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09:32

金光大道张扬许多

金光大道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山南看南山为大家带来的《金光大道》又名《山村任逍遥》、《逍遥山村》,张扬许多是书中的主角。在一次意外救人的途中,张扬认识了许多,也获得了山神的传承,从此张扬的人生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属于他的金光大道到处都充满着财富与美女。

第一章 救人

  青龙山,连绵数千里,犹如一头巨龙盘踞华夏大地上。此山山势险要,奇峰险地便是。

  一个山坳处,张扬将身上的药篓放了下来,开始采集地上的药材。二十岁的他每个礼拜都会进山采集药材,维持青龙寨的消耗。

  “老大,老大,英雄救美的时候到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一只七彩鹦鹉落在了张扬身边那头堪比藏獒还要壮实的大黑狗的脑袋上。

  “小七,别闹,赶紧帮我看看哪里有板蓝根。”张扬头也没抬,对小七,他是很无语的。可能是雄性激素分泌太强,无法用五姑娘解决的原因,这货整天想的就是能在山中邂逅一只画眉或者金丝雀。

  “我发现一个妞,很漂亮的人妞,就在不远的地方,比波多野结衣都漂亮。”小七叽叽喳喳的说道。

  张扬微微皱眉,连波多野结衣都搬出来了。难不成小七说的是真的?不容多想,张扬快速的将地上那些草药采集了放在药篓里,然后在小七的引路下来到了不远处的山坡里。

  远远地,他就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只见她穿着一身登山服,背着双肩包。精致的五官轮廓分明,只不过却显得异常惨白,看样子像是昏迷了过去。

  走上前去,张扬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随即他的眼睛就锁定在女子脚腕处,虽然穿着衣服,可明显能看到有血迹渗透出来。

  撸起裤边,四个小米粒大小的血印出现在张扬眼中,紫的发黑,而她的脚腕也肿的厉害。

  “擦,这是被毒蛇咬了啊。幸好遇到我,否则晚上就会成为山中猎物的食物了。”人命关天,张扬也不敢耽搁,当即俯下身,将女子体内的毒素吸了出来。

  迷迷糊糊中,许多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感觉。张开眼后就发现一个陌生男人跪趴在自己面前,这让她吃了一惊,他这是在干什么?亵渎自己吗?

  想到这,许多勃然大怒,二话不说,抬脚就踹了过去。

  “我艹...”张扬捂着鼻子发出一声惨叫,鼻子上涌过两道温暖的液体。

  “老大,你见红了。”小七叫道。

  张扬顿时怒了:“你这个娘们是不是有病啊?老子好心好意帮你把体内的毒素吸出来,你踹我干啥?”

  许多愣了下,这才想起之前的的确确是被毒蛇咬伤了。昏迷前本以为会死在这里,却没想到竟然会醒过来。很明显是张扬的功劳。这让她心中升起一股歉意。

  刚想张口说话,小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老大,上她,上她。她让你鼻子流血,你让她下面流血。”

  “给老子闭嘴。”张扬厉喝一声:“不好意思,我这鸟不是好鸟。呸,我养的这鸟不是什么好鸟。”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鸟。这都是跟你学的,有种你咬我~~~”小七拉着长音,扑棱着翅膀飞到树梢上。作为一只能说会道的鹦鹉,它有着自己的尊严。

  许多愕然。自己死了吗?怎么会遇到这种鸟?会说话的鹦鹉她见过太多太多,可是能和人对话的鹦鹉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已经颠覆了她对鹦鹉的认知。

  张扬道:“姑娘,你之前被毒蛇咬伤了。要想活命必须得接受治疗,而我,作为青龙寨最伟大的村医,完全可以治疗你的伤势。不过我这人一般不轻易出手,如果你愿意当我媳妇,我倒是可以救你。”

  许多长得固然漂亮,可张扬这番话完全是恐吓她。谁让她刚才踹了自己一脚的。

  许多幽幽的说道:“当你媳妇?那还是让我死了吧。”

  “老子风流倜傥,貌比潘安,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想要嫁给我。而你,竟然甘愿去死也不愿意嫁给我,没你这么侮辱人的。”张扬委屈的说道。

  “美女,千万别听他的话,前几天某人刚刚被人给退婚。”小七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你妹。你就不能让老子安静的吹个牛逼吗?”张扬大怒,这算是见色忘友吗?

