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20:33

妙手神针是讲了春菊嫂牛波的感情故事,牛波有着一手好的神针,可是在这里他会和春菊嫂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他们的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1章 风骚少妇

龙泉村是个小山村,村里也就几百口人。

村西南几百米是一座小平台,原来是一座龙王庙的位置。多年失修,龙王庙早已见不到往日的风景,只留下一颗高大古老的龙爪槐和破庙里无人打理的龙王泥塑,在这时节更显得荒凉冷清。

龙爪槐下,斜靠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车子边上一个年轻人脸上红扑扑的,嘴里喷出浓郁的酒气,一只手抓着车座,头枕着龙爪槐隆起的根部在沉睡。年轻人不知梦到什么,不时用力捏着车座软软的坐垫,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夕阳西下,年轻人依旧沉睡不醒。

山前的小道上一辆电动车过来,车上一位**身穿一件紧身的羽绒服,**的脸庞,娇艳欲滴。

**看到平台上醉卧的年轻人,又看看周围无人,停下电动车,向平台上走过去。

“唉,这个小鬼,不知道在哪喝醉的,大冬天的别冻出病来。”**嘴里嘀咕着,慢慢走到醉酒青年身边。“小波兄弟,小波兄弟,赶紧起来回家,别在这睡了!”

青年依旧沉睡,**喊了两声依然不醒。**蹲下身,嘴里一边叫着,一边轻推小波的身体。可是这个叫小波的青年依然没有反应。**两只手抱着小波的脸,晃动半天还不醒,笑了笑,恶作剧似的把嘴贴近小波的耳朵边,大声喊叫。

是谁叫我?

小波终于从沉睡中苏醒,迷茫的睁开眼。**的脸还贴着小波的脸,正要叫喊第二声,散落的头发垂下来,抚在小波的脸上,痒痒的,带着香味。

小波睁开眼,看到一个娇艳的脸庞逐渐清晰,眼前娇艳的面容看起来有些熟悉。

“呵呵,仙女。”半醉半醒的小波嘴里嘀咕着,双臂张开,抱住自己眼前的仙女。刚才他正在做着一个离奇古怪的美梦,梦见自己进入到一个仙境般的地方,现在见到仙女,以为还在梦境。

“小鬼,我是你春菊嫂。”春菊嫂想不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身体被小波有力的臂膀抱住,还用这样的姿势伏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这让她有些心慌,不由自主的挣扎。小波还在半醉半醒之间,只是抱紧自己怀里柔软的身体,嗅着香气,用嘴在春菊嫂的脸上吮吸。

他找到春菊嫂的樱桃小口,嘴唇印上去,舌头也伸进春菊嫂的嘴里,和春菊嫂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春菊嫂慌乱的躲避,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小波在这种声音的**下变得更加兴奋,捉住春菊嫂的舌头,用力吮吸。

这个小鬼疯了!春菊嫂在牛波的身上左右晃动,想要离开牛波的身体,可是牛波好不容易抱到这么一个仙女,怎么舍得放她离开。而且由于她的挣扎,牛波的胳膊抱得更紧。

随着两人身体的不断接触,春菊嫂感觉到自己的两腿间小腹位置多了一块东西,那东西越来越硬,越来越大,顶着她的小腹。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手下意识的划拉过去,立刻心惊肉跳,哎呀妈呀,那玩意怎么这么大!

小波好像不仅仅满足亲嘴这么简单,一只手开始伸进春菊嫂的衣服里,伸进她的胸前。凉嗖嗖的手贴着春菊嫂的皮肤,让她立马清醒过来。伸出自己的手,在小波的腰间狠狠拧了一下,让小波发出一声惨叫。

嗷!小波立刻蹦起来,捂着腰乱跳乱叫。春菊嫂从地上爬起来,一巴掌一巴掌砸着小波的后背。“好你个牛波,你大胆了!竟然敢这样,看我不对你家里的大叔大婶子说,揍死你个小流氓。我好心来叫你回家,你就这样欺负我,我平时对你那么好都白搭了!”

