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7:33

尸妹全文阅读

尸妹全文阅读

尸妹小说有第二部吗?尸妹在线观看完整版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灵异小说,又名《冥娇》,作者是夜无声,小说尸妹全文讲述了主角丁凡从小跟着师傅相依为命,他师傅年轻的时候在庙里做过剃头和尚,也在殡仪馆做过匠人,如今在镇上帮人看风水做法事,当他进入这一行会有怎样的惊恐际遇呢?

第一章 水尸

  我叫丁凡,今年二十岁整,跟着师傅相依为命。

  师傅年轻的时候在庙里做过剃头和尚,也在殡仪馆做过匠人。

  如今在镇上租了一间铺子,卖一些香烛、烧纸、寿衣,勉强度日。

  平日闲暇的时候,师傅还会出门帮人看看不风水,做一做法事,超度一亡魂……

  那天师傅外出帮人做法事,留下我一个人在家看店。

  傍晚七点左右,殡仪馆的李老三急匆匆的冲进来买东西。

  自幼跟着师傅,自然学了不少真本事。

  我看李老三印堂发黑,脸色很差,感觉有些不对劲而,便问李老三怎么了?

  李老三也不隐瞒,说镇上有人淹死,他这是去收尸。

  想到自己从小跟着师傅,也学了不少的真本事。

  可师傅却很少带着自己,也不让我碰尸体。

  我看李老三气色很差,现在又要独自去收尸,恐惹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师傅又不在,正好偷偷去见识见识,而李老三也正巧差个人手,所以就跟着李老三一起去了。

  虽然不比师傅,但要是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到也可以凭借所学,避一避。

  没过一会儿,我们来到了出事的水库。

  本以为就是起普通的溺水事件,可到了地方后才知道,这事儿并没想的那么简单。

  死者是一对靠打渔为生的夫妇,他们早上出门打渔的时候,捞起了一条大鳝鱼。

  听人说,那鳝鱼足有手腕儿那么粗,黑背黄身,一米多长。

  当时有人说,他们这是捕到了地龙,让打鱼的放生,这东西杀不得,更吃不得。

  打鱼的根本就不听,说这种美味可遇不可求,中午就给鳝鱼煮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下午他们来水库收网的时候,双双淹死在了水中。

  现在附近的人沸腾了,说打鱼夫妇吃了地龙,破坏了风水。

  这是惹怒了水龙王,现在被收了去,罪有应得。

  李老三听这么邪乎,有些害怕;说事情玄乎得很,早点收了,早点回去。

  我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便跟着李老三往尸体边上走去。

  打鱼夫妇的尸体已经被拖上了岸,现在被一块白布盖着,周围拉了警戒线,还有几个警察还在录口供。

  李老三是殡仪馆的收尸人,出示了证件后,便直接走了进去。

  等来到那尸体前,我只感觉四周凉飕飕的,而且腥臭难挡。

  按理说这家伙下午收网时才被淹死,这前后不过半天。

  现在天气又不算热,半天时间怎么就变得这么臭了?

  但也没多想,捂着鼻子靠近。

  可这白布刚被揭开,一股腥臭气息扑面而来,那味道非常之重,差点被熏得吐出来。

  强忍着作呕,扫了一眼尸体,发现这尸体被泡得很胀,好多地方都烂了,感觉像死了四五天的样子。

  我二人都有些受不了这种臭味,便迅速的戴上手套。

  准备将其抬上灵车,运回殡仪馆。

  可是我二人的手,刚触碰到这两具尸体,本来闭着双眼的它们,竟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猛然之间睁眼了,那白洞洞的眼珠子,看上去极其渗人。

  见到这样的一幕,我心里当即便是“咯噔”一声,暗道不妙,

  师傅常说;人活一口气,死了就咽气。

  收尸时,最忌讳的就是遇到这种死不瞑目,而且触尸时,出现睁眼的情况,其中横死的有为忌讳,所谓尸瞪眼,要命脸。

  这不仅不吉利,而且还非常晦气和犯忌讳。

  这表明死者不愿意咽下那口气,不安生,不愿意下去。

  我还好,跟着师傅学了一些本领,自然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横死的尸体,以及避开这些邪祟。

  可是一旁的李老三,才做半年不到的收尸匠,此刻见尸体睁眼,直接被吓得“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嘴里还哆哆嗦嗦的开口道:“炸、诈尸了!”

  我见李老三如此,急忙示意李老三安静。

  好在四周没多少人,要是让旁人听见了,那可能就传得更邪乎。

  “三叔,你别激动。这夫妻死得不安生,我给他们送送就成!”

  李老三被吓得身体都在发抖,现在听我这么说,一个劲儿的点头。

  而我,也迅速的从兜儿里拿出了一面师傅常用的八卦镜。

  不由分说,对准了这两具尸体的额头就拍了上去。

  同时学着师傅送灵的说错,嘴里小声嘀咕道;尘归尘,土归土。生终将死,灵终将灭!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声音不大,一连说了两次。

  但真别说,师傅的这个办法还真管用。

  做完之后,轻轻用手一拉,两具尸体的眼睛便闭上了。

  李老三见两具尸体闭上了眼睛,便有些疑惑的对我开口道:“小凡,他们、他们现在安生了吗?”