  “实诚,是七哥淳朴而又无法更改的本质。”小七仰头望天。

  许多被这一人一鸟给逗笑了,歉意的说道:“这位大哥,我为我之前的举动向你道歉。如果你能治好我,我肯定会报答你的。”

  听到她的道歉,张扬心中的怨气也一扫而光了,正所谓医者父母心,作为一个医生,他是绝对不允许看到有生命在自己面前死去的。

  在药篓内取出几株草药,张扬放入口中咀嚼起来。然后吐到掌心,绿色的液体挂在他的嘴角,看上去异常恶心。

  “你干什么?”许多有些反胃。

  张扬道:“当然是治疗你的伤啊。如果不及时治疗,伤口极有可能感染,严重的话甚至还会出现截肢的可能。”

  “我能不能自己咀嚼点草药?”许多小声问,作为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2017注册秒送金,她无法容忍一个男人口中吐出来的东西涂抹到自己的脚腕上。当然,她不会怀疑张扬的话,因为,她的右脚现在有种被火烧一般的疼痛。

  “你确定?”张扬问。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张扬二话没说,直接递给她几株草药。

  许多放入口中,慢慢的咀嚼起来,可是过了没几秒,忽然尖叫一声:“我的嘴好像失去知觉了。”

  “头发长见识短,你以为这些草药是什么人都可以咀嚼的吗?除了青龙寨最伟大的村医能不惧草药的属性,其他人一旦咀嚼,嘴巴都会失去知觉的。”小七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扬微微一笑,这个马屁拍的好,必须给满分。

  “你之前为什么不说?”许多不满的看着张扬。

  “蠢2017注册秒送金,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明白吗?他在坑你啊。”小七一句话瞬间让张扬有种抓狂的冲动。

  “七哥,七爷,求你了。闭嘴好么?我不想听你的声音。”张扬并没有坑人的想法,作为一个合格的村医,治病救人虽然重要。可不能拒绝病人的任何要求。

  经过这事,许多也知道了,要想活命,必须得用张扬咀嚼的药草了。只是,对于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2017注册秒送金,亲眼看着别人吐出来的东西涂抹到自己的脚上,那种感觉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第二章 狼群来袭

  当那些药液涂抹在许多脚腕的时候,她清晰的感应到一股凉爽之意蔓延开来。犹如吃下一枚薄荷糖,然后深吸一口气一样。火辣辣的疼痛也渐渐消失不见。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有十分钟左右,原本紫的发青的伤口处也恢复如初了,只有四个浅浅的牙印。

  “这太不可思议了。”许多心中无比震撼,反应过来后,连忙道:“这位大哥,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雷锋。”张扬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许多抬头看向树梢的小七:“七哥,他叫什么?”

  “我帅不帅?”小七问。

  “你是天底下最帅的鸟。”许多回答道。

  小七得意道:“美女,你眼光不错哦。既然你想知道,那七哥就告诉你,他叫张扬,性别男,爱好女。二十岁,家穷人丑,一米七九。前几天刚刚因为穷被人退婚了,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欣赏一些动情片,而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找个2017注册秒送金和他一起欣赏动情片。”

  “鸟日的,今晚别回家了。”张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尼玛,咋什么话都往外说。养鸟不慎啊。

  呜呜~

  忽然,张扬身边那头大黑狗发出了低沉的犬吠声,目赤欲裂的看向青龙山深处。隐约可听到阵阵狼嚎。

  “不好,狼群来了。”张扬脸色大变。

  小七扑棱着翅膀飞上高空:“七哥先去探探情况。”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你现在能走吗?”张扬问。

  许多紧张的说道:“应该能。”说着站起身来,不过顿时就哎呀一声坐到了地上,脸上露出疼痛的表情。很明显是没有彻底痊愈。

  张扬道:“救人救到底,赶紧的。你背着药篓,我背着你。”说着俯下身来。虽然男女有别,虽然许多有轻微的洁癖,可如今却不敢耽搁一分一秒了。万一真的狼群跑过来,那么今天就要死在青龙山上了啊。

  背上许多后,张扬伸手就反搂住了她的大腿,虽然隔着衣服,可仍就能感受到一种充满弹性的手感。

  感受到张扬的大手,许多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尤其是闻到张扬身上那种药材的味道和汗液融合的味道,更是让她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她这二十年里从未感受过的,让她心中小鹿乱撞。

  他的背很宽,给许多一种强烈的安全感。仿佛天塌了都不怕。

  虽然背着许多,可是张扬的速度却很快,用健步如飞来形容也丝毫不过分。作为青龙寨这个传承千年部落的村医,他是知道很多宫廷养身秘方的。

  “老大,不好了。那个寡妇来了。”小七的叫声在半空响起。

  “你确定?”张扬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七没好气的喝道:“废话,作为狼群中的天海翼,七哥怎么能认错?”

