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5:44

陆曼青裴慕言全文阅读

契爱成婚全文阅读

陆曼青裴慕言是小说契爱成婚中的主人公,此书为网络作家九言最新完结作品,是一本内容非常吸引人的豪门总裁小说。妹妹怀孕了,而父亲为了给妹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竟然逼着陆曼青和丈夫离婚,为了报复这伤害她的一家人,陆曼青做了裴慕言的情人。

第一章 我要和你离婚

  “陆曼青,你究竟还有完没完!”短信发出后不到十分钟,我看见楚延峰愤怒的冲到我的面前。“哗——”扬手将三个月一次的体检报告重重的摔在我的脸上。

  纸片翻飞之间,我看到了男人眼中深深的厌恶。我的心里发疼,嘴上却扬起笑意。当初他为了利益和我结婚,现在找到了真爱就想一脚把我踹开。

  可楚延峰,这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买卖。现在我就是要霸着你楚延峰妻子的身份不放手。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的真爱到底有多无坚不摧。

  “各项指标都挺正常的,看来你的身体还没有被白安茹玩坏。”我饶有兴致的拿起散落在桌上的体检报告,一页页的翻看。

  末了,还将报告在桌面上顿了顿,码齐,重重拍在楚延峰的胸前。

  “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陆曼青的丈夫,在我没有腻味以前,你最好都保证你的身体健健康康的,不要沾染什么怪病,指不定哪天我还要你履行夫妻间的义务。”

  说完,我看见楚延峰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恶狠狠的看着我,“陆曼青,你别以为谁都会一辈子听你的。”

  “是吗?”我笑着迎上楚延峰的目光,狠狠的收回自己的手,活动了一下关节,手腕被攥得有些疼。

  “你不听我的还能怎么样?你可别忘了,你能有现在的地位全都是靠着我陆曼青丈夫的身份。离了我,你什么都不是。”

  最后几个字,我故意说得很慢,很用力,一字一顿,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

  “陆曼青!”楚延峰像是被我踩到了尾巴,一下子暴怒起来,“我要和你离婚!”“离婚?”听到这两个字,我倒是没有多大的惊讶,反倒笑着坐到了椅子上。

  “好啊,离婚。那你看你是想净身出户呢,还是想去蹲几年牢?”说着,我把今天早上收到的信封,“啪”甩到了楚延峰的面前。

  “你……你找人跟踪我!”楚延峰拿着照片的手抖得厉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像变戏法似的。

  当初我就疑心楚延峰是怎么拿到东郊那块地皮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私底下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跟踪你?”我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仰头大笑了起来,“楚延峰,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是觉得我陆曼青身边太缺男人了吗,需要费心费力盯着你一个?”

  “那……那这?”楚延峰被我的话堵到气结,指着照片噎了半天才开口。

  “有人想举报到上面,被我半路截了下来。”我淡淡的瞥了一眼面前的男人,“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你抱上了我这颗大树,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些,”我指着照片,对上男人的视线,“你的真爱,白安茹能帮你搞定?”

  “陆曼青!”一提到他心尖上的那位可人儿,楚延峰就像吃了炸药一样,“别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你根本就不懂爱!”

  “是!我是不懂!”我厉声朝男人大喊了起来,“我做不到背着自己的姐姐,和姐夫滚床单!你们的爱情真是伟大!”

  “砰”楚延峰红着眼睛,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陆曼青!陆慧英已经死了,荣欣很快就要变天了。”楚延峰离开的时候,回头冷冷的警告我。

  “荣欣再怎么变也只可能姓陆,不可能姓白,更不可能姓楚!”我迎着楚延峰的目光,毫不留情的回击。“砰”门被重重的甩上。

  “啪哒”积蓄已久的眼泪,这时才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第二章 她怀孕了

  “嗡嗡”,裴慕言的短信像是掐着时间发了过来。

  我胡乱擦了擦眼泪,赶紧将手机拿到跟前。

  “晚上901。”

  裴慕言是一个怪人。明明裴家的地产遍布纭城的大街小巷,可是他每次回来却只住酒店。

  我看着屏幕上的房间号,简短精炼,颇有种客人约见小姐的架势,却只能顺从的回一个“好”,反手将手机扣在了桌面上。

  我知道他是想问那件事我考虑得怎么样了,我心里想要拒绝,可是却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毕竟现在除了他,我根本孤立无援。

