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4:34

爱事浮沉是作者夏夜爱秋天写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一场爱事起于不经意间,断于刻意之时,浮浮沉沉,无所着落,谁能说自己的选择即是正确,谁能言当时未付真心,缘起缘灭,终是造化弄人罢了,起笔即忘当时少年愁……

爱事浮沉夏夜爱秋天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在北方渐渐苏醒的春天里,刮着狂风的星期天让人没欲望迈出家门,枝头渐渐萌发的新绿却又牵引着人的灵魂向着窗外飘荡。“心里真是痒啊”一一看着窗外心里

想道,“出门吧,出门逛逛去好不好?”犹豫中,手机的铃声渐渐大起来,一一飞快的跑过去看都没看就接起来:

“亲,在家干嘛呢?”

“发呆…”

“发什么呆啊,中午不想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

“风好大啊…”

“我请,去不去?”

“好啊”

“那就快点收拾收拾出门了”

“好的”

打电话的人是苏荷,宫一一的死党,住在她家的楼上,是宫一一在这个城市里最好的朋友。

说到这儿,应该正式介绍一下宫一一,宫一一,女,26岁,XXXX法学院毕业,姿容端庄,身材高挑,在淄城著名的铸信律师事务所做了3年的前台。眼前的这所房子是走狗屎运租的,房子真正的主人是XXXX法学院一对退休的大学教授,一年前随着孩子去了国外定居,在急于托付房子的同时,恰好让宫一一捡了个漏,就等于是半租半看家的形式正式入住。并且在这里收获好朋友一枚——苏荷。

苏荷,平面模特,26岁,其实她的工作确切的说是幼儿园老师,兼职平面模特,但她对外从来都说是模特,身材修长,面容姣好,唯一的优点是家里有钱,要不她怎么会有宫一一楼上那么大的房子。

两个女孩儿的相识比较简单,苏荷爱Party,宫一一爱清净,苏荷某日Party声音太大,宫一一就抄起拖把上了楼,开门一看,苏荷就爱上了宫一一这个爱清净的火爆姑娘。两个美女在一块的结果是——变的更闹腾!

一一换好衣服对着镜子做最后的休整,这时传来敲门声,好,出发!

苏荷有一辆红色的甲壳虫汽车,是她攒了一年的拍摄费给自己买的礼物,最初一一看到苏荷那110cm的大长腿卷曲在这个小车厢里的时候,宫一一很是惊讶,但惊讶瞬间就被佩服覆盖,一个出手阔绰,为人大方的富家小姐私下里却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打造自己,于是,心底里也是带着敬佩在与苏荷交往,女孩子间死党的关系很难建立,更何况美女间的较量,但从一一见到苏荷的那时起,她就知道这是自己今生最可靠的朋友。

想着想着,苏荷就把车开到了一家小吃店的门口,她俩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吃,但是却都是吃不胖的体型,为此,宫一一还被律所的女同事们赞美为“吃货届的奇葩”。不管如何,她们最爱的就是吃遍这个城市里所有的有特色的好吃的小吃。苏荷停好车,边下边跟宫一一说 :“亲,这家的牛肉面特好吃。上回我们幼儿园的园长请客吃夜宵,就来的这儿,让我一口气吃了一大碗,超爽。”“真的啊,那我也要吃一大碗。”宫一一强忍着充满口腔的口水跟着苏荷走进这家店。店里的装饰很简单,她俩捡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窗外这时下起了雨,“两份牛肉面,一份凉拌牛舌,亲,你还想点什么,哦,我还没点喝的,你来点吧,我跟你喝一样的。”“那就两杯奶茶。”

宫一一点餐的空档,苏荷突然站起身来冲了出去,宫一一赶忙跟侍者说“就这些吧,谢谢。”说着就追出去。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苏荷站在雨里,她的眼光落在这条街道大大小小的地方,脸上有说不出的复杂表情,好像是焦急惊喜,又好像是落寞神伤。宫一一拿着店家给的雨伞遮在她的身体上方,苏荷这才集中精神转过身看着一一,对她说了一句:“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第二章 我的爱情回来了