  “狼群里面也有海天翼?”许多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扬轻咳一声,道:“这是小七给它取得名字。总之它是一头很漂亮的母狼,只不过前年的时候我宰了它老公,看样子这次像是来寻仇的。”

  狼是一种记仇的动物,一旦被它惦记上,想要行走大山就危险重重了。所以张扬知道自己的处境。

  听到张扬宰了一头公狼,许多瞳孔不由得收缩了一下。深感骇然。

  “姑娘,找个地方我先把你放下来吧。毕竟海天翼,不,狼群是为我而来。我不能连累了你。”张扬道。

  “你救了我的命,如今面临危险,我怎能一人苟且?要死一起死。”许多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坚持,这就是她的坚持。

  “在一起,在一起。”小七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虽然刚刚认识,可是许多的性格却符合张扬的口味,让他感觉不错。

  “前面就是山神庙了,我们去山神庙中躲躲吧。”看着破旧的山神庙越来越近,张扬连忙加快了脚步。而此时,阵阵狼嚎之音也更加响亮了。

  山神庙,位于距离青龙寨二十多里的山内,始建于唐朝,只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破四旧后就很少有人光顾了。年久失修,大门也破烂不堪,只有一座保存的还算完整的大殿挺拔傲然的耸立在青龙山上。进入大殿,一栋高约五米的山神象出现在二人眼中。张扬将许多放了下来,然后找了根两米多长,成人手腕粗的木棍拿在手中。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到了日落十分。追寻着气味而来的狼群也出现在了山神庙之内,为首的是一头高约一米,通体长满白色毛发的母狼。冰冷的眸子里闪烁着无情的光芒。

  大黑狗见状发出低沉的犬吠,呲牙咧嘴。

  “你先躲在庙里。”张扬说了一句,然后一人一狗就走出大殿。来到长满荒草的大殿外。

  看到张扬走出来,那头母狼的眼神顿时凶狠起来,发出一声狼嚎。紧接着,六头灰狼顿时就扑了过来,张开大口,咬向张扬。

  大黑狗发出低沉的叫声,主动冲上前去。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物种和数量感到惧怕,堪比藏獒一般的身体直接就将一头灰狼给扑在地上,张开大口,咬向它的脖子。

  呼!

  就在这时,另外五头灰狼出现在张扬身边。张扬冷哼一声,武动手中的木棍,虎虎生风。在夕阳的照耀下披上了一层金光,犹如天神下凡一般英武不凡。

  砰!

  伴随着一道沉闷的撞击声,一头灰狼直接被他击飞出去,五脏具裂当场死掉。

  “小心。”看到一头灰狼咬向张扬背部,大殿内的许多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捂住嘴巴。心中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掌给紧紧握住了一样。

  本以为张扬会被那头灰狼给咬住,可让她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就见张扬顿时弯下身,手中的木棍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横扫。

  嗷呜

  一声惨叫,那头灰狼直接被木棍打中了脑袋,当场惨死。

  一个呼吸间就杖毙两头灰狼,这一刻,张扬的身影就像是一个烙印一样深深印在少女心间。她知道,这辈子自己注定无法忘记眼前这一幕了。

第三章 山神显灵

  就在张扬杖毙两头恶狼的时候,大黑狗也解决掉了那头恶狼。然后冲了过来替张扬解围。这让张扬微微松了口气。

  张扬并未练过任何功夫,可是他肉身强悍,注重养身,力量之强绝非普通人能够想象的。不仅力量强大,反应能力也异于常人,仅凭这两点,对付这几头畜生已经搓搓有余了。毕竟老话说得好,一力降十会。

  短短三五分钟功夫,那六头恶狼就被杖毙了,只剩下母狼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或许是张扬展现出的实力让它不安,扭头就消失在了昏暗的夜幕下。

  “你受伤了?”看到张扬腿上那道鲜血淋漓的伤口,许多露出担忧之色。

  “没事,被狼爪划了一下。并无大碍。”张扬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在药篓内找出几株药材,咀嚼几口后涂抹到腿上,没多久鲜血就止住了。这对于一个经常进山采药的他来说,这种伤势可谓是家常便饭了。

  谁都没有看到,当张扬的鲜血流淌到地上的时候,脚下的大地就像变成了海绵一样,瞬间将他的鲜血给吸收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天黑了。咱们在庙里过一晚吧,这时候出去太不安全了。”看着夜幕拉下,张扬道。

  许多点点头。

  “孤男寡女同处山神庙,如果这时候来场倾盆大雨,配合电闪雷鸣的画面,绝对是件很暧昧的事情。”山神象上,小七站在上面,憧憬的说道。

  轰隆

  一声雷鸣响彻半空,夺目的闪电照亮大殿内山神象,看上去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吓得许多尖叫一声。紧接着,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你这乌鸦嘴。赶紧给老子滚下来,不知道山神爷是不能冒犯的吗?”张扬没好气的喝了一声,然后看向大黑狗:“黑子,把那些饿狼的尸体拖进来。”

  狼肉可是好东西,很多医术上都有记载狼肉的好处,补五脏,厚肠胃。治虚劳,祛冷积。

  大黑狗虽然不能像小七一样能说会道,可是却能够听懂张扬的话。没多久就将那六具狼尸拖了进来,然后趴在地上。张扬取下腰间那把二十多公分长的匕首,然后快速的将狼皮剥离开来,之后将狼肉一块块的分离开来。

  “七哥,把油盐酱醋拿来。”张扬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许多吃了一惊,油盐酱醋?

