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6

倾国太子妃尹墨菱允昊霆

倾国太子妃全文阅读

倾国太子妃是由网络作家落小罂所创作的一本穿越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尹墨菱允昊霆。倾国太子妃全文的内容是尹墨菱,穿越千年而来,拥有倾国之姿。南宫澈原,像风一样飘忽不定,千年前就已于她相识,她却忘记了他……

第1章 失恋在雨天

  安逸的咖啡厅里,氛围很好,有好几对情侣都在都在交换着情人节的礼物。

  “小姐,您点的咖啡!”服务员小姐把托盘上的咖啡轻放在玻璃台上。

  “谢谢!”

  最末尾靠窗的位置,一位高挑的女孩点了一杯咖啡后便一直坐在那里静静的等人。她看起来很漂亮,柔顺的卷发自然的散落到腰际。细嫩的皮肤几乎见不到一个毛孔,那张脸犹如雕刻般完美。像水一样的大眼睛,精巧的鼻子。这样一个长得像陶瓷娃娃的女孩,浑身上下却散发着寒气。她优雅的品了一口咖啡,抿了抿那性感的唇。时不时会向门口张望,但每次的结果都是失望。

  看着手里那个精美的礼品盒,嘴边一丝暖暖的笑意。今天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准备过情人节,也是第一次做巧克力。虽然样子不是很好看,但她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让他尝尝。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她滑动了接听。

  “你好?”

  那边是短暂的沉默。

  “尹墨菱,我们分手吧!”电话那边终于传出了第一句话。

  尹墨菱呆愣了三秒钟,她的心咯噔一下。

  “好的!”冰冷的语气,说的不痛不痒,很无所谓的态度。

  “嘟嘟……”允昊霆气愤的挂了电话。

  “怎么了,脸色比猪肝还难看!”身边的死党勾住了他的肩膀。

  “我和她分手了!”允昊霆甩开他的手,一想起尹墨菱那么爽快的答应分手,他就来气,确实是打击到了他的自尊心。

  “那种冰山美人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去去去……”

  ……

  尹墨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出咖啡厅,顺手把情人节的巧克力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她的心好荒凉,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真的有种想死的冲动。晴朗的天空慢慢的变黑,看来C市就快要下暴风雨了。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越来越少人,尹墨菱拿着背包迷茫的向着前方走去。她本来就不懂得浪漫,她本来就是冷冰冰的,她本来还想着给他一个惊喜。正当她想成为一个称职的女朋友,想要为他改变的时候。他却告诉她:“我们分手吧!”

  “哈哈……好讽刺!”尹墨菱嘲笑着自己,性格是改变不了的,也是不需要为谁改变,尹墨菱还是忍不住的落泪。“连分手的理由都不知道,我就被甩了,哈哈哈……”她一边哭着,一边笑着,笑的好难看,哭的好悲伤。

  阴暗天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忧伤,成千上万的雨丝直泻而下。尹墨菱任雨淋着,全身湿透了都没感觉。她大声的哭喊着,雨声盖住了她无助的声音,雨水冲走了她脸上的泪水。没有人看得出她的悲伤,没有人听得到她在哭泣。

  “我们分手吧!哈哈……”她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冰凉的雨水就像她的心一样。“原来我也会失恋,原来分手这两个字真的会令人伤痛!”

  雨,越下越大,一道闪电划破天际,‘轰’的一声炸雷。

  她还是向前走,一直向前。直到脚累了,感到冷了。她的额头很烫,很烫。双腿已经没有力气在走下去,她双眼眯了起来,身子慢慢的向后倾斜倒下去。‘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地上的水溅到她脸上。身体好似在沦陷,她想动,却动弹不得。四周陷入一片黑暗,身子一直在下降,渐渐的开始失去知觉……

  当尹墨菱醒来的时候,竟发现自己全身湿漉漉的躺在河边。她的头有点痛,好像也忘记了自己刚刚失恋的那一回事。拖起了狼狈不堪的身子站起来,环视着周周。

  “小姐,你不要再想不开了!”一位穿着古装的小丫头一脸担心的朝她跑来,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家丁。当她走进尹墨菱时,眼神带着异样,眼睛上下的打量尹墨菱的衣服,才说:“小姐,你的衣服怎么这么奇怪!”