两个人的午餐被这个突然而至的很重要的人打的七零八落,准备要大快朵颐的心情也被肢解的七零八碎,一一开着苏荷的车回家,苏荷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窗外默默无语。一场大雨把整个蓝天都冲洗的格外清澈,一一把车停下,小心的说:“到家了,下车吧。”苏荷的眼睛一下有了光彩,她转过头对一一说:“我要找到他。”

“谁啊,干嘛的啊,这么重要,没听你说过啊。”一一看到苏荷的神情由严肃转为轻松,便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只见苏荷潇洒的拢了拢头发,笑道:“我的爱情,我的爱情回来了。”

上楼的一路上,一一都在追着苏荷问她的爱情的事,可苏荷就是只笑不说。搞得一一很挫败,“这么高兴的事情,嘴还这么严,看你能撑几天,切。”一一撂下这句话,就转身进了家门。一个午觉睡醒,已经是傍晚了,冲过一个热水澡,一一打开音响,清雅的音乐顿时弥漫开来,一一不由得想到中午苏荷说的那句话:“我的爱情回来了。”“苏荷的爱情回来了,那我的呢?”正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一开门一看是苏荷,手里拿着一瓶红酒斜倚在门框上,一一狡黠的笑道:“你的秘密我可不想听。”

“我还就想跟你讲呢,你家有红酒杯吗?”苏荷厚脸皮的边笑边走进房间。

“有啊,在厨房的吊柜里,还是王教授留下的呢,你自己拿去,我把头发上这毛巾拆了去。”

苏荷拿了两只中号的红酒杯顺手洗了洗,做到沙发上,轻轻的斟上两杯,又端起其中的一只,轻轻地抿了一口。一一擦好了头发随手一扎,又去厨房的冰箱里随手拎了一袋麻辣花生,又回客厅打开电视,坐到苏荷身边。苏荷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麻辣花生,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宫一一,说道:“不是吧,大姐,红酒配麻辣花生?!您真成!”

“那你怎么不自带牛扒来,就个伴儿吗,再说了,你是单纯为品酒来的吗?磨磨唧唧的…”

“好吧好吧,我当然不是来品酒的,我是来庆祝的!”苏荷脸红的看着一一。”今天中午那个人,你还记得吗?” 苏荷眼睛看着电视机若有所思的说道,好像并不用一一的回答,她舒了口气,继续说:“那个人是我大学里整整暗恋了四年的人啊…”

“四年?!谁这么厉害,让你这样一个天之骄女暗恋他四年?!”

“什么天之骄女,在他的眼里我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无知的小女孩。无论我多么努力,怎么成长,他都不曾真正的告诉我,他到底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好苦恼啊…”

“ 你没告白过吗?”

“没有,哎,你知道吗?我一进大学的时候,是我们俩先发信息的,大概那个时候他对我也是有好感的,可是后来就被隔壁班的班花占了先,把他追到手了。就这样我就只能选择默默喜欢,是不是很悲哀…”

“天啊,何方妖孽啊,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把我们苏小荷沦为备胎,我说你别拉我啊,让我代表月亮消灭她!”

“你能不能消停点儿啊,能不能听我说完,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我这情绪刚上来呢,你充什么美少女战士啊。”苏荷斜了一眼激动地站在沙发上的宫一一,窝在沙发里,继续说着,“我刚见他的时候,他穿一件米色的毛衣,显得皮肤特白,又加上他是篮球特长生,身材特匀称特健美,就坐在我们班最远的那个角落里,耳朵里塞着耳机,静静地坐在那儿看书。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一下子就通到心里。”苏荷指着自己的心,直勾勾的看着一一,“后来我们开始发信息,白天班上的时候不说话,有事就是发信息,可最后为什么他要选择别人?”苏荷眼神一下黯淡了许多,颓废地再次蜷缩在沙发上。

“亲爱的,让我说句我的心里话行么?要是说的直白了,你别怪我。亲爱的,我觉得他不喜欢你,真的,最起码那时候他是不喜欢你的,如果他喜欢你,他就不会选择放弃你,你说呢?”一一拉过苏荷的手,定定地看着她。

“可是我真的喜欢他,直到现在,直到昨天见到他,我还依然清楚地明白我喜欢他!”

