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7:40

萌妻来袭总裁请赐招叶萌廉褚修

萌妻来袭,总裁请赐招全文阅读

萌妻来袭,总裁请赐招是由网络作家艾希最新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叶萌廉褚修。该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原本叶萌和在一起七年的男朋友乔景然准备结婚的。可是就在他们拍婚纱照的时候,一辆车飞快的开过来,撞伤了乔景然。后来叶萌才发现乔景然不仅背着她乱搞,而且还得了艾滋病。就这样她跟这个把乔景然撞伤的男人廉褚修的情缘就此开始了。

第一章 没你这女儿

  傍晚的余晖晕染了大片天空,火红的晚霞犹如业火延绵。

  “来,面对面做个亲吻的姿势。”

  摄像师的镜头下,一袭白纱的叶萌撅起嘴扬起了头。打光板下,男人高了她一个脑袋,满脸洋溢着喜悦。

  相识十年,交往七年,她终于与乔景然修成正果,拍完婚纱照就等着领证结婚。

  “对,就这样,闭上眼。”

  两人十指交握,背后是天然的背景,摄像师后退了几步,站到马路另一端,取一幅远焦距的唯美意境图。

  “哎,小心……小心!”

  突然,打光的助理咋咋呼呼的喊起来,叶萌猛地睁开眼,一辆慕尚速度飞快迎面直冲。

  骤然瞳孔紧缩,喉咙瞬间失声一般,只听 ‘砰’的巨响,耳边一阵嗡鸣。

  血,全是血。

  车头的保险杠将原本站在她身边的人挂倒在路边,连带着紧急打转方向盘的车撞在石墩上,整个引擎盖几乎掀起来。

  “景然……景,景然。”叶萌渐渐回神,恐惧占据了所有神经。她哆嗦着喊了两声,眼泪 ‘刷’地落下,猛地扑向昏迷过去的乔景然,“景然,你别吓我!景然……”

  天堂地狱一瞬之间,紧紧搂在怀里的人失去了意识,额角殷红的血染红了白纱,她发疯似的尖叫声响彻了郊区的街道,“救护车,叫救护车!”

  阴冷的医院走廊,叶萌紧贴着森冷的墙,红肿的双眼一瞬不瞬望着手术室的大门,她还穿着婚纱,却已经鲜血斑驳。

  纸巾递到眼前,一直站在身边的廉褚修低沉的声音放得很轻,“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叶萌机械般的掀起眼皮,他身姿笔挺,细碎黑发下露出饱满额头,五官棱角分明,微微敛着眼略感歉意。

  就是这个男人,就在刚才, 直冲着他们来,撞伤了乔景然!

  她布满血丝的眼爬上了仇恨,“为什么?景然跟你有什么仇!你为什么要撞他……”

  廉褚修被她逼着退了两步,那张妆容晕染的脸又一次湿润了。

  想要解释,一双纤细的手蓦然攥住了他的领带,“景然要是有个什么事,我要你偿命!”

  “我说过了,刹车失灵不是有意的,我会处理。”男人似乎失去了耐心,條然甩开她的手,烦躁得扯去了领带。

  “王八蛋!”叶萌声嘶力竭的骂着,背后的手术室大门突然从里推开来,她没心情骂廉褚修,忙凑了上去,“医生,我未婚夫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面色异常的沉重,叶萌揪紧了一颗心,才听他说道:“颅骨碎裂的手术很成功,但是……他是HIV病毒携带者,这点为什么要瞒着?”

  HIV?艾滋病!

  叶萌如雷重击愣在当场,“怎……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感染HIV,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这是血样检测,你自己看吧!”

  冷硬的长椅上,叶萌捧着轻飘飘的血样报告,脑子一片空白。

  乔景然说过,等她留学回国会给她一场浪漫的婚礼;乔景然说过,他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人……

第二章 当我瞎了

  可是这算什么?不仅背着她乱搞,居然还染上了艾滋病!

  “医药费,我已经付过了……”

  “你滚!给我滚!”她声音沙哑截断廉褚修的话,低着头,一滴泪 ‘吧嗒’落在检验单上。

  廉褚修深深看了她几秒,视线落在HIV阳性检测的一栏,默默转身离开。

  也不知坐了多久,直到护士通知病人清醒过来转到隔离病房,叶萌拖着疲倦不堪的身子,穿上隔离服,挪移进隔离室。

  乔景然就躺在病床上,憔悴的脸惨白,氧气罩随着他呼吸而浮出淡淡雾气。

  她攥着手机五指收拢,再看他,没有春心萌动只有沉甸甸的难受。

  “我问你,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她忍住心底酸楚,深吸了口气尽力保持冷静,“这手机里的信息是不真的?”