  我收起八卦镜,微微点头:“应该好了三叔,但这夫妇死得蹊跷,而且这地方阴气很重,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得好!”

  李老三早就不想待了,现在听我这么一说,连连点头。

  我二人也不怠慢,迅速将两具尸体抬上了车。

  让家属签了字,警察那边打了声招呼,便迅速的开车离开了这里。

  李老三入行不久,脸色很不好看,身体还在打哆嗦,看来被吓得不轻。

  我一边帮他开车,一边安慰他,咱们又没招谁惹谁,让他放宽心。

  李老三却是苦涩的笑了笑,也没说话。

  因为这两具已经发臭发烂,家属那边也签了字,而且还邪乎得很。

  所以我建议,让李老三连夜烧了这尸体,免得夜长梦多期间出了什么幺蛾子。

  到时候家属上门,直接认领骨灰盒也一样。

  等烧完两具尸体,都已经凌晨二点多了,李老三也松了口气儿,很感谢我今天的帮忙。

  我看事情也晚了,也就沿路回了铺子。

  本以为烧了这两具尸体也就算完了,可那知道第二天出事儿了。

  早上八九点的样子,殡仪馆的老秦就跑来敲门,说找我师傅去殡仪馆一趟,而且还很焦急的样子。

  我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结果这一问才知道,殡仪馆的李老三好似中邪了,让我师傅过去看看。

  一听这话,我当场就懵了。昨晚还和我一块去收尸,今早怎么中邪了?

  因为师傅还没回来,所以我就跟着老秦去了殡仪馆。

  结果等到了殡仪馆烧尸房时,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只见李老三赤果着上身,身上长出了一些类似鳝鱼的黄斑,还湿漉漉的。

  而且还抱着一桶桶装水不断往嘴里灌水,那肚子都撑得和皮球那么大。

  旁边有几个人想要靠近李老三,阻止他继续喝水,可是都失败了。

  只要靠近李老三,李老三就会和疯子一般抄起烧尸用的铲子砸人。

  我一脸的惊骇,瞪大了双眼。

  很显然,李老三这是中邪了,而且很可能和昨晚收尸有关。

  如今也来不及多想,只能先制止李老三在说。

  便伙同周围的人继续动手,李老三见我们冲向他,双眼一睁,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抄起铲子就砸我们。

  最后还是我从身后抱住了李老三,几个人合力才将其死死按在地上。

  李老三不知道怎么的,此时的力气非常大,身体也变得很是湿滑。

  嘴里还不断大喊大叫:“我、我口渴,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我们没辙,只能把李老三给绑起来,避免他喝水过多给撑死。

  说也奇怪,制止李老三没一会儿,李老三的皮肤和嘴唇,就变得很是干燥,有些类似脱水症的状态。

  整个人都泄了气,说话也变得有气无力,不断喊口渴。

  就在我们显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拯救李老三的时候,师傅却忽然出现在了门口,一脸严肃:“哼!死泥鳅,喝水没门。盐倒是有一把!”

第二章 替命

  见师傅回来,心中一阵惊喜,就要给师傅打招呼。

  结果师傅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兔崽子,回头在和你算账!”

  听师傅开口,当场就给我震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但师傅已经大步流星朝着李老三走去,李老三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嘴里不断讨水喝。

  师傅一言不发,上去掐住李老三的嘴,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包盐,对准了李老三的嘴巴就开始倒。

  而且一边倒还一边说:“你不是口渴吗?现在的我就让你喝个够!”

  那可是一整包盐,这会儿全倒进一个人追嘴里谁受得了?

  李老三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瞪着双眼,嘴里还不断发出“嗷嗷嗷”野兽般的低吼。

  师傅见李老三挣扎得厉害,对着周围的人便又喊了一声:“都愣着干嘛?过来给我按住他!丁凡,你去买瓶黄酒回来。”

  大家都看呆了,现在听师傅开口,这才反应过来,迅速上前帮忙。

  虽然不知道师傅要干嘛,但我没一会儿便买了一瓶黄酒回来。

  师傅掰开瓶盖,直接就将黄酒瓶塞进了李老三嘴里,也不怕把李老三给噎着,直到他“咕隆咕隆”的喝完,这才停手。

  而此时的李老三也不在挣扎,全身都在抖,嘴里还不断干呕,也不再要水喝了。

  师傅见状,便给李老三松了绑。

  刚一松绑,李老三捂着肚子就是“呕”的一声,开始不断呕吐,之前喝进肚子里的大部分水,这会儿大都被吐出了出来。

  等李老三吐完之后,喘着气儿,好似也恢复了神智。

  我他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今儿早怎么就整成了这个样子?

