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8

林宛夏杜远辰小说

我和前夫有个约会全文阅读

林宛夏杜远辰大结局是什么?林宛夏杜远辰是现代言情小说《我和前夫有个约会》的主人公,作者楚怀夜。这本小说讲述林宛夏换脸回来之后,冒名顶替安意如的身份勾搭上了晟景集团的冷情总裁杜远辰,她成为了他的未婚妻,开始了对青梅竹马和反派的报复,可没想到自己会深陷这个男人的柔情。

第一章 千金归来

  “嗡——”手机振动的声音传来。

  安意如起身从包里翻出手机,点开,是一条信息。

  “如何?”

  简短的两个字,安意如却闭上了眼睛,一副疲惫到不堪重负的样子。

  “我正准备去晟景集团,你交代过我的模仿要点我都记住了,没有问题,放心。”短信发送成功后,她的目光又重新落到了手链上,脸上是浓到化不开的悲伤。

  “很好。”依旧是简短的两个字,她却松了口气,将手机塞进了包里。

  安意如,安意如。

  她才不是什么安意如!她是林宛夏!

  “爸,妈,我好想你们。”林宛夏用左手抚摸着右手的手链,在眼里的眼泪就要滴落的时候,额头抵住了方向盘。垂直落下的泪珠砸在她的裙摆上,晕开了一片水渍。

  她是安意如,现在,她只能是安意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抬起了头。脸上刚才的悲伤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安意如标志性的骄傲。

  安意如的车停在晟景大厦的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做好准备等这位高傲的大小姐下车,但是她却在车里足足坐了五分钟,才戴上墨镜,戴上一脸不可一世的骄傲,打开车门。

  娴熟的把钥匙扔给门口的保安后,她摆动纤细柔美的腰肢,迈开长腿,一路沐浴着众人的目光,径自走向总裁专用的电梯。

  “哎呀,这大小姐回来了,我们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是啊,听说就是因为她,总裁身边连秘书都换成了男的呢!”

  “总裁的正牌女友回来了,你们这些狂蜂浪蝶就不高兴,是不是有毛病?”

  ……

  听着这些窃窃私语,安意如讽刺的勾了勾大红唇,摘下遮住了三分之二小脸的黑超墨镜,回过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然后挑了挑眉毛,朝那几个人走了过去。

  “安……安小姐好……”

  刚才说话的几个2017注册秒送金看到安意如走来,立马闭上嘴,还十分恭敬有礼的问了问好。

  安意如没有理会,而是绕着她们几个走了一圈,然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抱着胳膊,指着最先开口的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一脸的嫌弃。

  “头发至少三个月没有打理,眉毛应该是上个月修的,经常熬夜,肤色不均匀并且没有保养,用的是Chanel粉饼和口红,但是眼线却是路边货……”

  说着,安意如嘲讽的笑了笑,挥了挥鼻子,无视对方尴尬的脸色:“香水是烂大街的ChanelNo.5,但是你是不是掺水了?”

  说完,安意如装模作样的在自己的鼻子前挥了挥手,翻了个优雅的白眼:“妒妇身上的味道果然叫穷酸啊~”

  然后,高傲的踩着自己的高跟鞋,走进了总裁专用的电梯。

  她本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为了做好这个伪装,不得已而为之。

  世人欠她的已经够多了,从她答应那笔交易,选择换上这张脸踏进这道门开始,那些失去的一切都要被她一一取回。

  她红唇轻启,喃喃自语:“都准备好了吗?”

第二章 本能抗拒

  总裁办公室——

  一早就接到了安意如回来的消息,此刻,杜远辰的办公室里,为了欢迎她,已经铺满了玫瑰花和气球,杜远辰坐在办公桌后面,正专注的处理着工作,他的手边,是闪闪发亮的鸽子蛋钻戒。

  “咄咄咄——”清脆的敲门声拉回了杜远辰的思绪,抬头,看到自己的秘书站在门口,做了个手势以后,迅速的带上门就走了。

  杜远辰见状,立马合起电脑,拿过手边的钻戒,把办公司的窗户调成夜晚模式,整个办公室瞬间就暗了下来。

  “安小姐!”门外传来了秘书的声音。

  “好久不见啊李贝,真是越来越帅了~”安意如每次来杜远辰的办公室,总是要调戏一下长得白嫩的秘书李贝。

  “安小姐就会开我玩笑,总裁这会儿不太方便,要不安小姐,您那边儿等等?”李贝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不安。

  李贝的声音落下许久,安意如也没有再开口。就在杜远辰疑惑的时候,安意如的声音却传了进来:“怎么,我才走了没多久,远辰哥哥就连我都不方便见了吗?”