  尹墨菱低头查看自己的服饰,和今天早上出来一样,没有什么不妥。上身一件长袖,下身一条长裙。只是她的手提包和手机都不见了,她四处都找不到,还以为自己遭受了小偷的洗劫。

  现代的衣服在古人看来就是非常的单薄,穿古装的小丫头拿起一件羽绒披风裹住了尹墨菱,也没有多想她家小姐何时有了这样的衣服。

  “请问你是谁?”尹墨菱拒绝了小丫头裹住她的披风,无功不受禄,更何况她都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现在的社会,骗子一大堆,她做事从来都十分的谨慎。

  “小姐,我是小念啊!”小丫头急着不知道怎么办,怎么眼前的小姐忽然变得那么陌生。“小姐,就算风公子死了,你也不能这样的去投河自尽啊!老爷也是逼不得已的才让小姐成亲的,也是希望你能忘记掉过去的事情,太子爷其实也不错啊……”小丫头急得都哭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认识你,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尹墨菱冷冰冰的说,这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尹墨菱也不去管他们是在拍戏还是在Cosplay,反正都与她无关。

  “小姐,请跟属下回丞相府,明天便是你和太子的婚礼。老爷交代过,不能出任何差错!”一位腰间背着剑的男子恭敬的对她说。

  尹墨菱呼出了一口气,表情严肃甚至是有点气愤,说:“我再说一次,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小姐!”

  “属下得罪了!”男子一敲尹墨菱的后肩膀,她昏倒在小念怀里。

  接着就被家丁们五花大绑的带回了丞相府。

  这可真是急死了丞相夫人了,皇上下旨赐婚是多大的荣耀,而这个死丫头尽还公然跑去投河,还妄贵为当朝才女!她一见到家丁们抬着尹墨菱回来,便不顾形象的劈头大骂:“当真以为自己是小姐就能如何了,真的是丢尽了你爹的脸,要不是皇上赐婚,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小念低着头不敢出声,在家丁的帮忙下准备把尹墨菱抬去了房间里。

  “小念,给我看好小姐,要是再让她逃走,我定要你好看!”夫人恶狠狠的威胁着她。

  “是,夫人!”这丞相夫人没说话,她也不敢出声。

  家丁们把尹墨菱随意扔到了床上便齐齐离开,小念见到小姐受这样的苦却只能一个人干伤心,不敢把委屈发泄出来。

  尹墨菱的头部和硬邦邦的木床强烈撞击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青丝风帷帐,方台小桌椅。朱红的木制柱,门窗也都是木质的。以及那巧夺天工的雕刻,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古代。还只是猜测,不敢下定论。

  “小念对吧?”尹墨菱看了她一眼,依旧还是没有放下戒备。

  “小姐,什么事?”小念一脸诧异的看着小姐,今天的小姐没有平常那么温柔,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地,不容易接近。她终于忍不住问出口:“小姐,你怎么了,和平常不一样!”

  “这里是哪里?”尹墨菱淡淡的问。

  “这里是你的家丞相府啊!小姐,你怎么了?”小念歪着头,奇怪的看着尹墨菱。

  “我问的不是这个,这里是什么国或是什么省?”

  “小姐,这里不是你说的什么国什么省,这里是乐陵朝!”

  这个什么乐陵朝啊,听都没听过。她最不愿意相信的那种荒唐事情,却真的在她身上应验,她穿越了。

第2章 陌生的国度

  尹墨菱无奈的坐在椅子上,拍打着头,希望可以理清点思绪。她真讨厌这个老天,多少人想穿越都恨不来,为什么她不想却偏偏给撞上了。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倒霉,先是失恋,接着就怎么来到了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而且听小丫头说的那些话里面,明天好像要和什么太子成亲,老天爷,她才18岁啊,还有大好的青春。如果不离开这个地方,明天就真的为人妇了。

  “小姐,你是不是患了失忆症,连小念都不认识了?”