一一被苏荷那充满爱情的眼神震惊到无语,她端起酒杯干了这杯酒,如果注定要遭遇爱情,那就遵从自己的心吧。今夜,注定是一个不醉不归的夜…

第三章 这个帮我扔掉

昨夜的宿醉,让一一自进入律所一年来第一次上班迟到了。她悄悄地走进更衣间,快速换上套装和高跟鞋,又静静地走回前台,开始一天的工作。正忙着,一只散发着麦香的热乎乎的面包并着一叠厚厚的资料递到她的面前,比面包更诱人的是那只修长的手,一一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我接下来有个会,马上帮我把这些复印一份,带到我的办公室来。另外,这个帮我扔掉。”“哦”一一站起身接过面包,那张脸瞬间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冷酷的工作狂。”一一浑身打个冷战,走进复印室,看着资料上那只香喷喷的面包,“真是浪费啊,扔掉多可惜,不如让我来吃掉吧。哈哈”瞅瞅周围没人,一口咬下去,里面还是芝士馅的,超好吃。一一满足的吃着面包,看着复印机在工作。“小姑娘,以后上班早点来,就不至于这么狼狈了。”“张律,让您看见了,我这狼吞虎咽的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张显明笑着朝她晃了晃咖啡杯走进咖啡间,接了杯咖啡,又走出去。

张显明,为人谦和,律所的元老级人物,也是律所的法人代表。32岁,黄金单身。据说铸信律所的背后有国内某大财团的支持,而张显明也不过是个高级打工仔。

吃掉面包,资料也复印好了。一一拿起来走向叶凌风的办公室,“我吃了他的面包,他怎么办啊?”一一走向自己的位置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单包装的咖啡冲好,又从包里拿出一块黑巧克力,这些都是上次苏荷去马来西亚带回来的,借花献佛吧。一一快速地走向叶凌风的办公室,敲门。

“进。”

“叶律师,您要的资料。”放下咖啡和巧克力,一一把那份资料的原件和复印件分开摊放在桌面上。叶凌风伸手拿过资料,看都没看咖啡一眼,说了句“谢谢。”继续忙起来。

“您客气了。”一一转身退出办公室,轻轻地将门带上,然后长舒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座位。

叶凌风,铸信律师事务所的挂牌律师,也是铸信的二老板。28岁,年轻有为,雷厉风行,仿佛除了工作没有什么再值得他去关注的,铸信律所里典型的工作狂,一一做前台的一年时间里,跟他说过的话少之又少,从未越出过“谢谢”“您客气了”的范畴。一般有事业心的男人往往会成为众多单身2017注册秒送金的众矢之的,可叶凌风偏偏不是这样,他的身边并没有现过蜂拥而至的2017注册秒送金,清静得很,尽管他的相貌在铸信也是数一数二的帅,大概是因为他性格的冷酷和对工作的痴迷,漂亮的2017注册秒送金难以忍受吧。但一一很是敬重他,毕竟这年头肯凭良心做律师的人越来越少了。

忙起来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转眼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律所的人一个个结束手头的工作离开了,今晚是一一值班,值班无非就是接接电话,接待一下来预约律师的客人,典型的守株待兔。所以,一一趁着这个时候,拿出《法律事务研习500题》背起来,背着背着眼睛就睁不开了。“都怪张律师中午非拉着我跟他打什么羽毛球,害的我失去午睡这么美好的朋友,脚真是又酸又痛啊,小眯一会儿好了。”宫一一总是能给自己找到偷懒的理由,要不也不至于当年以考进学院前十名的成绩入学,以学院到数十名的成绩毕业了,命运仿佛跟眼前这个呼呼大睡的女孩子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一个全国重点大学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却只能在这个冉冉新升的律所里做个前台,连助理律师都不是,律所当初留下她的理由1/4是因为她有本省重点大学法学院的毕业文凭,3/4是因为她的相貌确实能堪当的起门面的重任,相貌给她的文凭加了分。“雨纷纷看城春草木深…”手机铃声的骤响惊醒了熟睡中的宫一一,她一下坐起来抓过电话接起来,是苏荷。

“亲爱的,什么情况啊,怎么还没回家,我可还等着你做饭呢。”

“几点了,你还没吃饭。”

“8点了,快回来吧,明天幼儿园里有活动,我也刚下班回来,肚子都饿扁了。”