  李老三自己也犯迷糊,说临近天亮的时候,便感觉口干,想喝水。

  到了最后就不受控制,至于自己后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

  殡仪馆的老秦见李老三如此,便问我师傅,这是中了什么邪。

  我师傅皱褶眉,并没有直接回答。

  只是说让李老三这三天别离开殡仪馆,也别靠近有水的地方,喝水也只能喝盐水。

  等过完三天,他就没事儿了。

  李老三自然知晓我师傅的厉害,连声感谢。

  随后,师傅便冷着脸带我离开了殡仪馆。

  这一路上都没对我说一个字,好似带着火气。

  我也不敢说话,就在后面跟着。

  等到了家,师傅“砰”的一声就关了大门,对着我便开口道:“跪下!”

  见师傅发火,还让我跪下,我一时间有些懵:“师傅,你今儿咋了?”

  “咋了?你这兔崽子昨晚干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师傅声音很大,双眼都要喷出火来。

  我到有些委屈,但还是支支吾吾的开口道:“也就去收了一次尸而已!”

  声音不大,可师傅听了却是火冒三丈。

  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发火:“你这兔崽子,为师平日里怎么叮嘱你的?让你别碰尸体、别碰尸体,你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吧!你知不知道李老三为何变成那样?”

  听到这里,心头不由的一紧。

  但也有些好奇的问道:“难道、难道是因为昨晚的收尸?”

  “哼!昨晚你俩收的是对水猴子,而且又恰逢十五月圆夜。就你那三脚猫功法,随随便便就敢去收?现在人家缠上你俩了。”师傅带着怒意。

  听到此处,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炸响。

  被鬼缠上,光是想想都感觉可怕。

  “师傅,你可别吓我。”一脸的惶恐。

  “吓你?看看自己身上就知道了!”师傅背负双手,冷冷说道。

  我不信,急忙掀开衣服,结果这一看,全身都凉了半截。

  因为我身体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长出了和李老三身体上一模一样的黄斑。

  我惊恐的咽了口唾沫,吓得连忙问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得了皮肤病。

  师傅却说,我这是被打鱼夫妇给盯上了。阴气入体,出现的“尸青斑”,是厉鬼索命的前兆。

  这话吓得我双脚打颤,真没想到单独出门去收一次尸,竟惹上了索命的水猴子。

  “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让师傅救我。

  师傅脸上很冷,但毕竟就我这么一个徒儿。

  表情忽然缓和了一下,随即对我开口道:“这对打鱼的夫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常年在水库里使用绝户网。现在死了也活该,也算遭了报应。但要想让你去做他们的替死鬼,到也没那么容易!”

  “师傅,那、那我该怎么做?”我诚煌诚恐的问道。

  师傅沉默了少许道:“要么就躲,要么就送。送我是没那大能耐,但躲到可以一试。后院正好有口刚打完的棺材,今晚就去里面睡!晚上不管听到啥,你别出来和作声就是,等熬过三天,这事儿也就算过了。”

  一听睡棺材,我当场便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问有没有其它办法。

  师傅却沉着脸,说不想做打鱼夫妇的替死鬼,就让我照做。

  我哪敢怠慢,只能点头答应。并问师傅,他晚上去哪儿?会不会陪着我。

  师傅却摇头,说打鱼夫妇盯住的不单单是我一个人,而是我和李老三俩。

  之前在殡仪馆说的话,完全是用来安慰李老三用的。

  还说这事儿让他撞见了,他就要管到底。

  李老三的情况比我危险很多,今晚他必须亲至去殡仪馆看着,以免李老三被水猴子勾了去……

  天刚一黑,我便被师傅带到了后院。

  后院有一口刚打完,还没来得及上漆的棺材,也是我今晚睡觉藏身的地方。

  但除此之外,师傅还抱来了一只纸人,很奇怪的是,还套上了我的衣服。

  我问师傅这是干嘛,师傅说这是用来迷惑那水猴子用的。

  我不相信,那纸人和我的模样那可差远了,这也能迷惑?

  可是师傅都懒得给我解释,还让我对着纸人敬香。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师傅让我做,我也就做了。

  随后,师傅便让我躺进棺材里,将棺盖给我盖好。

  且叮嘱我,晚上不管听到什么,都不准出声,更加不准出来。

  为了躲水猴子的纠缠,我自然明白师傅的良苦用心,点头称是,而师傅也随之离开。

  躺在棺材里,真不怎么舒服,空间狭小,想翻身都难。

  但我却偶然发现,棺材板的地方有一条没有密封好的小缝。

  通过这条小缝隙,恰好可以看到不远处穿着我衣服的白纸人。

  天越来越黑,整个人也变得昏昏欲睡。

  大约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周围忽然间就凉了下来,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整个人也在此时清醒了不少,定了定神,便通过缝隙观察外面的白纸人。

  还在,并什么不同之处。

  可就在我准备收回目光,躺在棺材里继续睡的时候。

  那白纸人的肩膀后,却忽然之间,冒出一颗肤如白纸的2017注册秒送金头,那2017注册秒送金头始一出现,便对着白纸人一阵猛嗅,一副贪婪的样子。

  这一幕来得极其突然,根本没有任何先兆。

  瞳孔猛然间放大,一脸的惊骇,身体都在打颤。

  差点没忍住就叫了出来,好在我反应快,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恐惧。

  此时此刻,只感觉后背冰冷,手心里全都是汗,心里更是瘆得慌。

  这应该就是缠上我,想让我替命的女鬼。

  那女鬼在猛嗅了几下之后,从身后缓缓的伸出了手,然后从肩到胸,去抚摸那白纸人,一副妖媚撩人的动作。

  这还没完,女鬼在抚摸了一阵白纸人后,还带着“咯咯咯”的诡笑,且沙哑的开口道:“小伙子长得可真白净,既然你不说话,阿嫂这就带去你河边洗澡!”