  紧接着,她就看到小七在大殿的顶梁上叼着一个塑料袋落到地上。

  “进山采药说不定哪天就会耽搁时间,在山里过夜也很正常。所以之前准备了一些东西放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张扬看出了许多的好奇,解释了一句。然后将准备好的干柴点燃,将狼肉串起来,放在火堆上烤。

  “能和我说说小七的故事吗?你是怎样训练出这种充满灵性的鸟儿?”看着旁边的小七,许多心中升起强烈的好奇。

  小七傲然的说道:“美女,你这话七哥不爱听。什么叫做训练出这种充满灵性的鸟儿?你可以瞧不起人,但不能瞧不起鸟,这是七哥与生俱来的天赋好不好?”

  许多:“...”

  张扬笑着解释道:“实不相瞒,这的确是小七与生俱来的天赋。实际上我也是偶然间发现它的,它被山上的孤鹰给抓伤了,然后被我救了下来。就是这么简单。”对于小七的来历,张扬比谁都想知道。

  许多释然。虽然万物有灵,可她并不怎么相信。不过看到小七后,她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一只有灵性的鸟。

  肉很快就烤好了,张扬来到山神象前,摆上两串。对于山神庙,他还是有着敬畏心理的,毕竟他曾在此多次留夜。

  “好吃,从来没吃过这样的美味。”许多大快朵颐着,可能是太饿了,此刻一点淑女的样子都没有。

  经过交谈张扬得知,许多是省城人,十九岁,在校大学生,喜欢个人探险。也正是这样才会独自一人来到青龙山,好在遇到了张扬,否则就死定了。

  吃完饭后,许多依靠在大殿角落沉沉睡去。看她因寒冷而冻得缩在一起的身子,张扬将那张狼皮披在她身上,也准备睡下了。

  可就在这时,他却惊悚的发现,山神爷那双眼睛亮起了微弱的白光。

  揉了揉眼睛,张扬确定,自己并未出现幻觉。

  “山神爷显灵了吗?”张扬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年轻人,不必紧张。我是青龙山的山神和土地。”一道苍老的声音响彻在张扬耳中。“山神爷?真的假的啊?还有,山神和土地不是两个职位吗?”张扬有些懵。

  “咳咳,仙界仙官太少。只能我一人担任两个职位了。”山神爷道。

  张扬大悟,又问:“不知道山神爷显灵所为何事?”

  山神爷道:“其实我早已离开,现在和你对话的只是一缕神念罢了。若非你的鲜血流淌到地上唤醒了我,我最后一丝神念或许就要消亡了。”

  “虽然不知道您老在说什么,但感觉还是很厉害的样子。”张扬努力让自己接受了这个艹蛋的现实。

  “人界灵气匮乏,很多地仙都离开了这里。我也不例外,只是我不忍这片大地上生活的人们。

  所以,我需要找一个传人,将我的职位传递下去。”山神爷继续说道。

  张扬内心猛地一颤,忍不住问:“您老说的是我?”

  山神爷道:“不错,我观察你已经很久了。心性淳朴,倒是符合我的标准。好了,我的神念快要消失了,你放松自我,接受我的传承吧。”

  山神象眼中的光芒一闪而逝,紧接着,张扬就看到一个巴掌大小的令牌飘然而出,土黄色的颜色,散发着微弱的金光,上面有着一副波澜壮阔的山河。看样子应该是青龙山无疑了。

  “此乃山神令,或此令牌你就是青龙山的山神和土地,这片大山就是你,不分彼此。只要滴血认主,它就会成为你血液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年轻人,我要走了,这片大地就交给你了。”

  山神爷的声音缓缓消失,一切都归于平静,如同不曾出现过一样。唯独张扬手中那块沉甸甸的山神令证明着之前发生的并非是错觉。

第四章 金手指

  “滴血认主?”