“这么快啊,我睡着了,那我现在就下班回家。”一一说着收拾起东西,站起来准备走,抬头看见叶凌风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一一摇了摇头,轻轻关上灯,走出门去。律所的老规矩,有律师加班,不许打扰。

一一骑着她心爱的自行车走在回家的大路上,已近4月份的天气越来越暖和,今晚的风也格外的温暖,春风拂面,加上刚刚小睡过一会儿的缘故,一一的心情格外好。她情不自禁的哼起了王力宏的歌,“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路上这个时候的车格外多,刚下班的,下了班准备出去Happy的,前面红绿灯又堵了,一一正看着呢,一辆白色斯巴鲁汽车忽然从她的身后冲到前面去,一一的自行车一下歪在那辆汽车上,任由汽车贴着它蹭过去,一一惊魂未定的时候,想要看清它的车牌号却怎么也印不到脑子里,正好前面的红灯转为绿灯,一一连同自行车摔倒在地上,那辆车顿了顿快速加了油门跑掉了。正在愤怒咒骂的时候,一双手快速将她拉起一把拽到路边,自行车也被一同拽向身边的绿化带。

“谁啊。”一一生气的大喊。

“车来车往的还坐在大马路上,不要命了。”

一一稳住精神抬头一看,是叶凌风。看到是熟人,一一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刚刚真的来不及反应,太后怕了,那么多车从她的身后飞驰而过,那么无助。一一越想越怕,嚎啕大哭。

原来,刚刚叶凌风正在考虑明天的案子,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听到咔哒一声关门的声音, 他才意识到该下班了,于是收拾收拾下了班,开车经过,刚好看到刚才的一幕。

但是此刻他看着嚎啕大哭的宫一一也没了办法,这个宫一一平时不是挺端庄的嘛,怎么哭起来这么恐怖。

第四章 女金刚

叶凌风看着这么个哭成鬼的2017注册秒送金,无奈的说:“你先不要哭了,看看有没有摔伤啊?”

“这儿痛吗?”

“不痛。”

“这儿呢?”

“不痛。”

“那这儿?这儿呢?你活动一下。”

“没事儿,都不痛。”一一慢慢站起来抽抽搭搭的说。

“宫小姐,需要去医院吗?”

“没事儿了,不用。”一一还在小声的抽噎。

“根本就没那么严重,哭这么厉害干嘛。”

“叶律师,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出门碰到这种事,能不害怕吗?都说你专帮弱势人群打官司善良的很,原来都是假的,势利眼,耍酷男。我不用你扶我。”宫一一前一秒还沉浸在刚才的恐惧中,现在听到叶凌风这么轻描淡写的说着她的悲伤,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倔强的推起自行车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叶凌风在风中凌乱,“这都什么事啊,女金刚。”

一一回到家,就看见苏荷摊在茶几上的披萨跟啤酒,她一下瘫倒在沙发上,一句话都没有,苏荷看着她眼睛通红,头发凌乱,赶忙爬过来问道:“怎么了,一一,你怎么弄成这样啊。”

“别提了,今晚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我被一辆车撞,还被一只猪气。倒霉。”

“撞?!要不要紧啊,用不用去医院啊?赶紧起来去医院啊。”

“没事儿,但是那辆该死的车被我的自行车从后视镜一直划到车屁股,谁让他挤人行车道的,活该,想想就解气。”

“哦,天哪,没事就好。那那只猪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律所的叶凌风,神马玩意儿啊,他看见我倒在马路上一把就把我拽马路牙子上了,他问我这儿疼不疼啊,那儿疼不疼啊,我说没事儿,都不疼啊。本来我还挺感激呢,结果他站起来说都不疼,有什么好哭的啊,气死我了,我那是疼哭的吗?我那是吓哭的好不好!苏荷,你不知道,得亏我今天包包背在肩上,我要是挂在车把上,我这会早被那辆汽车给拖得摩擦起火自焚了。”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就积点口德吧,哪有这么咒自己的啊,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我这是说事实啊,无良的司机,乱开车。冷酷的叶凌风,乱耍酷。”

“好了,好了,快吃点东西,冲个澡,早点休息啊。本来还想跟你聊会儿天呢,算了,明天再说吧。”

