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8

花开情迷处靳褚西喻千宁

花开情迷处全文阅读

花开情迷处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靳褚西喻千宁,网络作家卜豌豆是此书的作者,这是一本总裁小说。花开情迷处讲述了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莫名其妙地处处护她、顾她…… 最后——说好的冰山,怎么分分钟化身为流氓?

第1章 杀人凶手,滚出来

  “靳小珥你出来!”

  靳家大宅外,一名绑着高马尾的年轻女生不顾保安的阻拦,状若癫狂地嘶吼。

  “你这个杀人犯!有种你给我滚出来!”

  “快走,别在这里瞎嚷嚷,你不要命了?”

  保安架起女子往外走,女子激烈地反抗,突然狠狠咬了他一口。保安吃痛,下意识放开手,女子趁机跑进前面的豪华洋楼。

  她双目赤红,正在修建草坪的佣人们惊奇地看着,一时都被女子的气势惊住,让她一路闯进了屋内。

  “靳小珥,敢杀人就不要躲啊!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振振有词说不是你杀的吗?那就别躲啊,出来对质啊!”

  年轻女生的喊声惊动了整栋楼里的人,可不知为何,除了一些佣人,偌大的房子竟无人现身。

  “你不出来,我就砸到你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那些警察一听到杀人犯是你,就互相推托,一个都不敢管!你家大势大,我也要跟你们拼了!”

  怒声说完,她四处搜寻目标,抱起客厅里的花瓶就往地上砸。这时,那些佣人们总算回过神,急忙冲上来拉住她。

  “这位小姐你干什么?靳老爷还没回来,你要是有事,等主人家回来了也不迟,怎么能一来就砸东西?”

  “放开我!靳小珥,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闹到君家去!你为了君家少爷和别人争风吃醋,却把一个无辜的人害死了,我不能找你算账,就去找君家少爷!”

  年轻女生说着,甩开几名佣人的手,就要往门外走去。

  “站住!不许你去楠一哥哥面前胡说!”

  刚走到门口,一道蛮横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出现在二楼楼梯口。

  年轻女生应声回头,看见时髦女孩后,眼睛里充满了恨意。

  “你这个乡巴佬,凭什么到我家撒野?你妹妹死了是你们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你说我是杀人凶手,总得拿出证据吧?”时髦女孩不屑地看着年轻女子,语气轻蔑地说。

  她这副小人得意的样子,看得年轻女生咬牙切齿,她怒道:“要是你心里没鬼,为什么不敢出来跟我对质?警察调查的结果已经指向了你,但一得知嫌疑人是靳家的人,就改口说千凌是意外摔死,事情不是显而易见吗?!”

  “你、你胡说!”听了她的分析,时髦女孩有些惊慌地喊,“你没有证据!”

  年轻女生正要继续说话,忽然听到外面的人齐声喊:“二少爷!”

  两人同时看向门外,只见一名穿着高级西装,身高足有一米八几、英俊挺拔的冷冽男人,正目不斜视地朝屋内走来。

  看到男人的第一眼,年轻女生整个人愣在原地。

  “哥!”时髦女孩却惊喜地叫出声,快步从楼上跑下来。

  冷冽男人扫视着混乱的大厅,眉头渐渐拧成一团。

  他冷冷地询问一旁的佣人们:“怎么回事?”

  “回二少爷,是这位陌生的小姐硬闯进来,一边叫着四小姐的名字,一边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我们拦都拦不住……”一名年长的佣人战战兢兢地回答。

第2章 拉她出去,走远些

  时髦女孩挽起冷冽男人的手,用手一指不远处的年轻女生,“哥,就是她!她跑到我们家里来欺负我,你一定要帮我出气!”

  经时髦女孩一提醒,冷冽男人才注意到站在阴暗处的女子。当他看清女子的面容时,双目微微眯了起来,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年轻女生的心情仍沉浸在震撼、激荡之中,她张了张嘴,用试探的语气艰涩地说:“教、教官?”

  顿时,冷冽男人神情微变,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

  时髦女孩没有在意女子的变化,拽着男人的手,旁若无人地撒娇道:“哥,你帮我教训教训她吧!不然等爸爸回来,我就告诉爸爸,让爸爸帮我出气!”

  “你们,是兄妹?”

