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8

林雨涵贺云深小说

林雨涵贺云深全文阅读

林雨涵贺云深大结局是什么?林雨涵贺云深的小说名字叫做《为你,画地为牢》。为你,画地为牢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棋笙,全文讲述五年前,林雨涵被贺云深囚禁在身边,那段日子毫无尊严可言,她为了保住腹中骨肉而逃离,五年后,她为了救他们的孩子成了夜店舞女,却在这个时候又遇见了他。

第一章 脏

  金色盛宴的大厅内,人声鼎沸。

  一个带着半截面具,穿着清凉的女郎利落地攀上了钢管,修长的双腿如同灵蛇紧紧地缠绕在上面,她的动作撩人,却不显yin荡,反而牢牢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坐在真皮沙发里的男人摇晃着杯中的红酒,眼睛始终落在那个女郎的身上。

  几年不见,原来你在这里。

  看她媚眼如丝的模样,他勾起唇角,笑容却比南极的冰川更冷。

  此时,钢管之上的人却已经背过身去,海藻般的长发随着她的背影律动,不多时,一件带着体香比基尼上衣就被她抛下了台。

  粉色钞票随着台下观众的欢呼声被抛到了台上,洋洋洒洒的,像是一场大雨。

  只剩下一层薄纱裹在胸前女郎勾起嘴角,像藤蔓一样从钢管上滑下,然后,离开了舞台……

  “雨涵,今天跳得很不错啊,我看撒到台上的钱比平时更多了。”

  林雨涵一见到到前方的男人,便警惕地将双手护在自己胸前,甚至,还敏感地后退了一步,但那张还算明艳的脸上,却始终带着笑,“谢谢老板夸奖。”

  说着,就要绕过这个中年男人,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哎,别急着走吗,雨涵,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中年男人淫笑一声,伸出一只手,挡在林雨涵跟前,一双眼睛色眯眯地将她从头看到了脚,“雨涵啊,这几个月不见,你身材好像又好了很多嘛,生过孩子的2017注册秒送金果然更有味道。”

  “老板,”林雨涵窘迫地低下了头,“如果您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儿子还等着我回家。”

  “我来找你,当然是有事了,这次有个老板开了大价钱请你跟他喝杯茶,我已经替你答应下来了,赶紧过去吧。”

  “老板,我不……”

  “你想拒绝?”中年男人眼神一厉,“别忘了,当初为了给你儿子治病,你可还欠着我的钱呢!但你若是答应过去了,这笔钱,我就算你一笔勾销。”

  她的眼睛飞快地闪烁了一下后,才呐呐开口,“好,老板,我去。”

  林雨涵被人带到一个包间前面,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她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就一次,只要过了今晚,她便再也不用留在这里了。

  门被打开的瞬间,出现在林雨涵面前的人却她彻底愣住了。

  是他!

  是贺云深!

  时隔五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五年了,他还是一如过去那般引人注目,而她却已经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变成了只能在这种肮脏地方跳舞还债的母亲。

  五年来,这张脸不止在她梦中出现了一次,每每看到关于他的一切,她都忍不住要收集,如今,这张日思夜想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时,林雨涵忽然有些自惭形秽。

  她失神地看着对方,目光中,有痴恋,又有温柔缱绻。

  但脑子里闪过某张稚嫩的脸时,她整个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脸色更是瞬间变得惨白。

  “小涵,我就这么可怕吗?”坐在沙发里的男人勾起嘴角,一步步走到林雨涵面前,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明明在五年前你还像刚刚在台上那样,轻佻又下贱地在我面前跳舞,求我的宠爱呢……”

  “不,不是那样的……当时的我……”是因为爱你啊。

  她疯狂地摇头,泪水却哗哗地落了一脸,打湿了她那过分浓艳的妆容。

  “那是哪样?恩?”他俯xia身,两片薄唇贴在她敏感的耳畔,“几年不见,你的身体倒是更加迷人了。先不管那些,我们想念你的身体了,我们来做吧!”

