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白菜网送彩金验证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13 12:05

给书荒们探来书中极品名为《爱如夏花深爱一生》,此书剧情丰富多彩,男女主人公是司空辰顾呦呦,是作者苒小糖所创,精彩片段:顾呦呦现在浑身疲惫,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动,可是看到司空君瑜那副期待的眼神,到底是不忍心佛了他的好意。

司空辰顾呦呦 精彩章节

顾呦呦给司空辰的房子打扫干净之后,便回了别墅。

“呦呦?你这是怎么了?”司空君瑜看到

顾呦呦一脸的恍惚的模样,很是担心。

“我没事。”顾呦呦摇了摇头。

心底里压抑着

太多的事情,那都是难以启齿的,要怎么对别人说?

司空君瑜却也是看到顾呦呦这副模样的时候,很是心疼,就想起桥曼羽送过来的两章歌剧票,立马从兜里掏了出来。“呦呦,曼羽那孩子有心了,送了两章歌剧票过来,咱们去看歌剧吧。”

“好,我上楼去换一件衣服。”

托着疲惫的身子,顾呦呦回了房间换衣服。

司空君瑜开着车,带着顾呦呦去歌剧院,一路上都是关心的与顾呦呦聊天,让她不尴尬,也不会显得太过亲热。

“呦呦啊,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你过几天还要去公司上班,所以要注意身体。”司空君瑜从后车镜看了一眼顾呦呦,叮嘱道。

公司……

顾呦呦苦涩的一笑。

“我不想去公司,我能不能……啊!司空先生小心!”顾呦呦看到前面冲过来的卡车,拼了命的大喊!

司空君瑜打着方向盘平明的往顾呦呦那边儿扑去!

砰!

“司空……先生……”画面的最后,便是司空君瑜满是血的一张脸抱着自己,随后,顾呦呦也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顾呦呦身上肩膀处稍微有一点疼之外,其他的都还好。

“司空先生!”顾呦呦想到了司空君瑜,想到了在最后一刻扑向自己的司空君瑜,蹭的一下子从床上做起来,才发现,入目的一片雪白,自己来到了医院。

“顾呦呦,你醒了是么。”

顾呦呦急忙转身,便是看到了站在窗前的男人,浑身气质清冷,甚至还带着……暴戾。

“辰……”顾呦呦楞了一下,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会是司空辰,这对顾呦呦来说,心里是真的开心如抹了蜜一般的。“辰,你爸爸怎么样了?我们一起去歌剧院准备看歌剧……”

话,再说不出口,因为司空辰转身看向她的双眸,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顾呦呦打了一个寒颤。

“顾呦呦,你醒了,可是我爸却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司空辰一步一步的走向顾呦呦,在床边站住,然后一把摄住顾呦呦的下巴,狠狠的捏着!

“顾呦呦,我真的是没有发现,你

原来是这么一个心狠的2017注册秒送金,就为了一份遗嘱,你就敢杀人害命!”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顾呦呦的脸上。

顾呦呦整个人都被打懵了,甚至都不曾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扣上了谋杀的帽子!

“我没有……什么遗嘱……辰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这副可怜的模样,若是以前,司空辰必定舍不得,但是现在知道了顾呦呦的真面目,司空辰只觉的恶心!尤其是听到了桥曼羽跟他说的那些,司空辰真的是很不利立马掐死顾呦呦!

而事实上,司空辰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顾呦呦,你这种够狠心的2017注册秒送金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死的是我爸?你就为了一份遗嘱就要谋财害命,你的心为什么这么黑?”司空辰狠狠的咬着牙,看着顾呦呦这一副挣扎的模样,丝毫没有任何的不忍心。

死吧!你死了就去给我爸陪葬!反正你不是不顾矜持,不顾脸面的去巴结勾引他么?那么我现在如今所愿!

顾呦呦拼了命的在挣扎,脖子上的那只手,有力却也无情,顾呦呦清楚的看到了司空深眼底的杀意!

“我……没有……没有……”顾呦呦抬起手拍打着司空辰的胳膊,在反抗。

但是司空辰却一点松动的迹象都没有!

那一瞬间,顾呦呦感觉,全世界都在误会自己!

司空君瑜那么好的人,她如父亲一样的敬爱,又怎么会想要司空君瑜的命?

还有遗嘱!她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司空辰不听她的解释,一心想要自己死!

顾呦呦看到了司空辰的厌恶,看到了他眼底的无情,然后想到了司空君瑜在车祸的那一刻扑向自己的身影。

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有泪留下。

呼吸困难,胸肺之处,憋涨的难受,可是这一切,都不及男人冰冷无情的那一个眼神来的更让人心酸难过。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般被最心爱的人误解,被最心爱的人恨,顾呦呦只感觉,活着都是一种遭罪。

啪嗒!

泪,滴落在了司空辰的手臂上,灼热的触感,让司空辰那一刻顿时一把甩开了顾呦呦。

‘砰!’

“咳咳……咳咳咳……”大量的新鲜空气迫不及待的冲进来,灼热的胸腔难受异常,顾呦呦跌落在地上,咳的撕心裂肺。

“顾呦呦,像你这种心思歹毒又恶心的2017注册秒送金,为什么你不去死!”

“我没有……没有做过那种……事。”

司空辰冰冷的嘲弄,呵呵一笑。

“果然是不知悔改,顾呦呦,我真的是不知道,对你我还期待什么,你真让我感觉到恶心!”哀大莫过于心死,司空辰想,现在的自己,或许就是这般吧,对顾呦呦有着无尽的失望。

曾经有多爱这个人,现在便是有多狠。

故有有瞪大了眼睛,不顾胸腔的疼痛,急忙起身拉住了司空深的手腕道:“我没有!我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你父亲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

这一句话,好似是触怒了司空辰心底里最为暴躁的情绪,他看都不看顾呦呦一眼,一把推开她,抬起脚狠狠的踹了顾呦呦的肚子!

“恶心!为了钱你都能做我继母,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到的?”

“啊……”

顾呦呦被踹翻在地,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身下湿润,她看到了有红色蜿蜒流出。

“辰……”桥曼羽刚打开病房的门,在看到顾呦呦身下的红之时,危险的眯起了双眼。

powered by 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天下 © 2017 WwW.tecfre.com