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3:04

《烟华街14号》是由“二月猫”所著,主角是苏湮岚,抽出来的是与她魂体相连的封印,是种生根之人塞入她魂体中强迫她消耗怨气,永生永世替朱府供给福运。

病娇探长小心点在线阅读_

第一章:寒夜客来

阴沉沉的天气,黑云笼罩,不时还有闷闷的雷声响起。

往常的清晨带着些许透亮,可今日却异常的黑。

街上空无一人,只留下店铺外的一盏盏红灯笼在屋檐下随风晃动,显得寂静又荒凉。猛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仔细一看,一身锦衣华服的肥胖男人正以他身体不符的速度在狂奔,他满脸惊慌,不时警惕地回头张望,仿佛身后有厉鬼在追赶。

“砰—”

朱暮渊在转头之际直直地撞到了一个人,因着猛烈的撞击,他脸上的肉似乎都在晃荡。

朱暮渊狰狞着眉头,狠狠剜了他一眼。

眼前的男人十分高大,穿着绯红色长袍,带着的眼镜镜片反着冷冰冰的寒光。

“朱老爷家中的惨案,可寻此处解决。”

声音低沉,透着些许冷意。那男人将纸条往后一扔,朱暮渊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蹲下身去捡,再等抬头时,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

仿佛那个人不曾来过。

朱暮渊心中疑惑不已,低下头,看着纸条上赫然写着:烟华街14号,相思茶馆。

烟华街在僻静的城北。

朱暮渊目光一点点放空,昨日凌晨的情景抑制不住地浮现眼前,被砍断头颅的长子悬吊自己房门前,朱暮渊一开门就和那具无头尸体来了个亲密接触。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管家连滚带爬地跑过来说是找到了大少爷的头颅。

“七日灭门!”

朱暮渊第一眼就看见了墙壁上那血淋淋的大字。

而围墙边的清澈的荷花池,竟然变成一池血水,长子的头颅漂浮在上面,嘴角还挂着一丝阴恻恻的笑意。

卯时这个点,街上几乎没有人影,只有远处还不时回荡着打梆子的声音。

幽长的街道上,唯有茶馆门口两个迎风飘荡的大红灯笼在发出亮光,其他几家做生意的都没什么动静。

南瑶从茶馆门口探出头看向雾沉沉的巷子,没有发现什么,就打了个寒噤,又缩回茶馆。就在南瑶缩回去的同时,街角处,一道绯红色身影再次出现。

他直直地望着相思茶馆,发出一声低沉的笑音,显得有些诡异:“苏湮岚,我送你的礼物,不知你可还满意?”

南瑶躲到那张铺着白裘皮藤木摇椅上,感觉有些冷还有困。

她不停歇地晃动着,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阿苏,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开门了?我还困着呢。”说完,还作势捂了捂嘴巴。

被唤做“阿苏”的女子斜靠在门旁,嘴角噙起一抹妩媚的笑,绝美的脸庞上笼罩着如纱红光,显露出一种妖魅的美,“瑶瑶,我们的客人就要到了,这次可是笔大生意。他能为我带来,我想要的。”

“这么早哪来的人?”南瑶不解地瞥向门口的大街。

仿佛是呼应苏湮岚的话语,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从街道尽头传来。

“这里...这里就是相思茶馆?”满脸灰败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二人面前,颤声询问。

“正是,这位客人里面请吧。”苏湮岚摇曳着雪白及地的裙摆,引着身后的陌生男人走入店铺。

八仙桌上陈列了一套青花玲珑质地精细的茶具,白茶盏,荷叶碗,还有一线条刚正利索的方斗壶摆放正中。

苏湮岚抬手,示意他坐下,自己斜靠在软榻枕头上,纤纤玉手支着下巴。

中年男人打量了一番店铺,有些怀疑地问:“你们真的可以敬人事驱鬼神?”

这里不管怎么看都不过是一家寻常茶馆,怎么也不像是传闻中可以解决鬼魅的通灵场所。

“朱老爷何不与我说明来意,我自有办法解决鬼魅。”苏湮岚有一副低沉的嗓音,声音沙沙的,却仿佛饱含着千年的风情,让人听着心痒痒。“你可以叫我苏老板。”

“你怎么知道我姓朱?”

朱暮渊拧紧眉头,他这次前来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但是眼前这个苏老板表现出对自己的了解让一贯多疑的他感到了危险。

女子嘴角上扬,自然不介意朱暮渊的小心思,“相思茶馆只有有缘人才能够进来,朱老爷是相思茶馆挑选的有缘人,我自然知道。”

她双目闪烁着蛊惑人心的光,两根葱白细指忽地点在朱暮渊的额头:“看朱老爷额泛黑气,想必是家宅不宁,性命垂危。”

朱暮渊震惊地看着苏湮岚。

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是何许人也?