牛波的后背被砸,不知是不是故意装作岔气,连续咳嗽几声,还做出要呕吐的样子。春菊嫂恐怕自己下手太重,赶紧停手。牛波也趁势蹲下去,大口喘气。

“二嫂子,你真狠。我不就亲你一下么,你这么砸差点要我命。”牛波扭头对着春菊嫂,“你不知道我做梦正和仙女亲嘴,你把我弄醒了,我以为还是在做梦,因为你就和我做梦里的仙女一样,我就抱着亲了几口。”

“你还说!”春菊嫂扬手又要打,牛波轻轻躲开,春菊嫂的手在牛波的脸上划过,恰好又经过嘴唇,牛波趁势又用舌头舔一下,春菊嫂好像被烫着一样赶紧把手收回去,脸上也像喝醉酒,红扑扑的,带着眼睛也发亮,显得水汪汪的,让牛波看着就眼晕。

“我的初吻都给你了,二嫂子,你可要对我负责。”牛波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变调。大概是喝多酒伤了嗓子,声音有点沙哑。

“我负责你个头!你个小鬼,喝点酒就这么不老实,逮着人就乱亲。”春菊嫂被牛波盯的慌慌的,这个小波,喝点酒就发疯。

“二嫂子,咱俩没别人,不负责就不负责。天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二哥等着你做饭。哦,我忘记了,二哥已经出去打工走了。”牛波还是好像不太清醒的样子。

春菊嫂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刚才被牛波发疯折腾那一阵子,身上的衣服有些乱,羽绒服的后面也有些泥土。牛波看到春菊嫂后面还有不少泥土,赶紧用手在春菊嫂的羽绒服上拍拍打打几下,自然会砸到春菊嫂的**位置。

软软的,弹性很好,牛波很想狠狠捏一把。才拍两下,春菊嫂已经把他扒拉开,还送给他好大一个白眼。这白眼在牛波看来那是风情万种,妩媚动人,就是在引诱他过去。

春菊嫂自己在觉得有土的地方拍打几下,又转转身,“看看,我身上还有没有土?”

“没了,现在很干净。刚才有土的地方我已经给拍干净了,你放心就是,没人能看出来什么。”

“还不是怨你!”春菊嫂确信自己身上已经很干净,转身离开。下坡的时候**一扭一扭不断颤动,牛波忍不住又回味刚才自己揩油的时候,手感真不错,无论是形状还是弹性。

春菊嫂走到车子边,回眸一笑,“小波,等晚上去我家给我打针。”

第2章 龙珠入体

赶紧回家吧,脑袋还昏昏沉沉的。猛然起身的牛波一个趔趄,下意识的用手向后伏地,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在倒下的瞬间,右手碰到一个尖锐的物体,刺破自己的手掌,虽然入肉不深,还是有鲜血流出。

我就擦了,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做美梦被春菊嫂惊醒,好在春菊嫂让自己亲亲摸摸的搞了一会,算是给自己补偿。现在自己手掌竟然被刺破了,还不知道是谁干的,谁来补偿我。

疼痛让牛波的酒醒了大半,低头寻找罪魁祸首,原来是地面上有一块破铁片,不知什么时候露出地面,那边的手正好按在尖锐的位置,手掌立刻被刺破。

尼玛,这么个小破铁片也跟我过不去,牛波飞起一脚,向那铁片踢去,想不到又差了准头,竟然踢在附近一块砖头上,砖头被踢得老远,牛波却要抱着脚乱蹦。

我勒个去的,这人要倒霉喝凉水也塞牙,放屁都打脚后跟。自己被铁片刺破手不说,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怒气都找不准对象,真是不爽,实在的不爽。

就在此时,龙王泥塑上忽然金光一闪,一个金色的圆球从泥塑里飞出,直接飞向牛波的伤口位置。圆球接触到牛波的手,牛波感觉到自己的胳膊里的血迅速涌出,让他的胳膊酸麻,头脑也晕晕乎乎的,眼前一黑沉睡过去。

牛波发现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是一个荒岛,眼前一座荒山,山前一片空地,一座茅屋,茅屋的边上有一处水池,水池早已干涸,水池的边上有一处突出的龙头雕塑,边上写着‘龙泉’两个字。

龙泉?

