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8:34

《我在夕阳下等你》是由“老梁”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谢倾顾谌,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类型是豪门总裁,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我在夕阳下等你by老梁小说阅读

第一章 同他赌命

我被人五花大绑的扔进了一个仓库里。

里面有床,有鞭子,有枪。

我坐在仓库里绝望的等待着,半个小时后仓库外面响起了皮鞋摩擦地面的声音。

我心里一抖,仓库的门被打开,我瞧见了顾谌那张恶魔般的脸。

我颤抖着身体望着他,他眯眼笑了笑说:“那个姚姐是带你进那种地方的人?想知道她的下场吗?”

他口中的那种地方指的是窑子。

我恐惧的问:“你杀了她?”

“乖,谁让你不听话?”

说完顾谌脱下自己的裤子伸手把我勾上了床。

我咬着牙想要拒绝,但他的劲太大,我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任由他欺辱。

折腾一会儿,顾谌忽而起身捡起地上的皮带把我的双手绑在一起。

那一瞬间,脑海里只充满着新鲜的刺激感,所有的顽抗通通消失。

顾谌的动作很猛烈,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我吃痛,赶紧道:“我是你后妈!”

“是么?”他炙热的坚硬抵在我身下,又在我耳边细细呢喃了好多情话,撩拨我到欲望的最高点,才狠狠地长驱直入,一下子占走了我的所有。

就是这种疼痛伴随着快感而来,他吻着我的唇角,轻声哄骗道:“宝贝儿,帮我摸一下。”

他口中呼出的团团热气轻轻打在我的锁骨,不等我颤抖的手碰上那片坚硬火烫,搅得我浑身发软的灵舌已经顺着我的胸骨,慢慢舔舐到……

“啊……”

情欲的电流穿心而过,直将我击的溃不成军。

本来咬紧的牙关都松开,尽情地呻吟起来。

顾谌是一个恶魔。

他的手上沾染了不少的人命。

我宁愿他杀了我,也不想受如此的折磨。

激情过后,顾谌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

我像条死狗一般躺在床上无力的冷笑:“你对得起你爸吗?”

“他人都死了,有什么对不起的?”

顾谌的口气很无所谓,冰冷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脸颊,低沉的声音犹如雪夜中的寒风吹过,“谢倾,从你勾我家老头子上床的那刻起,你这辈子就完了。”

“我睡过他,现在又睡他的儿子,你不会感到良心不安吗?顾谌,我求求你放过我成吗?”

闻言顾谌忽而伸手抓住我的腰肢,那一瞬间我就坐在了他的双腿上,他冷冷的呼吸落在我的脸上令我的心底恐惧加甚,他轻笑了一声,牙齿就落在了我的胸口上,一阵尖锐的刺痛传来。

我抱着顾谌的脖子,也一口狠狠地咬在他的肩膀上。

口里的血腥味浓重,顾谌突然把我扔在地上,嗓音冷道:“放过你可以,你自己做选择。”

我惊愕的问:“你什么意思?”

“你朝自己胸口开一枪,如果你还能活着我就放你离开,谢倾,你的时间就只有一分钟。”

他把他别在腰间一把黑色的枪支取下扔在我的面前,我热泪绝望的盯着他,他的眸光很坚毅,就像在看一头小绵羊在死亡面前无力的挣扎。

顾谌是说到做到的男人,我握住手枪十分犹豫,顾谌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袖间露出的一小截白色衬衫,点头示意我赶紧做决定。

我想要离开顾谌,我必须赌命。

我抓起枪毫不犹豫的开向了自己的胸口,枪声响起,我低头惊恐的望着自己的胸口,硕大个窟窿血流不止,我希冀的目光望着顾谌。

他冷笑了一声走到仓库门口,对守着的人说:“把她扔到医院去,让医生别打麻醉。”

