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09:38

白语瑶靳天寒小说全集

共赴相思局全文阅读

白语瑶靳天寒小说全集目录是什么?这是一本非常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名字是《共赴相思局》,又名《爱如冷风深刺骨》,由作者大狐狸所著。结婚一年,白语瑶终于怀上了靳天寒的孩子,她以为这会是幸福的开始,没想到靳天寒会坚信这不是他孩子。为了保护孩子,她失去了一切,却还是被靳天寒打入了地狱!

第1章 割了她的子宫

  “说!你把你生的那个野种,藏在哪了?”靳天寒死死掐住白语瑶的脖子,面色阴冷的厉声质问。“你出轨,跟人偷情生下的野种,到底被你藏在哪了?!”

  白语瑶满脸涨红,眼珠几乎要吐出眼眶,艰难吐声解释:“不是,他不是野种,是你的亲生……”

  “你闭嘴!”靳天寒狠狠盯着她的眼睛,“我亲眼看见你跟人偷情出轨,还把思思推进绞肉机,害她失去了一只手!你的狠毒放荡,我亲眼所见!如果孩子真的是我的,你又为什么要把他藏起来?”

  脖子上的手指越掐越紧。白语瑶彻底窒息,两眼翻白。她是真的要被掐死了。

  一年前,她刚生下孩子,却被靳天寒说是野种,要活活淹死他!她拼了命,才从湖水里,把孩子救出来。

  后来,在林墨轩的帮助下,她东躲西藏了整整一年,却还是被他抓了回来。

  “还不肯说吗?”靳天寒手指不松,就那么掐着她的脖子,一路往手术室里拖,“好,白语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他几步将她拖到了手术室里,粗暴的狠狠扔进去。

  白语瑶头晕眼花,摔在地板上,捂着脖子不断咳嗽,好不容易缓过气,就听见了靳天寒无比残忍的吩咐话语。

  “把她那个肮脏的子宫,给我割下来!她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喜欢生别人的野种吗?

  我看她以后,还怎么生!”“不……咳咳!不要……”她疯狂摇头,不断后退。可两个强壮的护士,还是抓住了她,一把将她拉起来,推上手术床。

  “不要,放开我!”白语瑶用尽全力的挣扎,护士却在这个时候将一支麻醉药,注入了她的身体。

  身体的力气,很快被剥夺,她绝望的软下了四肢,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掀开了腹部的衣服。

  护士给她用的半麻,身体没有感觉,意识却无比清醒。她被迫,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自己肚皮被划开,子宫被割下,拽出的……所有的声音。

  眼泪不断的从眼角滑落,白语瑶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没有子宫以后,她还算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吗?手术,很快结束了。

  医生毫不顾忌,随便给她缝合好了伤口,就收起了工具。

  麻醉药的效力渐渐褪去,白语瑶感觉到了钻心入骨的剧痛,她想蜷缩起身体,可腰腹一动,那疼痛,就愈发严重。

  伤口甚至还根本没有止血,蜿蜒的鲜血,就那么滴滴答答的从手术床上,摔落在地板上。门外的脚步声,随即跟着响起。

  靳天寒再度走近,踩在白语瑶流出的那一地鲜血上。“那个野种的下落,你还是不肯说吗?”他垂下冷沉的双眸,眼底,没有丝毫的柔情和可怜。

  他对自己都能这般残忍,那孩子,他更加不会留情。白语瑶抿紧了嘴唇,仍旧一个字,也不肯说。

  靳天寒点点头,唇角忽而勾起了一抹冰冷至极的笑容:“很好,白语瑶,你就是自己找死!”

  他往后退了一步,再度吩咐身旁待命的医生:“把她那张下贱的脸皮,一起给我割了!我倒要看看,她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是。”医生捋起衣袖,上前来按住白语瑶刚刚恢复了几分力气的四肢。

  一个小护士准备给她注射麻药,却听靳天寒阴冷道:“不要麻药,就这么动手!我就是要,她疼得生不如死!”

