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10:36

纪云开一觉醒来便成了闺阁女子,还是刚刚被退婚的那种...作为一个21世纪的新女性,怎么可能软弱无能任人欺...《王妃权倾天下》值得一看的古文小说

王妃权倾天下

第一章  赐婚,比守寡更惨的是...

纪云开是冷醒的!

七月的天,烈日灼心,就算是呆在阴凉的屋内也嫌闷热,可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床被子的纪云开却觉得全身发寒,那种寒冷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的她牙关直打颤.

"我居然没死?"脑子晕晕沉沉,身上无力的纪云开努力睁开眼,看到眼前陌生的环境,一时懵了.

她明明随同军舰一起被炸成了碎片,怎么可能还活着?

"到底发什么事了?"纪云开用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爆炸后发生的事,那一段记忆好似空白,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不可能获救.

"算了,不想了!"纪云开放弃思考,准备起身探查自己所处的环境,可左手刚碰触床板,手腕处就传来一阵剧痛.

"嘶……"纪云开倒抽了口气,毫无防备的跌了回去,后脑勺在床头重重的磕了一下.

可是,纪云开还来不及叫痛,就被脑中瞬间涌出的记忆的惊呆了.

她死了,尸体被炸成了碎片,现在活下来的是天启纪家的大小姐纪云开.

父亲是当朝帝师,身份清贵无双,母亲则在生她时难产而死,继母是她小姨,一个美丽多情、温柔似水的女子.

而她自己……

不给纪云开多想的时间,门"嘭"的一声打开了,一着青衣的中年男子冲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将她从床上扯了下来:"纪云开,你好大的胆子!""啊……"纪云开大叫一声,在落地的瞬间抱住自己的头,在心里不断的咒骂:该死的,怎么会这么虚弱?

男人随手将她甩在地上,破口大骂:"你这小畜生,赐婚的旨意是皇上下的,关你妹妹什么事?谁给你胆子,让你用寻死来威胁你妹妹的?皇上下旨纳你妹妹为妃,与不立你为后根本没有关系,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哪有资格当皇后.""你……混蛋!"纪云开气得大骂,自从她成年后,还没有被人如此欺辱过,这是第一次!

她纪云开记下了!

"混蛋?你这个小畜生,竟敢骂老子是混蛋,谁给你这个胆子了?"中年男人咬牙切齿的道,抬脚就朝纪云开踹来了.

"你够了!"纪云开反应极快的在地上打了一个转,勉强站了起来,看到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愣了一下.

属于原主的记忆告诉她,这是她的父亲当朝帝师纪贤纪帝师,一个面对所有人都温雅如玉、风度翩翩,却独独对她凶残的男人.

"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活腻了!"中年男子气极,抬手就朝纪云甩了一个巴掌.

"住……"纪云开本能的抬手去挡,可在抬手的刹那,却发现自己的左手一点力气也没有.

糟糕,她忘了她左手腕上有伤了,也忘了她失血过多了.

"啪……"慢了一拍的纪云开,被纪帝师打了个正着,身子一歪,踉跄数步才靠着床柱站稳.

左脸火辣辣的痛,纪云开气得想要杀人,可偏偏这具身体跟林妹妹似的,弱得不行,别说反击了,她就连站稳也困难.

纪云开忿忿的吐掉嘴里的血水,将左手藏在身后,瞪向纪帝师:"你想怎么样?"混蛋男人,这真是原主的父亲?

一进屋,什么都问就喊打喊杀,这真是对女儿的态度?

纪帝师要庆幸她这会身子不弱,不然……他就惨了!

她纪云开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

"我想怎么样?你应该是我问你,你想怎么样?赐婚的旨意已经下了,你还想怎么样?不想嫁?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除了生死不知的燕北王,还有谁会娶你."纪帝师指着纪云开的右脸,一脸嫌恶.

纪云开的右脸上有一块巴掌大小的黑斑,狰狞的烙在她的脸上,生生将她娇美的容颜毁得一干二净,然而此刻纪云开半点不知.

"燕北王?"纪云开愣住了,脑子有片刻的混沌,好像断了片一样.

"小畜生别装蒜,你脸上有疾不趁君心,和皇上的婚约已经解除了,皇上是不会娶你的.事已成定局,五天后就是你和燕北王的婚礼,你别在我纪家寻死觅活,要死等嫁到燕北王府再去死."纪帝师只当纪云开装傻,话说的更透了.