  尹墨菱其实很想说‘我们本来就不认识,如果认识那才叫奇怪!’她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对这个单纯的小丫头还挺有好感的,估计年龄应该小过她。“如果我说我是距离你们这个时代很远的人类,你会相信我的话吗?”尹墨菱纳闷的说。

  “小姐,你真的病的不轻,开始乱讲话了。”

  “你就当我病了吧,一个现代人和古人是无法沟通的,之间的代沟可能是几千年或者几万年,根本不可能抹去。”尹墨菱趴在了桌子上,小声的嘀咕着。但她也不想回家,反正父母从来都不管她,倒不如呆在这里自生自灭,没人认识真正的她。

  “给我讲讲你们小姐的人生经历吧,最好清楚一点!”尹墨菱有气无力的说。

  小念静静的为她讲。

  “小姐是丞相府的唯一孩子,老夫人死的早。现在的夫人是过去伺候老夫人的婢女,老爷怕小姐没人照顾,所以娶了现在的夫人。但又害怕夫人虐待小姐,所以配了一副绝种的药逼夫人喝下去。所以夫人一直都没有诞下子嗣,因此痛恨着小姐。老爷不在家的时候,夫人对你是又打又骂。老爷在家的时候,又装着对小姐呵护有加,可是小姐从来都没有向老爷告状过!”

  “你家小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尹墨菱没好气的说,如果那个小姐真的是她,她一定会整死那个丞相夫人。

  大概有些头绪了,尹墨菱又问:“那个风少爷又是怎么回事?”

  “风少爷是为了小姐而死,风少爷是当今王爷之子。因为心仪小姐,所以一直暗地里追求着小姐。可是小姐不喜欢他,那天他约小姐去游湖,谁知途中遇上了河盗!风少爷为了救小姐,替你挡了一刀,当场弊亡!小姐一直都很自责,几次投河自尽都失败。今天也幸运的被一渔夫救起,却失去了记忆!”小念一脸的哀伤,一想起小姐想不开,她就好心酸。

  “放心,我不会像你家小姐那么傻!”尹墨菱手轻轻的拍打着小念的肩膀,她才不会那么傻去投河自尽,简直是丢人现眼。“那为什么明天是和太子成亲之日?”

  “小姐乃是当朝众所周知的才女,太子是将来继承皇统的人选,而小姐则是皇上和皇后认定的太子妃,将来必定是母仪天下!”

  ‘噗’尹墨菱喝进去的茶水又吐了出来,她被这个‘母仪天下’着实吓了一跳。

  “小姐,你没事吧!”小念慌张的拿出手绢为尹墨菱擦拭。

  尹墨菱接过了她的手绢:“谢谢,我没事!”心里糟糕透了,原来这个小姐的身份那么棘手,不仅是才女,而且还可能是未来的皇后。留在这里日后定是任人宰割,她一定要策划逃走。

  可是她又哀愁,她现在是被软禁起来。除了和小念说说话打发无聊,她根本是哪里都去不成。

  忽然,她脑筋一转,嘴角扯出一丝骄傲的笑容。她尹墨菱是什么人,现代人,比计谋,难道还输古人?

  热闹的大街上

  一袭白色的便装,南宫澈原拿着一把折扇。邪魅的眼眸打量着周围的景物,嘴角扬起一丝不羁的弧线。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确定无人,方才走进凤凰殿。经过廊道,向小竹台走去。一位身着青纱衣的佳人正在抚琴,此人秦厢妤,是南宫澈原心仪之人。

  优美孤寂的琴声停下,她微微的起身,轻拨开帷帐。

  “明日便是太子成亲之日,为何还亲自来看奴家?”听得出她语气中的不满和哀怨。

  南宫澈原皱起了剑眉,眼神忧伤,这便是身在帝王家的悲哀,不能与自己心仪的女子一起。但是,在他眼里,爱情不分贵贱。就算他是高贵的太子,她是身份低贱的烟花女子。南宫澈原都不在意,他欣赏的便是秦厢妤那股高傲。

  “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懂吗?”南宫澈原只有在她面前才会放下太子的身份,不会自称为王。