  白语瑶睫毛狠狠一颤,冰凉的泪水汹涌落下。尖锐冰冷的手术刀,抵在她面颊上,刀子一点点刺入,剧痛袭来。

  白语瑶忍耐不住的发出痛苦喊叫,皮肉生生分离的剧痛,太凶猛了。这,根本就是人间地狱!

第2章 别让她死了

  她的脸皮,就这样被生生割下来一块。

  腹部和脸上的伤口疼得她死去活来,血液大量流失,视线模糊眩晕。

  靳天寒残忍如魔鬼一样的嗓音,再度响起:“白语瑶,你还不肯说吗?”

  白语瑶视线漆黑一片,只能无力的摇摇头,说不出话。

  而且,她若是说出了孩子的下落,靳天寒只怕会将她的儿子,千刀万剐。

  靳天寒冰冷一笑,冷漠道:“继续,她若是一直不说,那就剥了她所有的皮,直到她开口为止!”

  冰冷的手术刀,再度抵在了白语瑶的脸颊上。

  加倍的疼痛,像风暴一样袭来,瞬间卷走了白语瑶的神志,她彻底的昏了过去。

  医生动作一停,询问道:“靳总,还继续吗?”

  靳天寒垂眸,盯了三秒,薄唇开合,凉薄道:“继续。”

  医生瞄了一眼旁边的生命特征检测仪,小心道:“但继续的话,她可能……会出事,血流得太多了……”

  靳天寒不悦的皱起眉,阴冷道:“给我盯住了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别让她轻易死了!”

  她那么恶毒,背叛了他不说,还将思思推进了搅拌机,害得思思差点尸骨无存,现在,他又怎么可能轻易饶过她!

  她必须要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厌恶的最后扫了一眼白语瑶,靳天寒头也不回,直接离开了医院。

  白语瑶是被伤口疼醒的,麻药劲彻底褪下之后,腹部和脸上伤口的疼痛,越发清晰刺骨,连动一下脚趾头,也会牵连得伤口生疼。

  她费力的瞄了一眼自己裹着纱布的腹部,眼前猛然通红。

  她的子宫,就这样被割掉了,从今以后,她再也不算个2017注册秒送金了。

  她必须要每天吃药,维持雌激素,要不然,她就会跟男人一样,长出胡子……说不定还会有喉结……光是想想,白语瑶就感到绝望和可怕。

  眼泪不断落下,打湿了脸上的纱布,咸湿的泪水沾到伤口上,疼得更是钻心。

  她现在还被毁了容……什么都没有了。

  腹部的伤口,让白语瑶卧床了整整一周,才勉强能下床,小走几步。

  可她伤口刚好了一点,靳天寒就又来了。

  白语瑶如今看到他,就怕得浑身发抖,不断后退,手指紧紧抓住窗沿。

  若不是儿子还在等着她回去照顾,她宁愿从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

  “白语瑶,你想通了吗?”靳天寒就站在距离她一米远的地方,浑身寒气凛冽,“告诉我,你生下来的那个野种,到底在哪儿!”

  白语瑶咬紧了唇:“靳天寒,你是不是真的没有一点良心?就算你不相信孩子是你亲生,那他也是无辜的!你就不能放过他吗?”

  靳天寒冰冷的盯着她:“那我和思思,又不无辜吗?白语瑶,你当初拆散我和思思,逼我娶你就算了,我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吗?我对你处处容忍,处处照顾,可你,你是怎么对我的?!”

  白语瑶摇头解释:“不,我没有……”

  “你出轨!”靳天寒恨恨盯着她,“你背着我偷人,生下一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野种,还试图杀了思思灭口!要不是我及时出现,拉住了思思,她现在早被你害得尸骨无存!”

  “那是她想要我的命!”白语瑶哭着大喊,“明明是她……”

  “白语瑶!”靳天寒两步上前,狠狠勒住她的脖子,“你还敢诬陷她!看来那天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深刻!你这张贱嘴巴,就应该被撕烂!”