  他手一扬,林雨涵身上的遮蔽物就被他扯的一干二净,感觉到那白皙修长的手在自己的皮肤上流连,林雨涵身子一颤,“不,我们不能这样。”

  “怎么,如今我花钱上你,还有不可以的道理?”他脸上的笑容迅速散去,好像刚刚的温和不过都是一张假面具。暴虐的气息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飞快地倾泻出来,他一手捏在林雨涵脆弱的脖子上,语气温柔,却冰冷,“林雨涵,我告诉你,从来没有人敢在不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从我身边逃走,而你,既然做了,就要学会接受惩罚!哦,忘了告诉你,这一切,只是开始。”

  他被他狠狠地甩在沙发里,然后,整个人便毫无顾忌地压了上来……

  这根本不能称之为交欢,或者说用一场单方面的发泄来形容要更加合适。

  他放自己离开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看着镜子里红了一圈的脖子和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林雨涵鼻子一酸,泪水将那张狼狈的脸弄得更加狼狈。

  这样的她,还真的像极了他口中轻佻下贱的样子。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过了多久,林雨涵拖着浑身发软的身体,来到了更衣室,换上自己的衣服离开。

  这是她第一次彻夜未归,想到家中的母亲和儿子,林雨涵有些害怕,她走了一小段路,特地绕到母亲最喜欢的包子铺,给他们买了早餐后才折返回家。

  她一开家门,就看到母亲拉着儿子的手,正要出门。

  一见到她而后的暧昧痕迹,林母的脸便沉了下来,“嗬,这又是从哪个男人的床上下来了?”

  “妈,不是那样的,昨晚我……”想到昨天的发生的事情林雨涵一脸窘色,想起自己给他们买的早餐,便献宝似的将它们拿出来,“妈,我给你和小哲买了早餐,是你最喜欢的那家包子铺,您……啊!”

  话还没说完,她的手背后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手中的早餐也因为这一下而散落了一地,滚烫的豆浆溅在她的小腿上,落下一片片的红痕。

  “你用那些肮脏钱买回来的东西,我才不吃!”林母狠狠地瞪着林雨涵,然后一把抱起同样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她的小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门。

  林雨涵看着散落了一地的包子和豆浆,默默地蹲xia身,将那些包子上的灰拍干净,然后机械似的将它们一个一个地塞进嘴里。

  刚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的包子很香,很软,但她却只吃到了满嘴的苦涩,她知道自己的工作不光彩,可唯有这样才能治好小哲的病啊,若是可以,谁又愿意去那种地方……

  可是,母亲不知道。

  他们都不知道。

  他们,只会怪她而已。

第二章 你根本不是我妈妈

  除了晚上的工作,她白天还会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这天,还没下班,林雨涵就收到了来自母亲的短信,要她马上回家。

  林雨涵有些愣神。母亲很少在她工作的时候给她发信息的,难道,是跟她儿子小哲有关?

  带着焦急的心情回到家,林雨涵却发现家中漆黑一片,而她的母亲却坐在老旧的沙发里,默默流泪。

  母亲一向坚强,从未见过她这般的林雨涵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她快步走到母亲面前,握着她的手问,“妈,您这是怎么了?”

  林母默默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却没有说一句话。

  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林雨涵诧异地回头,却发现在客厅的另一头,正坐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小的那个,正是她的儿子小哲,而大的……

  是贺云深!

  前天,在她跳舞的会所,他们还……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又看看小哲被他握在手里的小手,林雨涵的心里不由得腾升出一种不妙的预感来。

  他拉着小哲的手,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吗?

  想到这里,林雨涵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林雨涵强扯出一抹笑,对小哲道,“小哲,外婆这是怎么了,你知道吗?”

  小哲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脸怨怼地瞪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带着浓郁的怨恨,这样的目光让林雨涵不寒而栗,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

  她是他的亲生母亲,也是养育了他5年的人,他怎么会用看仇人的眼光看着自己?

  “林雨涵,你这个骗子,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妈妈!”

  “你在胡说什么!”他的话让林雨涵僵在原地,“我怎么会不是你的妈妈!”

  一旁没有说话的林母,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泪水落得更凶了。

  小哲放开了那个男人的手,然后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步步地走到林雨涵跟前,怒吼道,“你不是!我刚刚看到基因鉴定书了,贺云深才是我爸爸,他那个漂亮的女朋友才是我的亲生母亲,不是你这个骗子!”