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哈,想起来了,自己的村子不就叫龙泉村么,这里竟然也有龙泉。不过牛波看到龙泉处那点突出的地方,总是觉得和身体的某个位置有点相似,恩,越看越相似。

茅屋里很简单,一间像是客厅,一间是卧室兼书房,在这里牛波学到龙息术,一种调节呼吸的功法,还有一套叫龙拳的拳法。牛波立即在这里自动运转龙息术,练起龙拳。

一会儿功夫,牛波发现自己又回到龙爪槐下,自己手掌上的伤口早也不见,根本不像是受伤过。怪了,怪了,牛波突然觉得浑身发凉,扶起自己的自行车,赶紧向家里赶回去。

回到家,自行车还没停好,老妈叶青就迎上来,一把接过自行车,吩咐牛波去洗脸。

看到牛波的脸上还红扑扑的,嘴里的酒味还没干净,知道牛波确实喝得不少。“在哪喝这么多酒,小小的孩儿也不怕伤身体。你看,身上全是土,也不知道拍干净。”老妈叶青一边拍着牛波身上,一边唠叨。

“老妈,我不是找同学玩么,就跟他们随便喝了点。我没喝醉。”牛波一边说话一边躲闪。

“还没醉,没醉在老神树底下睡什么!你二嫂子才刚走,早告诉我你喝醉了,我正要出门去找你呢。”老娘很生气,狠狠的在牛波的**上拍了一巴掌,不知道是要打人还是在拍土。

“啊,二嫂子来过了,她说什么了?”牛波有点慌乱,自己和春菊嫂亲密接触那一段,可是在自己半醉半醒的状态先发生的,虽然感觉不错,可是也有调戏妇女的嫌疑。和嫂子开个玩笑,碰下不太敏感的位置没什么,自己抱着人家又亲又摸老半天,那可是不行的。

难道二嫂告诉老妈了,不太可能吧,当时好像二嫂也感觉很享受的,最后还给自己抛媚眼呢,牛波偷偷看老妈有没有特别生气的表情,好在母亲忙着拍土,也没注意到。

“还能说什么,就说你喝醉了在老神树底下睡,喊了半天才喊醒。她也拽不动你,就来告诉咱们家。我正想等你爹回来找个平车把你拉回来呢。唉,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母亲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重话。

牛波在这里支支吾吾。刚才老娘提到二嫂子的时候,牛波很是心虚。要是二嫂子说出自己干的那点事,自己估计要被老妈一顿臭骂。好在二嫂子没有说什么,牛波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不过,二嫂子的感觉还真好。

“妈,我有点饿,饭早就做好了吧。”闻到厨房里的饭菜香,感觉到肚子有点饿。牛波咂吧咂吧嘴,露出一副馋像,惹得老妈一顿白眼。

“这么早就饿了,别弄那没出息的样,好像天天不给你饭吃似的。等一会,你爹马上就回来。”话音未落,门口响起熟悉的脚步声。父亲牛卫华手里提着装满医疗用具的黑皮包走进门,上面用白漆印着乡医院卫生会议的标记。

“吃饭吧,小波喊呼饿了,你再不回来俺娘俩就先吃了。”叶青给牛卫华盛好一碗稀饭端到牛卫华面前,递过去一个馒头。

“你们娘俩等**什么,饿了就吃,我吃饭什么时候也没赶上趟过,村里人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喊,吃饭能等,治病可不能等。”

