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6:30

《此间山鬼》小说主角是罗晨白丞丞,是一本都市爽文,此间山鬼小说罗晨白丞丞精彩节选:“我给你吃过糖啊……!跟随胡老道飞速逃离的时候,那句话一直回荡在我脑海里,就像是无法摆脱的魔咒,嗡嗡嗡的直作响。我从阵阵惊骇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早已经站在朝天观,胡老道的房间里面了。

此间山鬼
推荐指数:★★★★★
>>《此间山鬼》在线阅读>>

《此间山鬼》精选章节

“我给你吃过糖啊……!”

跟随胡老道飞速逃离的时候,那句话一直回荡在我脑海里,就像是无法摆脱的魔咒,嗡嗡嗡的直作响。

我从阵阵惊骇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早已经站在朝天观,胡老道的房间里面了。

我师父重重的咳嗽几声,一口黑血喷在地上。他用惨白的手臂把毛巾交给我,气喘着说:“徒弟……你,你照顾好他。”

他指着的自然是那个躺在铺上,昏迷不醒的唐装老头。方才出洞时我并没看清楚太多,此刻才发现,这唐装老者的一侧脸颊上全是血,他……他竟被撕去了一只耳朵。

来不及去想别的,止血要紧,因为胡老道也懂些草药中方啥的,我去他药箱里翻出来止血药,不由分说先给这老头包上,为了让他睡得再舒服一点,我把老头死死抱住的摄像机攥着,准备拿下来放在一旁,替他翻身换个姿势。

左边太阳穴突然被一个冰冷的物体指在脑袋上,我诧异的回过头,一把银白色的小型手枪此刻正杵着我的脑袋,旁边唐装老者双目无神,一脑门子汗珠,他用最后的力气愤怒命令式的叫我:“不准动,你……你出去!”

被他这么一吓我赶紧就退,甭管枪是真是假,我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个老头随后就昏了过去,事后我才知道,那个老头极其有名,大家都称他作华老,听说他还有个外号,叫“铁口横断”,其名声可想而知。

而我是一晚都没合眼,因为这一晚发生的事太过于诡异了,我还清楚的记得,数个月前的考古队,老李经常请我吃糖,今晚洞里那个呼唤我的人难道是他吗?

可老李那模样我永远都忘不了,那还是个人吗?

一颗人脑袋下面长着的,则是另一幅躯体,密密麻麻的布满鳞片,当时洞内的突然一瞥,我看见的分明就是个长着人头、面目狰狞的爬行动物,要不是那熟悉的面容,我根本无法把那怪物跟老李那和蔼的形象联系起来。

如果说我看到的这些足以令人惊骇,那么胡老道他们此次下墓,见到的则是更多的匪夷所思。人们总喜欢用神鬼一说来解释一些未知的超自然现象,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很多未知的东西是连鬼神之说都解释不了的。

华老第二天被专车接走,与他一起离开的则是那台破碎的摄像机。临走前,华老就像熟识数年的老朋友一样问胡老道:“老胡,你真的不走了吗?”

胡老道叹了口气,绷住一张脸显得很面无表情,他说:“我守着,弄不清楚我死不瞑目,老华,麻烦你了,回去把那份档案带给我。”

华老沉重的叹着气,再没有了当初对胡老道的不满,我跟胡老道目送他们离去。胡老道依旧紧绷着脸,他这人就是这样,每到了伤感的时候非得紧绷着,不表露一丝感情出来。

半晌,他对我说:“徒弟,你说是咱们现代人聪明,还是以前的古代人聪明呢?”

我想都没想,直接回答:“当然是咱现代人,古代连个灯都没有,咱们这儿有电灯、有录像,人都能上天了,这还不聪明吗?”

胡老道说是,可也不是,他郑重其事的告诉我:“无论活人死人,千万不要低估他们的创造力与智慧。”

后面,则是胡老道的讲述,从他们进墓,到他们的所见、所闻,发生了什么?事情必须倒退到进墓前的那一刻。

首先,唐装老者说过了,华老,外号“铁口横断”,此人是闻名的风水大师,观山定穴、对民间禁忌很有一套,且通晓文物鉴别,又是个收藏大家。

然后是我师父胡老道,师父的名气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传说他定过蛤蟆精,外婆临死前他敢拦住勾魂阴差,让我舅赶回去见她最后一面。

鱼鹰我领教过,一身腿脚功夫很好,有组织有纪律,若论打斗,我想就算胡老道亲上都要费一番手脚。

最后则是那个窝在角落里,提着摄像机最没特征的胖子。胖子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特征,可你永远想不到,这个三十多岁白白胖胖让人没有印象的家伙竟涉嫌数宗盗墓大案,这四人简直是专门为锁龙台大墓精心组织的一支探察部队。

下墓选择在白天,锁龙台那地方平常没人愿意上去多待,尤其是考古队出事之后。洞口是直接打好了的,这次显然胡老道他们做了十足准备,面对邪墓,自然要穷斗其中的恶风水以及其他诡异到极点的东西。

四人循着下墓而去,数十米后逐渐触到地砖,鱼鹰以最快的速度小心翼翼取下墓砖,打开空气探测器,确认氧气浓度饱和,四道手电筒悄悄照射进去,下面的空间极其巨大。

正中一条东西向的神道一直通往前方,这条神道花纹古朴,刻满了各种晦涩的符号,有的像日月星辰,有的则更像一些图腾的模样,可那些图腾大家却是根本认不得。

胖子抱着摄像机在地宫内打量,手中直射出去数百米的电光直接将身后照了个通透,这让发了数年墓的道中高手先是一愣,随后抓挠着脑袋大感离奇。

为啥?