  他说着,便将两份亲子鉴定狠狠地砸道了林雨涵的身上。其中一份是小哲和贺云深的,根据上面的结果显示两人的确是亲父子,但另外一份显示跟小哲是直系亲属的鉴定结果却不是她林雨涵的,而是属于另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

  怎么会这样?!

  看到那个陌生名字的瞬间,林雨涵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小哲的确是贺云深的孩子没错,但她也的的确确是小哲的亲生母亲啊。

  看着那孩子怨恨的眼神,林雨涵泪如雨下,“小哲,你是我亲生的,你是我的孩子啊!”

  “才不是,我没有你这样又脏又下贱的母亲!妈妈说了,你嫉妒她,所以才把我从他们身边偷走的,你这个坏人,小偷,骗子!爸爸今天带我来,就是来找你报仇的!”

  “不,不是这样的!”小哲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狠狠地扎在了她的心上,听着小哲的怒吼,她却一阵无力,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含着泪对他说,“小哲,我真的是你妈妈呀。你难道愿意相信一个陌生2017注册秒送金的话,也不相信我吗?”

  “我才不信!爸爸妈妈已经带我去验过DNA了,我是他们的孩子,不是你的!”

  怎,怎么会这样?

  小哲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这个骗子了!以后我跟你没有关系了。爸爸妈妈说,这些年委屈我一直跟你住在这种又穷又破的地方了,等我跟他们回家,绝对不会再受这种委屈的。”

  那张小脸依然稚气,但说出来的话却狠毒无比。林雨涵崩溃地抓着他的小手,哑声哀求道,“小哲,这里虽然环境不好,但这里的确是你的家啊。”

  “才不是!你滚开!”小哲愤怒地甩开了她的手,躲到贺云深的身后,不愿再看她一眼。

  一直看着两人互动,从未说过一句话的贺云深终于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林小姐,我知道当年你很喜欢我,但也不能因为喜欢我,就因爱生恨,偷走我和我女朋友的孩子吧?”

  贺云深一如过去那般高高在上,他看着狼狈的林雨涵,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但他说出来的话,却将林雨涵的最后一点希望,彻底撕成了碎片!

  她不是,她没有!

  孩子明明就是她自己生下来的,怎么道了贺云深嘴里,就变成她偷走的呢?

  她抓着贺云深的衣袖,似是哀求,又似在为自己辩解,“明明不是这样的,贺云深,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当时我为什么会离开,原因你再清楚不过了,不是么?”

第三章 她不甘心

  “我当然清楚。”贺云深俯下了身子,用手捏住林雨涵的下颚。

  眼睛毫无预警地对上了贺云深那双毫无温度的眸子,林雨涵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只听他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原因那我刚刚不是说过了么?你因爱生恨,所有偷走了我和小倩的孩子。你说,像你这样的小偷,该不该收到惩罚呢?”

  “我不是小偷!小哲是我的孩子,是我亲生的!你明明知道的,你明明知道的……”

  贺云深松开她的下颚,冷笑着站直了身体,“林小姐,去劝你还是不要胡闹了,不然,一场牢狱之灾可是免不了的。”

  “贺云深,你不能这样对我!小哲是我的儿子,是我亲生的!”

  “愚蠢。”

  眼见贺云深带着小哲离开,林雨涵想都不想,便追了上去。谁知,刚刚迈出几步,母亲就拦在了她的面前。

  “林雨涵,”林母冷冷地看着她,“你够了,事到如今,你害我丢脸害得还不够吗?”

  “妈,小哲真的是我的孩子。”她不能让小哲走啊,不然依照贺云深的性子,她只怕这辈子都没机会见到小哲了。

  “够了!”林母转过身,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脸上。清脆的耳光声响彻整个房间,也让林雨涵愣在了原地,林母狠狠地瞪着她,“我没有你这种偷别人孩子还死不承认的女儿!你给我滚!”

  “妈……”

  “滚出去!”

  被林母推出家门,林雨涵看着那扇关起来的大门,泪水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小哲被贺云深带走了,连母亲也不相信她,为什么会这样?