“是的,知道你给村里人看病功劳大,可惜挣不着钱,小波都这么大了。”叶青又要唠叨。

“老妈,吃饭,吃饭,我们爷俩都被你教育很多次了,这些事我们都记得滚瓜烂熟。不就是找媳妇的事么,你看你儿子我这么帅,还能缺媳妇了,以后看我的。”牛波打断老妈的唠叨。

“吃饭不言,睡觉不语,赶紧吃饭吧。”

一家人都不说话,只能听到饭菜入口的声音。牛波觉得自己今天食欲太好,今天在同学那里也大鱼大肉的吃了不少,现在居然又这么饿,可能是失血的原因?

母亲觉得儿子今天太奇怪,平时一顿也就两个馒头,现在已经开始吃第五个了,碟子里的菜也被他解决了大半,全不像以前细嚼慢咽。一顿饭,牛波吃了七个馒头,两碗稀饭,才开始拍肚子。

老爸看到牛波已经吃饱饭,指指身边的医疗包,“吃饱了?去给你二嫂子打针去,刚才她过来说过的,我不方便去。”

第3章 乱摸

二嫂子要打针,二哥又不在家,大晚上的老爹这个做叔公的不好意思上侄媳妇家的。再说药铺里人也比较多,就只能让小波过去,上了几年卫校可不能是白上。

“二嫂子,二嫂子!我来给你打针了!”牛波走到二嫂家,发现门竟然关着,天还这么早这2017注册秒送金就关门,这不知道这么早睡觉干什么。

“喊什么喊,鬼叫什么,我知道你来了。早就告诉你要给我打针,到现在才来,我都上床睡觉了。”到二嫂子家敲门好久才有动静。一个娇艳如花的脸庞从门缝里出现。看到牛波拿着打针的用具,笑一笑,示意牛波进门。

“关好门,你想把我冻死。”牛波回身才关上门,二嫂子已经腾腾的跑进屋里。看样子二嫂已经上床了,上身穿着红毛衣,裹着羽绒服,下身就穿着黑色的紧身线裤。看着二嫂子紧身线裤里裹着的臀瓣在跑动中一颤一颤,牛波觉得自己的小伙伴开始发热。

“嫂子,怎么还是那种药,这种药好像效果不明显,该换换了。”牛波一边说话一边开药。

二嫂和二哥结婚两年多了还没有孩子,到底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反正是两人都吃药,过段时间就要换药,这次坚持了两个疗程,还是没动静,二哥等不及就出去打工。

“怎么换,换什么,你不也是医生么,你给我个好药方,要是能让我和你二哥有个孩子,我们俩给你烧高香,行不行。”二嫂不知是不是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说话也不客气。

二嫂披着羽绒袄,里面穿着红色的线衣,胸前的巨大在两臂的挤压下显得更加明显,随着身体的移动,一颤一颤的,晃得牛波眼晕。不知怎么的,牛波感觉自己身下那位置更澎湃。

“赶紧干活,打完针我还要睡觉呢。你个小流氓,喝醉酒了竟然敢欺负我。看什么看,你那贼眼往哪里看!”二嫂看到牛波的眼睛只往自己的胸前盯着,伸出手就拧起他耳朵。

“二嫂,你轻点,一会给我拧掉了。”牛波一边说,一边继续看,哼,刚才还远点,现在更近了。妈也,真大,真香,要是能吃一口就好了。

“拧掉就拧掉,让你不老实。咯咯咯咯。”

牛波的耳朵被拧的真疼,又不能挣脱开,伸手在春菊嫂的咯吱窝挠了一下,弄得她一笑,胳膊下意识的收缩,恰好把牛波的手夹住。牛波感觉到手里软绵绵的,顺势捏了一下。

“你个小流氓,你大胆了,让你来给我打针,你就想着占我便宜。”春菊嫂没捞着怎么拧牛波,胸前又被捏了一下,脸变得更加红润,简直要滴出水。

“你非要拧我,我没办法,你还别说,嫂子你那里真大,到时候有孩子奶水绝对管够,搞不好还能多出来一份,可以给二哥吃。”其实牛波想的是最好现在先给他吃一口。自己看能不能吸出水,全算是给未来的小侄女小侄子开荒。