"皇上他……"纪云开愣在当场,汹涌的记忆涌入纪云开的脑海,纪云开还没有反应过来,右手就先一步捂住脸.

她与皇上有婚约,可在十天前解除了婚约,理由是她丑陋无颜,何以凤仪天下?

说她貌丑是因为她的右脸有一块巴掌大的黑斑,但这块黑斑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原主为皇上试药,留下来的后遗症.

月前,皇上中毒,群医束手无策,习医十五载的原主冒死进宫,以身试药解了皇上的毒、救了皇上的命,却毁了自己的容貌.

三天前,皇上又因她妹妹一句话,将她赐给了燕北王为妃.

"怎么,你敢对皇上不满?"纪帝师一脸厌恶看着纪云开,生生将他儒雅沉稳的气质破坏殆尽.

纪云开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定定地看着纪帝师,一双黑洞似的眸子没有半丝情绪,直指纪帝师看得脸色不安,才缓缓开口:"我怎么敢对皇上不满,身为天启的百姓,为救皇上哪怕是死我也甘愿."这是原主最真实的想法,她不后悔为救皇上而毁容,也不恨皇上悔婚,她恨的是皇上因为她异母妹妹的一句话,就把她推入火坑.

燕北王府,那并不是一个好去处.

如果是一个月前,她必然会成为全城女子嫉妒的对象,可现在世人只会同情她.因为手握重兵、名震四海、天下无双,引无数贵女竞折腰的燕北王萧九安,此刻正在生死线上挣扎,她要嫁过去随时都有成为寡妇的可能.

可是,成为寡妇并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燕北王府有规矩:燕北王妃与燕北王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说直白点就是:燕北王死,燕北王妃必需陪葬!

第二章  凤佩,父慈女孝好温馨

燕北王府的男人不纳妾,燕北王死燕北王妃陪葬.这是燕北王府的传承了上百年的规矩,无人可以更改.

没有意外的话,她一嫁入燕北王府,等待她的就是死期.

难怪,难怪原主即使没有自杀的想法,也失去活下去的动力.

横竖都是死,早死与晚死有什么区别?

死在纪家,指不定还能让纪家的人一辈子记住她.

要知道,皇上赐婚的旨意上可说了,她这个准皇后爱慕萧九安,钦佩他舍身为国的义举,主动请婚.皇上为成全她的一片痴情,忍痛下旨赐婚,成全他们一对有情人.

这样的情况下,她要是自杀而死,那就是打皇上的脸,无言的告诉世人皇上的圣旨是满纸谎言.

"哈哈哈……"知道了前因后果,纪云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得人心头发寒,笑得她自己的心也是一片冰凉.

老天爷还真是厚待她,没让她死在爆炸的军舰上,却要她为一个陌生的男人陪葬.而亲手推她进这个陪葬坑的,还是她在这世上的至亲.她的亲爹,她的亲妹.

"你,你笑什么笑?"纪帝师被纪云开笑得不安,气势也弱了几分.

"我笑这世道,我笑……我自己!"笑自己命不好,笑自己没有父母缘,笑世道不公!

前世,父亲在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她成了遗腹子,不到三岁就因亲生母亲要改嫁而被遗弃.

今生,母亲生她时难产而死,而她亲生父亲倒是把她养到了十八岁,可她却仍逃不掉被遗弃的命运.

好冷!身体冷,心更冷.

纪云开紧紧的抱着自己,倔强的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纪帝师,这一刻她和原主的感受是一样的,这个自私刻薄的男人不配当她的父亲.

"有什么好笑的?别装疯卖傻了,你跟皇上解除了婚约,快把凤佩交出来."纪帝师被纪云开笑得心慌,可仍旧没有忘记他的目的.

"凤佩?原来你是为凤佩而来."纪云开唇边勾起一抹讥刺的笑.

怪不得,原主记忆里一年见不到三次面的父亲,会纡尊降贵的来看她,原来是为了她手上的凤佩.

凤佩是天启皇室传给皇后的至宝,先皇后临死前将凤佩给了原主,并告诫原主这块玉佩只能给下一任皇后.不过直到太子登基称帝也没有娶原主,所以那块玉佩还在原主手上.

"不然,你以为我会来看你吗?"纪帝师冷漠的说道.

"也是,父亲怎么会来看我呢,毕竟我都是快死之人了,看也是白看."纪云开黑白分明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纪帝师,似要将人看穿.