  白语瑶被掐得窒息,说不出话来。

  靳天寒拖着她,三两下扔出病房。

  外面,早已经站好了医生和护士。

  “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的身体已经养好了,那天没做完的手术,今天,继续!她一天不服软,就一天别想好过!”

第3章 求你杀了我

  几个护士和医生一得到命令,立即上前来,攫住了白语瑶的手臂,架起她往最近的手术室走。

  “不!放开我!”白语瑶拼命挣扎,她腹部的伤口刚刚拆线,正是需要仔细调养的时候,这样剧烈的动作,牵动扯开伤口,殷红的血,很快涌了出来。

  伤口疼得浑身发软,白语瑶站不住,直往地上坐。

  她一软了身体,护士们拖行她的速度就越快,一路跌跌撞撞,腹部的伤口出血不止,打湿了她的整个衣摆。

  等到了手术室门口,白语瑶已经彻底没了力气,软软的坐在地板上,垂着脑袋,满脸惨白。

  靳天寒缓步逼近,嗓音里仍旧不带丝毫感情:“白语瑶,我最后再问你一遍,那个野种,到底在哪儿!”

  白语瑶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还是挡不住的涌出。

  “靳天寒,你杀了我吧。”她哭着凄惨道,“求你,杀了我!”

  她就算是死,也不要说出孩子的下落。

  靳天寒不耐烦的拧起了眉头,不想再跟白语瑶废话,只是一抬手。

  护士继续动作,将白语瑶重新抬上了手术室,继续上次没做完的剥皮手术。

  白语瑶完全没有挣脱的可能,腹部的伤口还在不断出血,她眼前已经开始出现黑雾了。

  脸上的纱布被扯开,露出她少了一块肌肤的丑陋脸颊。

  手术刀,再度抵在了那伤口旁,刀刃刺破肌肤,鲜血涌出。

  疼痛迫使白语瑶清醒,回想起前几天那数次非人的折磨,她心里突然生出异常极端的念头——不如直接死在这个手术台上!

  刀子正在剥皮,白语瑶原本死寂的身体,突然抬起,猛烈的往锋利的手术刀上撞去。

  医生猝不及防,刀刃一偏,刺到了白语瑶侧颈靠近锁骨的地方,尽管没碰到动脉,但潮水般的鲜血,仍旧失控的喷涌了出来。

  一旁的医用仪器爆出刺耳的鸣叫,因为大量失血,白语瑶的生命特征开始下降……“快去血库取血来!”医生急忙吩咐护士,靳总吩咐过了,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不能死!

  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跑出去了,却半天没有回来。

  医生按着白语瑶的伤口,只得叫另一个护士赶紧去查看情况,可那个护士离开之后,也半天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再不拿血来,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就出事了!”医生心里焦急,扯过纱布暂且捂住伤口,自己开门去查看情况。

  走廊外不见半个人影,她找了好一会,才叫到一个护士,去给她取血袋过来。

  等她再回到手术室里,原本躺在手术床上的白语瑶,竟然不见了!

  地上扔了一地染血的纱布。

  医生大惊,正要回头叫人,却看见靳天寒站在门口。

  “怎么回事?”他脸色阴鹜可怕,“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呢?”

  医生嗫嚅着嘴唇,半天解释不出话。

  靳天寒面色不动,只有浑身凛冽寒气,冷锐的叫人心悸。

  “我在问你,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呢?”

  医生步步后退,结巴道:“我、我不知道……回来的时候,她就失踪了……”

  “失踪?”靳天寒冷笑,“三天之内,她若是找不回来,那你,你们整个医院,谁也别想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他转过身,一个接一个电话的吩咐下去。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给他揪出来。

  当初,她害得思思没了一只手,这次,等再找到她,他要直接锯了她的双腿,看她以后,还怎么跑!