“你想死啊,嘴里就不能说点人话。赶紧打针。”春菊嫂的脸更红,让牛波想在上面啃一口,吞下肚去,相信那味道一定好极了。

“二嫂,你把裤子往下拉拉,我总不能隔着衣服打吧。要是不小心打错地方了,二哥可是要跟我拼命的,环跳穴那个位置,要是被打到了可能变成瘸子。”

二嫂很生气的样子,一下子把衬裤狠狠拉下去。牛波的眼睛直了,因为二嫂太彪悍,刚才一下子把衬裤和里面的三角裤都一起拉下去,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软肉不说,连两腿间的黑色都看得到。

受不了,鼻血快要出来了。牛波不敢看,赶紧拿出酒精棉球,在二嫂的注射位置消过毒,用一只手摸索着找到注射的位置,三指捏住注射器的针头,用合适的力度按上去,针头刺进皮肤。

“二嫂,其实要是拿药不管用的话,可以想别的办法。”牛波一边往里面推药水,一边扯着闲话,打针时候和病人聊天,可以转移病人注意力,不觉得疼痛。

“进去了?我怎么没感觉,小波你的技术真不错。”二嫂总算表扬了牛波一次。

“二嫂你终于夸我了,我真是太高兴了,还别说,别人夸我我没大感觉,嫂子你一夸我我觉得简直要上天,嫂子你说咋回事?”

“少扯些没用的,赶紧的打针,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油嘴滑舌。”

“恩,这事你也知道,我今天在外面吃的还真是大鱼大肉,一定有不少油。停,停。别掐了,嫂子咱说正事,你怎么不想别的办法呢?”

“还有什么办法,你不是要我找人借种吧,要不我找你?反正都是你们老牛家的种。”

“我……”牛波没想到二嫂说出这么一句,当时愣住,二嫂的脸更红,两人之间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气息,二嫂子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牛波,牛波也眼睛发直。

牛波忘记了拔针,手指还在下意识的抚摸打针的位置,二嫂的臀部白皙光滑,简直像软玉。触手可及的位置就是二嫂两腿间黑乎乎的一片森林,节能灯下能够看到隐隐露出的泉头。

妈也,再看要出事。牛波感觉到自己的下面要爆炸,赶紧的拔下针,手里哆哆嗦嗦的要收拾东西。却发现自己被二嫂拉住了。不情愿的挣了一下,自然没挣脱开。

“小流氓,刚才看过瘾了了吧,想看我让你再看一会。”牛波回头,看到二嫂子还没有拉上自己的裤子,等到牛波回头,又示威性的向下又猛拉了一下,这下子牛波更清楚了。

“二嫂子。”牛波的头晕晕的,只咽唾沫,喉咙发干。身体里某个位置突然震动了一下,一股热流从腹部升起,兵分两路,一路向下在小伙伴那里转了一圈,回到腹部,另一路就向上顺着脊梁一直窜到头顶,然后又顺着前面下来,回到腹部位置。

春菊嫂还拉着牛波的手,牛波感觉到脑袋轰的一声,身体就像失去了控制一样,低吼了一声,就向二嫂子扑过去,没脱衣服就趴在二嫂的身上对着她的脸乱啃,两只手在身上乱摸。

第4章 身体痒痒的

“小流氓,你把衣服脱了!”春菊嫂推着牛波,胡乱把衣服扯下来,一会功夫牛波就脱得赤条条的,眼睛红红的压上春菊嫂的身体。

卧室里响起凌乱的**和喘息声,偶尔还夹杂几声惊叫和喝骂,声音很低,更像是撒娇。

几分钟之后,随着一个女声的娇吟,然后就是男声的低吼,接着一切变得平静。

“你个小流氓,给我打针打到我被窝里来了,我去派出所告你强迫我。”