  半年前,荣欣的董事长陆惠英女士,也就是我的母亲,意外车祸身亡。

  二十天后,她的尸骨都还没在地下躺安稳,她的入赘丈夫白项明就迫不及待的联合陆家的其他几个儿子想要瓜分荣欣。

  我看着镜子里那张和陆惠英有几分相像的脸,叹了口气,狠狠的把粉往脸上扑。

  我不知道这二十几年来,陆惠英是以怎么样的宽宏大量包容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养小三,又是以怎么样的心情苦苦支撑着这段已经残破不堪的婚姻。

  可如果陆惠英女士知道了,在她死后,自己女儿的婚姻也要被小三的女儿破坏,她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如果会的话,请她快活过来吧,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兴许是白天受了楚延峰的刺激,晚上我特地化了一个恶毒2017注册秒送金的妆容,红得像大姨妈似的大红唇,配上突破天际的眼线,愣是把裴慕言的保镖吓得,认了好久才放我进去。

  “啊……慢……慢一点……”

  刚走进房间,我就听到里面传出2017注册秒送金意乱情迷的呻吟,还混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

  我一下僵硬的愣在门边,心里知道现在应该立刻转身就走,但是身体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怎么也迈不开双腿。

  “嗡嗡嗡”手机在包里震动了起来。

  我慌乱的翻出手机,一张照片直接跳进了我的视线。

  B超单,孕检,可见胎心搏动信号……

  下面还留了一行字,孩子姓楚。

  楚?我盯着那一个字,用力到指节泛白,恨不得将手机捏碎,白安茹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姐姐。”白安茹在电话那头小声的啜泣着,声音柔弱又可怜,简直令人心疼。

  其实我有时候真的很想问她,她这一声姐姐到底是怎么叫得出口。

  如果她真的认我这个姐姐,又怎么会和自己的姐夫滚到一起。

  如果她根本就是恨我,那这声姐姐,我都替她恶心。

  “姐姐,我怀孕了……我知道我和延峰对不起你,可这孩子是无辜的……”

  “为了这个孩子……求你放过我们,和延峰离婚吧……我们是真心相……”

  还没等白安茹把话说完,我就冷笑了一声,“真心相爱?那你们早干嘛去了!非要等到我和楚延峰结婚了,才来上演你们真爱的戏码,要我给你们的真爱让路!你们是存心来恶心我的啊!”

  白安茹被我一吼,顿时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对面又传来了隐忍的哭声,“姐姐,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没关系。”我冷言冷语的说道,眼睛却一下酸的厉害,“毕竟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妹妹滚在一张床上。”

  “白安茹,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那你就去把肚子里的野种打掉,那样我或许……”

  “很吵。”我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从后面抽走,一下子摔在地上。

  我泪眼朦胧的转过头去,视线模糊之中,裴慕言蹙着眉站在我的身后,一脸不耐烦。

  不知何时,他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

第三章 做他的情人

  裴慕言光着上身,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结实的胸膛上蒙着一层薄汗,眼睛里的情欲还未完全褪去。

  我怔怔的望着男人,一时忘记了回神。

  “裴少。”房间里传来2017注册秒送金娇媚的声音,带着一点讨好的撒娇。

  我擦了擦眼泪,偷偷瞄了一眼。

  一个身材惹火的2017注册秒送金正躺在卧室的床上搔首弄姿。

  “出去!”裴慕言冷下脸,目光却直直的看着我。

  我自知打扰了男人的雅兴,转身要走,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出去!”男人的声音低沉,抓着我的手却牢牢的收紧。

  我不敢忤逆裴慕言,却又不知道他这话是对谁说的,只能站着不动,茫然的环视了一圈。

  这房间确实只有我们三个人啊。

  “裴少?”躺在床上的2017注册秒送金率先反应了过来,一下猛的坐了起来,“裴少,你要赶我走?”

  “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裴慕言的脸上已经表现出了不悦。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实在摸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想些什么。

  “你给我小心点!”2017注册秒送金穿好衣服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故意将我一推,小声的在我耳边咬牙切齿。

  “啊!”我脚下高跟一崴,猛的撞进了裴慕言的怀里。

  “对……对不起。”我慌乱的想直起身,却发现自己被男人牢牢的抱进了怀里。

  “裴……裴慕言?”我小心翼翼的低声询问,感觉某处似乎有个东西在顶着我。

  “你搅了我的好事,是不是要负责灭火啊?”男人的声音有些喑哑,温热的气息暧昧的落在我的耳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具身体被楚延峰闲置了太久,在那一瞬间我的身体像是被点燃了一般,蹭,燃起了一团火。

  “嗡嗡嗡”手机在地板上响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三个字:楚延峰。

  我下意识的想弯腰去捡,却见男人眼神一凛,“啊!”,忽的将我整个人打横抱起,摔在了床上。

  “陆曼青!”男人的双手撑在我的身体两边,头顶的灯光勾勒出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我们之间的交易,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答复了?”

