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4 09:05

岁月陪你而老去盛瑾画顾安心

岁月陪你而老去全文阅读

岁月陪你而老去小说的主要人物是盛瑾画顾安心,网络作家王族小妖2是此书的作者,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总裁小说,又名《总裁诱入怀:老公大人,早上好》。小说讲述的是盛瑾画,盛瑾帝国集团最高统治者,黑暗神秘犹如王者一般的男人,不过28岁,便握尽一切金钱与权势。一场意外,顾安心却与这个男人再度有了纠缠。

第一章 怀了野种

  晚秋的月光,穿过宽大的落地窗,一缕一缕地照射下来,很皎洁,很明亮,却也冰冷。

  疼……

  全身每一寸肌肤,都疼。

  药物与酒精双重控制下,神志不清的顾安心,仍然灵敏捕捉到了危险的气息。

  奢靡的主卧,没有点灯,黑暗弥漫,疯狂的情.欲不断地缭绕;月光下,被撕裂的衣衫,四处散落在地板上,凌乱又火.热。

  深夜的房间,静谧而诡异。

  除了秋风掠过树梢的细碎声,只剩下男人愈发粗重的喘息声。

  顾安心睁大眼睛,竭力想要看清男人的脸,但是冷清的月光下,他的脸庞逆着光,融在一片阴影里,灰暗不清,顾安心只能看见他的眼睛,黑暗,冰冷,敛着锋芒。

  那一晚,意识模糊的顾安心,那宛若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在冷冷的月色中,摇曳了整整一夜……

  顾安心从噩梦中惊醒时,自己正躺在医院里,宁城刚好迎来初雪,窗外,天与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

  她的掌心,却一片潮湿。

  腹部隐隐的刺痛感,刺激着她的神经:她怀孕了,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

  而那晚在酒店里,她与男人风卷云涌的画面,在这三个月里,隔三差五就出现在她的梦里。

  旖旎,疯狂,心悸。

  但凡现在回想起那男人的眼睛,顾安心仍然觉得后怕:那双蛰伏在黑暗里犹如秃鹫般的眸,冷,狠,凶猛异常。

  强大的气场,不是任何人能招惹的。

  “安心,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发现哪里不舒服?!昨天晚上,你突然晕倒,可吓坏伯母了!!”沈雅清第一个凑上来。

  “你这个孩子也真是,怀孕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们?!还好肚子里的孩子没事!!”黎淑静语气虽然是责备,但眉眼之间,满满的全是笑意。担心了整整五年,现在她这颗心终于尘埃落定。

  虽说沈雅清一直不怎么待见顾安心,哪怕顾安心与陆之初已经交往了五年,仍然觉得顾家一心想攀陆家的高枝,一直防备着呢,然而打从昨晚得知顾安心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沈雅清脸上的笑意,就没有减过。

  顾安心有了陆之初的孩子,这便意味着:嫁入陆家,指日可待。

  有了陆家的支持,顾氏集团的财政危机,也可以缓一缓。

  “安心,来,喝点鸡汤。医生说,你之所以晕倒,是因为身体太虚弱了……”平日里,高傲到用鼻孔看人的沈雅清,第一次嬉皮笑脸亲自喂顾安心鸡汤。这可是她的第一个孙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的孙儿有一点意外。

  这家医院,有陆家的股份,昨晚她问过B超医生了,顾安心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儿。

  然而,无论沈雅清和黎淑静如何赔笑讨好,顾安心皆是面无表情靠在床头,冷冷看着窗外如羽如絮纷飞的鹅毛大雪,没有理会她俩的意思。

  面对顾安心的冷落,沈雅清有些尴尬,忍了又忍,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然而,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狠狠一脚踹开。

  顾安心微微别过脸,一眼就瞧见:陆之初铁青着脸,满目阴骘地站在门口,而他身后的顾安柔,眼底满是盛气凌人的得意笑意,带着看好戏的姿态。

  陆之初走到床边,平日英俊漂亮的脸庞,此刻狰狞地扭成一团:“顾安心,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

  “……”

  霎时,病房里一片死寂。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的沈雅清,脸色惨白地问:“之初,你在胡说什么?!昨天你和安心已经订婚了,孩子不是你的吗?!”