“还好意思说,我没告你强迫我就不错了。我一个纯情的童男子被你破身了,你必须对我负责。你还说打针的事,我不光给你用一次性注射器打针,还用肉质注射器给你打针,没问你多收费就不错了,你说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牛波觉得自己很冤,糊里糊涂初次就没了。

好在二嫂够漂亮,现在怀里的二嫂脸上红扑扑,眼睛水汪汪,嘴角都带着满足的笑,让牛波的心跳还在加快,要不是现在心有余力不足,真还想再使劲折腾一气。

牛波的腰又被扭一下,“你说我勾引你,不是你提示我要我向你借种么,今天下午你就对我不安好心,到底被你得逞了,还好意思说我,你要不愿意我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能强迫得了你?”

“我哪里提示你要借种,我只是告诉你可以换个药方,以前不都是这样的么。好好,是我强迫你,反正这样了,我就一次爱个够。”

牛波开始再次抚摸和吮吸春菊嫂的两座山峰,让春菊嫂痒痒的轻声哼叫。

“没本事了吧,别嘴上说的漂亮,家伙不管用。有本事再折腾我,我还没够呢,你没听说过吧,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你要有本事就再跟我来一气,我就不说你强迫我。”

“谁没本事了,看我再来,不信收拾不了你!”牛波初次上阵,折腾了好几分钟,已经对自己很满意,听说很多人第一次在门口就泄了,自己都坚持了这么久,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还不满足,竟然鄙视自己,我还就不信了。

不说话,手嘴齐动,给她来个法式湿吻,本来春菊嫂对牛波已经很满意,趁着兴头开着玩笑,想不到牛波竟然还想战斗。

看你真行还是假行。

春菊嫂一边吮吸着牛波的舌头,一边收缩挤压还泡在自己神泉里的小牛波。挤压几下之后发现洞里的小牛波居然再次变得坚硬,那边牛波已经开始再次发动进攻。

“别着急,小波,先出来,等会再弄。”二嫂用力推牛波。

“怎么了,为什么要出来,你不会是现在就不行了吧,我才刚要有感觉。”牛波不情愿。

“不是,你拿出来,让我看看你那里长得什么样。”二嫂喘息着,把上身抬起来,推着牛波的前胸,让他从里面把他的小伙伴从阵地里撤出来。

这2017注册秒送金,怎么有这种习惯。不会自己拿出来之后,她再要拿过去弹两下吧。好像听说某些女性有这种习惯的,这个二嫂是不是也想就不得而知了。

牛波还是很听话的把小伙伴退出来,这玩意牛波认为不好看。可是二嫂居然看了半天。最后竟然捂着脸,再也不看牛波。

这2017注册秒送金搞什么,这是害羞?

这不是有那啥的嫌疑。跟自己都动作这么长时间了,最起码是春风二度,现在看了半天自己的小伙伴竟然害羞了,这是什么意思,不行,我也要看,不能赔本。

牛波也不再动作,也开始低头仔细看二嫂的那个地方,二嫂这里很鲜艳,要是归类的话,应该是属于粉色的那一类,有芳草萋萋,也有鹦鹉洲的湿地。

二嫂感觉牛波半天没动静,举得奇怪,“你干嘛呢,快点弄。”

“你刚才看我,我也看看你,你这里真漂亮,让人看了心里就喜欢。”牛波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头去碰触,手一碰到,二嫂立刻深吸一口气,对着牛波的腰部抓了一把,“你快点,乱摸什么!”