  想到小哲临走前那没有一丝一毫留恋的眼神,林雨涵的心又是一阵刺痛,那是她辛苦生下来,还养了五年的孩子啊,难道他对这个家,对她这个母亲,果真就一点留恋都没有吗?

  她这几年,为了小哲几乎牺牲了一切,这样的结果,要她如何甘心!

  靠着过去留下的人脉,林雨涵终于找到了贺云深所在的酒店。

  再次见到这个经常出现在她梦中的俊美男人,林雨涵的心还是狠狠地跳了一下。

  五年了,他还是跟过去那样光芒万丈,而她,却已经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憔悴的母亲。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贺云深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怎么?你终于肯主动出现了?”

  “我来找你是为了小哲。其实,你根本就不在乎小哲,对不对?”

  此时的贺云深已经从律师那里得到了消息,他神情愉悦道:“没错!我的确不在乎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儿子。”

  “那你不要跟我抢他,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你这是在求我?”

  “对,我求你。”

  贺云深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来,不过他却不打算答应她。毕竟,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曾经在没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就私自切断两人的关系,他要给她的教训,还不止这些。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弄到我的精子来生下这个孩子的,不过我也告诉你,我绝对不会把这个孩子给你的。”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贺云深的眼睛里满是恶意,“当初你偷偷摸摸的离开我的时候,就该想过后果!我早就跟你说过,从来只有我贺云深甩别人,还没人敢这样对我,你好样的啊林雨涵,你觉得,不教训你一顿,对得起我自己么?”

  这番冰冷的话语,让林雨涵的心彻底凉透了。

  她早该知道的,像贺云深这样的人怎么会因为她的哀求,就把孩子还给她呢?

  不可能的。

  他不在乎小哲,小哲只是他用来打击她报复她的工具,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会放过小哲。

  林雨涵失魂落魄地回到家,看到林母一直望着门口的位置,她的嘴唇抖了抖,“妈……对不起。”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用那双红肿的眼睛瞪了林雨涵一眼,林母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再也没出来过。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林雨涵拖着疲惫的身体倒在床上,泪水源源不断地从眼角滑落,给贺云深当助理的时候,她就深深地爱上了那个男人,甚至为了他,不惜摔得满身伤痕也要学跳舞,只因为他喜欢。

  而到了最后,她如愿以偿地成了贺云深的“女朋友”。

  不可否认,他们曾经有过一段很甜蜜的时光。但这样的甜蜜,却只维持了短短的一个月。在一个月后的情人节,她带着贺云深的惊喜,看到了他和另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躺在床上翻云覆雨。他只把她当成一个助理,一个床ban,但她却认真了……

  意外发现自己怀孕后,她选择了从贺云深身边离开,没想到他却用自己的孩子来报复她!

  贺云深,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

  小哲离开之后,她每日都过得神不守舍。而林母更是在失去这个外孙后,整个人仿佛瞬间老去了,原本漆黑的头发上斑白一片,身形也佝偻了许多,仿佛整个人都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

  林雨涵失魂落魄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冷清的家中,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晕倒在地的林母。

  “妈——!!”她喊得撕心裂肺,但那个处于昏迷中的人,却是再也听不到了。

第四章 她的绝望

  是癌症。

  晚期。

  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了。

  听到医生的答复后,林雨涵两眼一黑,几乎要晕倒在地。

  “妈,对不起……”林雨涵颤抖着走进加护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瘦得快要脱型的小老太太,泪水再一次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小哲,我想见小哲。”

  这句话让积藏了几个月的悲伤的林雨涵瞬间崩溃,她紧紧地握住了林母颤抖的手,泣不成声道,“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一定会把小哲带过来的。”

  所以,拜托你,请一定一定要撑下去。

  不然,在这个世界上,她便什么都不剩了。

  值得庆幸的事,贺云深的新戏虽然不在这里,但距离这里却也不远。林雨涵跟公司请了假,便直奔贺云深的电影拍摄地,因为她知道,只有去求贺云深,才有机会让小哲来跟林母见上一面。

  林雨涵废了好大的功夫,才让一个化妆师带着自己进了剧组,但贺云深根本就对她视若无物,而这里到处都是人,她也根本就没机会求贺云深让她见小哲一面。

  怎么办?