  说完,那女鬼一把就抓住了白纸人的手,然后惦着脚,用着一种极其诡异的走路方式,拽着白纸人就出了我家后院……

第三章 祸事

  看着女鬼带着白纸人离开,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了回去。

  此时全身都湿透了,想到刚才那一幕,便心有余悸。

  女鬼虽然走了,可外面依旧很黑,凉飕飕的,没敢出去。

  心惊胆战的躲在棺材之中,直到凌晨四点多的样子。

  棺材盖忽然传来“嘎吱嘎吱”的的声响,心里又是猛的一紧,暗道是不是那女鬼又折返了回来?

  本来有些睡意的我,顷刻间就精神了起来。

  盯着棺材盖紧张得要死,但也不敢开口说话。

  可是随着“咔嚓”一声闷响,棺材板被人从外面给打开了。

  打眼一看,竟然是师傅。

  本能的喊了一声,师傅。迅速的坐了起来。

  师傅脸色严肃,微微的点头。

  说没事儿了,让我出来!

  棺材真不是活人待的地方,在里面躺了一宿,只感觉全身和散了架似的,又酸又疼。

  师傅回来,在没什么顾忌,直接就从里面翻了出来。

  同时开口问师傅,三叔那边怎么样了?

  师傅叹了口气儿,说李老三命是保住了,不过那打渔的水猴子去找他的时候,却被吓得不轻!现在刚躺下休息。

  同时还问我,之前的情况怎么样。

  听师傅询问,我便将昨晚见到的,全都仔细的说了一遍。

  师傅问完,微微的点了点头。

  但也接着开口道:“不过这才第一晚,那水猴子今晚被骗,明晚肯定还会来索命!”

  之前差点给我吓得半死,要是明晚还来找我,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受不受得了。

  有些恐惧,但还是对师傅开口道:“师傅,今晚还是躲在棺材里,用白纸人骗那东西吗?”

  师傅却是摇了摇头,说一个办法只能用一次。

  今晚那水猴子上了当,明晚在用白纸人,肯定是不行了。

  还说那水猴子明晚要是再来,肯定是捞不着好处,不会罢休的。

  感觉自己明天可能会更加危险,便要问师傅明晚该怎么做,可以更好的瞒天过海。

  可是不等我开口,屋外忽然响了老秦爷的声音:“老丁!不好了,祸事了、祸事了……”

  师傅一听老秦这般喊道,一个转身,急忙就冲了出去。

  听到“祸事了”,我也迅速的跟了过去。

  等到了门口,发现老秦爷一脸的焦急,还喘着气儿。

  这会儿见我师傅出来,嘴里急忙开口道:“老丁不好了,李老三、李老三他……”

  师傅是个急脾气,见老秦爷吞吞吐吐说出来,直接打断道:“李老三到底怎么了?”

  老秦爷喘了一口气:“李老三,李老三淹死了……”

  话音刚落,我和师傅的脸色都是猛然骤变,脑子里更是“轰”的就是一声炸响。

  不会吧!刚才师傅还说李老三没事儿。

  现在、现在怎么就死了?

  师傅好似也不相信,一脸的惊愕:“鸡都叫了三遍了,李老三怎么还能死?快、快带我去看看。”

  师傅显得很紧张,甚至脸上还带着忧郁。

  老秦爷到也不磨叽,带着我们迅速的就往殡仪馆赶。

  等我们到了地方之后,发现不远处的地面上,赫然躺着一名肚大如球的男子。

  师傅挑了挑眉,和我们一同急急忙忙的就跑了过去。

  等靠近一看,此人正是死去多时的李老三。

  他双眸圆睁,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

  大大的张着嘴,好似生前经历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

  不仅如此,他的身子湿透了,肚子更是鼓涨得很大,应该是喝了很多的水。

  师傅看着李老三的尸体,皱着眉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老秦爷也是一脸的迷糊,将之前经历的事儿说了一遍……