  听了她这话,杜远辰无意识的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安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安小姐,总裁这会儿真的不方便,安小姐……”李贝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然后咚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安意如站在门口,逆着光的样子落入杜远辰的眼里,美好得仿佛是个天使。

  安意如愤怒的打开办公室的门,迎接她的却是扑面而来玫瑰和蜡烛,猝不及防的浪漫让安意如傻在了原地。

  直到杜远辰将她牵进玫瑰花丛中,然后将钻戒套进无名指时才反应过来,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脸的激动和不可置信。

  “洺……远辰哥哥……”安意如看着眼前满是宠溺的男人,惊喜的落泪同时,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

  “意如,奶奶想要你搬进杜宅,就让我来问问你愿不愿意。”杜远辰的声音十分温柔,遍地的玫瑰铺成了他的背景,浪漫得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甜腻的味道。

  “远辰哥哥……我……”安意如迅速收拾好眉间透露的情绪,继续捂着嘴哭的断断续续,“我愿意……我愿意……”

  她的话音才落,杜远辰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而办公室门口,除了李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上了好几个围观群众,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更有甚者,还起哄的吹起了口哨。

  办公室里——

  杜远辰坐在沙发上,安意如靠在他的怀里,二人没有说话。玫瑰花和蜡烛都还没有撤走,此刻,整个办公室弥漫着浓浓的花香和温馨。

  他像从前那样抚摸她的及腰长发,她屏住呼吸忍受陌生人的爱抚,却在杜远辰的指尖触及到自己腰部的刹那,浑身像触电一般战栗。

  言行举止可以模仿,可是身体的本能抗拒让她不经意间紧握住了杜远辰的手,随后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慢慢放松紧绷的身体,主动攀附上了他的脖子:“远辰哥哥……我腰间有旧伤,有点痛……”

  他的目光化为怜惜,轻柔的触碰那个“伤口”,这一次,她没有躲闪。

第三章 身份起疑

  低头看了一眼怀里心爱的2017注册秒送金,杜远辰低下头,一个温柔的吻就印在了她的额头上:“突然走了这么久,连个电话都不打,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听了他的话,安意如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男人:“才不突然,我走之前给你发短信了呀,你天天开会不理我,就不许我闹闹小脾气啊?”

  “可是你也不能一走走半年,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吧?”杜远辰虽然说着责怪的话,可是语气却是十分宠溺。

  听了这话,安意如却生气了,“嚯”的一下从杜远辰怀里起来,嘟着嘴控诉道:“远辰哥哥是在说我不懂事吗?可是明明是你有错在先,况且,我也没有不跟你联系啊,那些邮件难道是鬼发的啊?”

  “看来我的意如小宝贝还没有消气。”杜远辰说着,长臂一伸,又将她揽进了怀里,“哪里说你不懂事,我就喜欢你跟我胡闹。”

  “哼~”怀中的安意如听了这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才重新搂住了杜远辰,“远辰哥哥,我知道是我不对啦,我……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说,我晚上会亲手做一顿饭给你吃,你……你可得早点到我家,不然……哼~”

  听了她孩子气的话,杜远辰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一定,一会儿我提早一个小时下班。”

  “那我就先回去准备啦~”得到了他的承诺,安意如显然十分开心。

  她一下子从杜远辰的怀里跳起来,小鸟儿一般的拿起自己的包包,还故作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戒指:“哎呀,一个这么大的钻戒换一餐饭,采访一下杜总,是不是觉得有点亏本啊?”