在手术室里我被抢救了三个小时,最终我活了下来,其实躺在手术台上我自己心里也有数,因为我是医生,我知道子弹打在什么位置才不会致命。

从那以后顾谌果然没有再找过我,但也怕他那天突然想起我了又要折磨我。

我身体好了以后突然大彻大悟。

我要给自己找一个有钱有权的金主。

我缺钱,缺人保护。

但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找个比顾谌还有能力的几乎没有。

虽然没有,不过可以挑选个顾谌不敢下手的人。

我托顾谌爸爸的心腹给我联系到了江城总检。

他有未婚妻,他需要一个听话的情妇,他可以给我很多的钱,也可以尽最大的能力保护我。

顾谌是邪,我找一个检察院的总检依仗这是最好不过的事。

哪怕付出我自己的清白。

以前姚姐问过我,“要命,还是要清白?”

当时我选择沉默。

现在我可以回答姚姐。

我要命,我要好好的活着!

但事情从不是我想的那样,包养我的金主见我的第一面就坦诚布公,“我不会碰你,只需要你好好听话,记住,谁都可以惹,唯独顾谌不行!”

我错愕,他花钱花心力包养我,却压根没打算碰我,而且提到了顾谌!

他既然怕顾谌就不应该包养我。

因为有点权势的人都知道——

谢倾是顾谌的后妈以及玩物!

第二章 他要砍了我

我有很多问题想脱口而出,但终究忍住。

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情妇,而情妇只需要乖乖的听话,然后拿着他的卡去商场里购物买衣服化妆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讨好他就行了!

金主说的话我都谨遵,我点点头没有吱声。

他抛给我一张银行卡,说:“我知道你需要钱。”

金主太善解人意,也太懂的我的需求。

我紧紧的握着那张银行卡听见他叮嘱说:“我可以纵容你,但绝对不允许你靠近顾谌。”

他这样再三叮嘱我是能理解的。

毕竟我和顾谌有过那么一腿不说,况且顾谌是混迹黑白两道的人,正道想抓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而金主就是其中一个,他估计也怕我招惹顾谌后面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所以才细心叮嘱。

他给了我银行卡叮嘱了我两句就离开了。

我赶紧拿着这张银行卡去查了一下余额。

没想到银行卡竟是无限透支的。

我突然觉得自己捡到了馅饼,赶紧给我妈转了五十万,钱刚打过去一分钟,我妈就给我打电话询问钱是哪儿来的,我骗她说:“找朋友借的。”

“你爸的手术费有着落了。”

是,我缺钱是因为我爸得了癌症需要钱做手术,而一年前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外科医生,想要凑齐昂贵的手术费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的命坏就坏在一年前,为了凑齐手术费用,我处心积虑的勾搭了一个我快要入土的病人。

他很喜欢我,他说他要娶我,而我也如愿的嫁给了他。

只是没想到他是顾谌的父亲。

从我在婚礼上见过顾谌,就再也没有躲开过他。

即便我有了钱,也不能拿给我爸做手术,因为顾谌给我警告过,倘若我拿了顾家的钱去救我爸的命,他就让我爸永远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在威胁我,但我怕了。

结婚后没几天他爸就翘辫子了。

他爸的遗嘱中清清楚楚的写明要我继承他硕大的遗产。

但顾谌是谁?!

知道遗书内容的人都通通消失了,就只剩下一个我,而他也开始以折磨我为乐。

无论我逃跑多少次,他都能抓到我。

就像上次在会所里我给人陪酒,刚喝了一口他就让人把我绑进了仓库而且还杀了姚姐。

姚姐是介绍我入这个行业的人,她算是帮过我,在这个圈子里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左右逢源。

但没想到因为我……

我恨顾谌的残忍,但也怕他。

不过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拿命在顾谌面前赌了自由,我应该是获得了自由。

哪怕他反悔了,我现在也有金主依仗了。

给我妈打了五十万过去后我拿金主的卡给自己买了一辆跑车,又买了一套公寓,我享受着情妇该享有的东西,却没有履行情妇的义务。

金主说,他不会碰我。

那他包养我的缘由在哪儿?