“哈,你不是想看么,快睁开眼,要看就好好看。来吧,睁开眼。”牛波扒开二嫂的手,发现二嫂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这2017注册秒送金,原来是偷看,真能装。

手被牛波扒开,二嫂也不再装害羞,看着牛波的小伙伴在自己身体里遨游,一会就呼吸急促,抱着牛波的背,哼哼的叫着,拼命向上迎合牛波的冲刺,一直到两人同归于尽。

“哎哟,真舒服。”牛波在二嫂的脸上亲了一口,结果引来二嫂更疯狂的回击。二嫂的眼睛水汪汪的,那潭水简直要把牛波淹没。二嫂抱着牛波,一边用手指在牛波的胸膛上画圈圈,弄得牛波身体痒痒的。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牛波在这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收拾好东西离开了,春菊嫂在门口贴着牛波的耳朵边小声嘀咕,“小男人,明天晚上我还要打针,别来得太晚。”舌头在牛波的耳垂上舔一下,让牛波的身体立刻僵住,像是被施了定身术。

回到家,牛波睡的很香。睡梦中牛波又进入龙珠空间,在里面一边运转龙息术,一边练习龙拳,这次和下午相比,显得更加熟练,力度更大,速度更快。不知不觉中已经天光大亮。

“小波,今天去赶集买点复合肥来,咱家的桃园里桃树都太老了,不上点肥料不行,还靠着它们结点桃子补贴家里,现在上肥料正是时候。”

老妈等牛波吃完饭就安排事。家里老爸最是清闲,只管药铺的那摊子事,这些事基本没管过。

出门正想打听和谁蹭车坐,自己那小破自行车除了铃铛哪里都响,要是带几包化肥一定会散架。镇上到这里不太远,花上三四块钱找个三轮车就给送过来了,或许遇到村里有农用三轮的,直接就给捎回来了。

“小波,你也去赶集,要不要我带着你?”身后,一个熟悉带着甜蜜的声音响起。

第5章 遇班花

“哎哟,原来是二嫂子,你要带着我就太好了,我正愁怎么去,实在不行打算步行去的。”牛波回头看到竟然是春菊嫂,登时就乐了。二嫂骑着一个新电动车,带他一个太轻松。

牛波也不客气,偏腿跨上电动车的后座,两只手环住二嫂的小蛮腰。二嫂看牛波坐稳了,对老妈打招呼,“婶子,我和小波走了,回来的话要是凑巧我就给带回来,保证丢不了。”

才出村,见到路上没几个人,牛波的手开始不老实。先是抱着腰,一会就开始向上移动,碰触胸前的绵软。二嫂的脸有些红,“你个小鬼,手规矩点,别人看着怎么办。”

“看着就看着,我又没怎么着你,不就抱下你的腰么,还是隔着这么厚的衣服。”牛波没有停止动作,开始隔着衣服用手指头试着抚摸二嫂胸前凸起的那一点,弄得二嫂气息不稳。

“你要死啦。赶紧把手放开,大白天你乱摸什么。不想坐车就下去,早知道我不赖带你,好心没好报,带个大流氓上来。”二嫂被牛波磨得痒痒的。如果只是抱着也就罢了,竟然还用手指头在那里画圈圈,就像昨晚忙活完那样。

“二嫂,你意思就是说要不是白天,或者没人看着我就可以随便么。那咱现在找个地方,看路上哪个小屋里没人,咱进去玩一会。这天还大早,晚一会去赶集不要紧。”牛波的手力度大了点,让二嫂呼吸更急促,胳膊夹着牛波的手不让动。

可惜夹住手腕,夹不住手指头,牛波的手指头还在那肆虐,二嫂实在受不了了,停下车,“你快点住手,别乱摸那里。看不出你那么流氓。”看到牛波把手放下来,才继续发动车子。

“二嫂,我流氓也是你教的。昨晚上咱们都那样了,也没见你害羞,一到白天你就装好人,我可记得你昨天晚上有多疯狂。”牛波一边说,一边用一只手从二嫂羽绒服的侧面伸进去,想要摸摸她的两腿间。