第二章:血手印

“你说的没错。昨夜凌晨我的儿子被砍了头摆在我的房门前,地墙上还写着七日灭门。我已经找了无数道法高深的人进我府邸除去作恶邪祟,他们都说没有办法解决。”

“灭门大劫啊...”

苏湮岚漫不经心用指尖划过自己的红唇,斜斜地望向朱暮渊,目光有说不出的诡谲:“只是这本就是你命中注定的死劫,你要我帮你,代价可不便宜。”

她说的是不便宜,但是没有说不肯帮。

朱暮渊心神领会,急忙说:“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

苏湮岚挑了挑眉,淡漠的语气透着不屑一顾:“相思茶馆不收金银。”

朱暮渊的心“咯噔”一下沉下来,面色变得愈发惨白。

他是苏城出了名的富商巨贾,自然清楚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眼前这个捉摸不透的2017注册秒送金却口口声声不要钱。

他唯有战战兢兢地问:“苏老板,是看中了我朱家的什么宝物?”

苏湮岚直勾勾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看中的是你朱暮渊的灵魂。以魂换命!”

朱暮渊闻言一怔,半边身子瞬间凉透了。

这是什么黑店,竟然要自己的灵魂做代价?他做了半辈子商人都没听说过交易灵魂!

“魂魄好!”

蓦然,一个女声从里面传来,接着一个身着雪白旗袍的女子掀开门帘,朝朱暮渊方向走了过去。

来人正是南瑶,只见她眼神灵动,眼眸流转间顾盼生姿,却又带着不自觉的傲气,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

她手拿托盘,上面放着一张纸一支钢笔,就和做生意签合同一样。

她把钢笔塞到了朱暮渊的手指里,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少了地魂,死了可就用不着下地狱,我们老板这是在帮你!”

朱暮渊色眯眯地盯着南瑶高耸的胸脯看了几眼,说:“你不会在诓我吧?”

“人家怎么会?”南瑶扭着腰肢,把泛黄的羊皮纸一并放到了他面前,半蹲的姿势故意露出了深深的乳沟,“把名字签了,回到家就可以高枕无忧。”

尽管美人在前,朱暮渊也不忘看清楚羊皮纸内容。

羊皮纸空出一条横线让他签名,对面是一片空白。

他顿住了手中动作,抬头看向苏湮岚问:“可你还未提及如何救我。”

苏湮岚双手交叠,一副在商言商的架势,“掌心附魂,人魂一体;神木招魂,以魂附体。到时候你的气运命数都会和附体神魂紧密联系,举个例子,招钟馗,百鬼不可入侵;招貔貅,财运亨通贵不可言;招青鸾,平步青云独霸一方。”

朱暮渊听到种种神通,立刻点头如捣蒜,说:“给我弄一个钟馗神魂!”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朱老板纵横商界多年,应该都知道,交易皆有风险。”

苏湮岚却突然打断他,悠悠道:“你被附体上身,自然要日日香火供奉,不可有半点得罪,得罪神魂的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朱暮渊连连称是,催促苏湮岚给他掌心附魂。

“请签字。”苏湮岚嘴角勾起一抹诡秘的笑意。

朱暮渊才想起手边还有羊皮纸,立刻提笔签了名字。

苏湮岚“啪”地打了个响指,半空立刻出现了茶盘,上面放了三个晶莹剔透的茶壶,以及数个茶杯。

整个仪式十分简单,也只是让朱暮渊把手掌印在了茶盘,就完事了。

“这样就可以了?”朱暮渊目瞪口呆,他反复摸了摸全身,问道:“你说的钟馗之灵去哪里了?”

苏湮岚指了指他的手,朱暮渊翻开手掌,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上面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钟馗的画像,那一对瞪大的双眼就像是牢牢地嵌入掌心肉中,栩栩如生。

苏湮岚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朱暮渊只感觉体内有什么被抽出来,人一哆嗦,一个灰蒙蒙的物事出现在了苏湮岚的掌心,被她一下按在了羊皮纸上,化成一个血手印。

他恍恍惚惚地看着那灰色东西,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地魂被抽走了。

以魂换命。

南瑶随手扶住了朱暮渊有些瘫软的身体,送他出了门,“欢迎您下次光临。”

朱暮渊没有反应过来,人就站在了烟华街外。

他还记得临走看到,那卷羊皮纸由始至终都只有自己的签名和手印,苏湮岚并没有在对面那片空白签字。

合同的另一方,又是谁呢?