墓中甬道、耳室、主墓室以及殉葬坑各类的摆设,即便朝代不一,可都有各自的特征才对,但眼前这座地宫则是大不一样!

原本从外围探察已经得知,锁龙台大墓东西狭长四五百米,可刚刚仅是那手电筒一探照,后方数百米的位置除了一条宽阔的神道之外,并无其他,神道两侧则是几尊石塑,除此之外整个这一大片可算是空无一物。

“1、2、3、4、……16、17。”胖子陆续数完神道两侧的塑像,早已经理不清楚头脑。

他摇头道:“不对,这些塑像不是5个9个,更不是24、28,为何偏偏是17个?”

胡老道跟华老再一打量,也陷入沉思。

道家风水之中有镇墓一说,镇墓兽、护佑神像都是常见手段之一,这其中的数字也有讲究,自然错不了,可还从来没见过用17这个数字的,更离奇的是这数百米的地方已经占了地宫近三分之一,可这么大的地方除了一条宽阔、刻满图腾的神道之外,就剩这17尊雕像,这也说不通啊。

胡老道紧抓住下巴,打量半晌道:“这其中诡异离谱,风水一脉全不尊道家礼法,甚至毫无风水可言,你们还是下判吧,这到底是何时代的墓葬?”

胡老道只懂风水、镇邪之法,风水方面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已然瞎了多半,现在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其余三人身上了,鱼鹰则笔直的站在一边,等着华老的命令,仿佛就跟周围陪衬的石塑一样根本一动不动。

胖子跟华老直摇头,华老叹气道:“我的收藏室里藏品颇丰,对历朝历代葬制都有过几分研究,可这墓哪有什么规格秩序所言?历代墓葬都是谨遵礼法、制度,什么身份怎么葬那是有明确规定的,可这里面的东西,简直是胡来啊,简直胡来!”

胖子抄起摄像机开始摄像,当下开始探察古墓机关,这对盗墓贼来说,自然是轻车熟路。过去的墓主人死后总要防盗,怕百年之后被活人盗发自己墓葬,使魂灵不得安宁,墓中所设机关,常见的如暗箭、硝器、簧器,用毒、流沙、巨石,一旦一步踏错引发机关,便事关生死。

所以这一行下墓必须八面玲珑,有这些拆除机关的本事。胖子为此一折腾就用去不少时间,直到最后把这空间都探察了一遍。

胖子转头,面带苦涩:”华老,这……这墓里没有机关啊,没有墓主人名姓。“

华老还以为胖子不卖力气,直接喊道:“黄八,你这次戴罪立功,立即释放出狱,要不然你的老婆孩子你这辈子可就别想见了。”

胖子咬着牙又察看几遍无果,这些图腾人首蛇身蜥蜴爪,全都是组合而成的石塑,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无奈,这一切没有防备的地宫却让众人防备心越加紧张起来。

“探不明墓主身份,外面按理来说应有的建造完全没有,连块碑文都不见,看来只好深探了。”华老叹了口气,胖子、鱼鹰打头阵,他们缓缓沿着神道向前行走。

漆黑的空间里,手电筒的光芒显得十分渺小,脚步踩在神道上发出的回声咯吱轻响,甚至胡老道都听见自己急促紧张的呼吸声。

后面似乎总有什么在跟着,可究竟是什么呢?胡老道不知道,但凭直觉,后面的确有东西!

他没有转过头,而是下意识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五帝钱,朝后打了出去。

华老竟跟他同样默契,几乎在他五帝钱扔出去的同时,华老手里一个物件儿也甩了出去。两人都没有回头,甩出去的东西竟也没有落地。

胡老道后几秒闻到一股臭味,很臭的味道。

但那种感觉依旧没能消失,逐渐的,华老跟胡老道的步子也都放慢了,前面的鱼鹰似乎意识到什么,身体稍微停顿,而胖子却好像感觉不到一样。

那种臭味突然间消失了,随后被一种香味所取代,就像是大锅里洒上汤料,炖着猪肉的那种香味,竟勾起人的几分食欲。

这种味道令胡老道都忍不住咽了道口水,胖子第一个忍不住了,他下意识鼻子猛嗅,奇道:“哪里来的肉香啊?”

这时候,前面隐约可见一道紧闭的巨型石门。距离前面的石门越来越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老孔,来,为了咱们的重大发现,咱们大家伙儿得干一杯!”

胡老道面色抽搐,突然想到了什么。

老孔、大家伙儿,考古队,肉香……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