  靳天寒捏紧手机,骨节用力到青白,手机咔嚓轻轻一响,竟被生生捏裂。

  他想起了一年多前,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第一次,逃出他身边的时候。

  也是这样,头也不回,一点消息,也不曾留下。

  这个绝情又歹毒的贱2017注册秒送金!

第4章 她活不长了

  是林墨轩救走了白语瑶。

  也幸好,他出现得及时,要不然失血过多的她,一个人躺在手术床上,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

  林墨轩不敢送白语瑶去医院,怕被权势通天的靳天寒查到,只能将她藏在家里,请了一个退休的老医生照顾。

  医生检查过白语瑶的身体后,连连摇头:“她做的子宫切除手术很粗糙,子宫的残余组织没清理干净,必须要二次手术,要不然那些剩余的组织会变成内脏息肉,到时候更加麻烦。而且她脸上那些伤口……连皮带肉被割掉了,就算是做最好的植皮手术,也会留下明显的伤疤。”

  她说完,叹了口气:“我看这位小姐才二十多岁吧,身体就被折腾成了这个样子,她以后必须天天吃各种药物维持身体激素,可那些药的副作用极大,我恐怕她很难活到三十五岁。”

  林墨轩不敢置信的愣神:“她活不到三十五岁……”

  医生点头:“这还是最好的情况……当初她生产的时候也没调养好,体内一直大虚,这次又遭受这样重的伤势,更是元气亏损……你看,她眼角已经有了明显的细纹,她现在的这具身体,比三十岁的2017注册秒送金还不如。”

  林墨轩脸色登时发白。

  白语瑶如今,的确是憔悴枯槁,就像是一朵提前枯萎了的花,早已时日无多了。

  可她的孩子,才一岁多一点啊。

  白语瑶这一觉,昏睡了整整三天,终于醒来。

  见到林墨轩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孩子怎么样了。

  林墨轩握住她细瘦的手指:“你放心,孩子很好。”

  白语瑶还是不能放心:“我想见见孩子……”

  林墨轩道:“可你现在伤势严重,得静养一个月,才能下床。要不然,我让你们视频?”

  白语瑶点头答应了,手指不由抚上小腹,想到自己已经失去的子宫,心脏狠狠一疼。

  林墨轩咬紧了牙齿,心中同样十分不好受。

  他跟白语瑶青梅竹马,爱了她多年。尽管白语瑶心底只把他当哥哥看,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深爱着她,希望她能幸福一生。

  可如今……她却被靳天寒那个魔鬼,生生拖进了地狱里!

  孩子被林墨轩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里,由一对老夫妻照顾。

  为了躲藏靳天寒,白语瑶平时也很少见孩子,更多的时候,是从摄像头里看望他。

  见到孩子恬静熟睡的面容,她那颗受尽凌虐的心,终于平和了下来。

  “语瑶……”林墨轩再度开口,轻声道,“等养好了伤,你带着孩子,跟我一起离开,永远不回来了,好不好?”

  白语瑶微微一怔,手指不由自主的轻颤起来:“可靳天寒不会让我离开的……他监控着所有的机场和火车站,我根本走不了。”

  林墨轩抓紧她的手:“可以的,只要你愿意跟我走,跟我在一起一辈子,就算是死,我也一定会带你离开。”

  白语瑶心脏一颤,林墨轩的温柔,与靳天寒的残忍,对比如此鲜明。

  可她当初,到底是怎么被靳天寒蛊惑了?

  “好。”这些年,她亏欠了林墨轩太多,靳天寒的狠毒,早已让她心死成灰,与其继续躲躲藏藏,不如丢弃过去,重新开始。

  白语瑶足不出户的养了一个月的伤,腹部的伤口终于结痂,她能下床做不剧烈的活动。

  林墨轩也安排好了一切,偷偷卖掉了所有的不动产,只带着白语瑶,准备离开。

  两人在夜半时分上车,准备去小区接上儿子,再穿过边境走水路辗转出国。

  可就在路上,一个可怕的消息,忽然从天而降。

  靳天寒,发现了白语瑶儿子的居住地址。现在,正在赶过去的路上!