第三章:鬼抬脚

回到朱家,朱暮渊急匆匆就吩咐管家老吴准备好香炉香灰,还特地让人找来钟馗画像,一同毕恭毕敬地放在自己床头。

他掌心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请钟馗大神保佑我朱家家宅安宁,不受恶鬼侵扰。”

贴画上的钟馗浓眉大眼,虎虎生威。

“老爷,您大清早上哪儿去了?”

突然门口响起如黄莺般清脆的娇声,一名杏腮丹唇的女子扭着曼妙的身姿走进房内。

正是朱暮渊的太太黎绮鸢。

朱暮渊神神秘秘地把她扯到一边,露出手掌上的钟馗画像,低声说:“我找到高人作法,请了钟馗来庇护朱宅。你可千万不要碰我床头的香炉。”

黎绮鸢面露不屑道:“昨儿一天来的高人来还少?一群神棍。”

她走到香炉边,凑近看向钟馗的贴画。

那钟馗的眼珠子似乎会动,黎绮鸢被看的心里发虚,欲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怒吼:“天中辟邪!”

她当场就被吓的双腿一软,竟摔倒在香炉上,“咔嚓”一声,香炉四分五裂,洒了一地的香灰。

朱暮渊慌忙走来,颤颤巍巍地捧起香炉,“你怎么搞的?”

黎绮鸢稳了稳心神,装作无辜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脚滑。我先回房睡去了。”

她勉强站起身,脚步慌乱地踏出房门,转身看了一眼那钟馗画像,手心满是细汗。

朱暮渊捧着破碎的香炉,正准备拼凑起来,忽然觉得背后一凉,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他猛地一回头,却对上了房间那面明晃晃的镜子。

镜中有一双血红的眼珠死死地盯着他看。

与此同时,房门“啪”地关上,这一关就是三日。

“老爷?老爷?”老吴拍着朱暮渊的房门,连声叫唤,“您把自己锁在里面三天了,不吃不喝怎么行?”

一道黑森森的人影投在了泛黄的窗纱上,尖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不需要。”

老吴急得满头大汗,说:“老爷,二小姐三小姐都死了!您怎么还不肯去报警?”

“不报警!”房内男人加重语气,“不能被别人知道!”

老吴无奈地退出房门。

偌大的朱府一片漆黑,就连打着灯笼都照不开路,晚风刺骨寒冷,将院子外的树木给吹的沙沙响,可似乎还夹杂着歌声。

老吴转过身,好奇地张望。然后做了这辈子最错的决定,他举起灯笼靠近院子缓缓走去。

半空中悠扬婉转的昆曲飘荡,“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以这般都赋予断井残垣...”

老吴眯起眼睛,顺着灯笼微弱的光亮朝前看,前方竟然依稀站着个2017注册秒送金,红衣红鞋,满头青丝。

“你是何人?竟敢闯入我们朱府。”老吴厉声质问。

昆曲戛然而止,红衣女子并不回答,只是慢慢转过身,朝他缓缓走去。她的走路姿势很奇怪,一掂一掂地,就和跳舞一样。

她脸上也布满了浓密的黑色头发,看不见模样。

老吴觉得不对劲,低头一看,手上灯笼差点掉在地面。

这女子...居然是提起脚跟走路!

他听说过,有鬼上身后,人身体就会被鬼捧起,双脚踩在鬼的脚上,看过去就像是人踮起脚走路,也就是“鬼抬脚”。

她慢慢掀开了满头青丝,露出一张皮肉破碎的脸庞,哀怨地说:“负心人。”

老吴认出这张脸的主人,颤声说:“大,大大夫人!您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

女阴恻恻阴测测地笑着,继而便有无数青丝骤然伸长,化成一条条小蛇缠出他的脸...

“咔嚓。”

与此同时,紧闭三日的房门被里面的人推开。

一个黑影走出,他步履蹒跚,就如同是醉酒的汉子,歪歪扭扭地走向水池。

只是每走一步,他身上都有长串的血珠滴下,尤其是右手手心,那里血肉模糊的只剩下一团看不清形状的烂肉,就如同是被狠狠嚼烂,没了五根手指和指甲。

“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机械地重复同一句话,神色呆滞,走到血池边缘时,一脚踩空,血池浮出数个泡沫,人就慢悠悠地沉了下去...