  “岂止是亏本,简直是亏到吐血。”杜远辰十分配合的捂着胸口,做出口吐鲜血的样子。

  “远辰哥哥的演技也太浮夸了,晚上记得早点到,我先走啦~”安意如说着,冲杜远辰做了个鬼脸,就快乐的离开了办公室。

  李贝见安意如离开后,就推门进了自家总裁的办公室。却看到总裁坐在沙发上,冷着一张脸,周身的气场十分骇人。

  从前她眼中的爱慕没有变,熟悉的动作还是那些,口吻性格通通都是一样,偏偏她下意识的反应让他感受到了戒备。

  “李贝,马上去调查一下意如这半年都发生了什么。”杜远辰抬头看了一眼李贝,眸色冰冷。

  乍一听这话,李贝愣了一下。但是却恭敬的应了下来,然后带人,迅速的将满办公室的玫瑰和蜡烛撤走了。

  晟景大厦一楼。

  安意如就像之前上楼一样,高傲的沐浴着众人的目光,走到了大厦门口。似乎是被太阳晒到了眼睛,她颇为不耐烦的用手在眼睛上遮了遮。

  几乎是在见到她的一瞬间,保安就将她的车从阴凉处开了过来,然后非常小心的替她打开车门,将她送上了车。

  上了车后,安意如就如同骄傲的孔雀一样,从车窗里伸出几张人民币,看也不看保安一眼,一踩油门,张扬的法拉利就载着她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一直开到离晟景大厦很远的地方,安意如这才降下了车速,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刚停好车,她就摘下自己的眼镜,疲倦的揉了揉眉心,放低了座位的靠垫,躺了下来,将自己的右手举到眼前,盯着手腕上精致的链子,半天没有说话。

  即使百般伪装,身体本能反应还是差点出卖了她,以杜远辰这样多疑的性格,不知道有没有露馅?

  她疲惫的靠在座位上,紧抿双唇:爸,妈,无论如何我都会替你们报仇!

第四章 所谓母女

  安家——

  林宛夏一如之前在晟景大厦的时候一样,将车嚣张的横在院子里,把钥匙扔给了管家后,踩着高跟鞋,扬着下巴就进了大厅。

  “意如,你回来啦?”安夫人正好在客厅跟自己的好友聊天,见到林宛夏进门,连忙起身走到她面前,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的女儿,“走了半年,一回家就往外跑,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妈妈!”

  听到母亲的关怀,她莫名觉得温暖,但是想到其他事情,却还是翻了个白眼:“安夫人,您装得累不累?您的狐朋狗友还在那边儿等您,我可不敢劳烦安夫人来招待我!”

  说完,绕过安夫人,她就踩着响亮的脚步声上了楼。

  “呃……这孩子……”安夫人尴尬的看着安意如的背影,半晌说不出话来。收到好友带着同情的眼神,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林宛夏回到安意如的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想起约了杜远辰吃饭,便就扎起了头发,抱着一本菜谱下了楼。

  “意如,你去厨房干什么?”送走了好友的安夫人刚进门,就看到林宛夏抱着菜谱朝厨房走去,开口拦住了她。

  “我的事情,就不劳安夫人操心了。”林宛夏不客气的说完,正要朝厨房走去,安夫人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她面前,紧紧的握住她带着戒指的手,愤怒的样子令人生出了几分胆寒。

  “安意如,你不要告诉我,杜远辰跟你求婚了!”

  听了这话,林宛夏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用力把手从安夫人的手里抽出来,讽刺道:“安夫人,你别告诉我你还在做着嫁给杜远辰的梦,难道你忘了,你为了几十万块,把自己卖给了我爸吗?”

  无疑,林宛夏这番话给了安夫人狠命一击,甚至可以看到安夫人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本就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林宛夏看到她这样有些不忍,但是现在必须要扮演好安意如的角色。

  这样一想,林宛夏将菜谱拎在另一个手上,冲着安夫人啧啧几声:“安夫人,嫁给我爸这几年来,你也没少花钱,怎么才比我大几岁,看起来比我老这么多?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姿色,就算是送上门,远辰会看得上吗?”

  “意……意如……你说什么呢,我……再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远辰的长辈,我……关心一下……我就是……”安夫人似乎是被林宛夏的话刺激得有些失措,开口说出来的话凌乱不堪。

  林宛夏听了这话,笑了一声,鄙夷道:“你这种为了钱就能出卖自己的2017注册秒送金,难道要告诉我你也有爱情吗?”