进来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她手腕上的伤,纪帝师这个父亲真得很"称职".

被纪云开看得心虚,纪帝师挺了挺背脊,厉声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凤佩给我.""想要凤佩?你做梦!"她的东西,她宁可砸了,也不给别人.

"你,你,你……"纪帝师张嘴就要骂,可对上纪云开嘲讽的视线,却怎么也骂不出来,最后只能虚张声势的道:"你……快把凤佩交出来,别逼我动手!""想要凤佩,可以……让皇上亲自来问我要."不管如何,皇上都欠原主一个交待,欠原主一句对不起.

不管原主的性子好不好,与家人相处如何恶劣,原主都没有对不起皇上,甚至是因为皇上,原主这个天启第一美人才会容颜尽毁,落得身死的下场.

她虽然活着,可是她知道原主死了,不明不白的死了!

不等纪帝师开口,一娇俏的女子走了进来:"皇上?姐姐,你在想什么?你以为皇上还会见你吗?你忘了皇上第一次看到你脸上的黑斑,当场吐出来的事吗?"女子一身粉衣,娇俏动人,声音也如黄莺出谷一般清脆悦耳,然她说出来的话却是剜人心肝.

"纪澜?"纪云开看着面前的女子,眼睛微眯.

纪家二小姐纪澜,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亦是天启四美人之一,在她的容貌被毁,与皇上解除婚约后,纪澜被皇上赐封为皇贵妃,三个月后入宫.也就是她向皇上谏言,把她赐给燕北王萧九安为正妃.

看婚期的长短就知,皇上压根就不把她和萧九安的婚事当回事,只给他们五天的时间准备.

当然,这也不排除萧九安快要死了,皇上怕他等不了,只能让他们匆匆完婚,好让她这个燕北王妃能为他陪葬.

"姐姐,几日未见你好像消瘦了许多?"纪澜一双美目将纪云开从上扫到下,当看到她的左手时,纪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以及一丝不确定.不过纪澜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可是一直盯着她的纪云开没有错过.

纪澜在疑惑什么?在不确定什么?

"你看错了,我很好."纪云开冷冷的开口,嘲讽的道.不小心扯动了左脸的伤,疼得她抽了口气.

她右脸被黑斑覆盖,左脸被纪帝师打得红肿,这样的情况下,纪澜还能看出她消瘦了,真是不容易.

纪澜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一脸担忧的道:"姐姐,你又跟爹爹怄气了?你呀……怎么就不能跟爹爹服服软呢?爹爹可都是为了你好,毕竟你现在这个样子,除了燕北王谁也不会娶你."纪澜说完,不给纪云开说话的机会,走到纪帝师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爹爹,你别生姐姐的气了,姐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就是这个性子,你要跟她生气,不得把自己气死."纪澜一边撒娇,一边挑衅的看着纪云开,依在纪帝师胳膊上的脑袋,得意上扬的嘴角,无不在告诉纪云开,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有多好.

看到这一幕,纪云开只是笑……

原主是一个缺爱的孩子,她渴求父爱,希望纪帝师能像宠纪澜一样宠她,可偏偏她一直求而不得.

如果是原主看到这一幕,必然会伤心,然后做出失去理智的事,可是……她纪云开不会!

第三章  嫉妒,费尽心机求来的赐婚

在纪澜面前,纪帝师绝对是一个好父亲,纪澜不过抱着他的胳膊晃了两下,说了几句好话,纪帝师就转怒为喜,一脸欣慰的拍着纪澜的头,温和的道:"你姐姐要有你一半听话就好了.""爹爹,你对姐姐要求太严了,姐姐平时可听你的话了,不信你问姐姐?"纪澜在撒娇之于,不忘注意纪云开的反应,见纪云开一脸平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纪澜心里莫名的烦躁.

以往,纪云开看到她缠在父亲身边,都会又气又妒,控制不住脾气拿话刺她和父亲,每每都会惹得父亲十分不高兴,可今天是怎么了?纪云开居然一句话都不说?

莫不是纪云开变聪明了?

"你姐姐……她也不错."纪帝师看了纪云开一眼,生硬的道.

在人前,哪怕是在亲生女儿面前,纪帝师也会注意自己的形象,不会像面对纪云开一般,毫无顾忌.