竖日上午,一辆警车停在了朱府门前,车门打开后,走下了一名身形瘦削的青年男子。

灰蒙蒙的四面院墙将朱府团团围住,整个朱府就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棺材,有无比浓郁的血腥气弥漫而出,甚至飘到了街上。

他整了整身上的警服,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

第四章:鬼宅

映入眼帘的是一口四四方方的血池,灰白的地板上横了四具血尸,死状都极其惨烈,来回走动着警局里的同僚,没有人敢看血尸一眼。

一个耷拉着眉毛的中年男人急急地迎上前说:“老温你可来了!这次可是轰动全城的大案子,四天死了五个,剩一个太太躲在房间里逃过一劫。”

说话人正是局里的二把手老王,他满身腱子肉,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练过家子的。

反观温韶华,瘦的和竹竿似的,但他过目不忘,曾经看一眼凶案现场就猜到凶手,神探之名疯传苏城。

如果不是顶着这副细皮嫩肉的好皮相,如今恐怕就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警队探长。

温韶华指着四具尸体中一具无头尸体问:“这是第一天死的大少爷朱廷?你说死了五个,怎么只有四具尸体?”

老王掩紧口鼻后才低头一看,道:“这是那个大少爷。第五具尸体从血池捞上来了,是一坨烂肉和一个头,全部给扔在角落了。我们没人敢验尸,都盼着你过来呢...”

温韶华扫了眼墙角,那里赫然摆着一大团血肉,还有被泡的无法辨识五官的人头。

他蹲下身,审视着第一具无头尸体,就缓缓开口:“脖子断面光滑整齐,创口呈平整切面,猜测是用锋利刀具所致,皮肉有腐烂征兆,形成尸僵,判断死亡时间是昨夜子时。”

温韶华的讲解是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让一旁的老王双目充满敬佩,要知道他这样的莽夫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些。

温韶华看完所有尸体,正要去角落看那坨血肉时,不料脚底有血泊打滑,身子失去平衡眼看着就要掉进那血池里头。

突然间一只手勾住了他的手臂,将他稳稳地从腰后扶住了。

那一瞬间,他似乎闻到了一股悠悠的茶香。

温韶华站稳,被这一变故惊得连连咳嗽,白皙脸庞晕红一片。

他抬起眸子,看向刚刚扶住他的人。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的黑袍人,看不清面容,但是可以从她纤细白嫩的手指辨认出是个女子。

温韶华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神秘女子抬手将巨大的斗篷毡帽揭下,露出一张白皙的鹅蛋脸,五官小巧精致,眉眼中散着恰到好处的清冷。

一抹翠绿手帕递到温韶华面前,伴随手帕的,还有女子温软的声音。

“温警官,你可还好?”

她站在他面前,笑眼盈盈,身后是硕大的四个血字“七日灭门”。

那样斑驳的背景,可温韶华竟生生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丝别样的清新和生气。

温韶华气息稍稍稳住,对着女子作了一个揖,彬彬有礼地问:“多谢姑娘,敢问姑娘芳名?”

“苏湮岚。”

“你不是朱家人?”温韶华秀气的眉毛随即再次紧皱,眉宇间有一道深深的折痕,紧接着严肃地看向苏湮岚,“这里是办案的地方,无关人等还请离去。”

苏湮岚不作答,只是那么看着他。

“扑哧!”

苏湮岚看着温韶华严肃的样子,一时没忍住,便笑了出来,“温警官,无故地脸红什么?”

“我....”

温韶华脸上的红晕已经渐渐从脖子爬到了耳朵,还在有继续蔓延的趋势。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暧昧,又有些僵持。

被晾在一边的老王好不容易插口道:“苏姑娘为什么出现在这个远近驰名的鬼宅?就不怕受牵连吗?”

苏湮岚冷清清的眸子扫过满地血污,最后停留在那一坨肉,幽幽道:“朱老爷大前天才来我店里让我作法保佑他,我还专程来看看他过得怎么样,没想着就变成一滩肉泥了。”

听到“作法保佑”,温韶华的眉头锁的更深,他嗤笑道:“原来是弄虚作假的神棍,我劝你赶紧走,不要让我抓到你什么把柄。”

苏湮岚眼神中含着一丝无法辨别的深意看向温韶华,“温警官是不信精怪魍魉,鬼魅邪祟?”