  话说老秦爷和师傅用同样的障眼法骗过了那打渔的,且在等鸡叫三遍之后,就送李老三回房休息过后。

  而师傅,便赶回来看我。

  老秦爷见李老三睡下,便没有在一旁守着,则去上了趟茅房。

  可是等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躺在床上的李老三不见了。

  焦急的四处寻找,结果在小院的大水缸里找到了李老三。

  这才将其拽出,但此时的李老三,早已经气绝身亡。

  老秦爷拿不定主意,便跑来给师傅报信。

  师傅听完,也检查了一下李老三的尸体。说李老三并非单纯的淹死,而是被厉鬼索命。

  还说李老三的尸体比横死之人更加忌讳,必须马上烧掉。

  老秦爷也在殡仪馆混了十几年了,自然清楚其中忌讳和门道。

  听到这话,脸都吓白了,直接就点头同意了。

  同时,师傅还说,那对打渔的水猴子不一般,敢鸡叫三遍出来杀人。

  让老秦爷这几天也注意点,别犯了忌讳,成了那水猴子的牺牲品。

  说完,师傅便用手合上了李老三的眼,和老秦爷一起烧了李老三的尸体,然后便带我回了家。

  结果刚到家门口,却奇怪的发现门口多了一具白纸人。

  破破烂烂的,而且这上面还穿过的衣服。

  明显就是师傅给我用来做替身的那具白纸人。

  我可是亲眼见到它那女鬼给带走的,怎么又突然出现在了我家门口?

  见到这一切,心里一阵发慌。

  而旁边的师傅,也是眉头紧皱,表情凝重。

  “师傅,这、这纸人又被送了回来?”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师傅沉着脸:“先别管这些,进屋在说!”

  说着,便带着我进了屋。

  等到了屋里,师傅却深吸了口气儿:“小凡,事情有些超出我的预料。这打渔夫妇敢鸡鸣三声后索命,且在卯时将把纸人送回来,显然不一般。”

  我从来没见过师傅如此忧虑的表情,有些惶恐的问道:“那、那师傅,我还能活命吗?”

  师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说他现在也不敢保证。

  说李老三已死,那对鬼夫妻就只差一个人替命了,所以今晚夫妇,必然来了找我!

  如果能躲过,万事大吉,要是躲不过我可能就要交代了。

  还说对方若是今晚在来,必然是要见血的。

  我不太明白,问师傅怎么个“见血”法的时候,师傅却没说。

  只是让我先好好休息,等到了晚上,让我听他安排就是。

  而且说完这话,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我一个人留在屋里,一想到李老三的死状,我就害怕。

  那模样好似被人活活按在水里给噎死的样子,死得不知道有多疼苦……

  大约傍晚五点左右的时候,师傅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不过师傅回来时,却带了一只大黄鸡回来。

  个头很大,神采奕奕,而且没几根杂毛。

  我见师傅抱着黄鸡,便问师傅这是干嘛?

  师傅却说,他出去这么久,就是为了找这么一只大黄鸡。

  还说我能不能熬过今晚,就得靠它手里的这只大黄鸡。

  我一脸懵圈,问师傅这大黄鸡是否真能救我?

  师傅提了提黄鸡,微微点头,同时给我解释了一番。

  说这黄鸡通灵近人,运用得当,用来给我背命,到不成问题。

  说等到了晚上,便用黄纸折个小人,写好我的生辰八字,给这黄鸡吃下,再在脚上系上红绳。

  等那厉鬼上门,只需放出黄鸡。

  女鬼便会和昨晚见到白纸人一般,会将黄鸡当做我。

  只要我隐藏好,女鬼就算昨晚上过一次当,但见了黄鸡这有血气的活物,也能瞒天过海。

  算是白纸人,升级版的障眼法,照师傅的话说。

  只要不出差错,熬过今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然,前提是我必须隐藏好自己,不能暴露。

  一旦露陷,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这会儿还早,便和师傅吃了点东西。

  可自己太困了,躺在沙发上便睡着了。

  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忽然被师傅低沉的声音唤醒:“小凡,快起来了,打渔的快上门了……”

第四章 大黄鸡

  突然被师傅唤醒,又听到这样的话,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而师傅直接就递了一件衣服给我:“把这东西先穿上!”

  接过一看,却发现是一件灰漆漆的寿衣,上面还有一些印花。

  见是这东西,顿时露出一脸的尴尬:“师傅,这不死人穿的衣服吗?你给我穿干嘛?”

  师傅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让你穿就穿,现在开始,你就得当自己死个死人。”

  “为啥啊?”

  “你小子那那么多废话?告诉你,这寿衣可以压住你身上的阳气儿。要不然等那打渔的来了,你就等着和她去河里洗澡吧!”

  听师傅如此开口,脸都吓白了,那还有什么怨言?急忙将其穿在身上。

  同时,师傅将早已经写有我生辰八字的黄纸符塞到了黄鸡的肚子里。

  并且飞快的将黄鸡的脚上套上红绳,另外一头则拴在了我的左手小指上。

  做完这些,师傅让我抱着黄鸡,然后便带我出了门。

  我问师傅去哪儿,师傅却说去殡仪馆。

  说那儿阴气重,容易盖住我身上的气息,不容易被发现。

  师傅这么说了,我也就没多话,跟着师傅来到了殡仪馆。

  刚到这里,便见老秦爷迎了上来。

  老秦爷是我师傅好友,也懂得一些粗浅的趋吉避凶的方术。

  而我师傅见了老秦爷,也不绕弯子,直接开口道:“老秦,我带徒弟过来避避风。”

  老秦爷点头:“场子里的人都回去了,就我一个!”