  “奴家又岂会不知,只是我们始终还是不能走在一起。就算太子不遗弃奴家,奴家也自认配不上太子!”秦厢妤低声抽泣。

  南宫澈原紧紧抱住了她,他根本不想娶什么当朝才女。他只想和所爱之人在一起,就像现在,简简单单的相拥在一起。

  秦厢妤推开了南宫澈原,她轻轻抹干眼泪。眼神不再温柔似水,她冷冷道:“请太子自重,您身份尊贵,不要让奴家败坏你的名声。与你相配的妻儿,应该像那当朝才女尹墨菱那般。”说着便离开竹台。

  南宫澈原站着一动不动,明天便是大婚。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想永远停留在今天。这场婚礼他连说一个‘不’字的权利都没有,这样的太子又有何意思?身为太子却不能履行对心仪女子的承诺,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窝囊。

  入夜,凉风习习,南宫澈原心情沉重的离开凤凰殿。秦厢妤站在窗前远远的遥望着他离开的身影,她又何曾想要对他说那些伤人话。只是,他给她的承诺要付出的太多。与其让彼此辛苦,倒不如干脆利落的放弃……

  “澈原,你会明白我心中的想法吗?”她淡淡的朝着那个背景说,心里有多么的不舍,她是这么的爱这个男人。

第3章 原是麻子脸

  十五的月亮犹如铜盆那般圆润,高挂在夜空中。外面隐约还可听到蛐蛐的叫声。榻上面对的位置正好是对着窗口,八叶形状的窗台打开着,还可见到那漫天亮晶晶的星星们。星星围绕在月亮的旁边,忽闪忽闪的,漂亮极了。

  尹墨菱躺在塌上,彻夜未眠。她不知道上帝为什么要让她穿越到了这里,但也不是很想回去现代。反正,她从来都是被人遗忘的那个人。父母在她失踪的期间,是不是在寻找她?是不是放下了生意,开始担心女儿的安危?

  “小姐,你在吗?”大概黎明时分,天还没有亮,小念就开始敲她的房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两位穿着鲜艳的老妇人跟着小念走了进来,尹墨菱知道她们是喜娘,也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

  “恭喜小姐,贺喜小姐!”两位喜娘红光满面的为她道贺。

  尹墨菱起身,微微点头,很有大家闺范的气质。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古人的结婚流程她不是很清楚。一位喜娘和小念开始在另外一边忙碌起来,另一位喜娘正弄着五根彩色的纱线。不一会儿,她端了个盘子向尹墨菱走来。

  “小姐,开面了!”

  尹墨菱闭上了双眸,喜娘在她脸上搽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然后再用五色棉纱线为她绞去脸上的汗毛。喜娘的动作很熟练,也很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这娇贵的大小姐!

  咕咯咯……咕咯咯……公鸡连续叫了几声,告诉人们‘天亮了’,太阳也从东边慢慢升起。

  “伺候小姐沐浴更衣!”另一位喜娘高声叫喊了起来。

  “留下小念一人,其他人退下!”尹墨菱站起身,语气中带着威严,不容抗拒。

  两位喜娘和其他的婢女有序退下,房间总算恢复了安静,尹墨菱坐在镜子前,铜镜里依稀可以看得见她皱着的眉睫。她拿着木梳轻梳着发丝,这张脸还是她的脸,可是她却演绎着另外一个人生,连这家人小姐的名字都不知道。她觉得自己好像在梦里,但又不似梦,因为梦没有这么的真实贴切,梦不会让人感到恐慌。

  她把梳子轻轻放在桌台,问:“小念,我叫什么名字?”

  “小姐叫尹墨菱!”小念一脸不解,小姐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尹墨菱!”她轻轻的念着,觉得很好笑,上帝好像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尹墨菱向隔着屏障的浴桶走去,在电视上看过,小时候觉得很好玩,很想有一天可以试着泡在大木桶里面,没想到今天可以圆了幼时的那个梦。

  她轻褪去身上的衣物,泡在玫瑰水中,玫瑰代替沐浴露倒也别具一番风味。尹墨菱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到了一个点子。她还记得衣服的口袋里有一只水笔,被水浸过。但没什么大碍,那是她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很精致小巧,很多时候都随身带在身上。

  穿好了褒衣,她便叫小念为她穿那身火红的礼服。其实她本来也不想麻烦别人,但古代的衣服实在太麻烦了,一连续好几件,都不知道怎么穿。一身火红的装束,她站在铜镜前。左右看了一下,还算满意。

  就在这时,她拿出了那只水笔,然后开始在脸上乱点乱画。还弄了一些黏黏、黑乎乎的东西粘在脸上,看起来坑坑洼洼的。加上水笔点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就像麻子一样,比麻子还要恐怖,可以说是十分的丑陋。

  当小念看到她这张脸的时候,惊讶的说不话来,简直是奇丑无比。“小姐,你的脸怎么了?”