我很困惑,但我不敢问。

我开着跑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着,晚上的时候陈青青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跑个场子。

陈青青是姚姐的人,她这个人在男人面前善于讨好示弱,正因为这样,姚姐生前最喜欢的就是她。

我进会所里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陈青青。

她平时对我很照顾,有男人摸我的胸,她也给我挡开!

陈青青说的赶场子就是去陪男人,运气好了还可以伺候到有钱人。

我沉声问:“在哪儿?”

“游轮上。”

入了这个圈子的人想要干干净净的抽身很难。

我现在没想过要抽身,而且打算继续深陷。

“等我。”我答应说。

我开着跑车过去的时候,陈青青看见一直问我在哪儿掉了一个凯子,我抿了抿唇说,“陆岸。”

听到陆岸的名字陈青青瞬间亢奋,“我特么的……完了,我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陆岸啊,市检察院的总检,你这个靠山太牛了!”

是啊,只有陆岸才能从顾谌的手中保护我。

这也是我选择他的最大原因。

我伸手撩了撩头发,“走吧,上游轮。”

夜色笼罩的游轮,像是被海洋拥抱的孤岛,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上游轮后,陈青青问我,“你有了陆岸你还出来打野味?倾倾啊,你是不是在盘算什么?”

盘算什么?!

陈青青说对了,我试图把自己搞脏。

我要让顾谌知道,我不仅是他的玩物。

我没有告诉陈青青我的心思,她把我带进游轮里的一个包间里去,路上她叮嘱说,“这儿的公子哥非富即贵,待会有什么不满你千万得忍着。”

“嗯,我知道的。”

陈青青推开门进去,里面有三个男人,五个2017注册秒送金,他们的身上都是一丝不挂的。

听见有人推门,他们纷纷的抬起头,眼睛里冒着惊喜,讲真,不是我自吹,我和陈青青算得上是尤物,陈青青屁股翘、圆润,弹性足,穿着紧身的衣裙更凸显出她的身材,而我前面丰满、圆润,双腿笔直且细长,我们有让男人不顾一切的资本。

有人开口了,“青青啊,等你很久了。”

陈青青经常混迹这样的圈子,所以认识她的男人不在少数。

当然,她睡过的男人也不在少数。

陈青青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她边走过去边脱了衣裙依偎在他的胸膛上,笑的妩媚,“我知道你在等我,这不,我赶紧领着我的小姐妹过来了。”

“让她过来,帮我兄弟摸摸。”

虽然下了决心要去伺候人,但真到这个的时候心里又特别的排斥,我缓慢的脚步走到一个男人面前,刚伸手握住他的下面,门口就响起了枪声。

男人赶紧伸手推开我,我跌坐在地上,陈青青正被男人享用,她听到枪声神色没有一点慌张,而是用着好听的嗓音故意发出情动的声音。

“废物,你慌什么?你看你把美人给吓着了。”享用陈青青的那个男人,低身呵斥着推我的那个男人,推我的那个男人伸手指了指门口,“有人。”

我听见有人喊,“顾先生,太太在这。”

听到顾字我条件反射性的看向门口,顾谌那张俊美的脸就突兀的出现在视线里,他的眸心紧紧的攥住我的手心,唇角忽而噙着着说:“砍了如何?”

第三章 陆岸解救我

我以为他要砍的,是我握命根子的那只手。

我盯着他沉默,他皮鞋踩地的摩擦声传来,只一瞬他就到了我的面前,他手上拿着的是一把尖锐的刺刀,我惊恐的摇摇头,“你说放我自由。”

“我是放你,我也没说砍你,你怕什么?”