  跟着一起进来的顾安柔,不等陆之初作出反应,便涨红着小脸,替陆之初打抱不平地咋呼:“我姐夫碰都没碰过她,怎么可能怀上姐夫的孩子?!分明是我姐不甘寂寞,在外面外胡乱搞男人,怀了野种……”

第二章 宝贝,爸爸不要你,妈妈要

  “胡说八道——!!”匆匆赶来医院的顾华霆,还未走到门口,便听见顾安柔怒不可遏的咋呼,整张脸瞬间涨得绯红,眉目之间都染上一层怒意。

  他几步跨到门口,气愤万千地瞪着顾安柔:“柔儿,你姐姐向来温柔贤惠、乖巧懂事,做事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怎么会做出有辱顾家门楣的不齿之事?!”

  顾安柔瞧见平时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父亲,居然凶自己,顿时委屈至极,她情绪激动的从自己爱马仕包包里,抽出一份报告,讥诮道:“爸比,你眼中一直所谓的乖乖女,其实私底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荡.妇,你自己看,这是DNA亲子鉴定报告,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我姐肚子里的孩子,和姐夫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顾华霆接过报告,从头至尾快速扫了一遍,在觑见鉴定结果那里写着“非父子关系”五个字时,只觉一股怎么挡也挡不住的怒火,疯狂飙升至头顶,啪~,他反手就狠狠抽了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顾安心一巴掌……

  **

  铺着厚厚一层雪的夜,在繁华都市霓虹灯的点缀下,美得不可方物。

  但是落入顾安心的眼,却是那般死寂,冰冷。

  恰逢圣诞节,整个宁城,处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但是只穿着一件病服的顾安心,却俨如无家可归的游魂野鬼,孤寂的在大街小巷穿梭。

  “顾安心,整个顾家的脸,彻彻底底被你丢尽了。”

  “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打掉孩子,跟陆之初结婚;要么给我滚出顾家,我没有你这样恬不知耻的女儿!”

  两个小时前,顾华霆在医院里的咆哮声,还不停在她耳畔回荡。

  寒风里,顾安心呈现出病态惨白的脸,钻心地疼。左右脸颊,一边一个的硕大巴掌印,红得刺目。

  那分别是:陆之初和顾华霆两人的杰作。

  不知道要去哪里,顾安心漫无目,在雪夜里,踽踽独行。

  偌大的城市,竟然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长时间的行走,从医院里穿出来的棉质拖鞋,已经被冰冷的雪水给浸透,寒意,一直从脚底蔓延至心底。

  紧紧的,顾安心一直小心翼翼用自己的衣服裹住肚子,温柔至极。

  最终,实在疲惫了,决定找一家安静且保密性好的酒店留宿一晚。

  她未婚先育、被未婚夫家扫地出门的消息,恐怕早已在宁城传得沸沸扬扬,加之孩子父亲的身份不详,豪门圈里,不知被耻笑成什么模样,今夜,顾安心只想陪肚子里的孩子过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圣诞节。

  只有他们母子二人。

  鼎尊酒店。

  顾安心还未走进大门,便被保安拦住:“小姐,不好意思,今晚酒店不对外开营业。”

  不对外开放,换句话说,就是:包场。

  平日里,能入住“鼎尊”酒店的人,在宁城屈指可数,而,能包场的,恐怕也只有那个男人。

  顾安心的心,当即砰砰直跳,刚欲开口询问,眼尾余光却不经意瞄到酒店里:一男一女两人,正沿着夜景极好的花园,缓慢散步。

  在医院里被陆之初和顾华霆抽巴掌抽得满嘴都是血,顾安心却是眉头都未皱,然而此刻,看着那抹穿着黑色风衣显得愈发挺拔的背影,缱绻温柔地护着身旁的2017注册秒送金,深怕她摔倒,顾安心忍不住眼泪婆娑,冰凉的指腹捂住微隆的小腹:“宝贝,爸爸不要你,没关系,妈妈要。宝贝,妈妈这就带你离开,去到一个没有伤害的地方……”

  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但是顾安心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人,不是谁,正是孩子的父亲——盛瑾画。