  尹墨菱拉住了小念,伏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一些话。小念一脸震惊,随后又平静了下来,她连连点头:“放心吧小姐,我会去办妥的!”

  小念打开了房门,叫来了那两个喜娘,然后一脸神秘的说:“不瞒你说,我家小家患了天麻病,会传染的,所以你们还是小心一点!”

  “刚才小姐还好好的,何来的天麻?”另一位喜娘好奇的问,天麻是长满了麻子,可是她刚刚为尹墨菱开面的时候连一个小毛孔都见不到,更别说生麻子。

  “小姐这病是遇水才会发作,所以才不愿意让人伺候沐浴!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去看我家小姐的脸!”小念哀叹的说,就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一样。

  两个喜娘都有点害怕,但还是怯怯的走了进去。

  尹墨菱这个时候用红色的纱布围住了脸庞,安静的坐在梳妆台前,等待着喜娘来梳妆。

  一个喜娘为她做着头发,另外一个喜娘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揭开她的面纱。隔着薄薄的层纱,隐约可以看得见凹凸不平的肌肤,狰狞恐怖。

  “小姐,你看还要不要上妆?”她小心翼翼的说话,生怕言语伤害到了尹墨菱。

  “免了,纵使上妆,也是见不得人,何必多此一举!”尹墨菱假装很哀伤的说着,心里却在窍笑。

  “这也成,可这大婚的新娘怎么能蒙面拜堂?”

  “你去对外放话,就说丞相之女尹墨菱患有天麻病,这样蒙着面纱就没有不妥!”尹墨菱看着喜娘的表情,她就是要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患有恶疾,就是要所有人都见不到她的真正面貌。

  “使不得,这会伤害到小姐的名节还有丞相府的声望啊!”喜娘犹豫的说,心里却十分可怜这小姐。如果真的公告天下,那岂不是在对天下人说‘当朝才女尹墨菱患有天麻,是个丑八怪!’。

  “迟早会被人知道,倒不如现在昭告天下!”

  “小姐……”喜娘还想说什么。

  “不要再说,这件事就让你们两人去做!”尹墨菱非常的坚定,她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丑八怪,她就是要所有人嫌弃她,这样她才最安全。

  ……

  整个丞相府上上下下忙的不得了,两个喜娘乘着这个空挡走了出去。给了一些银两一些人,让他们逢人就说:“当朝才女尹墨菱患有天麻,是个丑八怪!”

  “太子妃,惊世骇俗丑八怪,兔头獐脑像老爷,满脸麻子的蛤蟆……”大街,集市,酒楼,茶楼……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小孩子们编的歌。

  人的嘴巴真的好厉害,短短的几个时辰里,琉璃城已经充满了关于未来太子妃形形色色的流言蜚语。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尹墨菱今日出嫁,是个十足的丑八怪。

第4章 出嫁的悲哀

  迎亲的队伍来了,敲锣打鼓吹喇叭,热闹的不得了。南宫澈原一脸的不情愿,要不是母后,他根本不可能来接新娘。南宫澈原,面如傅粉,姿容既好。一袭红色冕服,不浓不淡的剑眉,狭长的眼眸闪着两对像黑宝石般得眸子。眸子好似藏着魅惑,眼角轻佻起,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此刻,他坐在马背上,眉睫皱的很紧,几乎是纠在一起,但还是十分的勾人心扉。