  以前 ,她从不查看景文博的手机,直到刚才她打开了他的微信,十几号名模三流明星,暧昧的话语不堪入目。

  乔景然明显的一怔,却只是锁定着她,一言不发。

  静默,静得能听清心率仪波动起伏,叶萌存着一丝侥幸,渐渐在沉默中湮灭。

  “我懂了。”她僵硬的牵扯嘴角,故作洒脱,“就这样吧,当我瞎了。”

  没错,瞎了……

  行尸走肉般走过医院的长廊,这十年,青梅竹马羡煞旁人,她以为这辈子他们命中注定会在一起,却没想到物是人非。

  回到叶家,质问声就没停过。

  叶萌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盯着茶几,瞳孔里空洞得厉害。

  “解除婚约是不可能的,你想也别想,婚纱照没拍好,过两天等景然康复了再接着拍。”叶宏严厉的话在耳边响起,那份验血报告此刻就握在他手里。

  “爸!他和别人约炮乱搞,这种人我为什么要嫁!”叶萌再抑制不住,冲着叶宏吼出来,眼泪也跟着汹涌。

  如果他没有背叛,如果只是别的病,她不会放手,可是,残酷的现实生生碾碎了她十年的梦!

  “你简直是蠢!就是因为他染病治不好才更要尽早结婚,至少要拿到乔家的股份!”

  声色俱厉的叶宏说出这句,叶萌只觉得好笑,“为了利益,你女儿的生死你都不顾?我要是感染HIV,死了呢?”

  “你矜持点怎么会感染?结婚的事不由你,婚期已经定下了,要是敢逃婚,我就没你这个女儿!”化验单狠狠砸在她脸上,叶宏恼怒的脸狰狞可怕。

  叶萌委屈堵在喉咙,想说什么却无力。

  自从父亲娶了吕琳给她添了后妈,再也见不到慈爱的样子,亲情这种东西在父亲的权势观里脆弱又累赘。

  是夜。

  HIGH酒吧,2017注册秒送金扶在吧台,T恤配牛仔裤的搭配清新怡人,素面朝天的脸浮着酒醉的红霞,擎着酒杯子的手还不停的往嘴边凑。

  酒,是个好东西,能麻痹神经,忘记所有。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越喝得多,她脑子反而愈发的清明。恍惚间,她似乎能看到不在国内的日子里,乔景然游走花丛间,和形形色色的2017注册秒送金卿卿我我。

  “伪君子!”狠狠将杯子杵在桌台上,咬牙切齿的骂出来,心底的郁结的怒火依旧难以发泄。

  杯子里的酒水溅出,溅在男人白皙的手背上,他猛地抽回,剑眉拧紧,抽出随身携带的湿巾除去酒渍。

  叶萌这才注意到身侧的男人,一如白天时的冷峻挺拔,酒吧的灯红酒绿下,脸色显得阴沉。

  “你又来做什么?”

  她质问的不是别人,正是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廉褚修。

第三章 一报还一报

  “开个价,车祸的事情私了。”廉褚修说着从钱夹里抽出一张支票,和酒保低语两句,要了一支笔在手里。

  钱?多少钱能买回从前?

  就因为一场车祸,她的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呵呵。”她低着头,长发掩着半张脸,笑得凄凉落寞,“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把他撞死算了!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一切!”

  再抬眼,双眼腥红全是恨意,像是冷箭直勾勾的盯着他。

  廉褚修冷着脸,鼻尖萦绕着浓烈酒气,嫌恶的拧紧了眉头,“别废话,报个价。”

  “钱?你很有钱吗?那你雇个人把他杀了再赔怎么样?”她站起身,仰着头望着他,像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廉褚修厌恶之色更重,忍着将她一把掀开的冲动,压着吧台,迅速在支票联上写下一串数字,拍在了她面前,“两百万,够买他的命!”