  对于女孩的后一句话,女子恍若未闻,而是用困惑、矛盾的眼神看着两人,心情复杂地问。

  冷冽男人没有理会她的问题,淡淡地说:“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不想被找麻烦的话,快点离开。”

  时髦女孩不满地嘟起嘴:“就这样让她走,太便宜她了吧?”

  男人漠然地扫了她一眼,女孩当即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了嘴巴。

  年轻女生仿佛受了极大的打击,她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疯狂,只是摇着头。

  “你不走?”见状,男人紧皱眉头。

  年轻女生红着眼眶,紧咬双唇地直视他的双眼,“我要为我妹妹和我妈讨个公道。靳小珥先杀我妹妹,后伤我妈妈,这是明摆着的事实。就算、就算她是你妹妹,我也不能退让!”

  “你想要如何?”男人沉下脸,冷声说:“小珥是靳家唯一的千金,你不可能伤她分毫。何况要定她的罪,得先拿出证据。”

  难以置信地望着男人,年轻女子又气又急,面色赤红地说:“想不到你也会以势压人,枉你还是一名军人!证据都在警察局,不信你去查!”

  “你怎么知道我哥是军人?”时髦女孩吃惊得脱口而出,紧接着恍然大悟地说:“哦!你事先还调查过我们家?”

  她鄙夷地看着年轻女生,厌弃地说:“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打听来的消息都这么落后,我哥两年前就退伍了!”

  “老爷子快回来了,既然你不肯走……”男人停顿了一下,看向门外的保安,面无表情地说:“带她出去,在老爷回来之前走远些,不要让老爷子看见她。”

  “是!”保安忙应道,然后朝女子走去。

  刚抓住女子的手臂,就被她一把挣脱了,“别碰我,我自己会走!”

  时髦女孩幸灾乐祸地望着眼前这一幕,冷冽男人则转身欲走。

  “靳家兄妹,这件事没完。靳小珥,杀妹之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偿还;还有你——”

  年轻女生说到一半,忽然停住。她定定地看着男人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声音微颤地说:“命运跟我开了个大玩笑,我栽了,也认了。不过,以后我不会再犯傻了。”

第3章 死人罢了,算什么

  当晚,由于被二少爷下了禁令,没人敢提起白天的事。

  同时,一个电话从靳家大宅,打到了B市警察局局长办公室……

  靳小珥正在房里敷面膜,门突然“哐哐”地响了。

  “靳小珥,出来!”

  门外传来沉着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靳小珥的心“咯噔”一声。

  打开门,她小声地说:“哥……什么事?”

  “跟我来。”

  男人说着掉头走向书房,挺拔高大的背影笼罩在一片低压下。

  靳小珥紧张地绞着手,抬脚跟上。

  书房里。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男人背对门口,压抑着胸中怒火。

  “哥……”

  男人倏地回身,低喝道:“不要试图欺骗我,刘局长交代了!我只问你一句,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听到“局长”二字,靳小珥慌了,“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气糊涂了,我本来是想对付沈柔的,谁让她多管闲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靳小珥的脸颊红了大片,她的泪水“哗”地下来了。

  男人冷声道:“你把我的话,都当成了耳边风!我警告过你,做事不要太过火。重点不是死的人是谁,而是你竟然为了争风吃醋,做出这样胆大包天的事情!”

  “哥……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帮帮我吧,你答应过妈妈的……”这个时候的靳小珥,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拉着男人慌慌张张地求助。

  “今天来的那个人,是谁?”男人冷冷地问。

  “是、是喻千凌的姐姐,好像叫喻千宁……”靳小珥抽抽噎噎地回道。

  冷冽男人二话不说,拉起她往外走。

  靳小珥吓得尖叫不已:“哥、哥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说得对,我退伍了。可就算我退伍了,我也还拥有军人的是非观!带你去自首,最多是让你坐几年牢,你一定要为自己的错承担后果。”

  “不!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知道错了——爸爸,爸爸!”

  两人拉拉扯扯,闹出了很大的动静,把已经睡下的人都吵醒了。

  一名中年男人披着外衣,从房里出来。

  见此情景,他出声喝道:“褚西、小珥,你们在干什么?”