  新娘和他还未曾见过,大街小巷就可以听到很多人在流传着关于他这位太子妃的诗歌。不是赞美,全部都是贬的,把未来太子说的一文不值。南宫澈原倒不在乎别人去说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怎样,反正这门亲事他不会认同。只是他觉得自己未来的太子妃竟被人这么的羞辱,连他的面子都挂不住了。本来因为没见过面,对尹墨菱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经过大街小巷的人们这么一闹,他非常的憎恨这位太子妃,简直是他一生中的耻辱。

  房间内

  “小姐,迎亲队伍来了!”小念打开房门,焦急的不得了,她还没有喘气,又接着说:“整个琉璃城上下都传遍了,到处张扬着小姐是丑八怪。”小念说的很激动,不时还加上动作。“太子妃,惊世骇俗丑八怪,兔头獐脑像老爷,满脸麻子的蛤蟆……很多不规矩的孩子都这么说的!”

  “很好!”尹墨菱掩嘴轻笑了几声,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管在哪个时代钱都是这么的有用。两个喜娘原本还不同意这样做,她只是给了点甜头给她们,便帮她把事情办的这么漂亮。

  “吉时到,送新娘上轿!”喜娘刁尖的声音响起。

  “小姐快盖上喜帕!”小念忙拿着喜帕盖在尹墨菱头上。

  丞相和丞相夫人都一脸的笑意,因为尹墨菱没有兄长,所以是由喜娘背出去,小念则一直跟在身旁。就在要坐进轿子的时候,一阵狂风猛烈的吹了过来。喜帕和纱巾都被吹翻在地上,围观的人许多都捂着嘴偷笑,一脸的诧异:

  “没想到那个传言竟是真的,才女尹墨菱真的长的如此丑陋!”

  “天啊,好丑……”

  “这就是那个有着倾国倾城样貌的才女尹墨菱吗?”

  “……”

  各种各样难听的话都有,尹墨菱一直低着头。她真感谢这一阵风,完全应验了今早传出去的流言。百闻不如一见,这句话真不假。心里很开心,但依旧假装的很悲伤。

  南宫澈原厌恶的别过了头,看着她脸上那一颗颗的麻子他就饱了。未来的日子都要面对这样的丑八怪,他真的是吃不消。不过这样也好,过些时日,他随时有理由可以休了她。

  丞相一脸的气愤,她的女儿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他纠住了丞相夫人:“你对墨儿做了什么?”

  “老爷,我没有,她昨天还好好的!”

  “最好是没有!”丞相气愤的走了进府里。

  小念忙拣起地上的喜帕和纱巾,喜娘一刻都不敢怠慢,忙把尹墨菱放进轿子里。

  “吉时到,起轿!”

  ……

  一路上敲锣打鼓吹喇叭,放鞭炮,浩浩荡荡,排场好隆重,所有人都知道这轿子里坐着太子妃,而且太子妃是个麻子脸,患有天麻病。

  坐在轿子里的尹墨菱揭开了喜帕,方才太子那不屑的表情都映入在她眼里,她成功的被讨厌了。太子爷不住在皇宫里,这也好,方便逃出去。

  南宫澈原坐在马背上,轿子的移动,红色的窗布随着拨动着,隐约的看到了尹墨菱的侧脸。远远看,见不到那些凹凸的麻子。样子娴静犹如花照水,好像那些麻子都不影响她那张脸,越看越耐看。刚浮现这样的想法,他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就算不是麻子脸,他也不会喜欢尹墨菱。因为他答应凤凰殿一直在等她的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秦厢妤,今生今世,他只爱她一人。

  凤凰殿的楼台前,秦厢妤遥望着穿着一袭红色冕服经过的南宫澈原,他的唇色如玉,嘴角一抹微弯的弧线,依旧是那般迷人。她身为凤凰殿的花魁,这样的身份根本高攀不上他。但她还是奢望着有一天坐进花轿里的人会是她,南宫澈原给过她承诺:“厢妤,等我,终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也正因为南宫澈原对她的承诺,秦厢妤一直骄傲的活着。甘愿委屈在凤凰殿里卖艺不卖身,她一直在等,等待南宫澈原来带走她的那一天。谁知,却等来了他与丞相之女尹墨菱成亲的消息。