语落,刀光划过,推我的那个男人他的命根子瞬间就掉落在地上,他惊恐的大叫,哀吼,在地上打滚,血流了一地,我胃里瞬间翻江倒海。

我捂住嘴巴忍住心里的恶心。

我了解他的残忍,但陈青青不了解,她吓的脸色苍白,身体软在沙发上,而享用陈青青的那个男人看见她这么没用,伸手把她推到一边,用脚踢了踢自己的兄弟,冷笑着问:“他跟你有仇?”

顾谌望着我,淡淡道:“没仇。”

“你他妈找事是吧?”

他的脾气被点爆,抬起拳头就要给顾谌砸过来,顾谌直接一刀插进他的手上,一脚把他踢在沙发上,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衣角,轻描淡写说:“有没有仇又怎么样?我顾谌想动你还需要理由?”

那人惊恐,“你是顾谌!”

“处理一下。”

这句话顾谌是对他手下说的,他直接抓起我的手就离开了这儿,下了游轮被海风一吹,我弯着腰把中午吃的东西给吐了个干净!

顾谌把我栽培成了一个霉星,无论我出现在哪儿都有血光之灾。

刚开始我会愧疚怜悯。

但次数多了我心里也就习惯了。

那些人是顾谌杀的,同我没关系。

我吐的撕心裂肺,顾谌伸手温柔的拍了拍我的脸颊。

我诧异,他突然把我的脑袋摁在海水里。

我奋力挣扎无果,窒息的感觉传来,我尝到了死亡的滋味。

极致的恐惧攀岩着我的内心。

我很想,很想向顾谌妥协。

但我不能,打死都不能!

感觉到自己要死的那一刻,顾谌把我捞出了海里。

他把我扔在沙滩上,我一个劲的喘息着,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耳边听见他低沉的嗓音冷酷的传进我的耳膜,“谢倾,你总是学不乖,该罚。”

心里的恐惧还没有驱散,我伸手捂住胸口,全身湿润,模样狼狈的说:“你说过你要放过我的。”

“是,前提是你要听话。”

我抬头望着顾谌,他的眸心毫无波澜,就好像我真的是仅属于他的玩物,我咳嗽了两声,颇为无奈,“我要的放过,是彻彻底底的放过。”

“顾太太,别惹先生生气了。”

此时,顾谌的助理在开导我。

我笑了笑,问他,“顾太太?对,我是顾谌的继母,你们老爷子的顾太太,但你们眼里心里把我当顾太太了吗?你们顾先生睡你们老爷子的老婆,这种乱伦理的事情,你们怎么不阻止?”

“谢倾,逞一时口快对你没有好处。”

你瞧,顾谌又在威胁我。

他就负手站在那儿,面朝大海,海浪波涛汹涌,远处的天空犹如泼墨,像漆黑的魅影,而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远方,神情冷酷无情。

寒风吹着我的身体,我颤了颤,识趣的沉默。

就在这时,我听见有人喊我,“倾儿,你怎么了?”

顺着声音望过去,陆岸突然出现在这儿,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他过来温柔的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我埋在他怀中痛哭喊着:“陆岸。”

陆岸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抚我,随后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给我裹上,我悄悄地抬头看见顾谌的目光正玩味的望着我们,充满着杀机。

陆岸是我对付顾谌唯一的法宝。

所以我要尽情的在顾谌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以及依赖,我伸手紧紧的抱着陆岸的腰肢,委屈的诉说道:“我没有招惹他,是他先把我整个身体摁在海里的,陆岸,我真的好害怕,我刚刚以为自己要死了,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

陆岸安慰我,“乖,有我在,别怕。”

“顾谌,我的2017注册秒送金哪里招惹到你了?”陆岸直接询问顾谌,然后又看了眼游轮的方向说:“不想惹上麻烦就赶紧离开,我没时间耽搁在你这儿。”

说完陆岸就打横抱着我要离开。

顾谌嗤笑的声音阻止着他的步伐,“我竟然不知道她连你都勾搭上了,陆岸,我给你提个醒,你怀中的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心计沉着呢,连我家老头子的床都敢爬,你可要防备点,别哪一天他就给你妈戴了绿帽子。”

我心里紧张的盯着陆岸的脸色。

他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然后大步的抱着我离开那个地方。

在车上,陆岸突然说了一句,“我信他。”

我一脸懵逼,“嗯?”