第5章 求求你,放过墨轩

  “不能让他找到孩子!”白语瑶的整颗心都被揪了起来,扑到前座椅子上,不断催促司机赶紧加速。

  林墨轩安抚的拉住她,立即打电话过去,叫人先把孩子带走。

  白语瑶心跳紊乱,总觉得不安,好似有什么变故,马上就要发生了。

  “墨轩,如果一会真的出事,你不要管我,一定要把我的孩子救走!”她紧紧抠住林墨轩的手,用力道,“我拜托你,一定要照顾我的孩子!”

  林墨轩神色动容,抱住白语瑶,坚定道:“语瑶,你放心,你的孩子,我拼死也会保护好。”

  “谢谢你。”白语瑶会抱住了他,不断道,“墨轩,谢谢你。”

  车子,继续加速往前开。

  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白语瑶猛然看见了一辆眼熟的轿车,那是靳天寒的车!

  她心脏狂跳,捏紧了手指。

  林墨轩也看见了,他眼神一沉,吩咐后面的车子,变道直接撞上去,堵住靳天寒的路。

  下属领命,加速往前一撞。

  但没想到,靳天寒反应极快的躲过了,车头一偏,轰隆一声撞到了白语瑶所坐的车上。

  车窗哗啦一声碎裂,白语瑶的面容,彻彻底底暴露了出来。

  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尖锐的声音。

  三辆车子,全部偏离了原路线,互相撞击一次后,歪斜的停在了公路上。

  车门一开,靳天寒走了出来,锐利的眸光,直射白语瑶苍白的脸颊。

  她心脏一缩,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推攘着林墨轩:“你快走,带着我的儿子躲起来!绝对不要让靳天寒抓住!”

  “不行!”林墨轩抓住她的手,踢开车门往外跑,“我们一起走!”

  两人跌撞下车,可前路,早已经被靳天寒和他的保镖,死死堵住。

  “白语瑶,你好大的本事啊,没了子宫,也还能跟奸夫一起私奔!”他眸光阴鹜,恨不得将白语瑶那纤弱的身体,撕碎成粉末,“你如今那不男不女的身体,还能让男人上吗?脱了裤子的时候,林墨轩就不会觉得恶心吗?”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狠毒如淬了毒的刀子,狠狠的割磨着白语瑶的心口。

  她没了子宫,是个不男不女的怪人。

  林墨轩牵着她的手,只是往后退:“语瑶,我什么都安排好了,你找到孩子,带着他离开,我去帮你拖住靳天寒。”

  他将白语瑶往后推……

  “不!”白语瑶摇头,眼泪失控落下,“我知道,我活不长了……那天医生的话,我其实都听见了。孩子,只能交给你照顾,你先走,墨轩,我拜托你,快走!”

  她反过来推着林墨轩。

  两个人互相推拒的画面,落入靳天寒的眼里,就彻彻底底的变了味道。

  一对伉俪情深,互相保护的奸夫淫妇!

  当真是十分碍眼!

  靳天寒垂在身侧的手指,早已经狠狠捏成拳头。

  他携着一身暴风雨一般的可怕的气压,步步逼近:“白语瑶,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滚过来,跪在我脚边认错,我就考虑一下,对你从轻处罚。”

  白语瑶一把将林墨轩推开,随后当真,听话似的主动朝着靳天寒走去,一言不发的,扑通跪下。

  “靳天寒,我错了,求你,放过墨轩……”

  靳天寒垂眸,幽暗冰冷的盯着她。

  白语瑶垂着脑袋,是彻彻底底顺从的姿态。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啊!”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靳天寒暴怒的,一脚踢开。

  他要的是她跪下认错,而不是,跪下来给她的奸夫求情!

