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5

苏执生阿君小说

执君之手,直至天明全文阅读

《执君之手,直至天明》是由网络作者花露水所写的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苏执生阿君是这本书的主要人物,全文讲述阿君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一个叫苏执生的人正在刨她的坟,他说她的笑容明媚温暖,她有心愿未了,却不知道她最后的心愿,不过是再见他一面。

第一章 被人刨坟

  我醒过来的时候,正看到有人在挖我的坟。

  那厮灰头土脸的拿着个破铲子刨我的坟,一边刨一边嘴里还在碎碎念。

  “大小姐,不是奴才落井下石,其他的东西都被二小姐拿去了,奴才也只能来你这里试拿点东西了……”

  二小姐?大小姐?那是谁?

  我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翻,却一阵阵的头疼。嘶,连自己为什么死的都还没弄清楚,搞什么大小姐二小姐呢。

  只是这人在刨我的坟,实在是可恶至极。我想了想,慢悠悠的飘到他的身后,朝他的耳朵吹了口气。

  “鬼……有鬼啊!”那厮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连滚带爬的跑走了,那模样跟鸭子学人走路似的,让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只是鬼的笑声,人听不见。才飘出来没一会儿我就觉得头晕眼花,赶紧又坐回了方才醒来的墓碑上四处打量。

  这荒郊野里的,我的坟居然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不知道我生前我的家人怎么想的。只是没到阴间去成了这孤魂野鬼,想来也是生前有什么心愿未了吧。

  “呸,让你刨我的坟,还想偷我的陪葬。”我恶狠狠的朝那厮离开的方向吐了口唾沫,然后继续百无聊赖的坐在墓碑上。

  什么都不记得,别说什么生前未了的心愿,我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还怎么去完成未了的心愿。

  正发着呆,浑然不觉有个人站在我的墓碑前已经许久了,等我惊觉面前有个人的时候,他也在动手挖我的坟了。

  “喂喂喂你干甚,住手!”这下子可急的我冲他直嚷嚷,叫完了才想起我是个鬼他听不见。正想跑到他耳根子后面去吹冷气,却见那人抬起头来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闭嘴。”

  哼,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岂不是很丢脸……等等,他听得见我说话?

  “哎哎你是不是看得见我听得见我说话,你以前是不是认识我,哎哎你说话啊……”我想伸手去拉他,手却穿过了他的身体。

  对哦,我是个鬼。

  既然阻止不了,我趴在墓碑上看着,一边晃腿一边和他说话。

  “我问你啊,你刨我的坟是要干甚,刚才也有个人来刨,让我给吓走了你知道吗,哎你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的,是不是我生前的夫君啊。不对,这么好看说不准是我养的小倌。哎哎你叫什么,难不成也是来挖我的陪葬的?哎我说……”

  那家伙被我念叨的烦不胜烦,手上加快了速度,只是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

  “你能不能闭嘴。”他忍不住又这么说了句,这下子我可乐了。

  哼,想刨我的坟,可没那么容易。

  但只是薄薄的一层土,一下子就挖出来了。那家伙挖了个坑,跳下去,不知道拿了个什么在翘我的棺材板。我也瞟了一眼,嚯,原来我生前也挺好看的啊!

  那家伙专注的看着棺材里的“我”,眼神是要多复杂有多复杂。他伸出手,动作很轻柔的把“我”从棺材里抱了出来。

  “哎哎哎你干什么!”这下子我急了——这家伙,想对我的尸体做什么?难不成……是个变态?

  “别吵。”他皱着眉头白了我一眼,就算灰头土脸也掩盖不了那张好看的脸。

  怎么,好看就能乱刨别人家坟了吗!

第二章 重回人间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的尸体放在了地上,咬破指尖把一滴血滴在了“我”的眉心。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不得我做主了。我看着他拿出了一个铃铛,一边摇一边低声念叨。

  “荡荡游魂,何住留存,三魂早将,七魄来临,河边路野,庙宇庄村,宫廷牢狱,坟墓山林,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五道……”

  这不是……拘魂咒?我大惊,这家伙,难不成是要拘了我的魂,把我炼了?

  我挣扎的爬起来想要逃走,突然背后一阵大力袭来,我整个魂都被卷了过去。

  在晕过去前一秒,我想,亏大发了,我都没听到自己的名字呢!

  小清溪,乌篷船,一白衣男子站在船头,手里执一把伞,身边站着个出水芙蓉一般的女子,好一派神仙眷侣……

  我呸。

  我瞪着站在我身边撑着伞的苏执生,磨了磨后槽牙。

  在醒过来的时候我竟然就已经在这船上了,这家伙,对,就是这个刨我的坟的混蛋,他也在船上,坐在我的对面,膝盖上放了把伞。见我爬起来,也不说什么,丢给我一个小香包,淡淡的吩咐我挂在身上。

  “这是什么!”我拿起来闻了闻,什么都闻不到,随后听见了一声嗤笑,恼羞成怒,“笑什么!”