  冬季,下雪的夜,顾安心受伤地蜷缩着瘦削的身体,缓慢离开酒店。她死死咬住嘴唇,努力将泪水憋回去。

  小画画,这些年你还好吗?!你说过要回来接我的,星星一直在等你,可是小画画,你去了哪里?!是否还记得星星,你的星星……

第三章 盛瑾画

  宁城,是整个亚洲所有行业的龙头企业的聚集地,以至于这座繁华的大都市,贫富等级,格外严重。用“物以类聚”这四个字形容,再贴切不过。

  宁城:一等一的富豪,集中聚集在城南;中等富豪,聚集在城西;城北,则是豪门圈中,贫民所居住的地方。

  至于城东,是每个富豪的终极目标,没有谁不想入住城东。但是,别说住到城东,就算是往城东的分界线多靠近一点点,都是一种奢望。

  城东,是令所有豪门望尘莫及的禁地,包括四大家族。

  早在五十年前,城东便被“盛瑾”家族全部买下,然后像皇宫般圈划起来,足足占了寸金寸土的宁城的四分之一,盛瑾别院的构建,异常磅礴巍峨。

  盛瑾,是豪门中的豪门,是金钱与权势的代名词,无人能及。

  **

  冬季的午后,雾气霭霭,淡黄色的阳光在云层里,忽隐忽现。盛瑾别院北角一望无垠的狙击场,枯黄的草地,凝结上一层薄薄的冰渣。

  嘭~!

  嘭嘭~!!

  嘭嘭嘭~!!!

  接连不断的枪响,在安静的狙击场上空,一遍又一遍刺耳地盘旋。

  济源拿着一份文件,出现在狙击场时,远远便瞧见:盛瑾画趴在草地上,架着狙击枪,全神贯注地瞄着几百米远,每隔几秒便会腾起的飞碟。

  盛瑾画,生性向来寡淡冷峻,他是那种冷静到可怕的男人,济源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他有悲有喜、大起大落的表情,可以这么说,他连杀人,都是安安静静、淡淡漠漠,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然,就是这样一个安静自持的男人,却上.瘾般喜爱狙击和拳击。

  这两项运动,热血,沸腾,却也血腥,暴力,透着一股变.态的狠!

  飞碟,急速且密密麻麻往天空腾飞而起。

  嘭,嘭,嘭,嘭,嘭——

  一阵密集的射击,白色的飞盘,顷刻之间,粉碎性炸裂,空气中,硝烟弥漫。

  “好!!”不远处,穿着墨绿色军装,笔挺坐在黑色沙发上的萧岱霆,带头鼓掌,“三弟,好枪法!!”

  他身后的晋安,也跟着欢呼:“三哥,威武!!”

  倘若估算得没错,刚刚腾起的飞碟,至少二十枚,虽然高低不一致,但是全数击落,无一幸免。

  这得多高的技艺,得多块的手速,才能完成得如此漂亮!

  济源也鼓了鼓掌,满目崇敬地看着趴在地上的男人,转而走向萧岱霆:“大哥!”

  萧岱霆扬了扬眉,算是回应。

  “源哥!”晋安打招呼。

  济源向晋安点了点头,旋即立在一旁。

  盛瑾画更换子弹的空隙,济源立刻大步上前,毕恭毕敬地喊道:“三哥!”

  盛瑾画趴在地上,上子弹的动作,缓慢却优雅,那足足有189公分的体魄,傲然健硕,袒.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每一块紧致的肌肉,饱满结实,蕴藏着无穷的力量与强大的爆发力。穿着迷彩服的他,脚踩特质军靴,整个人英姿飒爽,通身都弥漫着一股摄人的冷然。

  济源张了张嘴,似想说点什么。

  盛瑾画秃鹫般犀利的眸,专注地研究着远处不断移动的飞碟发射器的布局,声线,黯哑低沉:“无妨!”

  闻言,济源本能扭头朝着萧岱霆的方向看了看,转而颔首:“三哥,那天晚上的2017注册秒送金,已经找到了!她怀了您的孩子!!这是宁城最具权威的五家医院的B超,以及DNA鉴定报告!!”