  说完,老秦爷便带着我们往里走。

  最后来到了停尸房,师傅说停尸房是整个殡仪馆阴气最重的地方,在这里藏身,可以最大限度的迷惑那打渔的女鬼。

  随后师傅便让老秦爷回去休息,好似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毕竟老秦爷也知道我们今晚面对的是什么,就算他留在这儿,也于事无补。

  所以让我门今晚小心,然后便一个人离开了这里。

  老秦爷走后,师傅便在停尸房内起了香。

  让我给这里叔叔伯伯问个好,还让我在屋子洒了不少白大米,说是给的过路费。

  同时,师傅还让我规规矩矩的给那只大黄鸡拜三拜。

  说万物有灵,今晚这大黄鸡要给我背命,这是要替我挡灾,要我好好感谢。

  对于师傅的话,我是言听计从,毕竟这可关系到了我的身家性命。

  等做完这些,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

  师傅又对我叮嘱了几句,大概意思和昨晚给我说的差不多。

  就是不能说话,不要随便喘气,把自己当做一个死人就行。

  最后,师傅便指着停尸房里的一口黑棺材道:“小凡,今晚你就抱着大黄鸡躲在那棺材底下!”

  那棺材是被架在板凳上的,下面空空如也,连块布都没有,这地方能藏人?随便一扫不就被看见了?

  我有些纳闷儿,便问道:“师傅,你是不是说错了。那棺材底下连快遮挡的都没有,能藏人吗?”

  师傅却没给我好脸色看,但嘴上还是解释道:“人能看见,不代表那打渔的就能看见。等她来了,你就把这大黄鸡放出去就成!”

  听师傅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

  嘴里“嗯”了一声,便钻到了那口黑棺材下面,手里紧紧的抱着黄鸡一动也不敢动。

  同时,师傅还递给一面八卦镜给我,让我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用来防身。

  见师傅还站着,就问师傅躲哪儿。

  可师傅却说,他如果留在这儿,阳气就会旺,容易让我暴露。

  让我安心躲着就在,他会在外面盯着。

  说完,师傅也就离开了这里。

  此时的停尸房寂静无比,又黑又凉,而且还躲在满是棺材的房间中,那感觉真叫一个酸爽。

  大约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左右,这密闭的房间之内,忽然间起了一阵阴风。

  本来就冰冷的房间,这一刻更是凉了好几度。

  经历做昨晚的那一幕后,我知道,八成是那打渔的女鬼上门了。

  我瞪大了双眼,不断扫视四周,一脸的紧张。

  忽然,只听“咔咔咔”一阵低沉的开门声响起,然后就见到不远处的停尸房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这会儿紧张得要死,看着被推开的大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而我手中的大黄鸡,这个时候更是挣扎了起来,变得很是躁动。

  紧接着,我便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2017注册秒送金从屋外走了进来。

  和昨晚见到的2017注册秒送金一般无二,一身白衣,惦着脚,走路怪异无比。

  见到这儿,嘴里不要的咽了口唾沫,这、这就是打渔的女鬼,现在终于来了。

  我有些惊慌,但还是没有忘记放黄鸡的事儿。

  我急忙将躁动的黄鸡推出了棺材底,而那黄鸡“咯咯”叫了两声,拍打着翅膀就要跑。

  但因为脚上系了红绳,所以根本就走不掉。

  同时,门口的女鬼忽然扭头望向了大黄鸡,那惨白无色的脸上,顿时间露出了一脸诡异的笑容。

  如同死鱼眼的眸子,更是死死的盯着大黄鸡。

  看着女鬼的模样,我吓得都不敢呼吸,捂着嘴巴尽量把身子往里面靠。

  而那女鬼却惦着脚,很是诡异的走了过来,嘴里还忽然发出沙哑撕裂般的声音:“小伙子真淘气,真让阿嫂一阵好找!”

  说完,女鬼便走向了大黄鸡。

  而那大黄鸡好似感受到危险了一般,显得非常躁动,而且还想避开女鬼。

  可最后被那女鬼逼到了一个角落,躁动不安。

  女鬼却露出一脸的诡笑:“小伙儿,你别怕。来让阿嫂摸摸!”