  林雨涵整个人在绝望与痛苦之中打转,母亲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见见小哲,难道自己这个做女儿的,连这一点都满足不了吗?

  “喂,你谁啊,别挡路了,让开!”

  有演员要进来卸妆,见到林雨涵堵在门口,便推了她一把。

  毫无防备的林雨涵被推了个踉跄,眼看就要栽倒在地上了,一只大手却及时扶住了她的腰。

  “没事吧?”

  不太适应跟别人有这样亲密接触的林雨涵在看到对方的那一瞬,忍不住红了脸,站直身体后,她便从对方的怀里脱离了出来,“没,没事,谢谢你啊。”

  “不客气,”他脸上的笑容依然教人沐如春风,“我是这部电影的另一个男主角唐逸,你是化妆师吗?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不,我不是化妆师。”林雨涵有些窘迫地低下头,“我来这里,其实是为了找……啊!”

  话没说完,就有一股巨大的拉力拽着她的胳膊,撞进了另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林雨涵,你不是来找我的吗?”

  贺,贺云深?

  她来了这里这么多天,连跟他说句话的机会都找不到,现在贺云深居然主动找她了?

  林雨涵顺着贺云深的目光看去,发现他充满敌意的眼神全程都落在了唐逸的身上。

  哦,她想起来了,贺云深和唐逸两人同为当红小生,被放在一起比较是常有的事情,而贺云深那样一个骄傲的人,又怎么容许别人比他强呢?

  “原来她是来找你的啊。”唐逸的脸上依然带着温柔和煦的笑,“你们是朋友吗?”

  “她是我的助理。”

  落下这句话,林雨涵就被贺云深拽着离开了化妆间。

  一直到被他塞进车里,贺云深周身的暴虐气场终于完完全全地爆发了出来。他狠狠地捏起林雨涵的下颚,“怎么?你来找我,还顺带勾搭别人,厉害了啊,看来在那种地方跳舞,你徐汇了不少嘛。既然那么欠干,那看在过去的份上,我来满足你好了。”

第五章 我答应你

  哗啦一声,衣服被撕开,那依旧白的晃眼的身体就遮掩暴露在空气中。

  看到她胸前的隆起,贺云深的眸子猛地暗了下来,“看来生过孩子也不是没有好处,你身材倒是好了许多,这几年没有男人,应该很空虚吧。”

  在贺云深说话的瞬间,她的裙子也被扯开了,然后,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便狠狠地闯了进来。

  疼,好疼。

  整个身体仿佛被撕扯成了两半,如同拼了命那样躲开贺云深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吻,她疯狂地挣扎着,却被贺云深被牢牢制住。

  “贺云深,你放开,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贺云深嗤笑一声,“又不是没跟我做过,你矫情什么。再说了,你不是想见你儿子么?若是哄不好我,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他!”

  这一话无疑是敲到了林雨涵的软肋,她辛辛苦苦守在剧组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说服贺云深让小哲跟母亲见上一面么?

  为了母亲,她的确不应该矫情的。

  林雨涵痛苦地闭上眼睛,任由贺云深在她身上侵略。

  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姿势,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才终于发泄完了身体里的欲火。

  林雨涵麻木地将那皱得跟抹布一样的衣服一件件地穿回身上,然后抬头看向这个她爱着却也恨着的男人道,“现在,我可以见小哲了吗?”

  看着一身狼狈的她,贺云深冷笑,“就这样?你以为我贺云深这么好哄么?”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给我当助理,直到这部电影拍摄结束,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跟小哲联系的机会。”

  “可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贺云深,我求你了,先让我见小哲好不好,母亲她病了,是癌症晚期,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在临死前见见小哲,我求你了,求你了。”

  “放心,这部电影还有一个月就拍完了。你只需要陪我一个月就好。至于你的母亲,她会得到最好的照料,相信我。”贺云深亲吻着她的嘴唇,一下又一下,似是调。情,又像是在挑衅。

  “好。”林雨涵深吸一口气,将他推开,然后伸手抹去眼睛里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愤怒而引出的泪水,鼓起勇气看向贺云深道,“我答应你。”

  不过是再当一次贺云深的助理罢了,她……可以的!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