  陡然间,男人黑曜石般的眸子,涌动着让人发怵的阴狠。金色的阳光下,宽阔无垠的狙击场,安静至极,恍若坟场,腾绕着死亡气息。

  济源再次朝着萧岱霆看去:遇事从容不迫、波澜不惊的萧岱霆,是A国最年轻、军功最显赫的将军,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然而此刻,纵使他如何的镇定自若,仍然夸张地张着嘴巴,无比惊讶的模样。

  众人眼中:无欲无求的盛瑾画,是不折不扣的禁.欲.系男神,为此,不知多少2017注册秒送金为他发疯发狂。

  然而——

  他不仅被2017注册秒送金睡了,还要当爸比了?!

  无论如何,萧岱霆都不敢相信,他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坏了,也不愿意相信济源的话。

  萧岱霆木纳地扭头看向身旁的晋安:“你抽我一巴掌,试试。”

  晋安一本正经:“将军大人,您确定?!”

  “确定!”

  啪——

  萧岱霆捂着火辣辣的俊脸,终于愿意接受:他没有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他那高大威武,英俊非凡的三弟,真的失.身.了,说好的一起潇潇洒洒,当永远的单身贵族呢。::>_<::

  不知过了多久,盛瑾画菲薄的唇,一字一句,缓慢却不带任何情感地启动:“处理干净!”

  不过四个字,干净利落,简单粗暴!

  对于盛瑾画的决定,济源一点也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在整个宁城,但凡提及盛瑾画,所有人脑中便自动生成三条词汇:盛瑾帝国集团最高统治者;黑暗神秘,犹如神祇般凛冽的男人;不过28岁,便握尽一切金钱与权势。

  济源知道:2017注册秒送金在冷傲的盛瑾画眼里,就是最低等的生物,在这个世界上,不要说替他生孩子,就连多瞄他一眼,都是犯了死罪!!

  神,怎能轻易触犯。

  死,不仅情理之中,更是实至名归。

第四章 小蝌蚪找妈妈

  盛瑾别院,主宅四楼书房。

  窗帘被拉上的缘故,光线幽暗犹如黑夜。

  刚刚洗了澡的盛瑾画,穿着一件黑色浴袍,姿态慵懒地坐在黑色牛皮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优雅地交叠着,黯淡的橘色灯光下,周身漫着凛意。

  “尝尝,这是法国庄园刚刚空运而来的极品,据说,五十年才能出这么一瓶。”盛瑾画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捏着一支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随性地摇晃着。

  坐在他斜旁边沙发上的萧岱霆,显然心不在焉,一副有心事的模样。

  盛瑾画淡淡瞥了他一眼,抿了一口红酒,声线暗沉:“大哥,郡城的那块地皮,大概什么时候有消息?!必要的时候,催促一下,毕竟东西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才安心。”

  萧岱霆仍然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探究的视线不停在盛瑾画刀刻般精致的脸孔上转悠。

  赤.裸.裸的目光,太过放肆,盛瑾画有些不悦地扬了下眉峰:“大哥,你在想什么?!有心事?!”

  好片刻,萧岱霆才有了反应:倾身,拿过高脚杯,随即重重靠在沙发上,浅浅抿了一口红酒。转而幽幽地开口:“你小子混得不错,竟然轻轻松松、随随便便就让自己的小蝌蚪找妈妈,厉害了我的弟!!”

  说着,萧岱霆还竖了竖大拇指。

  明着是恭维,实则是大喇喇地讽刺,盛瑾画黑墨般的眸,直直地睨着萧岱霆眼底的戏谑,冷幽幽地开口:“我觉得你有必要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宁城,你也知道,我这人脾气和自控能力一向很差,担心自己买个凶杀个人什么的,你死在宁城,影响不好。”

  萧岱霆听了,顿时被逗得哈哈大笑:“三弟,我从来不知道你居然这般幽默,笑死我了!”

  盛瑾画却是黑眸冷暗,一本正经:“我没有幽默!”

  “……”萧岱霆瞬间没了声音。

  盛瑾画懒得跟他废话,又抿了一口红酒,开口:“那块地皮,我要确切的时间。”

  萧岱霆听了,变换了一个坐姿,往盛瑾画方向靠了靠,浓眉微拧,无比费解地问:“你说,你的小蝌蚪方向感怎么那么好,一下就找到妈妈了?!这么聪明可爱的小蝌蚪,你确定,不留下么?!处死,多可惜啊!!”