  说完,女鬼便伸出那惨白无色,甚至有着锋利指甲的手。

  那黄鸡那里还跑得掉?“咯咯”叫两声,便被女鬼一把抓住。

  黄鸡不断挣扎,可是女鬼却爱不释手,不断抚摸着黄鸡的身体,特别是脖子。

  嘴里还有些兴奋的开口道:“小伙子你可真性感,毛茸茸的,真有男人味……”

  本来我还有些害怕,可是一听这话,我差点没咳出一口老血。这女鬼竟有这癖好。

  同时暗道;鸡爷对比起了,今晚就只能委屈你了。

  我想到到这儿,那女鬼便微微的张开了嘴,对着那大黄鸡的脑袋便吸了一口。

  说也是奇怪,上一秒还不断挣扎,拍打着翅膀的大黄鸡,这个时候却和泄了气似的,当场就萎靡了,连脖子都歪了。

  见这一幕,我只感觉全都都凉了不半截,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往外冒。

  这女鬼显然是在吸阳气,以前就听师傅说,厉鬼索命爱吸阳气。

  而且被吸上一口,十天半个月都别想恢复。

  要是被吸多了,当场身亡都是有可能的。

  但也只是听说,从来没见过,现在算是涨了见识。

  随着黄鸡萎靡不振,那女鬼的脸色却是猛然一变,露出一丝怒意。

  嘴里还愤怒的开口道:“没用的东西,还以为是个精壮汉子,没想到这么虚!就这么点阳气。”

  说完,那女鬼竟毫不犹豫,猛的一张嘴,对准了黄鸡的脖子就咬了上去。

  顿时间,只见那黄鸡“咕咕”叫了两声,拍打了两下翅膀,然后便断了气儿。

  女鬼嘴角染血,一把将黄鸡扔在了地上。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便转身离开。

  见那女鬼离开,脸色顿时一喜,一脸的期待。希望这女鬼快些走,这样就又熬过了一晚。

  可就在那女鬼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忽然之间,门外又惦着脚走进来一男的。

  而那男的始一出现,我便认出了这是谁,赫然就是前天收的那具男尸,这女鬼的鬼老公。

  那男鬼刚进屋,便望着那女鬼:“媳妇儿,那小子的命收了吗?”

  而那女鬼微微点头:“收了。不过他的阳气好少,甚至都不够我吸上一口!”

  说完,那女鬼还指了指那大黄鸡。

  男鬼随即望了一眼,可是他这一瞅,脸色却是当即大变。

  当场怒斥道:“你这傻婆娘,又着人家的道儿了……”

第五章 鬼夫妻

  本来以为这事儿今晚就这么过了,可谁也没想到这女鬼的鬼老公却是横插一脚。

  此时紧张到了极点,特别是听到那男鬼看穿真相之后,我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后背直冒冷汗。

  手里死死的捏着八卦镜,身子不断往后挪动。

  而那女鬼却一脸的惊讶,望着黄鸡道:“他不就在哪儿吗?没错啊?”

  可是那男鬼却一把按住了女鬼的脑袋:“你这傻婆娘,你仔细瞅瞅。那是一只鸡,你被又被当猴耍了!”

  男鬼非常愤怒的开口,而那女鬼却是愣了愣。

  随即也好似看穿了师傅的障眼法,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这该死的,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

  厉鬼的声音非常的沙哑且撕裂,听得人极其不舒服。

  作为当事人,而且就躲在距离他们不过七八米远的棺材底下,我更是被吓得胆战心惊,惶恐到了极致,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

  跟随师傅做这个行当虽然很多年了,但师傅出门做法事,都不会带着我。

  最多也就是守灵,相地啥的。

  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更加没有遇见过厉鬼。

  我躲在棺材底下,完全是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那男鬼却和狗似的,扫了屋子一眼,用鼻子嗅了几下,然后对着身边的女鬼道:“那小子就躲在这附近,而且很可能就在这屋子里,要不然他肯定用不了这障眼法!”

  说着,这男鬼便惦着脚走进了停尸房,并且不断打量四周,用鼻子嗅食。

  或许师傅说得对,我躲藏的地方虽然显眼,也没遮挡物。

  可这两只鬼在这里找了好几圈,沿着停尸房来回走动了几次,都没有发现我。

  心中暗自庆幸,可嘴里的唾沫却一口接着一口往下咽,可见紧张。

  大约在这里煎熬了十多分钟的样子,这两只厉鬼还没找到我,如同最开始一般,不断徘徊。

  见到这儿,我便以为今晚可能就会这么熬过去,一只撑到天亮。

  所以悬着的心也微微的放松了一点,可谁知道还不等我喘口气儿。

  我正前方的棺材板前,却忽然间冒出一颗死人头。

  脸色惨白无比,带着一脸的诡笑,白洞洞的双眼,死死的瞪着我。

  “小伙子,原来你躲在这儿。让阿嫂好找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那女鬼的更是加重的声音,非常的低沉。

  无声无息,很是突然。

  见到这样的一幕,脑子“嗡”的就是一声,那里还忍得住?嘴里本能的就叫了一声!

  “啊!”

  双腿一蹬,不断往后退去。可我已经贴到了墙壁,那里还能挪动身体?

  只能看着那颗死人头对我露出狰狞的诡笑,同时那男鬼也忽然出现在了正前方。

  弯下身子,一脸诡异的望着我。

  “小子,来,大哥带你去洗澡!”

  说话的时候,这对打渔的鬼夫妻还“呵呵呵”的诡笑,非常的刺耳,让人心中一阵发毛。

  “我、我不去,要洗、你们自己去洗!”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开口道。

  结果话音刚落,那女鬼便沉下了脸:“不去?不去阿嫂就带你去!”

