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5:36
一本叫《绝命红包群》,是网络爆红作者纯纯欲动所写,主角性格讨喜,此小说主人翁是王浩周雅丽,精彩片段:直到吴娇娇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天地间,体育楼恢复了我们刚进来时那样的安静场面之后,几个男生才开始骂骂咧咧的开口,而另外几个人又开始据理力争,最后发展到两帮人脸红脖子粗的对峙,谁也不肯相让,当然,这架是没打起来。

王浩周雅丽小说 精彩章节

“呸,臭婊子,刚才不是还那么气势汹汹的吗”

“这种垃圾也就配做鬼的时候装装逼了,还想杀我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你俩够了,刚刚要不是王浩帮我们求情,现在我们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老子愿意说,管你屁事”

“你他妈的想打架是不”

“来啊,老子早看你不爽了”

我突然有些后悔,刚刚冒死在吴娇娇那里替这些货色求情,实在有些可惜了。

“这些人一直这样,真小人而已。”

陈文看懂了我的郁闷,拍拍我肩膀道。

我说:“从周潇雨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陈文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哪里会有什么阴影,只是有点可惜,当初我和她在外面,她差一点就能杀死我了。”

我点点头道:“还能走吗”

因为之前是我和姚兵一起将他扶着走出来,现在没过多久,还不知道鼻青脸肿的他伤怎么样了,能不能自己走。

“废话,你都能自己走,我不能”

说着陈文打头朝走廊外面走过去,我扶着林然,沈悦搀着赵援朝,姚兵走在最后,几个人全都离开了体育楼。

站在体育楼外往回望,大楼依然是大楼,破败的杂草和无人看护的老旧设施给这座大楼凭空添加了一些神秘和诡异感。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人,问道:“刘向雄和二狗呢严格来说,他们也是我们队伍里的人。”

陈文示意自己不知,姚兵道:“如果我没记错,二狗和刘向雄应该都死在了武术馆里。”

我皱了皱眉头,“刘向雄和二狗也参加了轮奸刘敏”

“也有可能是投名状,他们如果不参加,不被绑到同一条船上,陈兴那边当初恐怕也很难相信他们。只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投名状,最后却付出了的性命。”

陈文叹息着说道。

我们没有再说什么,将陈文送去医院包扎了一下就和林然先行离开了,一方面是太累,明明现在是下午,可我却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另一方面则是之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压抑,让我有些怀疑人生。

还有一点,为什么吴娇娇最后要告诉我那一句“背叛者,魂飞魄散”还是说我理解错了,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林然,你现在后背还疼吗”

走在绿荫稀疏的街道上,我看了看身边林然的精致侧脸,忍不住道。

林然抬起头望着我,眉头一挑道:“有点,怎么了”

“那你别动。”

我看了看四周,刚好没人,直接一把抱住林然,一只手环住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在她后背上下轻轻的摩挲着。

林然脸色一红,想推开我,“你你干嘛”

我一乐,“干”

“呸,流氓”

林然脸色愈发红润了,比起上次,这一次几乎是秒懂,不过也没投推开我,想必也是相信我不敢在大街上就这么乱来。

我当然不会乱来,嘴上是那样说,但实际上还是走到一旁的长凳上坐了下来,让她靠在我的怀里,然后我给她轻轻揉着后背。

偶尔看到她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痛苦的样子,我都有些暗自庆幸,还好当时那个男生虽然用尽了全力,但看到林然挡在我面前,还是丢失了一些准头,现在林然只是肌肉淤伤而已。

于是我便这样抵着她的脑袋,一边吮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一边顺着如瀑的青丝替她按摩,当然,按摩的过程难免会触碰到一根带子,每当这个时候,林然总会狠狠的瞪我一眼。

而紧贴着这一具曾经日思夜想的绝美肉体,我难得没有起一丝不该有的反应,只是想着,如果没有不可一世的打搅该有多好。

但转念一想,如果没有不可一世,或许我现在都还只是个名义上的班长,女生心目中的臭屌丝一枚,而林然也依旧会是那个高高在上,冷漠淡然的班花。

过了一会儿,林然从我怀里探出脑袋,换了个姿势,一边靠在我肩膀上,一边将我在她后背上游弋的手放到她充满弹性的腰间,道:“王浩,现在已经不早了”