  叶萌垂下眼,双眼迷离的瞧着一串零的数字,内心毫无波澜。

  耳边叶宏的话似魔音一般回荡在脑子里,在他们眼里,好像所有的事都能用钱来解决。为了钱决定她的命运,用钱就能毫无歉疚,将她推下噩梦的深渊。

  一张有着明显折痕的纸落在支票旁,’和解书’三个大字尤其显眼。

  “签上字,这两百万就归你。”

  他的声音醇厚磁性,很好听,此刻却像一根刺,扎进她心脏里。

  “钱,钱,钱!拿着你的臭钱给我滚!” 她抓起支票,怒骂着,揉成一团砸在他脸上,抓起一侧的包冲出了酒吧。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扎进车里,狠狠甩上车门,一道人影挡在了眼前。

  近光灯里,他面容晃得发白看不清脸色,抿紧的薄唇启合,像是在说:下车!

  叶萌握紧了方向盘,心底积压的火气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用力的踩下油门,只听一声闷响,男人半截身子趴在了引擎盖上。

  “你干什么!想死是不是!”廉褚修惊了,下意识的抓住了挡风玻璃前的雨刷器,另一只手用力拍着引擎盖,“快停下!”

  叶萌恍若未闻,看到他恼羞成怒的样子甚至觉得好笑。

  廉褚修呵斥全然没用,奔驰小车拐出了停车场,缓缓驶入了大道。

  “疯了就去治病!”廉褚修活了二十多年,部队里扛过枪,演习里玩过炮,反应能力迅速,立马踩着保险杠,稳定住身形。

  身边的夜景霓虹飞快划过,叶萌踩着油门愈发的用力,打开窗户感受着冷风灌入的感觉,只觉得畅快解恨!

  “死2017注册秒送金我警告你,把车停路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叶萌眯着眼对上前方一双寒气逼人的隼目,完全不放在眼里,一脚油门到底已经蹿出了好几百米远。

  路人惊愕纷纷驻足,一对夫妻拿起手机将这一幕记录。

  “死丫头!”

  廉褚修怒了,彻底的怒了,凭着惊人的臂力攀爬而上,半跪在引擎盖上。

  视野被挡,叶萌反射性的想要扒开,抬起手在面前挥了挥。

  就在这时,一辆车在路口转向,她心神一紧,忙拐了个弯。

第四章 一段小视频

  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夜空,惯性下,叶萌身子往前栽倒,脑门磕在方向盘上生疼。再抬起头,明晃晃的车灯下,一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刚才的一切只是梦?

  不!

  当视线落在正前方的垃圾桶上,就见一双油光铮亮的皮鞋耷拉在一人高的垃圾桶外。

  “活该。”她冷笑着下了车,站在垃圾桶旁,从钱包里抽出了一沓红钞,“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些钱,就当给你的医药费吧!”

  松开手,钱币飘飘然落下。叶萌转身坐回驾驶座,夜风抚过脸颊,脑袋里像是灌了铅,昏沉的厉害。

  死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瞅着垃圾桶里的人一动不动,这才有一点后怕。

  撞了人得坐牢吧?这个念头在脑子里冒头,她忙调转方向,一脚油门风驰电掣离去。

  奔驰的尾灯消失在夜色里,垃圾桶 ‘咚’的一声侧翻,高大身影缓缓从垃圾桶里退出来,满身的泥泞菜叶,脑袋上挂着一个残破的塑料袋。

  廉褚修低头看着自己的西装,沉痛的闭上眼。

  下一秒,他光速脱掉外套,狠狠扔在地上,“死丫头,别让我抓到你!”

  就算入伍的时候,身上也最多沾上些泥巴,今天,居然被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撞进了垃圾桶里,全身肮脏,恶臭难忍!

  车还在酒吧外,他只能沿着没有路灯的小道折返。

  “车洗了!”回到家, 廉褚修泡了两个小时的澡,车钥匙交给了佣人。

  坐在沙发上,他抬起手嗅了又嗅,确定没有异味,才拨通了助理陆乾的电话,“给我查一个人,我要她全部的底细!”

  “查谁呢?” 悠悠传来的声音是并肩走进来的父亲廉晋康和母亲陆莲。

  廉褚修俊脸紧绷,挂断电话,“你们俩又去哪散步了?”