“你会给我妈戴绿帽子。”

在两个男人的眼里,我是如此不堪的。

“不会,我的金主是你。”我乖巧笑说。

他没再纠结这个话题,而是话锋突然一转道,“谢倾,我白天才说了让你别招惹他,你晚上就给我找了麻烦。”

“我没有,是他自己找上门的!”我赶紧向他解释,“你知道的,顾谌一直都把我当成他的玩物,不管我怎么躲着他,他都能找到我。”

陆岸发动着车,“我不管这些。”

顿了顿,他忽而说:“他在生气。”

我了然,“他该气我的,我小他四岁,却成了他继母,这事搁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闻言陆岸反问我,“你觉得是这个理由?”

第四章 他一直都在监视我

我疑惑问:“那是什么?”

陆岸皱眉,“我怎么知道?”

我哦了一声,又听见陆岸说:“我这次能护住你,但并不代表你下次还有这个幸运,听我的话,去日本躲上一阵子,我会派人保护你。”

金主发了话,我不敢反驳。

我到日本没几天就收到了陈青青的消息,她说在大阪有一场盛宴,问我参不参加。

我问她,“你在哪儿?”

“就在大阪。”

我惊讶,“你怎么跑到了日本?”

陈青青笑说:“哪儿有钱挣我就在哪儿。”

我哑然,心里觉得怪怪的但又想不出什么,索性就问了陈青青具体的地址,她叮嘱,“记得穿性感点,今晚有个大人物,比你家陆岸还大。”

比金主还大人物的我真猜不准。

“是谁?”我皱着眉头问。

“具体是谁那边没有给消息,但应该是日本上流社会的人,今晚能被他瞧上可是赚翻了!”

陈青青的眼里只有钱,所以无论金主是美国人,日本人亦或者残疾人,她都是不介意的。

参加盛宴需要礼服,我拿着陆岸的卡去商场里消费了一件无肩带的抹胸裙,不仅如此,裙子后面是空的,整个背脊线条完美的露了出来。

我的上围很丰满,穿上这条裙子露出了大半个胸脯,我刚给自己涂完口红就接到了陆岸的电话。

他开门见山问我,“晚上有活动?”

我抿唇,鲜红的口红瞬间均匀。

我试图反驳,“没有。”

我说了谎,陆岸的语气忽而淡淡的说,“我刚收到短信,你在商场里消费了一条晚礼服。”

我突然清醒过来,他一直都在监视我。

顾谌和陆岸这两个男人,一个狼窝,一个虎穴,我想要得到真正的自由,几乎是痴心妄想。

有个大胆的话我没忍住,“陆岸,你为什么要让我做你的情妇?给我钱权却又不让我履行义务。”

“我的事,不是你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能懂的。”陆岸顿了一会儿,冷漠的提醒说:“你玩可以,但别闹的太过,损了我的面子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的。”

他是金主,他说了算。

“嗯,我知道了。”我说。

挂了陆岸的电话后我一直都很糟心,我貌似从这个男人的玩物变成了另一个男人的玩物。

虽然陆岸不会像顾谌那般折磨我,更会给我钱用,也会保护我,但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我突然很怀恋以前的日子,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但日子过的简单幸福。

而且那时我还有一个男朋友。

直到现在,他都以为我是一个爱慕虚荣的2017注册秒送金,为了钱抛弃他跟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结婚。

带着负面的情绪等到晚上,我打车去了陈青青口中的盛宴。

是大阪有名的红灯区。

而盛宴其实也不过是陪人。

我在门口被拦下,还是陈青青出来带我进去的,她细心叮嘱我,“里面的人都是不好惹的,哪怕待会受了委屈也别吱声,他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

说完,陈青青伸手帮我理了理我脖子上的项链,“谢倾,干我们这行的最重要的就是听话。”

我点头,“我很清楚这个圈子的规则。”

闻言陈青青很欣慰,她拉着我的手边走边问道:“那天在游轮上,顾谌为什么要带走你?”