“是啊,不早了。”

我低下头看着她脸上的点点桃花,真想将她就地正法,然后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但顾及到现在人多眼杂,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只是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林然的脸仿佛要滴血,咬着嘴唇,眉目含情的看着我,眼神带着一丝责怪,又带着一丝诱惑,“你还没听懂我的意思吗”

“啊什么意思”

我一怔,林然突然的一句话,鬼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林然嗔怒的看了我一眼,“我是说,今晚我好累,我家太远,我不想回去了”

她说话的声音却越说越小,直到最后已经变得和蚊子声没多大区别,但在此刻早已经竖起了耳朵的我的面前,仍然听了个一清二楚。

卧槽

“你说的是真的”

我感觉自己已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巨大馅饼砸晕了,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也暗恨自己刚刚实在是傻逼了,居然连林然这么简单地暗示都没看出来。

感觉到怀里的人身躯在逐渐发烫,我也有些口干舌燥了,某些地方也开始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我咽了口唾沫接着道:“我也累了,要不要不咱们现在就去找一家宾馆休息”

“嗯”

要不是时刻注意着,我还真听不到林然竟然轻轻答应了我,一股狂喜顿时笼罩了我的心头,不由看了林然一眼,这才注意到,这妞儿胸大屁股翘,长得又好看,只要一想到待会儿在宾馆里会发生的事情,此刻的对话好似幻觉一般。

“呸,色狼,你想什么呢”

林然突然伸手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我顿时痛的长嘶一声,忍不住道:“你掐我干嘛”

林然翻了个白眼,“我不掐你,谁知道你是不是会趁着这几分钟的时间,连我们将来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被戳穿内心,我尴尬的笑笑,又想起来这次完成任务时我们俩在教师宿舍楼的一幕,问道:“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

林然抬起头来,经过刚刚的一番缓和,气氛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旖旎了,她的脸色也正常了许多。

“为什么你现在会想起给我我记得你之前不是”

我还在说话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然雪白的脸颊就已经贴着我的鼻头凑了上来,竟然主动吻向了我。

我大脑宕机了一下,感受到林然身上传来的清香,和她小嘴上传来的温软触感,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和她纠缠在一起。

同时我脑子一热,一只手揽着林然后背,另一只手收了回来,顺着她的小腹慢慢往上爬伸,很快就触碰到了那片禁地。

林然的身子似乎更加火热了几分,我一边追逐着她的小舌,一边抚上挺拔的山峰,轻轻揉捏起来,滑腻的触感让我几乎崩溃,一下就有了反应,小王浩直接顶在了林然的小腹。

林然轻哼了一声,像是在变相示警,但身体却更加灼热了,我另一只手索性也从她后背滑落而下,落在她挺翘的臀瓣上,一上一下,配合着轻轻揉捏起来。

过了几分钟,林然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猛地推开我的脸,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赤红如霞,胸口急剧的起伏着,而我的手还停留在不该停的地方。

林然做贼心虚般的四处看了一眼,然后轻啐了我一口,给了我一个白眼,“有人来了,快别摸了”

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又将她揽入怀里,再次攻城略地,同时感觉刚刚隔着布料摸着手感不太好,于是顺着她的衣襟飞快的爬上去

“咳咳”

就在我们两个都快要沉迷的时候,突然一声咳嗽传过来,之间路边一个面相严肃的中年人提着挎包尴尬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飞快的走开。

我们这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林然羞的直接将脸蛋埋在我胸口,饶是我脸皮极厚,意识到刚刚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了一发激情火热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我干咳了一声,连忙带着林然转移阵地,同时说道:“咱们去找个宾馆吧”

林然似乎极为不好意思,只是低声的用蚊子一般的声音答应了句,然后便低着头不再说话,任由我攥着她的手带着她四处游荡。

我感觉浑身的火气都被勾上来了,并且庆幸今天穿的裤子很宽松,不然现在顶着个帐篷的样子,是决然不好意思当众出现的。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