苏荷等着一一吃完东西,冲完澡,伺候她躺下了才离开。宫一一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起身打开床柜的抽屉,拿出一个相框,相框上的一张全家福,一个漂亮的八九岁的小女孩躲在奶奶的怀里,奶奶的椅子后面是一对恩爱的年轻夫妻,相框的下面是穿着学士服的宫一一拿着毕业证书搂着一个慈祥的老奶奶。一一的眼泪再次流下来,十五年前爸爸妈妈因为车祸留下了十岁的一一跟着奶奶相依为命,一年前,奶奶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留下一一独自奋斗在这个世界上,刚刚的恐惧,此刻的孤独,让一一脑袋晕乎乎的手足无措,窗外是一片灯火通明的世界,点点的灯光透过窗户映照出和谐的万家灯火,泪眼模糊的一一禁不住想,什么时候这些窗户里能有我的一盏?

叶凌风开车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背擦破了皮,估计是刚刚拖宫一一的时候擦破的。叶凌风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电梯,发呆的空档,电梯提示已经到了17楼,电梯门一开,叶凌风的鼻子就被一股优雅的香水味所环绕,不用想也知道,是文颂雅。叶凌风抬起手来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挤出一个笑容,走出电梯。

“凌风,你怎么才回来?你的手怎么了?” 文颂雅笔直地站在叶凌风的家门口,看见电梯来了,眼神随着飘向电梯门,神情因看到叶凌风受伤而略显紧张,但身体还是很笔直的优雅着。

“没事,碰到点突发状况,擦破点皮而已,小雅,对不起,我忘记了和你的约会,最近我确实有点忙,所以…”

“我理解,没事的,你的伤口需要清洗一下,要不会发炎的。” 文颂雅说着温柔的接过叶凌风的公文包。

“哦,好好。”叶凌风手忙脚乱的掏出门卡开门。

“请进。”

“你家的药箱在哪儿?” 文颂雅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道。

“我家,没有药箱。”叶凌风尴尬的说道。

“那有白酒吗?烈酒也行。”

“有威士忌。”叶凌风从沙发左边的小柜子里拿出半瓶威士忌。

“也行,坐下,把手给我。”

文颂雅半跪在叶凌风的面前,拉过叶凌风的手,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小包消毒纸巾,轻轻抽出一张擦了一下手上的创面后扔掉,然后又抽出一张折叠成很小的方块,倒上酒,又拉过叶凌风的手仔细的清理着伤口,温柔的地灯映着她的脸。眼前的这个女孩,和他算是青梅竹马,两家是世交,文颂雅比叶凌风小三岁,从小就被两家的父亲定好长大以后要在一起的,文颂雅20岁的时候被她的父亲送出国,三个月前才回来,虽然叶凌风和她有五年未见,却也对这个小妹妹的归来充满期待,只是五年前的文颂雅喜欢在他的身边跳来蹦去,围着他转。可是,五年后再见到的文颂雅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独立优雅,和叶凌风之间多了几丝陌生。

文颂雅处理完伤口抬眼对上叶凌风的眼睛,她一下站起来,安静地对叶凌风说:“伤口要尽量避免沾水,既然你已经到家了,我就回去了。凌风,我们下次再约吧。”

“小雅,你回来这么久,我们一直都没有时间好好聊聊,今天,我们聊聊怎么样?”叶凌风低沉着头看着地面,很小心的说。

“好啊,聊什么?”

“聊什么?就聊聊我们父亲之间定下的承诺吧。”叶凌风抬起头看着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妹妹。

“哥,你会把这个承诺当真吗?”文颂雅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歪着头看着他说道。

“小雅,我觉得你对我的这个称呼,我很受用。”叶凌风笑着用很宠溺的眼神看着文颂雅。

“那还聊吗?”文颂雅笑着说道。

“不用了,小雅,谢谢你长大,谢谢你让我继续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我最疼爱的妹妹。”叶凌风认真地对文颂雅说。

送走了文颂雅,叶凌风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他打开冰箱拿出面包坐下来,翻开自己的公文包拿出资料,看到那块巧克力,叶凌风忽然想到宫一一,“这个女金刚,这一年来今晚才能见到她的真面目,有意思,为什么今晚的夜色这么美。”他长舒一口气,深深的陷入温暖的椅背中。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