  一个月前,被白项明逼到困境的我迫于无奈向裴慕言求助。

  裴慕言答应了会帮我,可是却提出了一个足够羞辱我的条件,当他的情人。

  “可不可以再让我考虑几……”我本能的想推开身上这具太过火热的身体。

  裴慕言却一下抓住我的两只手,猛的按在了枕头上,“我今天就要你的回答!”

  男人的眼神很暗,幽幽的像是要将我看穿一般。

  “嗡嗡”地板上的手机终于安静了下来。

  男人俯下身子,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听说白安茹怀孕了。你说他们在床上是有多心急,才连节育措施都来不及做?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是想要一个孩子?”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白安茹怀孕了,说不定楚延峰就会来临幸你了,你应该也寂寞很久了吧。”

  “不!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男人的话像是一把刀,一下一下狠狠的割在我的心上,逼得我痛苦的大叫起来。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他们在我的床上纠缠翻滚的画面。

  “陆曼青,你看着我!现在能帮你的只有我!只有我!”裴慕言的眼睛里透着狠劲,目光就那样直直的看着我。

  “好!我答应你!我答应做你的情人……”我用尽力气喊出那句话,声音却慢慢的低了下去,最后变成了无声的呜咽。

  如果说我之前还对我和楚延峰之间的感情心存侥幸,那么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我和他已经再也没可能了。

第四章 把自己卖了

  裴慕言在我身体里最终释放的时候,我偏过头无声的落了泪。

  恍惚间我想起当年楚延峰跟我求婚的时候,抱起我在广场上大喊,“陆曼青,嫁给我好吗?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一辈子?

  曾经我也以为我这一辈子只会有楚延峰一个男人,可是现实却把我的梦碾得粉碎。

  “你在想什么?”

  裴慕言的声音忽的闯了进来,捏着我的下巴,狠狠的将我的脸掰过来。

  “没……没什么。”

  我吸了吸鼻子,用手擦了擦眼泪。

  再看向男人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在想楚延峰?”男人的声音很冷,隐隐的透着寒意。

  我愣了愣神,正要回答,男人却突然猛的一顶,开始了新一轮的律动。

  “啊……唔。”这一次男人似乎是在发泄着什么,动作很粗暴。

  我疼得几乎要飙出眼泪,却死咬着嘴唇不敢叫出声。

  “嗯?”男人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身下的动作却愈发的猛烈起来。

  “唔……”我伸手攀住男人的背,无意识的抓出一道道血痕。

  我感到自己就像是惊涛骇浪里的一条小船,一次次的被冲到顶点,最后渐渐的迷失了自我。

  半夜醒来的时候,我的腿酸得厉害。

  “醒了?”

  我被男人的声音吓了一跳。

  房间里的灯全关了,裴慕言坐在阴影里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嗯。”我应了一声,坐起身来,嗓子似乎已经喊哑了。

  男人顿了顿没有说话,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将手覆在我的眼睛上,然后才开了房间的灯。

  等稍微适应了灯光后,我才睁开眼睛,仰头望进裴慕言幽暗的眼眸里。

  “你对所有情人都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在这一刻我竟然有些想将这份温柔独占。

  “难道你希望你是不同的吗?”男人微微一愣。

  “没有!”我拼命摇了摇头,不敢看男人的眼睛,生怕在里面看到一点点的嘲讽。

  “你现在可以走了。”裴慕言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一下将我从床上拽下来。

  我的腿有些软,又加上被裴慕言一拉,整个人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男人冷着脸,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双手背在身后丝毫没有要扶我的意思。

  “我会走的。”我撑着床沿一点点的站了起来,膝盖很疼,红了一大片。

  “但走之前,我们是不是还应该签个协议?”