春菊嫂感觉到牛波的魔爪从自己的臀瓣上一直向前,竟然要摸向她的神泉位置。想起来昨天晚上的荒唐,觉得神泉那里又开始潮湿。可是大白天的,路上这么多人,可不能让他得逞。

“你个小鬼要死了,好好坐着。你要不老实我现在就真让你下去,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要是给别人看着就糟了。你不要面子我还要脸唻。”春菊嫂真的后悔自己今天的冲动,非要去带着个小**来赶集,昨天晚上的缠绵确实让她觉得老想靠近他。

“好啊,小乖乖,竟敢说你小男人不要脸,看我得空怎么收拾你。”牛波想起晚上春菊嫂幸福时候叫他小男人的样子,觉得下面又开始膨胀。

“你就安稳一会行不,我怕了你了,小男人,我求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春菊嫂被牛波这一声小乖乖弄得心里痒痒的,昨天晚上这家伙兴奋时候可是叫了自己好几次小乖乖。

“好,好,既然咱家婆娘都求咱了,说什么都要给面子。”牛波见好就收,已经接近镇上,路上的人多了,真的不好下手。

“滚,谁是你婆娘!再乱说我把你扔下去。”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不知不觉已经到达杏花镇上,牛波所在的龙泉村属于青龙镇,距离杏花镇是最近的,村里人一般都是来这里赶集。村里距离杏花镇三四里地,骑电动车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一路上牛波又说又摸,自然觉得时间快。

镇上卖化肥的集中在原来的老门市部,建筑还是六七十年代的房子,上面还有五星的标志。牛波找到需要买的肥料,交完定金就准备回去。门市部有专门的下乡车,会负责把肥料种子等送到用户的家里,只要是不太远,都可以包送。

低头数着找的零钱转身,发现自己的身前多了一个人。稍微向边上让了一步,再要向前走,发现人影还在自己面前,一个声音里带着点疑惑,“你是牛波?”

嗯?谁叫我。

抬起头,发现一个身穿天蓝色羽绒服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笑眯眯的,看起来很熟悉。

“是你叫我?我看你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牛波挠挠头。

“好啊,我可是到你家门口来了,竟然连老同学都不认识,你真行。”女孩依然笑眯眯的看着牛波,说话的语气有点责怪的意思,又像是撒娇。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周梦瑶,咱高一时候是同学,后来分班就不在一起了。你当时就是咱们班的班花,现在竟然更加漂亮,我一下子还真没认出来。”

“哎哟,看不出来老同学这么会说话,我记得以前你可是很沉默的。我刚才老远就看到一个帅哥,越看越觉得熟悉,仔细看原来是你,让我伤心的是你竟然不认识我。”

“老同学,是我的错,我哪里想到这么漂亮的美女竟然是我的同学呢。再次认识一下,我是牛波,欢迎城里的大美女到乡下来。”

“咯咯,你真逗,当时就觉得你这个名字比较有意思,没想到你现在性格也变得这么活泼。好吧,我也再次认识你,我叫周梦瑶,哈哈。”周梦瑶伸出手,牛波赶紧伸手和对方握在一起。

“你不是家在城里么,怎么有空到这边来。”牛波觉得有些奇怪。

“我来走亲戚,这是我大姨妈家。你现在看起来精神头不错,最近忙什么。”

“我没啥好忙的,在家里帮父亲看着家里的小药铺。我成绩不好,毕业后就上了卫校。你呢,现在在哪里深造。”

“我今年大四,现在正在县里的医院实习,咱们是同行,我是学临床的。老同学,你真热情。”

哪跟哪,说话不对啊。低头看,自己还握着人家的手,都两三分钟了还舍不得撒手,怪不得觉得手里有东西,软绵绵的握起来很舒服。

“哎哟,抱歉抱歉,见到老同学太激动了。”牛波松开手,摸下自己的鼻子,手有余香。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