纪云开垂眸,掩去眼中的冷笑,不冷不热的道:"多谢父亲夸奖,我身体不适需要休息,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不送你们了."原主的记忆告诉她,在人前纪帝师就是再厌恶她也会装装样子,不会坠了他帝师的气度.可人后却丝毫不会顾忌,什么刻薄难听、伤人的话都说得出口.

是以,这么多年过去了,知晓他们父女相处得不好的人有很多,可知道他们感情恶劣到一见面就吵的人却极少.

恐怕就是纪澜和她的小姨后娘也不知.

"凤佩你准备好,我回头派人来取."纪帝师不想让小女儿看到他暴怒、不君子的一面,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

纪云开垂眸,没有回答.

她此时身体太弱,身上又带伤,不宜与纪帝师来硬的.左右有外人在,纪帝师不会动她,也不会硬抢,她没有必要和纪帝师犟.

纪云开的配合让纪帝师暗松了口气,纪帝师拍了拍纪澜的手,宠溺的道:"澜儿,我们走,你之前想要的玉壶琴,为父给你找到了.""真的吗?谢谢爹爹,你对澜儿太好了,澜儿真得太高兴了."纪澜嘴上一脸欢喜,可却掩不住眼中的不满:"爹爹,咱们快走,我现在就想试一试玉壶琴."纪澜能瞒得了纪帝师,却瞒不过纪云开,纪云开暗道不好,果然……没走两步,纪澜突然停了下来,大喊:"爹爹,有血,有血的味道,你闻到了没有?好重的血腥味."不等纪帝师回答,纪澜转身,指着纪云开的床,一脸惊恐的大喊:"爹爹,你看……血,好多的血,好可怕,好可怕……""澜儿别怕,别怕,只是血而已,没事的,没事的."见纪澜吓得全身颤抖,纪帝师一脸心疼的拍打着纪澜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纪澜一副吓坏了的样子,靠在纪帝师怀里,不安的道:"爹爹,这么多血……姐姐,姐姐她怎么会流这么多血?莫不是姐姐她割腕自杀了?"纪澜说完,立马捂住嘴巴,怯怯的看看纪帝师,又看看纪云开,就好像犯了天大的错一样了.

纪云开倚着床柱而站,左手背在身后,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嘲讽的看着纪澜.

有那么一刹那,纪澜差点演不下去了,她总觉得纪云开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小丑,纪云开她什么都知道.

"不会,你姐姐她……"纪帝师一顿,将到嘴的恶毒话咽下,生硬的道:"不是那么没用的人,也不会那么自私,她不会死在纪家."纪帝师语气温柔,可看纪云开的眼神却充满警告.

显然,他也是认为纪云开在闹自杀.不过,这事他自己知道就行,没有必要宣扬出来,要让皇上和燕北王府的知道了,固然会对纪云开不满,可纪家也讨不到好.

"可是,那么多血,姐姐不是自杀是什么?"纪澜嘴上一副不解的样子,眼中却满满都是恶意与恨意.

是的,恨!

她恨纪云开,恨纪云开一出生就被先皇赐给太子为妃,什么都不用做,就成了准皇后.

恨纪云开明明不得皇帝喜欢,却能得到代表皇后身份的凤佩.

恨纪云开明明不得父亲喜爱,可每每出事父亲总是会挡在她面前,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实则却替纪云开把风雨挡在外面.

就好比这次赐婚的事.

纪云开以为是她唆使皇上赐的婚,却不知这一切都是父亲为她谋划的.

纪云开为救皇上毁了容貌,又被皇上毁婚,放眼天启再没有人会娶她,也没有人敢娶她,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嫁出去,只能老死在家中.

然而,纪家的族人绝不会允许,纪云开给纪家抹黑,安稳的在纪家过一辈子,纪云开最好的下场就是老死在家庙里.死后……别说享用后代子嗣供奉,也许连个埋葬的地方都没有.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嫌弃纪云开的父亲出手了.为了不让纪云开晚景凄凉,死后没有葬身之地,父亲想方设法让皇上给她赐了婚,让她有了归宿.

也许,父亲自己都不知道他为纪云开做了什么,可是她这个旁观者却清清楚楚.父亲虽然嘴上一直各种嫌弃纪云开,可实则是疼她的.

这是纪澜不能接受的.

她和娘、弟弟还有父亲才是一家人,纪云开这个外人凭什么挤在他们一家人中间?凭什么得到父亲的重视?

