是这次被部队“请”了回来,焦阳可是没有拿到任何补助,现在手头缺的紧呢!看到老年人的支票,焦阳不由得动容了。

  但是助人为快乐之本不是吗?焦阳思索片刻后,正色道:“老人家,你小看咱了,帮人要回报,你不是打咱的脸吗?走了啊!”

  听到焦阳的话,老年人笑了笑,还是拉住焦阳不放手,紧接对身边两鬓斑白的中年人说道:“给他一张名片。”

  听到老年人的话,中年人快速的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钱包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焦阳。

  人家递名片是礼貌,焦阳当然不能不收。

  焦阳拿到名片看了一眼,这名片通体金色,摸起来坚硬而带有金属般的质感,就好像一张银行卡,而上面的文字都是钢印打出来的,只见上面写着:“袁中平,电话号码16868898988,不过除了这些,没有其他的文字。”

  焦阳虽然没有接过什么名片,但是对于名片上面竟然不印上自己的公司名字和职位,不由觉得奇怪不已。

  这时中年人说道:“名片是纯金的,有我们老爷子名片的人,天底下不超过五个人。”

  “呃”

  焦阳惊讶一阵后,把名片递给老人家说道:“你这样是变相送钱,我不要。”

  “呵呵。”听到焦阳直白的话,老人家笑了笑,说道:“你如果把这名片卖了,那就是你的损失了,记得有什么事找我,我要休息一下,不送了。”

  “那好吧!”焦阳无可奈何,只好收下了名片,从卧铺车厢里面走了出去。

  走出去之后,车厢外的人已经大部分散去了,现在没有死人,围观也当然没有意思了。

  焦阳拿着金名片,实在想不通,一个那么有钱的有钱人,有金名片的人,竟然坐火车?难道没有汽车?没有飞机吗?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不过想不通的事情,焦阳也不多想,不由走到了自己的车厢里面,坐在了座位上。

  “没想到你的医术那么好。”焦阳一回来,薛美琪就笑着赞叹道。

  焦阳潇洒一笑:“一般般吧!”

  “你知道吗?我刚从大学毕业,就要回去实习,这还是我第一次做护士呢!”薛美琪嘻嘻一笑,眼中满是兴奋。

  “没有想到,你把第一次给了我。”焦阳吃惊的说道。

  听到焦阳的话,薛美琪拿起一个蛋黄派就向焦阳扔了过去。

  焦阳接到蛋黄派,拿起来边吃边说道:“谢谢。”

  “无耻。”薛美琪白了焦阳一眼,但是心中却开心死了,问道:“你到哪里下车?”

  “我阳城的,不过我家在乡下。”焦阳回答道。

  “阳城,我家也在哪里。”紧接着薛美琪脸上挂着浓重的笑意,问道:“看你穿一身迷彩服,你不会是当兵的吧!”

  “是啊!你真聪明。”焦阳夸赞道。

  薛美琪继续问道:“你这次是回家探亲吧!”

  “不是,我转业了。”焦阳不想跟薛美琪说出实情,因为实际情况,焦阳是不能够透露给任何人的。想到死难的战友,焦阳更要把这件事深埋在心底。

第4章 车站分别

  听到焦阳的话,薛美琪心中一笑,问道:“以后会在阳城发展吗?”

  “会吧!回家种地貌似没有什么前途。”焦阳思索着说道。

  “到阳城找我,以你的医术,可以去医院上班,我给你介绍。”薛美琪笑道。

  “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吗?”焦阳嗤之以鼻。

  “哼,你别小看人。”薛美琪撇了撇嘴。

  旅途间,有美女相伴聊天,实在是排解寂寞最好的办法。

  不过没有聊多久,火车就在晚上八点准时到站了,焦阳成了薛美琪的苦工,拿着薛美琪两箱子的行李,走出了火车站出站口。

  一直把薛美琪送到出租车前,把行李放在了出租车上。

  忙完以后,焦阳对薛美琪笑道:“大小姐,有劳务费吗?”

  薛美琪笑道:“手摊开。”

  焦阳伸出了右手,薛美琪白嫩小巧的右手顿时在焦阳的手上狠狠拍了一下说道:“这一巴掌不少吧!”

  真是可爱!焦阳心中大赞,笑了笑说道:“够了。”

  薛美琪笑嘻嘻的问道:“你要回家?还是在城里面找工作?”