“杀人案无外乎五大动机,一,谋财;二,为情;三,复仇;四,就是单纯的精神错乱。苏老板非说有鬼魅?我阅案无数,就从来没见过鬼魂握刀杀人。”

“鬼魂不会握刀,但是会蛊惑人心。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人心。”女子双目幽深如井口,直直对着温韶华,仿佛会让他深深陷进去。

他心里莫名地感到了一丝熟悉,这双眼眸似曾相识,随后那些义正言辞的话语,似乎也变得没有办法再说出口。

第五章:破中指

他轻咳一声掩饰失神,说:“既然姑娘执意说是鬼魂,那就烦请你演示给我看看。”

苏湮岚旋即一笑,伸手展开他的五个指头,她的手冰冷柔滑,没有一丝温度,就像是上好的丝绸擦过指尖。

只是下一刻,她尖利的指甲就划破了他的中指,然后把血抹在他的双眼。

采中指血,乃至纯至阳,可驱恶鬼。但是在不同情形下破开中指,那就是不同的后果...

在这个鬼气森森的阴宅释放纯阳之气,就是吸引阴邪之物。

被抹了满目血的温韶华只感到了阵阵眩晕,眼前画面竟然变了,地上那坨血肉长出了一张丑陋无比的鬼脸,正朝着他阴森森地笑。

温韶华倒退了几步,晃了晃脑袋,那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有鬼?

惊惧交加之际,他回头看到了苏湮岚朝着自己露出灿烂的笑靥。

这个2017注册秒送金到底是何方神圣?!

接着在温韶华没有反应过来,苏湮岚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趴在温韶华的耳边呵气如兰:“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看到的东西。”

温韶华一抬眼又一次看到那可怖至极的鬼脸,慌忙背过身,他甚至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那只鬼是谁?朱老爷?朱小姐?”

在这种氛围之下,他不得不相信苏湮岚。

苏湮岚双手抱臂,只卖着关子戏弄他:“不可说不可说。”

温韶华回头看了眼同僚们,他们都在忙碌工作,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下一刻,他一把拽住了苏湮岚的胳膊,将她带到了墙角,近乎恶狠狠地质问:“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苏湮岚挑了挑眉头,耸肩说:“是你要看鬼嘛,我这不是成全你的心愿。”

温韶华回头,再次看到那张奇丑无比的鬼脸,它趴在了身后屋檐,依旧紧紧地盯着自己,“这个东西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废话,你在鬼宅破纯阳之血,肯定会吸引最近的游魂野鬼。”

苏湮岚漫不经心地说,但是眼角的丝丝狡黠还是透出了她内心的幸灾乐祸,“怎么样温警官?现在相信我没有?”

温韶华挠了挠脑袋,只好默认了。

苏湮岚得意地翘起嘴角,然后靠在墙上,黑斗篷下穿了一身水墨丹青渲染的织锦缎旗袍,高高的开叉让她莹白无暇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下,一对高耸的胸脯呼之欲出,看到这一幕让温韶华整张脸都赤红赤红。

苏湮岚并不在意,指了指匍匐屋檐窥伺的鬼脸,说:“你要想它不跟着你,就得找出朱老爷得罪神魂的原因,因为这个东西是之前朱老爷从我店子里换走的钟馗神魂,结果他自己供奉不当,导致神魂变恶鬼。”

得罪神魂?

温韶华听的一头雾水,疑惑道:“钟馗不是抓鬼高手吗?怎么就把朱老爷害死了?”

苏湮岚嗤笑一声,嘴角勾起了讽刺的弧度,冷冷地说:“早就和你说过人心之恶。这个朱暮渊本就心术不正,他的恶念得罪正义凛然的钟馗,就被当做了恶鬼啖入腹中,被吃的剩下一团肉。”

温韶华倒吸一口凉气,迈步回到了血池边缘。

那坨血肉静静地躺在地面,依稀能看到肠子胃这些脏器的轮廓,的确是朱暮渊的残躯。

“我们应该去朱老爷的房间看看。”

温韶华移开目光,现在首当其冲还是要找到此人得罪神魂的原因,他害怕再这样下去,自己就成了下一团血肉。

苏湮岚紧随在后,二人一同走入朱暮渊的房间。

这个房间门窗都紧紧闭上,如果不点上蜡烛根本是两眼一抹黑。

温韶华点着了桌面上的一根蜡烛,橙黄光晕弥漫开去,渐渐露出了房间的全貌。

他本来平静的面容一点点地扭曲,双目瞪大。

只见本来白花花的一片墙,居然满是朱红色的干涸血迹,仿佛是要把一个人体内的血都流干在墙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都是写满了九个字: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如果这些都是由一个人在写,可想而知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崩溃。

墙壁旁摆的那面一人高的镜子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的血手印,比起正常人的手大了足足好几倍,仿佛是要破镜而出。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