可是,纪云开的命还真是大,毒药弄不死她,割腕也要不了她的命,简直是打不死的蟑螂,让人恶心.

想到要眼睁睁的看着纪云开,冠着"深爱燕北王"的名声嫁入燕北王府,日后以燕北王妃的名义死去,安葬在燕北王府的陵园,纪澜就万分不甘.

不给纪帝师和纪云开说话,纪澜故作惊恐的挣开纪帝师的怀抱:"父亲,姐姐流了好多血,好吓人呀.父亲,万一姐姐死了怎么办?我不要姐姐死,我不要姐姐死.父亲,我去给姐姐请大夫,我这就去请大夫……"纪澜话未说完,转身就往外跑……

第四章  偏袒,一家三口脉脉温情

纪澜的目的很明显,她此时跑出去,纪云开就是没有"自杀",也会变成"自杀".

这个时候不管是纪帝师多讨厌纪云开,有多恨不得纪云开去死,都不会允许这事暴露出来.

"澜儿,站住!"纪帝师厉声呵道,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可纪澜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脚步不停,眼见就跨过门槛了.

"澜儿,你站住!"纪帝师脸色微变,抬步就要去追纪澜,可他刚踏一步,一个瓷瓶就从他眼前飞过,砸向纪澜.

"哐当……"瓷瓶砸在纪澜的背上,碎成数片,落在地上.

"啊……"纪澜痛叫一声,左脚踏出了门槛,右脚却被绊住了,身子一顿就直直的摔了下去,"咔"的一声,纪云开听到了骨头摔断的时候.

"啊……啊……"纪澜趴在地上,不断的惨叫,却说不出完整的话.

纪帝师脸色大变,快步跨过门槛将纪澜扶了起来,看到纪澜一脸的血,纪帝师又气又怒,指着纪云开:"云开,你,你,你……"纪帝师手指直颤抖,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怎么了?她不是要去找大夫吗?正好!"纪云开靠在床柱上,缓缓的平复凌乱的气息.

她现在不仅身上发寒,脑子还发晕,刚刚砸瓷瓶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现在根本不想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

"爹,疼……好疼."纪澜脸上又是泪水又是血水,一手捂着下巴,一手扶着腰,一动不敢动.

瓷瓶砸在她的背上,疼的她直抽气,然而这还不是最疼的,最疼的下颚和鼻子,刚刚一摔把她的鼻子和下巴都撞歪了,她现在就是喘口气都疼了.

"澜儿别哭,为父这就让人去请大夫,澜儿不会有事的."看着纪澜一脸的泪、一脸血,纪帝师心疼极了,可他此时也不敢乱碰纪澜,就怕伤上再伤.

"爹……"纪澜一开口,血水混着口水就下掉,此刻的她与四美人绝对沾不上边.

"好了,澜儿不哭,澜儿不器,爹这就扶你去找大夫."纪帝师狠狠地瞪了纪云开一眼,扬声唤道:"人呢?人都死哪去了?"偌大的院子,怎么连个侍候的下人都没有?

"疼,好疼……"纪澜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过来,哭得更大声了,这一哭便牵动了脸上的伤,纪澜疼的厉害,哭的更凶.

"澜儿别哭,别哭,爹扶你出去."纪帝师被纪澜哭得头晕,便决定自己扶纪澜出去,可刚一碰纪澜,纪澜就哭得更凶了:"疼……我疼,疼……"纪澜含糊不清的喊着,眼泪掉得更凶了.

"呵呵……"纪云开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

果然看到讨厌的人比自己更惨,她就高兴了.

"你,你,你还笑,你还是人吗?你妹妹急着去为你找大夫,你不思感恩还打伤了她,现在你居然笑得出来,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女儿!"纪帝师对纪云开失望至极,这个时候他自动忘记了纪澜出去找大夫的动机.

原主的记忆告诉纪云开,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纪帝师从来都不讲理,一向都是以最大的恶意来为她的言行定罪.

纪云开也懒得解释,学原主一样回了一句:"彼此彼此."从希望到失望,原主已经对纪帝师彻底的失望了,要不然也不会放弃自救.

原主从三岁开始习医,学医十五载,能解的了皇上中的毒,怎么可能止不住手腕上的血?

原主确定没有自杀的念头,但也确实不愿意活.