  “爸爸!爸爸快救我,哥哥要送我去坐牢!”靳小珥哭的楚楚可怜。

  听罢,中年男人看向冷冽男子,厉声说:“J大的那件事,我已从刘局长那里知晓。不管小珥做了什么,她都是我靳尉南唯一的女儿,我绝不容许她去坐牢。靳家,不能丢这个人,也丢不起这个人!”

  靳小珥大喜,“爸爸,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至于那个喻千宁……”中年男人微微皱了皱眉,“这么点破事,你都处理不了吗?她要闹,就给她钱,如果不愿意……”

  微微停顿,男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冷冽男子,“你难道不知该怎么办吗?”

  听到父亲的话,靳小珥像是有了勇气,一把甩开拽着她的那只手,擦擦脸上的眼泪。

  “就是!哥你对我太狠心了,我还是不是你亲生妹妹。”她嘟着嘴,跑过去挽起中年男人的手,撒娇道:“还是爸爸好!”

  见到这一幕,冷冽男子垂下眼睑。

  是了,对于靳家来说,死了个人而已,能算得上什么大事?

  只是,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

  他闭上眼睛,试图不去回想那张悲痛欲绝的面孔。

第4章 你没有选择

  市区的商务楼间,一辆黑色林肯低调地驶过,最终停在一个二层事务所门前。

  年轻的秘书下车,躬身敲了敲后座的车窗。

  “Boss,就是这里。”他说着侧过身,将身后的事务所显现出来。

  车窗缓慢降下,露出车内男人刀刻般俊美的脸庞。

  “查清楚了吗?”男人面无表情地开口,声音低沉不带丝毫感情。

  “查清楚了,傅老确实在这里办公。”

  冷冽的男人点头,皱眉下了车。

  “走吧。”

  他迈开长腿,向事务所大门走去。

  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定制西装,步伐优雅稳重,带着些军人的沉稳。这里虽然也属于B市的中心地带,可是当男人出现在画面中,却显得破败了不少。

  除了秘书,男人身后还跟着两位身穿黑西装的保镖。

  一行人走进大门时,喻千宁正低着头往外走。今天这个梦寐以求的面试,基本上又是以失败告终了。她表现得并不好,这点她心里很清楚,也有些懊恼。

  失落之间,她的双手紧了紧,却不小心撞上了人。

  “对不起!”

  “Boss!”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被撞到的靳褚西看着身前的小2017注册秒送金,皱着眉没说话。一时间,事务所门口低压弥漫。

  喻千宁没有马上抬头,她的眼眶是红的,生怕一抬头眼泪就掉下来。短短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如今她很难再保持合适的风度,更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

  空气一阵安静,她看着自己身前的高档皮鞋,身体忍不住微微蜷缩。

  “对不起。”在保镖过来之前,她诚恳地再次道歉。头一低,眼泪砸在地上。

  快速抹了下眼睛,喻千宁想绕过对方离去,不料胸前横过一条手臂。

  “等一下。”靳褚西目光一沉,他派人找了她这么久都没找到,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碰到。

  毫无防备地被身前的手臂拦住,喻千宁心里一惊。她仓惶地抬头,意外地看到了那张自己永不会忘记的脸。

  “是你!?”她下意识地出声,带着恨意的眼光定在靳储西的脸上。

  此时的她面容憔悴,嘴唇苍白得毫无血色,看起来像是劳累过度。本就红红的眼眶,在看到男人的瞬间更红了。

  ——原本视为神祇的暗恋对象,突然有一天变成了自己的仇人,那种酸楚的感觉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同于喻千宁的激动,男人的脸上平静无波,用冷淡的语气道:“在此遇到你正好,省了我一番功夫。回去收拾东西,三天后我派人去C市接你们。”

  “什么意思?”喻千宁咬着唇,颤声问。

  靳褚西淡淡地望着她,修长挺拔的身影罩住娇小的2017注册秒送金,漠然地启唇:“三天后,送你和你母亲出国。”

  旁边的秘书很有眼力,早就冲保镖使了个眼色,将进出事务所的道路堵住。因此,这里没有人会打扰两人,而喻千宁闻言身子一晃,似撑不住地要倒下。

  可她坚强地站稳了,眼前兀地一花的她,没看见抿着唇的靳褚西,下意识地伸出又收回的手。

  喻千宁仰起头,对着靳褚西那张背对阳光的脸,握紧拳头开口。

  “如果我说,我不走呢?”