  那家伙扬起眉角,嘴边的笑意怎么都掩盖不住。

  “你是我拘住的魂,以我现在的本事只能恢复你的几感,未曾恢复你的嗅觉味觉,你自然是闻不到这味道的。”

  我一时哑然,猛地想起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没问。

  “你是谁?”

  那家伙似乎有些诧异,挑起了一边眉毛——但是那张脸还是很俊的。

  “我还以为你会先问你自己是谁。”

  我双手环胸,趾高气昂的看着他。

  “我都是个死人了,自然要先关心关心活人是谁。”

  他定定的看了我许久,撇开嘞目光。我隐隐听到他喃喃自语了一句。

  “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见他不回答我,我急了,又问了他一遍。

  “执生,我叫苏执生。”他这么对我说,拉过我的手,在我的掌心里慢慢的写着,“你的名字叫阿君。我是天师后人,你生前曾经与我有恩,我自然应该报答你,完成你未了却的心愿。”

  这么想来,似乎也没有错。我点点头,正想掀开帘子到外面瞧瞧,却突然被他拉住了手。

  “你并非真正的转生,只是魂魄暂居于身躯之上,不能晒太阳。”他摇了摇头,在我面前撑开了伞,一手执伞一手牵我,带着我走出了船舱,“这样子才可以。”

  我看着他,跟着他一同走出了船舱。

  好热闹的镇子。有沿着清溪买莲蓬的大娘,也有怀抱荷花语笑嫣然的姑娘,更有拿着荷叶玩耍嬉戏的孩童。

  没想到我死后,还能见到如此有生机的景象。

  说实话,我是真真没有想到,我还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我站在岸边,深吸了一口气。

  这人世间,我又回来了!

第三章 柳家大宅

  “来,小心些。”苏执生将船靠岸,小心翼翼的扶着我下去,那伞至始至终都在我的头顶。

  “小伙子,对你家娘子可好。”岸边洗衣的大娘打趣。我刚想回嘴,那家伙却先了我一步,笑吟吟的模样让人看了怎么都讨厌不起来。

  “大娘,这还不是我家娘子呢。”

  “噢哟,是我看不出,姑娘小伙都生的俊,快比得上咱们镇上柳员外家的二小姐和她的夫婿了!”那大娘笑眯眯的,看起来像是在夸我们。

  苏执生的眼底有一丝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快的我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和姑娘怎么能同二小姐比呢。”苏执生牵着我匆匆离去,脚步快的我险些赶不上。

  “慢些……苏执生你慢些!”我脚下踉跄,向他的背上扑去,却被他稳稳地接住了。

  “走的这么快作甚,我追不上!”虽说死人之躯感觉不到累,可这衣衫和裙子让我压根就走不快,加上苏执生拉着我只顾往前走,方才我的左手一时没被伞遮住暴露在了阳光下,登时烫坏一大片,疼得我只抽气。

  “抱歉,阿君,我……”他似乎很愧疚,用空着的手轻柔的扶起我方才被阳光灼伤的手,自怀里拿出个陶罐,挖出药膏往我手上涂。药膏冰凉,涂上去舒服多了。

  “阿君,这次是我意气用事了,往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了我的手,“往后,我必然不让你再受一点伤害。”

  苏执生要去的目的地,竟然就是那大娘口中的柳员外家。

  我看着他亮出了腰牌,门口的侍卫立刻变得毕恭毕敬的,将我们请了进去。一路上跟着小厮,我偷偷摸摸的打量着柳员外的家。

  这院落好生气派,亭台楼阁无一不透露着奢华。院子里更是花团锦簇的,叫人移不开眼睛。

  “这边就是老爷给大人安排的住所了,只是没想到大人还带了侍女前来,这……”我看见那小厮犹疑的打量着我,正想开口说什么,就被苏执生拦下了。

  “让她随我住一间就是,你去回禀柳员外,就说我到了。”说完从荷包里摸了块碎银子赏给了那小厮。

  小厮领了赏,乐呵呵的下去了。我走进房间,正打量这地方,总觉得有些眼熟,就突然听见苏执生在我的身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或许是瞧见我警戒的模样,他竟笑出声来。

  “你大可安心,我还没有禽兽到要对一个尸体下手的地步。”

  我突然间就泄了气。他说的没错,我现在不过是凭依在自己尸体上的孤魂野鬼。

  “你过来。”他朝我招手,递给我一面镜子。我狐疑的接过,看了看镜中人。

  那是一张全然陌生的脸,完全不似几日前我看到的躺在棺材中的“我”的脸。

  ……虽然也是好看的,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给你换了个容貌,以你原来的模样出现,会出大事。”苏执生淡淡的说,“往后不可离我太远,否则你的尸体会腐烂。我给你那个香包,你可以用它来寻我。”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第二章 未娶之妻

  虽说不明白他为何做到这个地步,不过我一个死人,撑死就是个心愿未了的死人,他又能图什么呢。

  门被扣响,有下人在外面说话。

  “天师,老爷请您去正堂。”“知道了,我马上去。”

  他变戏法似的取出一件雪白的纱裙,递给我。

  “换上它,随我去见柳员外。”

  我跟在苏执生的身后进了正堂,一眼就瞧见了端坐在上座的柳员外,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左边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子长得娇俏,只是小脸煞白的,还拿着丝帕捂住嘴时不时轻咳两声,好一副病美人赛西施的模样。

  “天师请坐。”柳员外显然非常欢迎苏执生。他热情的邀请苏执生落座,甚至亲自给他端上了茶。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得张家天师后人一面,还能请动天师来为我小女儿祈福,这真是三生有幸。”柳员外一时激动,说了好些话,“可惜我大女儿去的早,不然也能一睹天师风采。诗音,快来拜见张天师。”

  张?他不是姓苏吗?