虽然我和顾谌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但基本都是一些有权有势的人,陈青青并不在此列。

我搪塞着说,“我也不知道。”

陈青青追问:“那他带走你做了什么?”

“呵,男人。”我冷笑了一声,伸手撩了撩头发,偏头望着陈青青,“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你觉得他带走我除了那档子事还能做什么?”

“他是顾谌啊,我宁愿被他白睡。”

陈青青的口气很羡慕,我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问:“那个大人物在哪个包厢?”

这儿是大阪著名的红灯区,灯光璀璨夺目,到处都散发着情欲以及荷尔蒙的气息。

包括我们路过的包厢里都传来一声大过一声,毫无掩饰的呻吟,陈青青拉着我停在一个奢华的包厢前面,“对了,里面的几个男人都戴了面具,反正都是有钱人,随便挑一个也不亏。”

我惊讶,“戴了面具?”

“嗯,估计是觉得好玩吧,或者也不想让我们认出他们,应该是些当官的,只有官才怕被人认。”

说完陈青青就伸手推开了门。

门外灯光耀眼,门内暗沉无光。

我扫了一眼里面,有四个男人,七个2017注册秒送金。

而这七个2017注册秒送金正光着身子伺候着同样光着身子的三个男人。

是的,只有三个男人在享受。

还有一个……他坐在最里面,一身的西装革履,脖子上的领带都系的规规矩矩的,额前稍许长的头发顺贴的垂下。

我顺着视线向下,他的脸上戴了一副黑白的面具。

像一个冷酷残血的杀手。

“哟,来了两个新货,谁介绍来的?”

有人问起我们两个,陈青青赶紧介绍,“我们以前是姚姐的人,姚姐死了后我们就在唐姐的手下做事,是她派我们过来伺候几位哥哥的。”

陈青青在这个方面如鱼得水。

而我的视线一直望着那个握着酒杯的男人。

不知道心里生了什么胆子,我径直的走过去,跪坐在他笔直的腿侧,脸上笑的妩媚,更风情万种的问道:“你要我伺候吗?”

见我主动送上门,他放下手中的酒杯,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的抚着我的下巴,我笑,他突然用了点劲迫使我仰头望着他,“说说,你想怎么伺候我?”

第五章 他就是顾谌!

房间的灯光很沉,沉到我快看不清他唯一露出的那双眸子,我抬手握住他冰冷的掌心,用自己最漂亮的笑容,反问他,“你想让我怎么伺候?”

他沉默,好在他的同行人在这时笑着说:“小姑娘,你想伺候我们九哥?别在这痴心妄想了,除非……”他顿了顿,取笑我说:“除非你先脱了你的衣服,让我们先替九哥看看货怎么样!”

在他们的眼中,我就是货物。

他们给钱,我给肉体。

这交易,说不公平却也是自愿。

我笑说:“好。”

说起来我还没有真正的伺候过人,因为在过去的一年中我每次要成功的时候都被顾谌搅黄了。

想起顾谌,我心里难受的厉害。

虽然众人都以为我是睡过顾谌父亲的,就连顾谌自己都这么以为,但我可以发誓,这辈子我只上过顾谌的床,只和他有过性爱上的纠缠!

我伸手摸上了这个男人精壮的腰,顺着他的腰又摸上了他的皮带,我伸手轻轻的解开,低头吻住的那一瞬间,心里的报复感快把我淹没窒息。

我恨顾谌,恨他不爱我却一直缠着我;恨他只把我当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更恨自己爱上他。

我爱顾谌,这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包括我自己都在逃避。

我低头用唇舌为他服务,更反过手解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他抬手温柔的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清晰的感觉到他下面膨胀的反应,正感到得意的时候,他却突然伸手推开我,我懵逼的跌坐在地上,听见他懒懒的丢下一个字,“脏。”

他这是嫌我脏?!