"你,你,你这个……"斥骂的话到了嘴边,可看到纪澜就在一旁,纪帝师生生咽了下来,失望的道:"云开,你太让为父失望了.离你与燕北王成婚还有五天,这五天你给我呆在房里思过,哪也不许去."纪云开低头不语,她这个样子能去哪里?

可这一切在纪澜看来,却是纪帝师对纪云开的袒护.纪云开手腕有伤,不能出门正好可以掩了手腕上的伤,不让人知晓.

纪云开伤了她,爹却只惦记着帮纪云开迹掩,完全不在乎她的伤!

一想到这里,纪澜就更伤心了,哭得撕心裂肺.纪帝师心疼不已,可院中一个下人也没有,他又不敢动纪澜,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纪夫人带着下人过来了.

当纪夫人的身影出现的刹那,纪云开明显感觉自己害怕了!

当然,害怕的不是她,而是身体的本能,原主怕纪夫人,很怕,很怕!

纪夫人今年三十有三,可看上去像是二八少女,面容清丽脱俗,身姿妙嫚婀娜,完全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妇人.

纪夫人走到门口,看也不看屋内的纪云开,皱着眉道:"夫君,澜儿这是怎么了?"纪夫人的声音温柔可亲,不疾不徐,哪怕亲生女儿一脸是血,也不见她发怒或者生气.

隔得有些远,纪云开看不到纪夫人脸上的表情,不知她是否为纪澜着急,但纪云开可以肯定纪夫人绝对不简单.

要是简单,原主就不会一见到她就害怕.

"夫人你来得正好,快,快让人扶纪澜下去,她背上被砸伤了,下颚也磕伤了."纪帝师看到纪夫人带来了,长长的松了口气.

"好好的,怎么会被砸伤?夫君你不是一直在吗?"纪夫人眼眸一转,看到地上的瓷瓶,仍旧没有看纪云开,只问纪帝师.

"还不是云开,没个轻重的."纪帝师面色燥红,一脸不自在.

澜儿在他的眼皮底下受伤,这事他有错.

纪夫人了然的点头,温柔的道:"原来是云开,夫君别生气,不过是两姐妹之间的小矛盾好了,过几天就好了.""夫人说得是."纪帝师面子好看了,脸上的笑容也自然了.

"娘,我……"纪澜却不干了,不顾脸上的伤,强自开口,可刚说一个字就被纪夫人柔柔的打断了.

"夫君,过两天礼部的人要来,澜儿这样怎么见人?"纪夫人一脸为难的看着纪帝师,柔柔怯怯,一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样子……

第五章  亲情,兵不血刃才是真绝色

男人都有英雄情节,当一个柔弱无助的女子,满是依赖与渴求的看着他,把他当成生命最后的依靠时,是男人都会崩发出救美的血性,纪帝师也不例外.

"我记得云开手上有不少好药,连太医也称赞不已."不需要纪夫人开口,只要一个渴求无助的意思,就让纪帝师主动提起.

听到纪帝师的话,纪云开闭上眼,掩去眼中的泪光与伤心,这是原主的伤心,这是原主的泪.

"不行,不行.那是云开的东西,云开不是说了,那是她师父留给她的吗?"纪夫人连连摇头,似有不忍.

"澜儿是她妹妹,她伤了澜儿,拿药出来不是应该的吗?左右不过是些江湖草莽自己做的药膏子,用完了让人再做就是."纪帝师自动忽略纪云开曾说过,她师父一年多不曾出现;也忽略宫廷的御医问纪云开讨要时,被纪云开以所剩不多,留作纪念为由婉拒的事.

"可是,可是……"纪夫人一脸为难,一副下不了决定的样子.

"没有什么可是,药膏是死的,人是活的.是那点子药膏重要,还是澜儿的脸重要?"不等纪夫人说完,纪帝师就做了决定,转头问道:"云开,你的药放在哪?""父亲,你问过我的意见吗?"纪云开缓缓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一家人,轻轻的笑了.

原来的纪云开,每每看到这一家人站在一起谈笑风生、温情脉脉就会忍不住嫉妒、伤心,可是她不会.

在她亲生母亲丢下她改嫁的那一刻,她就对亲情不抱希望了.

在她的养父,为了亲生女儿让她改志愿,别考那么好的成绩后,她就对亲情与恩情绝望了.

要知道,她养父的命可是她爸爸救的,要不是她爸爸在紧要关头把对方推出去,牺牲自己,他也活不了.