  没过多久,便到了太子府。花轿进门,家丁们吩咐奏乐放鞭炮迎花轿。停轿后便卸轿门,出轿小娘来迎尹墨菱出轿,用手微拉她衣袖三下,她起身,然后由小念扶出轿。出轿门以后小念带着她先跨过一只朱红漆的木制马鞍子,步红毡,在由喜娘相扶走进大堂。

  接下来便是拜堂,过了这一关,她就可以摘下头上这厚重的头饰,然后策划着如何逃走。她心里痒痒的,这古代成亲比她想象中还要麻烦,只想尽快离开这些人多的地方。

  大堂里

  尹墨菱手里拿着彩花的一边,南宫澈原拿着另外一边。

  太监的声音柔中带着沙哑,大声的说:

  “叩首”

  “再叩首!”

  “三叩首!”

  这一阶段比较快,小念扶着尹墨菱向新房走去。而太子却不知道去了哪里。看来今夜小姐是要独守空房了,小念心里这样想着。

  刚一到房间,尹墨菱便摘掉了喜帕。

  “小姐,这使不得啊!”小念拿着喜帕准备盖回去,却被尹墨菱拒绝了。

  “无所谓,我估计太子是不会来的!与其等他,倒不如自己先摘下!”

  尹墨菱在镜子前坐下,今天真的是累坏她了。成个亲真是麻烦,她发誓如果可以回到现代,她一定不结婚。“小念,帮我把这些东西摘下来吧!”她觉得此刻的头有千斤重,不是金就是银。

第5章 协议与冷宫

  “太子妃好兴致啊!”一把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传了进来。南宫澈原已经换上了便装,手里一把折扇。一袭白衣胜雪,绸缎的布料,上面还有紫色的花,只是不知什么花。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剑眉浑如刷漆。

  小念见是太子,急忙跪下。“奴婢参见太子!”

  “下去!”太子低吼。

  小念看着尹墨菱,不敢退下,但又不知怎么办。

  “难道怕本王吃了你家小姐不成?”南宫澈原的眼睛眯了起来,散发着危险气息。

  “奴婢这就退下!”小念连直视太子都不敢,急急退下。

  小念退下后,寝宫一片安静,南宫澈原盯着她看。尹墨菱没有畏惧,她清澈的眼眸直直与他对视。虽然不知道太子怎么会出现,应该每个男子都厌恶长的丑陋的人,为何还来这里?尹墨菱有些不解,不过她顺其自然,见桥就拆,估计太子爷奈何不了她。

  “太子妃脸上长的是什么东西?”南宫澈原说着便准备去碰碰看。

  尹墨菱敏捷的躲开了他的手,语气冰冷的说:“太子乃是尊贵之躯,而今我患有恶疾,此病会传染,还请太子与臣妾保持距离!”

  “你说话有趣,只是本王对你没兴趣!”南宫澈原摊开折扇,犹如风流倜傥的才子,他确实是诸多女子的梦中人。

  当听到南宫澈原说对她没兴趣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这样,总算没白费。虽说她的脸上很多麻子,依旧掩盖不了那与生俱来的气质。丹唇列素齿,翠彩发蛾眉。只是脸上很多麻子和伤疤,所以差了点,看背影和侧脸就还真的很美。

  “太子妃贵为当朝才女,是聪明人,本王也就不绕圈子了!”他眼神清冽,对这个太子妃由开始的憎恨变为惊叹。被人说成了丑八怪,却还可以这样高傲的活着,到底是自己有才华,还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尹墨菱坐下,抿了一口茶水。“太子请讲!”

  “自古以来,爱情都是你情我愿,本王对你无意,你亦是对我无情!不如我们来定个协议,本王即日把你打进冷宫,时机成熟便给你休书一封,今后毫无瓜葛!你看如何!”南宫澈原也是顺着皇上和皇后的意才取她为妻,他心里除了秦厢妤已经再也容不下别的女子,就算尹墨菱不是麻子脸,他也不会动情。

  尹墨菱先是一愣,看来这个太子也是讲道理之人。娶她只是顺了当今皇上和皇后,不过这样也好,他们之间最好什么瓜葛都没有。“行得通,我没有意见。时机一到,请给我自由!”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南宫澈原忍不住多看她几眼,这个女的丑的好,原本还想着怎么休了她,现在看来她也十分的配合,自己也没必要烦心。