  对于网络小说中经常出现的这个词汇,张扬并不陌生。当即就咬破了指尖,一滴鲜血渗透而出,落在山神令上。

  下一刻,山神令上骤然爆发出一道微弱的霞光,消失在张扬的手中。紧接着,张扬就感受到山神令出现在了自己的体内,和鲜血交融在一起。这种感觉非常的神奇。

  “怎么回事,我为何能感受到外面的枯草?”

  张扬猛地打了个哆嗦,他清楚的感应到外面那些随风飘荡的枯草仿佛化身为身上的汗毛。汗毛被风吹过是什么感觉他现在就是什么感觉。

  “擦,这是要发啊。如果青龙山真的和我,我就是青龙山的话,那么我岂不是能感应到哪里有药材?”

  张扬心中狂喜,当即闭上眼,认真的感受起来周围的一切。外面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感受中,只不过只有五百米的范围,这也让他激动不已了。

  为了检验山神爷的话是否成立,张扬连忙走了出去,向着西北方走去。因为在他的观察中他发现,那里有一株天麻的。

  当张扬看到那株弱小的天麻后,原本虚弱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掩的激动。心脏更是砰砰砰的跳动着,视乎要跳出胸腔,快速的跳动甚至让他的呼吸都出现了短暂的急促。

  虽然只是一株普普通通的天麻,可让他激动地是拥有了能探测周围的神奇本领。这个本领对于别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可对于一个经常进山采药,熟悉药材属性的他来说那就是一个聚宝盆啊。毕竟野生药材价值很高的。

  青龙山中物质丰富,尤其是药材。相传这里生存着上百年,甚至千年份的稀有药材。就算是一株上百年份的药材,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换一辆小轿车。如果是上千年份的,那绝对是灵药了。堪称无价之宝。只不过这些药材生长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就算有人敢冒死进入深山,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但如今,成为山神后,张扬却发觉,寻找到他们视乎并不难。是的,只要自己走过,就能轻易的洞察哪里有药材。

  丫丫的,如果能找到那些稀有药材,这是分分钟要成为百万富翁的节奏啊。恢复了下心情后,张扬向着山神庙走去。刚刚走到中途,他就发现许多迎面走来,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

  “你没事吧?”许多关心的问。她听到了张扬的叫声,这才跑了出来。

  张扬哈哈一笑:“没事,好的很,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歇着吧。”

  第二天一早,二人简单洗了把脸,然后向着山下走去。大黑狗担任起了苦力,驮着那五头狼尸。

  青龙寨并不大,只有不到二百户人家。因为交通不便,所以十分的贫困,房屋也都是用石头垒砌起来的。

  还未走进寨子,一阵醉人的桃花芬芳蔓延开来。远远就看到寨子最西方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一棵巨大的桃树正绽放着粉红色的花瓣,巨大的桃树足有七八米的高度,修剪的十分精致,就像是一把被撑开的大伞,将整户人家笼罩起来。无数蜜蜂穿梭在花丛中,美不胜收。

  “那是什么地方?好美啊。”许多眼中露出一丝痴迷,她没想到在如此偏远的山村,竟有如此美丽的画面。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一般。

  “我家。”张扬笑道。

  “太美了,那是桃树吗?也太大了,这简直就是参天大树啊!”许多感叹道。

  桃树在华夏已经有了将近四千年的种植历史。张扬的祖上在隋唐时期曾是一名医官,因年纪较大,喜欢吃桃,荣归故里时特意找到隋文帝,请求他能恩赐两棵桃树。因为张扬的祖上医术精深,深的隋文帝的喜欢,便赐给他两棵桃树。回到青龙寨后便种在了院子里,仔细算算距今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只不过其中一棵已经死了多年。只剩下一棵干枯的树干。

  “不可思议,竟然有桃树能活这么久。那这棵桃树结出的果实好吃吗?”许多好奇的问。她本不是一个好奇的人,可是她发现,自打遇见张扬之后,自己就有很多问题想要解开。

  张扬无奈的摇摇头:“自打另一棵桃树死后,这棵桃树就再也没有结出过果实了。万物有灵,人,动物,树木都是一样。两棵桃树在一起花粉会交融在一起,就好比男人和2017注册秒送金可以生出孩子一样。它们虽然不分性别,可是花粉会使得它们结出丰硕的果实。不过另一棵桃树死后,活着的那棵桃树就算开了花也不会结出果实。”

  许多摇头:“不明白是啥意思。”

  张扬道:“其实很简单,这就是‘异花授粉’和‘自花授粉’的区别,你听不懂也很正常。”

  许多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之色:“太可惜了。那这棵桃树现在就只能看吗?没有经济价值了?”