  以前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身临其境的感觉不一样,萧岱霆终于缓过神来了:自己要当叔叔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

  “你若喜欢,送你?!”

  “如果你真愿意送,我还真愿意收!”

  **

  济源再次折回盛瑾别院时,刚刚走进主宅的大门,便看着萧岱霆被晋安搀扶着,一瘸一拐地从楼上下来,他连忙迎上去,担忧地询问道:“大哥,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靠近,济源才发现:萧岱霆不仅瘸了,还……鼻青脸肿。O(╯□╰)o

  萧岱霆满脸的悲愤,说话都说得咬牙切齿:“你家主子,根本就是没有人性的暴.君,太凶.残了,你上楼告诉他,等下次我回来,揍死他,妈.蛋,好歹我是军人,居然被揍得这么惨,一点情面都不留给我,唔~,疼死我了,牙齿都快掉了……”

  “……”济源顿时满头黑线。

第五章 堕胎药

  连续三天三夜的暴雪,整个宁城都镀上一层炫目的白,天地之间,雪色茫茫,美得惊心动魄。

  中午时分,暖阳忽然挣破云层,探了出来。

  宁城,郊区,维多米娜私人医院。

  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产检日子。

  顾安心从B超室出来,心情犹如窗外的暖阳,明媚又灿烂。

  她紧紧将B超单按在胸口最软的地方,浅浅地勾起唇角,朝着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走去:十分钟之前,她透过B超机,第一次那般清楚看见了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

  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它已经在她肚子里活泼乱跳了。

  她刚刚清晰看见它的小手,调皮的一下又一下去敲B超机的探头。

  看着它小小的脑袋,小小的手,小小的腿,顾安心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萌化了。

  那种感觉极其微妙。

  初为人母的顾安心,很激动,很满足,开心得想要落泪。但,无法替代的幸福感里,又泛着一股细微的,很难捕捉却又无法忽视的酸涩。

  尤其是看见B超室外,其他准妈妈的丈夫,在一旁嘘寒问暖,而从始至终只是她一个人,那酸涩,便发酵蔓延,心脏刺刺地疼。

  B超单子上写着:胎盘完全覆盖宫颈内口。

  B超医生说:有胎盘前置的可能,最好询问主治医生。

  顾安心当时吓死了,但B超医生转而又说:“现在月份小,很多孕妇,胎盘后期都能长上去,你也不要过于担心。”

  产科门诊。

  临近正午十二点,上午人满为患的走廊,此刻早已经空无一人。

  顾安心走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外,刚打算敲门,欲瞧瞧医生下班没。

  谁知,虚掩的办公室里,传来一道极其冰冷阴狠的命令声:“那2017注册秒送金的孩子,留不得,堕胎药,你必须让她吃下去——!!”

  **

  金色的阳光正浓,照在身上,暖融融的,温润而怡人。

  可是,顾安心却无法抑制地瑟瑟发抖,整个人惶恐到极致。本就白净的脸庞,此刻不见一丝血色。

  她满脑子都是刚刚在办公室外听见的那番话。

  盛瑾画,要杀了她的孩子?!

  怎么可能?!

  盛瑾画怎么会知道孩子的存在?!

  那天晚上,酒店里,但凡能拍到她的监控,全部都处理掉了。

  怎么办……

  她站在医院门口,慌里慌张想要打车逃走,可是平日总是拥挤的医院,此刻别说出租车,就连私家车都没几辆。

  顾安心缩着瘦削的肩膀,拼命强迫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无论如何,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孩子,包括盛瑾画。

  那是她一个人的孩子。

  没有人能夺走!

  可是,她应该怎么办……

  盛瑾画要一个人死,那人,哪能多活一秒?!

  顾安心只觉头晕目眩,太阳穴突突地疼,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

  电话处于占线状态。

  连续拨了好几通,依旧没有人接听,顾安心挂断电话,又立即翻出了简讯簿。

  在哆嗦着手指,敲打出一段字之后,她刚把消息发送出去,停靠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加足马力直直朝她撞来——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