  说着,她凑到了安夫人面前,嗤笑一声:“呵——笑死人了!”

  接着,一撩头发,朝厨房走去。

  一路上,林宛夏在心里不断的谴责自己,或许每个2017注册秒送金都有她的苦衷,正如自己这样,现在不是她该同情别人的时候!

  安夫人原来是安意如的大学学姐,借着安意如邀请她到家里参加party的机会,爬上了安先生的床,还扬言如果安先生不负责,就要闹得满城皆知。而安先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拉着她去领了结婚证,自此安意如就对她没有半点好感。

  所以林宛夏就算是再不忍心,为了扮演好安意如的角色,她也不得不这么做。

第五章 你是谁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

  其实林宛夏自己的厨艺就不错,但是安意如不会下厨。所以为了掩人耳目,她只能一步一步的照着食谱来做饭。

  一桌十二个菜,做了两个小时。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的时候,杜远辰的车子正好开进了安家花园里。

  “远辰哥哥!”林宛夏看到杜远辰下车后,压下内心的怨恨,挂起安意如特有的甜美微笑,冲出去扑进了他的怀里。

  “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快带我进去吧。”杜远辰用力的抱住林宛夏,在她额头留下一个温柔的吻,替她拂开了脸上的碎发。

  “我跟你说啊,我今天做了好多菜,这半年我可一点都没闲着,你看这是一品豆腐,这是双龙戏珠,这是……”林宛夏拉着杜远辰,无视一旁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脸希冀的安夫人,直接进了餐厅,然后用力的把门关了起来,就忙不停的给杜远辰介绍这一桌子菜。

  杜远辰看着眼前丰盛的佳肴,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一声不吭。

  “我的厨房杀手意如,什么时候变成了小厨娘?”

  听了这句话,叶安暖只觉得心脏仿佛被重重的擂了一拳,索性就愣在了原地。

  杜远辰似乎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筷子,尝了一口离自己最近的一品豆腐后,非常赞赏的点了点头:“我得赶紧把你娶回家!”

  “啊?”林宛夏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然我会忍不住扣家里厨师的工资,那他们可太倒霉了。”杜远辰说着,单手搂住林宛夏,轻轻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此刻,林宛夏终于缓过神来。

  想来刚才杜远辰的质疑应该是对安意如的玩笑话。毕竟在这之前,安意如不仅火烧厨房,还把厨房搞爆炸了一次。

  这样一想,她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二人的晚餐时间在非常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过去。

  可是当她抬头触及他的目光,眼底的怀疑与阴翳还是让她心惊。

  期间,安夫人忍不住推门进来一次,被林宛夏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奚落一顿后,自觉脸上挂不住,告了一声道歉,就离开了家,似乎是出去买醉去了。

  “你对她一直这个态度吗?”杜远辰在安夫人离开后,点了点林宛夏的鼻子,温柔问道。

  听了他的话,林宛夏皱眉:“不然呢,难道我要管一个大不了我几岁,利用我的信任爬上我爸床的,曾经的学姐叫妈妈吗?我才不!”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你对她的态度似乎比以前好了一点。”杜远辰说着,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

  林宛夏的心中再次敲起了警钟:“哪有,我这么善良的人,对她的态度一直都很好的。”

  说着,还是安意如式翻白眼。

  她现在不能有片刻的迟疑反应,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内用眼前“事实”掩盖过去的一切。

  “小傻瓜!”杜远辰失声一笑,轻轻刮了刮她的俏鼻,脸上满满都是宠溺。

  林宛夏故作开心的坐到杜远辰身边,搂住了他的胳膊:“远辰哥哥,不说这个了,你快继续尝尝,看看哪个好吃~”

  “这……”杜远辰的脸上浮现出为难的神色。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厨艺吗!”林宛夏不高兴的嘟起了嘴,就像安意如一样,声音拔高,尾音下垂,带着重重的不高兴和质疑。

  见她这个反应,杜远辰意味深长的看着林宛夏,优美的唇缓缓吐出一句话——

  “你是谁?”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