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被他这样打击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下意识的顶着嘴,“先生,像我们这种,你觉得能找得出一个身子干净的吗?你嫌我脏,嫌这个地方脏,你打一开始就不该来这个地方。”

我刚说了这么两句话,就被人狠狠地一巴掌打在脸上,我捂着脸错愕的抬头,刚刚那个喊着九哥的男人光着身体正大刺刺的蹲在我的面前。

他伸手扯着我的长发,把我的脸狠狠地压在地上,暴躁的语气道:“谁让你跟九哥这么说话的?”

脸上疼的要命,头皮也发麻,感觉他再用点劲,我这把头发就要当场被他连皮扯下了。

我硬着脾气说:“是他先侮辱人在先。”

“倾倾,别说话。”陈青青赶紧端着酒杯,为我求饶,“哥,我这个小姐妹没见过什么世面,她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我在这儿给你赔个不是。”

直到她喝完那口酒,拽着我头发的男人才松开我,我爬起来盯着说我脏的那个男人。

他的眼眸淡淡的,流露着冷酷。

我忽而明白,我想报复顾谌,最后报复的只有自己,因为在这些有权有势的人面前,我不能抗争,不能替自己辩驳,更不能忤逆他们。

如履薄冰,正是我现在这个处境。

我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跪坐在他的身侧,悄悄地把手心放在他的膝盖上,讨好的解释说:“刚刚是我的不对,抱歉,我其实……没有那么脏,我也没睡过几个男人,我……你还需要我伺候吗?”

话刚落,他站起身突然把我打横抱在怀里,我愣了一愣,伸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身,把脸颊埋在他的怀里,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气息。

很是令人熟悉。

他淡道:“你们玩,我先带她离开。”

有人窃喜,“那九哥好好折腾折腾她。”

被人称作九哥的人抱着我径直的离开这个会所,到门口有司机开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过来。

他打开车门把我放进去,然后让司机离开自己坐在驾驶座上,我只穿了一身薄款的内衣裤躺在他的车上,他开车向着城外的方向而去。

城外没有红灯酒绿,没有奢华喧闹,有的只有一辆车以及一个男人。

正是凛冬,我坐在车里冷的轻轻的颤抖着身体。

而那个男人正背对着我负手而立。

目光眺望着远方。

我记得,顾谌也很喜欢这样望着远处沉默。

因为刚被人打了,此刻我不敢多嘴的打扰他。

许久,我听见他问:“想要我吗?”

他难得问我,我故作开心说:“想。”

他转过身,脸上的面具依旧,仅一双眸子紧紧的攥住我的目光,“你想要什么?钱还是……”

我甜甜的声音说:“先生,我只要你。”

他忽而笑说:“你现在倒是学会讨好人了。”

我一脸茫然,“嗯?”

他没搭理我,而是欺身而上。

在狭窄的车里我们做了一次又一次,那种背叛顾谌的感觉在心里越发的清晰,而这种感觉带给了我极致的愉悦。

我抱着他的肩膀,叹息说:“很爽。”

他笑的极淡问:“是吗?”

“嗯,你很会拔撩人。”我说。

戴着面具这男的特别会拔撩人。

他知道我身体的敏感地方。

更知道怎么碰我会让我溃不成军。

就像他对我很熟悉似的。

很熟悉……

我伸手猛的推开他,惊恐万状。

他却自然的捡起自己的白色衬衫穿上,我忙从车上爬下去,他突然伸手攥住我的脚踝,笑问:“谢倾,现在还爽吗?”

我转头,他取下了他脸上的面具。

“顾谌,你欺人太甚!”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