  “那么就委屈你了,和你的婢女即刻搬去后山荒废的那个别院吧!”南宫澈原狭长的眼眸一直盯着尹墨菱,看久了,那些麻子确实特别多。

  “多谢太子恩赐!”尹墨菱没做停留,她还生怕南宫澈原下一秒就变卦。

  南宫澈原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心里不知是喜是悲。被打入冷宫她还可以这么冷静,并且一点伤心的感觉都没有。他好歹也是男女都喜欢的南宫澈原,总觉得这个女的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不单只是丑陋的惊人,就连性子也冷傲的不正常。

  “参见太子殿下!”一个黑衣人对他恭敬的弓下腰。

  南宫澈原脸上没有了笑容,十分严肃,甚是冰冷。难以想象刚刚那位风度翩翩的太子会有这样阴深的表情。

  “回禀太子,此女确实是丞相之女尹墨菱。只不过脸上的麻子貌似是伪装的,其真正面貌可谓是倾国倾城!”黑衣人从背后的竹筒子里拿出了一张画卷,上面画的人正是尹墨菱的原本模样。

  南宫澈原接过了画像,顿时看呆了。画中的尹墨菱正专注的看着一个地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殷桃般的嘴巧笑倩兮,一貌倾城让人过目不忘,用国色天香来形容是再好不过了。连南宫澈原都不得不赞叹,世间竟有如此美丽之人。他的父王和母后果然慧眼识人,只不过再美的人在他眼里都是过眼云霄。他眼里只有那个人,秦厢妤。

  “这件事不得让任何人知道!”他语气冰冰,没有一丝温度。

  “属下明白!”黑衣人说完,悄然退下,动作非常迅速。

  南宫澈原嘴角一丝弧度,什么天麻病,什么会传染。她做了那么多事情无非就想是让他厌恶她,这样的女子南宫澈原还是第一次见到。只是尹墨菱做的这一切在他眼里,全部是为了想要勾起他的注意,他倒要看看留一个这样的太子妃在府里会闹出什么问题出来。

  话说,尹墨菱从寝宫出来后便撞到了小念。主仆二人目瞪口呆的张望着,然后哈着腰大笑起来。

  “我当真被打入冷宫了!”尹墨菱微笑着说,难以相信这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走。

  小念很不解的看着尹墨菱,撅起嘴巴,说:“为什么小姐被打入冷宫却还能这么的高兴,说不定哪天我们死在冷宫都没人发现!”

  “就算冷宫的条件差,但拥有自由,又何乐而不为呢?”尹墨菱淡淡道。

  “自由那么好吗?”小念从小就伺候尹墨菱,身为奴婢的她根本没有自由可言。

  尹墨菱温柔的拍了拍她的额头,在这个不公平的国度里,有很多不平等条约,她也知道身为奴婢的小念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自由飞翔过。就像笼中的鸟,傻傻的单纯。“小念,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什么都可以买到,唯有自由和幸福是买不到的,因为他们是无价之宝!”

  “小念不懂,如果当真的有钱了,我一定不会去买自由和幸福,我会买些用得上的东西!”小念闷闷的,她不晓得小姐所说的自由和幸福有那么值钱。

  “你以后就会懂了!”尹墨菱眼神坚定的说,她相信小念总有一天会明白。

  主仆两人向后山走去,夜晚的泥路湿漉漉的。空气很清新,月亮照亮道路,星星指引着她们前进。走不久就可以看见南宫澈原的说的荒废的别院,小念走在前面轻推开了门。地方是小了点,却干净的一层不染,连灰尘都看不见,一点都不像荒废的样子,倒像是有人固定长期来打扫。和尹墨菱想象中相差甚远,原本以为会是灰尘满天又或者一屋子的耗子。万万没想到原来如此干净整洁,而且什么东西都不缺。

  “不愧是太子府,连冷宫也这么高级!”尹墨菱讽刺的说。

  她心里有些担心,清楚的知道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冷宫。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其实南宫澈原没必要对一个丑女这样,难不成他发现了什么?尹墨菱皱起眉头,古代的生活真不好混,对什么人都要提高防备。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