  “白语瑶,你就这么喜欢林墨轩吗,没了子宫,也要想法设法的跟他在一起!”他阴冷的盯着她,眼底,杀意迸现。

第6章 她捅了他一刀

  白语瑶后背发凉,强烈的危机感涌现出来,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见到靳天寒竟然掏出了一把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林墨轩的背影。

  “我现在,就杀了他!然后,让你亲眼看着,你最爱的野男人,是怎么被你害死的!”他手指一动,就要扣下扳机。

  “不要!”白语瑶大叫一声,脑中空白一片,本能的扑过去,身体将靳天寒撞翻在地上。

  有温热的液体,溅射到她的脸上和手背上。

  空白的意识,渐渐回归,她垂眸仔细看,瞳孔登时狠狠缩紧。

  她刚刚,竟然抄起了一块玻璃碎片,捅入了靳天寒的肚子。

  温热的血,汩汩的从伤口里涌出。

  靳天寒不可置信的撑大了眼睛,死死盯着白语瑶。

  “你……要杀我?”他哑声开口,字字用力。

  白语瑶好似被烫到手指,松开玻璃,手脚并用的退开数步。

  “不,我没有……”

  她只是,不想让靳天寒打中林墨轩。

  林墨轩是无辜的,他也绝对不能出事,要不然,她那才一岁的儿子,就没人照顾了……靳天寒捂着出血不止的小腹,艰难起身。

  一旁的保镖起身想扶,却被靳天寒不耐烦的一把推开。

  他就带着半身的鲜血,摇晃的走到白语瑶的面前。

  “为了保护你的奸夫,你不惜杀死我?白语瑶,你就这么薄情?”他低声询问,不知道是不是腹部受伤,嗓音竟然有些抖。

  “不……”白语瑶不断摇头,想要解释,可转念,又想到了他对自己的残忍狠毒。

  比起薄情,她哪里是他的一半?

  “靳天寒, 你对我的时候,又想过自己多残忍吗?”她抬起泪湿的眼眸,神色悲戚,“你割了我的子宫,毁了我的容,还要杀我孩子,你……”

  “那都是你活该!”靳天寒暴怒大吼,“是你先对不起我!是你先出轨!”

  白语瑶哑口,自嘲冷笑。

  靳天寒就是认定了她是个贱人,再怎么解释都不会有用。

  “那你就杀了我。”她神色平静如死水,“既然你如此恶心我,那就杀了我。”

  靳天寒狠狠盯了她几秒,忽而露出了叫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白语瑶心中越发不安忐忑。

  下一秒,背后就响起了紊乱的脚步声。

  刚跑走的林墨轩,被抓了回来。

  白语瑶头皮都几乎炸了起来,跪直了身体,大喊:“靳天寒,你放过林墨轩!”

  她跪行着扑到靳天寒的脚边,苦苦哀求:“他跟我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些关系!他是无辜的,我求你,放过他!”

  靳天寒一脚将白语瑶踢开,手中的枪,再度对准了林墨轩。

  “白语瑶,记住了,林墨轩会死,也都是你害的!”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震耳枪声,同时响起。

  白语瑶脑中轰鸣一声,眼睁睁的看着,林墨轩的胸口爆出血花,他身体一颤,笔直的往后倒去。

  怔楞两秒之后,白语瑶凄厉的尖叫起来,手脚并用,疯狂爬行过去。

  猩红的鲜血染湿了林墨轩的整件衬衣,他双眼紧闭,一动不动,但幸好的是,仍旧还有呼吸……“墨轩……”白语瑶不敢碰他,满脸眼泪的跪坐在地上,对着身边的人不断大喊,“快叫救护车啊,快啊!”

  但身边站着的,全是靳天寒的人,所有人,都只是用冷冰冰的面具,对着她。

  白语瑶就算是喊破了嗓子,也没人理会。

  可她不能就这样害死林墨轩……

  白语瑶又扑到靳天寒的脚下,砰砰的癫狂磕头。

  “靳总,我错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跑了,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求您了,送林墨轩去医院,以后我就是您身边的奴隶,只听您的话。”

  靳天寒冷然垂眸,字字幽寒:“告诉我,那个野种,到底在哪儿。”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