  默默地看了她几秒,面容冷酷的男人缓缓开口。

  “你没有选择。”

  他以为她没有选择,然而小2017注册秒送金的倔强出乎他的意料。

  面对他的强硬与霸道,喻千宁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赤红着眼怨恨地看着他。

  “好,好!靳家的人,都是狠角色!害得我家破人亡还不够,现在,你们还要逼着我们背井离乡!可是靳褚西,既然结果都一样,你凭什么认为我会乖乖听话?”

  不等靳褚西再说什么,她就推开面前的人,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Boss,喻小姐这样离开会不会不安全?”身后的秘书适时凑过来,低声询问。

  靳褚西伸手揉揉眉头,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没多久,他冷漠道:“派人跟在后面。”

  说着,他抬脚继续往事务所内走去,仿佛这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进入事务所之后,却第一次插手了这位老律师的私事,让他将喻千宁破格录取进来。

第5章 柳暗花明

  夜晚,喻千宁正在咖啡厅上班。

  这几个月来,她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一直进行着高强度的工作。虽然时不时会感觉到头晕,可只要一想到卧病在床的妈妈,她咬咬牙便又支撑了下来。

  当电话打来时,老板就在一旁守着。喻千宁不敢接,只好加快速度忙完,找了空闲钻进厕所里。

  她担心是家里来的电话,结果一看,却是个陌生号码。

  正犹豫要不要给对方回拨,她的手机再次振动,喻千宁急忙接听。

  “喂,您好……对,我是,今天的确去你们事务所应聘实习律师……嗯,是的……什么?真的吗!?明、明天就能去上班?……不、不不,不嫌少,很多了……嗯嗯,好的!”

  挂了电话,喻千宁的脑袋还晕乎乎的。

  景胜林事务所的人,居然打电话来说,他们录用她了!今天走的时候,面试的刘律师不是说她不合适吗?

  就算她不在乎实习工资的多少,打算靠晚上和周末的兼职,来挣钱寄回家。对方却嫌弃她不是本地人,所以不肯要她。

  这才过了几个小时,他们就改变主意了?甚至,对方要把她安排到鼎鼎有名的傅律师身边,让她给傅律师当助手!

  带着些不敢相信,她早早地赶到了事务所等候。

  “你,是H大毕业的?”

  “景胜林事务所”办公楼二层,一名老者坐在办公椅上,询问面前站着的女生。

  女生点点头,拘谨地说:“是的,傅律师,我去年才毕业。”

  傅律师又问了她一些简单的问题,喻千宁虽然紧张,但表现的也还可以。

  “在我这里实习,如果你工作认真勤快,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暂定实习期间工资5000,只包吃不包住,后期看表现调整工资,有问题么?”

  喻千宁赶紧摇头——5000的实习工资,她想都没想过!不愧是傅律师,出手好阔绰!她早跟沈氏兄妹合租了房子,这样算来,她一个月至少能寄四千块回家!

  “工资是不低,但我还有要求。”他接着说:“我的事有点儿多,你晚上不可以去打零工,以免影响了工作,明白吗?”

  不敢迟疑,喻千宁忙不迭地答应。

  本想靠着打零工给家里寄些钱,没想到实习工资已经够用了,那她自然不用再去打散工了!

  在事务所开始正式的工作后,她比那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努力。凭着一股拼命三郎的劲头,喻千宁成功获得傅律师的看重,决定带她去参加一场私人酒宴。

  “哈哈哈,傅律师,您这位助手可不得了,居然有这么好的酒量!”

  “是啊是啊,看她年纪轻轻,我还以为她几杯就倒呢!”

  面对着众多人的称赞,傅安生泰然自若,转向宴会的主人黄宁。

  “黄先生,千宁虽经验不足,但我敢保证,她绝不会令你失望的。”

  黄宁看了看面色坨红,还依然能保持微笑的小女生,半晌才感叹道:“喻小姐的酒量,黄某佩服!好吧,既然有傅律师作保,这一次黄某的案子,便有劳喻小姐了!”

  于是,在喻千宁还不明白傅安生的用意时,她已经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案子。

  傅安生朗声道:“千宁,还不快谢谢黄先生?”

  纵然喝得半醉,喻千宁仍旧分得出轻重,勉力支撑着道谢:“千宁,谢过黄先生。”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