  “有啊,养蜂卖蜂蜜。不过数量不多,每年也就能卖一千多块钱吧。”张扬郁闷的说道。

  “爸妈,我回来了。”说话间,二人来到家里,张扬向着屋里吆喝一声,然后将大黑狗身上的狼尸卸了下来。“哥,我还以为你因为被退婚的事情想不开了呢。”穿着一件白色毛衣外套,搭配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的张翠走了出来,笑着打趣。张翠今年十八,一米六五的身高,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明亮的双眼给人一种灵动的感觉。笑起来嘴角有俩浅浅的酒窝,给人一种清纯可人的感觉。

  “去你的,你哥的承受力有那么弱吗?”张扬翻了个白眼。

  “哥,这位是?”张翠刚想说话,忽然看到了张扬身边的许多,顿时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许多太美了,美的让人快要窒息,简直到了美绝人寰的地步。

  “你好。我叫许多,是一名登山客。只不过昨天被毒蛇咬伤了,恰好你哥救了我。”许多笑着道。

  “你有对象没?”张翠直接问。

  许多一愣,不知道张翠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如实答道:“没有。”

  “多多姐,远来是客,快快快,屋里请。”张翠顿时变得热情了很多,硬拉着一头雾水的许多进入屋里。

  张扬无奈一笑,他知道,如果许多说自己有男朋友,张翠这丫头肯定不会表现的如此热情。

  吴翠兰见儿子领回来一个大美女,虽然只是朋友,可却表现的很热情。蒸了一锅热气腾腾的大馒头,又亲手做了几个农家风味的特色菜。什么红烧茄干,腊肉,腊鱼,这些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到的菜肴。让许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第五章 你拱我,我供你

  吃过饭后,下地干活的张大民也回来了,父子俩联手,将那五头饿狼扒皮分尸,至于狼肉全都分给了周围的街坊邻居。没办法,家里没有冰箱,这个季节又无法做腊肉,放的时间长了会腐烂。

  “这几张狼皮是好东西,估计能卖不少钱。只不过现在狼成了保护动物,如果卖掉的话肯定会被抓起来的。”张大民坐在院子里的桃树下,抽着一个大烟锅子。

  张扬轻描淡写的说道:“不卖就不卖,留着做被子。”

  张大民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都二十了,得想法子弄点钱给你娶媳妇啊。”

  “钱?爸,钱的事您就别操心了。咱家以后缺不了钱的。”张扬笑着说,以前他没有任何的生存之道,只是给寨子里的人们治病赚点前。可如今成为山神后,青龙山上任何资源都能利用起来。赚钱对于他来说不要太搜易贼。

  “吹吧你就!”张大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对于儿子的话,他显然是不相信的。

  “张叔叔,狼皮是什么价格?”许多走了过来,客气的问。

  “不一定,以前的时候一张狼皮能卖一千多,像这种没有外伤的狼皮起码得两千。”张大民回答道。

  “那行,这些狼皮我要了。六张狼皮,我给您一万五,您没意见吧?”许多笑着问。

  虽然和张扬接触不深,但是她能看得出来,张扬是一个很有尊严的人。如果给他钱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的话,肯定会让对方反感。也正是这样,许多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报答张扬的救命之恩。

  “你说真的?”张大民大吃一惊,一万五千块,对于青龙寨任何一个家庭都不是小数字了。

  许多嫣然一笑:“当然是真的。”说着回屋在包里取出一万五千块钱。

  看到随身携带这么多现金,张大民父子俩知道,这丫头来头恐怕不小啊。

  “叔叔,您点点。”许多将钱递给张大民。

  “不用点了,叔叔相信你。你们先聊着,我去晾晒下药材。”张大民呵呵一笑,起身离去。他必须要给儿子单独的空间,万一真的勾搭上这丫头,那好日子就来喽。

  一阵微风吹过,树上的桃花纷纷落下。将这片空间点缀出粉红色,看上去犹如雪花飘落,犹如置身梦幻中一样。张扬问:“许姑娘,你打算啥时候走?”

  “你很希望我走?”许多坐到凳子上,仰头望着飘落的花瓣,眼神痴迷。

  张扬轻咳一声:“你这样在我家,寨子里的人会误会的。万一把你当成了我女朋友,那以后谁还会帮我提亲?当然了,如果你想当我媳妇,我倒是可以放低要求把你给收了。”

  “呸。”许多轻呸一丝,脸颊通红,心中升起一丝不满,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成为自己的男朋友。

  这家伙倒好,竟然说放低要求可以把自己收了,怎么,自己长得有那么难看吗?