可就是这样两个人,一个拿着她爸爸的抚恤金改嫁富商;一个在收养她后不断的打压她,逼的她不得不随军出海,去最危险的海域,然后和她父亲一样死在海上.

"你伤了你妹妹,现在让你拿点药膏也不肯吗?"纪帝师不敢置信的看着纪云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的伤怎么来的,父亲不清楚吗?"要不是纪澜存了害她的心思,她怎么会伤纪澜.

"我亲眼看到你砸的,你还要狡辩."显然,纪帝师是摆明站在纪澜那边.

"呜呜呜,姐……"纪澜适时哭出声,她一动嘴里的血水流得更快了.

"你,你还不快把药拿出来,没看到澜儿疼得厉害吗?"纪帝师急坏了,要不是顾忌有外人在,他肯定直接进去抢了.

纪夫人似知道纪帝师在想什么,指着放在角落里的药箱道:"夫君,你看那个药箱是云开的吗?""你们……去,拿过来."纪帝师想也不想就道.

身体比脑子反应过快,纪云开不顾虚弱的身体,上前,将药箱挡在身后:"谁敢动!"药箱里面的药不说贵重与否,对原主的意义是不同的.

那些药是原主的师父留下来的,是原主唯一温暖,也是能寻到原主师父的关键所在,绝不能让人抢走,哪怕是她亲爹也不行.

"云开,你太让父亲失望了,你居然为了一些死物,不顾你的妹妹的死活?"纪帝师痛心疾首的看着纪云开,眼中满满都是厌弃.

"夫君,你别怪云开了,云开她一直就不喜欢我和澜儿,现在澜儿又取代她成为皇上的贵妃,她不想救澜儿也是应该的.澜儿要是毁了脸,皇上就不会立澜儿为贵妃了."纪夫人低下头,一副伤心的样子.

"云开,你太自私了!你不能因为你的脸毁了,就要毁掉你妹妹的脸,毁掉你妹妹的前程."纪帝师原本没有多想,可纪夫人一提,他就往这上面想了.

"哼……"纪云开忍不住冷笑,她终于明白原主为什么怕纪夫人了,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太厉害了,不说一句刻薄的话,却能挑起纪帝师对她的怒火.

"父亲,你太把纪澜当回事了,她有什么资格取代我?我之前是皇上的未婚妻,嫁给皇上我是皇后.纪澜是什么?说的好听是贵妃,可实际上不过是皇上的妾,她一个小妾拿什么跟我比?"她可不是原主,被纪夫人一激就不顾理智,说一些伤人伤己的话,最后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纪夫人踩她的痛脚,她不会打击纪澜吗?

不等纪夫人开口,纪云开又道:"父亲,纪澜的鼻子撞歪了,下颚脱落,左脸组织破损,你们还不带她去医治,她可能真的会毁容.""你既然知道你妹妹伤得重,还不快把药拿出来."纪帝师看下人不敢动,自己又不好上前,只得忍着脾气继续说道.

"我的药,她没资格用."失血过多,让纪云开的身体异常虚弱,她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对付这一家人:"父亲,我劝你还是快些让大夫给纪澜诊断,免得耽误了病情,也耽误我休息.要知道我可是深爱燕北王不悔的纪云开,要是我婚礼当天大闹,不肯嫁入燕北王府,那可就不美了."这是威胁!

纪云开用她自己的命,威胁纪帝师与纪夫人不要找她麻烦,不然她不介意撕破脸,拿命陪他们一家三口玩.

左右,她嫁入燕北王府也没有活路,不如在死前多拖几个人下水.

"你在威胁我?"纪帝师脸色铁青,气得全身颤抖.

纪夫人见状,忙推了纪澜一把,示意纪澜出言缓和局面,不想纪夫人用力过猛,只听见"咔嚓"一声,纪澜的腰骨错位了.

"啊……"纪澜凄厉的大叫,身子一软,生生痛晕了过去.

"澜儿,澜儿……"纪夫人脸上大变,手忙脚乱的扶住纪澜,一点也看不出她之前的柔弱与无助.

"澜儿,你怎么样了?快,快……来人呀,快抬小姐回房,去找太医,找太医来了."纪帝师亦是手忙脚乱,站在一旁不知如何下手.

这个时候,他没空去管纪云开,也顾不得会不会把事情闹大.

什么事,都没有他女儿纪澜的健康重要!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