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09:30

《我的情深你若懂》小说的作者是芒果千层,这里为您提供我的情深你若懂芒果千层小说阅读,我的情深你若懂芒果千层小说精彩节选:龚珊满脸嘲讽地盯着我,那眼里有厌恶,有仇恨,有怨毒……我忽然意识到,即使我学了狗叫,她肯定也不会放过我。

我的情深你若懂
推荐指数:★★★★★
>>《我的情深你若懂》在线阅读>>

《我的情深你若懂》精选章节

012这不像精神病院,更像是一幢鬼屋

龚珊蹲下来,抬起我的下巴,道:“那你学几声狗叫,学得好,我就考虑放了你。”

透过泪眼,我看到她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

——————

真的要学狗叫吗?

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可如果……不按照龚珊的要求去做,我的手估计真的会被她废掉。

我咬着唇角,一时犹豫不决。

龚珊满脸嘲讽地盯着我,那眼里有厌恶,有仇恨,有怨毒……

我忽然意识到,即使我学了狗叫,她肯定也不会放过我。

她不过就是想侮辱我,耍着我玩。

或许是见我久久都没有动作,龚珊不耐烦地皱眉,一脚踩在我的指头上,怒骂道:“贱人,去死吧!”

我痛得牙齿发颤。

她尤不解气,用脚跟更狠地碾压我的手指头。

我紧紧咬着牙齿,可还是抵挡不住那股钻心的痛。

简直痛入骨髓,我脑袋不知怎么,也昏昏沉沉。

可能是伤到神经了……

我痛得浑身发寒。

可比起身理上的疼痛,我心中的恐惧更甚,我怕我的双手真的断掉。

在极度的恐慌中,我渐渐失去了知觉。

在晕过去之前,我隐约听见龚珊在指挥保镖:“把她扔到车上。”

……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车上。

我被保镖扣押着,就像是被送去行刑的罪犯。

现在应该是开去乐山吧。

比起被当成精神病,我更在意的是我的手。

手指的筋骨已经断了,没被包扎,伤口就那么露在外面,一直流着血。

这双手,以后还能用吗?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任由眼泪流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往窗外望去。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高大的围墙后面是一片像度假山庄的建筑。

这里应就是乐山了。

乐山是花临人闻之色变的地方,一般人是不会来这里的。

我从前也没来过。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座牢不可破的监狱。

而现在,我被苏石岩和龚珊强制关进来。

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大门被打开,车子开进去,经过几个弯道,终于停在一幢房子前。

房子外面黑黢黢的,只有漆黑的树影偶尔随风摇动,就像是鬼影子,看着可怖极了。

更可怕的是,大厅里亮着惨白的灯光,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脑袋里闪过恐怖片里的场景,心里有点打鼓。

好在我是学医的,大一上学期开始就和大体老师打交道,有时候大晚上做实验,一个人跟大体老师待在一起,也算是训练出胆子了。

其实比起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

所以我更怕龚珊,她是我在这世界上见过的最恶毒的2017注册秒送金。

这次她没有亲自来,我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是什么,可我敢肯定,她必然已经交待保镖折磨我。

保镖推搡着我,下了车。

我被押着进了那幢可怕的房子,走廊上依旧只有惨白的灯光,偶尔能听见两旁的房间里传来各种嘶吼尖叫,在空寂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这不像精神病院,更像是一幢鬼屋。

最后抵达走廊的尽头,我被推进了一间封闭的屋子,四面都是墙壁,只有一扇小窗户,房间里没开灯,一片漆黑。

我听见其中一个保镖道:“好好看着,别让她跑了。”

其他人都应了好。

对方又道:“龚小姐的意思,每隔几个小时就打她一顿,让她受点教训,但不能让她死了,要慢慢地折磨她,你们注意点分寸。”

我听得心头发冷。

龚珊果然在变着法子磋磨我。

看来她不单单是想让我的手报废。

我更深层次地见识到了她的恶毒。

可我此时也想不到办法来摆脱。

我的十根手指头都肿了,即使不碰,也痛得我脑袋发昏。

更何况这间屋子只有一个小窗户,外面还有人看守,我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等渐渐适应了屋里的黑暗,我慢慢地摸索,发现这是一间空屋子,没有任何家具。

我靠着墙,坐在冰冷的地上,默默地想着对策。

后来实在是撑不住,竟然就这样昏睡过去了。

半夜却被冷水泼醒。

原本初夏的夜里就有些冷,再被冷水一浇,我一下子惊醒过来。

我打着寒战,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拖拽了几米远。

接着就感觉有人一脚踩下来,正好踩在我没有被包扎的手指头上。

我痛得尖叫出声。

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原来之前在走廊上听见的嘶吼声是这么来的。

我死死咬着牙齿,不想让自己变成只知道吼叫的疯子。

可是不行,太痛了,痛得我五脏六腑都在扭曲。

我鼻涕眼泪一起流,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最终痛得晕了过去。

……

等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温暖的床上,有明亮的日光透过白色窗帘照进来。

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在乐山的精神病院!

可这是哪里?!

我慌乱地坐起来,看到自己的手指头竟然已经被包扎过了。

药水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虽然还有些刺痛,但药水很清凉,让我感到很舒服。

这让我诧异极了。

再看我的衣服,也被换过了,之前的衣服上都是鞋印,还有血迹,现在却换了一套白色睡衣。

我打量了下房间的布置,很是清雅,床头柜上竟然还有一束百合,是我最喜欢的花。

这实在太诡异了。

总不可能是龚珊大发慈悲放过了我。

那我是在做梦吗?

我搞不清楚状况,坐在床头发懵。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两个女孩子走进来,一个甜美,一个清纯。

甜美的女孩子冲我微笑道:“苏小姐,您醒了,我来给您换药。”

两人手脚麻利,动作轻柔地给我的手指头上药。

我回过神来,低声问道:“请问……这是哪?”

一开口,我发现自己嗓子都哑了,应该是昨天夜里哭太多的缘故。

清纯的女孩子立刻给我倒了杯温开水,还很体贴地递到我嘴边。

这样的细致周到,让我有些不适应,更让我狐疑,为什么她们对我这样好?

甜美女孩笑着回答我道:“这里是周家,您只管好好养伤,有什么事吩咐我们一声就行。”

周家……难道是周勋家里?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问道:“是周勋……叔叔的家吗?”

毕竟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他会帮我,也只有他有这样的本事,能将我救出来。

不过,他不是回帝都了吗?

怎么会知道我被龚珊抓了起来,还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