  想起男朋友的事情,许多叹了口气:“不瞒你说,其实这次我是偷跑出来的。家里给我找了一个我不喜欢的男人定亲,所以我想在你们这里住几天。当然了,我不会白吃白住的,我可以给你们伙食费的。”

  张扬挠了挠脑袋:“这样啊,那行吧。不过恐怕得委屈下你了,我家房子有限。你和我小妹住一间房吧。”

  “恩恩,谢谢。”许多连忙感谢。

  这时候,一辆电动车出现在张扬家门口,随即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进来。一身粉红色毛呢外套,搭配黑色打底裤和时尚短筒靴,在偏远的青龙寨中犹如一道靓丽的风景。

  “你来干什么?”看到周娜进来,张扬沉声问。

  对于这个踹了自己的2017注册秒送金,张扬心中很是厌恶。麻痹的,说好一起看爱情动作片,可他妈的却和别人演了爱情动作片。

  周娜在口袋里取出一款三星手机,不冷不热的说道:“把它还给你。”

  “老公,这就是你前女友吗?”许多忽然开口。

  这声老公顿时让张扬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升起来了。尼玛,有眼力劲,不错不错,小爷没有白救你啊。

  听到许多的声音,周娜表情顿时一变,本以为她是青龙寨人前来看病的,没想到竟然喊张扬老公。而且对方明显比她要漂亮。

  “张扬,够可以的啊,我们才分了三天你居然找到相好的了。”周娜冷笑连连。心中有些不爽。

  张扬道:“呵呵哒,有脸说我?咱俩还没分手,你不是和别人滚床单了吗?”

  周娜脸色阴沉,将手机放下离去。

  看着那款自己积攒了一年收入买来的三星智能手机,张扬顺手扔进了水桶里,一个已经成为过去式的2017注册秒送金,一段不曾美好的记忆,何须留它做纪念。

  “刚才的事谢了。”张扬笑着说了声。许多笑道:“比起你救过我的命,我做的这点事太微不足道了。你的事翠翠和我说了,还希望你能想开一点。”

  张扬道:“没什么,其实我已经想开了。想的很开,她就好比我精心养得一棵大白菜,本想着等她长大后我就将她拱了,只不过在我不注意的时候被别人拱了。没事,这世界不就是你拱我,我拱你么。2017注册秒送金多得是,我相信肯定会有很多2017注册秒送金心甘情愿让我拱。”

  “......”

  以前的张扬对未来没有一丝希望和期待,他本想着就这样生活在大山里。就算无法找到可用每天陪自己看爱情动作片的2017注册秒送金,也可以去村里那几个寡妇家里去串串门。不过现在,获得山神传承的他,对于未来,有种荷尔蒙飙升的亢奋感。

  “扬子,村头你二旺嫂打电话来说身子不舒服,你去帮她瞧瞧。”吴翠兰探出身来,吆喝了一声。

  “好。”张扬答应一声,然后背着药香就来到了村头二旺嫂家。

  二旺嫂本命叫做王芬,今年二十五岁,长得貌美如花。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就模样。可惜命不好,刚刚嫁给二旺还没一个礼拜,二旺就在赶集的路上被汽车给撞飞了,所以王芬变成了村子里的寡妇。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呢。

  “嫂子,听说你身体不舒服,咋子个情况?”进入王芬家中,张扬看到了床上躺着的那道动人的娇躯。

  虽然是农村人,可王芬却一点也不像是农村人,婴儿肥的小圆脸,白白嫩嫩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明亮无比,身体发育更是么的话说,前凸后翘的。绝对比波多野结衣还要棒。

第六章 用手可以么

  “小叔子来了啊。我小肚子有点疼,你帮我瞧瞧。”王芬勉强一笑,发出虚弱的声音。虽然虚弱,却给人一种全身酥麻的感觉。

  张扬在药箱里取出脉枕,放到她手边,搭脉切脉,认真感受着她的脉象:“气血旺盛,脉象絮乱,这是典型的内分泌失调引起的征兆痛经。”

  “这种情况好治么?”王芬小声问。

  张扬挠了挠脑袋,道:“怎么说呢。好治也不好治,我能治标,不能治本。”

  “说的啥云里雾里的。”王芬有些费解。

  张扬轻咳一声:“你这种情况扎几针,喝两副药就能缓解疼痛。这是指标,可不治根啊,要想治根其实也不难...”说到这,他的声音停住了。

  “怎么治?你这人,怎么还卖起了关子啊。小叔子,我可告诉你,你别向村里那些老爷们似得来调戏我,否则嫂子就不喜欢你了。”王芬以为张扬在故意卖关子,脸色微微一沉。幽怨的说,不过在张扬眼中那就有另一番风情了。

  张扬道:“嫂子,你多想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么。其实我并不是卖关子,只是有些事情不方便说出口罢了。”

  王芬道:“这有啥不方便的,我是病人,你是医生,有什么就说什么呗。”