  说完,猛的一伸手,那苍白的利爪,一把就抓向了我。

  我手里就一面师傅给的八卦镜,这会儿见对方抓向我,双手拿着八卦镜,本能的就往前一照。

  结果那女鬼的手恰好就抓在了八卦镜上,八卦镜可是驱邪避凶的至阳法器。

  在农村,很多人家都会将其挂在大门处,用来驱赶邪祟。

  脏东西见了,大都会敬而远之,更加别说去触碰了。

  现在到好,女鬼却一把抓了个结实。

  此时只听“滋滋滋”的一声,一道道黑烟出现。

  那女鬼的手就好似抓在了烧红的铁棍上,瞬间被烫伤。

  女鬼吃疼,嘴里“啊”的一声惨叫,急忙缩回了手。

  另外一边的男鬼见状,脸色大变,非常愤怒的开口道:“敢伤我媳妇儿,我要吸干你!”

  说着,也猛对我一把抓来。

  此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一脸惶恐的又将八卦镜对准了男鬼的手。

  嘴里还激动的开口道:“滚,滚开!”

  男鬼虽然凶恶,但也不敢直面八卦镜,伸出的手,也猛的缩了回去。

  但我并不感觉自己安全,手里就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死死的抓着八卦镜,还是紧张无比的盯着外面的两只厉鬼。

  心中不断念道;师傅、师傅,你不是在外面盯着吗?怎么还不来救我,你要是在不出现,你徒弟我就跪了。

  可现实很残酷,男鬼见我躲在棺材底下无法下手,在缩回手后,竟一把将棺材给掀开。

  只听“哐当”一声闷响,那口黑色薄棺,瞬间摔成了几块。

  而我也在此时暴露在了两只厉鬼的面前,此时避无可避,我就想起身逃跑。

  结果两个方向都被这两只厉鬼给堵死了,同时那受伤的女鬼更是狰狞的亮出了獠牙:“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就收了你的命!”

  说完,就要对着我扑了上来。

  满脸惊恐,就想用八卦镜去挡,结果被那男鬼一巴掌给扇中手背,手中的八卦镜顺势飞了两米多远。

  “我看你还怎么挡!”男鬼恶狠狠的开口。

  我只感觉手臂一阵刺疼,发现被衣服都被划破了,手臂上还出现了一道血口子,鲜血都渗了出来。

  可现在也顾不上其它,我捂着手臂不能的往旁边挪了挪了,满脸的惶恐。

  而两只厉鬼,见我一脸的恐惧,好似显得很兴奋。

  阴着脸,一步一步的往我靠了过来,其想法不言而喻。

  心头打鼓,害怕到了极点;完了完了,这下可玩儿完了。

  可就在我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活路的时候,门口却忽然传来一声低喝:“孽障,还不住手!”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两只厉鬼也不由的扭头望去。

  赫然发现,门口站着一老头,显然就是我师傅,丁友善。

  师傅手中拿着桃木剑,另外一只手还提两块牌子,好似是灵位。

  正当我打量师傅手中是何物的时候,两只厉鬼的脸色却是猛然大变。

  同时只听那男鬼一脸凶恶的开口道:“老头,快放开我们的灵位,要不然杀了你!”

  声音低沉,杀意满满。

  而师傅却是面不改色,想要灵位,就自己来取。

  说完,还将手中的灵位故意在旁边的门上敲打了一下。

  这一幕气的两只厉鬼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恨不得撕了师傅一般。

  “啊!”男鬼最先忍不住,对准了师傅就扑了上去。

  而那女鬼也紧随其后,嘴里发出一阵刺耳的嘶吼,也举起利爪扑向了师傅。

  师傅见二鬼扑了上来,瞪了停尸房中的我一眼,然后转身就往外跑。

  显然是想将两只厉鬼给引走,给我创造逃生的生路。

  等两只厉鬼追出停尸房后,我捡起地上的八卦镜也迅速跟了上去,想要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是等我跑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师傅根本就打不过这两只厉鬼。

  而且师傅的后背更是被抓伤,鲜血染红了黄色道袍。

  见到这儿,我整个人都傻了。

  师傅收养了我,从小将我带大,此时更是为了救我受伤,我现在要是自顾自己逃跑,我还是人吗?

  想到这儿,也不直到从哪儿来的勇气。

  嘴里一咬牙,见旁边有一口装香灰的大瓦罐,根本没多想,抄大瓦罐就冲了上去。

  嘴里还大声的喊道:“师傅,我来帮你……”

  话音刚落,我便冲到了二鬼身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瓦罐就砸在了最凶恶的男鬼脑袋上。

  结果只听“咔嚓”一声,瓦罐四分五裂。

  要是普通人被这么砸一下,开瓢是肯定的,不死也头晕。

  这可这是阴煞厉鬼,一般的东西那里伤得了他们?

  结果这男鬼不仅没事儿,脑袋还转了一百八十度,直勾勾的瞪着我,变得更加的凶恶。

  “敢打我,我要你死!”

  说完,猛的一张嘴。

  不等我躲闪,一口就咬向了我的脖子……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