  “我先在城里面办点事情,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听到薛美琪关心的话,焦阳心中温暖不已,不由看了一眼车牌号说道:“车牌我记下来了,到家给我电话,别让我担心。”

  “嗯。”薛美琪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下去,不由坐在车上,打开车窗,对焦阳说道:“再见。”

  “别老是想我。”焦阳呵呵笑道。

  “想你,你做梦吧!”薛美琪脸红的说完之后,车子行驶了起来,薛美琪对焦阳连续挥了好几次手,才依依不舍的钻进了车子里面。

  “真可爱,要是有这样的老婆就好了。”看着薛美琪消失在眼前,焦阳的心中浮现出来了和薛美琪在一起的场景,不由觉得美好不已。

  但是等到车走远了,焦阳才想到根本没要薛美琪的电话,焦阳那个无语啊,想要去追上问问但是现在车子早就没影了,看了看四周,焦阳不由唉声叹气。

  “呼”

  焦阳吐出一口气,收起了那颗春心荡漾的小心心,立即想到了哥哥焦鹏的事情。

  “真是世事难料啊!不过一定要把哥哥还有村民从传销窝点里面救出来,而且这也是父亲的嘱托,也是自己应该做的,责无旁贷。”焦阳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接着焦阳马上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哥哥焦鹏的电话,电话响了五声后通了,电话对面的人声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喂,我是五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阳城区南田区的业务经理焦鹏,请问你是?”

  虽然听出来是哥哥的声音,但是哪夹杂着土话的普通话,还是让焦阳显得尤为陌生。

  焦阳知道哥哥已经被传销组织成功洗脑,现在焦阳真的想要骂焦鹏几句,哥哥焦鹏这样做,可是会让村民戳父亲的脊梁骨的,骂焦家的人不是东西的,看似焦鹏一个人骗了人,但是村民都会把焦家一家人计算在内。

  不过焦阳想要骂哥哥的时候,脑海中却又想到自己小时候赖着哥哥,整天让哥哥带他去洗澡,让他做秋千,让他砍竹竿做鱼竿……,当时,焦阳感觉哥哥就是个无所不能的神,就算焦阳岁数大了,焦阳也对哥哥有种强烈的依赖感。

  一幅幅画面闪过,焦阳根本就骂不起来,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落下来,顿时哽咽着说道:“哥,我是小阳。”

  “小,小阳。”焦鹏的语气明显有些颤抖。

  三年不见,真的让焦阳对家人思念不已,现在焦阳对哥哥没有丝毫怨恨,只有无限的亲情环绕在心头,焦阳猛吸了一下鼻子,把眼泪重新吸进眼眶里面说道:“哥,是我啊!”

  “弟弟,你不是在当兵吗?怎么突然回来了?”焦鹏的语气变得正常起来。

  “我复原了。”焦阳轻声说道。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焦鹏的语气显得有些急切。

  “没什么打算,现在身上没什么钱,打算先赚点钱再回家,但是不知道去那里好!”焦阳说着谎话,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哥哥会不会骗他。

  “那你来跟着我干吧!咱们哥俩一起发财。”焦鹏的言语里面带着十足的自信。

  听到焦鹏的话,焦阳心中拔凉拔凉的,真没想到现在的哥哥竟然六亲不认,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要骗了。

  哎!焦阳心中叹了一口气,也不想去怪哥哥,只怪传销组织的混蛋头目。现在焦阳真想把组织的头目用拳头打死,打不死也打个半死。

  压制着心中的凄凉和愤怒,焦阳假装兴奋的说道:“我现在在阳城的火车站,你们在哪里,我去找你们。”

  焦鹏惊喜道:“你就在阳城啊!你在哪里,我们这就去接你。”

  “我在火车站广场上的电话亭等你们,你们来吧!”焦阳看了看周围,撑起笑意说道。

  焦鹏笑道:“我们马上就去,很近的。”

第5章 拦路抢劫

  半个小时后,焦阳的哥哥没来,但是却有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带着眼镜的2017注册秒送金和一个穿着衬衣西裤的男人走到了焦阳的身边。

  自从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出现,焦阳就注意到了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头发不短不长,梳了一个中分,形成两道半月遮住了大半个脸颊,是沙宣式的发型,显得极为干练。