  张扬轻咳一声,道:“其实嫂子根本就没病,只不过是阴阳失调导致的内分泌失调。毕竟自古以来男为阳,女为阴,嫂子自己一个人生活,难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听到张扬的话,王芬脸上露出黯然之色,心中泛起一阵苦涩。刚刚初为人妻丈夫便因车祸而死了,空虚寂寞冷那是肯定的。不过作为一个恪守本分的2017注册秒送金,她根本没有动过其它荒淫的念头。

  “小叔子,嫂子这种情况好解决吗?”王芬轻声问。

  “这个,怎么说呢。只要找个男人阴阳结合几次就能解决了。”张扬尴尬的说道。恨不得毛遂自荐。

  “啊?”王芬脸上顿时升起一抹羞红,虽然她已经成为了人妇,可在那些事上还是有些保守的。

  “小叔子,除了找男人之外,用手可以么?”片刻后,王芬小声问了一句。羞红着的脸蛋犹如一枚熟透了的水蜜桃,视乎轻轻一掐就会淌出津甜的蜜汁一样。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如果用手可以,那么要男人还有啥用?”张扬翻了个白眼,感觉全身热血在沸腾和燃烧。忍不住幻想了下王芬躺在床上,岔开双腿用手的画面,这让他心中升起一股燥热。感觉口干舌燥。

  “哦...”王芬答应一声,闭上嘴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嫂子,要不我现在帮你扎几针?”张扬反应过来,忍不住问。

  “恩。”王芬点了点头,然后将身上的衣服撩了起来,露出平坦而又雪白的小腹。

  见此一幕,张扬顿时感觉心跳加快了许多。习惯了隔着屏幕的他,此刻恨不得用手轻轻抚摸下是什么感觉。不过他很快就收敛了情绪。取出银针,在王芬腹部的两个穴位上轻轻捻动起来。

  两只银针扎进去,王芬顿时感觉疼痛减弱了几分,忍不住问:“小叔子,你感觉嫂子这个人咋样?”

  “哪方面?”张扬虽然知道王芬话中的意思,可是不确定。

  “你说呢?”王芬翻了个白眼,给人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咳咳。当然是极好了。”张扬轻咳一声,作为我幻想的对象,能差么?不过这话他不敢说。

  “那你能解决我的根本问题么?”王芬小声问,心中小鹿乱撞。

  “嫂子,这,这不好吧?”张扬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王芬是啥意思了。她这是想让自己用‘大针’捅她啊。丫丫的,这世界太疯狂了,2017注册秒送金比男人都开放。只是,他虽然有贼心,却没贼胆。

  “你不是整天把医者父母心挂在嘴边吗?如今嫂子有病,你不能不治啊。”王芬顿时委屈的像是一个小媳妇。

  张扬摸了摸鼻尖:“这种病村里的男人都能治,嫂子你为啥偏偏看中了我?”

  “你比他们帅。也比他们壮。”王芬满脸陶醉的看着他。

  “虽然是实话,可是有拍马屁的嫌疑。那啥嫂子,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张扬收拾好东西落荒而逃。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他现在还是单身,可不敢和王芬发生点某些见不得人的事。万一事情败露了,那么他这辈子将无法在大山里立足了。这不仅仅是丢的他自己的脸,还有老张家的脸啊。

  回到家后,张扬根据王芬的情况配了两副中药,本想让张翠送过去。毕竟他有些不敢面对王芬了,万一她对自己来个霸王硬上弓,自己究竟是硬呢还是硬呢?这是一个男人无法决定的问题。

  遗憾的是,张翠带着许多去村子里玩了。没办法,张扬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回到王芬家中。

  还未进门,张扬便清楚的听到一阵动听的声音,如同天籁之音般起起伏伏。让他瞬间打了个寒颤,不要想也知道,王芬动‘手’了。

  张扬本想放下草药就走,可是听到那动听的声音。双脚像是生根了一样,再也移动不开分毫。不由得脑补了下房间中的画面,一手放在两腿间,一手轻抚着胸前的丰满。精致的娃娃脸上布满红霞,轻轻咬着嘴唇,眼神迷离,仿佛能勾魂一样。

  想到这,张扬顿时就一柱擎天了。他知道,晚上要多吃两个鸡蛋补补营养了。

  “老大,冲进去,冲进去。”

  就在张扬偷听的时候,小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艹你妈。”张扬打了个寒颤,将那两副药材放在门口就跑。偷听墙角本身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今倒好,竟被小七给戳破了。完了完了,以后没办法在王芬面前抬起头了。

  听到小七的声音,王芬连忙打开窗户,顿时就看到张扬那落荒而逃的身影,绯红的脸蛋上泛起一丝怪怪的笑容:“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总有一天我要将你拿下。”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