  “拜见张天师。”那被称作诗音的柳家二小姐盈盈一拜,弱柳扶风的模样看了真叫男人心生怜爱,恨不得把她揽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可看在我的眼里,却有股子莫名的反感。

  怎么回事?不是应该第一次见面吗,我怎么会对一个没见过的人如此反感?

  似乎是察觉了我的不对劲,苏执生握住了我的手,不动声色的。“在下受不起柳二小姐这一拜,在下不过是个来祈福的无业游民罢了,到时候还要向柳二小姐讨一杯喜酒喝。”

  柳诗音看起来有些尴尬,随后便被身旁的未婚夫婿扶回了椅子上,不时地抚一抚胸口,那模样,真是惹人怜爱。

  “这位是……”柳员外探究的目光转向我,“平常听说过天师您向来独来独往,怎么这一次……”“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阿君。”他淡淡的说,却不知道自己这话激起了多大的波澜。

  “妻子,天师,这……”柳员外显然十分震惊。

  “天师娶妻自然是已经通过了门下长老的意思,员外不需要怎么管她,我这妻子是我的心头肉,我自然会照顾她。”苏执生的话彻底堵死了柳员外想说的,柳员外也只得讪讪地又聊了几句就让人送我们回去了。

  关上房门没了外人我就扭开头不去理会苏执生,谁料苏执生竟然也不主动找我,自顾自的坐下倒茶喝。

  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我忍不住拍了拍桌子,他才终于抬眼看我。

  “你什么意思啊,怎么就张天师了,还有,我什么时候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了?”我气急,拍着桌子问他。

  “这桌子可贵了,拍坏了我可赔不起。”他放下茶杯,定定的看着我的眼睛,看得我一阵心悸。

  “你你你……下次说这些话的时候知不知道和我商量一声!”我又一拍桌子,做出气势很高样子,实则内心虚得很。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第五章 未了心愿

  这家伙,把我的魂拘了,放回我原本的身体里,还给我改了面容,带着我到处走,虽然我自认自己确实是没什么好图的,但是他这一举一动不能不说是让我心里没底。

  就算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也会忍不住想,突然究竟是想做什么。

  我正胡思乱想,就听见他突然地笑出声,一副很是欢快的样子。

  “哈哈哈……难道我提前说了,你就真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了?”他的眼睛眯起来,竟让我看出了几分狭促的意思来。

  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我竟然叫他调戏了。要不是死人是不会脸红的,这下子我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算我说不过你!”我转了转眼珠子,学着刚才柳诗音的模样,娇娇弱弱的倚靠过去,那声音真是要多酥软有多酥软,“执生哥哥,告诉人家嘛……”

  下一秒我就看见苏执生喷出了一口茶水。

  “咳咳,千万别,你这样子我害怕。”他一脸惊悚的看着我,不住地咳嗽,“我说,我把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可以了吧?”

  哦豁还有不能告诉我的呢?

  “我是张天师的唯一后人,本名是姓张,只是现在为了行走江湖,俗名苏执生。”他用手指沾了水,写在桌子上,苏执生,三个字好看极了,“你生前曾经无意间救下我一命,我这次前来,正是因为算出你离世却心愿未了,特意赶来助你,柳员外是我在途中听闻的,便顺手接下了这活儿。”

  为了我特意赶来?

  “那你为何一开始不明说?”我嘴硬问他。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沾了些水在桌子上写了个“君”字。

  “你的身份,至今我都不甚清楚,只晓得你名字里有个‘君’字,便叫你阿君。我亦不晓得你生前遗愿是什么,只能先带着你出来。只是记住,不可离我太远,不然你的尸身必定会开始腐坏,到时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这一番话倒是真的唬住了我,叫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那,若是我心愿了了……”我试探着问他。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指尖都有些颤抖。

  “你就会前往转生,喝孟婆汤,过奈何桥,然后再生而为人。”他看着我,眼神深的像是要把我整个人吸进去,看得我一阵心慌,赶紧别开了眼睛。他突然地握住了我的手,我一惊,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好吧,就当你说的都是真的了。”我又试着抽了抽手,却还是抽不出来,心里暗骂死人的手这么好摸吗,一边说,“可你也看见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更别说未了的心愿,你打算怎么办?”“找。”

  他垂下头,脸颊两旁的头发也垂了下来。“我会带着你去找,直到找到你的心愿为之,完成它,这便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了。你可愿意让我陪着你,直到你找到你的心愿为之?”

  鬼使神差的,我点了点头。

  “愿意。”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