  她脸型狭长,说实话跟驴脸有的一拼,但是完美的比例却让这样狭长的脸型没有丝毫累赘,反而更加迷人,说实话,与巩俐有几分相似。

  她身材瘦弱,但是前凸后翘,曲线玲珑,那身黑色职业套装更把她的身材衬托的尤为凹凸有致。黑色的丝袜更让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性感不已,在迷人的夜色下,顿时给人一种制服诱惑般强烈的视觉冲击。

  “尤物”这两个字来形容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最为合适。

  焦阳看到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和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已经猜测到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或许是传销组织的人,这么漂亮的2017注册秒送金竟然选择了歧途,焦阳心中不由觉得可惜不已。

  这时2017注册秒送金对焦阳轻声问道:“请问你是焦阳吗?”

  “是。”焦阳点了点头。

  2017注册秒送金展颜一笑,伸手说道:“我是五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阳城区南田区分公司的主任梁冰。”

  接着,男子也伸手笑道:“我是李强,是梁主任的助理。”

  焦阳与两个人握了握手,装作惊喜的说道:“哦,你们跟我哥哥一个公司的,是我哥派你们来接我的吧!”

  “是啊,你哥哥真的太忙了,应酬不过来,所以让我们接你来了,跟我们走吧。”梁冰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意。

  这笑容,妩媚中带着清新,就好像夏季的一抹微风,吹的人心荡漾,好似幻术一般,迷惑人心。

  现在焦阳知道焦鹏为什么相信传销组织泥足深陷而无法自拔了,在这样的美女的鼓动下,就是焦阳这样淡定的人物都扛不住了,还用说别人吗?

  梁冰和李强带着焦阳向前走去,梁冰边走边说道:“你哥住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我们经过马路从小胡同过去走近路更快。”

  “哦。”焦阳点了点头,跟着两个人向前走去。

  这时梁冰与焦阳攀谈起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的话也很是中听,焦阳也与梁冰聊了起来。

  不多时,焦阳和梁冰还有李强走到了一个狭窄的胡同内。

  胡同里面没有人,路灯昏黄不已,地面还是土路,坑坑洼洼,死一般的寂静。

  走了没多久,胡同前面的拐角顿时出现了四个头发五颜六色,穿着奇形怪状的年轻人堵住了去路,用不善的眼神看着焦阳三人。

  同时胡同后面也出现了四个人,手中全都拿着棍棒,不一会儿,就把焦阳三个人通通包围了起来。

  一个黄毛沉声说道:“识相的,拿出身上的钱走人,不然的话,让你们好看。”

  焦阳害怕的说道:“大哥,我身上没钱不信你们可以搜。”

  “一看你个民工相,就不是有钱人。”黄毛耻笑了一声,带着一抹银笑,靠近了梁冰,伸手摸着梁冰的下巴说道:“娘们,你真俊,咱们玩玩。”

  梁冰的右手闪电般抓住了黄毛的手指,然后用力一扭,黄毛惨叫一声,身子顿时蹲在了地上化解着疼痛。

  梁冰背对着焦阳,防备着左右,眼珠子乱转,大喝道:“全都闪开。”

  这时李强也看着左右,双手放在胸前,保持着防御和攻击的姿势,大吼道:“都他娘的让开。”

  “呃”焦阳愣了愣,没想到这个美人竟然练过。

  说实话,焦阳还真希望这两个人身上的钱被这些劫匪抢走,那样焦阳心情还会爽快一点。

  其实焦阳只要见到了哥哥,就准备把传销组织的人全都打倒,把哥哥焦鹏和杨树村的人全都救出来。

  不过碰到了这件事,焦阳脑中一转,顿时闪电般伸手抓住了梁冰的左手,使劲一扭。

  梁冰惨叫一声,不由放开了黄毛,黄毛赶紧揉着手指,逃到了同伴的身边。

  梁冰忍着疼痛,背对着焦阳怒喝道:“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们做非法传销,欺骗我哥哥和其他人,就该受到处罚。”焦阳说完之后,又加深了扭动的力道。

  梁冰疼的要死,上身顿时弯了下去来化解疼痛,而此刻梁冰的大屁股正好对着焦阳,然后还与焦阳的胯部碰在了一起。

  真是尤物,就是这样碰着就这么让人动容。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