  “说到散步啊,我今天看到一件有趣的事。”陆莲温温笑着,和廉晋康对视一眼,眼神交汇后,缓缓走到廉褚修身边坐下,“儿子,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廉褚修疑惑的看她掏出手机点开了视频,一条笔直大道上,一辆白色的奔驰E系驶过,一个男人趴在引擎盖上,姿态滑稽可笑。

  “也不知道是谁,一路喊着 ‘停下’……”

  “给我!”廉褚修脸上一燥,探出手就去抢。

  陆莲早有准备, 闪身避开,“诶,儿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一段小视频而已,明天妈发到网上去,点击量估计会很不错的。”

  廉褚修憋着一口恶气,脸色阴沉似陈年锅底,“妈,你想怎么样?”

  本以为洗得干干净净,那件糗事就当从未发生。谁能想到,自家爹妈目睹一切并拍摄下来,更过分的是,见他被车抛进垃圾桶仍袖手旁观!

  “褚修啊,我跟你妈的意愿啊,就是你能收收心,去公司里任职,这视频我们会给你好好保管,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廉晋康眸中精光烁烁,站到陆莲身边苦口婆心说道。

  廉褚修的脸再一次黑了几个度,这夫妻俩,为了逼他继承家业真是无所不用!

第五章 冤家路窄

  “儿子,这笔交易对你来说很划算的,你认真考虑考虑?”见他越气恼,陆莲笑得越开怀,手臂搭在他肩头,颇为友好的劝导。

  廉晋康也不着急,自己生的崽,什么德行他了若指掌。从小就有严重的洁癖,要是丑态公诸于众,还不得气得跳楼?

  廉褚修呼吸加重,好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们最好说到做到!”

  说完,他甩开陆莲的手臂,径直往楼上走。

  廉晋康喜色爬上眉梢和陆莲一记击掌,不忘冲着廉褚修的背影扬声嘱咐道:“周一早上九点,准时到公司报道!”

  廉褚修铁拳攥 ‘咔咔’响,手背青筋悉数暴起。

  一个月前,他还在德国参加集训,陆莲一个电话打过去,哭天喊地的说什么他爸出了车祸不行了,要让他回来见一面。

  结果呢!夫妻二人生龙活虎,这一个月来,变着花样的哄骗利诱他去公司!

  自己想当甩手掌柜,这锅倒是甩得溜!

  一个人关在房间,陆乾的电话刚好打进来,“廉少,我已经查到,白天您撞的那位是诺森实业的独生女叶萌,《狸猫太子爷》的漫画作者,笔名是花间一壶酒。”

  他倒了杯威士忌,凑到唇边呷了口,听着陆乾的话,薄唇勾出一抹冷笑。

  叶萌。

  就是不知道扔垃圾池里埋上三天三夜还萌不萌!

  “阿嚏!”

  叶萌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搓了搓鼻尖,只觉得后脖颈恶寒阵阵,“谁骂我,缺德!”

  迷迷糊糊嘟囔着,她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又沉沉睡过去。

  清晨,还在宿醉的梦里流连忘返,一阵阵敲门声生生将她吵醒,家里唯一的保姆在门外喊口号似的重复叨念:“萌萌,叶先生让你赶紧起床,打扮打扮去乔家。”

  乔家?

  叶萌猛地睡意全无,坐起身望着门,所有记忆一股脑涌入脑海。

  乔景然出车祸了,查出了艾滋病,她把肇事的王八蛋撞进了垃圾桶……

  不行,不能去乔家,一定是逼着她去领证的!

  千头万绪理清,叶萌赶紧躺回床上,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刘阿姨,我感冒了,你去告诉我爸,我今天去不了。”

  说完,她打开了床头的台灯,拿起来贴在额头。

  灯泡温度渐渐滚烫,贴着皮肤灼伤般的疼,不多时,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明显是有人拿了钥匙来开门。

  叶萌麻利的将台灯放回原位,手臂抬起挡在眼前,神色痛苦。

  “别装了,赶紧起床。”叶宏大步走进,冷着脸,兀地掀开了她的被子。

  叶萌有气无力的掀起眼皮,瞅了瞅叶宏又沉沉闭上眼,干燥的唇瓣翕张,气游如丝道,“爸,我是真的感冒了,头好痛。”

  叶宏见她这样不像是在装,垂下手探了探她额头的体温,眉心渐渐凝重。

  审视许久,他狐疑渐消,松口道,“刘嫂,去请个医生到家里来,该打点滴的打点滴,该吃药的吃药。”

  叶萌心里大石头落下,余光偷瞄着叶宏走出门,却不料他步子一顿,“别耍小聪明,退了烧就跟我去乔家,景然出院就抓紧结婚!”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