  “协议?”裴慕言转头看向我,脸上的神色并不好看。

  “我做你的情人,你帮我夺回荣欣。无凭无据的,对交易双方都不好吧。”我挺直腰背,逼自己直视男人的眼睛。

  既然我已经决定把自己卖了,何不干脆卖的彻底一点。

  “陆曼青,你真的觉得我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男人看着我的眼睛,声音低沉。

  “不然呢?”我笑着反问。

  “哈哈。”裴慕言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下一秒又冷冷的收住,“好。希望你可以好好尽到情人的义务。”

  “会的。”我从容的应道,指甲却深陷进手掌里,紧得发疼。

  裴慕言很快就让秘书送来了协议的文件。

  下笔签字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突然涌起无限悲凉,现在,我是真的把自己卖了。

  “等一下。”

  在我转身走向门口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裴慕言突然出声叫住了我。

  “拿着。”男人朝我一扬手,扔了个东西过来。

  “什么?”我接住,展开手一看,是一部手机。

  “二十四小时待机。”

  “为什么?”我抬头看向男人。

  “二十四小时等候金主的传唤,难道不是一个情人应尽的义务吗?”男人抬眸淡漠的看着我,眼里是我看不懂的深意。

  “……好。”我强忍着将手机砸在男人脸上的冲动,顺从的应了一声好。

  “砰”转身将门重重的甩上,飞快的逃离了酒店。

第五章 那是个野种

  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清晨了,天色刚蒙蒙亮。

  我拿出钥匙刚打开门,便被人掐着脖子,砰一下撞进了屋里。

  “啪”后背撞到玄关的开关,灯一下亮了起来。

  我忍着痛仰起头,看到楚延峰满身戾气的瞪着我,眼睛里布满血丝,衬衫皱巴巴的。

  如果不是他现在掐着我的脖子,我差点都以为他是因为担心我,在门口等了我一夜。

  “陆曼青,你到底和安茹说了什么!她为什么留下一条短信就不见了!”

  哈,我心里冷笑,果然还是因为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

  “她不见了吗?”我喉咙被掐得难受,却还是强撑着笑意看着面前的男人,“她不见了正好,如果她死了我会更开心的!”

  “陆曼青!”男人瞬间暴怒起来,手上的力气猛的加重。

  “咳咳!”我怀疑自己真的要被他掐死,伸出高跟狠狠的踩在他的脚背上。

  “啊!”楚延峰痛叫了一声,跳着脚松开了我的脖子,靠着墙冷冷的看着我。

  他似乎是已经冷静下来了,“陆曼青,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吗?”

  “哈哈哈。”我扶着自己被掐疼的脖子,笑得几乎眼泪都快出来了。

  “好好谈一谈?楚延峰,你和白安茹滚床单之前怎么没想着要找我好好谈一谈!谈一谈,我能不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妹妹滚在一起!谈一谈,我是不是愿意自己的婚姻被第三个人插足!”

  “楚延峰,我告诉你!我陆曼青,没那么大度!”

  我憋着眼泪一通乱吼,吼完之后,房间里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楚延峰站在我的面前沉默了很久,“陆曼青,”他伸手过来想拉我。

  “铃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楚延峰赶紧接起了电话。

  “安茹!安茹你在哪里,我找了你一晚上!”

  “你别哭啊,发生什么事了?”

  我站在他的对面,冷眼看着这个我曾经爱过的男人,因为另一个2017注册秒送金而喜怒无常,只能仰起头把眼泪憋回肚子里去。

  直到这一刻,我才真的明白什么叫不爱了,或许他曾经的爱也是假的。

  “怀孕了?真的吗!太好了!”

  男人脸上显现出由衷的欣喜,实在太过刺眼,让我转过身想立刻离开。

  “什么!打掉?不可以!安茹不可以!喂……喂!”

  “陆曼青!”

  楚延峰红着眼睛猛的板过我的身子,力气大到像是要捏碎我的肩膀。

  “陆曼青!你怎么会那么恶毒!你竟然要安茹把孩子打掉!你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我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怒不可遏的男人,他是真的气疯了吧,气白安茹真的会听我的把孩子打掉。

  可是他根本就不懂那个2017注册秒送金,如果白安茹真的会听我的,她完全可以一声不吭的去把孩子打了,可是她却偏偏玩消失,装可怜。

  她现在这样不过是想让楚延峰更讨厌我罢了。

  “陆曼青,你究竟想怎么样!”见我冷着脸不说话,面前的男人似乎更加暴躁了。

  “楚延峰!”我猛的挣开男人的桎梏,仰起头冷冷看着他,“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个孩子的好。就算他生下来,也只是野种!是小三的孩子!一辈子被人戳着脊梁骨!”

  “啪”

  脸被猛的扇到一边,火辣辣的疼,整个世界都顿时安静了下来。

  “你打我?”我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楚延峰似乎也呆住了,低头看了看手,又看了看我,仓皇的夺门而出。

  “砰”门被重重的甩上。

  我怔怔的看着紧闭的房门,直到两腿发酸,才慢慢的蹲了下来。

  “呜……”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裙子,一点点的晕开。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