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6:04
下面小编要推荐的这本小说是《莫负初夏》主角是夏初七封洵,是大家很喜欢的作者云淡月浅写的,这是一本看完还想再刷一遍的小说,千万不要错过!这里提供小说在线阅读哟!精彩片段:那些曾经躲在别人屋檐下躲雨被赶走的日子,那些在垃圾桶里翻找吃食的日子,那些被人轻贱蔑视的日子,都还历历在目,所以他才知道,这样的善心和关爱,有多么珍贵!

夏初七封洵小说 精彩章节

管家陈伯应了一声,很快就从书房将夏父那只珍藏了很久的钢笔拿来。

“诺亚,这只钢笔是我珍藏了很久的,今天送给你当见面礼,你就用这只钢笔好好练字,好好读书……你还小,人生的路还有很长永远不要因为之前的那些经历自轻!”

夏父将手中包装完好的钢笔递给他,摸了摸他的脑袋语重心长地鼓励道。

“我明白,谢谢爷爷,我一定会谨记您的教诲!”诺亚双手接过这只被装在盒子里的钢笔,心里被前所未有的暖意包裹,眼眶也已经红了。

这是他人生中收到的第一份礼物,珍贵而温暖,其中包含了对他的慈爱,怜惜,还有鼓励!

堂婶对他好,堂婶的父亲也对他好,他一定不能辜负他们的善意和期望!

“傻孩子,男儿有泪不轻弹……”夏父看到他感动得要落泪,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既然之前给我磕头,以后就把我当成你的爷爷,以后学习考校,可不许让我失望!”

诺亚吸了吸鼻子,把眼泪逼回去,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说道:“爷爷,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夏父微微颔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夏初七也没想到父亲会将这个珍藏的钢笔送给诺亚,看得出来父亲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不禁搂着诺亚的身子,对父亲笑道:“爸,那我也代诺亚道声谢,这只钢笔我当初跟您讨要,您都不肯给呢……”

夏父好笑地瞪了她一眼,道:“你都不肯好好练字,还好意思跟我要笔?”

夏初七扮了个鬼脸,如果不是父亲每次罚她写字,她大概根本静不下心来练字!

“封洵,你给诺亚这孩子专门雇一个家庭老师,别让小七把这孩子带坏了,专学调皮逃学那一套!”

夏父不忘叮嘱了封洵一句,封洵忍俊不禁地点头应了,夏初七跺跺脚郁闷地说道:“爸,那都是多久的事了!”

而且逃学并不是因为不想读书,而是因为觉得老师教的太浅显,她实在听不下去……

“反正你以后也算是长辈,可要给小孩子做表率!”夏父沉声说道。

夏初七只能无奈地耸耸肩,应了一声:“爸,我知道了,我会做好表率的!”

和夏父告了别,管家陈伯送他们到门口的路上,夏初七忍不住开口问道:“陈伯,那个靠近湖边废弃的院子,现在还闹鬼吗?”

管家陈伯愣了愣,迟疑地说道:“闹鬼?好像最近没有闹过,七小姐怎么突然问起那个闹鬼的院子了?”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有点好奇,所以问问……”夏初七含糊地答了一句,又笑着问道:“那个院子里的老屋,应该没什么打扫吧?窗户可有关着?”

“那间老屋,按照老爷的吩咐,定期会打扫一下!”管家陈伯说到这里,回忆了一下老屋的窗户,道:“窗户应该一直锁着,不过有可能去打扫的女佣让老屋通通风透透气,把窗户打开也说不准!”

“原来是这样……一直关着的确不透气!”夏初七点点头,低叹了一声道:“陈伯,你说如果那间老屋如果不闹鬼了,父亲会让人住进去吗?”

“老宅这么大,房间也多,又何必去住那个院子?”管家陈伯摇摇头,实在不明白七小姐为什么会问起这事。

“七小姐,您这么问,莫非还想去住那闹鬼的老屋不成?”

“不是,我只是想起那老屋和院子,觉得有点可惜,其实那院子坐落在湖边,景致挺好的,就一直空着真是可惜,如果可以的话,倒不如让喜欢写生的二哥也经常过去找点画画的灵感……”

夏初七说到这里,又笑着补充:“而且那里很安静,父亲其实也可以在那边写字呢!”

“那的确环境清幽,说来也怪,曾经老爷也是喜欢去那边的,和夫人一起,只是后来夫人过世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管家陈伯聊起那些往事,不免唏嘘地摇头感叹。

“大概父亲也怕触景伤情吧!”夏初七神色黯然地叹了口气,果然原来父亲和母亲也是去过那老屋的,所以老屋里才会留有母亲的东西!

可是母亲那些照片还有箱子,到底是父亲不想回忆母亲的那些所以特意留下,还是别的人留下的呢?

“七小姐,其实关于夫人的有些事,老爷并不是不想提……”管家陈伯见夏初七神色黯淡,大概是想起过世的夫人,忍不住开口劝解道。

“老爷不想让您探究夫人的过往,甚至对您问起夫人的一些事大发雷霆,其实也是想保护您!”

夏初七愣了愣,对上陈伯洞悉一切的目光,小心翼翼地问道:“陈伯,是不是你也知道什么?”

管家陈伯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淡笑着说道:“我只知道,老爷和夫人都希望七小姐能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那些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七小姐也不必再刨根问底,更不要相信那些旁人的言语……”

“陈伯,我知道父亲的苦心,可是您也知道我的性子,如果没有得到真相,我大概会彻夜难眠!”

夏初七说到这里,跟封洵使了个眼色,将那张母亲和白老太太合影的照片拿出来,递给管家陈伯:“陈伯,父亲说这位白老太太和母亲不认识,可我却找到了这张合影,您是否见过母亲合影的这位老妇人?”

管家陈伯接过照片看了看,顿时大惊:“七小姐,这张照片是哪来的?”

“怎么来的不重要,陈伯,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夏初七的唇角勾起一抹苦笑,直觉告诉她,陈伯一定也知道一些事!

管家陈伯眉头微皱,迟疑地答道:“我的确见过这位,但是也只见过一次……”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